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呆瓜阿福《全本》 - 呆瓜阿福《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的?」「对,现在,阿呆你起身趴在娘的身上。」阿呆听着娘的指挥,爬起身子,趴在张氏的身上。张氏用手引着阿呆的阴茎抵着淫穴口,说:「阿呆,你现在把身子和屁股向娘的身子压下来,让你的鸡巴放进娘的阴户里头。这样,你就不会胀胀的很难受了。」阿呆把整个身子向张氏压了下去,胀着鼓鼓青筋肉棒抵进了温柔的港口,真的,胀胀的难受稍稍变舒服了,阿呆高兴的说:「娘,真的,我不会再很胀得难受了娘。」张氏从刚才以来就很难受空虚的淫穴,突然塞进了以往不曾进去的大肉棒。
  热热的可以感觉得到那里传出来的脉动,是那么的年轻那么力量,舒服的填补着刚刚的空虚感,那种充实同以往老爷的都很不相同。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却是那么新奇。可唯一的是没有动作。
  于是,张氏边指导:「阿呆,现在你在像在昨天夜上,你看到的那样,像你爹一样,把屁股上上下下的动起来,你的鸡巴的胀胀就会很舒服很好玩的。」阿呆听着娘的话,自觉地抬起屁股又把屁股降下来。「嗯……喔……喔……阿呆真……真行……「张氏体验着来自儿子带给自己的快乐,身子也自然抬起配合着阿呆的抽动:「啊……啊……啊……喔喔……」阿呆感觉到下面的肉肉所传来的舒服,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自己从不知道,原来打架是这么舒服的,跟以前的打架完全没有一样,一点了不会痛,而且很享受。原来昨天爹娘打架就是这样的。这么好玩的。
  张氏感受着儿子带给自己的冲击,还是继续对阿呆不停地说教:「阿…阿呆……你……你还要……要……用力点……要用……用力把……鸡巴……放进……进里面去……插到……娘里面……去……喔……啊啊阿……哼哼……嗯,对……对对,就像……像这…这样……再用……力……喔……啊啊…………」「用你的……双…双手……抓……娘的……奶子…像刚……刚刚娘……教你的那…………那样……搓奶子……搓挤……要…要用力……」阿呆把双手,按在张氏的双峰上,用力不停地捏、挤、搓、或揉着。张氏嘴里也兴奋的叫着:「喔……喔……阿……哼哼……阿呆……阿呆……真…真行……喔……啊阿…………就是这……这样做的……打……打架……就是……这样的……喔……啊……阿啊……」阿呆新奇又兴奋地做着,感觉是完全的新鲜又那么舒服。为什么娘以前不教呢?娘都同爹打架的,都不教我打的。
  「娘,你怎么才教……教我打架……,你都有爹打架,都不……不教我的……」阿呆也出着粗气问。
  「你以……前还……还小……,长大……大了……才…才教你……现…在……你大了……娘……娘就教了……教了……你了呀……喔……阿呆……呆……好……美……喔……啊阿……啊啊……哦……喔……」「阿呆……再……用力……用力…………插……插死……我了……喔……啊……啊……」张氏里面酥麻麻,「快……再……快点……用…用力……快……喔……啊喔……啊……喔……哼……我……要……要死了……美…美死……死了……」阿呆快速猛烈的向下抽插着,狠狠的不由自主地猛向下冲。阴茎里传来一阵舒服的尿意:「娘、娘,我要尿了……我要放……放尿了……」从腰部传来的颤抖,张氏知道阿呆也同自己一样快泄了。「抱紧……紧娘……再用……用力……插……娘,抱紧……喔……喔6啊……啊啊……哼……啊……美死了……泄…泄了……喔……阿呆……真……真行……嗯……嗯嗯……哼嗯……」阿呆也兴奋的叫出口:「好-好舒服……娘……好舒服……」母子俩紧紧地抱成一团,贴紧了彼此的距离,也贴紧了母子的心灵。

  温存了一阵,阿呆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又软了下来了。奇怪的问:「娘,怎么我的肉肉又软了?」「傻孩子,打完了架,鸡巴当然也就软了,已经没有力气了嘛。」阿呆把软的阴茎张氏的淫穴里拖滑了出来,看到了像爹爹一样白白浓浓的尿了。:「娘,你看,我也放尿了,放像爹爹一样的白尿了,」「嗯,阿呆,娘没有骗你吧,」「嗯,娘真好!」张氏边拿起毛巾擦着身子,一边忙着交代:「阿呆,娘今天教了你打架,可是,你不能跟人说哦,谁也不能说,不能告诉你爹,你哥哥,你嫂嫂,你妹妹,都不能说给他们听。」「好,我听娘的话。」「嗯,阿呆真乖。」「可是,娘,我的肉肉硬了是不是要放进你的尿尿?」「是啊。」「那我要是硬了怎么办?」「那就娘来帮你洗身时,你同娘打架吧。」张氏突然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既然教会了,在儿子娶亲之前就要对他负责,可不能让他到外面生事。那可就坏了。张氏突然又记起,忙交代:「还有,娘和你爹打架的时候,你不能来跟娘说要打架,知道吗?」「嗯,知道了。」阿呆一听可以找娘打架,高兴得什么都答应了。
  「好了,记住了,娘教你打架的事,是你和娘两个人的事。谁也不能跟他说。
  现在再洗洗身子吧。」「好,我都不说给别人听。」张氏穿好衣服,继续帮阿呆洗身。
  回到房里,李涛已经等了好久了。「夫人,今天怎么洗了这么久呀?我都等了好久了。」「老爷,今天,呆儿实在太脏了,一身都脏漆漆的,让我搓得手都酸了呢。
  这孩子真是的,就这么爱玩。」「由着他去吧。唉,也不知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一个傻儿。」「好了,老爷。也别怨了,我来帮人洗吧。」……第二天,张氏又到阿呆房里洗澡了。只见阿呆早早就在那等着了。
  「娘,我等你呢。」「乖,阿呆乖。」张氏脱下衣服,想要赤着身子帮阿呆洗身。没想到阿呆一见张氏裸体,突然下身自觉的挺起,变硬了。
  「娘,娘,你看,我不用你的手也会变硬了,我的肉肉。」阿呆忙自己脱下裤子,露出那条粗、长、大的肉棒来。
  「嗯,我的阿呆长大了,会和人打架了。张氏也欣喜的看着这个变化,感到昨天的教学是真的见效了,也怀念着昨天阿呆带给自己那种美好不同以往的滋味。
  虽然自己也感到羞耻,可是,就是会想他。要不也没有一来就脱下衣服帮他洗了。
  张氏忙帮阿呆除下上衣…………快乐的事情又继续进行…………第三章与姨打架(同窥同战)「啊,小妹,你来了。」张氏在门口迎接来做客的小妹。这是嫁在邻城一户富贵人家做傍房的妹妹,两姐妹的感情很好,时常到这里串门做客。
  「是啊,姐。我这次要在这里住上几天的哦。要好好的同姐姐你好好聊聊。」张氏小妹下了马车,高兴的聊了起来。
  阿呆从里面走了出来,也高兴的叫道:「姨娘,你又来了,有没有带给我好吃好玩的?」阿呆最为高兴了,因为每次姨娘一来,都会给他带来许多好吃的和好玩的东西。「有,姨娘怎么会忘了乖乖的阿呆。瞧,姨娘给你带的东西在那呢。
  那一包都是。」「喔,姨娘对我真好。」阿呆很是高兴的拿起一包东西,快快跑进去了。
  「姐姐,阿呆也可真是听话。」「是啊,只是他这个傻,要不,现在早就成了家了。」「唉,是呀,也不知是什么造化呀。」………夜里,阿呆吃得太多了,起来去茅厕。回来时,碰到了姨娘。「咦,姨娘,你也肚子不好吗?」「嗯,姨娘的肚子不好,要去茅厕。哎,你怎么一个人呀?你不是和姐姐一起的吗?」「没有了,姨娘,我没有和爹娘一起睡了,我一个人睡觉觉了。」「呵,阿呆也长大了,会自己睡觉觉了。真乖。」「嗯」「你快回去睡觉吧,明早点起来了。别在床上赖着不想起来了哦。」阿呆听话的走向自己的房间。经过爹娘的房间时,里面又好像有奇怪的声音,像是打架的声音,模模糊湖的不大清楚。阿呆走近前去,把耳朵贴在墙壁。

  「啊……喔……啊……老爷……嗯哼…………里面真的是在打架,爹娘又在打架了。阿呆心里想着。娘说过不能把打架的事说给别人听。娘也同我打架了。娘也跟爹打架。阿呆突然发起了呆了,不知道脑袋里闪过什么念头,傻傻呆呆地站着,没有走动。
  张氏小妹(就取名张娇了)正好从茅厕里回来,看到阿呆怎么还在那里,没有回去?感到奇怪。怎么傻傻地站着不动呢?是不是又发了呆犯了傻了?慢慢地走近前去,拍拍阿呆的肩膀,问:「阿呆,你怎么还在这?怎么没有回去睡觉觉呢?」阿呆醒了神,却也突然聪明了进来。「嘘——不能讲话,要不让娘和爹知道了。」张娇更奇怪了,爹娘知道什么?「阿呆,爹娘知道什么了?」张娇也小声的问。
  「爹爹和娘在打架,娘告诉我,不能跟别讲的。」阿呆轻轻地说着。
  「爹娘在打架?白天不是很好的吗?怎么打架了?」「不是这样的。娘说了,晚上才和爹爹打架的。」「晚上才打架?」张娇不禁更加奇怪了。怎么白天好好,晚上打架的呢?问:「怎么打了?」「姨娘,你听。这是爹爹和娘打架的声音,一打架就会的。」张娇一直没有注意。这时一听,果然有声音:「喔……啊……喔……嗯………」这就是打架的声音?这不是办事时的声音吗?怎么阿呆会认为这是打架呢?
  阿呆怎么会知道这事呢?
  可是这声音也引着张娇,忍不住想看看姐姐和姐夫是如何做的。要知道,张娇的丈夫是个有钱人家,在外面风花雪月的,常常在花街柳巷寻花问柳的。回到家里也没有什么力气了,又要应付几个老婆,弄得是一点性趣都没有,每次都是草草了局。这不就是闷得慌闷得紧才出来姐姐这里做客的。
  张娇用手粘了粘口水,轻轻在壁纸上挖了个洞。把眼珠子凑上去看。没想到阿呆也照样学样地做了起来,也一样挖了个洞,张着眼睛向里面看。只见:张氏两脚着地,仰面跨卧在床上,李涛手抓着张氏的腰部,屁股正一翘一翘地上下起伏。虽年清楚两人交锋的确实情形,但可想而知,里面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两具白色的肉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是那么的明白清楚。
  一会儿,李涛突然把张氏的两条白腿架在自己的肩膀,双手移到两个丰满的乳房上挤、捏、或提拿、或按或压,整个身子向前倾斜。屁股也更加用力向下抽插。
  张氏兴奋得一直没有停止呻吟:「喔……喔……啊……啊……喔……舒…舒服……死了……了……啊……老爷好……好…厉害……啊……喔……要死……死了……啊……啊……嗯……」张娇在外头看着里面如此风景,禁不住把自己的手按胸部,也开始揉着,嘴里也不时伸出舌头舔吸嘴唇。另一支手也不由伸到裤子里,开始磨擦自己的阴部。
  轻轻把手指伸进去挖扣起来。
  阿呆看到里面打架的情形,自己下身的阴茎也不由自主地迅速起立,站了起来。把前面搭起了一座帐篷,撑得好高好高,正反映着阿呆那一支大肉棒的意愿。
  张娇忘神的看着房间里的艳事,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阿呆的存在。那双手的动作却是越来越急了,动作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不小心手肘碰到了阿呆的胸部,一看,忽然惊起阿呆还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这个样子岂不全都被阿呆看在眼里了。

  那羞死了。平时正经八百的姨娘竟然做这样的动作。
  没想到阿呆一点也没有反映,他也正被爹娘的打架所吸引着,他也正在看着这个娘一直没有和他做过的打架方式呢。就连被碰到了也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张娇刚想要叫阿呆走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阿呆撑着好高的下身。看着这么雄伟的大家伙,张娇竟一时也忘了该做什么。只是出神的看着,连里面的风流也不曾回头望。
  张娇想着这些年来,自己过的生活虽在别人的眼里是那么的富有,可是,在她的心里又是怎么的空虚。自己的丈夫是个寻花问柳的行家,常常在外过夜,自己分到时,那家伙也是软软的地一点力道出没有。每次都望着那条软蛇兴叹,每回下面都得很是难受。不得已买了个「角先生」(就是如今的假阴茎)实在难以忍受里拿出来用一用。可是那是冷冷的家伙,是无奈得紧的。要知道女人这年龄的性欲都很强烈。
  阿呆傻傻的,他连这房事都不知道,还以为是打架,如果……如果……只要能不说出去,就没有人知道了,如果长着这样的大家伙都不用,那多可惜、多浪费。别人也不可能以为自己会同自己的外甥干这种事情的,而且还是个傻的。只要自己做得隐密些,就没有人会知道的。至于阿呆,傻傻的,只要自己吩咐他别跟人说,自己多给他一些好吃的好玩的东西哄哄他,他不说出动的话,别人就不可能知道了。
  张娇心里正在下着一个自己也知道这是多么淫荡的决定。阿呆却是一点也不知道,他只是在望着里面的情形。他也在想着,想着什么时候爹跟娘才打完架,然后叫娘同自己打架。他只觉得自己下面的肉肉胀得很是难受。他听娘告诉过他,鸡巴硬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叫娘跟他打架。也吩咐过他,娘在同爹爹打架时不能叫,要被爹爹打的。所以,他只是想着盼着娘快点和爹爹打完架,好和自己打架。下面胀着真的很难受了。
  张娇下定了决心,靠着阿呆的耳边轻轻的说:「阿呆,别看了,跟姨娘到房里去。姨娘给你好吃的东西。」「不,我要看打架。」阿呆正想着自己的心事呢。没有和娘打架,肉肉硬硬的怎么会变没有力气,怎么会软呢,自己真的很难受。
  张娇依然哄着:「别看了,阿呆,姨娘的房里有很好吃的东西,姨娘拿给你吃,我们到姨娘的房里去,好不好?」「我不,姨娘,我要看爹爹和娘打架。」张娇发觉阿呆似乎对打架很感兴趣。心中想到一个办法,决定用打架把阿呆引去。便对阿呆说:「阿呆,你在看打架,不如你和姨娘到姨娘的房里,我们也像和你爹娘一样的打架,好不好?」「真的,姨娘和我像爹娘那样打架?」「是啊,别在这里看了,姨娘也和你打架。不骗阿呆。你乖乖的同姨娘去房里打架好吗?」「好耶,姨娘,你看,我的肉肉好难受哦。」阿呆说着扯下一段裤子,露出那条雄伟的大棒出来。张娇高兴的暗地里欢呼,看着阿呆的大家伙,佩服自己不得了,佩服自己这么聪明。她还以为了阿呆这样只是人的本性。本性就知道要性交。她轻轻的握了一下阿呆的家伙,那里传出的脉搏和力量,那握着丝毫没有绵软的硬度,那抖动着跳跃的冲动,心里竟然禁不住酥麻了一下,阴户里也没来由的流出了淫水。
  「那我们就快点到姨娘的房里去了。好不好?」「嗯,好,我去同姨娘打架罗。」张娇牵拉起阿呆的裤子,牵着他的手放轻脚步又显得有些急促的拉着他走。
  一直房内,张娇就马上把房反锁上,把阿呆拉到床上,开始解开了可的裤子。
  她还是以为阿呆不会做这些事情。她知道平常这些是姐姐帮他的。所以也就明白的快速动手脱下阿呆的
或许您还会喜欢:
贫困山区的老师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849
摘要:大学毕业后,我脑子秀逗了,竟然不听家人劝告父母反对,硬是背着个行囊冲进一做大山,做一名山村教师去了,也因此相恋了两年的女友也和我拜拜了。由于交通不便,颠簸了好几天才到山村。刚进山,哇,山明水秀,翠绿的树林,带有泥土芳香的空气。正是我向往的地方。山下几十户人家,现在是中午,正冒着缕缕的炊烟。进村时,村民们都出来迎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村长走过来,帮我那过行李,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欢迎,欢迎啊。 [点击阅读]
脱衣麻将《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417
摘要:上学时我和当时的女友同居,两人一起在外面合租,因为房间空间够大,后来莫名奇妙的变成同学间打麻将的场地。故事是发生在大三的一个寒假里。那时女友已经先回去老家了,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某一天晚上,固定的牌咖--小卉来到我的住处。 [点击阅读]
火爆天王
作者:柳下挥
章节:915 人气:2
摘要:第一章、你有病吧?鸟鸣、山溪、藓苔、枯叶、高墙、铁网、绿茵草地-------这不是菁菁校园,这是恨山监狱。在一处可以瞭望整个监狱放风广场的高楼里面,唐重正端坐在桌前写字。毛笔字。“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笔法秀逸,墨彩艳发。气韵生动,风神潇洒。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就这样一手好字,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于是,唐重便毫不吝啬的赞美自己。“写的真好。前所未有的好。 [点击阅读]
难忘蕙姨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740
摘要:我叫祁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是杭州一家大型外企的白领。从小我在北方的军营里长大,读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老师和父母的管教都很严格,自小我就酷爱踢足球,当地一个少体校的老师看我踢球后,几次三番地找到学校和家里,要招我进体校,但家父、家母都是大学毕业后才参军,虽然入伍多年,但对此都很不以为然,坚决不让我去,就让我好好读书,说的自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斗粟”、足球只能作为业余爱好之类的道理, [点击阅读]
混世小术士
作者:水冷酒家
章节:765 人气:2
摘要:王宝玉到底还是留下来喝酒了,酒过三巡之后,他这一桌就热闹了起来,不时有官员和企业家过来敬酒,纷纷夸赞他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开始王宝玉还能谦虚几句,但是听得多了,竟然觉得大家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是有人来,便是仰脖饮尽杯中酒,在这种轮番轰炸之下,王宝玉根本不清楚喝了多少杯,很快就眼光迷离、舌头打结了,沉文成也是心里高兴,不知不觉的还是谈到了王宝玉当初是如何的帮自己,还夸张的说,没有王宝玉指点迷津, [点击阅读]
蛊门
作者:狼相如
章节:337 人气:4
摘要:艳阳高照,驱散着微风带来的丝丝凉意。风来,草叶微微摇晃,像是因为得到了某种滋润而舞动,风过,又奄奄一息的躺回到路面上。山路很窄,人与马踩出来的,崎岖不平、弯弯扭扭,路旁绿树成荫、遍地青草,走到路的尽头,豁然开朗。惊龙山葫芦崖面积不大,百来人就能站满,椭圆形的葫芦底是一片药圃,中间有一条仅容两人并肩的过道。 [点击阅读]
我当伴娘的遭遇《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667
摘要:我叫雅琪,22岁,刚刚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外贸公司,是一名众人羡慕的女白领。大家羡慕我不光是我有一个好工作,更关键的是我自身的优势。我不穿高跟鞋身高也能达到170cm,三围是84、62、86,我的腿长能达到98cm.我是标准的OL,所以每次上班也是标准的职业女性打扮,上身职业衬衣加西装小外套,下身是一件紧身的窄裙,腿上当然是一双肉色或黑色的丝袜,脚上穿一双细跟的高跟鞋。 [点击阅读]
捡来的老女人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614
摘要:我生长在一个略带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伴着棍棒教育成长起来,因此养成了一种孤僻的离经叛道的性格。十岁看了第一本黄书《少女日记》,不久后第一次遗精,开始了苦涩的青春期。当时大陆难得见到几本像样的性书,以至我一度缺乏性想像,竟未养成打手枪的好习惯。大量接触性是在上大学后,学校的BBS上流传着许多来自台湾的性文章,图片,影像。也许是天性使然,广泛吸纳后,渐渐只有乱伦的文章才能带给我莫大的兴奋。 [点击阅读]
出轨之痛苦的回忆,不一样的结局
作者:佚名
章节:6 人气:88
摘要:“妈妈,好久不见了,儿子好想你啊,最近身体怎么样?”“呵呵,乖儿子,到底有没有用功学习啊,怎么又有点胖了呢。”“当然有了,儿子最听妈妈的话了,以后还要考最好的大学,当个大企业家,妈妈不就成富婆了吗?呵呵。”“哈哈,小滑头,嘴还挺甜的,快吃饭吧,妈妈知道你今天回来,给你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呢,快点吧,一会该凉了。”“哇,真香,都是我喜欢吃的,谢谢妈妈。 [点击阅读]
猖狂的堂姐堂妹《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259
摘要:当时在农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岁,是13岁时的事情,那时农村里房子少,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大人们干那事,估计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纪就想试一试透B的快乐。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农村人懒的起小名,性别一样的话,就随着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说:「要不玩个别的吧?」我说「玩什么呀?」堂姐看了看没别的人在,就悄悄的说:「你透二妞哇。 [点击阅读]
农村妇女容易上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489
摘要:我大学毕业已经有十个月了,在这十个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怀的,是一位农村里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岁,是我毕业分配前下放劳动的房东,在我下放农村的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对我问寒嘘暖的,不时地关心照顾我的劳动和生活,在下放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与小娥后来发展成为一种体贴入微式的关系,这就使我对她更加思念。 [点击阅读]
斗破萧熏儿别传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106
摘要:第一章熏儿的初夜「下一个,萧熏儿。」莲步微移,名为萧熏儿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然后轻触着石碑…「斗之力,九段,级别高级。」一位长老兴奋的报出了萧熏儿的成绩。台下萧炎苦涩的微笑,自己不过斗之力三段,今生可能与自己心爱的人儿没有了结合的可能。萧熏儿似乎发现了萧炎的异状,上前用自己纤纤玉手牵住了萧炎粗糙的大手。「萧炎哥哥,陪我出去走走吧。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