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呆瓜阿福《全本》 - 呆瓜阿福《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div>
  「不、不不、、不用,小姑姑不会感…哈…冒……啾………」「不,你不脱衣服就会,定会的,我知道的。小姑姑,你快脱下一定要脱下的…」阿呆急着插话。
  「我、我…不用,不会的…」李洁有些急了,他知道阿呆的傻劲一上来的话,谁也说不通的,「哈啾……「小姑姑,你把衣服脱下来,」阿呆看小姑姑不断颤抖只是说话,「小姑姑,你不脱我帮你脱下…」说着阿呆就要动手。
  「我、好,阿呆…阿…我脱下,小姑姑脱下,小姑姑自己脱,你让小姑姑自己脱…自己脱。」李洁看阿呆真的要动手帮自己脱衣服,一急把什么顾虑都忘了,慌不择口地答应下来。要是让阿呆为自己脱衣服,那就…就………太……阿呆一听小姑姑已经答应了,也没有动手,但却催促着:「那你快点,小姑姑,要不就感冒了。要快点嘛。」李洁刚才一慌,答应了阿呆脱下湿透的衣服,这时后悔来不及了,虽然自己也早就想的,但对着这样一个男人气息的阿呆,自己终究感到羞涩:「好好,小姑姑会脱下的。」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自己转过身子,告诉自己:阿呆是个傻子,什么也不懂的,什么也不会,不用怕。这样安慰着自己,脱衣服的动作不嫌慢了些。至于自己究竟怕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怕什么呢?阿呆是个傻子,又是自己的侄儿,有什么好怕的,怕什么?李洁一个一个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扣。
  刚刚把上身的所有衣扣解开,刚要把身上粘着身子的中衣脱下来,阿呆看了好久小姑姑都没有解下一件衣服,有些急又不耐地用手从肩把中衣往下一拉,想帮小姑姑脱下衣服。
  李洁没想到阿呆会拉衣服,顺势一带,褪下了中衣,身子也给阿呆板了过来。
  顿时,雪白的肌肤为洞增色不少,整个恍然一亮。
  李洁刚想说说阿呆:「阿呆你……」却看见阿呆两眼盯着自己的身子,脸上不由泛起一阵红潮,什么话也说不出口,把头低了下去,却瞧见了阿呆四角裤中央的隆起,身子不由一麻,她知道那是男人的东西。整个脸不由更红了,火辣辣的烧了起来,身子紧绷了起来。耳边传来了阿呆的话:「小姑姑,你真水!真香!」原来,阿呆一拉下小姑姑的衣服的,眼睛一亮,小姑姑整个肌肤让阿呆一愣:光嫩、雪白的肌肤上面泛着一种亮光,已经湿透了的水色肚兜差不多全透明了,几乎贴着身子,两个浑圆的乳房(在阿呆的想法只叫奶子)突突的胀起,像是要突围而出,中间两点粉红的乳头显得最为特别,细细的柳腰,红红的带子,下面的素裙粘着腿腰,里面粉红的窄窄亵裤也一清二白。扑面而来的处子幽香,也因为没有衣服的阻挡全部发酵出来,直钻阿呆的脑门,让阿呆脱口而赞。
  听着阿呆的赞美,李洁浑身感到不自在,连耳根燥红起来。浑不知该干什么。
  阿呆看小姑姑突然停下了,忙催促:「小姑姑,你怎么了?还有裙子和上面的衣服没有脱下叫呢?小姑姑、小姑姑?」「没,没什么,我,我有点凉了。」李洁一时找不到什么好的借口掩饰自己的失常,找了个烂理由来搪塞阿呆。她知道随便什么理由阿呆都会相信的。阿呆本就是一个容易相信人的人。
  一经阿呆的提醒,李洁知道自己的裙子还没有解下来就停止了,所以准备把裙子脱了就好了。她本没有准备把自己的肚兜也脱下来,虽说阿呆傻傻的,但如果把身体都裸露了出来,不知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再说自己作为一个长辈的也不能这样不知廉耻,在一个晚辈面前露出自己怕身子,特别是一个长大已经成人的晚辈,那有多荒唐、多淫秽呀。
  李洁轻轻的解开裙子的扣子,慢慢地把粘身的裙子褪下来。整个粉白的美腿没有了遮掩的累赘,完全呈现出来。粉红色的小亵裤包裹着隆起的小突丘,把个丰满的臀部浓缩在它窄窄的范围当中,显出了少女的性感,里面还馀下一些水珠,更增添了一份妩媚,一份诱惑。可惜这些我们的阿呆并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关心小姑姑有没有把衣服脱下来,会不会感冒了而已。他怕挨娘的骂,虽说娘很疼他,但骂人(与其说骂人,但不如说是在博阿呆的同情)也是蛮可怜的。他不想娘痛哭零泣、可怜地骂他。

  李洁突然想起自己正站在阿呆的正面,这样面对他不是羞死了?慌得她想转过身子去,背对阿呆。没想到一错脚欲转过身子里,刚才扭伤的脚突然痛疼袭来,一时受力不住,一个不稳身体向外倒向乾草。
  阿呆看着小姑姑突然间站不稳就要倒向外面,忙抽双手要把小姑姑拉住,双手从背脊搂住小姑姑,却不想慢了一步,从背脊滑过前胸,掠过乳房边上轻轻刮了一下,没有抓住身体却把肚兜抓到了,反而扯掉了肚兜,身子也被小姑姑一带,顺势扑向李洁。
  李洁还没有来得及想,两个乳房被阿呆轻轻地一刮,被电触般颤了一下,身子一阵酥麻,不料阿呆已经跟着压了下来。她知道阿呆想要帮自己却没想到也被自己带倒下来,这个意外谁也想不到,来得这样的突然,来不及细想,阿呆的双手刚好压在自己的乳房上面,被他一按,不由自主的「啊」一声。阿呆的整个身子已经伏在自己的上面了。一刹那间,一点声息都没有了,只馀下阿呆在惊慌中脱手而出的肚兜在空中慢慢地飘落下来,恰巧盖在李洁的面上。
  李洁不知所措的不知道该不该开腔说话,刚好肚兜盖在自己的面上,急中生智,头一偏合眼睛一闭装晕过去,什么也不用说了。
  阿呆一倒下,就感觉好像掉到一个轻绵绵的东西里,一定下来,才知道是握着小姑姑的奶子。便从奶子上划过,撑起身子坐在小姑姑的旁边。
  李洁虽然装晕过去,没法开口说话,但从乳房上面传来阿呆手指划过的一种舒服却不能也装感觉不出,这种奇怪地感觉让李洁的身子又颤了一下,口中不觉暗哼了一下。全身又是一阵麻麻的,浑身无力。
  阿呆看小姑姑摔下之后一直没有说一句话,忙出声问道:「小姑姑,小姑姑,你怎么了,没事吧?小姑姑,小姑姑…」李洁决定装晕过去,只有这样才能摆脱自己的尴尬,自己不用面对现实问题,才不用害羞。所以没有回答阿呆的话,也没有挪过一下身子,就只想让阿呆以为自己晕过去了。
  阿呆看到小姑姑没有出声,便双手按上小姑姑的身上却摇,无巧的,刚好按上了小姑姑两个奶子上:「小姑姑,你醒醒呀,小姑姑,醒醒,小姑姑,小姑姑,你醒醒啊。」阿呆不停地摇晃着李洁。
  李洁这下惨了,阿呆的双手一自己的双峰,身子为没来由的又一阵轻颤,却又让阿呆不停的摇晃,就像是在推拿她的乳房嘛,根本就是这样,可自己装晕过去了又不能出声叫他停下来。渐渐从乳房那里传来了一种酥麻的感觉,慢慢地扩散到全身每一处。苦的是自己已经装晕过去了,不能够出声制止,只好任由这种舒服泛滥,四处流动。
  阿呆看小姑姑没有什么反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会又推不挤的作弄两个乳房,摇动得埸厉害一些,要把小姑姑弄醒过来。没想到李洁存心让自己晕过去,说什么也不动一下,装晕到底。
  阿呆一慌,忙用手去探小姑姑的鼻头,他以前看过许多人摔倒之后不动了都去探一探鼻子,好像说有气儿出来就不会有事,是睡着了。(那是因为人们都知道他是个呆子,要不说简单明白一些,可够让阿呆烦他的)一探,热热的有气呼出来,阿呆知道只是小姑姑睡着了,没有事。便静静地看小姑姑睡觉的样子。

  李洁感觉阿呆探了自己的鼻子之后就没有什么动作了,不禁为自己装晕成功的计策感到欣喜。对阿呆这样的痴人,只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才会有效的。口中轻轻呼出一口轻气,整个身子也由紧绷着的神经松懈下来。可没过一会儿,身体又有了阿呆的触摸了。
  原来阿呆一静下来看小姑姑睡觉的模样,觉得小姑姑整个身子好水喱。以前都没有看过,真的很水很水,两个雪白的玉峰高高挺立,丰满厚实坚挺,两个粉红的花蕾突出傲人的姿态,阿呆听姨娘告诉过它叫乳头,小时候娘就是这东西喂大阿呆的可他觉得难记,倒像是姨娘常常带来给他吃的葡萄,所以阿呆管它叫葡萄;细嫩的肌肤一触即滑,又是那么的细腻;细柳的小蛮腰上一个浅浅的肚脐洞;隆起的桃源洞上托着一打粉红的亵裤,包着浑圆的美臀,密不透风;整具身子微微闪着一层亮光……(真是性感,太性感了)小姑姑、娘、姨娘、嫂嫂的身子怎么都不一样,她们的奶子也是不太一样的,上面的小葡萄颜色也是不相同的,嫂嫂的和小姑姑的差不多,娘和姨娘的差不多,真是奇怪,她们身子的味道也是不一样的,闻闻看看怎么样。
  阿呆把鼻子凑上李洁的身上去嗅,呼出的气息给李洁一阵骚,一种莫名的舒服。她告诉自己,不断的提醒自己,你已经晕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不清楚,什么………阿呆用鼻子嗅、吸摄着小姑姑身上的香味,不断地用它跟娘、姨娘、嫂嫂之间作一个比较,双手却去挑逗惹起自己兴趣的粉红色的小葡萄,轻轻地揉、捏、抚摸,不自觉地用上了从姨娘学到的「打架」技巧,不时地伸出舌头去舔吸小姑姑的身体。
  阵阵的麻从身上流传,李洁不由叫苦不迭。身上感觉骚入骨,偏偏自己已经装过去,不能动手制止,出声叫停,那种酥麻、又舒服的全新感觉令人坐立难安,又令全身愉悦和骚动不己。这种之入骨无法制止的奇怪折磨几乎让李洁忍不住要哼出声音了,但却刻意按下。她不知这种奇怪的举动引发的奇怪感觉什么时候阿呆会让它停下来,但自己觉得已经很难忍受得住了。
  其实,她哪里知道,阿呆并没有刻意这样子做,他只是一种习惯而已,这只是他和姨娘打架时养成的习惯罢了。他也常常用在了嫂嫂的身上,但嫂嫂并没有说不好,反而夸阿呆真行、真聪明。傻呆的阿呆以为这样子做对谁也会高兴的,只是把这种做法当做一种表现他「行」「聪明」的行动而已。只是苦了李洁这个待闺姑娘了。她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阿呆按着姨娘教给他的法子,双手由轻轻的搓、揉乳头渐渐加大力度下移目标,揉捏浑圆细腻的奶子,不时用手掠划到腹部然后迅速回归大本营;嘴巴也没有闲着,从腹下慢慢舔向玉峰,用鼻子边吸着处子幽香边喷出一股男子气息。
  李洁感觉身体越来越轻了,彷佛有什么从骨子里出来了,但却不明白那是什么,慢慢地从里面漫了出来。特别是从自己胸部两个圣地,和阿呆嘴巴接触的每一处肌肤,一种新奇的快感不断积累、扩散,越来越汹涌,那种愉悦越来越是难耐了。
  阿呆的嘴巴攀上了一座玉峰,另一只手磨娑着摸向腰际,转向臀部进攻,由轻渐重地抓、按、搓起丰满的臀肉。
  李洁整个身体都被攻了下来,一丁点儿力气都使不出来,任由阿呆在自己的身上随意肆啖,每一处肌肤传出的性感让李洁轻轻偷哼了一声,却又马上停住。

  心里清楚地感觉阿呆正欲脱下自己仅存的一条小亵裤,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连发出一点声音也无能为力,甚至不由自主地配合他轻轻抬起了自己的身体,从阿呆更容易脱下自己的最后一件衣物。
  明明知道这样不可以,明明清楚的感觉得到这样不对,明明自己可以发出声音作一个动作令阿呆停止这样的动作,可自己就没有这样做,偏偏没有这样做。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了?嗯…李洁又轻轻的哼了一声,专心的阿呆并没有发现。
  真好,这种感觉真好,嗯,这感觉真是太好了,我、我怎么了,我怎么想这些呢?
  我该叫阿呆停下的呀?我怎么了我?我???
  李洁脑中不断的交织着两种完全不同的想法,人神不断的交战,心跳跳得厉害。
  阿呆把小姑姑的亵裤除下,只见:新蒸出笼的馒头中央裂开一条迷迷的缝隙,粉红粉红的,四周几根柔软的杂草零散的四下分布,杂乱无章,却增添一种美雅,水迹未乾的桃源幽路和亵裤馀下的几滴水珠,把个小山丘点缀得更为诱人,让人一时汹涌彭湃,气血冲脑,忍不住想一亲芳泽,霸王硬上弓。
  阿呆素手探幽径,手指轻轻缓缓掠过桃源,指尖触掠嫩肉。李洁全身轻轻一颤,神智不由一清。自己不能这样,不能和阿呆这样,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
  那是多大的罪孽呀?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多淫贱!不能这样,不能和阿呆这样的,不能,不行,不能这样!………「嗯。」李洁假装自己刚刚苏醒过来,轻扭了一下身子,「我怎么了阿呆?
  阿呆,你、你干什么?阿呆你在干什么?」她拿掉盖在头上的肚兜,假装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惊讶的叫出声,「阿呆你干什么呀?我是小姑姑,你干什么?…」阿呆发现小姑姑的身子动了一下,口中嗯了一下,抬头一看,小姑姑的脸红红的:「小姑姑,你好水!好好看耶!真水!」说完又埋头苦干起来。虽然耳边传来了小姑姑听来惊讶的声音,但阿呆不以为然。
  李洁没料到她醒来后出声的结果是这样,一点牵制的作用都没有。这时她才发现,自己忽略也一个地方:阿呆是个痴人,本不能用正常人的思想去对待他的呀。她试图挽回最初的错误:「阿呆,你不能、不能这样做的。阿呆,听话,听小姑姑的话,你不能这样做的,乖乖乖、阿呆乖乖。听小姑姑说,你不能这样对小姑姑的,你…嗯…你不能这样做的…嗯,你不能这样……」阿呆并没有听小姑姑,努力地逗弄桃源幽径,抓、撑、划、挑竭尽所能的继续他的一切动作。身体感觉到的舒服让李洁不时的打断了说话。她觉得说话对阿呆来讲已经没有一点用处了,只有制止了,用手去制止阿呆这样让自己越来越软弱的动作。
  阿呆听着小姑姑发出了和嫂嫂初初打架时一样的声音,一回想,整个身子也顿时热了起来,下身猛然一胀,热血溢满了整根肉棒,把四角裤撑起了一片天,浑身血液加速流转。李洁的这种无意的声音挑起了阿呆的性感,身体的欲望迅速被点燃起来。动作也越来越有力,特别是那只在洞口偷袭的手,进行不定点突破:有时拔弄杂草;有时扣挖山泉;有时轻撩大腿的根部;有时掠过菊穴……新奇的刺激不断的挑动李洁的性感,煽动她的欲望。
  李洁越来越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口中开始微微哼出声音了,阵阵的挑拨勾起了李洁深藏的每一个性感细胞,偏偏脑子里却是清楚认识到这么做是不可以的,却又好想享受多一会。这种既想又怕的心理,放纵了阿呆。
  阿呆弯过身体,开始把头移向小姑姑的大腿根部,侵略小姑姑最为隐密的性感地带。
或许您还会喜欢:
冤罪的皇女《完》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1
摘要:皇女归国“这样的证据面前,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国的政务厅里,一个高贵典雅的年轻美女正站在桌前,从着装上来看,她出身高贵,黑色白底的搭配感觉端庄。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她都是一个最为上品的高贵美女,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细腻肌肤,却又有充分的锻炼,从而让白裙之下的美腿显得修长而迷人。她的头发是和她的长相一样温柔的淡色,上面还插着一根白色翼形的发夹,更显迷人。 [点击阅读]
对不起,莱菊夫人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20
摘要:我叫阿坑,同伴们都叫我老坑,我是冰龙城一名默默无闻的士兵。不过在昨天,我刚被提升成为了城主的近卫兵。今天就走马上任了!近卫兵比起普通的小兵来要轻松许多,而且军晌也高了许多。我的一些老兄弟们在听到我当了近卫兵后,全都羡慕的要死!不仅仅是因为近卫兵军晌高,工作轻松。最重要的一点是——当了近卫兵后,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在城主和城主夫人的身后。每天都可以看到我们冰龙城之花——城主夫人莱菊。 [点击阅读]
桃杏深宫(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39
摘要:(一)「把他拉下去,斩首!」一声怒吼,就像一声惊雷,炸得个周跛子三魂飘飘、七魄渺渺,他只得觉得浑身无力,双膝发软,眼前一黑,几乎要倒下去……四只大手有力地插住他的胳膊!周跛子睁眼一看,只见两个武士正架着他拖下堂去……「拖下堂去,就要挨刀了!」周跛子死到临头,真的是狗急跳墙,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两手用力一撑,推开两值武士,回转身来,一拐一拐,又向堂上奔去……两个武士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抓回周跛子, [点击阅读]
蛋王
作者:蒙古小哒子
章节:667 人气:2
摘要:(这是一个发生在球地星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世界死亡率最高的格斗比赛是什么?泰拳比赛?自由搏击比赛?无限制格斗比赛?这些比赛的死亡率的确很高,但和黑市拳赛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世界顶级的黑市拳赛几乎从来都是100%的死亡率。任何参加黑市拳赛的拳师,都无法保证自己能活着走下擂台,最起码在五年之前是这样的。 [点击阅读]
微信让我不能自休《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37
摘要:2月份左右,小弟的手机一直处于瘫痪状态,正琢磨着换款手机呢,同事拿着新买的手机整天在办公室内摇啊摇,小弟不经好奇,打听了才知道原来这是微信,同事没事正拿着在交友呢!!听同事说,他已经成功了好几回了,不仅方便,而且成功率高。为此,小弟也一时冲动,马上在网上订购了一款小米。 [点击阅读]
晒台《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8 人气:6
摘要:属于都市的狂欢随着午夜的来临拉开了序幕,在这个混乱的小城市,唯一的警察局修建的金碧辉煌,高高的楼顶上,可以轻易的俯瞰整个城市的肮脏。天台上面风很大,也很空旷。显得很冷。但她却很热。身上很热。应该是酒的原因。在办公室里她就喝了四瓶,第五瓶还拿在手里。虽然只是最普通的那种啤酒,但她酒量一向不好,这第五瓶还剩半瓶,她就已经脸红得像秋天的苹果。像是秋天的苹果一样的当然不只她的脸。 [点击阅读]
逍遥《完》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0
摘要:第一章逍遥楔子我从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惟有我家的爹爹长得比女儿还要出色好看又夺目无比。垂眸懒洋洋的瞧着死气沉沉的清澈水面上倒印出的那张面容,精致无双,眉眼漂亮,鼻梁挺直,嘴唇虽然有些过度的嫣红,可唇形菲薄诱人,精美的五官组成一张虽然没有生气却仍是过分漂亮的面容。撑着下颌的手背感触的肌肤是至嫩滑顺,双目所及的皮肤的颜色过于的白皙晶莹,加上纤细又娇小的身躯,半点儿也不像个男孩子。这让我很郁闷。 [点击阅读]
激情海盗《1-10章完》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8
摘要:第一章蓝天白云,清风徐徐……这天,华瑟达私人港口的工人也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从清醒开始便处于忙碌的状态中,有的将船柜中的东西分装各马车,再转载到各地的市集抛售;有的将限期的渔货快速盛装起来,送往附近的渔市场,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整个码头弥漫着皮革、毛料、干货等杂物混合的气味,更有不少挑选货物的大商家穿梭其间。这样熙来攘往的热闹情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可以想见这个城里的居民多是赖此为生。 [点击阅读]
人心鬼《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0 人气:4
摘要:阳光,神社。和煦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温柔地打在山内的神社之中,将这个古老而寂静的场所装点得温暖无比。而在神社之中,一个美丽动人的少女正在自已的房间,对着镜子打扮自已。「肌襦袢和绯袴,不行,还是打扮得漂亮一点吧。」少女将手中的巫女服放下,换装一套樱花色的和服,然后比试了一下。 [点击阅读]
春梦《完》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2
摘要:夕阳斜下,漫天的火烧云,红的妖艳。参天的古树,浓密的枝桠遮挡着大量的阳光,致使这炎热的夏天也不会让森林里的人感觉不堪忍受。更何况,还有潺潺流动的清凉溪水,如玉带一般缠绕在森林中,给因浓密而显得有些沉闷的森林,带来了一丝活力,几许清凉。在森林深处,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坪,美丽的野花、飞舞的蝴蝶、加上那清凉透彻的溪水,宛若人间仙境。草坪上,面对面的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手中还持着一把镶玉石的宝刀。 [点击阅读]
家丁绿帽之杨纷乱入《完》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22
摘要:雾气蒸腾,水烟迷漫,白玉池内,温泉滑脂!安碧如握着一块香胰,在丰曱腴玉嫩的胴曱体上,轻柔细致地搓曱着、擦着。而她的一身冰肌雪肤,竟似比砌成池子的白玉更加雪亮富于光泽。光阴流逝,并未在她三十余岁的肉体上留下丝毫岁月的痕迹,仅仅让她越发地性曱感诱人,充满成熟尤物的魅力滋味。也难怪,苗寨圣姑所修之秘法,能保青春不老,修习之人,便是生命完结之时,亦是双十少女模样。 [点击阅读]
迪莉娅的腐化(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12
摘要:林雷已经在外连续修炼快一千年了,一千年没有和林雷做过的迪莉娅早就已经欲求不满了,特别是最近一年,不知怎么的迪莉娅发现自己的欲望特别旺盛,从一开始几个星期一次,到后面一个星期一次,一直这个星期基本上一天就会一次。着让迪莉娅感觉很迷茫,以前虽然也手淫过,但是基本上是一个月才会进行那么一次。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迪莉娅决定去四神兽家族的书楼看书。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