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湘妃剑 - 第28章强仇环伺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西湖之会
  仇恕沉默半晌,缓缓道:“梁兄你果然不愧是个仁义君子,事到如此,还不肯瞒我,梁兄,你今日将此事明告于我,我已十分感激了,怎会有相怪之意。”
  他语声诚恳,梁上人心下却愈觉不安。
  只见仇恕又一笑,道:“其实自今日起,在下行踪,再也毋庸瞒人了,梁兄对那位朋友,也不必再为难,只管将在下行踪,告诉他好了。”
  梁上人神色一阵惭愧,默然半晌,道:“公子那仇人,来自‘昆仑’,而且还是当今‘昆仑’掌门人的师弟,一身武功,已可算得上是武林中顶尖高手。”
  仇恕双眉微皱,道:“昆仑门人?”
  梁上人接道:“此人未入‘昆仑’之前,已是武林中一条好手,人称‘没羽箭’赵国明,十余年前,与令尊……”
  仇恕剑眉一扬,道:“先父的仇人,便是在下的仇人!”
  梁上人又自默然半晌,垂首道:“公子今后行踪既露,必定强仇环伺,凡事俱要小心了,在下……唉,只恨不能为公子效力,只有默祷公子平安……”
  他呆了半晌,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终于只是黯然一揖,悄然而去。
  仇恕无言地默送他的身影消失,心头突觉一阵萧索。
  四野空寂,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他孤身一人,四下木叶随风摇曳,仿佛都是环伺着他的仇人!
  黑暗中,他缓慢地移动身形,脚步正如他心情一般沉重。
  也不知走了多远,他突地长啸一声,奋起身形,如飞掠去,啸声高亢,响彻云霄,久久都不寂灭。
  ……
  春阳又升。
  西湖万鳞碧波,又开始荡漾起眩目的波浪。
  清晨方至,静寂的湖面便已飞扬起来,西湖中所有的画舫游艇,此刻却已聚集到一处,聚集到湖边。
  船连着船,连结成一片船海。
  淡淡的湖风中,散发着酒香与污臭。
  淡淡的风声中,飞扬起欢谈与嗤笑。
  依依的杨柳枝下,到处都是人头,到处都有长剑……
  今天,正是杭州城的大豪,武林中的巨子,灵蛇毛皋柬邀群雄,召集到西湖的英雄之会。
  画舫已用粗索或铁链结连住了,百数条画舫,结成了一座湖上的行宫,船娘们兴奋而又惊奇,以讶异的目光,望着登船的豪客。
  他们有的是慢步而登,有的却是一跃而上。
  他们高声谈笑,大杯饮酒,酒到杯干,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茶似的。
  他们虽然也穿着华丽的长衫,但却仍掩不住神情间的粗豪剽悍之气,闪烁的目光,宽阔的胸膛……
  船娘们不禁暗中羡慕了:“多么雄壮魁伟的男人!”
  她们见惯了的是文弱的书生,臃肿的商贾,猥琐的帮闲,平凡的游客,步履蹒跚的老头子,扶老携幼的小妇人……
  今日,她们眼界一新,心里暗暗高兴,却不知这些雄壮的男人们,随时都会为她们带来腥风血雨,随时都会将这“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清清西子湖的清清湖水,染上一片腥红的血色!
  突地,湖边响起一阵号声。
  拂动的柳枝下,灵蛇毛皋、子母神剑丁衣、百步飞花林琦琤、河朔双剑汪氏昆仲……
  这一帮早已叱咤江湖,声名显赫的豪客,大步登上湖船。
  但这其中最最令人触目的,却是两个神采飞扬,衣衫华丽,但面目在江湖间却极为陌生的老人!
  还有一人,更令人暗中称异,此人竟是个看来有如僵尸的汉子,面上一条刀疤,在阳光下发着红光。
  众豪不禁在暗中窃窃议:“这些人是谁?为什么灵蛇毛皋对他们分外地客气?”
  毛皋满面春风,不住抱拳,但是这春风得意的武林大汉,目光中竟似也有着一份深深的忧虑。
  变生肘腋
  他临风卓立在船头,目光四下一扫,但闻满湖群豪,忽然响起一片喝彩声,还有人在远处,扬声问好!

  灵蛇毛皋微微一笑,目中的忧郁与阴霾,瞬眼间便换作了得意而骄傲的光彩,抱拳朗声道:“毛皋事烦暇少,久未与众家兄弟欢聚,今日西湖春风杨柳,风光不恶,众家兄弟且请先饮一杯,再行叙话……”
  狂涛般的喝彩掌声中,他缓步退回船舱。
  百步飞花林琦琤娇笑道:“毛大哥,就是那仇独的儿子,此刻已来到江南,他若听到这片喝彩声,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灵蛇毛皋朗声一笑,突听程驹冷冷道:“他儿子若也像他爹爹那般脾气,只怕再响些掌声,也骇不倒他!”毛皋笑容突地一敛。
  潘佥咯咯笑道:“纵然骇不倒他,有我两人在此,他又当怎地?”
  灵蛇毛皋心中忽忧忽喜,当真是食不知味,坐不安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外面有人喝道:“弟兄们酒足饭饱,请毛大哥出来说话。”
  又有人扬声大呼道:“毛大哥对我兄弟们如此厚待,无论毛大哥有何吩咐.我弟兄们纵然赴汤蹈火,也甘愿为毛大哥效命!”
  灵蛇毛皋精神一振,振衣而起,步上船头,大声道:“多年来蒙众家兄弟厚爱,毛皋实是感激不尽,毛皋一生行事,虽然多有差错,但自问良心,始终对得住朋友,十余年前,毛某不惜冒险除去那魔头仇独,也是为了江湖朋友们的安全!”
  群豪大声喝彩,只因毛皋除去仇独之事,确是四海闻名。
  毛皋一笑又道:“但今日那仇独的后人,又已出道江湖,毛皋为了各位除去仇独,各位朋友也该为毛皋除去仇独之子!”
  众群豪哄然应道:“正该如此!”
  毛皋朗声大笑道:“朋友们对毛皋的好处,毛皋绝对不会忘记……”
  语声未了,突听远处响起一个尖锐的呼声,大喝道:“毛皋放屁!”
  群豪耸然一惊,齐地转目望去!
  只见远处一艘扎彩湖船的船篷上,叉手站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大肚妇人,戟指毛皋大骂道:“你若对得起朋友,你若不会忘记朋友的好处,程飒怎会被你杀死?”语声激愤,满面俱是泪痕。
  群豪大多认得,这妇人便是七剑三鞭中,“鸳鸯双剑”林琳,听得她这番说话,都不禁暗中惊奇。
  灵蛇毛皋面色大变,脱口道:“程飒与我义如兄弟,我怎会将他杀死,你……”
  林琳仰天悲嘶道:“你竟然还有脸说与程飒情如兄弟,我且问你,程飒若是未死,他此刻在哪里,你说他此刻在哪里?”
  满湖群豪,千百道目光,一齐望向毛皋。
  毛皋纵是一代枭雄,但此刻面对着千百道询问的目光,他心神也未免有些惶乱,讷讷道:“他……他……不错,程大哥已不幸仙去了!”
  林琳双掌紧握,怒喝道:“是谁杀死他的?”
  灵蛇毛皋呆了一呆,半晌未曾说话,湖上便已响起一阵窃窃私议之声,有的人已不禁在暗中摇头私语:“程飒与毛皋那般交情,可说是生死与共,他若真的是被毛皋杀死,灵蛇毛皋也未免太狠心了些!”
  突听一声冷笑,毛皋身后,缓步走出一个形容僵木,有如死尸一般的汉子,厉声大呼道:“程飒是我杀死的!”
  林琳切齿大呼道:“你与程飒无怨无仇,为何要将他杀死?”
  “还魂”冷冷道:“他对不起我毛大哥,我就将他杀死了!”
  群豪立刻为之哗然,齐地暗忖道:“果然是毛皋主使,将程飒杀死的!”
  满湖群豪,十中有九知道程飒与毛皋的交情,此刻一听毛皋对友如此,一些热心的朋友,也不禁寒了心。
  “还魂”目光四下一转,接口又道:“十七年前,我毛大哥开设了一家地下镖局……”
  灵蛇毛皋一听这“闪电神刀朱子明”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提起了自己的隐私之事,不禁怒叱一声,一掌推向“还魂”胸前,喝道:“退回去!”
  “还魂”仿佛脚步不稳,一连后退了几步,“砰”的一声,仰天跌倒在船舱里,口中犹自大呼道:“毛大哥,小弟全是为了你,你为何对小弟如此?”

  本已有些寒心的武林群豪,听得灵蛇毛皋竟开设了武林中人最最不耻的地下镖局,又一掌将一心为他的朋友打得仰天跌倒,不禁更是心灰,有的人已在暗中冷笑数声,悄然而退。
  毛皋眼见自己多年所建的基业,今日竟将毁于一旦,心下更是惶急,连连抱拳,连连大呼道:“众家兄弟,切切不要听他们的胡言乱语……”
  林琳已荡着一只轻舟赶来,嗖地一声,跃上船头。
  毛皋变色道:“你要做什么?”
  林琳悲嘶道:“你既然杀死他,索性也将我一齐杀死算了!”
  嘶声中急地攻出数招,招招俱攻向毛皋致命之处!
  四剑连环
  她招式虽然凌厉,但究竟是身怀六甲,已将临盆,脚步间大是不便,怎会还有昔日的威风?
  毛皋恼羞成怒,怒喝道:“泼妇,你敢在这里撒刁么?”
  反腕一掌,斜斜击在林琳肩骨之上。
  林琳悲呼一声,仰天跌倒在船板上,放声痛哭起来。
  江湖豪士,本就同情妇人弱者,何况林琳此刻怀有身孕,众人一见毛皋竟出手殴打孕妇,心中更是忿怒,虽然仍对毛皋的声威有所畏惧,但已忍不住发出义愤不平的呼声,更有许多人愤然拂袖而去。
  “河朔双剑”汪氏昆仲无言地对望一眼,他两人见到毛皋这般情况,不禁齐地想起了“缪文”的言语!
  两人不约而同地暗中忖道:“毛皋近来如此狂傲,纵容他女儿对长辈无礼,他此刻眼见已是众叛亲离,我两人何不乘机将之除去!”
  一念至此,汪一鸣突地振臂大喝道:“灵蛇毛皋面带忠厚,内藏奸诈,我等纵是情义兄弟,也看不惯他如此放肆狂行,愚弄天下江湖朋友!”
  汪一鹏反腕拔出长剑,厉声道:“程大嫂,看我兄弟为你复仇!”
  嗖地一剑,直刺毛皋左胁!
  “还魂”立在船舱的角落里,目光中已露出得意的神采,程驹、潘佥对望一眼,嘴角也微微泛出笑意。
  左手神剑丁衣肩头一动,正待长身而起,却被百步飞花林琦琤一把拉住,附在他耳边低声道:“坐山观虎斗,多么舒服,逞勇强出头就无趣了!”
  丁衣怔了怔,手按剑柄,缓缓坐了下来!
  只见毛皋身形闪动,避开了汪一鹏的一连七剑,口中厉喝道:“汪一鹏你疯了么?”
  汪一鹏冷哼一声,剑声不绝,又是一连三剑刺出,他独臂使剑,剑走偏锋,端的辛辣已极!
  毛皋脸色铁青,难看之极,显见他内心也气极怒极,但他似乎有着某种顾虑,而仍不愿与汪一鹏过手还招,身形闪处,又自往后斜让开去,挥手低喝一声:“人来!”
  汪一鹏挥剑再进,突地──
  四道寒光,挟嘶嘶锐啸之声,交尾疾卷过来,只听“铮”地一串繁密的金铁交响之声过处,汪一鹏撤剑暴退三尺!
  只见四个蓝袍黑履,手持长剑的中年汉子,一字排开,挡在他身前,四柄锋利的长剑,剑尖外吐,其势虽未展动,但已将对方进退部位,完全封住。
  这四个蓝衣剑手,一个个肃然屹立,目光不眨,凝注在汪一鹏身上,仿佛泥塑木雕一般。
  汪一鹏心头微凛,暗忖道:“毛皋这厮果然险恶深沉,竟早已暗地埋伏了这般好手……”
  思忖未已,却听毛皋朗声道:“汪大弟,愚兄有何对不起你的地方,当着众家兄弟面前,你须放明白些!”
  汪氏昆仲以西湖上受挫于毛文琪之事,怎好向天下群雄说出,汪一鹏目光一转,厉声道:“你寡廉鲜耻,开设地下镖局,背信忘义,暗杀我程飒大哥,欺凌孤寡,集奸险毒辣于一身,天下之人皆得诛之,我弟兄替武林除害,又何须有私人恩怨!”

  这一席话,说得义正词严,留着未走的群豪,莫不耸然动容,甚多已有人按剑而起。满湖船娘,更早已乱成一堆。
  毛皋满面怒容,微一挥手,冷冷叱道:“杀!”
  叱声方出,四名蓝衣剑手,身形齐展,四柄长剑,同时疾刺而出!
  汪一鹏冷笑一声,道:“无知小儿,也敢在老夫面前施剑!”
  人随声动,剑走轻灵,独手振处,剑尖弹起四朵剑花,将四名蓝衣剑手的长剑一齐封住,随即挽臂一圈,剑光如虹,急攻过去。
  四个蓝衣剑手身形微挫,霍地一分,避攻还招,闪电般还了一十二剑,剑剑指向汪一鹏全身要害之处。
  剑手失威
  汪一鹏一声轻叱!振臂疾挥,长剑画出一圈圈光弧,盘空而起,有如一幢华盖,将身形护住。
  四个蓝衣剑手,顿觉手中长剑如同刺在一堵坚壁之上,剑势为之一挫!
  汪一鹏纵声笑道:“灵蛇手下剑手,还有几人?”
  笑喝声中,手腕微振,一连四剑,有如惊芒掣电般击出,蓝衣剑手齐声大喝,身形复合,四柄长剑织成了一片光华!
  瞬息之间,双方已互攻出十余招之多,汪一鹏长剑挥洒,游走于四柄长剑交织的光华中,表面上虽是从容无比,但心中却是烦躁已极,目中杀机骤盛,手中剑势突变,由疾而徐,仿佛剑身有千钧之重,每一剑刺出,其势虽缓,但俱蕴含着极厉害的变化与无穷潜力。
  四个蓝衣剑手的剑招虽是辛辣诡异,但功力修为上,哪及汪一鹏深厚,是以顿时为对方剑身上发出的潜力所逼,辛辣凌厉的剑招,再也施展不开。
  毛皋在一旁叉手督战,见状,心中不由大为着急,惟恐再打下去,自己费了多年心血训练出来的这四名剑手,又将毁于一旦!
  心念思忖间,他不禁又自想起了昨日随程飒出动的另四名剑手,竟直到此刻为止,还不见踪迹。
  悄然走到角落里的“还魂”身边,沉声道:“你昨天杀死程飒时,可曾见到过四个身穿蓝衣的剑手?”
  “还魂”漠然点了点头,冷冷道:“见到!”
  毛皋目光一寒,追问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还魂”冷冷道:“死了!”
  毛皋霍地跨前一步,面沉如水,厉声道:“怎样死的?”
  “还魂”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木然答道:“难道他们还会病死不成?”
  毛皋双拳紧握,一字字缓缓问道:“是谁动的手?”
  话声未了,船头已响起两声金铁交鸣的大震,闪目望去,只见两柄长剑.冲天飞起,带起两道光弧,斜斜坠入湖中,划开两道碧波!
  两个蓝衣剑手疾退而出,手上空空,长剑已失。
  汪一鹏如影随形,口中大喝一声:“着!”
  剑尖伸缩,仿佛毒蛇吐信,一分为二,闪电般直取二人咽喉。
  两个蓝衣剑手的身手虽自不弱,但对方这一剑,来势又准又狠,却令他两人避无可避。
  刹那间,另两道剑光从旁边一闪而至,“铮铮”两声,硬生生将汪一鹏刺出的这一剑撞开了数寸。
  只听“哧哧”两声,这两个蓝衣剑手虽幸免剑穿咽喉,但肩上业已被汪一鹏的剑锋余势,划破一道血口!
  那出手拯救的另外两个蓝衣剑手,也被汪一鹏长剑反弹之力,当堂震退三步。手中长剑斜斜垂下,几乎触及舱板,显见再无还手之力!
  汪一鹏独力斗败毛皋四个贴身剑手,心中大为得意,横剑作态,凝视着毛皋,冷冷笑道:“还有人么?”
  毛皋目光闪翻,发现群雄当中,竟有大半在怒目相视,那程驹,潘佥二人依然大马金刀地坐在席位上,神情冷漠,似乎是对所发生之事,丝毫不感兴趣。
  还有那百步飞花林琦琤和左手神剑丁衣,也是面含诡异莫测之色,显然是幸灾乐祸的成分居多。
或许您还会喜欢: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4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
七杀手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10
摘要:(一)杜七的手放在桌上,却被一顶马连坡大草帽盖住。是左手。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帽子盖住自己的手。×××杜七当然不止一只手,他的右手里拿着块硬馍,他的身子就和这块硬馍一样,又干、又冷、又硬!这里是酒楼,天香楼。桌上有菜,也有酒。可是他却动也没有动,连茶水都没有喝,只是在慢慢地啃着这块他自己带来的硬馍。杜七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愿别人发现他被毒死在酒楼上。 [点击阅读]
铁胆大侠魂
作者:古龙
章节:65 人气:3
摘要:秋,木叶萧萧。街上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宅院,看来也正和枝头的黄叶一样,已到了将近凋落的时候。那两扇朱漆大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早已剥落,铜环也已生了锈。高墙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宅院的寂寞与萧素。但这宅院也有过辉煌的时候,因为就在这里,已诞生过七位进士,三位探花,其中还有位惊才绝艳,盖世无双的武林名侠。 [点击阅读]
《离别钩》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7
摘要:少年十五二十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喜欢追忆往事,有的人喜欢憧憬未来,但也有些人认为,老时光并不一定就是好时光,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测的,只有「现在」最真实,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这种人并不是没有事值得回忆,只不过通常都不太愿意去想它而已。 [点击阅读]
《血海飘香》
作者:古龙
章节:27 人气:4
摘要: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郁金香的香气,这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谁写的。 [点击阅读]
剑毒梅香
作者:古龙
章节:50 人气:3
摘要: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霭霭,虽仍严飙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本,皆似百年之物,虬枝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间何来此仙境。暮色四合,朦胧中景物更见胜绝,忽地梅阴深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踱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2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飞刀又见飞刀》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刀不仅是一种武器,而且在俗传的十八般武器中排名第一。可是在某一方面来说,刀是比不上剑的,它没有剑那种高雅神秘浪漫的气质,也没有剑的尊贵。剑有时候是一种华丽的装饰,有时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刀不是。剑是优雅的,是属于贵族的,刀却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有关剑的联想,往往是在宫廷里,在深山里,在白云间。刀却是和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点击阅读]
狼牙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赌局,而且接受各种赌注。在传说中,主持这赌局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实力雄厚,而且还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现在大家才知道,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并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老,不但能够时常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够时常得到少女的欢心。这个人的精力充沛,活动的力量更大得令人吃惊。 [点击阅读]
《决战前后》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6
摘要: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色,他身高八尺一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点击阅读]
血鹦鹉
作者:古龙
章节:31 人气:3
摘要:想写“惊魂六记”,是一种冲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很惊魂的冲动──惊的也许并不是别人的魂,而是自己的。因为这又是一种新的尝试。尝试是不是能成功?天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尝试过太多次。有些成功,有些失败。幸好还有些不能算太失败。写武侠小说,本来就是该要让人惊魂的。荒山,深夜,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除了一双炯炯发光的眸子,全身都是黑的,就像是黑夜的精灵,又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魂。 [点击阅读]
《多情环》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7
摘要:(一)夜.夜已深。双环在灯下闪动着银光。葛停香轻抚着环上的刻痕,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已是个老人,手指却仍和少年时同样灵敏有力,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拿得到的。他想要这双环已有多年,现在总算已到了他手里,他付出的代价虽然极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补偿一切。因为这双银环本是属于盛天霸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