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买夫 - 尾声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尾声
  ——若能用一世福分交换,我只愿与你再结一世缘。
  那年的冬天很冷,长得像是没有尽头。
  它正努力长大,学着如何生存、接触理所当然的弱肉强食。
  但,或许是他太笨拙,刚开始,总是学不会。
  它讨厌血的气味,总是喷得它满脸,小兔子在它爪下挣扎,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它一个迟疑,便让晚餐给溜了。
  头一个独自面对的冬天,好寂寞,好难挨。
  原就学不太会狩猎,皑皑白雪覆盖下,能找到活着、会动的生物更是少之又少,它总是挨饿,只能吞吞几颗涩果子勉强果腹。
  而后,它发现了她。
  那个小东西就在结了霜的树底下爬来爬去,这种生物它从来没见过,她不像小兔子一样有一身雪白的毛,但是她身上有小毛帽、小毛裘,浑身裹得像颗小毛球,圆滚滚的,比小兔子还可爱。
  它不晓得她为什么会在那里,好多生物都躲到温暖的地方过冬去了,她一直在那里的话,等入了夜、大雪一下,她就会冻死。
  它缓步踱上前去,好奇地舔了舔她裸露在外面的肌肤,软软嫩嫩的,带着淡淡的乳香味,它想,应该会很好吃,比那只逃掉的小兔子还好吃,而它肚子很饿。
  小东西忽然一张手,抓住了它一撮毛发,力道不重,所以也不太痛
  “呵、呵呵……”小家伙嘴一张,发出软软的声音,歪歪倒倒地站起,朝他飞扑而来。它怀疑她想抓住他更多的毛,身体一侧,躲开了。
  小家伙跌在地上,歪头瞧了瞧他,它也瞪回去。
  “呵……”她以为它在跟她玩,不死心地爬起,又扑抱而来。
  不对!它干么要躲!应该是她要怕它才对,它会吃掉她!
  这一犹豫,竟让她暗算成功,小小的身体扑到它身上来。
  它可以反扑,她比它小很多,一用力就可以捏扁扁,可她不怕它,还凑上来,用自己软软的肌肤蹭他,好奇怪。
  寻常小动物一看到他都会害怕地逃掉,只有她不会,还跟它玩。
  它有点舍不得吃掉她了。
  这个冬天很长,很寂寞,它需要一个玩伴陪它过冬。
  等冬天过了,它再来考虑要不要吃掉小家伙。
  反正,她小小的,连走都走不稳,它不担心她像小兔子一样逃掉。
  它将她叼回洞穴里,把果子分她吃。涩涩的酸果子她不吃,咬了一口就哇哇哭,然后吐掉,它只好把软软的甜桃让给她,自己吃掉酸酸的。
  小家伙吃饱了,在它身上爬,用小小的身体蹭它,跟它玩,于是它觉得,吃酸酸的果子也没关系,它还可以去找更多更甜的果子给她吃,只要她一直一直陪着它,跟它玩。
  入了夜,很冷很冷,它有丰润的皮毛御寒,但是小家伙看起来很脆弱,很多动物都是这样死掉的,于是它将她护在暖暖的肚腹下面,挨靠着一起睡觉。它很喜欢小东西,不要她冻死。
  白天,它会去找水、找果子给她,就像记忆中,母狼养育它的方式那样。
  然后,一天一天、再一天,小东西渐渐地不再笑了,也不再像最初那样活力十足、挥舞着小手小脚陪它打滚、玩耍。
  她愈来愈虚弱。
  那是动物本能,它嗅到死亡的气息。
  她与它不同,小东西太脆弱,它养不活她。
  它真的很喜欢小东西,本想让她陪它过冬,但是留她下来的话,她会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还是让她走好了,虽然这让它很难过。
  它找了一个白日,没下雪,天气暖和,背着小东西下山。它知道山下有个小村庄,以前还是幼狼时,同类告诫过它,别轻易接近人类,他们很坏。小村庄里,住的都是人类,一旦它接近,只会被扑杀,但是现在为了小东西,它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村子里,有一栋最大的宅子,人们说,那是本村的大地主,很有钱,多年来地主夫妻一直很想要一个小孩,但是生不出来。
  它想,能住那么漂亮的大宅子,应该不会那么小气,舍不得分小东西几口食物吃吧?
  它将小东西放在门口,用舌头将她染了泥的小脸蛋舔干净。小东西很可爱的,刚刚开始找到她的时候它就这么觉得,只是现在有点脏脏的,舔干净的话,人就会跟它一样喜欢她吧?
  舔干净了,小东西抓着它的毛哇哇大哭,不让它走,也心动了大宅子里的人。
  “唉呀,小畜生,这可怎么得了……”
  它本来也舍不得走,可是那妇人惊怕大叫,唤来屋内壮丁,个个手持棍棒,它不得不逃走。

  这是它第一次接触人类,感觉很不好。同类说的对,它们和人类不可能和平共处的,就算它压根儿都没想过要伤害谁。
  它想,等小东西长到和他们一样大的时候,会不会也这么讨厌它,见着它不是喊打就是避得远远的,就像那女人一样?
  可是即使这样,它还是很想念她,时时跑下山,偷偷躲在暗处瞧着它的小东西,不敢让人类发现。
  大户人家的夫人很爱小东西,养下了她,给她吃好、穿好,养得白白嫩嫩的,她又会笑了,会转着大大亮亮的眼睛,挥舞小手小脚,就像它最初捡到小东西时那样,甜甜的,带着淡淡乳香味。
  又过了好久好久,它算不清楚了,只知道小东西愈来愈大,如今已经会走路,不像刚开始,爱追着它、抓着它的毛又老是扑跌,所以它每次都是假装被她抓到,然后,她便笑得很开心。
  有一天,夫人带她去逛庙会,庙会人很多,它不可以靠太近,躲得好辛苦,然后夫人一个没注意,和小东西走散了,有人想趁乱抱走她,抢她颈子上亮亮的金锁片,害小东西哭了它好生气,由暗处冲出来,扑上去咬他。
  它不伤人的,可是谁要敢欺负它的小东西,它就会。
  它赶跑坏人,小东西抹着泪,自己拍拍小屁股从泥地上起来,颠颠晃晃走向它,拿泪颜蹭它,嘴里直喊:“狗狗、大狗狗……”
  她还记得它吗?
  它好感动。人类过年都要穿穿红的新衣、放鞭炮,小东西都穿过两次新衣了,还记得它?
  “翎儿……唉呀!”夫人找了来,看见它一嘴的血,惊白了脸色。“小畜生,你要对我的翎儿怎样?快放开她……”
  乱讲,小东西才不是你的,她是我的!我寄放在你那里的!
  “娘,狗狗,打打,不可以,翎儿要……”
  小东西一直抱着它,这一回,它不敢再挣开跑掉,上一次她哭好久。
  后来,它就跟夫人一直回去了。
  它知道人类还是不喜欢它,只是因为小东西一直抱着它,吃饭睡觉都要看见它,不然就会哭闹,他们没办法,又怕强要分开,它会误伤了小东西,才会勉强让它留下来。
  虽然他们后来知道是它救了小东西,可是人类的疑心病很重,从来没有相信过它,说畜生就是畜生,野性难驯,忌惮它随时会发狂伤人。
  但是没关系,小东西喜欢它就好,只要和它的小东西在一起,每天都可以看见她、不必再躲远远偷看,它什么都没关系。
  又过了很久、很久,它一直把小东西保护得很好,有一次小东西犯了错被她爹责打,它想扑上去咬人,但是小东西说:“不可以,那是爹爹,他是为我好。”
  打人会痛,它也被那棍棒打过,为什么这样还叫为她好?
  它怎么也不懂,但是小东西很坚决地告诉它,绝对不可以伤人,否则她就不要它了。
  好,它会乖,小东西不喜欢的事,它不做,只要她一直一直地喜欢它,别不要它。
  小东西现在不是小东西了,她愈来愈大,府里请来教书先生,让她开始学读书、识字,不能再成天跟它玩,但没关系,她读书时,它就趴在书斋外面,玩玩落叶,舔舔自己的毛,有时候追着厨房养的猫跑,可是一点点都没有伤到它们。就算每次看到池子里养的鱼,只只都肥美得教它流口水,嚣张地在它面前游来游去,它也不敢抓来吃,怕翎儿不开心,就不再喜欢它了。
  有空的时候,她会替它洗澡、梳毛,她还替它取了个名字,叫“不弃”。
  人类都有名字,像养她的爹娘叫她翎儿,可是它又不是人类,为什么也要名字?
  她说:“这样以后只要喊不弃,你就会知道是在叫你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好,那它要名字。
  很久很久以后,它才理解,名字其实不只是名字,也是一个承诺。
  她说,不离不弃。
  简单地说,就是会一直、一直和它不分开的意思,所以它很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她一喊,它便开心地扑过去。
  慢慢地,她的爹娘对它也不那么防备了,大概是因为它替他们抓过几次夜里攀墙进来的贼子,吓跑欺负翎儿的人,从来没有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的关系吧!
  老爷说:“这狼有灵性,像是天生就要来守护翎儿的呢。”
  “是啊,瞧它拿翎儿当宝似的,老瞧着她,寸步不离地守着,有它照看着翎儿安危,咱们也可少操些心。”
  它趴在厅口,不是很认真地听着老爸与夫人闲谈,目光时时关注着廊道那头。翎儿这时候在练字帖,不能吵她,等她练完字来向爹娘请安,就会从那个地方走过来了。

  它只要等、一直一直等,就可以看见她——
  啊!来了来了!它开心地飞扑过去,她娇小的身子承受不住它庞大的冲力,向后跌去,可是它好开心,顾不得太多,已经整整个三个晚上和早止,还有今天半日没看到她了,它压在她身上,一直舔、一直舔。
  夫人说她生病,不可以去吵她,要让她安静休养,然后病好一点又要读书练字帖……人类真的好麻烦,为什么不能像以前那样一直陪它玩就好呢?
  它听见夫人的惊呼声,喊来府里的男丁,七慌八乱地把它架开,它不是很懂,为什么不让它接近翎儿,它和她以前都这样玩在一块儿的啊。还有,翎儿为什么哭?仿佛没有很高兴看到它,缩着身子呜呜地抽息,眼睛里一直掉透明的水来……
  它被手执长棍的家丁架开到好远好远的地方,直到看不见翎儿了,那棍棒打在它身上,老爷气愤的咒骂:“才夸两句,你就伤了翎儿,畜生就是畜生……”
  它伤了翎儿唉?何时?它为什么都不知道……
  它很痛,很慌,棍棒打得很痛,但是它更慌的是翎儿伤到哪里了?万一它真的害她受伤了怎么办……
  虽然很痛,但是它不敢逃跑,一跑掉,便看不到翎儿了。
  但是不跑,老爷还是把它赶出去了。
  它在后门外绕着,不肯走。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它很饿,可是不想去觅食,一直守在这里,翎儿出门就可以看见它。
  然后门开了,夫人没办法,叹气说:“翎儿一直哭着要你,她待你好、当你是玩伴,你虽是畜生,但我相信你听得懂,当心些,别再伤着她了好吗?”夫人让它回来,领着它去找翎儿时说了这些话。
  它本来就不想伤害翎儿,它不是故意的,可是翎儿会不会不知道?会不会生它的气?会不会……怕它?
  “不弃,你去哪里了,我都找不到——”还没到翎儿寝房,她就开了房门,带着笑快步飞奔过来。
  它赶紧退开一步,不敢靠近她,也不敢像以前那样放肆地扑上去,怕又伤了她。
  她偏头,困惑地瞧它,招招手。“快来呀,不弃——”
  她不怕它,也没有讨厌它吗?
  好似真的没有。她自己跑向它,还像以前那样抱它、摸它、赖在它身上。
  她臂上缠着布,上面还有一丝丝血迹,那是它抓的。
  它爪子利,开心忘形时一不留神就抓伤了,也不可以乱扑上去,会害她跌伤、撞伤,这些都是夫人一再告诫的。以后、以后要提醒自己,绝对不可以——
  那段时间,它有空会抓抓地面,想要把尖利爪子磨平滑一点,她不晓得,常常有趣地看着,以为这是它无聊时的新游戏。
  后来,又过了好久好久,久到它都数不清。
  翎儿十五岁了,它觉得自己也慢慢老了,可能也快要死了,没办法再陪她更久了。
  可是在那一年,发生了很多事,翎儿的爹娘相继离世,她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被家庭里其他的亲戚占去了家产,还将她赶出来,说她只是被收养的弃儿,来历不明,也不是这个家的人,没资格继承那些财产。
  它不是人类,什么都没有办法帮她,只能很笨、很无奈地看着她被欺负,身无分文被赶出来,除了一直陪在她身边,帮她舔眼泪,其他什么都不能做。
  她抱着她,很伤心地哭,口中喃喃说:“我只剩你了,不弃……不要离开我……”
  对,它还不能死,要活着陪翎儿。
  他们生活过得很苦很穷,常常饿肚子,但是翎儿有东西都会分它吃一半。
  它在街上摆摊卖豆腐,能赚到的钱真的很少,他们已经很久没吃到肉了,都快忘记那是什么滋味。
  偶尔,她会很愧疚地摸摸它,对它说:“委屈你了,不弃。”
  不会啊,它一点都不觉得委屈,只要能陪在她身边,一直看着她,它便觉得快乐。而且它比较希望她能吃饱一点,它饿着没有关系,可她从来都不会这样。
  还有他们对面那摊卖汤圆的姑娘,有时候会来找她说说话,然后也会逗一下它。
  它其实不讨厌那个女人,她会对翎儿笑,也会偷偷帮翎儿一点忙,它看到了。对翎儿好的人,它就喜欢。
  她拿鲜肉汤圆来逗它玩的时候,它其实好馋、好想吃,可是不能吃。翎儿看它的眼神,酸酸的、仿佛很想哭的模样,它虽然不完全懂,但总觉得它如果接受了,翎儿会不会就不要它的?把它送给那个可以给它吃肉的女人?

  所以它一次也没理过那个女人,还假装很讨厌的样子。
  后来,女人身边多了一个男人,男人勤奋工作,帮了她很多忙,翎儿常常出神地看着他们,那种眼神它知道,是一种叫欣羡的东西……
  她羡慕女人吗?羡慕女人有那个男人在身边?所以她也想要那个男人?
  也对。虽然翎儿身边有它,可是它已经没有办法再活很久、陪她很久了,况且人类都是要成亲的,东大街的张媒婆来跟她说过好几次亲了,她们讲的话它都听到了。
  女人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个好归宿,就像那个男人,那样至少他可以帮她做很多事情,照顾她很长的日子……如果它死掉的话。
  后来,那对男女没再出来摆摊,它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们了。有一天,男人突然来找她,说要请她去店里当伙计,问看看她意思怎么样。
  他们谈了一下,要走的时候,它实然想到翎儿想要这个男人的事。
  它体力已经不是很好了,还是使尽力气扑上去。男人吓了一跳,跌退几步,和身后的翎儿摔成一团。
  “不弃,你做什么?!”翎儿生气的喊了一声,又连连向男人道歉。“对不住,它平时不会这样的……”
  它知道她会生气,可还是拼命作梗,把男人推向翎儿。
  以前在庙会看戏,好像都是这样演的,男人都是这样爱上女人的……
  可是男人还是想走,就算它拼了命咬住他衣摆,还是留不住他——
  “不弃!”翎儿好像懂了,没再生气凶它,只是阻止它,让男人走了,才蹲下身告诉它。“那是别人的,不是我的。”
  她伸手,搂了搂它,再开口时,声音很轻,带点酸楚。“没关系,你是我的,我有你就好了,我有你……”
  真的,这样就够了唉?那她为什么还要哭?一颗又一颗清透的水珠,都滴到它眼睛里了。
  “我去他那里做事好不好?这样生活稳定下来,就能让你吃好一点,不用再跟着我有一餐没一餐地受苦——”
  嗯,她想怎么样都好,它会陪着她,她去哪里,它就去哪里。
  可是,还能再陪多久?它已经很累、很累,快要走不去,也没有体力了,她让男人走了,它也死掉的话,就剩她一个人了。
  那一夜睡着之后,它没有再睁开眼睛。它听得见她伤心的哭泣,可就是睁不开,也没办法跟她一起过那个她说的有肉吃的日子了。
  等到再次意识清明之时,是一个灰灰蒙蒙的地方。他们说,那是地府,说它阳寿已终,这一生未犯杀孽,一点血腥都没有沾,因此可以给它一个心愿,问它所求何事?
  若真的可以有一个愿望——
  它想起翎儿的哭泣,它想要回去找她,不让她一个人哭,一个人孤孤单单,没有人陪。就算阳寿已终,也要再投胎回去。
  于是它说:“我还要再当狼。”
  今生很幸福,它愿意再当一世的狼,与她相遇,像这辈子一样,一直一直快乐地陪伴她。
  “真是个没有野心的傻家伙。”傻得——好教人怜惜。
  正好前来地府,与阎君喝茶下棋的灵山神君不经意遇上了这纯净魂体,心头起了怜意。
  怜它一股傻劲,情根深种,却懵懵懂懂,动情而不识情,不晓得要为自己争取一世相恋相守的契机,它当下心思一转,唤来身边女孩。“旎旎,上回去树公花婆那儿捏的小偶人还在吗?可否给我?”
  “好啊!”女子大方掏出一对小偶人递去。原本是要捏主子的模样,可捏不出主子清俊绝尘的气质,失败了几次,这已经是最好看的了。
  这偶人,原就是树公花波捏胎魂的材料,只差他一道仙灵之气点化。
  “可以了,来帮主子一个忙,把这个藏到那男魂身上,当心点,别让任何人瞧见喔。”
  “好!”能为主子做点什么,女子开心地领命而去。
  他助它一道形体,这原就是它福泽内能得到之事,只是它傻得不懂得要求,以为再为一世畜生,便可继续陪伴在心之所念的人儿身边。
  “但愿,你们有缘。”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殊不知,今日一道无心之举,却从此结下他与白狼之间的缘分,在往后的千年里,纠缠甚深。
或许您还会喜欢:
人生是一场修行
作者:佚名
章节:29 人气:2
摘要:第1章前言人生就是一个修行的过程,成功的人生离不开修行。正如圣人孟子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也就是说,无论是谁,要想实现梦想,改变命运,拥有幸福美满的人生,都必须脚踏实地地进行自我修行。我们在成长与学习的过程当中,必定会遭遇到种种风霜雨露的淬炼。 [点击阅读]
人生要耐得住寂寞
作者:佚名
章节:92 人气:2
摘要:我在等你,你已逝去(1)第一章寂寞让爱情如此美丽人们总是嫌爱情不够美丽,便用金钱、权势、地位去装扮它,终于,爱情变得光彩十足,却教人无法看到它的本质。真正美丽的爱情,并不需要过多的元素,平淡时的相亲相爱,苦难时的相濡以沫,寂寞与爱情,凄凉与美丽,其实靠得很近。1917年,27岁的胡适在母亲冯顺娣的安排下,与比他大一岁的同乡女子江冬秀拜堂成亲。 [点击阅读]
大漠遥
作者:佚名
章节:123 人气:2
摘要:日子轻快一如沙漠中的夜风,瞬间已是千里,不过是一次受伤后的休息,草原上的草儿已经枯萎了三次,胡杨林的叶子黄了三次。三年多时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随着狼群,从漠北流浪到漠南,又从漠南回到漠北。打闹嬉戏中,我似乎从未离开过狼群,与阿爹在一起的六年似乎已湮没在黄沙下,可惜……只是似乎。沉沉黑夜,万籁俱静。篝火旁,我和狼兄一坐一卧,他已酣睡,我却无半丝睡意。 [点击阅读]
怦然心动的人生整理魔法
作者:佚名
章节:69 人气:2
摘要:第1章为什么再怎么整理都整理不好?1.1.从此摆脱“不会整理”的恶梦每当我介绍自己的工作:“我在开课教人怎么整理东西。”大部分人都会睁大眼睛,惊讶地说:“这样也算工作喔?”接下来就问:“整理东西还需要学喔?”的确,从“厨艺课”到“瑜加课”,甚至偶尔还会看到“打禅课”,学习才艺蔚为风潮,导致现在学习才艺这件事似乎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市面上却几乎没有出现所谓的“整理课”。 [点击阅读]
攻心话术
作者:佚名
章节:19 人气:2
摘要:第1章化弱为强:换来主动性a:“你是80后吧?”b:“是。”a:“老家是山东的?”b:“是。”a:“是本科毕业吧?”b:“是。”a:“你工作挺顺利吧?”b:“是。 [点击阅读]
星云禅话
作者:佚名
章节:396 人气:2
摘要:有一学僧请示盘珪禅师道:“我有一个天生的毛病-气短心急,曾受师父指责,我也知错要改,但因心急已成为习气,始终没有办法纠正,请问禅师,您有什么办法帮我改正习气呢?”盘珪禅师非常认真的答道:“你心急的习气,如果能拿出来,我帮你改正。”学僧道:“现在不会心急,有时会忽然跑出来。”盘珪微微一笑道:“那么,你的心急,时有时无,不是习性,更不是天性;是你触境而生的,本来没有,因境而生。 [点击阅读]
沉香豌
作者:佚名
章节:79 人气:2
摘要:第1章陈婉早晨是被隔壁院子打孩子的声音吵醒的。她家住的这爿地块是整个济城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一色的晚清民国宅子,却早已没有了百多年前的古雅风貌,除了原有的居民,还有部分老房子划给了附近的印染厂作家属区。旧时官绅富户家的宅第现在居住的是济城最下层的民众,一个院子通常有好几家人并居在一起,谁家说话大声些隔壁便能听见,所以此时刘家婶婶巴掌拍在孩子屁股上引来一阵哭嚎的同时,四邻八里的劝解声, [点击阅读]
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
作者:佚名
章节:84 人气:2
摘要:第1章前言这个世界,是有男女两种性别组成的,男女要相处,要相识、相知、相恋,还要结婚成夫妻,但是在很多时候,男人并不了解女人,而女人也不了解男人,于是,他们之间出现了很多沟通上的抑或是理解上的问题和矛盾,所有这些,都会影响到男女之间的关系和情感。比如,男人和女人常常也有相同的词汇,但其含义却可能大相径庭。比如,大多数情况下,男人在摆脱一天的工作压力时不想交谈。 [点击阅读]
七月七日晴
作者:佚名
章节:16 人气:2
摘要:一之一天晴第一部年少爱情,就像初次尝到,那半熟的杨桃滋味,酸酸的、涩涩的,却又忍不住想一再深尝,流转在青涩杨桃、妳憨甜笑靥间,我初次的、纯净的爱情,悄悄萌芽。一之一天晴我叫沉天晴。若要说起我的一生,其实乏善可陈得紧,怕各位看得头重脚轻眼皮撑不开,就挑些重点来说好了。所谓的“一生”,其实也不长,目前为止,才过了十四个年头又三百二十七天八小时零五秒而已。 [点击阅读]
世界如此险恶,你要内心强大2
作者:佚名
章节:15 人气:2
摘要:多年来,我目睹过太多人的心理痛苦,我目睹过太多人的心理痛苦,接触过很多心理上已经扭曲、变态的人。我还知道有很多人发疯、自杀。唏嘘感慨之余,我曾经问过自己一个奇怪的问题:为什么我还挺正常的?我何德何能?答案是:我懂心理分析。 [点击阅读]
伊索寓言
作者:佚名
章节:454 人气:2
摘要:农夫替牛解下犁套,牵着它去喝水。这时,有只穷凶极恶的饿狼正出来觅食,看见那犁,开始仅仅只舔舔那牛的犁套,觉得有牛肉味,便不知不觉地将脖子慢慢地伸了进去,结果再无法拔出来,只好拉着犁在田里耕起田来。那农夫回来后,看见了它,便说:“啊,可恶的东西!但愿你从今弃恶从善,回来种田吧。”这故事是说,尽管有些恶人做了一点善事,但这并非他的本意,而是出于无奈。 [点击阅读]
六顶思考帽
作者:佚名
章节:49 人气:2
摘要:概要六顶思维帽方法六顶思维帽的目的是避免思维混杂,按这种方式,思考者在某一个时间里就可以只按照一种模式思考——而不是在某一时刻做全部的事。对此最好的类比是彩色印图。每一种颜色被印刷上去,最后它们就拼到了一起。设计六种思维帽方法,是为了使我们从通常的争辩型思维向制图型思维转化。这使得思维过程成了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绘制地图;第二阶段是在地图上选择路线。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