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太阳黑子 - 第八章 4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四
  辛小丰跟伊谷春说朋友病得厉害,要回天界山时,伊谷春的脸马上阴沉下来。
  辛小丰知道,昨天的行动,伊谷春对他很不满。行动是昨天下午开始的,冲击一个隐秘的毒品小型超市。买毒的络绎不绝抓了十七八个,贩毒的店主却逃跑了,一贯最让伊谷春信任的辛小丰,却成为行动中最不可靠的环节,不仅如此,辛小丰自己还被那个家伙咬了一口。
  那一瞬间,发生得太快。当时,在二楼那个监控房间,一个被擒的女子,忽然吞下了手表。辛小丰让小丁和老赵他们倒提起她的腿,他在她背上狠踹了一脚。就在那女的被踹得吐出手表的同时,楼梯上一个队员在急叫,是那个没有搜到的毒店主,悄悄从三楼跳到二楼外墙逃跑。还在二楼监控室的辛小丰,也跳窗而出。在一楼的伊谷春也追了过去。以辛小丰平素的速度和敏捷,这样的距离,肯定不在话下,但是,毒店主就是脱逃了,当他发现伊谷春几个在前面堵截时,毒店主猛地折回头,要通过辛小丰逃向地形复杂的老区小巷。伊谷春认为他回头更是送死,他过不了辛小丰这一关。但是,辛小丰竟然没有立刻降服他,反而还被那个家伙咬了一口。被压在地上的对方,笑嘻嘻地说自己有梅毒,辛小丰一愣,那家伙猛地拱起他的膝盖,消失在交错小巷深处了。
  再也追不上了。看着辛小丰右手大鱼际上失败的血迹牙痕,伊谷春极度窝火恼怒。
  现在,辛小丰又跟他说,他要走。伊谷春不理他。他低头做着交接班日志。半天不理他,辛小丰就站着。行动的不圆满、整夜的不眠、没有成就感的通宵忙碌,辛小丰近期经常性的夜班换班;都让伊谷春肝火熊熊。辛小丰知道自己表现令伊谷春失望,但他也没有什么可辩解的。
  重重扔下笔,伊谷春站起来,背对着他。隔着办公桌,辛小丰看着伊谷春的后背。那个后背纹丝不动,根本不承认后面有等待。辛小丰觉得几乎等了一刻钟、一个小时,甚至觉得他也许应该转身而去,并永远不再看这个后背,永远不再回来。这时,伊谷春开口了,但并没有转过身子。他说,什么病?
  辛小丰说,邻居说高烧,昏迷了吧……
  伊谷春挥手,似乎厌倦,似乎不耐烦。辛小丰退了出来。他刚坐上的士,电话响了,是伊谷春的。他说,到医院,你自己也去打针。回来报。

  辛小丰一下子没有明白,伊谷春说,也许那混蛋没有骗你!伊谷春就把电话挂了。辛小丰看自己的右手掌,大鱼际位置都发青发黑了,几个已经不再出血的牙印突起,看着很恶心。的士师傅看到了,说,喔,老婆咬的吧?打生死架啊!
  辛小丰没有吭气。
  我老婆也喜欢咬我。的士司机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兀自嘿嘿嘿嘿地笑个不停。辛小丰微微皱起眉头,的士师傅很机灵,瞟着辛小丰说,对不起,惹你难过了。辛小丰没有反应。司机感到无趣,打开收音机,这是的士司机最爱听的交通频道。主持人说,……这辆见义勇为的车,目击者说是海湾公司的,蓝白色。颜女士说,当时太紧张,没有看清车号。司机肯定受伤了。这名好的哥,穿栗色便西装,里面是海湾公司统一浅蓝衬衫,头戴灰黑色旧棒球帽,浅灰色的墨镜。墨镜掉现场了。现在在颜女士手上。因为好的哥的出手相救,被抢的救命钱都拿回来了。颜女士一家非常感激。现在,他们一家很担忧的哥的伤势,希望有他线索的市民,给她电话,定当酬谢。这是她家的电话……
  司机长叹一声,傻B!受伤了还跑,不叫人家给医疗费!
  到了山脚废旧铁路旁。辛小丰说,你能不能在山下等我?我还要带病人去医院。
  司机说,万一你不下来了呢?
  表价十五元,辛小丰给了司机二十元,他盯着司机说,先别找,等我。我记着你的车号,如果你有客就溜,我活活整死你!
  司机笑,哪能呢?
  杨自道是半昏迷状态。辛小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弄下山,那辆的士司机还算机灵,出来开车门帮忙。但他发现有血蹭在椅子布套上后,明显不高兴,说,哎!哎!这样的脏东西,影响我上客啊!
  辛小丰说,你开!我补偿你十元。
  司机说,五十元!
  辛小丰一拳打在他耳朵位置:还要多少?!
  司机感到了辛小丰不好惹,但还是气势汹汹地拍了下方向盘表示恼怒:这不商量价钱吗?有你这么不文明的吗?如果我还手,我们还去不去医院?
  开呀!辛小丰大吼一声。司机连忙启动汽车。
  杨自道腿上的那个伤及骨膜的伤口严重感染了。胸口上的伤口也重新清理后缝合。在中山大医院,杨自道不住院也由不得他了。安置好杨自道,辛小丰去处理自己的咬伤。注射室护士一开始以为是打狂犬针,因为咬伤的病人都这样处理,发现是预防梅毒的针,都有点畏惧的表情。一个老护士说,你怎么惹这种人呢?

  辛小丰说,不知道。我老板叫我来打的。预防万一吧。
  老护士说,梅毒患者的唾沫,是带病毒的。——怎么会让他咬得这么厉害?看你这么健壮有力气。辛小丰笑笑。
  在病房门口,辛小丰给陈比觉打了电话,大致说了情况。比觉非常不高兴,指责他们总是把事情搞糟。根本没有必要多管闲事!他说。辛小丰说,算了,碰上你,你未必就不管。比觉说,平时要死要活你们自便,现在,尾巴在你们那,很快还要花大钱做手术,你们做事考不考虑后果?现在又要花一大笔钱!辛小丰有点不高兴了,这么多年来,他们在一起,大部分都是花杨自道的钱。比觉没有几个钱,跑船的时候好一点,他也都买天文书和望远镜之类了。有次在船上打架,还把一个相当高档的天文望远镜丢海里了。杨自道要给他钱,比觉没好意思要。
  辛小丰说,你别跟我们说钱的事!
  比觉说,昨天尾巴就跟我说了,他自己还轻描淡写不想接电话。我他妈还懒得问!现在好,事大了!那个他帮着抢回钱的那户人家,至少要出医疗费吧?你找他们要去!
  你够啦!!
  你也他妈的小心点!既然说好要死一起死,就别他妈的一个个像疯狗一样幼稚!我还等着观看十一月两百年来最壮观的流星雨呢。
  他没有说完,辛小丰就把电话挂了。
  比觉怒气冲冲,用力把一条魟鱼摔进鱼洗澡盆中。一大早,他就在鱼排上洗鱼。现在网箱养殖太密集了,水质恶化得厉害,天气刚刚有点热,石斑鱼和魟鱼的皮肤病就发作了。今年海珠又养了四网箱的魟鱼和石斑鱼。这两种鱼特别容易生鱼工叫“白浪”的寄生虫。每年夏天,比觉几乎都是天亮给鱼洗澡到天黑,严重的时候,要一条条刷洗,把寄生虫刷水里。今年的鱼病来得太早了。一大早,比觉打一大方桶的淡水,加上药水,边打氧气边洗鱼。一拨七八条鱼,至少洗七八分钟。洗得比觉想吐。辛小丰的电话,实在让他气坏了。
  海上,海珠也怒气冲冲地搭着别人的小机过来了。小机靠上林家鱼排,比觉过去把她一拉上来,她就往小木屋走。比觉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从来没有看到海珠这么铁青难看的脸色。一进屋,海珠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小袋子,比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海珠愤怒地塞他手里,竟然是个安全套。比觉愕然。

  海珠的嘴唇在颤抖,在他口袋里发现的!海珠双手卡在腰上,好,他用!我也用!我非用这个不可!
  怎么回事,林老板人呢?
  酒还没醒!猪!这只猪!男怕人错行,女怕嫁错郎!我父母本来就看不上他,现在,我扶持他发了,他就这样对我!那就来吧!
  等他醒了你先问问怎么回事……
  啪,海珠竟然给了比觉一巴掌。比觉手上还戴着专门的洗鱼防滑防刺的黄胶手套,他连着手套一起啪啪还给了海珠两个大耳光,海珠被他打到地上。又被他一把提起。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愤怒。海珠呜咽着,紧紧抱住了他的腿,像蛇一样,也像孩子一样委屈。比觉把她扔在床上,脱掉了手套。他没有用海珠收缴的安全套,他一言不发、怒气冲冲,只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腥风血雨、恶浪滔滔的海上。整理头发的时候,海珠说,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不是真的想打你,我实在是心里太难过了。
  比觉黑着脸,没有回答海珠。他又想到了阿道和小丰,眉头不由又皱起。
  海珠说,如果你这样的男人,都不理解女人,我们女人真是太苦了。
  比觉把手套捡起来,重新戴上。
  海珠说,我要报复他!
  之前你已经报复他了。比觉说,我明天要回城一趟。你找个帮手照顾一下鱼排。
  海珠说,明天后天我都有事啊!我约了人。太突然了,再拖两天吧。求你了!
  比觉拧起眉头:那我大后天下午走,隔一天再回。
  是尾巴的事是吧,我不拦你。手术完快两个月了,你还没有回去过。我心里有数。给你五十块钱,帮我买点水果给她吃吧。
  你把我春节后的工资都给我吧,我需要。
  我不知道钱包皮里有没有这么多,按两个月算,加上我给你长的工资,要一千三吧?
  一千四。比觉说。
  海珠把一千四拍在桌上,你刚才打我两巴掌,那么狠,怎么扣?!比觉接过钱数了,说,还有你给尾巴的水果钱呢?海珠半真半假地大叫起来,一巴掌五十!
  出尔反尔,好,比觉捡起地上的小袋子,还给你老公吧,你也别再麻烦我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许地山文集
作者:佚名
章节:74 人气:0
摘要:许地山(1893~1941)现代作家、学者。名赞堃,字地山,笔名落花生。祖籍广东揭阳,生于台湾台南一个爱国志士的家庭。回大陆后落籍福建龙溪。1917年考入燕京大学,曾积极参加五四运动,合办《新社会》旬刊。1920年毕业时获文学学士学位,翌年参与发起成立文学研究会。1922年又毕业于燕大宗教学院。1923~1926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和英国牛津大学研究宗教史、哲学、民俗学等。 [点击阅读]
谈美
作者:佚名
章节:17 人气:0
摘要:新文化运动以来,文艺理论的介绍各新杂志上常常看见;就中自以关于文学的为主,别的偶然一现而已。同时各杂志的插图却不断地复印西洋名画,不分时代,不论派别,大都凭编辑人或他们朋友的嗜好。也有选印雕像的,但比较少。他们有时给这些名作来一点儿说明,但不说明的时候多。青年们往往将杂志当水火,当饭菜;他们从这里得着美学的知识,正如从这里得着许多别的知识一样。 [点击阅读]
跟谁较劲
作者:佚名
章节:78 人气:0
摘要:活着究竟为了什么?家人、爱情、理想、报仇、还债、真相、过好日子、繁衍后代、证明什么、轰轰烈烈地死去……这些都是后天赋予人不同的价值观而让他们去这么想的。活着本身可以什么都不为了,因为当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在活着了。活着是件被动的事儿。人不是为了什么,才活着的,而是发现自己活着,才去想是不是得为点儿什么活着。 [点击阅读]
身边的江湖
作者:佚名
章节:16 人气:0
摘要:一两年前,在大理,他开辆老富康来接我们,说“走,野哥带你看江湖”。他平头,夹克,脚有些八字,背着手走在前头,手里捞一把钥匙。我对龙炜说:“你看他一半像警察,一半像土匪。”他听见了,回身哈哈一笑。院子在苍山上,一进大门,满院子的三角梅无人管,长得疯野。树下拴的是不知谁家寄养的狗,也不起身,两相一望,四下无言。他常年漫游,偶尔回来住。偌大的房子空空荡荡,只有一排旧椅子,沿墙放着,灶清锅冷,有废墟之感。 [点击阅读]
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
作者:佚名
章节:7 人气:0
摘要:witthlove,intheair送给之前陪我一起傻的你这是一个关于爱旅行成长的故事兔子安东尼失恋了于是他踏上了旅程寻找一棵开满鲜花的树旅行中他认识了一些新的朋友对人生和爱也有了新的体会Chapter1很久之前onceIwas安东尼温柔又骄傲懒散又认真关于人生他有很多疑问和感想可是又不觉得要着急解答ItmakesmethinkofaperiodinmylifewhenIwasyounyandst [点击阅读]
邵燕祥散文集
作者:佚名
章节:44 人气:0
摘要:"我的心在乌云上面"1979年,在百色,遇到一场突来的暴风雨,使我得到一句诗:"我的心在乌云上面",后来我把它写进《地平线》。这是一句普通的诗,却来自乘飞机的经验。航行在一定高度以上,俯望是一片铅灰的云层,阴沉着,甚或翻滚着,明知它向下面的世界倾注着大雨,而舷窗外是几乎伸手可触、又什么都触摸不到的蓝天,完完整整的,没有涯际的,纤尘不染,碧空如洗,凝重而空茫,那么均匀地充满透明的阳光。 [点击阅读]
采桑子
作者:佚名
章节:74 人气:0
摘要:主要人物简介金载源:有清廷授予的镇国将军头衔,曾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生有七子七女,20世纪50年代初期逝世于北京。大福晋:瓜尔佳氏,清廷责任内阁大巨裕成之女。生有长子舜铻、五子舜锫,长女舜锦、三女舜钰。二夫人:张氏,安徽桐城人,康熙保和殿大学士张廷玉后裔。生有二子舜镈、三子舜錤、四子舜镗、六子舜针、七子舜铨,二女舜镅、四女舜镡。三夫人:陈氏,北京市人,贫民出身。 [点击阅读]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作者:佚名
章节:29 人气:0
摘要:第1节:序(1)序【一】送给亲爱的小茧结束之后写在开始之前是个爱做梦的人幼儿园的时候梦见日本鬼子成群结队的翻过我们家大院的大铁门在深夜放火抢夺小学时候梦见天空忽然暗下来然后远处天边刹那出现耀眼的火焰天好像打开了一样然后看到宇宙星系以及异常绚丽的极光尽管那时我还不清楚极光是个什么东西似乎第三次看罗马假日的那个晚上梦见我和大臣们站在罗马宫殿里众多记者围住我们有个记者问我吃过那么多蔬菜你最喜欢的是什么然 [点击阅读]
韩寒《三重门》
作者:韩寒
章节:22 人气:0
摘要:林雨翔所在的镇是个小镇。小镇一共一个学校,那学校好比独生子女。小镇政府生造的一些教育机构奖项全给了它,那学校门口“先进单位”的牌子都挂不下了,恨不得用奖状铺地。镇上的老少都为这学校自豪。那学校也争过一次气,前几届不知怎么地培养出两个理科尖子,获了全国的数学竞赛季亚军。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