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呆瓜阿福《全本》 - 呆瓜阿福《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了的,是个美人儿,而且,阿呆是个傻呆的人,不会说假话,无疑中,自己的相貌确实是骄傲的。所以在自己的心中不由有种欣喜、欢快。每个女孩都希望自己是最美的,得到别人的肯定。可是,这又如何呢?没有人喜欢自己、没有哪个公子哥们到门上来提亲,也没有听到哪个公子哥们赞美自己,除了傻傻的阿呆之外。
  要是…要是……李洁没来由的在心里升起一个奇怪地念头:要是…要是阿呆是别的公子哥们有多好啊!要是…要是阿呆是喜欢自己的公子哥们那该多好呀!他说这样的话赞美自己,有个这样的公子哥们从他的嘴里说出这样让自己喜欢的话,那有多好啊!
  阿呆、阿呆,李洁不由抬头望向阿呆,看着那张脸,除非别人说破,否则谁了不肯相信这样俊的一个人竟会是个痴呆的人。望着阿呆那张英俊的傻脸,李洁不由入了神、失了神,整个思绪飞了起来。
  「小姑姑,快看那边。看小姑姑,那边好多好多的蝴蝶。它们在飞耶。好多好多,好好看喔!」阿呆突然望向西边,那里许多蝴蝶正在自由自在地飞着。
  李洁神游的思绪经阿呆这样一叫,醒了过来,朝着阿呆的手指头看去,真的有好多好多的蝴蝶飞舞着,很惹人爱。她知道最快乐的时间就要来临了。到现在来后山这么多次,只有几次的时光碰到了蝴蝶,而每次碰到蝴蝶都是他们俩最为快乐的时候。他们可以忘情地追着蝴蝶跑,绊倒了会打翻滚,甚至两个人碰倒了,搂着一起打滚儿;累了就躺在树阴下,望着蓝蓝的天空,数着树上的树叶子,细细说说追蝴蝶时发生的事,有时俩人也会傻傻、不知为什么的一起笑了起来。
  不知怎的,这个时候的她总是最为快乐的。以前父母陪在身边时了没有这样快乐,总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似的,但到了这里却可以什么都不去想,也什么也不会去想,亲近大自然,只觉得整个人都充满了活力,充满了青春的朝气。
  李洁眼睛看着阿呆在那边追扑蝴蝶,心里不断地回忆着以往和阿呆一起的美好时光,脚下忍不住,双手抓起裙摆,碎步小跑着也向蝴蝶跑去。
  刹时间,一片绿野的山间空地上,不时传来了姑侄俩愉快的笑声。那笑声在这样空旷美丽的野地里,显得那么的清脆悦耳。(这里就这样写好了,太多的话,我可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写的是什么了。就止打住,切入主题吧)。
  …………老天真的是不能得罪的,因为它不会对你客气的,想翻脸就翻。这不,阿呆与李洁也没有得罪它,但它一样对他们不客气,说变就变了。是嫉妒他们愉悦的笑声,还是老天看他俩的感情如此之融洽和谐,是不是也动心了呢?
  反正不知是什么原因,一碧千里,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间下起了不小的阵雨来。事先没有预兆的、这场雨让欢乐中的姑侄俩不谛泼了一阵冷水。阿呆和李洁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上的衣服一下子就被淋湿了。
  「啊!!!怎么下雨了呀!」李洁赶紧回头,抓起裙摆直往家里方向跑去,才迈开几步,突然回过头来唤阿呆:「快跑回家,阿呆,下雨了,不要给淋生病了。快点跑回家里去。」阿呆并没有显得那么的慌张,这样的事情他已经遇过几次了。「小姑姑,我们不用跑回家里去的,小姑姑,我知道那边有个山洞,里面干干的,我碰到雨都到那儿去躲雨的。」阿呆说着,没有听李洁的话,转身向山那边跑去。
  等李洁听到阿呆的声音回过头再望时,阿呆已经跑了一段距离了。李洁见阿呆不但没有听自己的话,反而向那边跑,不禁有些生气又担心的转身也跟在阿呆的后面跑去。好在阿呆并没有跑得太快,自己还看得到阿呆的身影。

  「阿呆,你等等小姑姑,不要跑太快,别给摔了。阿呆……」阿呆听着小姑姑的话,放慢了速度,但依旧朝着山洞。上一次一个人忘记到洞里先弄乾衣服,湿湿的跑回去,结果给娘骂了,这次如果也这样回去,娘一定也会骂的。说什么也不能湿湿的回去,阿呆在心里想着。
  李洁看到阿呆放慢了速度,不由一喜,想跑快一点,对不定追上了阿呆可以把他给拉回去。跑着跑着,突然看到自己的裙子早已湿透了,紧紧地粘在身上,望了望上身,也一样都被雨给淋湿了,贴身的衣物也若隐若现的。要是这样回去的话,被人看到好多狼狈呀。李洁脑海转着,转着,下了一个决定。先跟阿呆去山洞里避避雨再说,要是这样回去的话太尴尬了;倒不如和阿呆先去山洞,之后再想有没有其它的办法。总之,心里下了决定,一定不能就这样湿湿的回去。
  这样想着想着,李洁决定和阿呆先到洞里躲雨,等雨停了再回去。一个不小心,脚踩在一个小坑里,给轻扭了一下,隐隐的有点抽痛;幸好不会太痛,还能走路。忙望向前方,怕万一不见了阿呆可不好办。只见阿呆在前面四十米处转了个弯,急得李洁不住的叫喊:「阿呆,等等小姑姑,等等……」阿呆听了后,回头在转角处大声告诉小姑姑:「小姑姑,转…转过弯前面就看…看得…到了。」跑了一段路,阿呆有点气喘了。看小姑姑跑得那样辛苦,便停在转角的地方等小姑姑。
  李洁看到阿呆在转角处等着她,心里不由一阵高兴。总算没有白疼他。加快脚步一口气跑到阿呆的面前。
  阿呆看小姑姑跑到自己的面前来了,反转身子抬腿向洞口跑去了。
  李洁气喘吁吁的,还来不及同阿呆说话,便见这个傻侄儿又转身跑了。好在洞口已经看得到了,也不怕找不到阿呆,不知他在哪里了。只是心里有些失望,自己也说不清是什么。可一想,他终是个傻傻的人,自己又哪能对他要求太多呢?
  眼看前面就是山洞了,阿呆好像在洞口的地方等着自己,不用那么赶了。李洁心里这样想,也不慌不忙的提起脚步。
  只听见阿呆在那里喊着:「小姑姑,我说有山洞,没有骗你的。真的有山洞的呀。」阿呆站在洞口对小姑姑说,想证明自己真的知道这个山洞的,没有骗小姑姑。
  确实,这个山洞比起回家的路确实近了许多。李洁望着前面的山洞心里想着。
  她倒不怀疑阿呆对他说的话:阿呆从来都不骗人的。或许就是叫他骗也不知道怎么骗吧。傻的人应该都是这样的吧?到了洞口时,阿呆指着洞口一块平石上的苔藓对李洁说:「小姑姑,那儿滑,不要踩在那上面了。上次,上次我踩在一面给摔了一跤,屁股好好痛哦!」阿呆有些怕怕的提醒小姑姑。
  还好,要不是阿呆提醒自己,还真是要踩在上面走进去呢。听着阿呆对她的提醒,李洁把刚才对阿呆的一丝怨气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李洁跟随着阿呆走进了山洞里。里面还真的挺可以的,李洁看了看洞心里说,虽然外面在下着雨,但由于洞的位置比较高,里面挺乾燥的,不失为一个躲雨的好地方。
  「阿呆,你怎么会知道这个洞的?」李洁好奇的问。凭阿呆,李洁很难想像这是阿呆找到的。
  「小姑姑,那是我追小兔子才发现的。」阿呆不无高兴的炫着。这洞,要不是小姑姑,我、我才不让人知道呢。我还铺了多多的乾草,玩困了,我来这里睡下,谁也找不着,谁都找不到我。
  阿呆边说边往洞里走。李洁也随后跟着。
  到了里洞,阿呆对小姑姑说:「小姑姑,你在那边,那边草好多,好软,我最喜欢在那边坐了,屁股软软的坐着,好舒服的。小姑姑,那边就给你坐了,我在这边就好了,小姑姑。」李洁听着阿呆对他的关心,心里感激不已。阿呆这个傻侄儿,傻虽傻,但还很可爱的,知道让我好,总算不太傻,没有白护着他。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情绪,在心底深处好像有种喜欢这样为自己着想的感觉,只是自己也不明了。李洁知道傻如阿呆说出来的话,绝对是十足十真的,因为像这样的痴人并不会说话,更不会想讨人的欢心了,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出自心底的真话,没有一丝掺假的。

  这样任思绪乱飞着,抬起头却见阿呆正在脱身上的湿衣服。李洁吓了一跳,高声叫:「阿呆,你干嘛?你在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呀?」阿呆也给小姑姑大声问话吓了一下,愣愣的回答:「小、小姑姑,我把身上的湿、湿衣服给脱下来呀?要不,穿在身上会被冻哈气的(哈啾),会感冒的,那会给娘骂的。上次、上次我就给娘骂了,还两天不准我出来玩呢?又给我喝苦苦的药!娘告诉我,要是再给雨打湿了,就要找没雨的地方把衣服脱下来把水拧乾了,莫让冻感冒了。娘还教了我好久呢。衣服是这样拧乾了,娘还把衣服弄湿让我拧了好几次,我学会了,娘还说阿呆聪明呢!你看,小姑姑,看阿呆拧衣服!」阿呆说着说着,把娘教了拧衣服的历史都搬了出来,还把娘哄他的话当成了夸他的!一边还要向李洁炫耀,边说边做起来了。
  李洁不禁暗自为自己的心慌叫屈。自己是怎么了,阿呆是个什么都不会多想的呆人,自己怎么老犯毛病呢?真该死,太羞人了。嘴里无半点意识地嗯了一下,表示回答了阿呆的话。
  阿呆看着小姑姑,觉得不点儿怪,可又说不出来。想起湿湿的衣服还没有脱下来呢,忙着脱下自己的衣服。刚了动手,想起小姑姑也跟自己一样,衣服也被淋湿了呀。嗯,也叫小姑姑把衣服脱下来拧乾:「小姑姑,你的衣服也湿了呀,你不脱下来拧乾它吗?会感冒的。小姑姑,你也脱下来吧。小姑姑。!」「不不、不用了,小姑姑身子不会冷,不脱了。阿呆脱就好了,阿呆脱,小姑姑不用了。」李洁一听,自己要是和阿呆一样脱下湿衣服,不什么给看了吗?
  慌得脱口而出。虽说阿呆是个傻人,但自己一个大姑娘家,总要一点矜持,不能跟阿呆一个傻样,再说让自己在人面前显露身子也怪害羞的,羞死人了。所以慌不择口就说了出来。
  阿呆不再管小姑姑了,必竟他只是一个傻人,不会想太多,不知道怎样关心人。反正按他自己的想法很简单的,想就做,不想,自己就不做,要不就闹闹。
  听了小姑姑的话,阿呆也没有多想,依旧脱他的衣服。只一会儿,就只剩下一条四角底裤了。忙把自己的衣服拧乾来,拿到早已准备好了的、闲置在洞里的树枝上晾开。
  李洁看着阿呆比较别扭的脱衣服、拧衣服、但又神情认真的动作,想笑又不忍笑出声,到了最后,不禁为阿呆憨直又让人说不清同情或可爱或是佩服的行为触动,反而认真观看起来。这样的人,这个傻侄子,要是不傻那有多好呀!心里不由泛起这样的想法。
  认真看着阿呆的每个动作,李洁觉得都是那么的让人心疼。呆呆的动作里透出的是一种倔强、一种李洁也想但却做不出的勇敢。李洁不由自主注视着阿呆的每个肌肉的活动,看着阿呆宽大的背影,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可靠。
  阿呆晾好了衣服,走向李洁。这回李洁没有刚才那样的紧张和不自在,但一样也忍不住问阿呆:「阿呆,你干嘛呢?」「小姑姑,好冷啊,你那背风。以前我常常在你那等衣服干的。」阿呆边走边说,「小姑姑,你衣服跟阿呆一样湿了,不会冷吗?感冒的话娘要骂人的。」阿呆用自己度着小姑姑,还傻傻地替李洁着想呢?

  傻人就是傻人,他就不想想自己多大了,长得都比我高了一个头了。我一个姑娘家,能和你一个大小伙一样光露身子吗?这不羞死人了嘛。李洁想着,阿呆已经走到跟前来了,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地方虽说背风,可也不大,容两人刚刚好。自己这样面对阿呆,感到一阵的不自然,讪讪的。李洁觉得尴尬,走了背风处,避开了阿呆。
  阿呆觉得一阵淡淡的幽香柔柔扑鼻而来,却发现小姑姑走了出去,奇怪的问:「小姑姑,你怎么了?」「没有,小姑姑想在外面站站。」李洁有些惭愧地说着慌,掩饰着自己离开阿呆的真正原因。她可从来没有骗来阿呆的。
  「外面有风,你不冷吗?」阿呆刚说完,迎面一阵风直扑而来。李洁刚想回答:「不……哈啾、啾…」打了一个冷颤,拖了很久,还很大声。任是阿呆再怎样的白痴也知道小姑姑受凉了。一伸手把小姑姑拖到自己的跟前,只觉得淡淡的香风又回到了自己的鼻子里头。阿呆知道这样的香味,娘有,姨娘有,嫂嫂也有,现在小姑姑也有的,只是都不大一样。
  李洁被阿呆一拉,扯到了他跟前,脸上顿时热辣辣的,好像有什么在烧一样。
  这个傻瓜,他怎么知道自己原本就是要避开他的呀。怎么把自己拉回来了呢。
  「阿呆,放在小姑姑的手,小姑姑到那边去站。快放开,听小姑姑的话,阿呆乖乖的,听话喔。」用力想要挣脱阿呆拿着自己的手,却反而好像贴阿呆更近了,怎么也挣不脱开来。
  阿呆手抓着小姑姑的手,感觉得到小姑姑身子微微的颤抖,知道小姑姑冷了,放开手,自己跑出外面去,边对小姑姑说:「小姑姑,你在那站,阿呆到外面站好了,阿呆不冷,小姑姑身子衣服都湿了,小姑姑会冷,让阿呆在外面,小姑姑在那好了。」李洁没有回阿呆的话,她想阿呆说的或许对的,他的身子干了,也没有湿衣服,比较不会冷吧。再说,自己也真的是很冷,身子刚才被风一吹起了好大一层鸡皮疙瘩,努力只让自己轻轻的抖动。于是,便也就任由阿呆在外面站了。心中对阿呆的这种关怀却有一种感激、幸福。刹那间只觉得阿呆真是一个体贴的人。
  可是没多久,她就知道自己刚刚错了,只见阿呆在外面走来走去的,还时不时的跳上跳下的。她知道那是阿呆不自觉地用活动来保持身体的暖和。心中对阿呆涌起一种爱,一种酸楚:「阿呆,你来小姑姑这里吧,在外面冷,到小姑姑这边来。」阿呆也是冷得不行了,正靠活动身子来取暖,突然听到小姑姑的召唤,马上跑了过去:「嗯,好。」李洁被阿呆带来的风一吹,打了一个寒颤,又起了一阵的鸡皮疙瘩。阿呆一时还不停不下来,抖动着身体。煽动的风让本来就冷得硬挨的李洁颤抖不已,接连打了几个喷鼻:「哈啾……哈啾…啾……」阿呆停下身子:「小姑姑,你受冷了,不把衣服脱下,会感冒,娘会骂人的。
  小姑姑,小姑姑。」「不用、不用,过一会儿就没事了,哈啾…,过一会就没事了。」李洁忙不停地说不用。却一连又连打了好几个冷颤:「哈啾哈啾、哈…啾……」「小姑姑,你要把衣服脱下来,要不真的会感冒的,上次、上次阿呆就是这样感冒的,阿呆那时也没有脱下衣服,就感冒了,小姑姑,你定要脱下湿湿的衣服的,要不真的感冒的,娘、娘会骂人的。」阿呆看小姑姑接连不断地打喷鼻,跟自己感冒那时一样,急急地告诉小姑姑。<
或许您还会喜欢:
《表姐的真实往事》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68
摘要:事情要从十来年前说起了,当时我还住在我家老屋。那不是像现在的单元楼,而是栋老房子,我家在四楼,这层楼共住了两家,前面是两家的正房,每家各有两间,外面有间公用的堂屋连着楼梯,接着是一条过道,过道上依次是一个水池、我家的一间后屋和两家公用的厨房和厕所。表姐名叫左巍,1967年9月11日生,大我9岁,我喊她巍巍姐姐。小时候表姐一直随参军的父亲在北方,大概在我上小学三年级时间,被送回武汉,来到我家。 [点击阅读]
同事韩惠惠《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63
摘要:我在公司里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她叫韩惠惠。惠惠大我三岁,并不是很漂亮,但是却是个性格很温和,开朗的女孩。在一次公司安排的培训里我们认识了。她是老师,我是学生。我对惠惠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一个很直率的人。不像有些绿茶婊那样喜欢装腔作势,她有话直说,爱恨分明,有时候还带着点爷们气的性格逐渐打动了我。惠惠大概1米6左右的身高,身材略显丰满,但绝不胖。胸部至少在C以上,但是从身材上看应该不会非常挺。 [点击阅读]
女王的新衣《完》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53
摘要: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小很小的王国里面,住了一位很漂亮,很任性而且有点笨的女王。爱美丽的女王一天到晚都要求王宫里的裁缝师设计各种美丽的衣裳,让她可以无时无刻,何时何地也能换上美丽的华服。当然,这样奢华的生活,让王国的人们都不轻松,特别是王宫内的人天天也要想办法服侍女王,更倦。点子再多,花样再妙,总会有看厌的一天;裁缝师们再努力也好,脑中的创意也不是无限多。某日,他们把刚做好的新衣拿给女王看。 [点击阅读]
侠骨柔情《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39
摘要:第一章、别离秦岭,古木参天绵延千里,湖泊如镜,飞瀑如云,奇峰怪石数不胜数,自古以来便是一个充满神话色彩的地方,尤其她的最高峰太白山,更是直逼高阁诸天,如仙境一般让人流连忘返,处处透着一股神秘。云雾掩映之间,七座山峰时隐时现,偶尔露出冰山一角,也似漂浮在云海之上,知名不知名的千年古树布满山间,巨大的树冠连在一起,甚至难以看到底下淙淙的河流,时不时会出现一声猿啼鹤鸣,一派仙家福地之气。 [点击阅读]
网吧碰到的美眉《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5 人气:29
摘要:昨晚小猫家里停电,就到离家不远的XX网吧包夜。我比较喜欢舒适感,所以买了包厢的包夜卡。这家网吧的包厢都属于情侣专座,如果碰到人多的时候,单人就必须给情侣让座。挺人性的小猫看着人不多,估计也不会有情侣会把我给挤开^_^找了个靠边的包厢,坐在外边的座位,这样别人看到我通常也就不会再进来了…选靠边的是因为晚上如果想看A也就不会要左右顾忌^_^男人嘛=. [点击阅读]
女公务员的婚外情《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69
摘要:曾经,我绝对不相信婚外恋这种事情会与我有关。我出生在书香门第,家道虽已没落,但父亲对我的家庭教育却历来是十分严苛,以至于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是绝对传统的。但如果有人把“轻薄桃花逐水流”来比喻成女人,我却肯定是不会反对的。 [点击阅读]
自慰沉伦《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33
摘要:(1)我叫小月,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OL,我要写出我从不会自慰到极度疯狂自慰的世界当中那一个历程。我有一头深黑色的长发,168公分的身高,34C傲人的胸部,23寸的小蛮腰,但是戴着一副呆呆的眼镜而且穿得很保守,让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乖乖牌,而我一直都是,直到有一天……我住在一个自己租的小公寓里,平常的日子就是上班下班、逛街、看电影,而因为我太过文静,导致到现在都还没有男朋友。 [点击阅读]
成熟美妇与青年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29
摘要:在别人的眼中,李娜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能干的老公和乖巧的儿子。但是李娜并不这么认为,应该说李娜的老公确实很能干,令李娜的物质生活过得很好,但是对于一个42岁的女人来说,一个月一次甚至两个月一次的性爱实在是太少了。李娜很空虚,很寂寞,尤其是下面的肥逼,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更是感到特别的空虚。终于,李娜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的丈夫和她年轻的秘书厮混在了一起,她坚决的和她丈夫离了婚。 [点击阅读]
姐夫不在家《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26
摘要:我有一个姐姐,长的真是美极了,乳房大大的,屁股浑圆的,一双玉腿又很修长真是迷死人了。我总是把她当成我和性幻想对像来手淫的。这天我来到姐姐家,姐结婚才一年多,正好姐夫出差去了,就只有姐一个人在家。天气很热,姐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丰满的乳房高挺着,两个乳头清晰可见。下面的三角地带隐约可见黑黑的阴毛。因为我是她弟弟,所以姐也没有觉得不自在的。可是这样却要了我的命。 [点击阅读]
退休的王阿姨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23
摘要:这是我在绿湖遇到唯一的一个老女人,虽然已经不漂亮了,但与她玩的经过还是很有趣的。一天中午,在密林深处的湖岸边独自游荡的我,发现不远处的石凳上,坐着一个身着粉红色衣裙的女人,这女人侧背对着我,个子很高,肩膀尖瘦,感觉不算丰满,长发齐肩,但有点杂乱,象是个家庭主妇。我在远处观察了几分钟,见她不像是在等什么人,决定过去试试运气。 [点击阅读]
迟来的娶亲证《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62
摘要:“妈,高兴吗,这是咱们的结婚证书。”我怀中抱着母亲肥美的身子,看着刚刚从民政部门办回来的结婚证书心情激动的对母亲说,此时的母亲眼眶中早已被激动的泪水所模糊,她的脸上泛着激动、幸福和略带羞涩的红晕,“这是真的吗?我有点不敢相信,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是真的,不信你看看这红红的印章。”我们深情地对视着,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热烈的吻了起来。 [点击阅读]
成熟的女人最有味《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7 人气:19
摘要:那段时间,女朋友不在,我是白天上班,下了班我很轻闲,通常会上网泡着。那时上网几乎没有特正式的目的,基本上先看看新闻,然后玩会游戏。其它很多时候是开着QQ,再进一个聊天室,起一个名字挂在那里。我和她就是这时认识的,网上。我的网名叫那一刻的情,她叫月儿(名字我得替她保密哦),34岁,也许我们都不该称为网友,因为我们只聊了一晚,是通宵。我们以后的联络是短信,电话。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