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太阳黑子 - 第八章 1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第八章
  一
  伊谷春心情不好。随着民工的返城,每年的治安局势都会吃紧一段,这个大家都有数,但是,今年,黑中介的肆虐,把治安形势搞得更糟糕了。一个四川男人连续被黑中介坑骗,花光了家里带来的钱后,从铁塔上跳下,留下家书说,这是吃人的城市。
  事情发生在伊谷春辖区,报纸报道后,伊谷春忙乱的辖区治安警务工作里,又增加部署了和工商联手清理打击黑中介的活。追逃指标没有完成,辖区又两抢案件高发,居民入室案也多了。有个台湾人的别墅,被入室盗贼洗劫后,不仅丢了秒针坏了的劳力士,盗贼居然还在他家看了录像片,并留下观后感说,你的毛片质量太差,下次我送你两片画面清晰的。台湾人气得抓狂。
  伊谷春焦头烂额,窝囊到极点。月报统计,二警区发案数正数第二,追逃倒数第一。那天晚上,伊谷夏痛经发作要赶医院,老伊出差,伊谷春就是走不开。他在同学的引见下,陪安防公司老板喝酒,求他派员免费修辖区老楼道的防盗锁,因为居民们达不成统一的出钱维修计划。
  今天,伊谷春心情回暖。安防老板真的派人开始对辖区技防门全面检修;几家公司也有意向共建投资,在辖区居民楼搞治安护栏。居委会那个长得像观音的婉玲主任,老公和弟弟都有不小的公司,她说,你叫辛小丰来,我保证帮他跑下共建款子。而辛小丰下午自己打电话来,说,他明天来上班。这些天以来,伊谷春第一次感到心头晴空万里。这天回家,特意绕道给伊谷夏和妈妈带了她们爱吃的土笋冻。
  夜里,伊谷春坐在家中临湖的玻璃围栏大阳台里,看筼筜夜景。伊家阳台悬挂的鸟笼里,一只黑鹩哥,已经睡了,不知怎么醒来,醒来就拖腔拖调地大喊——小——黑——!小黑是伊谷春爸爸的小名,是伊妈妈专用。黑鹩哥又拖腔拖调地大叫——小——黑——!伊谷春站起来,给它送了一些面包皮虫和水。鹩哥说,天哪。天哪。这是学保姆惠姐的,连乡下口音都像。伊谷春把黑布再给它罩上。
  伊谷春回到摇椅里抽烟,伊谷夏拿着一包皮她最爱吃的山胡桃仁,到阳台坐伊谷春身边。哥,每次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伸手。
  伊谷春笑,土笋冻赎罪还不行吗?
  伊谷夏摇头。伊谷春开始晃动摇椅。伊谷夏也迎合着晃,她说,有一次,阿领叫我和小兔去陪她看歌仔戏,有个男人坐我们旁边,一直抖位子,抖得我们三个打摆子似的,气得不得了。我们瞪那男的,他居然色迷迷的自我感觉好得不得了,我们气得都走了。后来我们集体发誓,绝对不找这种抖腿的男人做老公!

  我们审讯的时候,抖腿的人,通常是最好突破的。他们往往比较脆弱。不说别人了,你今天心里有事,对吧?
  也没什么事,心烦啦。
  那个,妈妈同学介绍的那个外科医生,听说还不错?
  他就是爱抖腿的人!我们那天替爸妈去听中南海来的保健医生讲座,在爱国大礼堂。就是四五人连排坐的那种老式长椅子,他动不动就抖,整排人都不舒服。人人侧目,他怎么就没有感觉?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伊谷夏摇头:才懒得。但我心里又给他三次机会:我们家缺医生,忍耐一次;他长得比较帅,忍耐两次;他妈妈和妹妹,都喜欢我哥,说不定能姑换嫂,忍耐三次。第四次,他又抖。我站起来就走了。他追出来,说怎么了?我说,我不跟你好了。不许打我的电话!他说,你总是莫名其妙!我说就是。他说,在医院,好多漂亮的护士要嫁我们医生,我都没给机会。你跟我莫名其妙什么?!
  伊谷春笑,说,根子还是没有缘分,所以你这不顺眼那不顺眼。你也别急着结婚,顺其自然吧。
  伊谷夏点头,说,是啊,不过,我肚子痛得要命的时候,真的很想马上结婚,马上跟人生十个小孩!
  你们老琢磨的这个结婚土办法,到底科不科学啊?
  不是我们琢磨,是医生说的,所有的医生都这么说。伊谷春大笑。他拿着烟,看伊谷夏依然心事满腹的样子,把烟递给她,她真的拿了一枝。伊谷春帮她点着。哥,你们单位那个辛小丰,是不是同性恋?
  伊谷春摇头,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春节的时候,我玩过你的电脑,你的历史记录上,查阅了很多有关同性恋的资料。你一定是为他们查的。
  伊谷春有点尴尬说,干我们这行的,知识越多越方便,随时用得着,这有什么奇怪的。你到底怎么了?
  伊谷夏使劲瞪大自己的眼睛,仇人似地狠狠瞪视天空。伊谷春看到她的脸颊上,一颗泪水掉了下来。
  伊谷春大笑,拍她的肩膀,你傻吧,为那个的士师傅是吧,我真没有想到你原来这么傻!小时候,我还以为妈妈生了一个神童呢。

  伊谷夏咳嗽似地,一顿一顿,终于哭出来。伊谷春搂着伊谷夏的肩头,她不住摇头:怎么这样呢,怎么会这样呢,那么棒的人,和他在一起,你不知道我多么高兴,我跟全世界的人,都没有这个感觉。为了他,我敢跟全世界的人作对!
  也许他也抖腿呢?
  那就让他抱着我一起抖吧……
  伊谷春笑,说,真是够疯狂的。就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司机。难怪上帝看不下去。
  伊谷夏叹了一口长气。他肯定会对我很好,比妈妈、爸爸和你加起来,还要好!我感觉得到。
  他怎么跟你说,直说他是gay?
  他害怕我亲近他。他对我好,可是……反正和其他男人不一样。
  你怎么直扑这个问题呢,人家也许有别的原因,比如,其他女友,比如,跟你没有特别的感觉,只当你可爱小妹妹,比如——
  我当然是排除那些了,我还有人证。
  什么人证?
  他们房东啊。
  房东看到什么了?和辛小丰?
  我不知道,房东不愿意多说。他都不想再租给他们住了,肯定是看到什么了,可能是觉得恶心吧。不便告诉我。他只是婉转地提醒了我,像你告诫我的那样,离他们远一点。
  他原话怎么说?
  他说,他不正常,和我是两回事,是两个世界的人。
  伊谷春无语。后来他进去给伊谷夏拿了一纸盒西柚汁出来。伊谷夏浅浅吸了一口,说,哥,我不甘心。求你帮我问问。问问那个辛小丰,他要承认了,我才服气。
  这人家私生活!你糊涂了!不问。
  他肯定会跟你说实话。
  他是狠角,真正杀人不眨眼的角色——说到这。伊谷春已经笑起来,有逗伊谷夏的意思。伊谷夏很执拗,哥,求你了,我要终结个明白。
  现在就是终结。伊谷春表情已经变得冷峻,他说,今天晚上的谈话就是终结。我不会去问他。毫无意义。我只认他是一把好刀,是我最在意的好兄弟。
  哥——!
  伊谷春伏在阳台上,说点别的好不好,神童?……哦——连我的历史记录你都敢点,我的天啊。
  这天晚上,伊谷春失眠了。
  同性恋就是全部的谜底了吗?它就是全部真相?伊谷春不能说服自己。西陇水库灭门强姦案,绝对不是一个人所为,现场痕迹看,至少有两个人。辛小丰如果真的是同性恋,那么西陇水库的灭门强姦案,就和他搭不上关系;可是,伊谷春心底有一丝顽强的直觉。这个感觉很细微,却很精细强韧。从他到所里,第一次跟辛小丰说到那个西陇人震惊的恐怖灭门强姦案,辛小丰就给他种下了精细微妙的可疑种子。当时,就是辛小丰边听边专注于给哈修找皮肤病灶低头擦药,他没有像普通人那样发问,案件最终破了没有?这么多年了,凶手抓到了吗?这个西陇人,竟然什么也没有问。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伊谷春也不断检讨自己,是不是职业病、病入膏肓了?那本来就是一个胆识与众不同的人,可是,他不时阴霾瞬逝的眼神,总在他记忆里流连;辛小丰为什么有意无意的总回避西陇?为什么从来不主动提起他的故乡?辛小丰的反应,成了伊谷春类似病态的期待。在去取小女孩金鱼的路上,辛小丰捻碎烟头扔出汽车后迟滞的一瞬,伊谷春的脑子忽然电光一闪,指纹,他要采集辛小丰的指纹!
  辛小丰的指纹,就躺在伊谷春的抽屉里。是一个磨损比较严重的指纹,识别起来确实有点困难。宿安水库凶杀现场留下的唯一指纹,就是左手指纹。伊谷春独自比对琢磨了很久,清晰度是比较糟。但是,越模糊就越有意味——这个人,为什么要反复磨损这个指纹呢?
  要走进这个迷宫并找到出口吗?伊谷春感觉自己站在万丈悬崖边。
  他站得太外边了。看到辛小丰骁勇玩命地工作,回望辛小丰完全不计报酬和后果的无声付出,伊谷春简直担心,悬崖边,随便来一阵风,就会把自己吹下法律的深渊。在办公室没有其他人的时候,伊谷春几次拿出指纹纸,独自看着它,推想着。有时他看着自己的电话,这里面,也连接着更精准、更冷酷的猎人的枪口。师傅看到这个模糊的指纹,他会想追踪比对吗?会,肯定会。一定会。他太了解师傅了。职业精神的极端境界,和赌徒是没有两样的,他的眼睛里只有一个目的,看不见任何路边风景。
  伊谷春仔细看着,又小心收藏回去。他想,辛小丰的指纹,也许还要再弄一次,但也许,他的抽屉,就是这几个指纹永远的归宿。
  现在,那个房东又看到了什么呢?他告诫伊谷夏,仅仅是单纯的性取向问题吗?
或许您还会喜欢:
王朔《玩的就是心跳》
作者:王朔
章节:28 人气:2
摘要:夜里我和几个朋友打了一宿牌。前半夜我倍儿起“点”,一直浪着打。后半夜“点”打尽了,牌桌上出了偏牌型,铁牌也被破得稀哩哗啦,到早晨我第一个被抽“立”了。我走开想眯一会儿,可脑子乱哄哄的既清醒又麻木,一闭眼就出现一手手牌型,睡也睡不着。这时院里收发室打来一个电话,说有我电报叫我去取。我懒得去就叫他在电话里把电报念一遍。 [点击阅读]
白门柳
作者:佚名
章节:79 人气:2
摘要:在幽深的山谷里,有一株被人遗忘的梅树。这株山南常见的红梅,是在一个雷电交加的暴风雨之夜,被猝然暴发的山洪冲到谷底来的。同它一块冲下来的其他梅树,都压在坍塌的岩层底下了。只有这一株,因为长得特别粗大硕壮,侥幸地活了下来。不过,它受到的伤残是如此厉害,以至整个躯干像从当中挨了一斧头似的,可怕地劈裂开来。伤口的部位,结痂累累,永远无法重合了。 [点击阅读]
皮皮鲁和活车
作者:佚名
章节:11 人气:2
摘要:我不信。我不能不信。我的汽车活了。我的那辆牌照号M7562的金羊牌汽车是活车。国内开车族没有不知照金羊牌小轿车的。这种轿车外形美观,乘坐舒适。特别令驾驶员青睐的是它的操作系统几乎是完美已无缺的,灵活,可靠,值得信赖。难怪金羊牌轿车的广告是这样说的:金羊牌轿车。坐车的是老板。开车的也是老板。拥有一辆金羊牌轿车是我多年的夙愿。当然,它的价格对于我这样的靠工资吃饭的职员来说,令人望而却步。 [点击阅读]
穆斯林的葬礼
作者:佚名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冰心在给《穆斯林的葬礼》写国际版的序言时,她说在读这本书之前,几乎对穆斯林一无所知。看过之后,我深深赞同这点,我缺乏对其他民族和宗教的了解,哪怕是最基本的了解都没有。当然,穆斯林和回族仅仅是小说的故事背景,要想真正理解民族和宗教,还是要看一些专门的书。小说大概讲述了一个北京玉器家族两代人的故事,章节交错的方式,让故事有穿越时空的感觉。 [点击阅读]
舒婷的诗
作者:佚名
章节:106 人气:2
摘要:那一夜我仿佛只有八岁我不知道我的任性要求着什么你拨开湿漉漉的树丛引我走向沙滩在那里温柔的风抚摸着毛边的月晕潮有节奏地沉没在黑暗里发红的烟头在你眼中投下两瓣光焰你嘲弄地用手指捺灭那躲闪的火星突然你背转身掩饰地以不稳定的声音问我海怎么啦什么也看不见你瞧我们走到了边缘那么恢复起你所有的骄傲与尊严吧回到冰冷的底座上献给时代和历史以你全部石头般沉重的信念把属于你自己的忧伤交给我带回远远的南方让海鸥和归帆你的 [点击阅读]
莫言《红蝗》
作者:莫言
章节:10 人气:2
摘要:第二天凌晨太阳出土前约有十至十五分钟光景,我行走在一片尚未开垦的荒地上。初夏老春,残冬和初春的记忆淡漠。荒地上杂草丛生,草黑绿、结实、枯瘦。轻盈的薄雾迅速消逝着。尽管有雾,但空气还是异常干燥。当一只穿着牛皮凉鞋和另一只穿着羊皮凉鞋的脚无情地践踏着生命力极端顽强的野草时,我在心里思念着一个刚刚打过我两个耳光的女人。 [点击阅读]
许茂和他的女儿们
作者:佚名
章节:47 人气:2
摘要:第一章雾茫茫一在冬季里,偏僻的葫芦坝上的庄稼人,当黎明还没有到来的时候,一天的日子就开始了先是坝子上这儿那儿黑黝黝的竹林里,响起一阵吱吱嘎嘎的开门的声音,一个一个小青年跑出门来。他们肩上挂着书包,手里提着饭袋;有的女孩子一边走还一边梳头,男娃子大声打着饱嗝。他们轻快地走着,很快就在柳溪河上小桥那儿聚齐了。 [点击阅读]
金拇指
作者:佚名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当被我经历过一万七千五百多次的清晨又一次光临我时,我着实感到厌倦。我睁开眼睛,预看上帝分配给我的属于我的这一天,我不知道怎打发它。前些年的某天,当我从一张报纸上看到“雷同”这个词时,我马上想到了人生的每一天。世上还有比人生的每一天更雷同的事吗?那张报纸上说,雷同是杀害艺术品的刽子手。照此推论.雷同的生活就成了杀害人生的刽子手。 [点击阅读]
韩寒《零下一度》
作者:韩寒
章节:43 人气:2
摘要:我1982年出生在一个小村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是那里的广阔天地造就了我以后一向的无拘无束。现在想想小时候真的很开心,夏天钓龙虾,冬天打雪仗。但人不会永远留在童年,6岁那年我去镇上念小学。小学的我,品学兼优,还当过三好学生。那时起,我开始读课外书,嗜书如命。一到晚上,我就窝在被子里看书,常常看到半夜,真是佩服自己的这双眼睛百看不坏,视力向来绝佳。 [点击阅读]
鲁西西传
作者:佚名
章节:8 人气:2
摘要:在一座房子的墙角里,居住着老鼠六兄弟。老鼠六兄弟的生活过得还不错,可近来他们很苦恼。这是因为有一天鼠三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本画报,上面几乎都是骂老鼠的内容。有一页上写着: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还画着一只狼狈逃窜的老鼠。还有一页上画着一群老鼠在粮仓偷吃粮食的情景。旁边写着:警惕老鼠盗窃粮食。老鼠六兄弟边看边皱眉头。鼠大说:“咱们不能背着这么个坏名声过日子!”老鼠兄弟们一致同意。 [点击阅读]
麻辣女兵
作者:佚名
章节:15 人气:2
摘要:1汤小米,你已经十八岁了,但是我给你写这封信并不是要祝福你,而是要质问你,你准备如何开启你的成人礼?是继续街舞跑酷混日子?准备这么混到什么时候呢?对啊,无忧无虑的年纪里,日子总是很好混,可是你终于十八岁了,总要为自己做些什么吧?总要有些什么不一样吧?再过十年,不,哪怕只是再过一年,一年后的你,如果和现在的我毫无差别,你对得起我现在给你写这封信吗?汤小米, [点击阅读]
余震
作者:佚名
章节:14 人气:0
摘要:2006年1月6日多伦多圣麦克医院沃尔佛医生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看见秘书凯西的眉毛挑了一挑。“急诊外科转过来的,等你有一会儿了。”凯西朝一号诊疗室努了努嘴。沃尔佛医生挂牌行医已经将近二十年了。在还没有出现一个叫亨利?沃尔佛的心理医生的时候,早已存在着一个叫凯西?史密斯的医务秘书了。凯西在医院里已经工作了三十三年,可谓阅人无数。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