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大沙漠》txt——第二十一章 附骨之蛆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那商人模样的接着笑道:"在下还怕壮士遭了什么意外,但敏将军却说以壮士的剑法,必可无虑,哈哈!贝来还是敏将军有眼力。"吴菊轩捻须笑道:"洪相公久居轩阁,不近武事,自然不知道以红兄的剑法,要在百万军中取主将首级,亦如探囊取物一般。"敏将军拍案大笑道:"只望红壮士莫取了本帅头上首级就是。"他汉语极流利,要知龟兹虽乃蕞尔小柄,亦属汉家藩邦,这些人位居要津,怎能不通汉语?一点红冷冷瞧着他,忽然道:"你们既已来了,为何不入那客栈与我相见?"吴菊轩笑道:"那客栈中说话多有不便,何况,半天风和敏将军本有些香火之缘。"敏将军大笑接口道:"不瞒你说,这半天风原是本帅属下的一员猛将,当了强盗后,还为本帅做了不少事,壮士既在找他的麻烦,本帅进去了,岂非多有不便。"一点红道:"哼!"
  强盗原来是和将军勾结的,他还有什么话说。
  那红衣女子却吃吃笑道:"你可知道,敏将军举事的军饷,多半还是靠这半天风去借来的哩!"驼子暗暗忖道:"原来如此,你们现在大事已成,怕他也要来分一杯羹,所以就将他杀之灭口了。"只见一点红瞪了他一眼,沉声道:"这女子又是什么人?你们为何要她……"吴菊轩含笑打断了他的话,截口道:"贱内莫非得罪了红兄弟么?"一点红也不禁怔了怔,道:"她……她是你的妻子?"红衣子女娇笑道:"你奇怪么?就有很多人奇怪了,都是说一朵鲜花,插在……插在……"她终於没有说出"牛粪"两字,只是笑得弯下腰去。
  吴菊轩却神色不变,还是微笑道:"红兄大功想必已成,却不知那昏王的首级何在?"一点红道:"首级还在他的头上。"
  敏将军、洪相公相顾失色,道:"壮士怎会未曾得手?"一点红道:"哼!"
  吴菊轩沉吟道:"莫非那昏王已闻风先藏起来了?"一点红道:"嗯?"
  敏将军.洪相公齐地长叹起来,吴菊轩却淡淡一笑,道:"那也无妨,反正他头颅迟早都是红兄的囊中物。"瞧了旁边的驼子一眼:"只不知这两位又是何许人也?"驼子抢着道:"咱们和那昏王本没关系,只不过是他花银子请来的,也不知道那昏王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吴菊轩微笑道:"红兄将他们俘来,莫非就为了要追他们的口供?"一点红道:"嗯!"
  敏将军道:"壮士当时为何不逼十问出来?"
  一点红冷冷道:"我只会杀人,不会问口供。"吴菊轩笑道:"在下人是不会杀的,口供也远可问出两句。"他缓缓走到两人面前,俯首笑道:"两位贵姓大名?"麻子道:"你不必问,咱们都是无名小卒。"
  他身上绳子绑得虽紧,但那自然只不过是做给人看的,以他们的功力,随时都可振臂而起。
  他们为了刺探虚实而来,这时再也瞧不出什么了,麻子早已跃跃欲试,只不过驼子未发动,他也只好等着。
  吴菊轩笑道:"这两位既与那昏王毫无渊源,又和我等素无冤仇,依在下之见,不如还是放了他们吧!"一点红道:"人已交给你了,随便你。"
  吴菊轩笑道:"既是如此,在下先为两位宽去绳索再说。"他一面说话,一面已俯身来解绳子,麻子和驼子更不便出手,谁知吴菊轩突然出手如风,左右双手,在两人身上各点了七八处穴道,这位其貌不扬的名士,原来竟还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一点红变色道:"你这是做什么?"

  他方待长身而起,只觉一柄尖刀,已抵住了他后面的颈子,刀尖冷得像冰,那红衣女子却柔声笑道:"人已交给了他,就随便他吧!是么?"一点红知道自己只要再动一动,刀尖便要穿喉而过。
  那驼子却沉得住气,冷笑道:"朋友好俊的手法,只不过用这样的功夫,来对付两个身上绑着绳子的无名小卒,岂非小题大做了么?"吴菊轩悠然道:"堂堂的楚香帅也是无名小卒么?"这句话说出来,一点红的心已沉了下去。
  那驼子却大笑起来,道:"楚香帅,我若是楚香帅,身上还会被人绑上绳子?"他似乎觉得这件事实在可笑已极,连眼泪都笑出来,吴菊轩静静瞧着他,等他笑完了,才淡淡道:"这区区几条绳子,又怎能绑得住楚香帅?楚香帅将咱们的虚实探出来后,随时都可振臂而起的,是么?"那"驼子"终於笑不出来了,他实也未想到这吴菊轩竟是如此厉害的人物,吴菊轩缓缓接道:"楚香帅难道还不承认?难道还要在下动手为楚香帅洗洗脸么?"楚留香忍不住道:"朋友好眼力,却不知朋友是如何瞧破的?"吴菊轩微笑道:"楚香帅易容之妙,天卞无双,但一个人的易容之术无论多么精妙,脸上也有个地方是永远无法改变的。"楚留香道:"噢?"
  吴菊轩道:"香帅自必也知道,一个人的面貌.肤色、声音都可以改变,甚至连身子的高矮都可以改变,但只有两眼之间的距离,却是永远无法改变的,香帅的易容之术纵然妙绝天下,总也无法将两眼的位置改变吧?"楚留香瞧了姬冰雁一眼,笑道:"不想今日竟遇着大行家了。"吴菊轩道:"而且只要加以留意,便可发现,世上绝没有任何人两眼之间的距离是完全相同的,只不过相差极微而已。"楚留香道:"如此说来,阁下早已算过我两眼之间的距离了?"吴菊轩拱手笑道:"失礼失礼。"
  楚留香道:"但我为何不记得曾见过阁下?"
  吴菊轩笑道:"像在下这样的无名小卒,香帅纵然见过,也早已忘怀了。"楚留香道:"如此说来,一个人还是不要太有名的好。"他此时此刻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一点红和姬冰雁却已快急疯了,一点红身子突然向前一扑,右腿向后去。
  他下盘功夫当真已使得炉火纯青,身子这一扑,几乎已和地面平行,谁知刀尖还是抵在他颈子上,竟未能甩掉。
  那红衣少女身子已挂在船舱顶上,笑道:"我已成了你的附骨之蛆,你永远也甩不掉的。"楚留香望着吴菊轩一笑道:"你娶着这样会缠人的老婆,那日子必也难过得很。"吴菊轩淡淡笑道:"只可惜阁下的日子只怕更要难过了。"这里是船舱下的暗舱,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船底擦着沙地的声音一阵阵传上来,像是尖针在刺着人的耳朵。
  无论谁躺在这种地方,自然都不会觉得舒服的,最讲究舒适的姬冰雁和楚留香,偏偏被关在这里。
  也不知为了什么,吴菊轩并不想立刻杀死他们,也没有杀死一点红,彷佛觉得现在杀了他们还太可惜。
  楚留香叹了口气,喃喃道:"吴菊轩!吴菊轩!这究竟是什么人物?怎会一眼就认出了我?"姬冰雁冷笑道:"你以为你扮得很好么?在你那条船上的镜室里,你也许可以扮得令人认不出你,但这一次,就连我也能一眼认出你。"楚留香道:"你自然能认得出我,但你莫忘了,你和我有多么熟,那吴菊轩又是什么人?怎会也对我如此熟悉?"姬冰雁沉默了半晌,道:"莫非他就是黑珍珠?"楚留香道:"绝不是。"

  姬冰雁道:"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如此自信!"楚留香道:"黑珍珠自然也可以易容改扮,但武功却是装不出来的,我一瞧这吴菊轩的点穴功夫,就知道他功夫比黑珍珠强胜多了。"姬冰雁不说话了,船舱上却有一阵阵谈笑声传了下来,这船既然大多是竹子做的,自然不能隔音。
  楚留香他们既然已快死了,别人自然也不必再顾忌他们,也不知过了多久,船忽然停了下来。
  只听敏将军道:"你和那位石夫人,约的地方就是这里么?"别的话楚留香他们都没有留意听,船底摩擦的声音实在讨厌,他们几乎恨不得塞起耳朵来。
  但敏将军这句话说出来,楚留香、姬冰雁、一点红叁个人的耳朵立刻都直了,但听吴菊轩笑道:"就在这里,一定错不了。"洪相公哈哈笑道:"吴先生做事,自然万万错不了的,只不过……不知这位石夫人,是否有和敝邦合怍的诚意?"吴菊轩笑道:"她若没有这意思,你我想看她,只怕比登天还难。"敏将军道:"啊!她的功夫难道此先生还强么?"吴菊轩笑道:"在下这点功夫,若和石夫人一比,实如秋萤之与皓月,简直不可相提并论。"敏将军笑道:"如此说来,敝邦有了这位石夫人相助,从此以后便可高枕无忧了。"吴菊轩道:"正是如此。"
  洪相公笑道:"说来这还是仰仗吴先生的大力,若非吴先生,石夫人又怎肯与我等这些凡夫俗子结纳。"敏将军笑道:"不错,不错,此次大功全部告成之后,上至国王大哥,下至本帅和洪相公,都不会忘了吴生先的好处的。"吴菊轩哈哈笑道:"在下一介草民,能为君王效力,已觉不胜荣宠之至。"那红衣女子却娇笑道:"你也别假客气了,此番事成之后,你远不是要求洪相公和敏将军给你一个一官半职,让我也可以舒舒服服享半辈子清福。"洪相公大笑道:"事成之后,大嫂少不了自然是位一品夫人。"四个人一齐大笑起来,接着,又是一阵碰杯声。
  听到这里,楚留香的心更往下沉。
  也们现在已知道,这吴菊轩竟然是和石观音有勾结的,而且还替石观音和龟兹国的叛臣接了现。
  这些人好不容易夺得了龟兹国的王位,这下子只怕就等於双手奉送给石观音和吴菊轩了。
  像吴菊轩这样的人,他的目的自然不是"一官半职"了,就算将宰相让给他做,他也是不过瘾的。
  只不过在这种情形下,黑珍珠所占的又是什么地位呢?他久居大漠,难道也是石观音属下?现在,石观音就要来了,楚留香等人的命运,只怕也立刻就要被判定,姬冰雁忽然道:"楚留香,你一向很有自信,这一次你想你还能活着走出去么?"楚留香微微一笑,道:"有几次别人刀已架住了我的颈子,我还是活到现在了。"姬冰雁苦笑道:"楚留香呀楚留香,你要到什么时侯才会绝望呢?"楚留香笑道:"别人还没有砍下我的脑袋时,我永远都没有绝望的。"突听一声鹰啸,接着,"沙沙"之声,动地而来。

  一点红耸然道:"来了!"
  姬冰雁道:"原来石观音乘的也是这种鬼船。"楚留香道:"我看这艘船八成也是石观音送的。"几句话的功夫,那艘船想必已到了,船舱上脚步之声响动,吴菊轩等人显然一齐迎接了出来。
  知道石观音就要上船,楚留香等人竟似被一种奇异的魔力所慑,心里跳个不停,口不敢开了。
  只听红衣女子的语声缓缓传来,道:"弟子长孙红,叩见夫人。"楚留香猜得果然不错,这女子果然是石观音门下,石观音竟然肯将自己的徒弟嫁给吴菊轩,吴菊轩这人想来更不简单了。
  过了半晌,脚步声又移入舱里。
  洪相公道:"晚生久慕夫人风仪,不想今日得见,实在……实在不胜光采。"这人口才本极灵便,此刻一句话却分了好几次才说出来,那敏将军更是期期艾艾,连话都说不清楚。
  这两人本是见过大场面的,见了这石观音,还不免如此紧张,可见石观音必定风采照人,令人不敢逼十视。
  等他们的客套恭维话都说完了,一个优美动人,光滑像缎子一般的声音,才带着笑缓缓道:
  "两位天潢贵胄,功高盖世,日后陵霄阁上,必有姓名,贱妾又是何许人,两泣如此客气,倒教贱妾置身无地了。"这声音似乎就在楚留香头上。
  楚留香想到这仙子般美丽,恶魔般诡秘的人,此刻就.在自己头上,心里真不如是什么滋味。
  他实在恨不得立刻冲上去,瞧一瞧这仙子中的恶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究竟有什么神秘的魔力。
  上面又说了几句话,敏将军忍不住道:"不知夫人可将那极乐之星带来了么?"石观音却反问道:"将军可知道这极乐之星的秘密?"敏将军道:"这……还不知道。"
  石观音道:"将军既不知道它的密,这"极乐之星"最多也不过只是块宝石而已,贱妾就算奉送给将军,将军又有何用?"敏将军似乎怔住了。
  洪相公却陪笑道:"但晚生等却知道,这宝石若到了昏王手里,价值立刻大不相同,是以晚生万万不能让它落人那昏王手里。"石观音微笑道:"但贱妾已决定将它和那昏王交换了。"敏将军和洪相公显然都大吃一惊,失声道:"这……这万万使不得。"吴菊轩含笑接口道:"两位不必吃惊,夫人将这"极乐之星"还给那昏王,是另有用意的。"敏将军道:"有……有何用意?"
  吴菊轩道:"只因普天之下,只有那昏王知道它的秘密,他既宁死不肯说,就算想知道这秘密,就唯有等那昏王得回此物后……"洪相公恍然道:"他此刻已是山穷水尽,得回此物后,必定要立刻加以利用,那时我等在暗中查探,就可知道它的秘密了。"吴菊轩笑道:"究竟洪相公是聪明人"
  敏将军也立刻大笑道:"那昏王此刻已没有硬手保镖了,咱们随时要将那极乐之星夺回,却容易得很,这叫欲擒故纵……哈哈!妙计呀妙计!"说到这里,他语声突然停顿半晌,才接着道:"幸好咱们未能宰了他,否则这秘密岂非也要随他同入地狱,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来咱们的运气倒不错。"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6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6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7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