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太阳黑子 - 第十章 1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第十章
  一
  小卓再次被比觉踢得尿血。那天下午,比觉把尾巴从鱼排送回来。伊谷夏已经在天界山等了。说好了,这天晚上,伊谷夏要给尾巴接风洗尘,杨自道、辛小丰、比觉作陪。比觉带尾巴上山,伊谷夏已经在那里和卓生发聊天了。看在伊谷夏和尾巴的面子上,卓生发冷淡而保持礼貌地对比觉点了个头。比觉没有什么表情。
  他们在等杨自道交班过来。尾巴回鱼排,是把金鱼带回去的,现在,她又把金鱼提回了天界山。当时,伊谷夏说换井水鱼更喜欢,两个人就到水井边去换水了。比觉因为有伊谷夏带,就在屋子里架着腿看书。
  小卓和小发是突然从更高的山道上出现的。它们你追我赶追逐回家,可能游戏中,也可能是突发了战争,一路鸡飞狗跳藤叶乱飞地把战场延伸回家。小发总是以野鸡的半飞半走姿势,颠扑进院子,紧随其后的小卓,爪下沙沙生风,如猛虎下山。小发可能一路颠飞逃亡,加上飞进院子,已经体力消耗过大,所以,进了院子就直扑鸡窝。水井正是在它必经之路上,伊谷夏听到鸡狗异常的喧嚣声,已经来不及抱起对面蹲着的尾巴,事实上,尾巴已经呆若木鸡。小发吃定她的无用,愣是踏过她取近道急奔老巢,尾巴掩头尖叫,已经摔倒在打滑的水井边,比觉冲出来的时候,没有看到鸡,只看到小卓踢翻了金鱼盆,一地金鱼在尖叫扭动。小卓似乎对金鱼好奇,驻足偏头察看,比觉的大脚已经狠狠上来了。这一脚,太狠,小卓嗷嗷叫得极其哀痛,下半身一直直不起来,弓着,尾巴已经夹到看不见。卓生发赶到井边,灰白的嘴唇在抖动,抱着小卓什么话都说不出;伊谷夏看到卓生发眼泪在眼眶转,看看狗、看看人,伊谷夏也不知所措。尾巴哭叫,鱼!我的鱼……
  比觉赶紧帮她救鱼,伊谷夏也蹲了下来,打水。鱼在盆子里惊魂未定地大口呼吸。伊谷夏说,没事了,没事了。卓生发沉默着,看着令伊谷夏难过,她暗中动了动比觉。比觉还在检查尾巴是否受伤。伊谷夏动他,他知道她的意思,但是,他假装没有感觉。如果今天尾巴再度受伤,他相信自己一定会把这人、狗、鸡,统统掐死扔进水井中。
  伊谷夏走到卓生发身边,因为不知说什么好,便也蹲下,想摸摸小卓,不料小卓不知是不信任,还是疼痛生气,立刻对她进攻性地狂吠。伊谷夏猝不及防差点后仰摔倒,比觉手快,一把拉起她并拽移到自己身后。卓生发急了,大喊,它不会咬她的!

  比觉斜了他一眼,目光充满了轻蔑。
  比觉的声音很轻,但卓生发听来五雷轰顶:滚开!你这贪生怕死的窝囊废!
  比觉抱起尾巴,一手提着小金鱼盒,进了房间。尾巴抱着比觉悄悄说,老陈,小卓很痛。比觉说,嗯。尾巴说,它很痛。比觉说,我刚才是太急了。尾巴说,那……我们去跟小卓说对不起没关系吧。
  以后吧,比觉说,现在它正生气呢。刚才姐姐不是差点被它咬了。尾巴点头。可是,它很可怜,是小发坏!
  比觉放下尾巴,唔,明天,你替我悄悄跟它说,说老陈说对不起了。
  杨自道交班天还没有黑,辛小丰来得也很快。四个大人加尾巴,在废旧的铁轨旁,都进了伊谷夏的车。不过,杨自道不要伊谷夏开。地点也是伊谷夏找的,也订了桌,就在文曾路头的古道茶馆那里。原来就是吃他们西陇的老家菜,菜馆名字就是电话区号叫0590。家乡菜多年没有吃了,尤其是比觉和辛小丰。
  在古道茶馆前下了车,辛小丰牵着尾巴,尾巴提着小金鱼盒;伊谷夏、杨自道、比觉走在后面。忽然街面人物沸腾,摊贩子极速奔逃;一辆三轮摩托和一辆小东风车过来,几个制服冲下,跑得慢的摊子被拖倒,有人在叫喊,一瓮谁丢弃的酒酿被一辆自行车撞倒,酒香满地;那边的烤羊肉炉子被制服轰隆隆地扔上卡车,火星四溅;女人在尖叫;几个紫黑色的山竹,骨碌碌皮球一样地滚到尾巴脚边,尾巴想去捡,却看到一个烤地瓜的因为反抗炉具没收,被制服打得嗷嗷怪叫,头破血流,又一个女人在厉声尖叫哭喊,不知哪里有一个孩子也在没命尖叫。尾巴被这阵势吓住了,辛小丰一把抱起了惊恐的尾巴。杨自道摸着她的头,说,走,我们进店吧。比觉把两个山竹捡了起来。
  他们为什么打人呀?尾巴说。几个已经坐在小包皮间里。比觉把山竹捏开,里面的果肉如白色的柔软的大蒜头,清甜可口。他用牙签扎给了大家。尾巴郁郁地张嘴接了,说,是别人的东西。他们挨打了。
  见没有人回答,尾巴又问,谁是坏人呢?
  你说呢。伊谷夏说。
  打人的人。他们很坏!尾巴问辛小丰,也问伊谷夏,警察为什么不来抓他们?尾巴想起了伊谷春。在他卧室,她看到了伊谷春的警服警帽。你给伊谷春打电话好不好?尾巴竟然叫伊谷春全名。杨自道、辛小丰、比觉不由笑起来。伊谷夏逗她,立刻拿出电话,打通了伊谷春电话,说,一个小朋友要跟你说话。

  尾巴退缩着不接。辛小丰示意她别怕,鼓励她接。尾巴死活不伸手,伊谷夏按了扬声器。大家都听到伊谷春在电话里说,是尾巴吗,找爸爸什么事?
  杨自道、辛小丰、比觉一时神情复杂,互相看着。伊谷夏说,在我们家,我哥老逗她,说是她的第四个爸爸。才不是!尾巴大叫一声,拿起电话说,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你骗人!她把电话挂了。杨自道说,嗨,你有警察爸爸了。尾巴似乎不开心,鼓着腮帮子看面前的金鱼,不理睬大家了。
  红菇鸡汤、豆腐焖黄骨鱼、酒糟蕨菜、椒盐小河鱼、芋饺、笋干排骨、虾米炒芥菜。伊谷夏要了当地的家酿酒。很甜,后劲极大。店小二匆匆过来对伊谷夏说,对不起,绿笋被人点完了。伊谷夏叹息,我哥总说,你们老家最好吃的东西,就是新鲜绿笋。
  尾巴说,为什么不叫他来抓坏人?!
  大家又笑。尾巴噘嘴看自己鼻子,不愿看他们,她还在生气。几个爸爸都给她夹菜、喂汤、拔鱼刺什么的。看得出三个男人吃家乡菜,胃口极好,酒开始还节制,他们知道它的厉害,可是,后来越喝越多了。忽然店小二进来了,手里竟然托着个蛋糕,蜡烛已经点燃。尾巴拍手连声惊叹,哇!哇!
  辛小丰和比觉还以为是伊谷夏生日,正要道贺,伊谷夏却说,看看身份证,有刚好今天的,我们就祝他生日快乐!没有,就庆祝党的生日。
  杨自道自己都忘了,离家十多年来,他们三个从来没有过生日,伊谷夏这么一说,他就想起自己是这个月生的,今天就是十一日。辛小丰和比觉也立刻反应过来,辛小丰对他举杯说,快乐!比觉拍了杨自道的脑袋:珍重吧。比觉一口喝干了。杨自道看着伊谷夏,伊谷夏对他举杯,狮子座的,生日快乐!
  杨自道把酒干了。他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也不想也不必掏身份证。有一点不明白,伊谷夏什么时候偷看了他的证件呢?伊谷夏说,赶紧祈福吧,来,祝你生日快乐——伊谷夏一唱,大家都唱了起来,尾巴唱得最嘹亮。
  杨自道合掌,一口气吹灭蜡烛。伊谷夏说,我看到你们十三年前的合影,杨师傅的头发还是黑的。而我去年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这么花自。第一眼,我还以为他快退休啦。比觉说,他是少白头。遗传的。我们认识他的时候,就因为他白头发多,才尊他为老大。不过,他现在白得厉害,因为他熬夜捞钱不睡觉。

  杨自道说,你什么时候看到我们的合影?
  伊谷夏说,在天界山啊。你们站在厦门大学前。1988年8月25日。看,马上就十四年了!hihi(笑声?),那时候,你们三个人瘦毛长,疲惫呆板,好像刚被人痛打了一顿。小丰和比觉那时候,比我现在小多了。说着,伊谷夏忽然感到,这三个人似乎阴沉下来,没有人和她交流眼神。比觉喝多了,但是,他专心致志地监督着尾巴吃饭,时不时喂上一口菜。辛小丰在沉默地抽烟,一枝接一枝;杨自道在喝酒,也没有让伊谷夏喝。
  伊谷夏说,怎么都不说话了?
  杨自道说,你让大家想起了家乡了。
  几个人默然。散席出来,因为喝了酒,杨自道不敢开车,又不让伊谷夏开,几个人就说先走走,散步散步。走过灯火辉煌的华侨大饭店,尾巴就被气球做的拱形门吸引,大堂门口,两对新人正在迎宾。结婚呢。一看到长裙曳地的婚纱新娘子,尾巴就亢奋了,死活把他们拽过去看个究竟。
  一手提着小金鱼的尾巴,几乎走到了粉色新娘的身边,仰头看着,最后她停留在对面一个更加美丽的白色新娘边,眼里无比羡慕。
  我也要结婚!走回他们中,尾巴大声说。几个人一愣,都笑。
  伊谷夏说,你要嫁给谁呀?
  嫁给我爸爸呀!杨自道、辛小丰、比觉不由又笑。
  伊谷夏说,你要嫁哪一个呀?
  全部!道爸爸开车送我上学,小爸爸买新衣服,老陈做饭讲故事。
  那我呢?伊谷夏说。
  你站爸爸后面!我们拉手,尾巴示意伊谷夏也像她一样蹶屁股,手拉手地把他们三个人的腿围住。你也嫁给我爸爸!我们通通都在一起!
  伊谷夏一阵人心的温暖,觉得被组织接纳的感觉,但她蓦然看到,夜色中,尾巴前面站着的三个爸爸互相看着,脸上都毫无表情。一种无形的、巨大的冲击力,直撞伊谷夏心房。这三个人的表情太默然一致了。后劲强大的家乡酒,并没有影响他们强悍的意志。伊谷夏感到自己就像被一道铸铁般的城门,挡在了门外。
或许您还会喜欢: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作者:佚名
章节:40 人气:2
摘要:我从一些人的世界路过,一些人从我的世界路过。陆陆续续写了许多睡前故事,都是深夜完成的。它们像寄存在站台的行李,有的是自己的,有的是朋友的,不需要领取,于是融化成路途的足迹。但我觉得它们很漂亮。一旦融化,便和无限的蓝天白云不分彼此,如同书签,值得夹在时间的罅隙里,偶尔回头看看就好。其实这本书中,一部分连短篇都算不上,充其量是随笔,甚至是涂鸦。 [点击阅读]
包氏父子
作者:佚名
章节:5 人气:4
摘要:一天气还那么冷。离过年还有半个多月,可是听说那些洋学堂就要开学了。这就是说,包国维在家里年也不过地就得去上学!公馆里许多人都不相信这回事。可是胡大把油腻腻的菜刀往砧板上一丢,拿围身布揩了揩手——伸个中指,其余四个指头凌空地扒了几扒:“哄你们的是这个。你们不信问老包:是他告诉我的。他还说恐怕钱不够用,要问我借钱哩。”大家把它当做一回事似地去到老包房里。 [点击阅读]
黄雀记
作者:佚名
章节:52 人气:2
摘要:简介为了保持遗照的“新鲜”,祖父年年都要拍遗照。某天,少年保润替祖父取遗照,从相馆拿错了照片,他看到了一张愤怒的少女的脸。他不知道是谁,却记住了这样一张脸。有个年年拍遗照、活腻透了的老头儿,是谁家有个嫌贫贱的儿媳都不愿意看到的。祖父的魂丢了,据说是最后一次拍照时化作青烟飞走了。丢魂而疯癫的祖父没事儿就去挖别家的树根,要找藏有祖先遗骨的手电筒。 [点击阅读]
中国哲学简史
作者:佚名
章节:28 人气:2
摘要:哲学在中国文化中所占的地位,历来可以与宗教在其他文化中的地位相比。在中国,哲学与知识分子人人有关。在旧时,一个人只要受教育,就是用哲学发蒙。儿童入学,首先教他们读"四书",即《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四书"是新儒家哲学最重要的课本。有时候,儿童刚刚开始识字,就读一种课本,名叫《三字经》,每句三个宇,偶句押韵,朗诵起来便于记忆。 [点击阅读]
南方有嘉木
作者:佚名
章节:34 人气:2
摘要:此书为第5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是茶人三部曲之第一。这是中国第一部反映茶文化的长篇小说。故事发生在绿茶之都的杭州,主角是忘忧茶庄的三代传人杭九斋、杭天醉以及杭天醉所生的三子二女,他们以各种身份和不同方式参与了华茶的兴衷起落的全过程。其间,民族,家庭及其个人命运,错综复杂,跌宕起伏,茶庄兴衷又和百年来华茶的兴衷紧密相联,小说因此勾画出一部近、现代史上的中国茶人的命运长卷。 [点击阅读]
我的播音系女友
作者:佚名
章节:262 人气:2
摘要:北京,中国伟大的首都,一个沙尘暴经常光顾的国际化大都市。我所在的大学北京广播学院,一所出产过著名节目主持人,也出产过普通观众与社会失业者的传媒类著名学府,就座落在这个大都市的东郊古运河畔。认识播音主持系的那个女生,一切都要从五月的那个下午说起。播音主持系的女生长得都跟祖国的花儿似的,一个比一个艳,一个比一个嫩,不过我们宿舍几个人都知道,她们都有一张刀子般的嘴,好像是带刺的玫瑰,一般人都不敢惹。 [点击阅读]
309暗室
作者:佚名
章节:4 人气:4
摘要:◇第一章◇皮皮鲁和鲁西西的家原先住在一栋老式楼房里。连他们的爸爸妈妈也说不清这栋楼房是哪个年代建造的。楼房的墙壁很厚,非常坚固,而且冬暖夏凉。一天下午,皮皮鲁和鲁西西放学以后在家里做作业。鲁西西写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冷,她打开壁柜的门,钻进去找毛衣。鲁西西家的壁柜很大,可以站进去好几个人。鲁西西和皮皮鲁小时候经常在里边捉迷藏。 [点击阅读]
国画
作者:佚名
章节:41 人气:2
摘要:画家李明溪看球赛的时候突然大笑起来,怎么也止不住。朱怀镜说他是不是疯了。平时李明溪在朱怀镜眼里跟疯子也没什么两样。当时朱怀镜并没有想到李明溪这狂放的笑声会无意间改变他的命运。那是国家女子篮球队来荆都市举行的一次表演赛,并不怎么隆重,门票却难得到手。李明溪也不是球迷,总是成天躲在美术学院那间小小画室里涂涂抹抹。所谓画室也就是他自己的蜗居。那天他突然想起很久没有见到朱怀镜了,就挂了电话去。 [点击阅读]
寻找罗麦
作者:佚名
章节:13 人气:2
摘要:赵捷和李亦是好朋友。他们中学时不在一个学校,但每天下午放学之后及星期天,他们都同在市少年宫学习。赵捷学舞蹈,李亦学画。他们不知是在一个什么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认识了就成了好朋友。渐渐地,赵捷开始经常去李亦家玩儿。李亦从小丧父,家里就他一个孩子,母亲拉扯着他长大。李亦刚上中学时,母亲改嫁。继父是个老实人,与李亦的母亲在一个工厂里,是工程师。李亦和继父不怎么说话;因为长大了,跟母亲之间的话也少了。 [点击阅读]
牛棚杂忆
作者:佚名
章节:22 人气:2
摘要:《牛棚杂忆》写于一九九二年,为什么时隔六年,到了现在一九九八年才拿出来出版。这有点违反了写书的常规。读者会怀疑,其中必有个说法。读者的怀疑是对的,其中确有一个说法,而这个说法并不神秘,它仅仅出于个人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一点私心而已。我本来已经被“革命”小将—其实并不一定都小—在身上踏上了一千只脚,永世不得翻身了。 [点击阅读]
芙蓉镇
作者:佚名
章节:31 人气:2
摘要:小说描写了1963—1979年间我国南方农村的社会风情,揭露了左倾思潮的危害,歌颂了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胜利。当三年困难时期结束,农村经济开始复苏时,胡玉青在粮站主任谷燕山和大队书记黎满庚支持下,在镇上摆起了米豆腐摊子,生意兴隆。 [点击阅读]
莫言《四十一炮》
作者:莫言
章节:41 人气:2
摘要:十年前,一个冬日的早晨;十年前一个冬日的早晨——那是什么岁月?你几岁?云游四方、行踪不定、暂时寓居这废弃小庙的兰大和尚睁开眼睛,用一种听起来仿佛是从幽暗的地洞里传上来的声音,问我。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在农历七月的闷热天气里。那是1990年,大和尚,那时我十岁。我低声嘟哝着,用另外一种腔调,回答他的问题。这是两个繁华小城之间的一座五通神庙,据说是我们村的村长老兰的祖上出资修建。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