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欢乐英雄 - 第10章杀人与被杀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桌子已拉开,棉被已收走。奎元馆客人上座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但现在楼上却还是只有他们四个人。四个人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四个木头人。会喝酒的木头人。壶里的酒就像是退潮般消失了下去,大家你一杯,我一杯,自己倒,自己喝,谁也不去招呼别人。然后燕七、王动、郭大路就像是约好了似的,同时大笑了起来。他们就算是白痴,现在也知道这次又上了别人个大当,,那黑衣人根本就不是官差,也不是什么提督老爷派来调查金狮子和棍子的密探,他也是黑吃黑。被人骗得这么惨,本是很恼火的事。但他们却认为很可笑。燕七指着郭大路,笑道:“王老大说的一点也不错,该聪明的时候你反而糊涂了;不但糊涂,而且笨;不但笨,而且笨得要命。”郭大路也指着他,笑道:“你呢?你也并不比我聪明多少。”林太平一直在旁边静静的看着他们,等他们笑声停下来,才问道:“你们笑完了没有?”郭大路喘着气,道:“还没有笑完,只不过已没力气再笑。”林太平道:“你们认为这件事很可笑?”王动忽然翻了翻白眼道:“不笑怎么办?哭么?”这就是他们做人的哲学。他们会笑,敢笑,也懂得笑。笑不但可以令人欢愉,也可以增加你对人生的信心和勇气。“笑的人有福了,因为生命是属于他们的。”林太平看来却笑不出。郭大路道:“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样笑?”林太平道:“若是笑就能解决问题,我一定比你们笑得还厉害。”郭大路道:“笑就算不能解决问题,至少总不会增加烦恼。”他又笑了笑,接着道:“何况,你若学会了用笑去面对人生,渐渐就会发觉人生本没有什么真正不能解决的问题。”林太平道:“无论你笑得多开心,还是一样被人骗。”郭大路道:“你不笑还是一样被骗了,既然已被骗,为什么不笑?”林太平不说话了。郭大路道:“你究竟有什么问题?”燕七道:“你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关心?”林太平沉默了半晌,道:“因为那人就是真的南宫丑。”燕七道:“你怎么知道?”林太平道:“我就是知道。”郭大路道:“南宫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林太平道:“没有关系──就因为没有关系,所以我才要……”郭大路道:“要怎么样?”林太平道:“要杀了他。”郭大路看看燕七,又看看王动,道:“你们听见他说的话没有?”王动一动也不动。燕七点点头。郭大路道:“这孩子说他要杀人。”王动还是不动。燕七又点点头。郭大路慢慢地回过头,看着林太平。林太平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郭大路道:“你刚才已看见他?”林太平道:“是。”郭大路忽然笑了,道:“那么你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林太平脸上还是一点表情也没有,他脸上就像是戴上了个面具。铁青色的面具,看来几乎已有点可怕。他一字字道:“我已经杀了他。”壶里又添满了酒,因为王动吩咐过:“看到我们的酒壶空了,就来加满。”奎元馆里的伙汁对王动很服帖。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酒壶。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酒不是用眼睛喝的。”燕七道:“我的嘴很忙。”郭大路道:“忙什么?”燕七道:“忙着把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去?”客人已渐渐来了,这里已不是说话的地方。郭大路端起酒杯,又放下,道:“郭大少难得请次客……”燕七道:“这次便宜了他,我们走吧。”林太平第一个站了起来,王动居然也站了起来。郭大路的手已伸到他面前。王动看看他,道:“你想干什么?想要我替你看手相?”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不必看了,我是天生的穷命;最要命的是,只要我一想请客,袋子里就算有钱也会飞走。”王动道:“你想问我借钱付账?”郭大路干咳了几声,道:“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干的是件很费钱的事。”王动本来想笑的,但看了林太平一眼,却叹了口气,道:“你找错人了。”郭大路愕然道:“你的钱也花光了?”王动道:“嗯。”郭大路道:“你……你怎么花的?”王动道:“我昨天晚上干的也是件很费钱的事。”郭大路道:“你在干什么?”王动道:“世上只有一件事比找女人更费钱,那就是赌。”郭大路道:“你输光了?输给了谁?”王动道:“这饭铺里的伙计。”郭大路怔了半晌,忍不住笑了,道:“难怪他们对你这么服帖,饭铺里的伙计对冤大头总是特别服帖的,何况,你若把钱输给我,我也一样服帖你。”王动道:“冤大头不止我一个。”郭大路道:“还有谁?”王动看看林太平,又看看燕七。郭大路跳起来,道:“难道你们的钱都输光了?”没有人出声,沉默就是答复。郭大路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苦笑道:“如此说来,这些伙计岂非全发了财?”王动道:“他们也发不了财──他们迟早也会输给别人的。”郭大路慢慢地点着头,喃喃道:“不错,来得容易去得快,怎么来的怎么去。”王动道:“但我们对人类总算也有点贡献。”郭大路道:“什么贡献?”王动道:“钱流通得越快,市面越繁荣,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郭大路想了想,苦笑道:“你说的话好像总有点道理。”王动道:“所以你也不必难受。”郭大路道:“我难受什么?我又没有输……”王动道:“抱歉的是我们把你的钱也一齐输了。”郭大路怔住。王动道:“破庙里的泥菩萨陪人睡觉,也不会收钱的。”郭大路的眼睛慢慢地变圆了,道:“你们知道?……你们早就串通好了的?……偷我的小偷就是……”他手指忽然直戳到燕七的鼻子上,大叫道:“就是你。”燕七道:“答对了。”郭大路一把揪住他衣襟,咬着牙道:“你为什么做这种事?”燕七不说话,脸却似有点发红。王动淡淡道:“他也是为你好,他不想朋友得花柳病。”郭大路的手慢慢放开,一屁股又坐到椅子上,手摸着头,喃喃道:“天呀……天呀,你怎么会让我交到这种好朋友的?”他忽又跳起来,咬着牙道:“你们既然知道四个人都已囊空如洗,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大吃大喝?”王动道:“为了要让你高兴。”郭大路忍不住叫了起来,道:“让我高兴?”王动道:“一个人请客的时候,总是特别高兴的,是不是?”郭大路双手抱头,道:“是是是,我真高兴,真他妈的高兴得不如死了算了。”一个伙计忽然走过来,道:“王大哥不必为付账的事发愁,这里的账已算清了。”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里总算有个良心好的人。”这伙计脸红了红,笑道:“我本来的确想替王大哥结账,只可惜有人抢着先把账会了。”王动道:“是谁?”这伙计道:“就是坐在那边角上的那位客人。”他回过身,想指给他们看,又怔住。那边角上的桌子上还摆着酒菜,人却已不见了。郭大路走在最后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拍了拍那送客下楼的伙计肩膀,道:“我有件事想问问你。”这伙计道:“请说。”郭大路道:“你赢了这么多钱,准备怎么花呢?”这伙计道:“我不准备花它。”郭大路瞪着他,就好像忽然看到个圣人似的。这伙计忽又笑了笑,道:“我准备用它作本钱,再去赢多些,最近我手气不错。”郭大路还在瞪着他,忽然大笑,笑得弯下腰,差点从楼上滚下去。他大笑着拍这伙计的肩,道:“好主意,好主意,就要这样,人类才会进步,我代表天下的人感激你。”这伙计还想问:“感激我什么?”郭大路却已走下了楼。这伙计叹了口气,摇着头,喃喃道:“看来这些人不但是冤大头,而且还是疯子。”以前有个很聪明的人说过一句很聪明的话:“被人当做冤大头和疯子,其实也是件很有趣的事,甚至比被人当做英雄圣贤更有趣。”那伙计并不是聪明人,当然没听过这句话,就算听过,也不会懂这句话其中的道理,聪明人的话,本就很少有人能听得懂的。世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做的事永远是规规矩矩、顺理成章,他们做的事无论谁都能猜得出,都能想得通。另一种人做事却不同了,他们专喜欢做些神出鬼没的事,非但别人想不通他们在做什么,也许连他们自己都想不通。王动就是这种人。林太平也是。但世人却还有样东西比这种人更神出鬼没。那就是钱。你不想要钱的时候,它往往会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来了。你最需要它的时候,却往往连它的影子都看不到。杀人是什么滋味?很少人知道。一万个人中,也许只有一个是杀过人的。有人说:“不管杀人是什么滋味,至少总比被人杀好。”说这种话的人,他自己一定没有杀过人。也有人说:“杀人的滋味比死还可怕。”说这种话的人,就算自己没有杀过人,至少已经很接近了。“你有没有杀过人?”“你怎么杀他的?”“你为什么要杀他?”林太平一直在等着他们问他这三句话。他们没有问。王动、燕七、郭大路,三个人又好像约好了,连一句话都没有问。一路上三个人根本没有开过口。县城距离那山城并不远,但是不说话的时候就显得很远了。郭大路嘴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小调,曲调也许已流传很久,歌词却一定是他自己编的。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编得出这种歌词来。“来的时候威风,去的时候稀松。来的时候坐车,去的时候乘风。来的时候铛铛响,去的时候已成空。来的时候……”燕七忽然道:“你在唱什么?”郭大路道:“这叫“来去歌”,来来去去,一来一去,去的不来,来的不去。”燕七忽地跟着他的调子唱道:“放的不通,通的不放,放放通通,一通一放。”郭大路道:“放什么?”燕七道:“狗屁。这叫放狗屁。”郭大路板着脸道:“你们用不着臭我,以前有人求我唱,我还懒得唱哩。”王动点点头,道:“我知道那些是什么人。”燕七眨眨眼,道:“是什么人?”王动道:“聋子。”郭大路想板起脸,自己却忍不住笑了。林太平忽然冷笑,道:“聋子至少比那些装聋作哑的人好。”郭大路眨眨眼,道:“谁装聋作哑?”林太平道:“你,你,你。”他用手指往他们三个人脸上一个个点了过去,接道:“你们心里明明有话要问,为什么还不问出来?”王动道:“不是不问,是不必问。”林太平道:“为什么不必问?”王动道:“那种人活着不嫌多,死了也不嫌少。”郭大路道:“对,对,那种人死一个少一个,越少越好。”他拍了拍林太平的肩,笑着道:“你既然没有杀错人,我们又何必问呢?”林太平咬着牙,忽又道:“你们杀过人没有?”郭大路看看王动,王动看看燕七。燕七苦笑道:“我只被人杀过。”林太平忽然纵身向路旁掠了过去,刚落到树后,哭声已传了出来。燕七看看郭大路,郭大路看看王动。王动道:“他以前没有杀过人。”郭大路点点头,道:“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燕七叹了口气,道:“原来杀人的滋味比被杀还难受。”王动道:“南宫丑发现他在后面跟踪,一定以为他已发现了黑吃黑的秘密,所以就先向他出手,想杀了他灭口。”郭大路道:“谁知想杀人的,反而被杀了。”燕七道:“林太平的武功好像比我们强得多,比南宫丑也强得多。”郭大路叹道:“这就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刚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连只鸡都抓不住。”哭声还没有停。燕七道:“想杀人的未必杀得了人,他虽然杀了人,却不想杀人的。”郭大路道:“我们去劝劝他好不好?”王动道:“不好。”郭大路道:“为什么?”王动道:“哭虽然没有笑好,但一个人偶尔能大哭一场也不错。”郭大路叹道:“我还是宁可笑,一个人要笑的时候,至少用不着躲在树后头。”燕七也叹了口气,道:“而且你无论怎么笑都不必怕人家来看热闹。”你越怕别人看热闹,越有人来看热闹。现在还没有天黑,路上的人还很多,有的人已停下脚,直着脖子往这边瞧,有的人甚至已走了过来。郭大路擦了擦汗,苦笑着悄悄道:“我只希望别人莫要怀疑他是被我们欺负哭的。”没有人“怀疑”。每个人简直都已确定了。看到这些人的眼色,燕七也不禁擦了擦汗,道:“你赶快想法子把他劝走好不好?”郭大路苦笑道:“我没那么大本事,我最多也不过只能挖个洞。”燕七道:“挖个洞干什么?”郭大路道:“好钻到洞里去,也免得被人家这么样死盯着。”燕七叹道:“你最好挖个大点的。”郭大路恨恨道:“你们若是少输些,若是没有输光,我们至少还能雇辆车,让他坐在车里去哭个痛快。”这句话刚说完,居然真的就有辆很漂亮的马车驶了过来,而且就停在他们面前。燕七瞟了王动一眼,悄悄道:“我们最后那一把的确不该赌的,既然已输定了,就不该想翻本。”王动淡淡道:“赌钱的人若不想翻本,靠赌吃饭的人早就全都饿死,你总不至于想看人饿死吧。”那马车的车夫忽然跳下车,走到他们面前,赔着笑道:“哪位是郭大爷?”郭大路道:“谁找我?找我干什么?”车夫躬身道:“请郭大爷上车。”郭大路道:“我不喜欢坐车,我喜欢走路。”车夫陪笑道:“这辆车是郭大爷的朋友特地雇来的,车钱早已付过了。”郭大路怔了怔,道:“谁雇的?”车夫笑道:“那是郭大爷的朋友,郭大爷不认得,小人怎么会认得?”郭大路想了想,忽然点点头,道:“我想起他是谁了,他是我的干儿子。”一坐上车,林太平就不哭了,只是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怔。郭大路也在发怔。燕七忍不住问道:“你真有干儿子?”郭大路苦笑道:“我有个见鬼的干儿子。我就算想做人家的干儿子,人家也嫌我太穷,哪有人肯做我的干儿子?”燕七皱眉道:“那么雇车的人是谁呢?”郭大路道:“八成就是那个在奎元馆替我们会账的人。”燕七道:“你瞧见那人没有?”郭大路叹道:“那时别人不看我,已经谢天谢地了,我怎么还敢去看别人?”一个人要付账,口袋里却没钱的时候,的确连头都抬不起来的。燕七道:“你呢?”他没有问林太平,问的是王动。林太平那时当然也没有心情去注意别人。王动笑了笑,道:“那时我只顾着看郭大少脸上的表情,我从来也没有看过他那么可爱。”郭大路瞪了他一眼,道:“我只恨没有看到你把钱输光时的样子,你那时脸上的表情一定也很可爱。”于是燕七也开始发怔,他自己也没看见替他们付账的是谁。王动道:“那车夫找的是郭大少,那人一定是郭大少的朋友。”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可没有那么阔的朋友,我的朋友中,最阔的就是你。”王动道:“我很阔?”郭大路道:“你至少还有栋房子,虽然是人厌鬼不爱的房子,但房子总归是房子。”王动淡淡道:“你若喜欢,我就送给你吧。”郭大路道:“我不要。”王动道:“为什么不要?”郭大路笑道:“我现在身无长物,囊空如洗,乐得无牵挂的,不像你们,还要为别的事担心。”燕七道:“王老大还有栋房子可担心,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郭大路上上下下瞟了他一眼,笑道:“你至少还有身新衣裳,做事的时候就免不了要担心会不会把衣服弄脏,坐下来的时候免不了要看看地上有没有泥巴,怎及得我这样自由自在。”燕七凝视着他,道:“这世上真的没有一个你关心的人?没有一样你关心的事?”郭大路忽然不说话了,目中间似乎露出了一丝悲伤之色。燕七忽然发现这人也许并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开心,说不定也有些伤心事,只不过他一直隐藏得很好,从不让别人知道。他只让别人知道他的快乐,分享他的快乐。从不愿别人来分担他的痛苦和忧郁。燕七看着他,一双眸子忽然变得分外明亮。他和郭大路相处得越久,越觉得郭大路确实是个很可爱的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动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快到了,快到家了。”他叹息声中充满了欢愉满足之意。往窗外望出去,已可看到那小小的山坡。郭大路也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无论是金窝银窝,也比不上你那狗窝。”王动瞪眼道:“我的狗窝?”郭大路笑了,道:“我们的狗窝。”×××黄昏。夕阳满山。半枯的秋草在夕阳下看来宛如黄金,遍地的黄金;石板砌成的小径斜向前方伸展,宛如黄金堆中的一串白玉。风在吹,鸟在啼,秋虫在低语,混合成一种比音乐还美妙的声音,它美妙得宛如情人的耳边低语。满山弥漫着花的香气、草的香气、风的香气。甚至连夕阳都仿佛被染上了芬芳,芬芳得宛如情人鬓边的柔发。人生原来竟如此芬芳,如此美妙。郭大路长长叹了口气,大笑道:“我现在才知道穷原来也是件很开心的事。”燕七道:“开心?”郭大路说道:“有钱人有几个能享受到这样的美景?能呼吸到这样的香气?他们只能闻得到铜臭气。”燕七也笑了。郭大路忽然发觉他的笑容如夕阳般灿烂,忍不住笑道:“我现在才发现你一点也不丑,只不过有时的确太脏了些。”燕七这次居然没有反唇相讥,反而垂下了头。他本来并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是什么令他改变了的?是这夕阳?是这柔风?还是郭大路这明朗的笑脸?王动忽然道:“有钱也并不是坏事。”郭大路道:“穷呢?”王动道:“穷也不坏。”郭大路道:“什么才坏?”王动道:“什么都不坏,坏不坏只看你这个人懂不懂得享受人生。”郭大路仔细咀嚼着他这句活,心中忽然充满了温暖、幸福,和满足;他满足,只因他能活着。他活着,就能享受人生──如此美妙的人生。所以,朋友们,你绝不要为有钱而烦恼,更不要为穷而烦恼。只要你懂得享受人生,你就算没有白活。那么有天你就算死了,也会死得很开心。因为你活得也比别人开心。马车不能上山,他们就走上山。他们走得很慢。因为他们知道无论走得多慢,总还是会走到的。天已渐渐黑了。他们也绝不担心。因为他们知道天很快还会亮的。所以他们心中充满了欢愉,就连林太平眼睛都明亮了起来。他们终于看到了王动那栋房子,虽然是栋又旧又破的房子,但在这夕阳朦胧的黄昏时看来,也美丽得有似宫殿。每个人都有座宫殿,他的宫殿就在他心里。奇怪的是,有些人却偏偏找不到。王动尖锐的面容也变得柔和起来,忽然笑了笑,问道:“你们猜猜,我回去后,第一件事想干什么?”郭大路和燕七同时抢着道:“上床睡觉。”王动道:“答对了。”但人生中时常也会发生意外的。他们还没有走到那栋屋子,忽然看到窗子里亮起了灯光。开始时是对着门的那扇窗子。然后每扇窗子都接着有灯光亮起。灯光明亮。他们又怔住。燕七道:“屋子里有人。”郭大路道:“会不会有朋友来看你?”王动道:“本来是有的,自从我将最后一张椅子卖掉了后,朋友就忽然全都不见了。”他淡淡的笑了笑,接着道:“他们也许全都和我一样懒,怕来了之后没地方坐。”这淡淡的笑容,正象征着他对人生的了解得多么深刻。所以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很大的要求。他给的时候,从没有想到要收回来──这也许就是他为什么活得比别人快乐的原因之一。燕七皱眉道:“那么,是谁点的灯呢?”郭大路笑道:“我们何必猜?只要进去看看,岂非就知道了?”这本来也是种很正确的态度,但这次却错了。他们进去看了,还是不知道。
或许您还会喜欢:
铁血大旗
作者:古龙
章节:43 人气:2
摘要:((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这一点大概也可以算是作家们共有的悲哀之一。 [点击阅读]
情人箭
作者:古龙
章节:53 人气:2
摘要: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冰雪溅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猎猎迎风招展。 [点击阅读]
边城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2
摘要:“边城在哪里?”“在天涯。”“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点击阅读]
剑气书香
作者:古龙
章节:10 人气:2
摘要:已经是三月了。但是在北京,你仍然丝毫也闻不出一些春天的气息,刚刚解冻的泥土,被昨夜迟来的风雪一盖,使你走上去的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加上些断落在地下的枯枝,更变成行路者的一种痛苦了。这是一座并不算太小的院子,绕过上面盖满了的青苔,而青苔上又盖着些积雪的假山,有一道朱红的门,虽然门上那曾经是灿耀的油漆,已不再灿耀,甚至还有些剥落了,但是这院子、这门,仍然给人们一种富丽的印象。 [点击阅读]
《桃花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句俗话,也是句老话,但又俗又老的话,通常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否则这些活也就不会留传得这么老,这么俗了。尤其是在几乎从未有过一日平静的江湖中,更是英雄辈出。动乱的时势是最容易造就英雄。各式各样的英雄,有好的英雄,有恶的英雄,有成名的英雄,也有无名的英雄,有成功的英雄,也有失败的英雄。 [点击阅读]
鸳鸯刀
作者:金庸
章节:7 人气:2
摘要:一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若是黑道上山寨的强人,不会只有四个,莫非在这黑沉沉的松林之中,暗中还埋伏下大批人手?如是剪径的小贼,见了这么声势浩大的镖队,远避之唯恐不及,哪敢这般大模大样的拦路挡道?难到竟是武林高手,冲著自己而来?凝神打量四人:最左一人短小精悍,下巴尖削,手中拿著一对峨眉钢刺。 [点击阅读]
《蝙蝠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23 人气:2
摘要:武林七大剑派,唯有华山的掌门人是女子,华山自“南阳”徐淑真接掌华山以来,门户便为女子所掌持。此后山门下人材虽渐凋落,但却绝无败类,因为这些女掌门人都谨奉着徐淑真的遗训,择徒极严,宁缺毋滥。华山派最盛时门下弟子曾多达七百余人,但传至饮雨大师时,弟子只有七个了,饮雨大师择徒之严,自此天下皆知。 [点击阅读]
大人物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有一天我在台湾电视公司看排戏,排戏的大都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们大都是很优秀的演员。其中有一位不但是个优秀的演最,也是个优秀的剧作者,优秀的导演,曾经执导过一部出色而不落俗套的影片,在很多影展中获得彩声。这么样一个人,当然很有智慧,很有文学修养,他忽然对我说:“我从来没有看过武侠小说,几时送一套你认为最得意的给我,让我看看武侠小说里写的究竟是些什么。”我笑笑。我只能笑笑,因为我懂得他的意思。 [点击阅读]
月异星邪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2
摘要:月华清美,碧空澄霁。皖南黄山,始信峰下的山崖巨石,被月色所洗,远远望去,直如青玉。草色如花,花色如琼,正是造物者灵秀的胜境。秋意虽已侵人,但晚风中仍无凛冽的寒气。山坡下陡然踱上一条人影,羽衣星冠,丰神冲夷,目光四周一转,忽地回首笑道:“孩子们,江南水秀山青,现在你们可知道了吧?若不是为师带你们离开捆柱一样的家,恐怕你们一辈子也无法领略这些仙境。”话声虽清朗,但细细听来,其中却有一种令人悚栗的寒意。 [点击阅读]
湘妃剑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2
摘要:万流归宗暮色苍茫──落日的余晖,将天边映影得多彩而绚丽,无人的山道上,潇洒而挺秀的骑士,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影得更潇洒而挺秀了。没有炊烟,因为这里并没有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大地是寂静的,甚至还有些沉重的意味。 [点击阅读]
《新月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2
摘要:夜,春夜,江南的春雨密如离愁。春仍早,夜色却已很深了,远在异乡的离人也许还在残更中怀念着这千条万缕永远剪不断的雨丝,城里的人都已梦入了异乡,只有一条泥泞满途的窄巷里,居然还有一盏昏灯未灭。一盏已经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个小小的面摊,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两个愁苦的人。这么样一个凄凉的雨夜,这么样一条幽僻的小巷,还有谁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卖面的夫妇两个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点击阅读]
大旗英雄传
作者:古龙
章节:47 人气:2
摘要:——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