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萧十一郎 - 第22章最长的一夜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暮色四合。大厅中已亮起了灯火,走廊上的宫纱灯笼也已被点燃。灯光自远处照过来,照在绿袍老人的脸上。他脸色苍白,眼角的肌肉已在轻微的跳动。但他的手还是稳如磐石。萧十一郎几乎已气馁,几乎已崩溃。他的信心已开始动摇,手也已将开始动摇。他几乎已无法再支持下去,这场决斗只要再延续片刻──但就在这时,只听“嗤”的一声!朱衣老人手里拈着棋子突然射出,“当”的一声,酒壶的壶嘴如被刀削,落下,跌碎。酒涌出,注入酒杯。酒杯已满,绿袍老人手缩回,慢慢的啜着杯中酒,再也没有瞧萧十一郎一眼。萧十一郎慢慢的放下酒壶,慢慢的走出八角亭,走上曲桥,猛抬头,夜色苍茫,灯光已满院。萧十一郎站在桥头,凝注着远处的一盏纱灯,久久都未举步。他从来也未发觉,灯光竟是如此柔和,如此亲切。“能活着,毕竟不是件坏事。”只有经历过死亡恐惧的人,才知道生命之可贵。“饭菜恐怕又凉了……”萧十一郎悄悄揉着手臂,大步走了回去。今天,几乎是他一生中最长的一天,但这一天并不是白过的。他毕竟已有了收获。他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在酸疼,但心情却很振奋,他准备好好吃一餐,喝几杯酒,好好睡一觉。明天他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每件事都可能决定他的一生。门是开着的。沉璧君一定又等得很着急了。“只希望她莫要又认为我是在和那些小姑娘们鬼混。”萧十一郎悄悄的推开门,他希望能看到沉璧君春花般的笑。他永远想不到推开门后看到的是什么,会发生什么事?否则他只怕永远也不会推开这扇门了!桌上摆着五盘菜:蟹粉鱼唇、八宝辣酱、清炒鳝糊、豆苗虾腰、一大盘醉转弯拼油爆虾是下酒的,一只砂锅狮子头是汤。今天在厨房当值的,是位苏州大司务。菜,也都已凉了。桌子旁坐着一个人,在等着。但这人并不是沉璧君,而是那已有四五天未曾露面的主人。屋子里没有燃灯。宫灯的光,从窗棂中照进来,使屋子里流动着一种散碎而朦胧的光影,他静静的坐在光影中,看来仿佛也变得很虚玄、很诡秘、很难以捉摸,几乎已不像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而像是个幽灵。墙上,挂着幅画,画的是钟馗捉鬼图。他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这幅画上,似已瞧得出神。萧十一郎一走进来,心就沉了下去。他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一匹狼,已嗅出了灾祸的气息,而且灾祸已来到眼前,纵想避免,也已太迟了。主人并没有回头。萧十一郎迟疑着,在对面坐了下来。他决定什么话都不说,等主人先开口。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已发生了什么变化,也猜不出别人将要怎么样对付他。也不知过了多久,主人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旧鬼未去,新鬼又生,既有各式各样的人,就有各式各样的鬼,本就永远捉不尽的,钟道士又何苦多事?”萧十一郎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主人也倒了杯酒,举杯在手,目光终于慢慢的转过来,盯着他,又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看来已很累了。”萧十一郎也笑了笑,道:“还好。”主人悠然道:“和他们交手,无论用什么法子交手,都艰苦得很。”萧十一郎道:“还好。”主人目光闪动,道:“经此一战,你想必已知道他们是谁了?”萧十一郎淡淡一笑,道:“也许我早就知道他们是谁了。”主人道:“但你还是敢去和他们交手?”萧十一郎道:“嗯。”主人仰面而笑,道:“好,有胆量,当敬一杯。”萧十一郎道:“请。”主人饮尽了杯中酒,忽然沉下了脸,道:“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了什么?”萧十一郎道:“知道得并不多,也不太少。”主人冷冷道:“希望你知道得还不太多,一个人若是知道得太多,常常都会招来杀身之祸,那就还不如完全不知道的好了。”萧十一郎将空了的酒杯放在指尖慢慢的转动着,忽然道:“她呢?”主人道:“谁?”萧十一郎道:“内人。”主人突又笑了笑,笑得很奇特,缓缓道:“你是问那位沉姑娘?”萧十一郎盯着那旋转着的酒杯,瞳孔似乎突然收缩了起来,眼珠子就变得说不出的空洞。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点了点头。主人的眼睛却在盯着他,一字字问道:“她真是你的妻子?”萧十一郎没有回答。主人跟着又追问道:“你可知道她出了什么事?你可知道她身子为何会如此虚弱?”萧十一郎长长吸了口气,道:“她出了什么事?”主人淡淡道:“她本来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个孩子的,现在却没有了。”“当”的,旋转着的酒杯自指尖飞出,撞上墙壁,粉碎。萧十一郎眼睛还是盯着那根空空的手指──手指还是直挺挺的竖在那里,显得那么笨拙、那么无助、那么可笑。主人笑了笑,悠然道:“你若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是她的丈夫?又怎配做她的丈夫!”萧十一郎眼睛终于自指尖移开,盯着他,道:“她在哪里?”主人拒绝回答这句话,却缓缓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这里最美丽的女人、最舒服的屋子,所有一切最好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他盯着萧十一郎,又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缘故?”萧十一郎道:“什么缘故?”主人道:“这只因我最强!”他又笑了笑,接着道:“我早就告诉过你,在这里既不讲道义,也没有礼法,谁最有力量,谁最强,谁就能取得最好的。”萧十一郎道:“你的意思是──”主人道:“你既已到了这里,就得顺从这里的规矩。沉姑娘既非你的妻子,也不属于任何人,那么,谁最强,谁就得到她!”他将空了的酒杯捏在手里,缓缓接道:“所以现在她已属于我,因为我比任何人都强,也比你强!”他的手纤细而柔弱,甚至比女人的手还要秀气。但说完了这句话,他再摊开手,酒杯已赫然变成了一堆粉末。一堆比盐还细的粉末!萧十一郎霍然站了起来,又缓缓坐了下去。主人却连瞧也没有瞧他一眼,悠然道:“这就是你的好处,你比大多数年轻人都看得清楚,知道我的确比你强,你也比大多数年轻人都能忍耐,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他笑了笑,接着道:“要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并不容易,所以我也不想你死得太快,只要你够聪明,也许还能活下去,活很久。”萧十一郎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我的毛病就是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是活不长的。”主人道:“那倒未必,我岂非也已活得很长了么?你若真够聪明,就该少说些话,多喝些酒,那么,就算你吃了亏,我也会对你有所补偿。”萧十一郎道:“补偿?”主人微笑道:“苏燕──她虽然没有沉姑娘那么美,但却有很多沉姑娘比不上的好处,而且,她岂非正是你自己挑中的么?你失去了一个,又得回一个,并没有吃亏。只要你也和别人一样,对什么事都看得开些,你还是可以快快乐乐的在这里过一辈子,也许比在外面还要活得愉快得多。”萧十一郎道:“我若不愿呆在这里呢?”主人沉下了脸,道:“你不愿也得愿意,因为你根本别无选择,你根本逃不出去!”萧十一郎忽然也笑了笑,道:“也许,我已找出了破解这魔法的关键!”主人的脸色变了,但瞬即展颜笑道:“你找不到的,没有人能找得到!”萧十一郎道:“我若找到了,你肯让我将她带走?”主人道:“你要找多久?”萧十一郎道:“用不着多久,就是现在!”主人道:“你若找不到呢?”萧十一郎断然道:“我就在这里呆到死,一辈子做你的奴隶!”主人的笑容忽又变得很温柔,柔声道:“这赌注并不小,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的好。”萧十一郎道:“赌注越大,越有刺激,否则还不如不赌的好,这就看你敢不敢跟我赌了。”主人笑道:“再大的赌注,我也吃得下,输得起,你难道还不放心么?”萧十一郎道:“一言为定?”主人道:“话出如风!”萧十一郎道:“好!”“好”字出口,他身子突然从墙上撞了过去。“轰”的一声,灰石飞扬,九寸厚的墙已被他撞破了个桌面般大的洞!萧十一郎的人已撞入了隔壁的屋子!这间屋子很大,却没有窗户。屋里简直可说什么都没有,只有张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摆着栋玩偶的房屋,园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有个绿袍老人正在溪水边浣足……萧十一郎喘息着,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笑道:“这就是破解你魔法的关键,是么?”主人的脸色苍白,没有说话。萧十一郎道:“你故意搬照你住的这地方,造了这么样一栋玩偶房屋,故意先让我们瞧见,然后再将我们带到这里来,让我们不由自主生出种错觉,以为自己也已被魔法缩小,也变成了玩偶……”他接着又道:“这计划虽然荒谬,却当真是妙不可言,因为无论谁也想不到世上竟有像你这种疯狂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来。”主人也大笑起来,笑道:“的确没有人能想得到,我已用这种法子捉弄过不知多少人了,那些人到最后不是发了疯,就是自己割了颈子。”萧十一郎道:“所以你觉得这法子不但很有用,而且很有趣?”主人笑道:“当然很有趣,你若也见过那些人突然发觉自己已被‘缩小’了时的表情,见到他们拼命的喝酒,拼命的去找各种法子麻醉自己,直到发疯为止,你也会觉得世上绝不会再有更有趣的事了。”他大笑着接道:“那些人为了要活下去,再也不讲什么道义礼法,甚至连名誉地位都不要了,到最后为了一瓶酒,他们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妻子!”萧十一郎道:“你难道认为世上所有的人都和他们一样?”主人笑道:“你若见过那些人,你才会懂得,人,其实并不如自己想像中那么聪明,有时简直比狗还贱,比猪还笨。”萧十一郎冷冷道:“但你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人!”主人厉声道:“谁说我是人?我既然能主宰人的生死和命运,我就是神!”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只有疯子,才会将自己当做神。”主人面上忽又露出了那种温柔的笑容,柔声道:“你也莫要得意,你现在还在我的掌握中,我还可以主宰你的生死命运。”萧十一郎道:“我也没有忘记你答应过我的话。”主人道:“也许我自己忘了呢?”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你既然将自己当做神,就绝不会对人食言背信的,否则你岂非也和别人同样卑贱?”主人盯着他,喃喃道:“你的确很聪明,我一直小看了你!”萧十一郎道:“她呢?你现在总该放了她吧!”主人道:“我还得问你几句话。”萧十一郎道:“我本就在等着你问。”主人道:“这秘密你是怎么看破的?”萧十一郎笑道:“我们若真已到了玩偶的世界,怎会再见到阳光?但这里,却有阳光。”主人叹了口气,道:“我本就发觉疏忽了这一点,但到了这里的人,神智就已混乱,谁也不会注意到这点疏忽,连我自己都已渐渐忘了。”萧十一郎道:“大多数人都自以为能看得很远,对近在眼前的反而不去留心,你当然也很明白人心的这种弱点,所以才会将我安顿在这里,你以为我绝对想不到秘密的关键就在我自己住处的隔壁。”主人道:“你是怎么想到的?”萧十一郎道:“我只不过隐隐觉得这地方必定有两间隐藏着的秘密屋子,并不能确定在哪里,方才只不过是碰碰运气而已。”他笑了笑,接着道:“我的运气还不错。”主人沉默了半晌,淡淡道:“一个人的运气无论多么好,总有一天会变坏的。”长夜已将过去。主人还坐在那间屋子里,屋子里还是没燃灯。黑暗中,慢慢的现出了一条纤小朦胧的人影。慢慢的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替他捶着背,柔声道:“你看来也有些累了。”语声柔和而甜美,带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主人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窗纸渐渐发白,曙色照亮了那人影。她身材不高,但曲线却是那么柔和,那么匀称,圆圆的脸,眼睛大而明亮,不笑的时候也带着几分笑意。她笑得不但甜美,而且纯真,无论谁看到她的笑容,都会将自己所有的忧郁烦恼全都忘记。小公子!小公子怎会也到了这里?过了很久,主人才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萧十一郎的确不是个普通人,我不该小看他的。”小公子道:“所以你就不该放他走!”主人道:“我要让人知道,我说出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小公子道:“可是……纵虎归山……”主人打断了她的话,微笑道:“他们现在虽然走了,不出十天,就会回来。”小公子道:“回来?你说他们还会回来?”主人道:“一定会回来!”小公子笑了,道:“你认为萧十一郎有毛病?”主人道:“萧十一郎虽未必,但沉璧君却非回来不可。”小公子道:“你有把握?”主人道:“你几时见我做过没把握的事?”小公子道:“她为什么要回来?”主人道:“因为我已将她的心留在这里。”小公子眨着眼,吃吃的笑了。主人道:“你不信?”小公子笑道:“我只不过想不通你用的是什么法子?”主人道:“一个男人若想留住女人的心,只有两种法子。”小公子道:“哪两种?”主人道:“第一种,是要她爱你,这当然是最好的法子,但却比较困难。”小公子道:“第二种呢?”主人道:“第二种就是要她恨你,一个女人若是真的恨你,就会时时刻刻的想着你,忘也忘不了,甩也甩不开。”他微笑着,接着道:“这法子就比较容易多了。”小公子眼珠转动着,道:“但女人若没有真的爱过你,就绝不会恨你。”主人笑道:“你错了,爱也许只有一种,恨却有很多种。”小公子道:“哦?”主人道:“若有人杀了你最亲近的人,你恨不恨他?”小公子说不出话了。主人道:“我已想法子让她知道,沉家庄是我毁了的,她祖母也是我杀了的!”小公子道:“可是,这种恨……”主人道:“这种恨也是恨,她恨我越深,就越会想尽各种法子回到我身边来,因为只有在我身边,她才有机会杀我,才有机会报仇!”小公子默然半晌,道:“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走呢?”主人道:“因为她不愿意连累萧十一郎,她知道她若不走,萧十一郎也不会走。”小公子目光闪动着,道:“这么说,你也知道她爱的是萧十一郎?”主人道:“女人若是爱上了一个男人,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出。”小公子咬着嘴唇,道:“你有把握能得到她?”主人笑道:“只要她在我身边,我就有把握。”小公子道:“但你既然知道她爱的是别人,就算得到她,又有什么意思?”主人笑道:“只要我能得到她,就有法子能令她将别的男人全都忘记”小公子敲着背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头垂得很低。主人转过身,拉住她的手,笑得很特别,道:“这法子别人不知道,你总该知道的。”小公子“嘤咛”一声,倒入他怀里……
或许您还会喜欢:
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上的原则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要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点击阅读]
边城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2
摘要:“边城在哪里?”“在天涯。”“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点击阅读]
《鬼恋侠情》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0
摘要:江湖中关于楚留香的传说很多,有的传说简直已接近神话,有人说他:‘驻颜有术,已长生不老’,有人说他:‘化身千万,能飞天遁地’,有人喜欢他,佩服他,也有人恨他入骨。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当然更少了。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年纪不算小,但也绝不能算老。他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他喜欢酒,却很少喝醉。 [点击阅读]
剑气书香
作者:古龙
章节:10 人气:0
摘要:已经是三月了。但是在北京,你仍然丝毫也闻不出一些春天的气息,刚刚解冻的泥土,被昨夜迟来的风雪一盖,使你走上去的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加上些断落在地下的枯枝,更变成行路者的一种痛苦了。这是一座并不算太小的院子,绕过上面盖满了的青苔,而青苔上又盖着些积雪的假山,有一道朱红的门,虽然门上那曾经是灿耀的油漆,已不再灿耀,甚至还有些剥落了,但是这院子、这门,仍然给人们一种富丽的印象。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0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失魂引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0
摘要:西方天边的晚霞,逐渐由绚丽而归于平淡,淡淡的一抹斜阳,也消失于苍翠的群山后。于是,在这寂静的山道上吹着的春风,便也开始有了些寒意。月亮升了起来,从东方的山洼下面,渐渐升到山道旁的木叶林梢,风吹林木,树影婆娑。浓林之中,突地,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朗声叹道:“月明星稀,风清如水。人道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虽方自畅游五岳,但此刻看这四明春山,却也未见得在泰山雄奇、华山灵秀之下哩。 [点击阅读]
情人箭
作者:古龙
章节:53 人气:0
摘要: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冰雪溅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猎猎迎风招展。 [点击阅读]
护花铃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0
摘要:──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咤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望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点击阅读]
残金缺玉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0
摘要: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西皇城根沿着紫禁城的一条碎石子路上,此刻也静静的没有一条人影,惟有紫禁城上巡弋的卫士,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点击阅读]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0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
湘妃剑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0
摘要:万流归宗暮色苍茫──落日的余晖,将天边映影得多彩而绚丽,无人的山道上,潇洒而挺秀的骑士,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影得更潇洒而挺秀了。没有炊烟,因为这里并没有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大地是寂静的,甚至还有些沉重的意味。 [点击阅读]
神君别传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0
摘要:海天无际,一片烟波浩瀚。朝霞虽过,但在那天水交相接之处,仍然留着那种多彩而绚丽的云彩,灿烂得这浩翰壮观的东海泛起片片金鳞。一艘制作得极其精巧的三桅帆船,风帆满引,由长江口以一种超越寻常的速度乘风而来。船身驶过,在这一片宛如金鳞的海面上,划开一道泛涌着青白色泡沫的巨大的痕迹。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