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湘妃剑 - 第27章名剑风流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父子情仇
  骤来的黑暗中,这武林枭雄早已运气于掌,暗暗戒备,只要厅上稍有异动,他自信掌上的真力,足可应付一切!
  黑暗中只听脚步声往来奔腾,自然是那些去取灯火的灵蛇门下。
  接着,十几条壮汉,个个手中拿着不同的灯火,飞奔而来。
  光线骤明。
  就在这光线骤明的刹那间,大厅中间却发出一声惊呼!
  那蒙面风氅的“人命猎户”自从“清风剑”等人一入大厅,便合上双目,表示看不惯这一群名剑手的狂态。
  灯火一暗,他更落得清静,哪知此刻光线骤亮,他却赫然发现一个身穿蓑衣,低带笠帽的高大汉子,悄然立在他面前,一手拉掉了他蒙面的丝巾,他心中大怒,这蓑衣汉子却已惊呼出声来。
  所有目光,随之望去,只见这蓑衣大汉一声惊呼后,手掌一抬,掀开了笠帽,扯落了蓑衣──满头乱发,一身黑衣……
  赫然竟是那乱发头陀。
  他独目之中,闪闪发光,他面下的刀疤,变作赤红,正如他对面的“人命猎户”面上的刀疤一样。
  “人命猎户”颤抖着长身而起,他身上的风氅亦自敞开,露出了他颔下的白须,面上的刀疤。也露出了他枯瘦的身躯,空空的左袖。
  两人对面而立,不但高矮一样,面上的刀疤与神情,亦自完全相同,只除了“人命猎户”的刀疤恰巧擦目而过,是以保全了左目。
  这景象使得人人俱都为之一惊──又是片刻沉寂。
  于是乱发头陀开始了颤抖,颤声道:“你……你……”
  忽然,他“噗”地跪了下去,大喊道:“爹爹,你为什么不愿见我,你为什么不愿见我……”这粗豪而高大的黑衣头陀,此刻以首碰地,竟放声大哭了起来,哭得就像是周岁的婴儿一样。
  “人命猎户”呆望着面前痛哭的人,颔下的白须,也像是秋风中的枯叶一般颤抖了起来。
  他目光未曾片刻移动,然后……他目中绽出了两滴泪珠。
  灵蛇毛皋双眉紧皱,一言不发,他此刻已了解了“华山银鹤”方才那一番言语,不过是为了引开别人的注意之力。
  然后他一剑灭去灯光,使得这乱发头陀能乘乱迫近已不认他为子的父亲面前,乘乱揭开他的面幕。
  他深知这父子两人的底细,足以,此刻眼看着这一幕动人的情景,不但毫不感动,而且有些烦恼。
  “人命猎户”面上的泪珠,渐渐流入了他苍白的胡须。
  乱发头陀哭声却仍未止住,翻来覆去地说道:“爹爹,你为什么不见我……”
  “人命猎户”突地大喝一声:“谁是你的爹爹!”
  他狠狠一跺脚,转身而行,“清风剑”朱白羽,“华山银鹤”齐地纵身一跃,挡住了他的去路。
  “清风剑”朱白羽含笑道:“父子之情,其深如海,阁下何必绝情太甚?”
  “人命猎户”厉叱一声:“多管闲事!”
  单掌斜扬,刷地一掌,击向朱白羽的胸膛。
  朱白羽仍然面含微笑,身躯一侧,哪知“人命猎户”掌到中途,突然变掌为指,手腕一扭,疾点朱白羽“肩井”大穴。
  “华山银鹤”含笑道:“老前辈,你这是何苦?”
  他做出劝架的姿态,伸手阻拦,但手掌有意无意间,却抓向“人命猎户”肘间的“曲池”大穴。
  “人命猎户”目光如刃,冷笑一声,拧身错步,变招发招,乱发头陀却已飞身扑了过来,哭喊道:“爹爹,你要杀,就杀了我吧!”
  一把抱住了他爹爹的双腿,再也不肯放开。
  “人命猎户”目光仍是锐利如刃,但身躯却也不再动弹,冷冷道:“就杀了你又怎样?”
  他忽然仰天狂笑起来,笑声中充满悲激之情,狂笑着道:“今日绝没有姓仇的再来多管闲事了吧?”
  话声之中,他立掌如刀,刷地一掌,当头向乱发头陀击下。
  群豪忍不住俱都发出一声惊呼,只见他枯瘦的手掌,已触着了那一头乱发,却再也无法击下。
  灵蛇毛皋长叹一声,道:“汪兄!往事俱已化为云烟,你不如把它忘怀了吧!”
  “人命猎户”狂笑又起:“忘怀……哈哈……忘怀……”
  他痛哭似的狂笑,听得人人心底都不禁升出一股寒意。
  只听他接着说道:“我为了这不肖的逆子,断送了一生的事业,断送了一条手臂,在大漠风雪之中,苦苦奋斗二十年,如今竟有人叫我忘怀?”
  刹那之间,二十年前的往事,似乎又自他心头升起……
  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一张微带轻蔑与厌倦的面容,那满含对人生嘲弄的眼神……
  还有那冰冷的语声:“人命受之于天,你纵然是他的父亲,也没有权利伤残他的性命,你断去他一条手臂,我也要断去你一条手臂,你在他面上砍了一刀,我也要在你面上砍上一刀,这就是给你的教训,世上所有的人,绝无一人能只因自己的喜怒,别无其他原因,便要随意伤残另一人的身体性命!”

  他左臂似乎又觉微微一凉,当时那一阵刀锋过体的感觉与刺激,直到海枯石烂,他也不会忘记!
  他记得就在自己痛苦地辗转呻吟在地上时,他儿子却跟着那姓仇的狂奔而去,他呻吟着立下毒誓,总有一天要报复今日的仇恨!
  “报复……报复……”
  他突然大喝一声:“你若要再认我为父,除非你也去划开那仇独之子的面目,挖去他的眼睛,割下他的手臂,然后你再来见我。”
  独臂振处,耸肩一跃,振起那宽大的风氅,有如苍鹰般掠出厅去。
  乱发头陀狂呼一声:“爹爹!”
  喝声未了,他便已翻身追出,茫茫的夜色,眨眼间便已将他两人的身影吞没,却不知道父子两人间的恩怨情仇到何日才能了结,该如何才能了结。更不知这父子两人,与仇独父子两人之间的仇怨,直到何日何时才能了断。
  “华山银鹤”目光垂落,缓缓道:“姜桂之性,老而弥辣,想不到‘神枪’汪鲁平这般年纪,却仍是如此暴躁的脾气,其实……唉……”
  他沉声一叹,目光四扫,接道:“在座的人,与那仇独有仇的,又何止他父子两人而已。”
  毛皋面沉如水,缓缓颔首,程驹、潘佥对望一眼,那“闪电神刀”朱子明的面上,却露出了一种奇诡的冷笑。
  又是还魂
  毛文琪策马狂奔,但“缪文”的身形却越来越远,狂奔的怒马,奔跑竟仍不如“缪文”的身形迅快。
  “缪文”只听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远,身形一转,突地向左面的一个暗林奔去!穿过树林,一座精巧的庄院静静地浸浴在夜色里,他微一纵身,急掠入庄,脚尖方自一点地面,便已沉声喝道:“来人!”
  庭院寂寂,漫无回应,“缪文”纵身掠入厅堂,只见一盏油灯,闪动着寂寞的火光,照着这寂寞的厅堂──
  厅上一无人迹,却有一张小小的纸笺,被压在铜灯下面,“缪文”取来一看,只见上面字迹寥寥,写的是:“公子,我们奉大哥之命,不能再侍候公子了。”
  下面的具名,是“快马”张七、“七窍”王平与张一桶。
  “缪文”双眉一皱,蓦地,一阵沉重的足步声缓缓自内堂响起,一声接着一声,缓缓地走了过来。
  夜色深沉,这足音听来分外觉得可怖,“缪文”沉声道:“谁?”
  门帘一启,一个身形僵木,面带刀痕的汉子,手里举着一根惨白色的蜡烛,僵木地走了进来──
  他赫然竟是还魂!
  惨白色的烛火,照着他惨白色的面目,僵木地向“缪文”微微一笑,谁也猜不透他笑容中有什么深意。
  “缪文”心头却不禁为之一惊,道:“你回来了?那具尸身呢?”
  “还魂”目光突地变得十分茫然,缓缓摇了摇头。
  “缪文”心中一动,大声道:“你可是从来未曾出去?”
  “还魂”缓缓点了点头,目光望向厅外黑沉沉的天色,缓缓道:“他们都走了,只有我在这里。”语声嘶哑,音节僵木,不带任何情感,听来也仿佛自坟墓中发出。
  “缪文”双眉一皱,后退三步,沉重地坐了下来,暗暗自语:“你既没有出去,方才那一人又是谁呢?”
  他抬起目光,仔细端详着“还魂”的面容,任何人见到这样的面容,都忍不住会为之暗暗叹息。
  那是一张完全不似属于生人的面容,面上所有的肌肉,都已僵木得不能有任何变化,再加上那一道丑恶的刀疤,木然的目光,木然的神色,木然的行动……
  “缪文”暗暗忖道:“若有人要易容成他的模样,那当真是再容易不过,只要身材与他长得近似就可以了,而他的身材,却又是极为普通的,只是……方才那一个‘还魂’,却又是谁呢?”
  他不断思索着,突听厅外一声娇呼:“他……他也在这里!”
  “缪文”一惊,转身望去,只见毛文琪云鬓如雾,踏着昏黄的灯光,缓缓走了进来,一双明亮的眼睛里满含惊讶的神色,呆呆地凝注着“还魂”,突地转过目光,面向“缪文”缓缓道:“你到底是谁?”
  “缪文”微微一笑,道:“你难道不认得我么?”
  毛文琪目光不瞬,道:“我认识的你,只是伪装出来的你,我……我……”
  她冰冷而坚定的眼波,突然迷荡了起来,荡漾出一片晶莹的泪光,她身躯也开始轻微地颤抖,颤声道:“我全心全意……都……都给了你,却连你究竟是谁都不知道。”眼帘垂下,泪珠也跟着垂落。
  “缪文”心中一阵恻然,面上却仍微笑道:“我就是我,你未免想得太多了。”
  毛文琪低泣着道:“你不用再骗我了,任何人都能瞒住自己的心事,这世界上除了死人之外,有谁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目光?有谁能使自己面上的肌肉,变成和泥土石头似的,将自己心里的情感完全隐藏?”

  “缪文”心头突地一动:“世上除了死人之外,有谁能使自己面上的肌肉变得和泥土石头一样……”
  他突地大喝一声,长身而起,道:“有的,那人面上若是戴了人皮面具,他面上的肌肉便也不会动了,就像是死人一样!”
  说话声中,目光一转,笔直地望向“还魂”。
  毛文琪道:“你说什么?”语声未了,只听“当”的一声,铜灯落地,灯光骤暗。
  “缪文”大喝一声:“你往哪里去!”
  只听黑暗中一人冷冷笑道:“姓仇的,你还是上了我的当了!”
  哪有还魂
  “缪文”的心头一震,急退三步,轻轻掠到墙角。
  毛文琪惊呼一声,道:“你……你真的是仇独的后人?”
  黑暗中又是冷冷一笑,道:“不错,他就是仇独的儿子,你还不死心么?”
  语声尖锐冷削,竟不似男子声音。
  毛文琪身子一颤,道:“师……师姐,是你么?”
  “缪文”惊呼一声:“慕容惜生!”
  夜色侵入了厅堂,大厅中开始可以分辨对方朦胧模糊的人影。
  只见一条人影笔直地站在窗前,冷冷道:“不错,我就是慕容惜生!师妹,守住厅门,不要让他逃出去!”
  她语声微顿,缓缓道:“姓仇的,你自认聪明,其实却是个傻子,你要报仇,就该用堂堂正正的法子,你为什么要骗我的师妹,世上最可恨的人,就是欺骗女孩子情感的人,我师妹是这么纯洁,你竟忍心骗她!”
  毛文琪哀呼一声,悲泣道:“师姐……师姐……我……我……”满眶情泪,簌簌流下。
  慕容惜生道:“不要动,站在那里。”
  她接着道:“姓仇的,我早就看出你没有安着好心,只可惜没有法子揭穿你,但我眼见师妹她日渐憔悴,却又不能不管,我想来想去,知道你若是要向毛家的人复仇,必定要找毛家人的把柄,只要是对‘七剑三鞭’不利的事,你一定都会千方百计地去把它搜寻出来的,是不是?”
  她冷笑一声,接道:“十几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晚上忽然有一满身鲜血的大汉,闯到我家里,那人就是闪电神刀朱子明,他在临死前,说出了那件事,我和妈妈把他葬了,后来被恩师收归门下。”
  “这十几年,我一直把这件事忘了,直到见着你,我想,你若是毛家的仇人,一定会乐意知道这件事,于是我就化装成这个样子,故意让你找着我,你开始不信,但调查了之后,发现十余年前果然曾经发生过这件事,不由得你不信,嘿嘿,于是你这聪明人就终于被我骗了。”
  她冷笑着接口道:“可笑你还给我起了‘还魂’这个名字,你却不想想,天下哪有还魂的人,‘闪电神刀’此刻躺在棺材里,只怕连骨头都烂了,你还自鸣得意,我见了你那副样子,几次三番要动手杀你,若不是我等着师妹她来,只怕你早已死了几十次了。”
  毛文琪哭泣之声未住,“缪文”──仇恕额上不禁沁出了冷汗。
  只听慕容惜生又道:“若不是师妹提醒你,世界上绝不会有脸上肌肉完全死了的活人,你还蒙在鼓里,告诉你,聪明人,我现在对你说出这些话,就是要告诉你,世界上绝不会有可以把任何人都骗过的聪明人,就好像世界上也绝不会有像‘还魂’那样的‘活死人’一样,我话说完了,你可有什么话说?”
  仇恕默然半晌,突地仰天大笑起来,道:“哪有‘还魂’?哪有聪明人?我起先只想到‘还魂’那样的面貌,人人俱可乔装,却没有想通这其中的道理。”
  慕容惜生冷冷道:“不错!‘还魂’那样的面貌,人人俱可乔装,这原因是因为‘还魂’本来也就是乔装出来的!”
  仇恕笑声一顿,道:“此刻我只问你一句,方才在那灵隐寺前,你为何还要代我受过,将那程飒的尸身抬走?”
  慕容惜生呆了一呆,道:“方才谁去过灵隐寺?”
  仇恕心中不禁又是一惊,忖道:“既不是她,方才那‘还魂’又是谁乔装的呢?”
  只听慕容惜生冷冷道:“你的话可说完了?”
  仇恕默然不答。慕容惜生道:“他的话已说完了,师妹,你怎地还不动手?”
  毛文琪垂首低泣,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
  慕容惜生厉声道:“你难道没有听到我的话么?这就是骗取了你的心的坏人!这就是要杀死你爹爹的仇人!”
  毛文琪霍然抬起头来,颤声道:“你……你可是真的要骗我么?你……你对我可是没有一丝一毫真心……你……你……”
  语声抽搐,再也说不下去!
  这痴情的少女,竟是如此痴情。
  慕容惜生恨声道:“师妹,你怎会变成这样,他不在骗你,谁在骗你?”
  毛文琪掩面泣道:“我……我……”

  仇恕突地长叹一声,缓缓道:“我是骗你的!”
  心碎情痴
  他语声缓慢,一字一字地说将出来,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柄千斤铁锤,击碎了毛文琪的心。
  她哀呼一声,一步冲到仇恕身前。
  仇恕双拳紧握,木然不动,明亮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就像是夜空中一双不知名的明星。
  毛文琪眼波一转,接触到这双眼睛,突又哀呼一声,掩面狂奔了出去,奔向那无边的夜色。
  慕容惜生惊呼一声,道:“师妹,你做什么?”
  但毛文琪的身形却已走得不知去向了。
  夜色幽暗,冷风自庭园中直吹进来。
  慕容惜生霍然转过身,面对仇恕,恨声道:“你看到了么!这就是被你骗去全部情感的女子,你那么伤害了她,她却直到此刻还不忍伤害你!”
  仇恕仍然木立不动,但目光却不禁黯淡了下来。
  慕容惜生道:“她这样对你,你若还有一份良心,就不该再去害她,你若还有一份良心,就从此不要再见她,她爹爹虽然……”
  仇恕缓缓截口道:“父仇不共戴天!”语声迟缓低沉,但语气却是斩钉断铁。
  慕容惜生厉喝道:“你还要复仇,你还要再骗她的心?”
  仇恕胸膛一挺,道:“正是!”
  语声方了,慕容惜生身形已展,一掌劈向他胸膛!
  仇恕微一拧腰,慕容惜生左掌已至,右掌斜斜画了个半圈,亦已回击过来,一击左腰,一击右胁。
  她双掌夹击,掌风激厉,竟将仇恕逼入墙角。
  哪知仇恕双肩微耸,身子突然游鱼般自墙上直滑上去,他此刻双足只要微微一抬,便可直踢慕容惜生的面目,但是他却竟然没有丝毫还击之意,双肘一点墙角,倏然横飞一丈。
  慕容惜生轻叱一声,拧腰甩掌,双掌直撞仇恕背脊。
  仇恕头也不回,身躯陡然横移三尺,冷冷道:“慕容惜生,我已让了你三招!”
  慕容惜生冷笑道:“谁要你让!”
  双掌翻飞,刹那间连攻七掌,只听掌风呼呼,竟将仇恕的身形笼罩在她这一片缤纷如雨的掌影之下。
  她招式狠辣,手下绝不容情,掌掌俱是拍向仇恕要害之处,每一招每一掌俱都足以制人死命。
  仇恕身形未转,竟仍是背对着她。
  慕容惜生冷冷道:“你纵不回手,今日我也要将你毙在掌下!”
  哪知她语声未了,仇恕双掌突地反向直击而出,慕容惜生再也不曾想到他在如此部位还能发掌,只觉腕间一麻,竟被仇恕的掌缘扫中,眨眼间她一双手掌,竟再也无法抬将起来。
  要知慕容惜生武功高绝,若非仇恕在最最不可能发招的时间、部位中出掌,再也无法一掌便将之击出。
  这正是武经中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最最上乘的武功心法。
  慕容惜生心头一凛,只听仇恕冷冷道:“慕容惜生,今日我饶你一命,你可要记着了!”
  说到最后一字,他身形早已远在十丈开外。
  慕容惜生呆呆地愕了半晌,身形微微一摇,后退三步,“噗”地坐到椅上。口中喃喃道:“师妹……师妹,你爹爹有了这样的仇人,唉……”
  她只觉心头沉重,四肢无力,似乎连话都无力再说下去。
  仇恕身形如电,掠出院墙,只听身后一阵衣袂带风之声,随之而来,他大喝一声,厉声道:“慕容惜生,你还不认输么?”
  正待翻身,凌空击掌。
  哪知身后之人突地沉声一叹,道:“公子,是我!”
  仇恕真气一懈,硬生生将掌势挫住,身躯也随之飘落地上,翻身望去,只见自墙头跃落的,竟是那“九足神蛛”梁上人。
  他武功虽不甚高,轻功却妙绝一时,有如落叶般飘在墙角,仇恕精神一振,一把握住他肩膀,喜道:“梁大哥,你怎地来了?”
  梁亡人道:“我一直未曾离开此地,等候着公子,为的……”
  仇恕截口道:“那‘快马’张七等弟兄,怎地不告而别?”
  梁上人长叹一声,道:“我为的只是要告诉公子,在下今后再也不能为公子效劳,‘快马’张七那帮兄弟,也……唉!”
  他长叹一声,倏然住口。
  仇恕呆了一呆,放开梁上人的肩膀,缓缓道:“这……这是为了什么?”
  梁上人叹道:“公子有位仇家,拿了在下昔年最大恩人的一件信物,前来寻访在下,要在下为他查出公子的行踪。”
  仇恕心头一震,身形后退──步。
  只听梁上人接口叹道:“公子请放心,在下与公子多日相处,怎会泄漏公子的机密,但为了在下昔年恩人的那件信物,唉……”
  他长叹一声,改口道:“在下实在左右为难,想来想去,只有……”
  仇恕微微一笑,道:“只有谁也不帮,是么?”
  梁上人垂首道:“在下处境之难,公子你想必也能谅解。”
或许您还会喜欢:
名剑风流
作者:古龙
章节:40 人气:8
摘要:庭院深沉,浓荫如盖,古树下一个青袍老者,须眉都已映成碧绿,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安详悠闲,正负手而立,静静地瞧着面前的少年写字。这少年盘膝端坐在张矮几前,手里拿着的笔,粗如儿臂,长达两丈,笔端几已触及木叶,赫然竟似生铁所铸,黝黑的笔杆上,刻着“千钧笔”三个字,但他写的却是一笔不苟的蝇头小楷,这时他已将一篇南华经写完,写到最后一字,最后一笔,仍是诚心正意,笔法丝毫不乱。 [点击阅读]
《碧玉传奇外传》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5
摘要:楔子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不知道楚留香的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江湖人。在经过了血海飘香、大沙漠、画眉鸟、借尸还魂这些事情之后,楚留香之名便已震动天下,他的英雄事迹更已在江湖中广为留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留香是侠盗。当然也有人骂他是小偷,他的确偷,可是你不能不承认,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样如此受人崇拜敬仰、又如此可爱的小偷了。还有两件事,你也不能不承认--楚留香的轻功独步武林,天下无双。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
作者:古龙
章节:96 人气:4
摘要:茅店鸡声方鸣──在严冬清晨凛冽的寒风里,一个长身玉立,英姿飒爽的少年俊彦,悄然推开了在这荒村里唯一的小蓖栈那扇白杨木板的店门,牵出他那视若性命般火红似的名驹,仰天长长吸了口气,寒风,很快地就冲进他火热的胸膛里。 [点击阅读]
浣花洗剑录
作者:古龙
章节:62 人气:5
摘要: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双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 [点击阅读]
苍穹神剑
作者:古龙
章节:99 人气:4
摘要:江南春早,草长莺飞,斜阳三月,夜间仍有萧索之意,秣陵城郊,由四百横街到太平门的大路上,行人早渺,树梢摇曳,微风飕然,寂静已极。蛰雁惊起,远处忽然隐隐传来车辚马嘶,片刻间,走来一车一马,车马蹿行甚急,牲口的嘴角,已喷出浓浓的白沫子,一望而知,是赶过远路的,马上人穿着银白色的长衫,后背长剑,面孔瘦削,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间,宛如利剪,只是眉心紧皱,满脸俱是肃杀之气。 [点击阅读]
三少爷的剑
作者:古龙
章节:56 人气:5
摘要:现代的社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现实。现代人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各式各样的约束。可是以前不同。过去的日子都是好日子",这句话我并不赞成。可是过去的确有过好日子。在现代的西方,你就算明知一个人是杀人犯,明知他杀了你的兄弟妻子,假如没有确实的证据,你也只有眼看着他逍遥法外。因为你若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去杀了他,那么你也变成一个杀人犯。"报复"并不是种很好的法子,只不遇那至少总比让恶人逍遥法外好。 [点击阅读]
英雄无泪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1
摘要: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位老人,一个少年。“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问老人:“是不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以前也许是,现在却不是了。”“为什么?”“因为自从小李探花仙去后,这种武器已成绝响。”老人黯然叹息:“从今以后,世上再也不会有小李探花这种人;也不会再有小李飞刀这种武器了。”少年仰望高山,山巅白云悠悠。 [点击阅读]
碧血剑
作者:金庸
章节:28 人气:8
摘要: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浡泥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来朝,进贡龙脑、鹤顶、玳瑁、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久,赐宴奉天门。那浡泥国即今婆罗洲北部的婆罗乃,又称文莱(浡泥、婆罗乃、文莱以及英语Brunei均系同一地名之音译,虽和中土相隔海程万里,但向来仰慕中华。 [点击阅读]
《画眉鸟》
作者:古龙
章节:36 人气:6
摘要:现在,是黄昏。这里是个很热闹的城市,街道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扶着老人的,抱着婴儿的………大多数人看来都很愉快,因为他们经过一天工作的辛劳,现在正穿着乾净的衣服,舒服的鞋子,囊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自节俭的生活中省下来的钱,所以他们已经可以尽情来享受闲暇的乐趣。 [点击阅读]
武林外史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5
摘要:怒雪威寒,天地肃杀,千里内一片银白,几无杂色。开封城外,漫天雪花中,两骑前后奔来。当先一匹马上之人,身穿敝裘,双手都缩在衣袖中,将马缰系在辔头上。马虽极是神骏,人却十分落泊,头戴一顶破旧的貂皮风帽,风压着眼帘,瞧不清他的面目。 [点击阅读]
侠客行
作者:金庸
章节:27 人气:7
摘要:“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兀自虎虎有威。 [点击阅读]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