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买夫 - 第十五章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第十五章
  婚期将至,现下几已万事俱备,就差拜堂。
  穆朝雨在婚期前三日住回旧宅,当夫婿的还贴心地遣了婢女随同替她打点起居,万事都不用她动手,只要乖乖等人来迎娶便成。
  第一日还好,四处串串门子,找老邻舍叙叙旧,可第二日,她开始思夫念女,待不住了。
  于是,她又溜了回来。
  反正他也知道她不是那块安安分分当个文静姑娘的料,最多让他念上两句,念完还不是纵容地摸摸她的头,补上一句:“算了,你要太听话乖巧我也不习惯。”
  她甜腻腻地想着,由后门偷偷溜了进来,想给人惊喜,结果,反倒是他给了她一个惊吓。
  奶娘抱着青青在后院里吹吹风,告诉她主子在前厅待客。
  “生意上的客人吗?”
  “好像不是,是名女子,看上去像是旧识,模样生得挺美的。”
  “好啊!我才走一天就给我红杏出墙?!”这么不安分?
  “夫人……红杏出墙不是这么用的……”
  “那不是重点!”哼哼,逮人去——好歹吓吓他也行,她好一阵子没逗人了。
  “你——怎会变成这样?”女子泪意盈然,颤抖着,语不成调。
  “我还是我,没变啊。”反观他,平和得多,温温一笑安抚她。
  “不一样,不一样……”莫雁回喃喃重复,心痛得难以承载。
  以前的他,是那么意气飞扬、风采卓绝、温润如玉的美男子,有他所在之处,哪个姑娘舍得移开半分目光?可现在、现在……
  他究竟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她无法想象,那个人究竟在他身上加诸了多少折磨与羞辱,使得原本人人妒羡的天之骄子,成了如今这模样。
  “我好恨他……”
  他眉目一动,瞧向他。“你真不知,他为何要这么做吗?”
  她颤了颤,双拳紧握,闭眸不语。
  这两个人……浥尘叹息。
  不知也好,不愿面对也罢,她既不答,他也就没必要死咬着问题不放,徒惹他人难堪。
  “雁回,答应我,别伤他。”
  “为何?”她倏地抬眸,既惊愕也不平。
  他难道,不恨吗?这一切,原本都是他的——
  “受下这一切的是我,我总有权决定,要不要讨这一笔。”而他不讨,尤其不愿借她之手来讨。“雁回,你也欠我,我只讨这一次,他若有何处对不住你,就让我为亲弟担待这一回。拿欠我的情,去抵他欠的债,就此一笔勾销。”
  “不!”无法替他讨,也不能替自个儿讨,他要她怎么办?连恨都没有,她要怎么面对慕容略?
  “我知道是强人所难了,但——至少看在我的份上,请你莫伤我至亲。”
  “至亲?至亲!至亲……”她讽刺地喃声道。慕容略若曾念及至亲,又岂下得了手?而他,竟要她宽宥这禽肉不如的畜生!
  “我无法强求你该怎么做,终究决定还是在你,但最有资格怪他的我,都能够谅解了,最没立场指责他的人,其实是你。聪慧如你,不会不懂我在说什么。”
  “那才智过人如你,这么多年来,又岂会不知——”不知她的心思?
  许多时候,她不禁怀疑,他其实是在装聋作哑。是因为无法响应同样的心意,还是——因为要成全他最亲爱的弟弟?

  她不清楚,也没有那个身份探问,毕竟她只是他身后的一抹影子,一抹——微不足道的影子,除了全心护卫他的安危,其余的,她不能想,也没资格奢望。
  可到最后,他还是在她全心的护卫下出了事。
  他不会明白她有多恨,无法原谅伤害他的人,更无法原谅失职的自己。
  “那不是你唯一存在的价值。”仿佛看穿她思绪,他缓声道:“当初将你带回来是出于一片善意,不是要你尽付一生青春,为我舍生忘死,将守护我当成一生的使命,那么倘若我不在了,你又当如何?最初的善举反倒尽误你一生,这不是我的本意。雁回、雁回——想想我最初为你起名的心意。”
  雁去,终有雁回时,要她退一步,眼界更广,别尽望着生命中早已远去的,太死心眼。
  未料,回头再问她原承何姓,冷冷一个”莫“字,当下教他无言了许久。
  莫盼雁回,倒成了诅咒似的,讽她一生也盼不着心之所钟。
  “你——当真再也不回了吗?”那她留在那个地方,还有何意义?
  “慕容家除了慕容韬,还有一个慕容略。”他意有所指,深思地望住她。
  只是一直以来,都没有人看见。
  “雁回,劳你替我带句话给他——慕容韬已不复存在,这世上,只有慕容略,他,已是唯一。”
  若这一切,真是他日夜渴慕,那么他已退开成全,要如何守住它们,就看他自己了。
  这是他为人兄长,对么弟最后的宠爱了。
  莫雁回明白,这不是给慕容略,也是说给她听。
  慕容韬,说什么也回不去了,她,一生都等不到。
  “聊什么要聊这么久!话真多……”她待在房里,愈等愈闷,愈等愈坐不住。
  原先本是要到前厅去吓吓他的,可临出厅门前,她不经意捕捉了几句,便默默收脚,转而回房等待。
  她只是玩心重了些,不是不知进退。
  可……真有那么多话好聊啊?
  说什么也不承认醋意已漫上口鼻,她在房里来回踏步,又拿起做了一半的针黹活缝缝补补,练练贞静性情——
  去他的!什么贞静性情!那股子缠绵凄伤、情意深深,不是她瞎了就是他瞎了,否则哪贞静得起来?
  他可从没跟她提过有这一段!
  不知死活如穆浥尘,就在这醋意满满的当口找死地踏进房来。
  一见她,愣了愣。“不是说先回旧居住几日,成亲前不能见面吗?”
  是嘛,不见面,让你尽情发挥,好叙“旧情”!
  本想喷两口醋酸酸他,他忽而一笑,上前抚抚她颊容。“不过算了,早知你没那么安分,太听话我还受宠若惊呢。”
  被他摸一摸、笑一笑,心都软了,醋还喷不喷?
  她不情愿地哼了哼,“送走‘故友’?”很刻意加重“故友”二字。
  上前正要执杯斟茶,听闻这闷嗓,有些困惑地回眸瞥她。
  “聊了什么?要不要说来参详参详?”还是那副很不经意,又摆明了要让他知道很计较的神态。
  他凝思了一会,“是聊了不少……”
  爱上主子,难道是每个忠仆逃不开的宿命吗?如他,如雁回。
  她的心意,他不是不知,后来遇上了雨儿,才真正明白那种感受。日日看着、时时惦着,全心全意为着一个人盘算的心思,放在心上,看得久了,便再也移不开目光。

  以往只是避着,不容多想,如今方知愧她的情有多深,可在他如此负了一个人之后,上苍仍待他不薄,让他心头惦着的那一个,回应他相同的誓诺。
  浥,浸润之意,若无朝雨,何来浥尘?这一生,他只为她。
  无须多言,知他如雁回,必然能懂。
  “喂喂喂,你叹什么气啊!”叹得如此感慨,是在怜香惜玉吗?
  他端整神色,无比凝肃地道:“一直想同你好好谈谈,你知道——这两间铺子、还有药堂,都归你所有,产权状子放在哪儿你清清楚楚,所有的现银收支,都记在账上也明明白白……”
  “你——怎么忽然说这个?”她醋也不吃了,当下被他吓得结巴。
  交代的那么清楚,又不是随时准备求去……
  “只是想跟你讲明白,一直以来,这些都是你的,我只是代为管理。可想了又想,怎么样都觉得我们之间有欠公允。纵是夫妻也得明算账,趁着成亲之前,咱们先把条件谈清楚,避免日后双方再有二话。我既然是商人,亏本是就不能一直做下去,你不过花五两银子买我,我却得管账、管生意、管家里头的大小事、管……总之看得到的无所不管,把自己操劳的半死,至少我有权要求支领薪俸吧?”
  “这样讲……好像也言之成理。”她听得一愣一愣,想想确实将他压榨的过分了。
  “你也同意?”那好,当下说做就做。他研了研磨,快速挥毫而就。
  不愧是生意人,那架势真是魄力十足。
  她还在被他谈判时那股沉着自信的风采迷得脑袋发晕,他已经极具效率地拟好新合同递来。“没意见的话,在下方盖个手印。”
  “喔。”才浏览过第一行,她便呆了。“一月七次?”
  她看了看条款,再仰头看看他,来回数遍。
  还能有哪个七次?上头都白纸黑字指明了夫妻床底间那回事,总不会是盖盖被子、捏捏酸疼肩膀、轮流哄哄孩子安睡那回事吧!
  “呃……会太多吗?”被她震惊目光一瞧,他不禁暗自反省起来条件是否开得太严苛,有趁火打劫之嫌。
  “为妻者不得无故推托?”她确认似地再念出一句。
  “就是没有理由,不能讨价还价,一次都不准赖的意思。”
  “如若不然,苦命忠仆得以合理拒绝上工?”这是威胁来着?
  “很合理,不是吗?”都赖他薪俸了,他日日辛劳何苦来哉?
  岂有此理!她再也看不下去,随着新合同一掌重重拍上桌面,起身逼近他。“七次?七次?七次?!我花了那么多银两、煮烂多少药罐子,把你养得这般健壮,毒清得一滴不剩,你就只有一月七次的能耐?!剩下的你想留给谁去?!”
  太混账了,她要求一夜七次都不过分!
  “呃?”纤指抵上他厚实的胸坎,一下戳得比一下重。他冒着大不韪,斗胆揣测上意。“意思——可以再加吗?”
  实在是从那坛女儿红开封到如今,也年余有了吧,他俩亲密的次数真要算来,连一双手都用不上。每回她一背过身,他就没辙了,七次于他而言已是莫大恩赐,再不敢妄求更多了,若非悲惨至极,他也不想使这下流招。
  “还有这句——基于婚姻稳定之长远考虑,为妻者应该相对诚意,努力喜爱夫君,互敬互爱方能婚姻美满——”

  浥尘也知,情爱一事岂是能以一纸合同强索而来,不过是写来自我安慰罢了,好歹要向她要来愿意努力一试的承诺,心里也快活些。
  “好啦,这一条就真是奸商些了,我——”
  不待他说完,她恨恨地咬牙。“我起码说八百遍有了,哪不爱你了?!”居然一副怨夫嘴脸,怨她啊!
  “你哪时——”
  “三天两头用索命冤鬼调调,老在我耳边追问‘爱不爱我’、‘爱不爱我’……扰得人难以好眠,是问假的?”
  啊!原来……
  “你没睡?!”他简直羞窘欲死!
  “废话。”她是谁!人称精得像鬼的穆朝雨耶,向来只有她拐人,要讹诈她谈何容易?不知死活的家伙!
  他既楞又窘,顿时五味杂陈。
  自己的幼稚蠢行被撞破很窘很想死,可……知道她没睡,那答了他八百遍的回应都是真心实意,一股难以言说的欣喜充塞心房。
  “所以,是真爱我?”管不得丢不丢脸,这是头一回,他对醒时的她问出口,渴望着,索讨确切回应。
  “爱啦爱啦……”没好气地答完,她轻了嗓,带些温柔怜意笑叹。“呆子!不爱你要爱谁呀!”否则他以为那夜为何要与他拜天地,为他开启陈封二十年的女儿红?当真以为她谁都可以呀?
  她家的这个忠仆很好安抚,几句话就让他一脸满足,像被抚顺了毛的狮,柔驯地搂抱过来。
  宁馨依偎了片刻,她扬了扬手中之物。“合同呢?还签不签?”
  “签。”开玩笑,生意人若三两杯迷汤一灌便晕头转向,还怎么在道上混?再说,他实在是被这贼丫头赖怕了,白纸黑字最可靠。
  “那……不得无故推托这条,若是有故呢?”
  你哪回不是有故啊……谁说得过你啊!
  “没得商量。”他很坚持。谁管有故无故,不想听。
  “……”看来真憋坏他了,怨气冲天呢!
  “穆新柳,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休想转移话题。”那是哪根葱,他一点也不——忽然一顿,他瞪向她。
  “还是你比较喜欢慕容新柳?”
  是“客舍青青柳色新”的……那个新柳……的意思吗?
  他呆愣着,移向她腹间,死死盯着,怎么也移不开。
  “再不喜欢,我可没办法了,警告你,不许再往下念。”
  她死也不听后面那两句。
  自己也真够猪脑了,名到用时方恨少,才想到后头那两句——这扎扎实实就是一首送别诗!她什么不好挑,去挑一首触霉头的!
  “我忘了。后头还有吗?”他极为识相地顺着他话尾答。
  “嗯,很好。”
  “……真有了?”大掌摸摸她肚腹,还是觉得好不真实。“有让大夫诊过脉吗?确定了?”
  “我自己就是大夫。”
  ……也是。
  又是安静片刻。
  “其实我不介意用‘阳关’。”她都敢说要用渭城了,没道理他没胆识用阳关,若她肯多生几个的话。
  “……慕容浥尘,你想死吗?”
  “好好好,真忘了。”
  他们一家是要相守一生的,那种诗句不记也罢,他们用不上,也永不唱送别曲。
或许您还会喜欢:
女人的资本
作者:佚名
章节:24 人气:2
摘要:我就是成功者你可以成功:女人的心理资本心中有希望,在女人的一生中随时会碰到困难和挫折,甚至还会遭遇致命的打击。在这种时候,心态的积极与消极会对事业的成败产生重大的影响。�ブE�士和崔女士同样在市场上经营服装生意,她们初入市场的时候,正赶上服装生意最不景气的季节,进来的服装卖不出去,可每天还要交房租和市场管理费,眼看着天天赔钱。 [点击阅读]
婚姻是女人一辈子的事
作者:佚名
章节:63 人气:2
摘要:作者简介:陆琪内地首席励志作家说职场是“老板公敌”说情感是“男人公敌”说成功是“所有成功者的公敌”在任何时候,都只为小人物说话简介:著有畅销职场书《潜伏在办公室》系列、《上班奴》职场、情感、人文等跨界专栏名家博客点击过千万,作品网络转载过亿国内顶级编剧之一,浙江省作家协会类型文学委员会互联网首期创业者, [点击阅读]
存在与虚无
作者:佚名
章节:14 人气:2
摘要:《存在与虚无》这是一部存在主义代表作,在哲学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其内容概论:一、导言:对存在的探索在本书的第一部分,萨特明确了他对存在思考的起点,提出了存在的两种不能互相还原的存在形式:对意识来说超越的存在和意识本身。萨特的存在理论的逻辑出发点是现象。 [点击阅读]
小王子
作者:佚名
章节:16 人气:2
摘要:小王子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仙童,他住在一颗只比他大一丁点儿的小行星上。陪伴他的是一朵他非常喜爱的小玫瑰花。但玫瑰花的虚荣心伤害了小王子对她的感情。小王子告别小行星,开始了遨游太空的旅行。他先后访问了六个行星,各种见闻使他陷入忧伤,他感到大人们荒唐可笑、太不正常。只有在其中一个点灯人的星球上,小王子才找到一个可以作为朋友的人。但点灯人的天地又十分狭小,除了点灯人他自己,不能容下第二个人。 [点击阅读]
彼得林奇的成功投资
作者:佚名
章节:15 人气:2
摘要:第一部分投资前的准备工作在你打算购买股票之前,你应该对以下各点有一个基本的了解:股票市场的整体情况,你对美国公司的信任程度,你是否需要进行股票投资?你所期望得到的回报是多少?你打算作短线交易还是搞长期投资?你对某些突发事件、不可预测事件以及股价暴跌的反应情况如何?最好在进行投资前明确你的投资目标以及分析清楚自己对投资的态度(我真的认为股票比债券更具有风险性吗?), [点击阅读]
怪诞心理学
作者:佚名
章节:62 人气:2
摘要:有人曾经问我:你从事的这项研究到底能有什么用呢?但我从没有因诸如此类的怀疑或非议而动摇过。我始终坚守着这样一个信念:只要能够满足人们的好奇心、能够给人以些许的启迪、能够让我们从一个新的角度去解读我们置身其中的这个社会, [点击阅读]
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作者:佚名
章节:27 人气:2
摘要:序:成长比成功更重要●凌志军“成长”是一个关乎教育、人才乃至整个社会的话题。每个学生都渴望知道自己该如何走向成功,每位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尽快成材,每个老师都期盼自己教出的学生早日取得喜人的成绩。但是,成长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有的人没能坚持到终点,有的人在挫折面前选择了软弱和妥协,也有的人用正确的方法和坚定的信念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功。 [点击阅读]
我不是教你诈
作者:佚名
章节:20 人气:2
摘要:打听人机的人,易招人怨。泄漏天机的人,易遭天遣。好个知心朋友"可是我菜都买好了……好吧!谢谢……再……"小英的"再见"还没说完,对方挂了电话。许久,许久,她呆坐着,电话还在手里,发出呜、呜的声响,在这个已经空了的办公室里,显得有点刺耳。"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一双手伸过来,帮她挂上了电话,抬头,是新来的唐小姐。"没什么事。"她扯了扯嘴角:"你怎么还没走?""急什么?有什么事等我回家办?家又不像个家。 [点击阅读]
楼兰新娘
作者:佚名
章节:23 人气:2
摘要:子愿我后生,常为君妻,好丑不相离。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请寄二花,以献于佛——《佛说太子瑞应本起经》一、朱砂佛印历史上鸿蒙初辟的时期,颟顸、野蛮、酷虐与巫术、卜噬、图腾一起,拥有着不可抵御的权势。有史学家把它比作恶魔,手指粗硬,指节稍稍用力地弯曲便有裂帛一样的声音传出来。许多无妄的生命在它的操纵下陪葬。在长达几千年的蒙昧里,文明被撕裂成片,然而它们学会包容,织成一张网,反过来将野蛮在潜移默化中同化。 [点击阅读]
永恒之井
作者:佚名
章节:28 人气:2
摘要:在人类与兽人爆发战争的一万年前,艾泽拉斯世界只有一块被无边的海洋包围的巨大陆地,这片大陆被称为卡利姆多。许多不同的种族和生物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与恶劣的自然环境作斗争。在这块黑暗的大陆中心是一片充满神秘能量的湖泊,这片湖泊——它后来被称为永恒之井——是整个世界的魔法和自然能量的源泉,在从这个世界以外无边的黑暗中汲取能量的同时,永恒之井向整个世界源源不断地释放它的能量,为世界上形形色色的生物提供营养。 [点击阅读]
爱丽丝漫游奇境记
作者:佚名
章节:15 人气:2
摘要:爱丽丝靠着姐姐坐在河岸边很久了,由于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她开始感到厌倦,她一次又—次地瞧瞧姐姐正在读的那本书,可是书里没有图画,也没有对话,爱丽丝想:“要是一本书里没有图画和对话,那还有什么意思呢?”天热得她非常困,甚至迷糊了,但是爱丽丝还是认真地盘算着,做一只雏菊花环的乐趣,能不能抵得上摘雏菊的麻烦呢?就在这时,突然一只粉红眼睛的白兔,贴着她身边跑过去了。 [点击阅读]
牛奶可乐经济学
作者:佚名
章节:13 人气:2
摘要:引子为什么高速路边取款机的小键盘上有点字盲文呢?光顾这些机器的人大多都是司机,其中并无盲人。根据我的学生比尔·托亚的说法,取款机制造商必须给普通的街头取款机装配带点字盲文的小键盘,因此,所有机器都造成一个样子,成本更低廉。要不然的话,就要把两类机器分开,保证合适的机器安装到合适的地方。倘若点字盲文给看得见的用户造成了麻烦,那费这么大功夫也算物有所值,但它们并不碍事。话要从头说起。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