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欢乐英雄 - 第20章黑暗的地狱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天亮了。桌上摆满了很多点心,每种都很好吃。吃,不但是种享受,也是种艺术。卫夫人很懂得这种享受,也很懂得这种艺术。她吃得很慢,也吃得很美。无论她在吃什么的时候,都会令人觉得她吃的东西非常美味。何况这些点心本来就全都是美味。吃来是美味,嗅起来也一定很香。郭大路已忍不住开始在悄悄地咽口水。酒意一消,肚子就好像饿得特别快。饿着肚子看别人大吃大喝,这种滋味有时简直比什么刑罚都难受。郭大路忽然大声道:“主人独个儿大吃大喝,却让客人饿着肚子在旁边看着,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卫夫人点点头,道:“这的确不是待客之道,但你们是我的客人么?”郭大路想了想,叹息着苦笑道:“不是。”卫夫人道:“你们想不想做我的客人呢?”郭大路道:“不想。”卫夫人道:“为什么?为了林太平?”郭大路也长长叹了口气,道:“谁叫他是我们的朋友呢!”卫夫人笑了笑,道:“你们虽然很够朋友,却也够笨的。”郭大路道:“哦?”卫夫人道:“直到现在,你们还没有问我为什么要找林太平。”郭大路道:“我们根本不必问。”卫夫人道:“为什么不必问?你们怎知道我找他是好意还是恶意?也许我找他只不过是为了要送点东西给他呢?”郭大路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他若不想见你,我们就不能让你找到他;无论你是好意还是恶意,都是一样的。”卫夫人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愿见我?”郭大路道:“因为你找他找得太急,很像不怀好意的样子,否则,你就该让我们回去告诉他,再叫他来找你。”卫夫人笑道:“看来你们还不太笨,只不过有──点笨而已。”郭大路道:“哦?”卫夫人道:“你们就算怕我在暗中追踪,不回去也就是了,还是可以到别的地方去的,又何必自己把自己捆在这里呢?”郭大路想了想,看看燕七,道:“她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我们为什么还不走呢?”卫夫人道:“因为我现在已不让你们走了。”郭大路道:“你自己说过我们随时都可以走的。”卫夫人道:“我现在已改变了主意。”她笑了笑,接着道:“你知道,女人总是随时都会改变主意的。”郭大路叹道:“你若不是女人就好了。”卫夫人道:“有什么好?”郭大路盯着她面前的烧卖和蒸饺,道:“你若是男人,我至少可以厚着脸皮抢你的东西吃。”卫夫人微笑道:“你为什么不把我当做男人来试试看?”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眨了眨眼。卫夫人又道:“你们两个人不妨一起过来抢。”燕七笑了笑道:“我的脸皮没有他厚,还是让他一个人动手吧。”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一个人饿得要命的时候,脸皮想不厚些也不行了。”他身子突然掠起,向那张摆满了点心的桌子扑了过去。十指箕张,弯曲如鹰爪,用的居然是鹰爪功中一招极厉害的“飞鹰捕兔”。用“飞鹰捕兔”这种招式来抢蒸饺,未免是件很可笑的事。但一个人若是饿极了,再可笑的事也一样能做得出来的。卫夫人笑道:“你的鹰爪功倒不错。”她嘴里轻描淡写的说着话,手里的筷子忽然轻轻往前面一点。她用的是一双翡翠镶的筷子,这种筷子往往碰一碰就会断。筷子在郭大路右手中指上轻轻一点。筷子没有断。郭大路的人却像是断了,突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眼看就要跌在摆满了点心的桌子上。卫夫人手里的筷子忽然夹住了他的腰带,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已落在这双一碰就断的筷子上。筷子还是没有断。卫夫人的手悬在空中,用筷子夹着他,就像是夹着个虾米似的。燕七看呆了。卫夫人微笑道:“这么大一个饺子,够你吃了。”话未说完,郭大路的人已向燕七飞了过去。燕七想去接,没有接住,两个人一撞,全都跌在地上。过了很久,郭大路还没有爬起来,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卫夫人。他好像也看得呆了。燕七忽然道:“你知不知道她用的这一招叫什么功夫?”郭大路摇摇头。燕七道:“你既然会鹰爪功,就应该知道其中有一招叫老鹰抓鸡。”郭大路点点头。燕七笑道:“她这一招就是从‘老鹰抓鸡’中变化来的,叫做‘筷子夹鸡’。”郭大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究竟是鸡,还是饺子呢?”燕七道:“是鸡肉馅子饺子。”郭大路也笑了,道:“想不到你懂得的事倒还真不少。”他身子突然又箭一般窜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向桌子上面伸手,却窜入了桌子底下。卫夫人正微笑着在听他们说话,好像正听得很有趣的样子。她既没有想到郭大路说着说着,会忽然又窜了过来,更没有想到这人会往桌子底下窜。桌子底下又没有点心,这人到下面去干什么呢?想捡骨头么?饺子又没有骨头呀。卫夫人也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就在这时,桌上的点心突然凭空跳了起来。郭大路的手在桌子底下一拍,桌上的点心就跳起了七八尺高。燕七的手一挥,本来捆在他腿上的绳子突然又长虹般飞出,长蛇一般一卷,就有七八样点心被他卷了去。郭大路也已从桌子底下窜出。燕七一松手,点心掉下来三四个,郭大路伸手接着了两三个,同时张大了嘴,一个软软的糯米烧卖正好不偏不倚掉在他嘴里。这几下虽然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武功,但却配合得又紧凑,又巧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卫夫人居然也叹息了一声,说道:“看丁你们这两手功夫,我就算让你们吃点东西,也算值得了。”郭大路三口两口就将烧卖吞了下去,笑道:“这人倒总算还有点良心。”他开始吃第二个烧卖的时候,燕七也已吞下了个包子。能吃得这包子可真不容易,所以嚼在嘴里的滋味也像是特别好些。燕七笑道:“这包子真好吃,却不知是用什么做馅的?”卫夫人微笑道:“包子和烧卖都有两种馅。”郭大路道:“哪两种?”卫夫人道:“一种是虾仁鲜肉的。”郭大路道:“还有种什么肉?”卫夫人道:“老鼠肉,毒老鼠。老鼠本来是可以吃的,但毒老鼠吃下去,却能要人的命。郭大路吃下去的烧卖,好像已停在嗓子眼上,再也咽不下去。他本来还想问问,他吃的烧卖是哪种馅,但现在却已用不着问了。他忽然觉得四肢发软,脑袋发晕。再看燕七一张脸竟已变成死灰色,而且渐渐发黑。卫夫人还在微笑。郭大路正想过去,忽然觉得她像是已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一张脸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渐渐连看都看不见了。他只觉得燕七已冲过来,抱住了他,在他耳旁道:“临死之前,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郭大路道:“什……什么秘密?”燕七道:“我……”他还没有说自己的秘密,就已倒下。就算他说出,郭大路也听不见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并不太对。有的人并不太在乎财宝,绝不会为了钱拼命,却往往会为了好吃而死。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死法很冤枉?等你饿得发晕时,说不定也会觉得不如死了算了。但他们为什么会挨饿呢?朋友,当然是为了朋友。“为朋友而死的人,是绝不会下地狱的。”但朋友若都在地狱里,他们也许宁可下地狱,也不愿上天堂。自古艰难唯一死。死,的确可以算是最可怕的事了。那意思就是你已完了,已完全消减了,从此不再有希望,你的肉体很快就会腐烂,你的姓名也很快就会被人淡忘。世上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呢?死了若还得下地狱,那当然更可怕。但地狱究竟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那地方想必很黑暗,非常黑暗…×××黑暗。黑暗得让你非但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自己。郭大路连自己都看不见。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睁开了。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究竟是不是存在?他却完全不知道。“不知道”的本身就是种恐惧──也许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人们恐惧死亡,岂非也正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死亡究竟是什么样子的。郭大路也不能不恐惧,几乎已恐惧得连动都不能够动。恐惧本就是人类永远无法克服的感觉。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听到自己身旁仿佛有个人在呼吸。但那究竟是不是人的呼吸声,他还是不知道。在如此黑暗中,任何人都已无法再对自己有信心。幸好他还能相信一件事:燕七活着时既然跟他在一起,就算死了也一定还是会跟他一起。有些朋友,好像永远都分不开的,无论死活都分不开。所以郭大路壮起胆子,道:“燕七……是不是你?”又过半晌,黑暗中才响起一个很虚弱的声响:“是小郭吗?”郭大路总算松了口气。只要有朋友跟他在一起无论死活都没关系了。他身子开始往那边移动,终于摸到了一只手,一只冰冷的手。郭大路道:“这是不是你的手?”手动了动,立刻将郭大路的手握紧。然后听到燕七虚弱的声音道:“这是什么地方?”郭大路道:“不知道。”燕七道:“我们是不是还活着?”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不知道。”燕七也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活着时是个糊涂人,死了也是个糊涂鬼。”郭大路却笑了,笑着道:“看来你活着时要臭我,死了也要臭我。”燕七没有说话,却将郭大路的手握得更紧。他平时本是个很坚强的人,但现在却像是要倚赖着郭大路了。也许他本就在倚赖着郭大路了,只不过平时一直在尽力控制着自己──一个人只有到了真正恐惧的时候,才会将自己真正的情感流露出来。郭大路沉默了半晌,忽又问道:“你猜我现在最想知道什么?”燕七道:“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郭大路道:“不对。”燕七道:“想知道我们究竟是不是还活着?”郭大路道:“也不对。”燕七叹道:“我现在没有心情猜你的心事,你自己说出来吧。”
或许您还会喜欢:
《鬼恋侠情》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4
摘要:江湖中关于楚留香的传说很多,有的传说简直已接近神话,有人说他:‘驻颜有术,已长生不老’,有人说他:‘化身千万,能飞天遁地’,有人喜欢他,佩服他,也有人恨他入骨。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当然更少了。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年纪不算小,但也绝不能算老。他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他喜欢酒,却很少喝醉。 [点击阅读]
剑客行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2
摘要:这条路笔直地伸到这里来,又形成一个弯曲,弯曲的地方是一片长得颇为浓密的树林子路,路就从这树林子里穿出去。虽然已近黄昏,但六月骄阳的余威仍在,热得叫人难耐。一丝风声也没有,穹苍就像是一块宝石,湛蓝的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路上,照在树梢,却照不进树林子。路上,本没有什么行人,但此刻远处突地尘头大起,奔雷似地驰来几匹健马,到了这树林子前面一打盘旋,竟然全都停住了。 [点击阅读]
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章节:26 人气:3
摘要:“胡一刀,曲池,天枢!”“苗人凤,地仓,合谷!”一个嘶哑的嗓子低沉地叫着。叫声中充满着怨毒和愤怒,语声从牙齿缝中迸出来,似是千年万年、永恒的咒诅,每一个字音上涂着血和仇恨。突突突突四声响,四道金光闪动,四枝金镖连珠发出,射向两块木牌。 [点击阅读]
《剑神一笑》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3
摘要:剑,是一种武器,也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可是,它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不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说,它的地位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武器最大的功用只不过是杀人攻敌而已。剑却是一种身分和尊荣的象征,帝王将相贵族名士们,都常常把剑当作一种华丽的装饰。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明剑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更特殊的一点是,剑和儒和诗和文学也都有极密切的关系李白就是佩剑的。他是诗仙,也是剑侠。他的剑显然不如诗。 [点击阅读]
财神与短刀
作者:古龙
章节:5 人气:7
摘要:相关链接:“大追击”杂志上刊登的古龙遗著《财神与短刀》:http://www.gulongbbs.com/kaogu/buyi/7485.htm(一)财神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人。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成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中,有一个“财神”。 [点击阅读]
《幽灵山庄》
作者:古龙
章节:18 人气:3
摘要: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点击阅读]
神君别传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4
摘要:海天无际,一片烟波浩瀚。朝霞虽过,但在那天水交相接之处,仍然留着那种多彩而绚丽的云彩,灿烂得这浩翰壮观的东海泛起片片金鳞。一艘制作得极其精巧的三桅帆船,风帆满引,由长江口以一种超越寻常的速度乘风而来。船身驶过,在这一片宛如金鳞的海面上,划开一道泛涌着青白色泡沫的巨大的痕迹。 [点击阅读]
《孔雀翎》
作者:古龙
章节:6 人气:6
摘要:(一)黄昏。高立站在夕阳下,后面"状元茶楼"金字招牌的阴影,恰巧盖住了他的脸。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阴影里。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蓝布道袍,非常宽大,因为他必须在道袍下藏着他那对沉重而又锋利的银枪。锋利的枪尖正顶着他的肋骨,那件白府绸的内衣早已被冷汗湿透。每次要杀人前,他总是觉得很紧张。这条街本是城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现在也正是这地方最热闹的时候。 [点击阅读]
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上的原则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要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点击阅读]
风铃中的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34 人气:2
摘要:(一)作为一个作家,总是会觉得自己像一条茧中的蛹,总是想要求一种突破,可是这种突破是需要煎熬的,有时候经过了很长久很长久的煎熬之后,还是不能化为蝴蝶,化作蚕,更不要希望练成丝了。所以有许多作家困死在茧中,所以他们常常酗酒、吸毒、逃避、自暴自弃,甚至会把一根“雷明顿”的散弹猎枪含在喉咙里,用一根本来握笔的手指扳开枪擎口扣下扳机,把他自己和他的绝望同时毁灭。 [点击阅读]
雪山飞狐
作者:金庸
章节:13 人气:3
摘要:飕的一声,一枝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大雁带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几个斤斗,落在雪地。西首数十丈外,四骑马踏著皑皑白雪,奔驰正急。马上乘客听得箭声,不约而同的一齐勒马。四匹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羁勒,立时止步。乘者骑术既精,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四人眼见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采,要瞧那发箭的是何等样人物。 [点击阅读]
圆月弯刀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圆月月有圆有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圆月,因为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月圆的晚上。这天晚上的月比平时更美,美得神秘,美得凄凉,美得令人心碎。我们要说的这故事也一样,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吸引力,充满了美丽而神秘的幻想。在一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中,据说每当月亮升起时,就会有一些精灵随着月光出现,花木的精灵,玉石的精灵,甚至连地下幽魂和鬼狐,都会出来,向圆月膜拜,吸收圆月的精华。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