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欢乐英雄 - 第45章前尘往事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洞房。世上有多少个未成亲的少年,在幻想着花烛之夜,洞房里的旖旎风光?又有多少个已垂暮的老人,在回忆着那一天洞房里的甜蜜和温暖?幻想和回忆永远都是美丽的。事实上,花烛之夜的洞房里,通常都没有回忆中那么温暖甜蜜,风光也远不如幻想中的那么绮丽。有些自以为很聪明的人,时常都喜欢将洞房形容成一个坟墓,甚至还说洞房里发出的声音,有时就像是个屠宰场。洞房当然也不是坟墓和屠宰场。那么洞房究竟是什么样子呢?洞房通常是间并不太温暖的屋子,到处都是红红绿绿的,到处都充满了油漆味道,再加上贺客们留下的酒臭,在里面呆上两个时辰还能不吐的人,一定有个构造很特别的鼻子和胃。洞房当然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这两个人通常都不会太熟,所以也不会有很多话说。所以外面就算吵翻了天,洞房里却通常都很冷静。贺客们虽然在拼命的吃,拼命的喝,生怕捞不回本钱似的,但新郎和新娘通常都在饿着肚子。这本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但这一天却好像是为别人过的。燕七蒙面的红巾已掀起,正垂着头,坐在床沿,看着自己的红绣鞋。郭大路远远的坐在小圆桌旁的椅子上,似乎也在发怔。她不敢看他,他也不敢看她。假如喝了点酒,他也许会轻松些,妙的是他今天偏偏没有喝。好像只要做新郎倌的人一要喝酒,马上就会有一些“好心人”过来拦住,抢着替他把酒喝了。他们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本来每天都有很多话可说。但一做了夫妻,就好像不再是朋友了。两个人竟好像忽然变得很遥远,很生疏,很怕难为情。所以谁也不好意思先开口。郭大路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应付得很好的,但一进了洞房,就忽然发觉自己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呆子。这种情况他实在不习惯。他本来想走过去,坐到燕七身旁,但也不知为了什么,两条腿偏偏在发软,连站都站不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郭大路只觉得连脖子都有点发硬的时候──燕七忽然道:“我要睡了。”她竟自己说睡就睡,连鞋都不脱,就往床上一倒,拉起上面绣着鸳鸯戏水的红丝被,把自己身子紧紧的裹住。她面朝着墙,身子蜷曲得就像是只虾米。郭大路咬着嘴唇,看着她,目中渐渐有了笑意,忽然道:“今天你怎么没有要我出去?”燕七不睬他,像是已睡着。郭大路笑道:“有别人在你的屋子里,你不是睡不着的吗?”燕七本来还是不想睬他的,却又偏偏忍不住道:“你少说几句,我就睡着了。”郭大路眨着眼,悠悠道:“有我在屋里,你也睡得着?”燕七咬着嘴唇,轻轻道:“你……你不是别人。”郭大路道:“不是别人是什么人?”燕七忽然“噗哧”一笑,道:“你是个大头鬼。”郭大路忽然又叹了口气,道:“奇怪奇怪,你怎么会嫁给我这大头鬼的?我记得你以前好像说过,就算天下的男人全都死光了,也不会嫁给我。”燕七忽然翻过身,抓起了枕头,用力的向他摔了过来。她的脸红得就像是个刚摘下的熟苹果。枕头又飞回来了,带着郭大路的人一起飞回来的。燕七红着脸道:“你……你……你想干什么?”郭大路道:“我想咬你一口。”粉红色的绣帐,不知何时已垂下。假如有人一定要说,洞房里的声音像屠宰场,那么这屠宰场一定是杀蚊子的。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像是蚊子叫。郭大路好像在轻轻道:“奇怪,真奇怪。”燕七道:“又奇怪什么?”郭大路道:“你身上为什么一点也不臭?”只听“吧”的一响,就好像有人打蚊子,越打越轻,越打越轻……*******天已经快亮了。锦帐中刚刚才安静下来,又过了半天,就听到郭大路轻轻道:“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燕七道:“嗯。”她的声音如燕子呢喃,谁也听不清她在说什么。郭大路道:“我想起了很多奇怪的事,但最想的,还是个烧得又红又烂的大蹄膀。”燕七“噗哧”一笑,道:“你能不能说你是在想着我?”郭大路道:“不能。”燕七道:“不能?”郭大路道:“因为我怕把你一口吞下去。”他叹息着,喃喃道:“你这老婆我得来可真不容易,若是吞下去,岂非没有了。”燕七道:“没有岂非正好再去找一个。”郭大路道:“找谁?”燕七道:“譬如说……酸梅汤。”郭大路慢慢地道:“不行,她太酸,而且她喜欢的是你。”他忽又一笑,道:“现在我才知道,那天你不要她,她为什么一点也不生气了……那天你想必已告诉她,你也跟她一样,是个女人。”燕七道:“我若是男人,我就要她了。”郭大路道:“你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我,你是个女人呢?”燕七道:“谁叫你是个瞎子,别人都看出来了,就是你看不出来。”郭大路道:“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秘密?”燕七道:“嗯。”郭大路道:“你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我快死的时候,才肯告诉我?”燕七道:“因为……因为我怕你不要我……”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就像是已被件什么东西堵住了。过了很久,她才轻轻的喘息着,道:“我们好好的聊聊,不许你乱动。”郭大路道:“好,不动就不动。可是你为什么要怕我不要你?你难道不知道,就算用全世界的人来换你一个,我也不换的。”燕七道:“真的?”郭大路道:“当然是真的。”燕七道:“若用那个水柔青来换呢?”郭大路叹道:“她的确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而且很可怜,只可惜我心里早已经被你一个人占满了,再也容不下别的人。”燕七“嘤咛”一声。锦帐中忽然又沉默了很久,好像两个人的嘴又已被什么堵住。又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叹息着道:“我知道你那么样做,是为了试试我,对你是不是忠心。”燕七咬着嘴唇,道:“你若肯在那里留下来,这一辈子就休想再看见我了。”郭大路道:“可是我已经到这里来了之后,你为什么还不让我来见你呢?”燕七道:“因为还有别的人也要试试你,看你是不是够聪明、够胆量,看你的心是不是够好,够不够资格做我爹爹的女婿。”郭大路道:“所以他们就看我是不是够聪明能找出这间屋子的秘密,是不是够胆量到龙王庙去。”燕七道:“在那龙王庙里,你若是敢动我那小表妹的坏主意,或是不肯先送她回来,你就算能找到这里,还是看不见我的。”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幸亏我是个又聪明、又有胆量的大好人……”燕七笑了,抢着道:“否则你又怎么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呢?”郭大路叹道:“到现在我才发现我们真是天生的一对。”燕七道:“你现在才发现?”郭大路笑道:“因为我现在才发现,我们两个人的脸皮都够厚的。”现在这屋子才真的像是个洞房了,甚至比你想像中的洞房还要甜蜜美丽。他们够资格享受。因为他们的情感受得住考验,他们能有这么样一天,可真是不容易。钻石要经过琢磨,才能发得出光芒。爱情和友谊也一样。经不住考验的爱情和友谊,就像是纸做的花,既没有花的鲜艳和芬芳,也永远结不出果实。树上已结出果实,春天虽已远去,但收获的季节却已快来了。燕七坐在树下,摘下了头上的马连草大草帽做扇子,喃喃道:“好热的天气,王老大想必更懒得动了。”郭大路的目光遥视远方,道:“这些日子来,他和小林不知道在干什么。”燕七道:“你放心,他们绝不会寂寞的,尤其是小林。”郭大路道:“为什么?燕七嫣然一笑,道:“你难道忘记了那个卖花的小姑娘?”郭大路也笑了,立刻又听到了那清脆的歌声:“小小姑娘,清早起就床,提着花篮儿,上市场;穿过大街,走过小巷,卖花卖花,声声嚷……”歌声当然不是那卖花的小姑娘唱出来的,唱歌的竟是燕七。她轻摇着草帽,曼声而歌,引得路上的人都扭转头,瞪大了眼睛来瞧她。郭大路笑道:“你莫要忘记你现在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她身上穿的还是男人打扮,但歌声却清脆如黄莺出谷。燕七却笑道:“没关系,反正我就算不唱,别人也一样能看出我是个女人的,一个女人要扮得像男人,并不是件容易事。”郭大路道:“你以前呢?”燕七道:“以前不同。”郭大路道:“有什么不同?”燕七笑道:“以前我比较脏……很脏,大家都觉得女人总应该比男人干净。”郭大路道:“其实呢?”燕七瞪了他一眼,道:“其实女人本来就比男人干净。”*******这条路,是回富贵山庄的路。他们并没有忘记他们的朋友,他们要将自己的快乐让朋友分享。“王老大和小林若知道我们……我们已经成为夫妻,一定也会很高兴的。”“不知道小林会不会吃醋。”说完了这句话他就开始跑,燕七就在后面追。他们既然没有乘车,也没有骑马,在路上笑着,跑着,追着,就像是两个孩子。快乐岂非总是能令人变得年轻的?跑累了,就在树阴里坐下来,买一个烙饼就当午饭吃。就算是淡而无味的硬麦饼,吃在他们嘴里,也是甜的。郭大路居然已经有好几天没喝酒了,除了他们临走前的那天,南宫丑为自己的女儿和女婿饯行,非但他破例喝了两杯,而且还一定要他们放量喝个痛快,所以他们全醉了。燕七微笑道:“我爹爹自己现在虽不能喝酒了,却很喜欢看别人喝。”郭大路笑道:“他以前的酒量一定也不错。”燕七道:“何止不错,十个郭大路也未必能喝得过他一个。”郭大路道:“哈。”燕七道:“哈是什么意思?”郭大路道:“哈的意思就是我非但不服气,而且不相信。”燕七道:“只可惜他现在老了,而且旧伤复发,已有多年躺在床上不能动,否则他不把你灌得满地乱爬才怪。”提起了她父亲的病痛,她睛睛里也不禁露出了悲伤之色。郭大路也轻轻叹息了一声,道:“他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我想不到他会让我们走的。”燕七道:“为什么?”郭大路道:“因为……因为他实在太寂寞,若是换了别人,一定会要我们陪着他。”燕七道:“可是他不同,他从不愿为了自己让别人痛苦,无论多么难以忍受的事,他都宁可一个人独自忍受。”她眼睛里又发出了光,显然因自己有这么样一个父亲而骄傲。郭大路叹道:“说老实话,我从来也没有想到他是个这样子的人。”燕七道:“从前你以为他是什么样的人?”郭大路讷讷道:“你知道,江湖中的传说,将他说得多么可怕。”燕七道:“现在呢?”郭大路叹息着,道;“现在我才知道,江湖中的那些传说才真正可怕,他居然能忍受了这么多年,就凭这一点,已不是别人能比得上的了。”燕七黯然道:“这也许只因为他已没法不忍受。”郭大路道:“幸好他还有朋友,我看到神驼子他们对他的忠实和友情,总忍不住要替他觉得欢喜感动。”燕七沉默了半晌,忽然道:“你知不知道他们以前是想怎么对付他的?”郭大路摇摇头。燕七道:“他们以前也是一心想要来杀他的,可是后来,经过了几次生死缠斗之后,他们才发现他并不是传说中那样的人,也被他的人格所感动,所以才成了他的朋友。”她笑了笑,笑得很凄凉,又有些得意,接着道:“为了他,金罗汉甚至不惜背叛了少林,不惜做一个终生再也见不得天日的叛徒。”郭大路道:“人岂非也就因为有这种伟大的感情,所以才和畜生不同。”燕七道:“这种感情也惟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它的伟大来。”他们说的不错。一个人也惟有在生死患难之中,才能显得出他的伟大来。南宫丑能博得神驼子他们的友情,所付出的代价是何等惨痛,只怕也不是别人能想像得到的。若不是在生死关头中,宁愿牺牲自己来保全别人,别人又怎知人格的伟大?又怎会为了他牺牲一切?这其中,当然也有段令人惊心动魄、悲伤流泪的故事。这故事已不必再提。因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令人欢乐的故事。这世上悲伤的故事已够多。已太多。×××未到黄昏,已近黄昏。日色虽已西沉,但碎石路上仍然是热烘烘的,摸着烫手。前面的树阴下,有个褴褛憔悴的妇人,手里牵着个孩子,背上也背着孩子,正垂着头,伸出手,站在那里向过路人乞讨。郭大路立刻走过去,摸出块碎银子,摆在她手里。他从未错过任何一个乞丐,纵然他只剩下这块碎银,也会毫不考虑就施舍给别人。燕七看着,温柔的目光中,带着赞许之色。她显然也以自己有这样的丈夫而骄傲。这妇人嘴里喃喃的说着感激的话,正想将银子揣在怀里,有意无意间抬起了头,看了郭大路一眼。她苍白憔悴的脸上,立刻发生了种无法描述的可怕变化。她那双无神而充满血丝的眼睛,也立刻死鱼般凸了出来,就好像有把刀突然插入了她的心脏。郭大路本来还在微笑,但笑容也渐渐冻结,脸上也露出了惊骇的表情,失声道:“是你?”那妇人立刻用双手蒙住了脸,叫道:“你走,我不认得你。”郭大路的表情已由惊骇变为怜惜,长叹道:“你怎会变成这样子的?”妇人道:“那是我的事,和你没关系。”她虽然想勉强控制住自己,但全身都已抖得像是风中的烛光。郭大路的目光垂向那两个衣衫不全、满脸鼻涕的孩子黯然问道:“这是你跟他生的么?他的人呢?”妇人颤抖着,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掩面痛哭道:“他骗了我,骗去了我的私房钱,又和别的女人跑了,却将这两个孽种留下来给我,我为什么这么苦命……为什么?”没有人能替她解答,只有她自己。她这种悲惨的遭遇,岂非正是她自己找来的。郭大路叹息着,也不知该说什么。燕七慢慢地走过来,无言的握住了他的手,让他知道,无论遇着什么事,她都是站在他这一边的,总是同样信任他。女人所能给男人的,还有什么能比这种信任和了解更能令男人感激?郭大路猜疑着,道:“你已知道她是谁了?”燕七点点头。女人对自己所爱的男人,仿佛天生就有种奇妙敏锐的第六感。她早已感觉出这妇人和她的丈夫之间,有种很不寻常的关系,再听了他们说的话,那更无疑问了。这妇人显然就是以前欺骗了郭大路,将他抛弃了的那个女人。郭大路长长叹息,道:“我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更没有想到她已变成这样子。”燕七柔声道:“她既然是你的朋友,你就应该尽力帮助她。”这妇人忽然停下哭声,抬起头,瞪着她,道:“你是什么人?”燕七的目光柔和而平静,道:“我是他的妻子。”这妇人脸上又起了种奇特的变化,转头瞪着郭大路,诧声道:“你已经成了亲?”郭大路道:“是的。”这妇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燕七,目中突然露出了一种恶毒的嫉妒之色,忽然一把揪住了郭大路的衣襟,大声道:“你本来要娶我的,怎么能和别人成亲?”郭大路动也不动,脸色已苍白如纸,这种情况他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应付。燕七却将他的手握得更紧,凝视着这妇人道:“是你离开了他,不是他不要你,以前的事你自己也该记得的。”妇人目光更恶毒,狞笑着道:“我记得什么?我只记得他曾经告诉过我,他永远只喜欢我一个人,除了我之外,他绝不再娶别的女人。”她又作出要流泪的样子,抽动着嘴角,大声道:“可是他却骗了我,骗了我这个苦命的女人,你们大家来评评理……”路上已有人围了上来,带着轻蔑和憎恶之色,看着郭大路。郭大路苍白的脸又已变得赤红,连汗珠子都已冒了出来。但燕七的神色却还是很平静,缓缓道:“他并没有骗你,从来也没有骗过你,只可惜你已不是以前那个人了,你自己也该明白。”这妇人大叫大跳,道:“我什么都不明白,我不想活了……我就是死也要跟这狠心的男人死在一起。”她一头向郭大路撞了过去,赖在地上,再也不肯起来。遇见了这种撒泼使赖的女人,无论谁都无法可施的。郭大路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燕七沉吟着,忽然从身上拿出了条金链子,递到这妇人面前,道:“你认不认得这是什么?”妇人瞪着眼,怔了半晌,才大声道:“我当然认得,这本来也是我的。”燕七道:“所以我现在还给你。只不过希望你知道,为了保存这条金链子,他不惜挨饿挨骂,甚至不惜被朋友耻笑──他这是为了什么,你也该想得到的。”妇人看着这条金链子,目中的怨毒之色渐渐变为羞愧。她毕竟也是个人。人,多多少少总有些人性的。燕七道:“你换了这条金链子,已可好好的做点小生意,好好的养你的孩子。以后你一定还会遇着好男人的,只要你不再欺骗别人,别人也不会来欺骗你。”妇人的身子又开始颤抖,转过头,去看她的孩子。孩子脸上满是惊恐之色,撇着嘴想哭,却又吓得连哭都不敢哭出声。燕七柔声道:“莫忘记你已是母亲,已应该替你的孩子想一想,他将来也会长大的,你应该让他觉得,因为有你这样一个母亲而骄傲。”妇人颤抖着,突又伏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痛哭着道:“老天……老天,你为什么又要让我看见他……为什么?”这问题也没有人能为她解答,只有她自己。你栽下去的是什么样的种子,就一定会得到什么样的收获。你栽下去的若是砂石,就永远莫要期望它能开出美丽的花朵。×××黄昏。夕阳已由绚烂而转为平静。郭大路慢慢地走在道上,心情显然也和他脸色同样沉重。燕七没有说话,没有打扰他。她知道每个人都有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这也是一个做人妻子的女人,所最需要了解的。也不知过了多久,郭大路才沉声道:“你什么时候将那金链子赎出来的?为什么不告诉我?”燕七笑了笑,道:“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赎出来。”郭大路道:“你没有?”燕七道:“刚才我给她的金链子,根本不是你的那条。”郭大路愕然道:“不是?”燕七微笑着道:“那是梅兰姐妹私下里送给我的贺礼。”郭大路道:“那你为什么要拿出来,为什么要这样做?”燕七笑道:“因为我也是个女人,我对女人总比你了解得多。”郭大路道:“你是说她看到了这条金链子,就会想起我以前对她总算不错,所以才肯放过我?”燕七抿嘴笑道:“金链子看起来都是差不多的,连你都已经分不清了,又何况她。”她笑得很愉快。因为这金链子只不过是象征,象征着以前的那一段往事。现在他们既已连这金链子都分不清了,显然已将昔日的情感和怨恨全都淡忘。无论多大方的女人,都不愿自己的丈夫还将往事藏在心里的。郭大路道:“可是看到我的时候,就应该已经想起以前……”燕七打断了她的话,道:“她那样子对你,并不是为以前的事,而是因为嫉妒。”郭大路道:“嫉妒?”燕七道:“也不是嫉妒你,是嫉妒我。看看她自己的日子,再看看我们,她更悔恨自己以前为什么要那样做。”她叹了口气,接着道:“一个人对自己悔恨的时候,往往就会莫名其妙的对别人也怀恨起来,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和她一样痛苦。”郭大路叹道:“所以她就想破坏我们。”燕七道:“她恨你,只不过因为她知道自己已永远无法再得到你了。”郭大路道:“可是她看到了那条金链子时,为什么忽然又变了呢?”燕七道:“因为金链子和你不同。”她嫣然一笑,接着道:“金链子不但比你好看,而且她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得到。”郭大路道:“是不是因为金链子已经在她的手里了!”燕七道:“答对了。”世上的确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女人一向只相信自己已拿在手里的东西,就算她明知还有一百条金链子可以去拿,她也绝不肯用手里这一条去换的。也没有几个女人肯将自己的金链子,送给丈夫以前的情人。只有最聪明的女人才会这样做。她只用一条金链子,已换取了她丈夫对她的信任和感激,也换来了她自己的一生幸福。郭大路凝视着他的妻子,情不自禁,握住了她的小手,柔声道:“谢谢你。”燕七眨着眼,笑道:“谢谢我?……谢谢我那条金链子?”郭大路摇摇头道:“你应该知道我谢的是什么?”燕七的确知道。他感激的当然不是一条金链子,而是她的了解和体谅。那比所有的金链子加起还要珍贵得多。一个懂得了解和体谅的妻子,永远是男人最大的幸福和财富。也永远只有最幸运的男人才能得到。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失魂引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西方天边的晚霞,逐渐由绚丽而归于平淡,淡淡的一抹斜阳,也消失于苍翠的群山后。于是,在这寂静的山道上吹着的春风,便也开始有了些寒意。月亮升了起来,从东方的山洼下面,渐渐升到山道旁的木叶林梢,风吹林木,树影婆娑。浓林之中,突地,传出一个清朗的声音,朗声叹道:“月明星稀,风清如水。人道五岳归来不看山,我虽方自畅游五岳,但此刻看这四明春山,却也未见得在泰山雄奇、华山灵秀之下哩。 [点击阅读]
《绣花大盗》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酷热。娇阳如刀火,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二条刀疤,再加上七八处内伤,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每到阴雨天气,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更不容易,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 [点击阅读]
剑花烟雨江南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4
摘要:纤纤垂着头路过门槛,走上红毡,乌黑的发髻上横插着金钗。钗头的珠凤纹丝不动,她的脚步永远那么轻盈又那么稳重。她们是八个人同时走进来的,但大厅中所有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她知道,可是她的姿态却和她平时独自定在无人处时,完全没什么不同。纤纤的美丽和庄重,都同样被人赞赏和羡慕。案上红烛高燃,将一个全金寿字映得更灿烂辉煌,就像雷奇峰雷老太爷这一生一样。 [点击阅读]
游侠录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4
摘要:夕阳西坠,古道苍茫──黄土高原被这深秋的晚风吹得几乎变成了一片混沌,你眼力若不是特别的敏锐,你甚至很难看见由对面走来的人影。风吹过时,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这一切,却带给人们一种凄清和肃索之意,尤其当夜色更浓的时候,这种凄清和肃索的感觉,也随着这夜色而越发浓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尽快的逃离这种地方。然而四野寂然,根本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点击阅读]
白玉老虎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夺命更夫(一)三月二十七日,大吉。诸事皆宜。×××赵无忌倒在床上。他快马轻骑,奔驰了三百里,一下马就冲了进来,进来就倒在这张床上。又香又软的床。这是香香的床,香香是个女人,又香又软的女人,每次看到赵无忌的时候,总会笑得像糖一样甜蜜。窗外阳光灿烂,天气晴朗,风中带着花香。赵无忌看看窗外的一角蓝天,终于缓缓吐出口气,喃喃道:“今天真是个好的日子。 [点击阅读]
《银钩赌坊》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夜。秋夜。残秋。黑暗的长巷里静寂无人,只有一盏灯。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变成了死灰色,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灯笼下却接着个发亮的银钩,就像是渔翁用的钓钩一样。银钩不停的在秋风中摇晃,秋风仿佛在叹息,叹息着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被钓上这银钩?方玉飞从阴暗潮湿的冷雾中,走进了灯火辉煌的银钩赌坊,脱下了深色的斗篷,露出了他那件剪裁极合身,手工极精致的银缎子衣裳。 [点击阅读]
护花铃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2
摘要:──生与死,爱与憎,情与仇,恩与怨。这其间的距离,在叱咤江湖、笑傲武林的人们眼中看来,正如青锋刀口一般,相隔仅有一线──山风怒号,云蒸雾涌,华山苍龙岭一脊孤悬,长至三里,两旁陡绝,深陷万丈,远远望去,直如一柄雪亮尖刀,斜斜插在青天之上,白云之中。 [点击阅读]
三剑楼随笔
作者:金庸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国家不论大小,主权一律平等,这个概念是近代国际法的基础。然而在国际关系中,还是承认大国与小国之间是有区别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五大国一致的原则,就是在法理上承认大国权利的一个例子。近几个月来,这问题又讨论得热烈起来,我们最近见到一篇份量很重的长文,其中特别提到了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与小国民族主义的偏向。 [点击阅读]
绝不低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一)“波波”。汽车来了。××ד波波”也是个女孩子的名字。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要替自己取这名字,也许是因为她喜欢这两个字的声音,也许因为她这个人本来就像是辆汽车。有时甚至像是辆没有刹制的汽车。汽车从她旁边很快的驶过去,“波波”。她笑了,她觉得又开心,又有趣。这城市里的汽车真不少,每辆汽车好像都在叫她的名字,向她表示欢迎。她今年已十九,在今天晚上之前,她只看见过一辆汽车。 [点击阅读]
铁剑红颜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一午夜,寒风如刀。一个陌生人,带着一个狭长的皮袋,登上了八仙楼。八仙楼是一个气派豪花,富丽堂皇的地方。这里有名茶。此地有醇酒。八仙楼的菜肴,也是这个城里最著名的。当然,它每一种酒菜的订价,也是最昂贵的。但它仍然是生意最兴旺的酒家。虽然,现在已很晚了,但八仙楼上,仍然还有不少客人。他们大多数都有了点醉意。酒意最浓的,是城西镇英镖局总镖头,“大刀神雕”濮阳胜。今天他实在很高兴。 [点击阅读]
《凤舞九天》
作者:古龙
章节:21 人气:2
摘要:一百零三个精明干练的武林好手,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这件事影响所及,不但关系着中原十二家最大镖局的存亡荣辱,江湖中至少还有七八十位知名之士,眼看着就要因此而家破人亡,身败名裂。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秘密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崔诚若知道自己现在已变得如此重要,一定会觉得自己此生已非虚度。可是他并不知道。他已整整昏迷了三天。 [点击阅读]
《碧玉刀》
作者:古龙
章节:3 人气:5
摘要:(一)春天,江南。段玉正少年。马是名种的玉面青花骢,配着鲜明的、崭新的全副鞍辔。马鞍旁悬着柄白银吞口、黑鳖皮鞘、镶着七颗翡翠的刀,刀鞘轻敲着黄铜马蹬,发出一连串叮咚声响,就像是音乐。衣衫也是彩色鲜明的,很轻、很薄,剪裁得很合身.再配上特地从关外带来的小牛皮软马靴,温州"皮硝李"精制的乌梢马鞭,把手上还镶着粒比龙眼还大两分的明珠。现在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的时候。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