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萧十一郎 - 第23章吓坏人的新娘子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萧十一郎忽然觉得他和沉璧君之间的距离又变得遥远了。在那“玩偶山庄”中,他们不但人在一起,心也在一起。在那里,他们的确已忘了很多事,忘了很多顾虑。但现在,一切事又不同了。有些事你只要活着,就没法子忘记。路长而荒僻,,显然是条已被废弃了的古道。路旁的杂草已枯黄,木叶萧萧。萧十一郎没有和沉璧君并肩而行,故意落后了两步。沉璧君也没有停下来等他。现在,危险已过去,伤口将愈,他们总算已逃出了魔掌,本该觉得很开心才是,但也不知为什么,他们的心情反而很沉重。难道他们觉得又已到了分手的时候?难道他们就不能不分手?突然间车辚马嘶,一辆大车急驰而来!萧十一郎想让出道路,车马竟已在他身旁停下。马是良驹,漆黑的车身,亮得像镜子。甚至可以照得出他们黯淡的神情,疲倦而憔悴的脸。车窗上垂着织锦的帘子。帘子忽然被掀起,露出了两张脸,竟是那两个神秘的老人。朱衣老人道:“上车吧。”绿袍老人道:“我们送你一程。”萧十一郎迟疑着,道:“不敢劳动。”朱衣老人道:“一定要送。”绿袍老人道:“非送不可。”萧十一郎道:“为什么?”朱衣老人道:“因为你是第一个活着从那里走出来的人。”绿袍老人道:“也是第一个活着从我眼下走出来的人。”两人的面色都很冷漠,他们眼睛里却闪动着一种炽热的光芒。萧十一郎第一次感觉到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他终于笑了笑,拉开了车门。车厢里的布置也正如那山庄里的屋子,华丽得近于夸张,但无论如何,一个已很疲倦的人坐上去,总是舒服的。沉璧君却像是呆子。,她直挺挺的坐着,眼睛瞪着窗外,全身都没有放松。萧十一郎也有些不安,因为老人们的眼睛都在瞬也不瞬的盯着她。朱衣老人忽然道:“你这次走了,千万莫要再回来!”绿袍老人道:“无论为了什么,都千万莫要再回来!”萧十一郎道:“为什么?”朱衣老人目中竟似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道:“因为他根本不是人,是鬼,比鬼还可怕的妖怪,无论谁遇着他,活着都不如死了的好!”绿袍老人道:“我们说的‘他’是谁,你当然也知道。”萧十一郎长长吐出口气,道:“两位是什么人,我现在也知道了。”朱衣老人道:“你当然会知道,因为以你的武功,当今天下,已没有第四个人是你敌手,我们正是其中两个。”绿袍老人道:“但我们两人加起来,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敌手!”朱衣老人的嘴角在颤抖,道:“天下绝没有任何人能接得住他三十招!”绿袍老人道:“你也许只能接得住他十五招!”沉璧君咬着嘴唇,几次想开口,都忍住了。萧十一郎沉思着,缓缓道:“也许我也已猜出他是谁了。”朱衣老人道:“你最好不要知道他是谁,只要知道他随时能杀你,你却永远没法子杀他。”绿袍老人道:“世上根本就没有人能杀得死他!”萧十一郎道:“两位莫非已和他交过手?”朱衣老人沉默了半晌,长叹道:“否则我们又怎会呆在那里,早上下棋,晚上也下棋……”绿袍老人道:“你难道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喜欢下棋?”朱衣老人苦笑道:“老实说,现在我一摸到棋子,头就大了,但除了下棋外,我们还能做什么?”绿袍老人黯然道:“二十年来,我们未交过一个朋友,也没有一个人值得我们交的,只有你……但我们最多只能送你到路口,就得回去。”萧十一郎目光闪动,道:“两位难道就不能不回去?”老人对望了一眼,沉重的摇了摇头。朱衣老人嘴角带着丝凄凉的笑意,叹道:“我们已太老了,已没有勇气再逃了。”绿袍老人笑得更凄凉,道:“以前,我们也曾经试过,但无论你怎么逃,只要一停下来,就会发现他在那里等着你!”萧十一郎沉吟着,良久良久,目中突然射出了剑锋的锋芒,盯着老人,缓缓道:“合我们三人之力,也许……”朱衣老人很快的打断了他的话,厉声道:“不行!绝对不行!”绿袍老人道:“这念头你连想都不能想!”萧十一郎道:“为什么?”朱衣老人道:“因为你只要有了这念头,就会想法子去杀他。”绿袍老人道:“只要你想杀他,结果就一定要死在他手里!”萧十一郎道:“可是……”朱衣老人又打断了他的话,怒道:“你以为我们是为了什么要来送你的?怕你走不动?你以为我们出来一次很容易?”绿袍老人道:“我们来就是要你明白,你们这次能逃出来,全是运气,所以此后你只要活着一天,就离他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再回来,更不要动杀他的念头,否则你就算还能活着,也会觉得生不如死。”朱衣老人长长叹了口气,道:“就和我们一样,觉得生不如死。”绿袍老人道:“若是别人落在他手中。必死无疑,但是你……他可能还会留着你,就像留着我们一样,他无聊时,就会拿你作对手来消遣。”朱衣老人道:“因为他只有拿我们这种人作对手,才会多少觉得有点乐趣。”绿袍老人道:“但我们却不愿你重蹈我们的覆辙,作他的玩物,否则你是死是活,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朱衣老人目光遥视着窗外的远山,缓缓道:“我们已老了,已快死了,等我们死后,他别无对手可寻时,一定会觉得很寂寞……”绿袍老人目中闪着光,道:“那就是我们对他的报复!因为除此之外,我们就再也找不出第二种报复的法子了!”萧十一郎静静的听着,似已说不出话来。车马突然停下。朱衣老人推开了车门,道:“走,快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绿袍老人道:“你若敢再回来,就算他不杀你,我们也一定要你的命!”前面,已是大道。车马又已绝尘而去,萧十一郎和沉璧君还站在路口发着怔。沉璧君的脸色发白,突然道:“你想,这两人会不会是‘他’故意派来吓我们的?”萧十一郎想也没有想,断然道:“绝不会!”沉璧君道:“为什么?”萧十一郎道:“这两人也许会无缘无故的就杀死几百个人,但却绝不会说一句谎。”沉壁君道:“为什么?他们究竟是谁?”萧十一郎道:“二十年来,武林中只怕没有比他们更有名,更可怕的人了,江湖中人只要听到他们的名字……”他还没有说出他们的名字,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鼓乐声。萧十一郎抬起头,就看到一行人马,自路那边蜿蜒而来。对子马和鼓乐手后面,还有顶花轿。是新娘子坐的花轿。新郎倌头戴金花,身穿蟒袍,骑着匹毛色纯白,全无杂色的高头大马,走在行列最前面。世上所有的新郎倌,一定都是满面喜气,得意洋洋的──尤其是新娘子已坐在花轿里的时候。一个人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也很怕看到别人开心得意的样子。萧十一郎平时本不是如此自私小气的人,但今天却是例外,他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突然弯下腰去咳嗽起来。沉璧君头虽是抬着的,但眼睛里却什么也瞧不见,看到别人的花轿,她就会想到自己坐在花轿里的时候。那时她心里还充满了美丽的幻想,幸福的憧憬。但现在呢?她只希望现在坐在花轿里的这位新娘子,莫要遭遇到和她同样的事,除了自己的丈夫外,莫要再爱上第二个男人。新郎倌坐在马上,头抬得很高。一个人在得意的时候,总喜欢看着别人的样子,总希望别人也在看他,总觉得别人也应该能分享他的快乐。但这新郎倌也是例外。他人虽坐在马上,一颗心却早已钻入花轿里,除了他的新娘子外,全世界所有的人他都没有放在心上、瞧在眼里。因为这新娘他得来实在太不容易。为了她,他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气。为了她,他身上的肉也不知少了多少斤。他本来几乎已绝望,谁知她却忽然点了头。“唉,女人的心。”现在,受苦受难的日子总算已过去,她总算已是他的。眼见花轿就要抬进门,新娘子就要进洞房了。想到这里,他百把斤重的身子忽然轻得好像要从马背上飘了起来。他抬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地。“唉,真是谢天谢地。”八匹对子马,十六个吹鼓手后面,就是那顶八人抬的花轿。轿帘当然是垂着的。别的新娘子一上了花轿,最刁蛮、最调皮的人也会变成呆子,动也不敢动,响也不敢响,甚至连放个屁都不敢,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忍着。但这新娘子,也是例外。帘子居然被掀开了一线,新娘子居然躲在轿子里向外偷看。萧十一郎刚抬起头,就看到帘子后面那双骨碌碌四面乱转的眼睛。他也忍不住觉得很好笑:“人还在花轿里,已憋不住了,以后那还得了?”这样的新娘子已经很少见了,谁知更少见的事还在后头哩。轿帘突然掀起。红绸衣、红绣鞋,满头凤冠霞帔,穿戴得整整齐齐的新娘子,竟突然从花轿里飞了出来。萧十一郎也不禁怔住。他再也想不到这新娘子竟飞到他面前,从红缎子衣袖里伸出了手,“啪”的一声,用力拍了拍他肩头,银铃般娇笑道:“你这小王八蛋,这些日子,你死到哪里去了!”萧十一郎几乎已被那一巴掌拍得跌倒,再一听到这声音,他就好像真的连站都站不住了。吹鼓手、抬轿的、跟轿的,前前后后三四十个人,也全都怔住,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那神情就好像嘴里刚被塞下个煮熟滚烫的鸡蛋。沉璧君也已怔住,这种事,她更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新娘子笑着道:“我只不过擦了一斤多粉,你难道就认不出我是谁了?”萧十一郎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就算认不出,也猜得到的……世上除了风四娘外,哪里还找得出第二个这样的新娘子?”风四娘脸上的粉当然没有一斤,但至少也有三两。这当然是喜娘们的杰作,据说有本事的喜娘不但能将黑姑娘“漂白”,还能将麻子姑娘脸上的每个洞都填平。所以世上每个新娘子都很漂亮,而且看来差不多都一样。但再多的粉也掩不住风四娘脸上那种洒脱而甜美的笑容,那种懒散而满不在乎的神情。风四娘毕竟是风四娘,毕竟和别的新娘子不同,就算有一百双眼睛瞪着她,她还是那般模样。她还是格格的笑着,拍着萧十一郎的肩膀,道:“你想不想得到新娘子就是我?想不想得到我也有嫁人的一天?”萧十一郎苦笑着,道:“实在想不到。”风四娘虽然不在乎,他却已有些受不了,压低了声音道:“但你既已做了新娘子,还是赶快上轿吧,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等你。”风四娘瞪眼道;“要他们等等有什么关系?”她提起绣裙,轻巧的转了个身,又笑道:“你看,我穿了新娘子的衣服,漂不漂亮?”萧十一郎道:“漂亮,漂亮,漂亮极了,这么漂亮的新娘子,简直天下少有。”风四娘指头戳他鼻子,道:“所以我说你呀!……你实在是没福气。”萧十一郎摸着鼻子,苦笑道:“这种福气我可当不起。”风四娘瞪起眼,又笑了,眨着眼笑道:“你猜猜看,我嫁的是谁?”萧十一郎还未说话,新郎倌已匆匆赶了过来。他这才看清这位新郎倌四四方方的脸,四四方方的嘴,神情虽然很焦急,但走起路来还是四平八稳,连帽子上插着的金花都没有什么颤动,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块刚出炉的硬面饼。萧十一郎笑了,抱拳道:“原来是杨兄,恭喜恭喜。”杨开泰看见他就怔住了,怔了半晌,好容易才挤出一丝笑容,也抱了抱拳,勉强笑道:“好说好说,这次我们喜事办得太匆忙,有很多好朋友帖子都没有发到,下次……”刚说出“下次”两个字,风四娘就踩了他一脚,笑骂道:“下次?这种事还能有下次?我看你真是个呆脖子鹅。”杨开泰也知道话说错了,急得直擦汗,越急话就越说不出,只有在下面去拉风四娘的衣袖,吃吃道:“这……这种时候……你……你……你怎么能跑出轿子来呢?”风四娘瞪眼道:“为什么不能,看见老朋友,连招呼都不能打么?”杨开泰道:“可是……可是你现在已经是新娘子……”风四娘道:“新娘子又怎样,新娘子难道就不是人?”杨开泰胀红了脸,道:“你……你们评评理,天下哪有这样的新娘子?”风四娘道:“我就是这样子,你要是看不顺眼,换一个好了。”杨开泰气得直跺脚,喘着气道:“不讲理,不讲理,简直不讲理……”风四娘叫了起来,道:“好呀,你现在会说我不讲理了,以前你为什么不说?”杨开泰擦着汗,道:“以前……以前……”风四娘冷笑道:“以前我还没有嫁给你,所以我说的话都有道理,连放个屁都是香的,现在我既已上了花轿,就是你们姓杨的人了,所以你就可以作威作福了,是不是?是不是?”杨开泰又有些软了,叹着气,道:“我不是这意思,只不过……只不过……”风四娘道:“只不过怎样?”杨开泰眼角偷偷往后面瞟了一眼,几十双眼睛都在瞪着他,他的脸红得都快发黑了,悄悄道:“只不过你这样子,叫别人瞧见会笑话的。”他声音越低,风四娘喊得越响,大声道:“笑话就笑话,有什么了不起,我就是不怕别人笑话!”杨开泰脸色也不禁变了。他毕竟也是个人,还有口气,毕竟不是泥巴做的,忍不住也大声道:“可是……可是你这样子,要我以后怎么做人?”风四娘怒道:“你觉得我丢了你们杨家的人,是不是?”杨开泰闭着嘴,居然给她来了个默认。风四娘冷笑道:“你既然认为我不配做新娘子,这新娘子我就不做好了。”她忽然取下头上的凤冠,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大声道:“你莫忘了,我虽然上了花轿,却还没有进你们杨家的门,做不做你们杨家的媳妇,还由不得你,还得看我高不高兴。”抬轿的、跟轿的、吹鼓手,看得几乎连眼珠子都凸了出来。他们其中有些人已抬了几十年的花轿,已不知送过多少新娘子进人家的门,但这样的事,他们非但没见过,简直连听都没听说。杨开泰更已快急疯了,道:“你……你……你……”平时他只要一急,就会变成结巴,现在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萧十一郎本来还想劝劝,只可惜他对风四娘的脾气太清楚了,知道她脾气一发,就连天王老子也是劝不了的。风四娘索性将身上的绣袍也脱了下来,往杨开泰头上一摔,转身拉住了萧十一郎的手,道:“走,我们走,不做杨家的媳妇,看我死不死得了。”“你不能走!”杨开泰终于将这四个字叫了出来,赶过去拉风四娘的手。风四娘立刻就重重的甩开了,大声道:“谁说我不能走?只要我高兴,谁管得了我?”她指着杨开泰的鼻子,瞪着眼,道:“告诉你,你以后少碰我,否则莫怪我给你难看!”杨开泰木头人般怔在那里,脸上的汗珠一颗颗滚了下来。萧十一郎看得实在有些不忍,正考虑着,想说几句话来使这场面缓和些,但风四娘已用力拉着他,大步走了出去。他挣也挣不脱,甩也甩不开,更不能翻脸,只有跟着往前走,苦着脸道:“求求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又不是不会走路。”风四娘瞪眼道:“我偏要拉着你,连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遇见风四娘,萧十一郎也没法子了,只有苦笑道:“可是……可是我还有个……有个朋友。”风四娘这才想起方才的确有个人站在他旁边的,这才回头一笑,道:“这位姑娘,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人家杨大少爷有钱有势,我们犯不着呆在这里受他们的气。”沉璧君迟疑着,终于跟了过去。这只不过是因为她实在也没法子在这地方呆下去,实在不忍再看杨开泰的可怜样子,否则她实在是不愿跟他们走的。她的脸色也未必比杨开泰好看多少。风四娘既然已转过身,索性又瞪了杨开泰一眼,道:“告诉你,这次你若敢还像以前那样在后面盯着我,我若不把你这铁公鸡身上的鸡毛一根根拔光,就算我没本事。”杨开泰突也跳了起来,大声道:“你放心,就算天下女人都死光,我也不会再去找你这女妖怪!”就算是个泥人,也有土性的。杨开泰终于发了脾气。风四娘反倒怔住了,怔了半晌,才冷笑道:“好好好,这话是你说的,你最好不要忘记。”现在,风四娘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了。走了很长的一段路,她都没有说话,却不时回头去望一眼。萧十一郎淡淡道:“你用不着再瞧了,他绝不会再跟来的。”风四娘的脸红了红,冷笑道:“你以为我是在瞧他?”萧十一郎道:“你难道不是?”风四娘道:“当然不是,我……我只不过是在瞧这位姑娘。”话既已说了出来,她就真的瞧了沉璧君一眼。沉璧君虽然垂着头,但无论谁都可看出她也有一肚子气。风四娘拉着萧十一郎的手松开了,勉强笑道:“这位姑娘,你贵姓呀?”沉璧君道:“沉。”她虽然总算说话了,但声音却是从鼻子里发出来的,谁也听不出她说的是个什么字。风四娘笑道:“这位姑娘看到我这副样子,一定会觉得很奇怪。”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她若不奇怪,那才是怪事。”风四娘道:“但姑娘你最好莫要见怪,他是我的老朋友了,又是我的小老弟,所以……我一看到他就想骂他两句。”这样的解释,实在还不如不解释的好。萧十一郎只有苦笑。沉璧君本来也应该笑一笑的,可是脸上却连一点笑的意思也没有。风四娘直勾勾的瞧着她,眼睛比色狼看到漂亮女人时睁得还要大,突又将萧十一郎拉了过去,悄悄道:“这位姑娘是不是你的……你的那个?”萧十一郎只好苦笑着摇头。风四娘眼波流动,吃吃笑着道:“这种事又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你又何必否认……她若不是,为什么会吃我的醋?”她的嘴简直快咬着萧十一郎的耳朵了。心里真像是故意在向沉璧君示威──天下的女人,十个中只怕有九个有这种要命的脾气。沉璧君故意垂下头,好像什么都没有瞧见。风四娘说话的声音本就不太小,现在又提高了些,道:“却不知这是谁家的姑娘,你若真的喜欢,就赶紧求求我,我这老大姐说不定还可以替你们说个媒。”萧十一郎的心在收缩。他已不敢去瞧沉璧君,却又情难自禁。沉璧君也正好抬起头,但一接触到他那充满孤烟痛苦的眼色,她目光就立刻转开了,沉着脸,冷冷道:“你为什么不向你这位老大姐解释解释?”风四娘瞟了萧十一郎一眼,抢着道:“解释什么?”沉璧君的神色居然很平静,淡淡道:“我和他只不过是很普通的朋友,而且,我已是别人的妻子。”风四娘也笑不出来了。沉璧君慢慢的接着道:“我看你们两位倒真是天生的一对,我和外子倒可以去替你们说媒,我想,无论这位……这位老大姐是谁家的姑娘,多少总得给我们夫妻一点面子。”她说得很平静,也很有礼。但这些话每个字都像是一把刀,萧十一郎的心已被割裂。他似已因痛苦而麻痹,汗,正沁出,一粒粒流过他僵硬的脸。风四娘也怔住了。她想不出自己这一生中,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难堪过。沉璧君缓缓道:“外子姓连,连城璧,你想必也听说过。”风四娘似乎连呼吸都停顿了。她做梦也想不到,连城璧的妻子会和萧十一郎走在一起。沉璧君的神色更平静,道:“只要你肯答应,我和外子立刻就可以……”萧十一郎忽然大喝道:“住口!”他冲过去,紧紧抓住了沉璧君的手。沉璧君冷冷的瞧着他,就仿佛从未见过他这个人似的。她的声音更冷淡,冷冷道:“请你放开我的手好么?”萧十一郎的声音已嘶哑,道:“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沉璧君竟冷笑了起来,道:“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敢来拉住我的手?”萧十一郎仿佛突然被人抽了一鞭子,手松开,一步步向后退,锐利而明朗的眼睛突然变得说不出的空洞,呆滞……风四娘的心也在刺痛。她从未见过萧十一郎这种失魂落魄的样子。直到现在,她才了解萧十一郎对沉璧君爱得有多么深,痛苦有多么深,她只恨不得能将方才说的那些话全都吞回去。就算那些话每个字都已变成了石头,她也甘心吞回去。直退到路旁的树下,萧十一郎才有了声音,声音也是空洞的,反反复复的说着两句话:“我是什么人?……我凭什么?……”沉璧君的目光一直在回避着他,冷冷道:“不错,你救过我,我本该感激你,但现在我对你总算已有了报答,我们可以说已两不相欠。”萧十一郎茫然道:“是,我们已两不相欠。”沉璧君道:“你受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我本来应再多送你一程的,但现在,既然已有人陪着你,我也用不着再多事了。”她说到这里,她停了停,因为她的声音也已有些颤抖。等她恢复平静,才缓缓接着道:“你要知道,我是有丈夫的人,无论做什么,总得特别谨慎些,若有什么风言风语传出去,大家都不好看。”萧十一郎道:“是……我明白。”沉璧君道:“你明白就好了,无论如何,我们总算是朋友……”说到这里,她猝然转过身。风四娘突然脱口唤道:“沉姑娘……”沉璧君的肩头似在颤抖,过了很久,才淡淡道:“我现在已是连夫人。”风四娘勉强笑了笑,道:“连夫人现在可是要去找连公子么?”沉璧君道:“我难道不该去找他?”风四娘道:“但连夫人现在也许还不知道连公子的去向,不如让我们送一程,也免得再有意外。”沉璧君冷冷道:“这倒用不着两位操心,就算我想找人护送,也不会麻烦到两位。”她冷冷接着道:“杨开泰杨公子本是外子的世交,而且,他还是位君子,我去找他,非但什么事都比较方便得多,而且也不会有人说闲话。”风四娘非但笑不出,连话都说不出了;她这一生很少有说不出话的时候,只有别人遇见她,才会变成哑吧,但现在,在沉璧君面前,她甚至连脾气都不能发作。她实未想到看来又文静,又温柔的女人,做事竟这样厉害。沉璧君缓缓道:“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和外子也许会请两位到连家庄去坐坐,只不过,我想这种机会也不会太多。”她开始向前走,始终也没有回头。她像是永远再也不会回头!
或许您还会喜欢:
《新月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2
摘要:夜,春夜,江南的春雨密如离愁。春仍早,夜色却已很深了,远在异乡的离人也许还在残更中怀念着这千条万缕永远剪不断的雨丝,城里的人都已梦入了异乡,只有一条泥泞满途的窄巷里,居然还有一盏昏灯未灭。一盏已经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个小小的面摊,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两个愁苦的人。这么样一个凄凉的雨夜,这么样一条幽僻的小巷,还有谁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卖面的夫妇两个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点击阅读]
《桃花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句俗话,也是句老话,但又俗又老的话,通常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否则这些活也就不会留传得这么老,这么俗了。尤其是在几乎从未有过一日平静的江湖中,更是英雄辈出。动乱的时势是最容易造就英雄。各式各样的英雄,有好的英雄,有恶的英雄,有成名的英雄,也有无名的英雄,有成功的英雄,也有失败的英雄。 [点击阅读]
大旗英雄传
作者:古龙
章节:47 人气:2
摘要:——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 [点击阅读]
彩环曲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2
摘要:浓云如墨,蛰雷鸣然。暴雨前的狂风,吹得漫山遍野的草木,簌簌作响,虽不是盛夏,但这沂山山麓的郊野,此刻却有如晚秋般萧索。一声霹雳打下,倾盆大雨立刻滂沱而落,豆大的雨点,击在林木上,但闻遍野俱是雷鸣鼓击之声,雷光再次一闪,一群健马,冒雨奔来,暴雨落下虽才片刻,但马上的骑士,却已衣履尽湿了。当头驰来的两骑,在这种暴雨下,马上的骑士,仍然端坐如山,胯下的马,也是关内并不多见的良驹,四蹄翻飞处,其疾如箭。 [点击阅读]
财神与短刀
作者:古龙
章节:5 人气:2
摘要:相关链接:“大追击”杂志上刊登的古龙遗著《财神与短刀》:http://www.gulongbbs.com/kaogu/buyi/7485.htm(一)财神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人。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成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中,有一个“财神”。 [点击阅读]
《蝙蝠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23 人气:2
摘要:武林七大剑派,唯有华山的掌门人是女子,华山自“南阳”徐淑真接掌华山以来,门户便为女子所掌持。此后山门下人材虽渐凋落,但却绝无败类,因为这些女掌门人都谨奉着徐淑真的遗训,择徒极严,宁缺毋滥。华山派最盛时门下弟子曾多达七百余人,但传至饮雨大师时,弟子只有七个了,饮雨大师择徒之严,自此天下皆知。 [点击阅读]
大人物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其中有一位不但是个优秀的演最,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彩声。这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我笑笑。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得他的意思。 [点击阅读]
铁胆大侠魂
作者:古龙
章节:65 人气:2
摘要:秋,木叶萧萧。街上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宅院,看来也正和枝头的黄叶一样,已到了将近凋落的时候。那两扇朱漆大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早已剥落,铜环也已生了锈。高墙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宅院的寂寞与萧素。但这宅院也有过辉煌的时候,因为就在这里,已诞生过七位进士,三位探花,其中还有位惊才绝艳,盖世无双的武林名侠。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0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护花铃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0
摘要:──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咤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望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点击阅读]
残金缺玉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0
摘要: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西皇城根沿着紫禁城的一条碎石子路上,此刻也静静的没有一条人影,惟有紫禁城上巡弋的卫士,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点击阅读]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0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