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大沙漠》txt——第二十二章 士为知己者死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长孙红却忽然银铃般娇笑起来,道:"你只当咱们真的宰不了他们,夫人若真想要那昏王的命,也就算有十个恼袋,也全都不见了。"这句话说出来,船舱下的楚留香等人也不禁怔了一怔,敏将军和洪相公更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
  过了半晌,洪相公才吃吃道:"既是如此,先生又不惜重金,将那些刺客请来怍甚?"吴菊轩微笑道:"在下找那些刺客来,只不过想将那昏王骇上一骇,一个人若是觉得自己性命险时,就会将平日不愿示人的秘密说出来了,只因这秘密若对他亲人大是有利,他怎会将之带地下?"长孙红道:"谁知这昏王的嘴竟比瓶子还紧,无论到了多么危险的时候,还是不肯将这秘密告诉别人,甚至对他最亲近的人都不肯说出来。"听到这里,楚留香不禁苦笑道:"难怪龟兹王能在死里逃生,原来别人根本就不想要也的命,咱们跟着紧张了半天,也上了别人的当了。"突听石观音带笑道:"能令大名满天下的楚香帅上当,实在是不容易。"她的人虽还在船舱上,但这声音竟似对着楚留香的耳朵说出来的,她内力之强,竟已能将声音凝练。
  楚留香心里吃了一惊,嘴里却笑道:"夫人也未免将在下瞧得太重了,在下时常都会上当的。"石观音缓缓道:"香帅何必太谦,贱妾平生所遇的对手,高人虽有不少,但若论聪明机智,武功之高,实无一人能此得香帅。"楚留香苦笑道:"在下若真有夫人所说的这般高明,此刻又怎会置身在夫人裙脚之下。"石观音一笑道:"香帅可知道,像这样的处境,还有人求之不得哩!"姬冰雁冷冷道:"这女魔头用话在挑逗你,只怕已看上了你,咱们是否能活着出来,也就要看你这大情人的手段了。"他说话的声音自然低而又低,楚留香还是生怕被石观音听见,赶紧用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道:"能置身在美人的石溜裙下,虽是死而无憾,只可惜在下虽想见夫人一面,却也是辗转反侧,求之不得。"他最后说的这八个字,乃是诗经"关睢"中的两句,也正是古往今来,最早的,最有名的情歌,上面两句便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短短八个字里含意之深,实在比别人千句百句话都要深得多。
  石观音显然已听出了他话中的挑逗之意,沉默了半晌,才悠然道:"你可是想见我一面么?"楚留香叹了口气,道:"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石观音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让你见我一面的。"楚留香道:"现在?"
  石观音道:"你为何如此没有耐心?"
  楚留香叹道:"不是在下没有耐心,而是在下生怕活不了那么长了。"石观音又默然半晌,淡淡道:"你会活到那时候的。"突听吴菊轩大声道:"他活不到那时候。"
  石观音冷冷道:"谁说的?"
  吴菊轩长长吸了口气,道:"夫人难道未听说过,养痈成患,若是……"石观音厉声道:"我难道还要你来教训?"
  吴菊轩不敢再说话了。
  洪相公却乾咳了一声,陪陪笑道:"若是没有必要,倒是将此人除去的好。"石观音语声和缓了下来,徐徐道:"书画家完成了一件杰作,若是没有人欣赏,就会觉得如衣锦夜行,所有的心力都白花了,是么?"洪相公虽然是摸不透她话中深意,也答不上话来。
  石观音又道:"名伶在高歌时,若是无人聆听,也会觉得十分无趣,是么?"洪相公道:"嗯!"
  石观音道:"我们做这件事,也正如画家挥毫,名伶高歌一般,也要人来欣赏的,因为我们做的这件事,也无疑是件杰作。"洪相公笑道:"不错,若论用力之深,结构之密,纵是王羲之兰亭帖,李太白长歌行,也万万比不上此事之万一。"石观音道:"所以我要他活着,活着看我们这件事完成,名画要法眼鉴赏,名曲要知音聆听,我们做的这件事,也只有楚香帅这种人才懂得欣赏的,是么?"洪相公击节道:"不错,夫人高见,当真非人能及。"吴菊轩道:"但,但这人……"

  石观音冷冷道:"用不着你来多话。"
  她对任何人都十分客气,只有对这吴菊轩,却从不假以颜色,吴菊轩居然也逆来顺受,恭声道:"是。"石观音道:"既是如此,下面的这叁个人,我就要带回去,不知各位可有异议么?"洪相公陪笑道:"在下唯夫人之命是听。"
  石观音一笑道:"各位但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的。"闷了一天后,胡铁花简直快闷出病来了,酒也不知喝了多少,奇怪的是,竟好像越喝越清醒。
  眼见这一天又将过去,胡铁花忍不住比声叹气,喃喃道:"楚留香,老臭虫,你为何还不回来,难道是碰见鬼了么?"他却不知楚留香竟真的是碰见鬼了。
  门忽被掀起,琵琶公主已闯了进来,胡铁花一肚子闷气,这下可找看出气的人,大吼道:
  "我问你,你究竟懂不懂礼貌?"
  琵琶公主冷冷瞧了也一眼,道:"什么礼貌?"胡铁花大声道:"孟母日:失礼,将入门,问孰存,所以致敬也。将上堂,声必扬,所以戒人也。你要进来,难道不会先打声招呼么?"琵琶公主笑道:"哎约!想不到你还念过几天书的。"胡铁花背负起手,仰头道:"好说好说。"
  琵琶公主的脸一板,冷冷道:"只可惜你忘了自己的身份。"胡铁花瞪眼道:"我是什么身份?"
  琵琶公主道:"现在,你是我们的阶下之囚,我根本用不着对你客气。"胡铁花瞪眼瞧了半晌,忽然一笑,道:"好男不和女斗,这话是你说的,也就罢了,若是别人说的,嘿嘿!我可就要他的好看了。"他往床上一倒,用毡子盖起头,索性给她个不理不睬。
  琵琶公主叱道:"你装什么死?起来!"
  胡铁花蒙在被里,大笑道:"我要睡就睡,要起来就起来,谁也管不着。"琵琶公主跺了跺脚,走过去就掀他毡子。
  胡铁花大叫道:"我可不是老臭虫,你莫瞧错了人呀?"琵琶公主的脸红了红,口气却软了,道:"王妃要见你,快起来跟我去!"胡铁花怔了怔,一骨碌坐起来,道:"王妃要见我?她要见我作甚?"琵琶公主道:"她素来不喜见人,此番要见你,自然是有要紧的事!"胡铁花眼珠子一转,笑道:"她既然要见我,就叫她来吧!"嘴里说着话,人又倒了下去。
  琵琶公主跺脚道:"你……你这人怎地像是没骨头似的。"胡铁花翘起脚,悠然道:"你莫忘了,是她想见我,不是我想见他。"琵琶公主咬了咬嘴唇,忽然冷笑道:"我知道了,你莫非是做贼心虚,不敢去见她。"她话未说完,胡铁花已跳了起来,大吼道:"我有什么做贼心虚?我如何不敢去见她?"琵琶公主忍住笑道:"你若有这胆子,就跟我来吧?"龟兹王妃的帐篷,实在比胡铁花想像中还华丽得多,帐篷里充满了檀香,药香,香得令人几乎透不过气。
  珍珠罗帐里,龟兹王妃半倚半卧,彷佛弱不胜依。
  虽然隔着层纱帐,她看来仍是风华绝代,不可逼十视,连胡铁花到了这里,都似觉得有些自惭形秽起来。
  龟兹王妃微微一笑,道:"残病之身,不能下床迎接,盼公子恕罪。"胡铁花清了清喉咙,道:"不……不客气。"
  他本也想说两句话,说:"我是你的阶下之囚,你用不着客气。"但话到嘴边,竟说不出来了。
  龟兹王妃叹了口气,道:"前夜的不幸之事,的确令人遗憾。"一提到这件事,胡铁花的火气就往上撞,冷笑道:"王妃莫非是要来审问我的么?在下恕不奉陪了。"他转身就走,龟兹王妃却笑道:"公子留步,公子太多疑了。"胡铁花冷笑道:"多疑的不是我,而是你们。"王妃又叹了口气,道:"我等错疑了公子,确是不该,但请公子恕罪。"胡铁花反倒怔了怔,道:"你……你们已承认人不是我杀的了?"王妃柔声道:"人自然不是公子杀的,否则公子又怎会还留在这里?公子若是想走,又有谁能拦得住呢?"胡铁花默然半晌,长叹道:"快被人冤死了的时侯,忽然还见个明白事理的人,实在令人开心得很。"王妃道:"公子如今还在生气么?"

  胡铁花笑道:"在下本来的确有些生气的,但王妃这么样一说,在下反倒不好意思了。"王妃嫣然一笑,过了半晌,又道:"贱妾请公子前来,实有一事相求。"胡铁花挺胸道:"士为知己者死,王妃要在下做什么,只要在下能做得到,要水里就水里去,要火里就火俚去。"王妃道:"公子高义,贱妾先谢过了。"
  胡铁花忽然发现,帐篷里就剩只下他一个人和王妃相对,琵琶公主和丫们竟都已悄然退去。
  也不知怎地,也一颗心竟忽然"砰砰"跳了起来,似乎觉得纱帐中的王妃,正在向他微笑。
  当下大声道:"王妃不必客气,有什么吩咐,请说就是。"龟兹王妃道:"公子不知是否还记得,明天就是对方与我等相约,交换"极乐之星"的日子了,不知公子是否能……"胡铁花虽然拚命抑制自己,但也不知怎地,竟忽然想起了洞房花烛的晚上,那温存缠绵的一夕。
  帐中的龟兹王妃,竟似乎已变成了……
  胡铁花再也不敢瞧下去,再也不敢想下去,大声道:"王妃莫非是要在下将那极乐之星换回来么?"王妃叹了口气,道:"我一家大小流离在外,实在众叛亲离,竟不得不以此等琐碎的事来牵累公子,贱妾於心实是难安。"胡铁花慨然道:"在下若不能将那极乐之星换回来,情愿将这颗脑袋摘下来充数。"王妃道:"公子如此大义,实令贱妾……贱妾……"她语声哽咽,竟连话都说不出了,却突然自纱帐伸出一只柔若无骨的手来,灯光下,只见她纤纤指尖,不住微微颤抖,就像是一朵在狂风中挣扎的小小兰花,若无人扶持爱护,眼见就要被暴风两摧残。
  胡铁花但觉心里一阵热血上涌,脑袋一阵迷糊,等头脑清醒时,才发觉不知怎地自己竟也握住了这只手了。
  龟兹王妃居然也没有退缩,没有闪避,只是颤声道:"公子此去千万小心,贱妾已将一切都托付给公子了。"胡铁花只觉一颗心已快跳出了腔子,也不知该放下这只手来,还是该继续握住,嘴里也不知说些什么。
  只觉龟兹王妃的手,反而握起他的手,柔声道:"除此之外,贱妾还有一件私事想托付公子。"胡铁花脑子里还是昏昏的,想也不想,大声道:"在下早已说过,只要是王妃的事,在下万死不辞。"他天生就是热情冲动,顾前不顾后的脾气,别人若是对他好,他简直可以把心都掏出来送人的。
  此刻他只觉得这龟兹王妃不但是他平生第一知己,而且是天下对他最好的人,以王妃之尊,居然对也一个江湖人如此宠遇,他不但感激零涕,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
  龟兹王妃道:"贱妾只求公子为贱妾打听出那极乐之星的秘密。"胡铁花怔了怔,道:"这秘密连王妃都不知道么?"王妃叹道:"我和王爷多年夫妻,彼此虽然可称得上是相敬如宾,但只有这一件事,他却始终不肯告诉我。"胡铁花想了想,道:"王爷苦连王妃也瞒着,又怎样肯将这秘密告诉在下?"王妃缓缓道:"故老相传,龟兹国上代本有一宗巨大的宝藏,平时谁也不可动用,只有在国家到了危急存亡之秋,才能将之用来复国中兴,至於宝藏所在之地,也唯有身继龟兹国王位大统的人才知道。"胡铁花恍然道:"王妃莫非是认为这极乐之星的秘密,就和宝藏有关么?"王妃道:"想来必是如此。"

  胡铁花苦笑道:"若是如此,王爷只怕更不会将这秘密告诉我了。"王妃道:"但以王爷一人之力,是绝对无法将那宗巨大的宝藏运出来的,是么?"胡铁花道:"不错。"
  王妃道:"这不但要人搬运,而且远必定要人保护,是么?"胡铁花道:"是。"
  王妃又叹了口气,道:"贱妾方才已说过,现在王爷属下已没有一个得力的人手,更没有一个人能有力量护送这宝藏的。"胡铁花沉吟道:"王妃的意思,是认为王爷会找我来护送这宝藏?"王妃道:"正是。"
  胡铁花苦笑道:"王爷若是信得过我,也不会冤枉我是杀人犯了。"王妃柔声道:"王爷对公子虽有误会,但公子将那极乐之星换回来后,他的看法必然会改变的,何况,他除了公子之外,更绝没有别人可以信任。"胡铁花笑道:"王妃可知,王爷对我那朋友,就比对我信任得多。"王妃沉默了半晌,道:"但王爷若将此事交托公子,公子肯将其中的秘密告诉我么?"胡铁花道:"在下岂非早已答应……"
  王妃截口道:"王爷若要公子严守秘密呢?"
  胡铁花想了想,笑道:"在下却是先答应王妃的,是么?"这件事有些不台规矩道理,若换了别人,必定不会答应,但胡铁花做事可从来不管是有理,还是无理的,只要是他认为该做的事,他就非做不可,现在他一心只认为龟兹王妃是天下第一个好人,那位王爷是个混帐,他若为了一个好人来骗骗混帐,那岂非正是天经地义,合理已极。
  至於这龟兹王妃又是为了什么一定要知道这秘密呢?这一点,胡铁花却连想也不去想,自然更不会去问的。
  正午,骄阳如火。
  胡铁花带领着叁匹骆驼,直奔西行:
  他头上虽重重迭迭地缠了条很长的白布还是不免被太阳晒得发昏,随他同行的叁个龟兹武士,武功虽远不及他,但却久已被沙漠中风沙烈日练成一副钢筋铁,看样子竟比他舒服多了。
  胡铁花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我只是酒喝得太多了,怎地像是娇滴滴的大姑娘似的,一晒太阳就头昏,这样下去,还得了么了,"其实这也是因为他久日劳累太剧,不但酒喝得太多,而且那一夜缠绵,更大大消耗了他的体力。
  昨天晚上,他虽然很早就上床了,但想起纱帐中那如烟中芍药般的倩影,想起那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他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心里越是觉得不该胡思乱想,唐突佳人,越是骂自己好色无耻,但也不知怎地,那美丽的王妃竟彷佛本就是他相思入骨的情人,他要不想都不行。
  胡铁花平日不是这样子的,到后来他只有自己安慰自己:"我只怕是被那多情的老臭虫传染了。"但一想起楚留香,他更睡不着了。
  楚留香已去了两天多,非但没有回来,而且连一点消息也没有,他和姬冰雁难道都遭了那神秘刺客的毒手?一眼望去,千里无极的大沙漠,连一点生机都没有,没有人,没有鸟兽,没有云,没有风。
  其间或有一两只令人恶心的大蜥蜴,自岩石中爬出,爬过骆驼蹄下,但却更为这沙漠平添几分死亡的气息。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6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6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7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