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大沙漠》——第十九章 剑不轻出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大家喜极狂呼一声,就要拚命赶过去。
  谁知当先领路的一个满脸风霜的老人却忽然大呼道:"去不得,那地方去不得。"他声音虽然低哑嘶喑,但仍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大家果然都停了下来,满面俱是渴望企求之色。
  那老人乾涩的脸上,竟充满恐惧,嘎声道:"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大家摇了摇头,一人道:"我们也不如那是什么地,只要那地方有水……"说到"水"字,大家立刻又兴奋起来,喉咙里发出一阵野兽般的嗥叫声"水……水……水……"那老人用舌头舔着嘴唇,但舔了很久,嘴唇仍是乾得发裂,只因他舌头也乾得快要裂开。
  他叹了口气道:"水……唉!那地方虽有水,但也有杀人的钢刀,我们现在还有机会活下去,但到了那里,却立刻就得死。"大家面面相觑,道:"为……为什么?"
  那老人道:"只因那地方就是半天风的……"
  说到"半天风"叁个字,已有两个人从骆驼上跌下来,另有两个人从骆驼背上跌下来后,连动都不能动了。
  忽然有个人嘶声大呼道:"我不管,我还是要去,我宁可被杀死,也不愿再受这样的罪。"他拚命打着骆驼发狂般冲了过去,大家面上都露出惊恐之色,像是知道他这一去,就永不复返了。
  这时风沙中却忽又出现了叁条人影,一个身材瘦削,面容像是用石头雕成的黑衣人,手里拉着两条绳子,将另外两个人像拉狗似的拉着走,被绳子困住的这两个人,一个又瘦又长,却生着一张金钱大麻子脸,嘴唇猪一般向上掀起,那样子令人一见就要作叁日呕。
  另一人长得也未见高明,还是个驼子,两人四只手都被紧紧的困着,跌跌撞撞地走在后面。
  那黑衣人却是神色倨傲,脚步轻健,竟像是将这满天风沙的大沙漠,着成平坦宽阔的通衢大道一般。
  快被渴死的旅人们,瞧见这叁人不觉又怔住了,也不知是谁忽然惊呼了一声,嘶声道:"半天风……半天风……"在沙漠上拿人不当人拉着走的,除了半天风和他的部下还有谁?大家骇极之下,转眼间就逃得乾乾净净。
  那驼子却叹了口气,苦笑道:"想不到这些人竟对半天风如此畏惧,竟宁愿渴死,也不愿去那里。"这人语声又低沉,又清朗,带着种奇异的煽动力,和他的模样大不相称,奇怪的是,这竟似楚留香的声音。
  那麻子道:"如此看来,那地方必然凶险已极。"这人的声音,竟像是姬冰雁的。
  原来他们为了刺探对方虚实,为了不让对方怀疑,竟扮成一点红的俘虏,只不过区区一条绳子,又怎能真的困得住他们,就算万一被人瞧破,还是照样可以全身而退的,这法子岂非比冒充一点红的朋友又高明得多。
  楚留香默然半晌,道:"我这里还有大半袋水,去送给他们吧!"这人当真是装龙像龙,装虎像虎,扮起驼子来,就活像是两头都不能着地,一点红若非亲眠瞧见他改扮,简直无法相信风流潇,令人着迷的"盗帅"楚留香,半个时辰里就会变成这样子。
  姬冰雁却微微一笑道:"有那老头子带路,这些人绝不会被渴死的。"楚留香道:"你认得那老头子?"
  姬冰雁道:"这人真算得是沙漠上的老狐狸,别的本事也没有,但却在沙漠中来来回回,也不知走过多少次,他的鼻子竟像是能嗅得出那里有危险,那里才安全,商旅若能请得到他做向导,就算贴上护身符了。"他一笑又道:"十年前我就见过此人,那时他积下的钱已足够让他孙子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了,我本以为他早已洗手不干,在家纳福,谁知他直到今天还在干这老行当,看来他竟似觉得这种生活有趣得很。"楚留香笑道:"千里良驹,岂甘伏枥,这种人你若真的要他在家纳福,他反而会觉得全身难受的。"前面两里外,突有一座石山耸天而起,山虽不高,但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却显得分外扎眼。
  山上怪石如犬牙交错,满山寸草不生,看来自也分外险峻.半天风的沙漠客栈,就正是靠山而建的。
  虽有石山挡住了风沙,这客栈仍是建得坚固异常,全都是以两人合抱的大树做桩子,深深打入地下,四五丈高的木桩,露出地面的已不过只剩下两丈,空隙处灌的竟是铅汁,其坚固何异铜墙铁壁,若有人被关在里面,要想逃出来就是难如登天。

  这屋子虽不少,门窗却又小又窄,门口的一张棉门子,闪闪的发着油光,看来竟似比铁板还重。
  没有招牌,只在墙上用白垩写着:"馍馍清水,乾床热炕。"这八个字在沙漠中的旅人看来,实比"南北口味,应时名菜,原封好酒,招待亲切"任何的魔力都大十倍。
  掀开门走进去,里面不大不小的一间屋里,摆着四.五张木桌子,十几二十张长条板凳。
  这时正有七.八条大汉围着桌子在推天九,左边的柜台里,坐着个叁角脸,山羊胡子的小老正在打瞌睡,嘴里一管旱烟,火早已熄了,那边的呼么喝六之声,几乎把房顶都震垮,他却似完全没有听见。
  突听蹄声响过,一个人没头没脑的撞了过来,嘶声狂呼道:"水……水……"掌柜的还在打瞌睡,赌钱的大汉们,更没有一个回头的,这人跟跄冲到柜台前,嘎声道:
  "掌……掌柜的卖些水好么?我有银子。"
  这掌柜的眼睛还没有张开,嘴里却笑了,道:"有银子还怕咱们不卖水?财神爷上了门,还会往外推么?"这人大喜道:"是……好……"
  他嘴里含含糊糊的,竟连话都说不清了,一只手已往怀里掏银子,当的,搁在柜台上,竟足足有二十两。
  掌柜的眼睛这才眯开一线,但立刻又闭了起来。
  那人吃惊道:"不……不够?"
  掌柜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人咬了咬牙,又掏出二十两。
  掌柜的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人眼睛里几乎已冒出火来,但瞧了那边的大汉一眼,立刻又软了下去,狠了狠心,又往怀里掏银子。
  他一面掏,一面冒汗,那掌柜的却还在叹气。
  这人大喝道:"一……一百六十两银子,还……还不够?"掌柜的笑嘻嘻道:"客官若只想买一百六十两的水,自然也可以。"这人喜道:"好,就……就这么多吧"
  掌柜的咳嗽了一声,道:"老颜,替这位客官送一百六十两银子的水来。"那老颜正在推庄,桌面上银子已堆得像一蒸笼馒头,他"叭"的将手里两张牌一翻,竟是副"蹩十"。
  做庄的"蹩十",心情可想而知,只见这老颜一咧嘴,竟连两张牌都咬在嘴里,一面咬,一面骂道:"你这龟孙子,免崽子,混帐王八蛋,谁叫你来的,害得老子输钱,老子等会不把你蛋黄都挤出来才怪。"他也不知是在骂牌,还是在骂人,挨骂的也只好装不懂,过了半晌,他总算提了只茶壶来。
  这茶壶居然不小,那人狂喜道:"多谢……多谢。"他一把抢过茶壶,就往嘴里灌,果然有一滴水落在他舌头上,他舌头刚一凉,水已经没有了。
  茶壶虽不小,里面的水却只有一滴。
  这人颤声道:"这……这壶里没有水。"
  老颜瞪眼道:"谁说没有水,你方才喝的不是水么?咱们做生意可是规规矩矩的,何苦想赖帐,只怕就是你活得不耐烦了。"这人又惊又怒,嘶声道:"但水只有一滴。"
  老颜道:"一百六十两银子,本来就只能实得一摘水,你还想要多少?"这人再也忍不住大喊起来,道:"一百六十两银子一滴水,你们这算是在做买卖么?"老颜道:"自然是在做买卖,只不过咱们这买卖叁年不开张,开张就要吃叁年,你若嫌贵,谁叫你要走进来。"他忽然一把抢过茶壶来,狞笑道:"但壶内说不定还有水,我替你挤挤,看能不能挤出来。"嘴里说着话,两只大手将茶壶一拧一绞。
  这青铜茶壶立刻像面条似的被绞成一团,那人只瞧得张大嘴不拢来,那里还敢出声。
  掌柜的却悠悠然笑道:"客官若嫌水不够,不会再买些么?"那人口吃道:"我……我已没有银子。"
  掌柜的道:"没有银子,别的东西也可作数的。"那人咬了咬牙,转身就往外跑,谁知道没跑出门,已被人一把拎了起来,一只大手已伸入他怀里。
  这只手出来的时候,已带着条装得满满的皮褡裢。

  只听老颜大笑道:"想不到这小子远肥得很。"那人颤声道:"我……我不买了。"
  老颜怒道:"你不买来干什么?咱们这地方难道是你开玩笑的么?"那人呆了半晌,流泪道:"既然这么样,就拿水来吧?"老颜哈哈大笑道:"你袋子里现已空空如也,老子那里还有水给你,滚出去喝尿吧!"他两手一扬,竟将这个人直抛了出去,只听棉门"噗"的一声,几十斤重一个人已穿门而出老颜拍了拍手,大笑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这不是瞎了眼么?"话犹未了,突听又是"噗"的一声,棉门一卷,那人竟又从门外飞了回来,"砰"的坐在桌上。
  老颜一惊,倒退叁步,道:"嘿!想不到阁下竟是真人不露相,竟还有两下子。"掌柜的冷冷道:"你说别人瞎了眼,你才是瞎了眼,有两下子的人,还在门外哩!"老颜再仔细一瞧,只见那人坐在桌子上,两眼发直,已被骇呆了,这一来老颜也瞧出他也是被从门外抛进来的,只是门外这人竟能轻轻松松的接住他,将他抛回来,不偏不倚抛在桌子上而且不伤毫发,这份手力也就骇人得很,老颜呆了半晌,又后退两步,大喝道:"门外面的小子,快进来……""送死"两字远未说出,他语声就突然顿住,只因门外已走进个人来,眼睛只不过瞪了他一眼。
  他竟已觉得全身发凉,再也说不出话来。
  门外虽是烈日当空,屋子里却是阴沉沉的。
  阴沉沉的光线中,只见这人惨白的一张脸,绝无丝毫表情,像是没有任何事能打动他的心。
  但那双眼睛,却尖锐得可怕,冷得可怕,自从他一走进来,屋子里的空气就像是突然凝结住,赌钱的停住了呼喝声,掌柜的也睁开眼睛,大家都觉得身上冷飕飕的,却不知自己为何要害怕,怕的是什么?只见这人扬长走了进来,根本就未将满屋子的人瞧在眼里,他手里还牵着两根绳子,绳子一拉,门外又有两个人跌了进来,一个弯腰驼背,一个又丑又麻,一跤跌在屋子里,还在不住喘气。
  老颜深深吸了口气,道:"朋……朋友是来干什么的?"他虽已壮起胆子,但也不知怎地,声音还是有些发抖。
  黑衣人道:"你这里是干什么的?"
  老颜怔了怔,道:"咱们……咱们这里是客栈。"黑衣人已坐了下来,"叭"的一拍桌子,道:"既是客栈,还不奉茶来?"老颜眼珠子一转,只见旁边七八个人都在瞧着自己,他心里暗道:"我怕什么?你小子一个人又有什么可怕的?"想到这里,胆子又壮了几分,冷笑道:"咱们这里一向讲究先钱后货,要喝茶得先拿银子。"谁知这黑衣人却冷冷道:"没有银子。"
  老颜又怔了怔,本想说几句狠话,突见这黑衣人眼睛刀一般地瞪着,他心里一寒,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掌柜的却忽然轻轻咳嗽了一声,笑道:"这位客官既然要喝茶,还不快倒茶来。"老颜竟真的低着头去倒茶了。
  被抛在桌上的那人,瞧得又是惊奇,又不禁在暗中称快:"原来这批强盗,还是怕恶人的。"茶倒是来得真快,黑衣人端起茶壶,大喝了一口,突然将满嘴茶都喷在老颜脸上,怒道:
  "这茶叶也喝得的么,换一壶来。"
  老颜七尺高的身子,竟被这一口茶喷得仰天跌倒,只觉满脸热辣辣的发疼,忍不住跳起来怒吼着扑过去。
  旁边七.八条大汉见他动了手,也立刻张牙舞爪,纷纷喊"打",有的搬起了板凳,有的卷起了袖子。
  黑衣人双手按在桌子上,忽然吸了口气,连桌带板凳,竟立刻随着滑开了好几尺。
  老颜本来瞧得准准的,谁知这一扑却扑了个空,反而撞在对面的大汉身上,那大汉手里的板凳刚好往下打。
  只听"砰"的一声老颜的身子已矮下去半截,若不是头恰好往外边一偏,脑袋已保险已开了花。
  他跳起来怒吼道:"小黄,你这狗养的疯了么?"那小黄脸也红了,道:"谁叫你瞎了眼撞过来,你才是狗养的。"这人正是大嬴家,老颜瞧他本有些不顺眼,这时半边肩膀已疼得发麻,更觉气往上撞,大吼道:"老子倒要瞧瞧谁是狗娘养的?"吼声中,两人已扭在一团,你一拳,我一脚,"砰砰篷篷"打了起来,两人出手都不轻,只顾了打人,竟忘了闪避,霎眼间已打得鼻青脸肿黑衣人反而在旁边着起热闹来,连眼睛都没有霎一霎。

  那掌柜的居然也沉着脸,没有说话。
  旁边的六、七条大汉,有的和老颜相好,有的和小黄交情厚,居然也都在旁边拍掌,为两人助威。
  突听黑衣人又"叭"的一拍桌子道:"叫你们换壶茶来,谁叫你们狗咬狗的。"老颜和小黄这才想起自己要打的人远在那边,两人俱都一怔,讪讪的停住了手,老颜更是恼羞成怒,狂吼道:"老子和你拚了!"他疯了似的扑过去,那黑衣人身子一缩,连桌子带板凳,又滑开了好几尺,老颜又了个空。
  这次大家都学了乖,谁也没有过去帮手,只见老颜拳打脚,左冲右扑,却沾不着别人一片衣袂。
  那桌子和板凳竟已像长在那黑衣人身上,他身子往那里动,板凳和桌子就跟着往那里走。
  这地方并不大,又摆着不少桌椅,但他却偏偏能在小小的空隙里游走自如。
  老颜眼睛也红了,脸也肿了,此刻更是满头大汗,跳脚道:"你小子若有种,就站起来和老子痛痛快快的打一架,谁要再逃走,谁就不是人,是畜牲?"黑衣人冷冷一笑道:"凭你也配和我动手。"
  老颜怒道:"你要再说风凉话,你也是畜牲!"黑衣人眼睛突然一瞪,寒光暴射,一字字道:"你真要我出手?"老颜道:"我……我……"
  他本来狠得很,但此刻被黑衣人一瞪,只觉两腿发软,竟转身冲到那些大汉面前,怒吼道:
  "你们这些龟孙子,瞧什么热闹?你们的手难道断了么?"大家被这一吼,也不好意思再不动手了。
  只见那黑衣人缓缓自背后解下一柄又长又细,黑皮剑鞘,看来就像毒蛇般的长剑,放在桌上,轻轻抚摸着,冷冷道:"此剑不轻出,出必见血,见血必死!"他像是在喃喃自语,众人却听得身上冷汗直冒,你望着我,我望着你,谁也不敢先去动手。
  那掌柜的忽然叹口气,道:"既不敢动手,还不快滚,留在这里丢人现眼么?"大汉们全都垂下了头,那掌柜的瞧着黑衣人哈哈一笑,道:"朋友好俊的身手,是存心来这里拆台的么?"黑衣人眼角都未瞧他,冷冷道:"哼!"
  掌柜的大笑,道:"好,朋友既来了,咱们不能让朋友失望。"柜台上有个小铃铛,他握在手里摇了摇。
  一阵清悦的铃声响过,四壁七.八个一尺见方的小窗子,全都打了开来,窗子外有人头闪了闪,接着,每个窗子里都放出了一根利箭,箭头正对着那黑衣人,显见已是箭在弦上,引弓待发。
  那被人抛进抛出的旅人,方才乘别人打得热闹时,早已偷来壶水喝了,此刻正在喘着气,又不禁暗暗为那黑衣人担心。
  黑衣人自己却仍是神色不动,这些强弩硬箭正对着他,他却似根本没有瞧见,只是不住冷笑。
  只听门外有人哈哈大笑,道"朋友好大的胆子,难道真的不怕死?"笑声如洪钟巨鼓,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屋子后的一扇门里,已大步走出一个人来。
  只见这人身长九尺开外,满脸虬髯如铁,那门虽不大,却也不小,这人却得弯着身子,低着头才走得进来。
  他身上衣襟敞开,露出了黑铁般毛茸茸的胸膛,手提一柄九环金背刀,长达五尺,看来竟似有四.五十斤重。
  这样的人,这样的兵刃,当真教人见了胆寒。
  黑衣人却只淡淡瞧了也一眼,冷冷道:"你就是半天风?"虬髯大汉狂笑道:"好小子,原来你知道这里有个"半天风",原来你真是成心来捣蛋的,好,老爷子索性成全了你!"狂笑声中,五十斤重的金背砍山刀已直砍而下,刀锋劈空声,刀环响动声,震得人魂魄全部飞散。
  那黑衣人似乎也被这一刀之威慑住了魂魄,限睁睁瞧着刀锋劈下,竟连动也没有动。
  四下大汉们面上不禁都露出喜色,只道这一刀砍下,那黑衣人不被活生生劈成两半才怪。
  只听得"喀嚓"一声,金刀已砍下。
或许您还会喜欢:
《绣花大盗》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4
摘要:酷热。娇阳如刀火,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二条刀疤,再加上七八处内伤,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每到阴雨天气,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更不容易,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 [点击阅读]
风铃中的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34 人气:2
摘要:(一)作为一个作家,总是会觉得自己像一条茧中的蛹,总是想要求一种突破,可是这种突破是需要煎熬的,有时候经过了很长久很长久的煎熬之后,还是不能化为蝴蝶,化作蚕,更不要希望练成丝了。所以有许多作家困死在茧中,所以他们常常酗酒、吸毒、逃避、自暴自弃,甚至会把一根“雷明顿”的散弹猎枪含在喉咙里,用一根本来握笔的手指扳开枪擎口扣下扳机,把他自己和他的绝望同时毁灭。 [点击阅读]
失魂引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西方天边的晚霞,逐渐由绚丽而归于平淡,淡淡的一抹斜阳,也消失于苍翠的群山后。于是,在这寂静的山道上吹着的春风,便也开始有了些寒意。月亮升了起来,从东方的山洼下面,渐渐升到山道旁的木叶林梢,风吹林木,树影婆娑。浓林之中,突地,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朗声叹道:“月明星稀,风清如水。人道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虽方自畅游五岳,但此刻看这四明春山,却也未见得在泰山雄奇、华山灵秀之下哩。 [点击阅读]
剑花烟雨江南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4
摘要:纤纤垂着头路过门槛,走上红毡,乌黑的发髻上横插着金钗。钗头的珠凤纹丝不动,她的脚步永远那么轻盈又那么稳重。她们是八个人同时走进来的,但大厅中所有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她知道,可是她的姿态却和她平时独自定在无人处时,完全没什么不同。纤纤的美丽和庄重,都同样被人赞赏和羡慕。案上红烛高燃,将一个全金寿字映得更灿烂辉煌,就像雷奇峰雷老太爷这一生一样。 [点击阅读]
三剑楼随笔
作者:金庸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国家不论大小,主权一律平等,这个概念是近代国际法的基础。然而在国际关系中,还是承认大国与小国之间是有区别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五大国一致的原则,就是在法理上承认大国权利的一个例子。近几个月来,这问题又讨论得热烈起来,我们最近见到一篇份量很重的长文,其中特别提到了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与小国民族主义的偏向。 [点击阅读]
游侠录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4
摘要:夕阳西坠,古道苍茫──黄土高原被这深秋的晚风吹得几乎变成了一片混沌,你眼力若不是特别的敏锐,你甚至很难看见由对面走来的人影。风吹过时,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这一切,却带给人们一种凄清和肃索之意,尤其当夜色更浓的时候,这种凄清和肃索的感觉,也随着这夜色而越发浓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尽快的逃离这种地方。然而四野寂然,根本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点击阅读]
白玉老虎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夺命更夫(一)三月二十七日,大吉。诸事皆宜。×××赵无忌倒在床上。他快马轻骑,奔驰了三百里,一下马就冲了进来,进来就倒在这张床上。又香又软的床。这是香香的床,香香是个女人,又香又软的女人,每次看到赵无忌的时候,总会笑得像糖一样甜蜜。窗外阳光灿烂,天气晴朗,风中带着花香。赵无忌看看窗外的一角蓝天,终于缓缓吐出口气,喃喃道:“今天真是个好的日子。 [点击阅读]
《银钩赌坊》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夜。秋夜。残秋。黑暗的长巷里静寂无人,只有一盏灯。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变成了死灰色,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灯笼下却接着个发亮的银钩,就像是渔翁用的钓钩一样。银钩不停的在秋风中摇晃,秋风仿佛在叹息,叹息着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被钓上这银钩?方玉飞从阴暗潮湿的冷雾中,走进了灯火辉煌的银钩赌坊,脱下了深色的斗篷,露出了他那件剪裁极合身,手工极精致的银缎子衣裳。 [点击阅读]
护花铃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2
摘要:──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咤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望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点击阅读]
大人物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其中有一位不但是个优秀的演最,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彩声。这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我笑笑。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得他的意思。 [点击阅读]
绝不低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一)“波波”。汽车来了。××ד波波”也是个女孩子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替自己取这名字,也许是因为她喜欢这两个字的声音,也许因为她这个人本来就像是辆汽车。有时甚至像是辆没有刹制的汽车。汽车从她旁边很快的驶过去,“波波”。她笑了,她觉得又开心,又有趣。这城市里的汽车真不少,每辆汽车好像都在叫她的名字,向她表示欢迎。她今年已十九,在今天晚上之前,她只看见过一辆汽车。 [点击阅读]
铁剑红颜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一午夜,寒风如刀。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个狭长的皮袋,登上了八仙楼。八仙楼是一个气派豪花,富丽堂皇的地方。这里有名茶。此地有醇酒。八仙楼的菜肴,也是这个城里最著名的。当然,它每一种酒菜的订价,也是最昂贵的。但它仍然是生意最兴旺的酒家。虽然,现在已很晚了,但八仙楼上,仍然还有不少客人。他们大多数都有了点醉意。酒意最浓的,是城西镇英镖局总镖头,“大刀神雕”濮阳胜。今天他实在很高兴。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