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呆瓜阿福《全本》 - 呆瓜阿福《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div>
  「不、不不、、不用,小姑姑不会感…哈…冒……啾………」「不,你不脱衣服就会,定会的,我知道的。小姑姑,你快脱下一定要脱下的…」阿呆急着插话。
  「我、我…不用,不会的…」李洁有些急了,他知道阿呆的傻劲一上来的话,谁也说不通的,「哈啾……「小姑姑,你把衣服脱下来,」阿呆看小姑姑不断颤抖只是说话,「小姑姑,你不脱我帮你脱下…」说着阿呆就要动手。
  「我、好,阿呆…阿…我脱下,小姑姑脱下,小姑姑自己脱,你让小姑姑自己脱…自己脱。」李洁看阿呆真的要动手帮自己脱衣服,一急把什么顾虑都忘了,慌不择口地答应下来。要是让阿呆为自己脱衣服,那就…就………太……阿呆一听小姑姑已经答应了,也没有动手,但却催促着:「那你快点,小姑姑,要不就感冒了。要快点嘛。」李洁刚才一慌,答应了阿呆脱下湿透的衣服,这时后悔来不及了,虽然自己也早就想的,但对着这样一个男人气息的阿呆,自己终究感到羞涩:「好好,小姑姑会脱下的。」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自己转过身子,告诉自己:阿呆是个傻子,什么也不懂的,什么也不会,不用怕。这样安慰着自己,脱衣服的动作不嫌慢了些。至于自己究竟怕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呢?阿呆是个傻子,又是自己的侄儿,有什么好怕的,怕什么?李洁一个一个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扣。
  刚刚把上身的所有衣扣解开,刚要把身上粘着身子的中衣脱下来,阿呆看了好久小姑姑都没有解下一件衣服,有些急又不耐地用手从肩把中衣往下一拉,想帮小姑姑脱下衣服。
  李洁没想到阿呆会拉衣服,顺势一带,褪下了中衣,身子也给阿呆板了过来。
  顿时,雪白的肌肤为洞增色不少,整个恍然一亮。
  李洁刚想说说阿呆:「阿呆你……」却看见阿呆两眼盯着自己的身子,脸上不由泛起一阵红潮,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把头低了下去,却瞧见了阿呆四角裤中央的隆起,身子不由一麻,她知道那是男人的东西。整个脸不由更红了,火辣辣的烧了起来,身子紧绷了起来。耳边传来了阿呆的话:「小姑姑,你真水!真香!」原来,阿呆一拉下小姑姑的衣服的,眼睛一亮,小姑姑整个肌肤让阿呆一愣:光嫩、雪白的肌肤上面泛着一种亮光,已经湿透了的水色肚兜差不多全透明了,几乎贴着身子,两个浑圆的乳房(在阿呆的想法只叫奶子)突突的胀起,像是要突围而出,中间两点粉红的乳头显得最为特别,细细的柳腰,红红的带子,下面的素裙粘着腿腰,里面粉红的窄窄亵裤也一清二白。扑面而来的处子幽香,也因为没有衣服的阻挡全部发酵出来,直钻阿呆的脑门,让阿呆脱口而赞。
  听着阿呆的赞美,李洁浑身感到不自在,连耳根燥红起来。浑不知该干什么。
  阿呆看小姑姑突然停下了,忙催促:「小姑姑,你怎么了?还有裙子和上面的衣服没有脱下叫呢?小姑姑、小姑姑?」「没,没什么,我,我有点凉了。」李洁一时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掩饰自己的失常,找了个烂理由来搪塞阿呆。她知道随便什么理由阿呆都会相信的。阿呆本就是一个容易相信人的人。
  一经阿呆的提醒,李洁知道自己的裙子还没有解下来就停止了,所以准备把裙子脱了就好了。她本没有准备把自己的肚兜也脱下来,虽说阿呆傻傻的,但如果把身体都裸露了出来,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再说自己作为一个长辈的也不能这样不知廉耻,在一个晚辈面前露出自己怕身子,特别是一个长大已经成人的晚辈,那有多荒唐、多淫秽呀。
  李洁轻轻的解开裙子的扣子,慢慢地把粘身的裙子褪下来。整个粉白的美腿没有了遮掩的累赘,完全呈现出来。粉红色的小亵裤包裹着隆起的小突丘,把个丰满的臀部浓缩在它窄窄的范围当中,显出了少女的性感,里面还馀下一些水珠,更增添了一份妩媚,一份诱惑。可惜这些我们的阿呆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关心小姑姑有没有把衣服脱下来,会不会感冒了而已。他怕挨娘的骂,虽说娘很疼他,但骂人(与其说骂人,但不如说是在博阿呆的同情)也是蛮可怜的。他不想娘痛哭零泣、可怜地骂他。

  李洁突然想起自己正站在阿呆的正面,这样面对他不是羞死了?慌得她想转过身子去,背对阿呆。没想到一错脚欲转过身子里,刚才扭伤的脚突然痛疼袭来,一时受力不住,一个不稳身体向外倒向乾草。
  阿呆看着小姑姑突然间站不稳就要倒向外面,忙抽双手要把小姑姑拉住,双手从背脊搂住小姑姑,却不想慢了一步,从背脊滑过前胸,掠过乳房边上轻轻刮了一下,没有抓住身体却把肚兜抓到了,反而扯掉了肚兜,身子也被小姑姑一带,顺势扑向李洁。
  李洁还没有来得及想,两个乳房被阿呆轻轻地一刮,被电触般颤了一下,身子一阵酥麻,不料阿呆已经跟着压了下来。她知道阿呆想要帮自己却没想到也被自己带倒下来,这个意外谁也想不到,来得这样的突然,来不及细想,阿呆的双手刚好压在自己的乳房上面,被他一按,不由自主的「啊」一声。阿呆的整个身子已经伏在自己的上面了。一刹那间,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只馀下阿呆在惊慌中脱手而出的肚兜在空中慢慢地飘落下来,恰巧盖在李洁的面上。
  李洁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不该开腔说话,刚好肚兜盖在自己的面上,急中生智,头一偏合眼睛一闭装晕过去,什么也不用说了。
  阿呆一倒下,就感觉好像掉到一个轻绵绵的东西里,一定下来,才知道是握着小姑姑的奶子。便从奶子上划过,撑起身子坐在小姑姑的旁边。
  李洁虽然装晕过去,没法开口说话,但从乳房上面传来阿呆手指划过的一种舒服却不能也装感觉不出,这种奇怪地感觉让李洁的身子又颤了一下,口中不觉暗哼了一下。全身又是一阵麻麻的,浑身无力。
  阿呆看小姑姑摔下之后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忙出声问道:「小姑姑,小姑姑,你怎么了,没事吧?小姑姑,小姑姑…」李洁决定装晕过去,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自己的尴尬,自己不用面对现实问题,才不用害羞。所以没有回答阿呆的话,也没有挪过一下身子,就只想让阿呆以为自己晕过去了。
  阿呆看到小姑姑没有出声,便双手按上小姑姑的身上却摇,无巧的,刚好按上了小姑姑两个奶子上:「小姑姑,你醒醒呀,小姑姑,醒醒,小姑姑,小姑姑,你醒醒啊。」阿呆不停地摇晃着李洁。
  李洁这下惨了,阿呆的双手一自己的双峰,身子为没来由的又一阵轻颤,却又让阿呆不停的摇晃,就像是在推拿她的乳房嘛,根本就是这样,可自己装晕过去了又不能出声叫他停下来。渐渐从乳房那里传来了一种酥麻的感觉,慢慢地扩散到全身每一处。苦的是自己已经装晕过去了,不能够出声制止,只好任由这种舒服泛滥,四处流动。
  阿呆看小姑姑没有什么反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会又推不挤的作弄两个乳房,摇动得埸厉害一些,要把小姑姑弄醒过来。没想到李洁存心让自己晕过去,说什么也不动一下,装晕到底。
  阿呆一慌,忙用手去探小姑姑的鼻头,他以前看过许多人摔倒之后不动了都去探一探鼻子,好像说有气儿出来就不会有事,是睡着了。(那是因为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呆子,要不说简单明白一些,可够让阿呆烦他的)一探,热热的有气呼出来,阿呆知道只是小姑姑睡着了,没有事。便静静地看小姑姑睡觉的样子。

  李洁感觉阿呆探了自己的鼻子之后就没有什么动作了,不禁为自己装晕成功的计策感到欣喜。对阿呆这样的痴人,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才会有效的。口中轻轻呼出一口轻气,整个身子也由紧绷着的神经松懈下来。可没过一会儿,身体又有了阿呆的触摸了。
  原来阿呆一静下来看小姑姑睡觉的模样,觉得小姑姑整个身子好水喱。以前都没有看过,真的很水很水,两个雪白的玉峰高高挺立,丰满厚实坚挺,两个粉红的花蕾突出傲人的姿态,阿呆听姨娘告诉过它叫乳头,小时候娘就是这东西喂大阿呆的可他觉得难记,倒像是姨娘常常带来给他吃的葡萄,所以阿呆管它叫葡萄;细嫩的肌肤一触即滑,又是那么的细腻;细柳的小蛮腰上一个浅浅的肚脐洞;隆起的桃源洞上托着一打粉红的亵裤,包着浑圆的美臀,密不透风;整具身子微微闪着一层亮光……(真是性感,太性感了)小姑姑、娘、姨娘、嫂嫂的身子怎么都不一样,她们的奶子也是不太一样的,上面的小葡萄颜色也是不相同的,嫂嫂的和小姑姑的差不多,娘和姨娘的差不多,真是奇怪,她们身子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闻闻看看怎么样。
  阿呆把鼻子凑上李洁的身上去嗅,呼出的气息给李洁一阵骚,一种莫名的舒服。她告诉自己,不断的提醒自己,你已经晕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不清楚,什么………阿呆用鼻子嗅、吸摄着小姑姑身上的香味,不断地用它跟娘、姨娘、嫂嫂之间作一个比较,双手却去挑逗惹起自己兴趣的粉红色的小葡萄,轻轻地揉、捏、抚摸,不自觉地用上了从姨娘学到的「打架」技巧,不时地伸出舌头去舔吸小姑姑的身体。
  阵阵的麻从身上流传,李洁不由叫苦不迭。身上感觉骚入骨,偏偏自己已经装过去,不能动手制止,出声叫停,那种酥麻、又舒服的全新感觉令人坐立难安,又令全身愉悦和骚动不己。这种之入骨无法制止的奇怪折磨几乎让李洁忍不住要哼出声音了,但却刻意按下。她不知这种奇怪的举动引发的奇怪感觉什么时候阿呆会让它停下来,但自己觉得已经很难忍受得住了。
  其实,她哪里知道,阿呆并没有刻意这样子做,他只是一种习惯而已,这只是他和姨娘打架时养成的习惯罢了。他也常常用在了嫂嫂的身上,但嫂嫂并没有说不好,反而夸阿呆真行、真聪明。傻呆的阿呆以为这样子做对谁也会高兴的,只是把这种做法当做一种表现他「行」「聪明」的行动而已。只是苦了李洁这个待闺姑娘了。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阿呆按着姨娘教给他的法子,双手由轻轻的搓、揉乳头渐渐加大力度下移目标,揉捏浑圆细腻的奶子,不时用手掠划到腹部然后迅速回归大本营;嘴巴也没有闲着,从腹下慢慢舔向玉峰,用鼻子边吸着处子幽香边喷出一股男子气息。
  李洁感觉身体越来越轻了,彷佛有什么从骨子里出来了,但却不明白那是什么,慢慢地从里面漫了出来。特别是从自己胸部两个圣地,和阿呆嘴巴接触的每一处肌肤,一种新奇的快感不断积累、扩散,越来越汹涌,那种愉悦越来越是难耐了。
  阿呆的嘴巴攀上了一座玉峰,另一只手磨娑着摸向腰际,转向臀部进攻,由轻渐重地抓、按、搓起丰满的臀肉。
  李洁整个身体都被攻了下来,一丁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任由阿呆在自己的身上随意肆啖,每一处肌肤传出的性感让李洁轻轻偷哼了一声,却又马上停住。

  心里清楚地感觉阿呆正欲脱下自己仅存的一条小亵裤,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连发出一点声音也无能为力,甚至不由自主地配合他轻轻抬起了自己的身体,从阿呆更容易脱下自己的最后一件衣物。
  明明知道这样不可以,明明清楚的感觉得到这样不对,明明自己可以发出声音作一个动作令阿呆停止这样的动作,可自己就没有这样做,偏偏没有这样做。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了?嗯…李洁又轻轻的哼了一声,专心的阿呆并没有发现。
  真好,这种感觉真好,嗯,这感觉真是太好了,我、我怎么了,我怎么想这些呢?
  我该叫阿呆停下的呀?我怎么了我?我???
  李洁脑中不断的交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想法,人神不断的交战,心跳跳得厉害。
  阿呆把小姑姑的亵裤除下,只见:新蒸出笼的馒头中央裂开一条迷迷的缝隙,粉红粉红的,四周几根柔软的杂草零散的四下分布,杂乱无章,却增添一种美雅,水迹未乾的桃源幽路和亵裤馀下的几滴水珠,把个小山丘点缀得更为诱人,让人一时汹涌彭湃,气血冲脑,忍不住想一亲芳泽,霸王硬上弓。
  阿呆素手探幽径,手指轻轻缓缓掠过桃源,指尖触掠嫩肉。李洁全身轻轻一颤,神智不由一清。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和阿呆这样,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
  那是多大的罪孽呀?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多淫贱!不能这样,不能和阿呆这样的,不能,不行,不能这样!………「嗯。」李洁假装自己刚刚苏醒过来,轻扭了一下身子,「我怎么了阿呆?
  阿呆,你、你干什么?阿呆你在干什么?」她拿掉盖在头上的肚兜,假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惊讶的叫出声,「阿呆你干什么呀?我是小姑姑,你干什么?…」阿呆发现小姑姑的身子动了一下,口中嗯了一下,抬头一看,小姑姑的脸红红的:「小姑姑,你好水!好好看耶!真水!」说完又埋头苦干起来。虽然耳边传来了小姑姑听来惊讶的声音,但阿呆不以为然。
  李洁没料到她醒来后出声的结果是这样,一点牵制的作用都没有。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忽略也一个地方:阿呆是个痴人,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想去对待他的呀。她试图挽回最初的错误:「阿呆,你不能、不能这样做的。阿呆,听话,听小姑姑的话,你不能这样做的,乖乖乖、阿呆乖乖。听小姑姑说,你不能这样对小姑姑的,你…嗯…你不能这样做的…嗯,你不能这样……」阿呆并没有听小姑姑,努力地逗弄桃源幽径,抓、撑、划、挑竭尽所能的继续他的一切动作。身体感觉到的舒服让李洁不时的打断了说话。她觉得说话对阿呆来讲已经没有一点用处了,只有制止了,用手去制止阿呆这样让自己越来越软弱的动作。
  阿呆听着小姑姑发出了和嫂嫂初初打架时一样的声音,一回想,整个身子也顿时热了起来,下身猛然一胀,热血溢满了整根肉棒,把四角裤撑起了一片天,浑身血液加速流转。李洁的这种无意的声音挑起了阿呆的性感,身体的欲望迅速被点燃起来。动作也越来越有力,特别是那只在洞口偷袭的手,进行不定点突破:有时拔弄杂草;有时扣挖山泉;有时轻撩大腿的根部;有时掠过菊穴……新奇的刺激不断的挑动李洁的性感,煽动她的欲望。
  李洁越来越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口中开始微微哼出声音了,阵阵的挑拨勾起了李洁深藏的每一个性感细胞,偏偏脑子里却是清楚认识到这么做是不可以的,却又好想享受多一会。这种既想又怕的心理,放纵了阿呆。
  阿呆弯过身体,开始把头移向小姑姑的大腿根部,侵略小姑姑最为隐密的性感地带。
或许您还会喜欢:
常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1-11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30
摘要:第一章南宫婉的心魔劫自韩立进阶大乘以来,灭虫母,斩真仙,退八大顶尖强者。诸多战绩使得韩立在人族被奉作神灵一般。以前的洞府自然也搬到了人族圣地-圣岛。由于韩立一心苦修、又喜四处游历寻找突破机缘。使得南宫婉多年来独守空房。偶尔缠绵也是浅尝则止。南宫婉对此虽有怨言但并不放在心上,也不会觉得孤寂。毕竟修仙者本就如此。与天争命,哪敢懈怠丝毫。但不知修仙者也是人类,欲望压抑越深,心魔越重。平时是没什么大碍。 [点击阅读]
白雪公主钻石版《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56
摘要:古时候,亚欧边界有个古老的王国,国王的女儿长的很美,她就是白雪公主。白雪公主的母亲不幸早逝,新王后对她的美丽很嫉妒,想把她从王宫里赶走,于是找来一名漂亮的男子,把他装扮成女仆的模样,让他来伺侯公主,并让他引诱白雪公主。白雪公主已经十五岁了,乳房也发育了,阴毛也长出来了,当她发现“女仆”的两腿之间有个鸡巴时,好奇的感觉战胜了害羞,“女仆”趁机与她接吻,并脱光了她的衣服。 [点击阅读]
连暴三公主(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9
摘要:皇帝看到缅甸公主玲珑的身材、娇怯的模样,更是心痒难忍、爱不释手,忍不住情欲的冲动,伸手抚摸缅甸公主的脸蛋。强行亲吻缅甸公主香腮。缅甸公主扭动的挣扎,不但未能脱困,反而更刺激皇帝,让皇帝感到缅甸公主胸前的团肉似乎弹手有力,扭动的磨擦让皇帝的肉棒以昂然立起。娇弱的缅甸公主因挣扎,顿感一阵逆血攻心,突然觉得眼前一黑晕眩过去了。 [点击阅读]
大巴上的艳遇 《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5 人气:10
摘要:我和她相识是在网络游戏中认识的,我和她在同一个城市WF市。经过多次的较量,终于被我拿下,这不约好了一起去省内PL市去观光。一个春风和煦、阳光灿烂周二的上午,我们相约WF市汽车站见面,只见她细高的个子,细细的腰枝、微微上翘的PP,还有两条在牛仔裤的包裹下更显秀颀的长腿,低胸的内衣外面是一件桔黄的夹克服,越发显得窈窕「熟」女,芳龄29嘛。 [点击阅读]
极品家丁之徐长今《完》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22
摘要:林晚荣微微一沉吟道:「要说我们大;这都城,那是美景遍地,处处皆有风景,天桥的杂耍,城隍庙的小吃,香山的明月,皆是远近驰名,不如我们先到那里去看看吧。」李承载自然不会拒绝,倒是那阿史勒一皱眉道:「林大人,这些地方,除了吃便是玩,没有什么意思。有没有别的地方,例如你们练兵——」「练兵——」林晚荣眉头一皱道:「别和我提练兵,昨天受了鞭伤,直到今日还是浑身疼痛呢。 [点击阅读]
情欲挣扎之贝贝《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2
摘要:每当我看到贝贝那双修长白皙的长腿,我就会忍不住生出想要亲吻抚摸的冲动。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色心蠢动,见到美女更是立刻意淫的渣男。公正的说,我应该算是个普通意义上的好人。我学习努力,工作认真,孝敬父母,友爱亲朋。最重要的是,我很爱我的女友,她是我认定的相伴一生的伴侣。可是,每当我看到贝贝那裸露的嫩白晶莹的长腿时,我就会萌发出想要把它们抱入怀中,好好把玩一翻的念头。 [点击阅读]
她的老公出差了《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0
摘要:早在好几年前,就认识了慧,那时候的她还是未嫁的小姑娘,不过也已经是20岁了,身材高挑,皮肤很白嫩。由于不在同一个部门,彼此也很少有很多的来往。只是从她进公司的那一刻起,我的心里就有一丝的不平静。不过……也没有往很多的地方吸想。毕竟这个世界上美女很多,也不可能对每一个入眼都动了心思。话说在她进公司一年后,她由于受不了工作的压力,就离职了。在这一年之中,我们偶尔也有过几次工作上的来往。 [点击阅读]
白扬梅的故事《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0
摘要:读中二那年的一天放学回家途中,我一路上踢着小石头玩,经过村口八角井时,见到在井边洗衣服的红菱姐,她笑着对我说道:“阿弟,还不快回家去,老姨来了!”“老姨来了!有没有带颖治来呢?”我停下了脚步。“有的,快回去吧!不要在外面玩了!”红菱是我妈的养女,我是她一口饭一口汤喂大的,小时候的我还挺识享受的,不但拣饮择食,还要红菱姐端着碗满院子追着我跑。 [点击阅读]
催眠圣经《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38
摘要:第01章心性大变白子飞愣愣的看着前方,心如刀绞。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天长地久,青梅竹马的赵雨霏就这么小鸟依人的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从家里走出来,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余韵,时不时还向他献上自己甜蜜的香吻,一幕幕看得白子飞感到脑子一阵阵的眩晕,心中涌起一阵软弱无力和被欺骗后的怒火。 [点击阅读]
蛋王
作者:蒙古小哒子
章节:667 人气:2
摘要:(这是一个发生在球地星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世界死亡率最高的格斗比赛是什么?泰拳比赛?自由搏击比赛?无限制格斗比赛?这些比赛的死亡率的确很高,但和黑市拳赛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世界顶级的黑市拳赛几乎从来都是100%的死亡率。任何参加黑市拳赛的拳师,都无法保证自己能活着走下擂台,最起码在五年之前是这样的。 [点击阅读]
对不起,莱菊夫人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9
摘要:我叫阿坑,同伴们都叫我老坑,我是冰龙城一名默默无闻的士兵。不过在昨天,我刚被提升成为了城主的近卫兵。今天就走马上任了!近卫兵比起普通的小兵来要轻松许多,而且军晌也高了许多。我的一些老兄弟们在听到我当了近卫兵后,全都羡慕的要死!不仅仅是因为近卫兵军晌高,工作轻松。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了近卫兵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城主和城主夫人的身后。每天都可以看到我们冰龙城之花——城主夫人莱菊。 [点击阅读]
替身皇后《完》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0
摘要:安娜盯着靠窗边那张桌子上的一男一女,不知是该愤怒还是该悲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差一眨眼让它掉下来。为这样的男人哭值得吗?安娜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被安娜盯着的那个男的就是她男朋友,不!应该说是前任男朋友,现在安娜已经决定把他甩了。那个男的名叫赵博是一家电视台的编导。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