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萧十一郎 - 第22章最长的一夜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暮色四合。大厅中已亮起了灯火,走廊上的宫纱灯笼也已被点燃。灯光自远处照过来,照在绿袍老人的脸上。他脸色苍白,眼角的肌肉已在轻微的跳动。但他的手还是稳如磐石。萧十一郎几乎已气馁,几乎已崩溃。他的信心已开始动摇,手也已将开始动摇。他几乎已无法再支持下去,这场决斗只要再延续片刻──但就在这时,只听“嗤”的一声!朱衣老人手里拈着棋子突然射出,“当”的一声,酒壶的壶嘴如被刀削,落下,跌碎。酒涌出,注入酒杯。酒杯已满,绿袍老人手缩回,慢慢的啜着杯中酒,再也没有瞧萧十一郎一眼。萧十一郎慢慢的放下酒壶,慢慢的走出八角亭,走上曲桥,猛抬头,夜色苍茫,灯光已满院。萧十一郎站在桥头,凝注着远处的一盏纱灯,久久都未举步。他从来也未发觉,灯光竟是如此柔和,如此亲切。“能活着,毕竟不是件坏事。”只有经历过死亡恐惧的人,才知道生命之可贵。“饭菜恐怕又凉了……”萧十一郎悄悄揉着手臂,大步走了回去。今天,几乎是他一生中最长的一天,但这一天并不是白过的。他毕竟已有了收获。他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在酸疼,但心情却很振奋,他准备好好吃一餐,喝几杯酒,好好睡一觉。明天他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做,每件事都可能决定他的一生。门是开着的。沉璧君一定又等得很着急了。“只希望她莫要又认为我是在和那些小姑娘们鬼混。”萧十一郎悄悄的推开门,他希望能看到沉璧君春花般的笑。他永远想不到推开门后看到的是什么,会发生什么事?否则他只怕永远也不会推开这扇门了!桌上摆着五盘菜:蟹粉鱼唇、八宝辣酱、清炒鳝糊、豆苗虾腰、一大盘醉转弯拼油爆虾是下酒的,一只砂锅狮子头是汤。今天在厨房当值的,是位苏州大司务。菜,也都已凉了。桌子旁坐着一个人,在等着。但这人并不是沉璧君,而是那已有四五天未曾露面的主人。屋子里没有燃灯。宫灯的光,从窗棂中照进来,使屋子里流动着一种散碎而朦胧的光影,他静静的坐在光影中,看来仿佛也变得很虚玄、很诡秘、很难以捉摸,几乎已不像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而像是个幽灵。墙上,挂着幅画,画的是钟馗捉鬼图。他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这幅画上,似已瞧得出神。萧十一郎一走进来,心就沉了下去。他忽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就像是一匹狼,已嗅出了灾祸的气息,而且灾祸已来到眼前,纵想避免,也已太迟了。主人并没有回头。萧十一郎迟疑着,在对面坐了下来。他决定什么话都不说,等主人先开口。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事情已发生了什么变化,也猜不出别人将要怎么样对付他。也不知过了多久,主人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旧鬼未去,新鬼又生,既有各式各样的人,就有各式各样的鬼,本就永远捉不尽的,钟道士又何苦多事?”萧十一郎倒了杯酒,一饮而尽。主人也倒了杯酒,举杯在手,目光终于慢慢的转过来,盯着他,又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看来已很累了。”萧十一郎也笑了笑,道:“还好。”主人悠然道:“和他们交手,无论用什么法子交手,都艰苦得很。”萧十一郎道:“还好。”主人目光闪动,道:“经此一战,你想必已知道他们是谁了?”萧十一郎淡淡一笑,道:“也许我早就知道他们是谁了。”主人道:“但你还是敢去和他们交手?”萧十一郎道:“嗯。”主人仰面而笑,道:“好,有胆量,当敬一杯。”萧十一郎道:“请。”主人饮尽了杯中酒,忽然沉下了脸,道:“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了什么?”萧十一郎道:“知道得并不多,也不太少。”主人冷冷道:“希望你知道得还不太多,一个人若是知道得太多,常常都会招来杀身之祸,那就还不如完全不知道的好了。”萧十一郎将空了的酒杯放在指尖慢慢的转动着,忽然道:“她呢?”主人道:“谁?”萧十一郎道:“内人。”主人突又笑了笑,笑得很奇特,缓缓道:“你是问那位沉姑娘?”萧十一郎盯着那旋转着的酒杯,瞳孔似乎突然收缩了起来,眼珠子就变得说不出的空洞。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点了点头。主人的眼睛却在盯着他,一字字问道:“她真是你的妻子?”萧十一郎没有回答。主人跟着又追问道:“你可知道她出了什么事?你可知道她身子为何会如此虚弱?”萧十一郎长长吸了口气,道:“她出了什么事?”主人淡淡道:“她本来再过几个月就会有个孩子的,现在却没有了。”“当”的,旋转着的酒杯自指尖飞出,撞上墙壁,粉碎。萧十一郎眼睛还是盯着那根空空的手指──手指还是直挺挺的竖在那里,显得那么笨拙、那么无助、那么可笑。主人笑了笑,悠然道:“你若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又怎么可能是她的丈夫?又怎配做她的丈夫!”萧十一郎眼睛终于自指尖移开,盯着他,道:“她在哪里?”主人拒绝回答这句话,却缓缓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一件事?这里最美丽的女人、最舒服的屋子,所有一切最好的东西,都是属于我的。”他盯着萧十一郎,又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缘故?”萧十一郎道:“什么缘故?”主人道:“这只因我最强!”他又笑了笑,接着道:“我早就告诉过你,在这里既不讲道义,也没有礼法,谁最有力量,谁最强,谁就能取得最好的。”萧十一郎道:“你的意思是──”主人道:“你既已到了这里,就得顺从这里的规矩。沉姑娘既非你的妻子,也不属于任何人,那么,谁最强,谁就得到她!”他将空了的酒杯捏在手里,缓缓接道:“所以现在她已属于我,因为我比任何人都强,也比你强!”他的手纤细而柔弱,甚至比女人的手还要秀气。但说完了这句话,他再摊开手,酒杯已赫然变成了一堆粉末。一堆比盐还细的粉末!萧十一郎霍然站了起来,又缓缓坐了下去。主人却连瞧也没有瞧他一眼,悠然道:“这就是你的好处,你比大多数年轻人都看得清楚,知道我的确比你强,你也比大多数年轻人都能忍耐,所以你才能活到现在。”他笑了笑,接着道:“要找一个像你这样的对手,并不容易,所以我也不想你死得太快,只要你够聪明,也许还能活下去,活很久。”萧十一郎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我的毛病就是太聪明了,太聪明的人,是活不长的。”主人道:“那倒未必,我岂非也已活得很长了么?你若真够聪明,就该少说些话,多喝些酒,那么,就算你吃了亏,我也会对你有所补偿。”萧十一郎道:“补偿?”主人微笑道:“苏燕──她虽然没有沉姑娘那么美,但却有很多沉姑娘比不上的好处,而且,她岂非正是你自己挑中的么?你失去了一个,又得回一个,并没有吃亏。只要你也和别人一样,对什么事都看得开些,你还是可以快快乐乐的在这里过一辈子,也许比在外面还要活得愉快得多。”萧十一郎道:“我若不愿呆在这里呢?”主人沉下了脸,道:“你不愿也得愿意,因为你根本别无选择,你根本逃不出去!”萧十一郎忽然也笑了笑,道:“也许,我已找出了破解这魔法的关键!”主人的脸色变了,但瞬即展颜笑道:“你找不到的,没有人能找得到!”萧十一郎道:“我若找到了,你肯让我将她带走?”主人道:“你要找多久?”萧十一郎道:“用不着多久,就是现在!”主人道:“你若找不到呢?”萧十一郎断然道:“我就在这里呆到死,一辈子做你的奴隶!”主人的笑容忽又变得很温柔,柔声道:“这赌注并不小,你还是再考虑考虑的好。”萧十一郎道:“赌注越大,越有刺激,否则还不如不赌的好,这就看你敢不敢跟我赌了。”主人笑道:“再大的赌注,我也吃得下,输得起,你难道还不放心么?”萧十一郎道:“一言为定?”主人道:“话出如风!”萧十一郎道:“好!”“好”字出口,他身子突然从墙上撞了过去。“轰”的一声,灰石飞扬,九寸厚的墙已被他撞破了个桌面般大的洞!萧十一郎的人已撞入了隔壁的屋子!这间屋子很大,却没有窗户。屋里简直可说什么都没有,只有张很大的桌子,桌子上摆着栋玩偶的房屋,园中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有个绿袍老人正在溪水边浣足……萧十一郎喘息着,面上终于露出了笑容,笑道:“这就是破解你魔法的关键,是么?”主人的脸色苍白,没有说话。萧十一郎道:“你故意搬照你住的这地方,造了这么样一栋玩偶房屋,故意先让我们瞧见,然后再将我们带到这里来,让我们不由自主生出种错觉,以为自己也已被魔法缩小,也变成了玩偶……”他接着又道:“这计划虽然荒谬,却当真是妙不可言,因为无论谁也想不到世上竟有像你这种疯狂的人,居然会做出这种荒唐的事来。”主人也大笑起来,笑道:“的确没有人能想得到,我已用这种法子捉弄过不知多少人了,那些人到最后不是发了疯,就是自己割了颈子。”萧十一郎道:“所以你觉得这法子不但很有用,而且很有趣?”主人笑道:“当然很有趣,你若也见过那些人突然发觉自己已被‘缩小’了时的表情,见到他们拼命的喝酒,拼命的去找各种法子麻醉自己,直到发疯为止,你也会觉得世上绝不会再有更有趣的事了。”他大笑着接道:“那些人为了要活下去,再也不讲什么道义礼法,甚至连名誉地位都不要了,到最后为了一瓶酒,他们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妻子!”萧十一郎道:“你难道认为世上所有的人都和他们一样?”主人笑道:“你若见过那些人,你才会懂得,人,其实并不如自己想像中那么聪明,有时简直比狗还贱,比猪还笨。”萧十一郎冷冷道:“但你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人!”主人厉声道:“谁说我是人?我既然能主宰人的生死和命运,我就是神!”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只有疯子,才会将自己当做神。”主人面上忽又露出了那种温柔的笑容,柔声道:“你也莫要得意,你现在还在我的掌握中,我还可以主宰你的生死命运。”萧十一郎道:“我也没有忘记你答应过我的话。”主人道:“也许我自己忘了呢?”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你既然将自己当做神,就绝不会对人食言背信的,否则你岂非也和别人同样卑贱?”主人盯着他,喃喃道:“你的确很聪明,我一直小看了你!”萧十一郎道:“她呢?你现在总该放了她吧!”主人道:“我还得问你几句话。”萧十一郎道:“我本就在等着你问。”主人道:“这秘密你是怎么看破的?”萧十一郎笑道:“我们若真已到了玩偶的世界,怎会再见到阳光?但这里,却有阳光。”主人叹了口气,道:“我本就发觉疏忽了这一点,但到了这里的人,神智就已混乱,谁也不会注意到这点疏忽,连我自己都已渐渐忘了。”萧十一郎道:“大多数人都自以为能看得很远,对近在眼前的反而不去留心,你当然也很明白人心的这种弱点,所以才会将我安顿在这里,你以为我绝对想不到秘密的关键就在我自己住处的隔壁。”主人道:“你是怎么想到的?”萧十一郎道:“我只不过隐隐觉得这地方必定有两间隐藏着的秘密屋子,并不能确定在哪里,方才只不过是碰碰运气而已。”他笑了笑,接着道:“我的运气还不错。”主人沉默了半晌,淡淡道:“一个人的运气无论多么好,总有一天会变坏的。”长夜已将过去。主人还坐在那间屋子里,屋子里还是没燃灯。黑暗中,慢慢的现出了一条纤小朦胧的人影。慢慢的走到他身后,轻轻的替他捶着背,柔声道:“你看来也有些累了。”语声柔和而甜美,带着种无法形容的吸引力。主人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窗纸渐渐发白,曙色照亮了那人影。她身材不高,但曲线却是那么柔和,那么匀称,圆圆的脸,眼睛大而明亮,不笑的时候也带着几分笑意。她笑得不但甜美,而且纯真,无论谁看到她的笑容,都会将自己所有的忧郁烦恼全都忘记。小公子!小公子怎会也到了这里?过了很久,主人才叹了口气,道:“你说的不错,萧十一郎的确不是个普通人,我不该小看他的。”小公子道:“所以你就不该放他走!”主人道:“我要让人知道,我说出的话,就是金科玉律!”小公子道:“可是……纵虎归山……”主人打断了她的话,微笑道:“他们现在虽然走了,不出十天,就会回来。”小公子道:“回来?你说他们还会回来?”主人道:“一定会回来!”小公子笑了,道:“你认为萧十一郎有毛病?”主人道:“萧十一郎虽未必,但沉璧君却非回来不可。”小公子道:“你有把握?”主人道:“你几时见我做过没把握的事?”小公子道:“她为什么要回来?”主人道:“因为我已将她的心留在这里。”小公子眨着眼,吃吃的笑了。主人道:“你不信?”小公子笑道:“我只不过想不通你用的是什么法子?”主人道:“一个男人若想留住女人的心,只有两种法子。”小公子道:“哪两种?”主人道:“第一种,是要她爱你,这当然是最好的法子,但却比较困难。”小公子道:“第二种呢?”主人道:“第二种就是要她恨你,一个女人若是真的恨你,就会时时刻刻的想着你,忘也忘不了,甩也甩不开。”他微笑着,接着道:“这法子就比较容易多了。”小公子眼珠转动着,道:“但女人若没有真的爱过你,就绝不会恨你。”主人笑道:“你错了,爱也许只有一种,恨却有很多种。”小公子道:“哦?”主人道:“若有人杀了你最亲近的人,你恨不恨他?”小公子说不出话了。主人道:“我已想法子让她知道,沉家庄是我毁了的,她祖母也是我杀了的!”小公子道:“可是,这种恨……”主人道:“这种恨也是恨,她恨我越深,就越会想尽各种法子回到我身边来,因为只有在我身边,她才有机会杀我,才有机会报仇!”小公子默然半晌,道:“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走呢?”主人道:“因为她不愿意连累萧十一郎,她知道她若不走,萧十一郎也不会走。”小公子目光闪动着,道:“这么说,你也知道她爱的是萧十一郎?”主人道:“女人若是爱上了一个男人,不是瞎子就能看得出。”小公子咬着嘴唇,道:“你有把握能得到她?”主人笑道:“只要她在我身边,我就有把握。”小公子道:“但你既然知道她爱的是别人,就算得到她,又有什么意思?”主人笑道:“只要我能得到她,就有法子能令她将别的男人全都忘记”小公子敲着背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头垂得很低。主人转过身,拉住她的手,笑得很特别,道:“这法子别人不知道,你总该知道的。”小公子“嘤咛”一声,倒入他怀里……
或许您还会喜欢:
《新月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2
摘要:夜,春夜,江南的春雨密如离愁。春仍早,夜色却已很深了,远在异乡的离人也许还在残更中怀念着这千条万缕永远剪不断的雨丝,城里的人都已梦入了异乡,只有一条泥泞满途的窄巷里,居然还有一盏昏灯未灭。一盏已经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个小小的面摊,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两个愁苦的人。这么样一个凄凉的雨夜,这么样一条幽僻的小巷,还有谁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卖面的夫妇两个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点击阅读]
《桃花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句俗话,也是句老话,但又俗又老的话,通常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否则这些活也就不会留传得这么老,这么俗了。尤其是在几乎从未有过一日平静的江湖中,更是英雄辈出。动乱的时势是最容易造就英雄。各式各样的英雄,有好的英雄,有恶的英雄,有成名的英雄,也有无名的英雄,有成功的英雄,也有失败的英雄。 [点击阅读]
大旗英雄传
作者:古龙
章节:47 人气:2
摘要:——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 [点击阅读]
彩环曲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2
摘要:浓云如墨,蛰雷鸣然。暴雨前的狂风,吹得漫山遍野的草木,簌簌作响,虽不是盛夏,但这沂山山麓的郊野,此刻却有如晚秋般萧索。一声霹雳打下,倾盆大雨立刻滂沱而落,豆大的雨点,击在林木上,但闻遍野俱是雷鸣鼓击之声,雷光再次一闪,一群健马,冒雨奔来,暴雨落下虽才片刻,但马上的骑士,却已衣履尽湿了。当头驰来的两骑,在这种暴雨下,马上的骑士,仍然端坐如山,胯下的马,也是关内并不多见的良驹,四蹄翻飞处,其疾如箭。 [点击阅读]
财神与短刀
作者:古龙
章节:5 人气:2
摘要:相关链接:“大追击”杂志上刊登的古龙遗著《财神与短刀》:http://www.gulongbbs.com/kaogu/buyi/7485.htm(一)财神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人。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成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中,有一个“财神”。 [点击阅读]
《蝙蝠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23 人气:2
摘要:武林七大剑派,唯有华山的掌门人是女子,华山自“南阳”徐淑真接掌华山以来,门户便为女子所掌持。此后山门下人材虽渐凋落,但却绝无败类,因为这些女掌门人都谨奉着徐淑真的遗训,择徒极严,宁缺毋滥。华山派最盛时门下弟子曾多达七百余人,但传至饮雨大师时,弟子只有七个了,饮雨大师择徒之严,自此天下皆知。 [点击阅读]
大人物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其中有一位不但是个优秀的演最,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彩声。这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我笑笑。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得他的意思。 [点击阅读]
铁胆大侠魂
作者:古龙
章节:65 人气:2
摘要:秋,木叶萧萧。街上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宅院,看来也正和枝头的黄叶一样,已到了将近凋落的时候。那两扇朱漆大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早已剥落,铜环也已生了锈。高墙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宅院的寂寞与萧素。但这宅院也有过辉煌的时候,因为就在这里,已诞生过七位进士,三位探花,其中还有位惊才绝艳,盖世无双的武林名侠。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0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护花铃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0
摘要:──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咤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望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点击阅读]
残金缺玉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0
摘要: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西皇城根沿着紫禁城的一条碎石子路上,此刻也静静的没有一条人影,惟有紫禁城上巡弋的卫士,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点击阅读]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0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