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大沙漠》txt——第二十章 沙漠行舟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一张沉重结实的木桌子,果然被生生劈成两半,那黑衣人却还是好生生地坐在那里,大家明明看到他动也未动,但也不知怎地,这一刀竟偏偏砍不着他,大汉们面面相觑,老颜突然大笑,道"你们还没有看出来么?这是二哥刀下留情,故意先吓这小子一跳,然后再让他恼袋搬"大汉们立刻又高兴起来,欢呼笑道:"不错,二哥的下一刀,可就不会再留情了,是么?"那虬髯大汉擦了擦头上汗珠,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一刀怎会砍空的,只有格格乾笑,道:"弟兄瞧着,二哥这一刀就要他的命!"黑衣人忽然冷冷道:"像你这样的刀法,最多也只配用来劈桌子砍板凳,若想杀人……嘿嘿!远差得远哩!"虬髯大汉涨红了脸,怒道:"要怎样的刀法才能杀人,你说?"黑衣人轻轻抚摸着乌鞘长剑,淡淡道:"杀人的刀法,要像这样。"语声中,众人似乎见到他长剑出鞘,剑光一闪,但短短九个字说完后,那柄毒蛇般的剑,远是静静地躺在他膝盖上。
  那虹须大汉也还是好生生站在那里,只是面容却在一阵阵扭曲,一双眼睛也似乎要凸了出来。
  黑衣人再也不瞧一眼,淡淡道:"现在你白了么?"髯须大汉嘎声道:"我……我白了……"
  语声未了,"哗啦啦"一声响金刀已撒手接着,他巨大的身子,也推金刀、倒王柱般仰天跌倒。
  他身上全无伤痕只有喉上,多了一点鲜红的血。
  致命的伤痕,竟只有一点。
  大汉们张口结舌,那里还说得出话来。过了半晌,一个个的目光才偷偷瞟过去,去瞧窗口的箭。
  箭头还是在对着黑衣人的头颔和胸膛,但这黑衣人却连瞧也不去瞧一眼,还是在轻抚着膝上的长剑。
  老颜一步步往后退,忍不住颤声道:"还……还不放箭?"那掌柜的不知何时已走出了柜台,此刻突然拎起了他衣襟,正正反反,掴了他十几个大耳光。
  老颜简直被打晕了,嘶声道:"老大……你为什么打人呀?"掌柜的怒道:"我不打你打谁?你方才说了什么?"老颜道:"我……我只不过要弟兄们放箭。"
  掌柜的冷笑道:"你要他们放箭,你可知道箭放出来后,死的是谁?"老颜道:"自然是这小子……"
  话犹未了,掌柜的又是几个耳光掴了过去,怒道:"凭你也敢叫他小子,你可知道这位朋友是谁?"老颜道:"他……他是谁?"
  掌柜的却不答话,反而松开手,走到那黑衣人面前,恭恭敬敬,当头一揖,陪着笑道:"弟兄们不知道中原一点红大驾光临,失礼之处,还望阁下恕罪。"这人才真是个老狐狸,他先将老颜痛打一顿,来证明自己兄弟的确是不认得一点红的,再来请一点红恕罪。
  这就叫老江湖的手段,江湖豪杰讲究的就是这个调儿,他只道对方听了这话,也必定要有一番江湖礼数回敬过来。
  谁知一点红竟完全不吃这一套。
  无论你是多么老的江湖,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门道,用到他面前,简直是白费。
  一点红连眼皮都没有抬一抬,还是冷冷道:"这茶喝不得,换一壶来。"那掌柜的怔了怔,还是陪笑道:"是是是,这茶喝不得,弟兄们去换一壶来。"等到一人换了壶茶来,他立刻双手奉上,谁知一点红接过茶壶,就"当"的摔在地上冷冷道:"这壶茶也不好,再换一壶来。"大汉们面上都变了颜色,那掌柜的却还是声色不动,脸上还是笑眯眯的,陪着笑说道,"是是,再换一壶来。"他竟真的又换了一壶,又双手奉上,心里想道:"就算你不讲理,这下子可也没有话说了吧!"谁知一点红连闻都没有闻,"当"的,又将茶壶摔得粉碎,冷冷道:"这壶茶还是喝不得"那掌柜的也真忍得住气,竟还是不停地要人换茶壶来,心里暗道:"我倒要看你还摔不摔得下去?"谁知一点红一连摔了八壶,还是面不改色。
  这时人人都已瞧出他是故意要他们好看,一个个额角上,不禁都沁出了黄豆般大小的汗珠。

  那掌柜的面上虽还带着笑,也忍不住道:"要怎样的茶,阁下才能入口呢?"一点红道:"不臭的茶,就可喝得。"
  掌柜的乾笑道:"这茶难道是臭的?"
  一点红道:"哼!"
  掌柜的笑道:"兄台连一口也未喝过,怎知这茶是臭的?"一点红冷冷道:"只因这些人手是臭的。"
  掌柜的眼角瞟了他膝上长剑一眼,格格笑道:"这些人的手莫非真的很臭,在下倒要闻闻。"他缓缓走过去,拉起老颜的手,脚尖突然挑起地上的金刀,反手抄住,一刀砍了下去。
  老颜惨呼一声,晕厥在地。
  掌柜的拿着老颜那只血淋淋的断手,竟真的放在鼻子前闻了又闻,面上还是满带笑容,悠悠道:"这只手倒也未见得太臭,只是有些血腥气。"他似乎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很有趣,话未说完,已纵声大笑起来,但除了他自己外,还有谁笑得出。
  其实他自己又何尝笑得出。
  他眼睛瞅着一点红,心里暗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就算你是来找麻烦的,这样也足够了吧?"若是换了别人,纵然心里有气,气也该消了,一个人忍到如此地步,别人还有什么话好说。
  就连那"麻子"和"驼子",心里都不禁在暗暗叹气,又奇怪那约一点红在此相见的人,为何到现在还未现身?怎奈一点红的心肠却像是铁石铸成的,无论你怎么说,怎么做,他俱都不闻不见,神色不动。
  掌柜的终於也笑不出来了,乾笑两声,走过去自己倒了壶茶,双手送到一点红面前,乾笑道:"二十年来,在下却未曾亲手端茶奉客,这双手只怕还不臭,兄台若肯给在下个面子,在下感激不尽。"一点红也不望他,只是瞪着手里的茶壶,缓缓道:"原来你才是半天风。"掌柜的陪笑道:"区区匪号,贻笑大方了。"
  一点红冷冷道:"难怪你能活到现在,你这样的人会是半天风,倒真看不出。"半天风乾笑道:"在好朋友面前,在下实在不能算是半天风,只能算是一条虫……哈哈!只不过是条小虫而已,兄台又何必与小虫一般见识。"一点红缓缓道:"不错,你的确是条小虫,你的手比他们更臭。"半天风蜡黄的脸色,立刻变为惨白,嘎声道:"兄台,你……你究竟要……"突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
  一人娇笑道:"原来半天风的手也是臭的,我倒要闻一闻看。"娇媚的笑声中,一个豆寇年华,明眸善睐,头上梳着两条乌油油大辫子的红衣少女,已盈盈走了进来。
  外面风沙漫天,别人走进来时,一个个就像是用沙土塑成的,但这少女身上却是一尘不染。
  这屋子杀气腾腾,满地血泊中远躺着死人。
  但这少女却还是笑得那么甜,那么开心,她看来就像是刚从一个春光明媚,繁花如锦的花园走过来,走进她自己的闺房似的,屋里这许多条横眉竖眼的大汉,就好像全都是她使唤的小丫头。,此时此地,会突然出现这么样一个人,大家的眼睛不禁全都瞧直了,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只见这红衣少女盈盈走到半天风面前,向他嫣然一笑道:"你的手真的很臭吗?"这句话也问得令人哭笑不得,半天风虽然阴沉鸷狠,一时间也答不出话来,吃吃道:"姑娘……在下……"红衣少女娇笑道:"瞧你这双手白白净净,怎么会臭呢?我不信……"她竟轻轻捧起了半天风的手如此美丽的少女,如此温柔的笑容,半天风又怎能拒绝?一点红虽仍声色不动,眼睛也不禁向那驼子和麻子瞟了过去,像是在说:"你们看这少女是何来历?"驼子和麻子交换个眼色,心里已不约而同想起叁个字:"石观音。"这少女纵非石观音,也必定和石观音大有关系。
  她突然出现在这里,是为着什么?突见银光一闪,一声惨叫!半天风跟跄后退叁步,仰天晕倒在地。
  红衣少女手里已多了柄银光闪闪的小刀,刀尖上挑着只鲜血淋漓的断手,她银刀是如何出手的,竟连谁都没有看清。

  只听红衣少女格格笑道:"这只手倒也不太臭嘛!只不过有些血腥气而已。"大汉们狂吼一声,忍不住扑了上来。
  红衣少女眼波流动,用纤手划着面颊,吃吃笑道:"你们想干什么,这么多大男人,欺负个小女孩子,也不害羞么?"她嘴里说着话,掌中银光闪动,当先来的两条大汉,已在惨呼声中,仰面倒了下去,咽喉处鲜血如涌泉般飞激而起。
  这又温柔,又漂亮的小女孩子,竟在谈笑间就取了两个大人的性命,别的人那里远敢出手。
  红衣少女瞧着那飞激的鲜血,却叹了口气,幽幽道:"难怪中原一点红名震天下,我如今却知道:"杀人不见血,剑下一点红。"这句话说来虽简单,做来可真不容易。"她回眸向一点红一笑,又道:"你看,我手上只不过用了一点点力气而已,他们的血就流了这么多,教人瞧看怪恶心的,那有你杀人那么文雅好看。"一点红冷冷瞧瞧她,冷冷道:"无论谁杀谁,都不会文雅好看的。"红衣少女格格笑道:"只有你,别人杀人就是杀人,你杀人却是艺术。"那小黄正悄悄往后退,悄悄向窗口打手式,要他们放箭,谁知红衣少女的眼波突又向他扫了过去,娇呼道:"哎哟!你们看这人坏不坏,他想要人用箭射死我。"小黄手脚都冷了,再也移不动半步。
  红衣少女却叹了口气,柔声道:"只可惜这些箭是射不死人的,不信你看……"她走到窗口,用两只青葱般的纤纤王手轻轻一夹,那根箭竟立刻被她夹了出来,一折两断。
  大汉们吓得连气都透不过来。
  红衣少女娇笑道:"你们奇怪么?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活人才能射箭,死人又怎么能射得出箭来呢?"小黄头声道:"你……你杀了他们?"
  红衣少女吃吃笑道:"你想,若有活人用箭对着我,我会走进这屋子来么?我的胆子又小,又没有一点红那么大本事。"小黄两条腿一软,倒了下去。
  一点红忍不住道:"你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红衣少女嫣然道:"我怎会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是我心目中最佩服的人,何况,我现在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来接你。"一点红皱眉道:"接我?"
  红衣少女道:"你不是约了人在这里见面么?"一点红道:"嗯!"
  红衣少女笑道:"现在他们因为有要紧的事,所以不能来了,叫我来接你去。"听到这里,大汉们心里几乎已淌出了苦水原来这些人只不过是约在这里见面的,却害苦我们倒了穷楣。
  只听红衣少女接着笑道:"现在我既已来了,你也该走了。"一点红沉吟道:"走……"
  红衣少女嫣然道:"你还不想走?难道想将这里的人都杀光不成?那可真好极了,我一向就喜欢看你杀人。"一点红再不说话,拉起人的绳子,就往外走,红衣少女朝那驼子和麻子瞟了一眼,忽又皱眉道:"你要捉两个人来当狗牵着玩,为何不选两个漂亮的?像这种丑八怪,瞧着讨厌,牵着丢人,不如打发他们回老家吧!"她的手一扬,那柄小银刀就向驼子咽喉上划了过去,只听"铮"的一声,黑蛇般的剑鞘格住了银刀。
  红衣少女道:"唷!你还舍不得让他们死么?"一点红冷冷道:"我要杀的人,用不着别人动手。"红衣少女展颜一笑,道:"你以为我要和你抢着杀人?"一点红道:"杀人的事,没有人能和我抢的,也没有人敢。"红衣少女吃吃笑道:"你放心,这样的人,我杀人还怕脏了手哩!"红衣少女一说是来接一点红的,驼子就知道事情不对了——龟兹国的叛臣和那吴菊轩既说要在这沙漠客栈中等一点红,为何忽又改变了主意?他们又要叫这红衣少女将一点缸带到那里去?这红衣少女的行踪更是诡秘,显见得必定大有来历,像她这样的人,又怎会受龟兹国叛臣的使唤?难道石观音已和他们勾结在一起?驼子和麻子心里已有些惊疑不定,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事到如今,他们还有什么别的选择馀地?他们一走出门,却又怔住了。

  门外竟停泊着一艘船。
  在这又神秘,又可怕的沙漠上,无论发生什么惊人的事,他们都不会奇怪,他们实在做梦也想不到会看见一只船的。
  这里已是大沙漠的中心,船是那里来的?只见这艘船长而狭,船头和船尾,都有雕刻得极为细致的装饰,华丽的船舱四面,还悬着珠。
  纵是烟雨西湖上最是逗人遐思的画舫,纵是月影笼纱,夜泊秦淮酒家旁的轻艇,看来也没有这艘船如此华丽。
  这红衣少女,原来就是从这艘船走进屋里去的,难怪全身点尘不染,但这艘船却又是如何到这里来的呢?这简直不可思议。
  却听红衣少女道:"还发什么愣,上船呀!"
  一点红目光闪动,却没有说话。
  红衣少女笑道:"你以为这船没法子开航,是么?"一点红道:"嗯!"
  红衣少女笑道:"你跟我上了船就知道了。"
  别人都在留意船上时,"驼子"却在留意着船底。
  只见船底装着两条细长的板,看来就像是雪橇,却是用极坚韧、极光滑的巨竹削成的。
  上了船后,他又发现这艘船大半都是用竹子建成,船舱是竹编的,甲板也是,是以船身自然特别轻。
  在船下面虽看不到,但上了船后,便立刻可瞧见许多只矫健有力的鹰,蜷伏在甲板上。
  两个红衣童子,正用一大条一大条新鲜的肉,在它们,等人上了船,红衣童子从腰畔解下条长鞭,"叭"的凌空一抖。
  鹰群立刻冲天飞起,无数银光闪闪的子也被带起,子带动船身,这艘船立刻像雪橇般在平滑的沙地上滑行起来,开始时远很慢,到后来却是滑行如飞,直如御风而行一般。
  驼子和麻子对望一眼,心里不禁都在暗暗佩服船主人构思之奇妙,要知鹰力最强,有时连整只羊都能被它们凌空提起来,数十只鹰要在平沙上带动一只竹制的轻舟,自然并非难事。
  而且鹰的耐性也最大,有时为了等一人死后去吃他的身,不惜在这人上空盘旋几日几夜。
  是以由鹰来御船,绝不必怕它们半途而废。
  红衣少女笑道:"你说,要在沙漠行走,还有比坐这艘船更快,更舒服的么?"一点红道:"哼!"
  红衣少女道:"而且你若不想见人,坐在这艘船上,就绝不怕被人发现,永远没有人能查得出这艘船行踪的,有些人骤然看到这艘船在沙漠上如风驶过,还以为是海蜃楼,还以为是自己见了鬼呢!"只听船舱中一人缓缓笑道:"所以,沙漠中人都叫这艘船做鬼船。"这语声缓慢而优雅,随着语声,已有个人自船舱中掀而出,探出半个身子,却又缩了回去,笑道:"外面这么大的风沙,红兄为何还不进来?"这人一张蜡黄的叁角脸上,五官却似要挤在一堆了,颔下几根鼠须,却似被火烧过,又黄又焦,长得当真是瘴头鼠目,不敢恭维,谁也想不到那么优雅动人的语声,竟是这种人发出来的。
  驼子和麻子对望一眼,心里暗道:"这人莫非就是那位大名!吴菊轩,一点红说他满脸讨厌像,倒真是一点也不错。"船舱里另外两个人,长得就好看多了。
  两个人俱都锦衣华服,一人国字脸,浓眉大眼,不怒而威,一眼望去,就知道是经常手握重权的人物。
  另一人却是未语先笑,满脸和气,人也长得富富泰泰的,看来就像是个生意做得很发财的大商人。
  这两人身上虽穿着汉人装束,但发黄而微卷,目深而微碧,显然就是那两个龟兹国的叛臣了。
  他们既来到这里,为何又说:"因为要事不能来了?"难道是想将一点红骗到这船上来么?两人一见到一点红,立刻抱拳笑道:"壮士辛苦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4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
七杀手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10
摘要:(一)杜七的手放在桌上,却被一顶马连坡大草帽盖住。是左手。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帽子盖住自己的手。×××杜七当然不止一只手,他的右手里拿着块硬馍,他的身子就和这块硬馍一样,又干、又冷、又硬!这里是酒楼,天香楼。桌上有菜,也有酒。可是他却动也没有动,连茶水都没有喝,只是在慢慢地啃着这块他自己带来的硬馍。杜七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愿别人发现他被毒死在酒楼上。 [点击阅读]
铁胆大侠魂
作者:古龙
章节:65 人气:3
摘要:秋,木叶萧萧。街上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宅院,看来也正和枝头的黄叶一样,已到了将近凋落的时候。那两扇朱漆大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早已剥落,铜环也已生了锈。高墙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宅院的寂寞与萧素。但这宅院也有过辉煌的时候,因为就在这里,已诞生过七位进士,三位探花,其中还有位惊才绝艳,盖世无双的武林名侠。 [点击阅读]
《离别钩》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7
摘要:少年十五二十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喜欢追忆往事,有的人喜欢憧憬未来,但也有些人认为,老时光并不一定就是好时光,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测的,只有「现在」最真实,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这种人并不是没有事值得回忆,只不过通常都不太愿意去想它而已。 [点击阅读]
《血海飘香》
作者:古龙
章节:27 人气:4
摘要: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郁金香的香气,这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谁写的。 [点击阅读]
剑毒梅香
作者:古龙
章节:50 人气:3
摘要: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霭霭,虽仍严飙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本,皆似百年之物,虬枝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间何来此仙境。暮色四合,朦胧中景物更见胜绝,忽地梅阴深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踱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2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飞刀又见飞刀》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刀不仅是一种武器,而且在俗传的十八般武器中排名第一。可是在某一方面来说,刀是比不上剑的,它没有剑那种高雅神秘浪漫的气质,也没有剑的尊贵。剑有时候是一种华丽的装饰,有时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刀不是。剑是优雅的,是属于贵族的,刀却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有关剑的联想,往往是在宫廷里,在深山里,在白云间。刀却是和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点击阅读]
狼牙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赌局,而且接受各种赌注。在传说中,主持这赌局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实力雄厚,而且还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现在大家才知道,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并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老,不但能够时常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够时常得到少女的欢心。这个人的精力充沛,活动的力量更大得令人吃惊。 [点击阅读]
《决战前后》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6
摘要: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色,他身高八尺一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点击阅读]
血鹦鹉
作者:古龙
章节:31 人气:3
摘要:想写“惊魂六记”,是一种冲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很惊魂的冲动──惊的也许并不是别人的魂,而是自己的。因为这又是一种新的尝试。尝试是不是能成功?天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尝试过太多次。有些成功,有些失败。幸好还有些不能算太失败。写武侠小说,本来就是该要让人惊魂的。荒山,深夜,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除了一双炯炯发光的眸子,全身都是黑的,就像是黑夜的精灵,又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魂。 [点击阅读]
《多情环》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7
摘要:(一)夜.夜已深。双环在灯下闪动着银光。葛停香轻抚着环上的刻痕,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已是个老人,手指却仍和少年时同样灵敏有力,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拿得到的。他想要这双环已有多年,现在总算已到了他手里,他付出的代价虽然极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补偿一切。因为这双银环本是属于盛天霸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