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呆瓜阿福《全本》 - 呆瓜阿福《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裤子、上衣。自己也慌乱的赶快脱掉衣服。
  「阿呆,你爬上床去,躺在上面。」张娇唤起阿呆。他以为阿呆只是看了而已,不可能知道怎样做爱性交,只有自己采取主动来教导他。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倒浇蜡烛」。只有这个方式是可以最明白告诉阿呆的。也是可以是了让自己幸福快乐的。
  阿呆很听话地仰躺在床上,张娇爬了上去,移跨在阿呆的下身,用手握住阿呆的大肉棒,对准自己流着淫水的穴口,慢慢的坐了下去。她知道,阿呆的家伙比起家里没用的那家伙足足大了有一倍,冒失的抽进出的话,自己可会受伤。
  阿呆静静的躺着不动,张娇把自己的身子缓缓地往下压,从淫穴里抽进去的家伙实在太大了,把自己的小穴都撑得有些胀痛,可长久以来没有充实过的那种空虚却完全消失了。取代的是那种胀胀痛痛的舒服。被大肉棒磨擦着自己阴唇阴壁、那种酥酥麻麻的舒服从未有过。实在无法想像。在这样傻呆的人身上竟长着这样一根惹人爱的大家伙,「喔……嗯……哼……太棒了……太舒服了……哦……阿呆的肉棒进入了张娇娇小的阴穴里,虽然也很胀,可是龟头磨擦带给他舒服感受,也很受用的静静躺着。
  张娇慢慢、一寸一寸地往下压坐,终于抵到了穴底,可是手里摸着的阴茎还在一截在外露着,抵达子宫的感觉带来她一阵麻麻的,从那里传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迅速的曼延着。「啊……喔喔…哼……哼嗯………」她开始轻轻缓慢地上下起伏,磨擦肉棒带给她的快感。同时放开手,牵引着了阿呆的双手,拉到自己的乳房,按着阿呆的手用力的搓自己的乳房。阿呆也配合着张娇的行动,张开手指握住两个乳房,受着张娇的牵引,开始推挤姨娘的软软绵绵的白乳。
  「喔……阿呆……喔……真行……再用点……用点力……喔……啊……」张娇不停地把身子上下起按。两支手也不停地按着阿呆的手捏压乳房。「喔……啊……啊……喔……太美了……好久……没有这……这么舒服了……喔……」淫穴里慢慢地流出淫液。
  淫液润滑着大肉棒,穴内的磨擦越来越顺畅了,张娇不自觉的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啊……啊…喔……喔……阿呆……你好……好棒……喔……啊……弄得……姨娘……姨娘好舒……舒服……啊……喔……喔……「阿呆,……你把……屁股……屁股向上……翘起……用力……向…向上……翘起……啊……对……对对……就这样,……太好……了……啊……喔……翘…翘起……就是那样……啊……那……那里……用力……用…力……啊……啊喔……」阿呆听着姨娘的指挥,奋力抬高自己的屁股向上。「啊……快了……啊……喔……喔……哼……美……美死……喔……啊……」张娇突然感到一股尿意,要泄了,她知道自己要泄了,她把身子向前倾斜,手按在阿呆的肩上,迅速加快抽动,随着肉棒磨擦带来的强烈刺激,全身迅速紧崩收缩,一股快感油然而起:「喔……啊……啊…啊…啊…喔……死了……泄……泄了……美……死了……泄了……」张娇突然身子软软地盖在阿身上,用手抱紧,抱住舒服的安全感。她感到从未如此的快乐,整个身子好像已经蒸发掉了,没有一丝丝的力气,飘飘地像神仙一样游着转着。
  阿呆只觉得龟头那里好像流出了一些水来,像和娘打架时一样的水,可是那时和娘一样,阿呆也会喷出白白的尿来的。突然感到姨娘有点不对,怎么不动?
  肉肉那里还胀着难受呢,还没有变软,还有力气呢。「姨娘,你怎么不动了?姨娘。」张娇酥软的贴着阿呆的身子,惰惰又高兴奋的说:「姨娘泄了。姨娘没有力气了。」「姨娘,我的肉肉鸡巴还没有软呀,我还有力气,你看还硬的难受呢。」阿呆突然翻过身子抽出肉棒,露出生气依然,雄赳赳,昂首挺胸的大家伙。

  张娇望着这雄伟的阴茎,舒服的说:『「阿呆,你让姨娘太舒服了,你太厉害了,阿呆。姨娘好舒服喔。嗯!」张娇感觉到阿呆的肉棒抽出来后的空虚,知道阿呆还没有泄。「阿呆,你先不要抽出来,放在姨娘下面那里,姨娘刚刚泄了,姨娘没有力气了,你让姨娘歇会,姨娘再与你打架。好不好?」「我不要,我要姨娘和我打架,我要打架、要打架嘛。」阿呆发起了呆性了。
  张娇麻麻的身子还不想动,可抽去了肉棒之后的感觉太空了,自己也很舍不得。说:「好、好,姨娘和你打架。你先把姨娘抱到床边,让姨娘的脚着地,像我们刚刚看见你爹爹和你娘打架那样,你在姨娘的上面做,好不好?」阿呆高兴的应:「好。」按张娇说的,阿呆把她抱好摆好了位置。又把阴茎插入了张娇的淫穴里。这可是阿呆的老把式,阿呆得心应手的抽插起来,「喔……喔……阿呆……真聪明……喔……啊…看了……就会了……喔……啊……好舒服……喔……你让……让姨娘……太……太舒服了……喔……啊……」# % …………——**(())—— )——))(* (——% …………张娇紧紧抱着阿呆,摸着阿呆喘着气的胸膛,欢喜的说:「阿呆,你真行。
  姨娘好高兴哦。你打架好厉害。」阿呆把头埋在姨娘的两个乳房间,嘴不时的舔着乳头,轻轻地磨着身子。
  泄过身后的两人搂在一起温存着刚才的快乐和兴奋、刺激。
  一会后,两人离开身子,张娇拿起毛巾擦拭着刚刚少年滚烫的浓精,回想喷在自己穴底子宫的强烈快感,身子还感觉得到那种酥麻的刺激快乐。浓浓的精液里是年轻的精血,充满激情和冲劲的青春,那曾经是自己渴求而不得的渴望,却在阿呆的身上得到了满足。闻着这腥味与阿呆身上的汗味,两者混合的气味让张娇感到从未如此地满足。
  「阿呆,明天姨娘去买好吃的东西给你吃,今晚姨娘和你打架的事情,是阿呆和姨娘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哦,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明天姨娘去买好多好吃和好玩的东西给你。好不好?」「嗯,我知道了。娘也是跟我这样说的。打架的事情是两个人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的。」「姐姐也这样告诉你的?」「是啊,娘也是这样说了。是不能告诉别人。」「那姐姐-你娘告诉你什么了?」「娘说过,不能告诉别人的,要不爹爹要打我的,娘告诉我的——不能告诉你。」张娇心头掠过一个淫秽的念头,忙着追问:「你告诉姨娘,姨娘不告诉别人的,你娘跟你说了什么?」「不能告诉你的,不能说的,不能告诉别人的。」张娇再怎么也问不出来。可是,心里却充满了淫秽的想法:难道说,姐姐也同我一样,和阿呆性交了?姐姐也这样做了吗?也有这种可能。姐姐平常都在照料阿呆的生活的。可是,也有可能是阿呆看到刚刚姐姐和姐夫办这种事之后告诉阿呆不能说给别人知道这件事呀?究竟是怎样的呢?阿呆不说自己怎么也不知道的。
  张娇心里存了这样的猜测。
  「阿呆,姨娘和你打架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哦。明天,姨娘再带你去买好吃、好玩。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知道了,姨娘。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可是,我还想姨娘再打架。和姨娘打架好好玩。」要知道,李涛夫妇两个是比较守礼的人,会的性交方式也只是一两样。张娇可不同了,丈夫在外面粘花惹草的,在花街柳巷那些地方学了不少花样,回来也用在张娇的身上,久了张娇也就会了许多的花样。这带给了阿呆很多新鲜的刺激,觉得好好玩。所以,我们的阿呆还想再的姨娘打架。
  「好、好好。姨娘也会再和你打架的。只要你不说和姨娘打架的事,姨娘都会和你打架的。阿呆乖。」「嗯,我不说。姨娘一定要和阿呆再打架哦。我们打勾勾。」「好好,姨娘和你打勾勾。」——好命的阿呆!

  第四章摘花趣事(二嫂嬉性)阿呆经过了娘和姨娘两个人、特别是姨娘教给了他一些花样,这些花样对于阿呆以后的性事更有保证,阿呆做这种事情也显得得心应手,游刃有馀了。
  「夫人,家里就烦劳你操心了。」李涛交待着一些事情,为出门作了打算。
  「这次我和精儿、明儿可能要一两旬时间。(注:一旬为10天),家里的大小事情,就要靠你把持了。」「老爷,你放心了。每一次你和精儿明儿出门,不都是我在照看着这个家的吗。不是也没出什么事情。你就放心好了,老爷。」「嗯。那好,精儿、明儿,去看看我们叫的马车来的没有?」「是,爹。」李精和李明应声道。………「二嫂,人在摘花呀?」阿呆看了看这个漂亮的二嫂。按阿呆的话说,二嫂真「水」(漂亮)。瓜子脸蛋,粉红的两颊,皮肤好似吹弹可破。两只纤纤玉手,又柔又白,阿呆看了就喜欢。她自己也很喜欢佻,就是爱佻,时不时的会到家里这个小小的花园来摘上几朵或戴在头上或放在房间里面。
  这二嫂可也喜欢阿呆。因为他虽是呆呆的,却也能体贴人。她还记得刚刚嫁进来的时候,丈夫常常随着公公外出做些生意,自己对这个家还不熟悉,大嫂对自己也是爱理不理的,两娌妯还不融洽,婆婆也很少关心自己,和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姑妈对自己也是感到陌生。一到丈夫出门生意时,自己就在房里呆呆的坐,仅此偶尔到院子走一圈。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到自己的寂寞,连丈夫也没有觉察。
  可是,就是这个傻呆呆的小叔,时不时的会来看她,也常常来同她说说笑笑的。虽然对阿呆的话并不是很清楚明白,但有人和自己说说话,整个人也变得很舒意了。这个自己常常来的小花园,就是阿呆带她来看的。她一看就喜欢上这里了,每到丈夫出门的时候,她就经常来这里看花赏花,也摘一些回去放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有时乾脆就戴在头上。
  阿呆如今也会在二哥出门的时候找到这里来,彷佛这里成了她们两个人知道的小秘密了。
  「啊,阿呆,你也来了。」「是的,嫂嫂,」阿呆常常和二嫂说话,也常常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傻事呆事都告诉二嫂,久了,有时说成了「嫂嫂」,二嫂反而觉得这样叫很不错,也就顺着阿呆叫了,其实她自己也蛮喜欢了阿呆这样子叫她,让她感到阿呆对自己的一种亲切。
  「嫂嫂,你怎么了?」阿呆看见二嫂望着花丛突然发起了呆了,都不动也不说了,感到奇怪。
  「哦。没有,嫂嫂是看那一朵花好漂亮,好美喔。」二嫂醒过神回话。
  「哪里、哪里,也让我看看。让我看看。」阿呆也希望自己看看漂亮的花。
  「呐,那呢。」二嫂用手指着那里。有些不甘无奈的说:「那里远了,我手都够不着,好想把它摘下来戴。可都够不着,算了。」「那我帮你摘,嫂嫂。」阿呆看了那朵漂亮的玫瑰,回头望望二嫂那种不甘的神情,心里泛想了一种英雄感。就是想把花摘下来给嫂嫂。他傻傻的没有想过这玫瑰是有刺的花,走进去可是会给刮伤的。阿呆迈开脚步走上前去摘花。
  「不行,阿呆,你会被刺伤的,会流血的啦,阿呆。别去。」二嫂急着喊话。
  只见阿呆已经走上前了。二嫂也急得迈上去,要把阿呆拖回来。
  「嘶」的几声,阿呆的袖口和裤子都裂了几道口子,皮也给刺破了,流着一些血。看样子却是没觉到一点痛,没吭一声。
  「嘶」的两声,这回却不是阿呆的衣服,心急的二嫂刚走上前,抓住了阿呆的一只手,自己的下身的衣裙却给带起了两道裂痕,玫瑰的刺刮着大腿,传来的一阵刺痛忍不住哼了一声。好像也流了血。

  只见阿呆已经把花摘了下来,高兴地对二嫂说:「嫂嫂,我摘到了,哪,给你。」二嫂把阿呆拉了出来,看着阿呆手里的花,自己又是感动又是心疼的说:「阿呆,你真是傻,你看你都给刮伤了呀。摘不到,嫂嫂远远看着也是好的。你真是傻。」阿呆也傻傻的笑着:「可是,嫂嫂不是喜欢摘下来吗。嫂嫂摘下来戴在头上会很『水』的。」「你真的很傻。阿呆。」二嫂看着阿呆身上的几道还流着血的伤痕,心疼的问:「痛吗?阿呆?」「不会很痛的,嫂嫂,你不用怕,我自己等会包包就好了。」阿呆好像丝毫不觉得很痛,「啊,嫂嫂,你怎么也流血了,你看,」阿呆突然看见二嫂的腿上流着红红的血。
  「嫂嫂没事。阿呆,跟嫂嫂去包包,止止血。」二嫂心疼的拉着了阿呆的手走向自己的房间。阿呆被嫂嫂的手拉着,感觉好舒服,可是也担心问着二嫂的伤:「嫂嫂,你会痛吧?嫂嫂?」「嫂嫂跟你一样,不会痛。」进了房间,二嫂先是要阿呆坐在椅子上,自己忙去找纱布和倒清水。她倒来一盆清水,准备先帮阿呆清洗血迹。
  阿呆早已用嘴唔着自己手上的伤口,吸吮着止血。「阿呆,你那样不好,那样血会流很多的。」二嫂担心的叫止阿呆的举动。「不会的,娘每次被针刺到、刮伤也是这样用嘴吸着的,一会儿血就不流了,停下来了。」「真的?」二嫂有些不信的问。她可是从小到大都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但不管怎样,都要把阿呆身上的血迹都给洗乾净了。要不,让婆婆知道了,会被骂死的。
  二嫂叫阿呆把上衣脱了,只见手肚子里有三道伤口。有两道已经被了阿呆自己止住了血了。二嫂心疼地用毛巾轻轻擦洗伤口,一边问:「阿呆,痛不痛?告诉嫂嫂,知道么?」阿呆只觉得伤口的部位有些刺痛,清水的刺激带来了一点点的痛疼,但却是没有告诉嫂嫂:「不痛,不会痛。」清洗好了手,二嫂准备清洗下面的腿伤。可是,腿里好像还有一根刺在里面,不能脱下裤子,只能把裤子撕裂来。看着刺在阿呆腿里面的那根刺,二嫂有些自责。早知道就不告诉阿呆,就不会这样子了。「咧」的一声响,裤管裂开到大腿根部,想了想,二嫂又把整条裤子脱了下来,好方便清洗。
  这样,阿呆的四角裤露了出来。中间部位的地方稍稍突出了一点,感觉里头好大。二嫂却没有留意这些,她只是专心的轻洗着阿阿呆的伤口。可是阿呆却发现了一道二嫂自己都没有发现的伤:「嫂嫂,你的窝窝(液窝)旁边有伤。」听了阿呆的话,二嫂才知道,刚刚为什么动起来在那里总感觉有些痛。「好了,嫂嫂知道了。你先别动,让嫂嫂帮你洗乾净。」「嗯。好的。」二嫂用手轻轻、小心的捏着那根刺,想把它抽出来,一滑手,听到阿呆好似闷哼了一声,知道刚刚弄得痛了,问:「阿呆,痛吗?告诉嫂嫂。」「不痛,不痛。」阿呆有起乖巧的说谎。
  二嫂失手了一次,便狠下心用力一拔,果真把刺拔了出来,只见伤口的地方缓缓地流出了血来。二嫂听了阿呆刚刚的话,突然也用嘴贴住伤口吮血。果然,不一会儿就止了血。阿呆突然间涌起了一阵舒服,这种舒服是在和姨娘打架时一样的感觉,姨娘那时也是这样,不过不是用吸吮,而是用舔的。跨下轻轻舒服的抖动了一下。
  「啊,都洗乾净了。」二嫂轻轻舒了口气,忘记了自己也是伤口在身。轻轻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刚刚是有些累了,小心又蹲着,腿都觉得有些许麻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株林野史1-16回《完结》
作者:佚名
章节:5 人气:16
摘要:第一回梦南柯神人授法结国好陈郑联姻话说春秋列国分争,恃强压弱,所以小邦依附大国不必多述。那时各国善政最少,淫风偏多。单说的郑邦穆公在位,夫人张氏生下一女,名唤素娥,百般珍爱。及长到十五岁上,身材窈窕,异样风流,蛾眉凤眼,杏脸桃腮,有骊姬息妫之容貌,兼姐己夏姬之妖淫。玉骨冰肌,挥云而揭雪;花容月貌,倾国以倾城。莲步轻移,恍如飞燕之舞;兰室静坐,疑是仙姬之居。 [点击阅读]
白雪公主钻石版《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69
摘要:古时候,亚欧边界有个古老的王国,国王的女儿长的很美,她就是白雪公主。白雪公主的母亲不幸早逝,新王后对她的美丽很嫉妒,想把她从王宫里赶走,于是找来一名漂亮的男子,把他装扮成女仆的模样,让他来伺侯公主,并让他引诱白雪公主。白雪公主已经十五岁了,乳房也发育了,阴毛也长出来了,当她发现“女仆”的两腿之间有个鸡巴时,好奇的感觉战胜了害羞,“女仆”趁机与她接吻,并脱光了她的衣服。 [点击阅读]
侠女寻夫《完》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35
摘要:第一章夕阳落下,在契国的边境之上,有一个女子骑着一匹马缓缓的行走着,只见这个女子一袭白衣,容貌倾城倾国、美丽无比,看上去犹如仙女下凡一般,其容貌让普通人都不敢多看,好似稍微多看一眼,就是亵渎了这仙女一般的女子。 [点击阅读]
常人修仙之南宫婉失身(1-11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35
摘要:第一章南宫婉的心魔劫自韩立进阶大乘以来,灭虫母,斩真仙,退八大顶尖强者。诸多战绩使得韩立在人族被奉作神灵一般。以前的洞府自然也搬到了人族圣地-圣岛。由于韩立一心苦修、又喜四处游历寻找突破机缘。使得南宫婉多年来独守空房。偶尔缠绵也是浅尝则止。南宫婉对此虽有怨言但并不放在心上,也不会觉得孤寂。毕竟修仙者本就如此。与天争命,哪敢懈怠丝毫。但不知修仙者也是人类,欲望压抑越深,心魔越重。平时是没什么大碍。 [点击阅读]
情欲挣扎之贝贝《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55
摘要:每当我看到贝贝那双修长白皙的长腿,我就会忍不住生出想要亲吻抚摸的冲动。千万别误会,我可不是那种见到女人就色心蠢动,见到美女更是立刻意淫的渣男。公正的说,我应该算是个普通意义上的好人。我学习努力,工作认真,孝敬父母,友爱亲朋。最重要的是,我很爱我的女友,她是我认定的相伴一生的伴侣。可是,每当我看到贝贝那裸露的嫩白晶莹的长腿时,我就会萌发出想要把它们抱入怀中,好好把玩一翻的念头。 [点击阅读]
大巴上的艳遇 《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5 人气:12
摘要:我和她相识是在网络游戏中认识的,我和她在同一个城市WF市。经过多次的较量,终于被我拿下,这不约好了一起去省内PL市去观光。一个春风和煦、阳光灿烂周二的上午,我们相约WF市汽车站见面,只见她细高的个子,细细的腰枝、微微上翘的PP,还有两条在牛仔裤的包裹下更显秀颀的长腿,低胸的内衣外面是一件桔黄的夹克服,越发显得窈窕「熟」女,芳龄29嘛。 [点击阅读]
极品家丁之徐长今《完》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27
摘要:林晚荣微微一沉吟道:「要说我们大;这都城,那是美景遍地,处处皆有风景,天桥的杂耍,城隍庙的小吃,香山的明月,皆是远近驰名,不如我们先到那里去看看吧。」李承载自然不会拒绝,倒是那阿史勒一皱眉道:「林大人,这些地方,除了吃便是玩,没有什么意思。有没有别的地方,例如你们练兵——」「练兵——」林晚荣眉头一皱道:「别和我提练兵,昨天受了鞭伤,直到今日还是浑身疼痛呢。 [点击阅读]
白扬梅的故事《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51
摘要:读中二那年的一天放学回家途中,我一路上踢着小石头玩,经过村口八角井时,见到在井边洗衣服的红菱姐,她笑着对我说道:“阿弟,还不快回家去,老姨来了!”“老姨来了!有没有带颖治来呢?”我停下了脚步。“有的,快回去吧!不要在外面玩了!”红菱是我妈的养女,我是她一口饭一口汤喂大的,小时候的我还挺识享受的,不但拣饮择食,还要红菱姐端着碗满院子追着我跑。 [点击阅读]
催眠圣经《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9
摘要:第01章心性大变白子飞愣愣的看着前方,心如刀绞。几天前还信誓旦旦要天长地久,青梅竹马的赵雨霏就这么小鸟依人的偎依在那个男人的怀里从家里走出来,脸上还带着高潮后的余韵,时不时还向他献上自己甜蜜的香吻,一幕幕看得白子飞感到脑子一阵阵的眩晕,心中涌起一阵软弱无力和被欺骗后的怒火。 [点击阅读]
替身皇后《完》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3
摘要:安娜盯着靠窗边那张桌子上的一男一女,不知是该愤怒还是该悲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差一眨眼让它掉下来。为这样的男人哭值得吗?安娜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被安娜盯着的那个男的就是她男朋友,不!应该说是前任男朋友,现在安娜已经决定把他甩了。那个男的名叫赵博是一家电视台的编导。 [点击阅读]
车行修理妹《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0
摘要:晚间时分,我下班,车子在路上发出怪声,见到路旁有一个车行,便开进这间修车厂。我驶进车行内后便下了车,接待我的是一个女修员,这当真是新鲜。她向我殷切道:「您好!欢迎光临!」我回道:「你好!我的车子出了问题,能帮我处理一下吗?」「嗯!没问题,请你等一下!」她长得眉目清秀,黄棕色长发,头戴球帽,看起来很年轻,问了才知道她是间店老板的女儿,原来老板跟员工都去吃尾牙,让她一个人看店。 [点击阅读]
黑道圣徒《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0 人气:5
摘要:深夜,圣徒总部顶层。高跟靴敲击大理石地板形成的「达—达」的声音由远而近,维奥拉迈着摇摇晃晃的猫步走向卧室。今天她刚刚和老大前往被丧尸毒液感染的地区清理丧尸,任务成功后又开了一个庆功宴,喝了很多酒,被灌的醉醺醺的很想睡觉。维奥拉胸前引人注目的34D的竹笋形胸脯随着她优雅的猫步不停的上下摇动着。深蓝色晚礼长裙紧缚着曼妙的娇躯,性感诱人的黑色高跟靴托着白嫩修长的小腿。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