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欢乐英雄 - 第03章林太平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每个月里,燕七都会一个人溜出去两三次,谁也不知道他到什么地方去了,更不知道他去干什么。,每次他回来的时候,总会带一两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
  他带回来的说不定是双新袜子、是块绣花手帕、也说不定是锅红烧肉、是一整坛家酿的糯米酒。
  有时他甚至会带只花猫、带只金丝雀、带几条活鱼回来。
  但无论是什么,都没有他这次带回来的东西奇怪。
  这次他居然带了个人回来。
  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人叫林太平,但自从他来了后,就没有一个人的日子过得太平。
  有些人很喜欢冬天,因为冬天可以赏雪、赏梅,可以吃热烘烘的火锅,可以躲在热烘烘的被窝里读禁书、睡大觉。
  这些乐趣都是别的季节享受不到的。
  喜欢冬天的人当然绝不会是穷人,冬天是穷人最要命的日子,穷人们都希望冬天能来得迟些,最好永远莫要来。
  只可惜穷人的冬天总是偏偏来得特别早。
  现在已经是冬天了。
  富贵山庄院子里的雪也和别的地方一样白,而且也有几株梅花。但一个人的身上穿的若还是春天的薄衣服,肚子里装的若还是昨天吃的阳春面,他唯一还有心情欣赏的东西就是可以从嘴里吞下去、塞饱肚子的,绝不会是白雪梅花。
  郭大路望着院子里的白雪梅花,呐喃道:“这梅花若是辣椒多好。”
  王动道:“有什么好?”
  郭大路道:“你看,这满地的雪岂非正像是面粉,配上几根红辣椒,岂非正好做一碗辣呼呼的热汤面。”
  王动叹了口气,道:“你这人真俗,林逋若听到你的话,一定会活活气死。”
  郭大路道:“林逋是谁?”
  王动道:“连林逋你都没有听说过?”
  郭大路道:“我只听说过肉脯,无论是猪肉脯、牛肉脯、鹿肉脯,用来下酒都不错。”
  王动道:“林逋就是林君复,也就是林和靖,是宋真宗朝的一位大隐士,隐居在西湖孤山,据说有二十年没有下山一步,除了种梅养鹤外,什么事都不做,世称‘梅妻鹤子’;做的咏梅诗有两句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更是传诵千古。”
  郭大路悠悠道:“这么样说来,这位林先生倒的确是位高人。”
  王动道:“高极了。”
  郭大路道:“但他的肚子若饿得和我一样厉害,还会不会这么高?”
  王动想了想,忽然笑道:“到了你这种时候,我想他说不定比你还俗。”
  郭大路也笑丁。
  他忽然发现一个人无论多冷多饿,一笑起来总会觉得舒服得多。
  就在这时,王动忽然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声道:“想起林和靖,我倒想起一样东西来了。”
  能叫王动从床上跳起来的事,那真是非同小可。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你想起了什么?难道也想把梅花作老婆?”
  王动道:“我这梅花比老婆还好,是酒……”
  郭大路的下巴立刻好像要掉下来了,喃喃道:“酒?哪里来的酒?”
  王动道:“就在梅花下面。”
  郭大路苦笑道:“把梅花当老婆已经够疯了,想不到这人居然更疯。”
  但梅树下的的确确埋着一坛酒。
  王动道:“这酒还是我十几年前埋下去的,那年我刚听到林和靖的故事,也爱上了梅花,所以就弄了坛酒埋在梅树下,想沾点梅花的香气。”
  你无论将一坛酒埋在什么地方,若已埋了十几年,这酒都一定会香得很。
  郭大路拍碎封坛的泥盖,闭着眼睛,深深吸了口气,叹道:“这不是香气,简直是仙气。”
  王动笑道:“你现在总该感激林先生了吧,若不是他,我就不会埋起这坛酒;若不是他,我也不会想起有这坛酒。”
  郭大路已经没工夫说话了,有酒喝的时候,他的嘴绝不做别的事。
  他捧起酒坛就想往嘴里倒。
  王动却拉住了他,道:“等一等。”
  郭大路道:“还等什么?”
  王动道:“燕七已经出去了两天,算时间已经快回来了,我们至少该等等他。”
  郭大路道:“等多久?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说不定已冻死了。”
  他用不着等这么久。
  燕七的声音已在墙外响起,道:“你们死了最好,这坛酒我乐得一个人享受。”
  王动笑道:“这人不但耳朵长,鼻子也长,我早就知道他一嗅到酒香就会赶回来。”
  郭大路也笑了,道:“却不知这长鼻子带了什么东西回来给我们下酒?”
  燕七道:“下酒的这次我倒没带回来,只带回来个喝酒的。”
  林太平的确是个喝酒的。任何人第一眼看到他,都绝不会相信他能喝那么多酒。
  郭大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尤其不信。
  林太平是个很秀气、很纤弱,而且非常漂亮的人。若说燕七长得有点像女孩子,那么他简直就像是个女孩子化装的。
  他的嘴很小,就算用“樱桃小嘴”来形容他也绝不过分。
  郭大路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他的嘴闭得很紧,嘴唇的颜色发青,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扳得开他的牙齿灌下酒去。
  他已被冻得半死,饿得只剩下一口气。
  郭大路实在想不到世上还有比他更冷更饿的人,苦笑道:“这人你是从哪里带来的?”
  燕七道:“路上。”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第一次你从路上带了只猫回来,第二次带回条狗,现在居然捡到个人了。照这样子下去,你下次岂非要从路上带个大猩猩回来?”

  王动笑道:“最好是母猩猩,刚好可以跟你配成一对。”
  郭大路也不生气,笑嘻嘻道:“若是母猴子就糟了,我岂非还得叫她一声王大嫂?”
  他身材很高大,比王动至少要高一个头,这一向是他最自傲的事。若有人用这件事来笑他,他非但不生气,而且还很得意。
  他总认为这样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的样子。
  燕七已找了个破碗,舀了半碗酒,用力扳开林太平的嘴灌了下去。
  喝到第二碗的时候,他苍白的脸上才渐渐有了些血色,但眼睛还是闭着的,将嘴里剩下的半口酒慢慢地咽下去,才说了句话:“这是三十年陈的竹叶青。”
  这就是林太平说的第一句话。
  王动笑了,郭大路也笑了,就凭这句话,他们就已将林太平当成朋友。
  郭大路笑道:“想不到这位朋友倒是个喝酒的大行家。”
  林太平慢慢的张开眼睛,瞧见燕七手里的破碗,立刻皱起了眉头,失声道:“你们就用这种碗来喝酒?”
  他说话的口气就好像看到有人用鼻子吃饭、用脚拿筷子一样。
  郭大路道:“不用这种碗喝用什么喝?”
  林太平道:“喝竹叶青就该用翡翠碧玉盏,用这种碗喝,简直糟蹋了好酒。”
  郭大路笑道:“我看你还是将就点吧,只要闭起眼睛,破碗和碧玉盏电没什么两样。”
  林太平想了想,道:“这话倒也不错,但我还是宁可用坛子喝。”
  酒坛就在他面前,他居然真的捧厂起来,仰起头往嘴卫灌。
  郭大路在旁边干看着,看的眼睛都发了直。
  直等半坛酒下了肚,林太平才抹了抹嘴,道:“好酒,下酒的菜呢?”
  郭大路道:“下酒菜?”
  林太平道:“你们喝酒难道不用下酒菜的么?”
  郭大路笑道:“这你就不懂了,真正喝酒的人,喝酒都不用菜的。”
  林太平又想了想,道:“这话也有道理。”
  他又仰起头,居然将剩下的半坛酒又喝了下去。
  一坛酒若已埋藏了十几年,酒已浓缩,剩下的本就只不过有半坛子而已,但酒力却比普通的两坛子还大。
  林太平居然还是面不改色,道:“这样的酒还有没有?”
  郭大路只有苦笑,道:“抱歉得很,这坛酒非但是我们三个人今天的全部粮食,也是我们的全部财产。”
  林太平怔了怔,道:“你们平常光喝酒,从来不吃饭的?”
  郭大路道:“很少吃。”
  林太平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真是酒鬼,要知道光喝酒最伤胃,偶尔也该吃点饭的。”
  他伸了个懒腰,四下瞧了一眼,道:“你们平时就睡在这张床上?”
  王动道:“嗯。”
  林太平皱眉道:“这床也能睡人么?”
  王动道:“至少总比睡在路上好。”
  林太平又想了半天,笑道:“这话也有理,你们说的话好像都蛮有理,看来我倒可以跟你们交个朋友。”
  王动道:“多谢多谢,不敢当,不敢当。”
  林太平道:“但现在我却要睡了,我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来吵我,你们最好出去逛逛。”
  他打了个哈欠,躺到床上,翻了个身,居然立刻就睡着了。
  郭大路瞧着王动,苦笑道:“看来他不但酒量比你好,睡觉的本事也不比你差。”
  燕七瞧着那空坛子,发了半天怔,喃喃道:“我带回来的究竟是个人?还是匹马?”
  郭大路叹道:“马也喝不了这么多酒。”
  燕七道:“你为什么不要他少喝些?”
  郭大路道:“我就算穷,至少总不是个小气鬼。”
  王动忽然道:“我倒觉得这人很有趣。”
  燕七道:“有趣?”
  王动道:“他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又喝光了我们三个人今天的粮食,占据了这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床。可是他非但没有说一句感激的话,而且还挑三挑四,还觉得跟我们交朋友,是很给我们面子。”
  他笑了笑,接着道:“这样的人,你说到哪里才能找到第二个?”
  所以林太平也留下来了。
  所以在江湖中你若说起“富贵山庄”,那意思并不仅是说一栋靠近坟场、烟囱里永远不冒烟,有时甚至连灯火都没有的空房子。
  你只要说起富贵山庄,江湖中人就明白你说的是一个很奇妙的团体──一栋空房子和四个人,他们之间所产生的那种亲切、快乐和博爱的故事,还有他们四个人那种伟大而奇妙的友情。
  这些朋友之间仿佛有种很奇怪的默契,那就是他们从不问别人的往事,也从不将自己的往事对别人说起。
  可是在燕七将林太平带回来的那天晚上,郭大路却破坏了这规矩。
  那天晚上,雪已开始融化。
  林太平还在呼呼大睡,王动当然也不甘示弱,郭大路只有拉着燕七到山下去“打猎”。
  打猎的意思就是去找找看有没有赚钱的机会。
  没有。
  雪融的时候,比下雪的时候更冷。吃饱了就上床,正是对付寒冷最聪明的法子。街道上几乎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郭大路和燕七就像是两个孤魂野鬼,高一脚低一脚走在泥泞里,郭大路一直在瞧着燕七的靴子。
  到后来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这双靴子又装上底了?”
  燕七道:“嗯。”
  郭大路道:“我从来没有问过你以前那双鞋底怎会值上千两银子的,是不是?”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我也没有问过你怎么会死过七次的,是不是?”

  燕七道:“你的确没有问过。”
  郭大路眼睛里满怀希望,道:“我若问呢?你肯不肯说?”
  燕七道:“也许肯……但我知道你绝不会问的,因为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你什么。”
  郭大路板起脸,用力咬着牙齿。
  燕七忽又道:“你看林太平是个怎么样的人?”
  郭大路板着脸道:“我不知道,也不想问。”
  燕七笑了,道:“我们当然不会问他,但自己猜猜总没关系吧?”
  郭大路道:“我懒得猜。”
  燕七叹了口气,道“但我却已猜出一点了,这也许是因为一个人肚子空的时候,就难免会[胡]思乱想。”
  郭大路憋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猜出了甚么?”
  燕七道:“我猜,他一定是个很有钱人家的子弟,所以才会有那么大的架子。”
  郭大路道:“有钱人家的子弟,怎会在路上饿得半死?”
  燕七又道:“他也许是为了件事,所以从家里溜了出来。他穿的衣服很单薄,表示他一定是从很暖和的地方出来的。他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那表示他出来的时候一定很匆忙,说不定是逃出来的。”
  郭大路道:“想不到你倒很细心。”
  燕七笑了笑,道:“一个人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挨冻受饿,一定支持不了多久。”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最多,也不过能支持三两天。”
  燕七道:“你若只能支持三天,他最多就只能支持一天半。”
  郭大路笑道:“不错,我已经习惯了,他却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燕七道:“在这种天气,一天半之内,无论谁也走不了多远路。”
  郭大路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的家就在附近不远?”
  燕七道:“嗯。”
  郭大路道:“附近有什么豪富人家呢?”
  燕七道:“没有几家,武林世家更少。”
  郭大路道:“为什么一定要武林世家?难道他那么文质彬彬的人也会武?”
  燕七道:“非但会武,而且武功还不弱。”
  郭大路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燕七道:“我就是看出来了。”
  他不等郭大路再问,接着又道:“据我所知,附近的武林世家只有两个。”
  郭大路道:“有哪家是姓林的?”
  燕七道:“两家都不姓林,林太平本就不一定姓林,他既然是逃出来的,怎么会告诉别人他的真名实姓?”
  郭大路道:“你知道的是哪两家?”
  燕七道:“一家姓熊,庄主叫‘桃李满天下’熊橱人,是家大武场的主人。虽然桃李满天下,自己却是个独身汉,非但没有儿女,也没有老婆。”
  郭大路道:“还有一家呢?”
  燕七道:“还有一家姓梅,虽然有一儿一女,但儿子‘石人’梅汝甲在江湖中成名已久,年纪一定比林太平大得多。”
  郭大路道:“他为什么要起个名字叫石人?”
  燕七道:“据说这一家的武功很奇特,所用的兵刃和暗器都是石头做的,所以他父亲叫‘石神’,他就叫‘石人’。”
  郭大路笑道:“那么他以后生的儿子叫什么呢?会不会叫石狗?”
  这是座很宁静的山城,街道都很窄小,而且有点陡斜。
  两旁房屋的构造也很平凡。现在虽然还没有起更,但大多数人家的灯火都已熄了,做生意买卖的也大多都上起了门,就算有的窗户里还有灯光透出,灯光也很黯淡。很少有人会在一间屋子里燃两盏灯,用蜡烛的更少,因为灯油总比蜡烛便宜。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这实在是个穷地方,人在这里耽得久了,不但会越来越穷,而且会越来越懒。”
  燕七道:“你错了,我就很喜欢这地方。”
  郭大路道:“哦?”
  燕七道:“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觉得很紧张,也只有在这里,才会觉得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
  郭大路道:“因为这地方的人都穷得连自己都照顾不了,所以绝没有工夫去管别人的闲事。”
  燕七道:“你又错了,这地方一点都不穷。”
  郭大路笑道:“比起我们来当然都不穷,可是……”
  燕七十丁断了他的话,道:“你看着这地方的人穷,只不过是因为他们都不愿炫耀而已。譬如说,王动认得的那当铺老板,他非但不穷,而且还必定是个很有来头的人。”
  郭大路道:“有什么来头?”
  燕七道:“以我看,这人以前纵然不是个江洋大盗,也必定是个很有名的武林人物。也不知是因为避仇避祸,还是因为厌倦了江湖,所以才躲到这里来。”
  他接着又道:“像他这样的人,在这里还有不少。将来我若要退休的时候,一定也会住到这里来的。”
  郭大路道:“照你这么样说,这里岂非是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燕七道:“一点也不错。”
  郭大路道:“我怎么看不出?”
  燕七笑了笑,道:“一个人若是死过七次,看得就自然比别人多些。”
  郭大路道:“但你还是没看出林太平的来历,他既然不会是梅家的儿子,也不会是熊家的后代,你说了半天,还不是等于白说。”
  燕七沉默了很久,忽然道:“你听说过‘陆上龙王’这名字没有?”
  郭大路笑道:“这名字只有聋子才没有听说过,我就算孤陋寡闻,至少总不是聋子。”
  燕七道:“听说陆上龙王也有座别墅在附近。”
  郭大路道:“你难道怀疑林太平是他的儿子?”
  燕七道:“有可能。”

  郭大路道:“没有可能,绝没有可能。”
  燕七道:“为什么?”
  郭大路道:“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陆上龙王是个昂藏七尺的男子汉,怎么会生出个像小姑娘似的儿子来?”
  燕七冷冷道:“一个人是不是男子汉,并不是从他外表来决定的。”
  郭大路瞧了他一眼,笑道:“当然不是,不过……”
  他忽然闭上了嘴,整个人都像是呆住了。
  街上本已没有行人,这时却有个人婷婷地走了过来。
  郭大路一看到这人,眼睛就发了直。
  能令郭大路眼睛发直的,当然是个女孩子,漂亮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非但漂亮,而且漂亮极了。
  她身上穿的虽然是件粗布衣服,但无论什么衣服穿在她身上,都会变得很好看,郭大路几乎从来也没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人。
  她手里提着两个大篮子,无论谁手里提着两个这么大的篮子,走起路来都一定会像是只螃蟹。
  但她走路的风姿却还是那么美,足以令人看得眼睛发直。她手里若没有提篮子,郭大路说不定会看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
  这女孩子本来并没有注意到他们,忽然瞟见郭大路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抿了抿嘴,嫣然一笑。
  郭大路的一颗心立刻就像鼓槌般“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直等这女孩子已转过街角,他还是痴痴的站在那里。
  又过了很久,他才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这地方果然是卧虎藏龙……”
  燕七笑道:“恐怕不是藏龙,是藏凤吧。”
  郭大路道:“对对对,对极了。古人说,十步之内,必有芳草,这句诂果然一点不差。”
  他忽然挺起胸,道:“你看我长得怎么样?”
  燕七上上下下的,看了他几眼,答道:“还不错,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珠,笑起来也蛮有人缘的。”
  郭大路道:“你若是女孩子,会不会看上我?”
  燕七抿嘴一笑,道:“也许……”
  郭大路忽然见他笑得不但很妩媚,而且也很像女孩子,也忍不住笑道:“但你若是女孩子,世上只怕没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了。”
  燕七板起了脸,道:“能受得了你的女人只怕也没几个。”
  郭大路道:“为什么?你刚才不是还说我长得蛮好看的么?”
  燕七道:“可是你又脏、又懒、又靠不住,女人喜欢的绝不会是这种男人。”
  郭大路笑道:“那只因为你不是女人,其实女人就喜欢这样子,这样子才是男儿本色。”
  燕七看来好像要吐了,苦着脸道:“你认为刚才那女孩子看上了你?”
  郭大路道:“当然,否则她为什么对我笑?”
  燕七忍住笑,道:“女孩子的笑有很多种,她们看见一个人呆头呆脑的样子就会笑,看到癞蛤蟆、猪八戒时也会笑的。”
  郭大路火大了,几乎要叫了起来,道:“你难道认为我……”
  他忽又闭上了嘴,因为刚才那女孩子这时又从街角转了出来。
  她手里提着的篮子本是空的,现在却装满了东西,所以她显得很吃力。地上又满是泥泞,她脚下突然一滑,整个人向前扑倒,手里的篮子也飞了出去。
  幸好她遇见了郭大路和燕七。
  燕七的反应一向很快,郭大路的反应也不慢,她脚下刚一滑,人已像箭一般窜了出去。
  篮子还没有掉在地上,燕七已伸手接着;这女孩子还没有跌倒,郭大路已伸手将她扶住。
  她喘了半天气,才定过神来,忽然发现一个陌生男人的手还扶着自己,脸上立刻飞红。
  郭大路的心也在跳,嗫嚅着道:“姑娘没事么?”
  少女红着脸,垂下头,道:“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样谢你们。”
  燕七已发现篮子里装的全是吃的东西,有烧鸡、有牛肉,还有一张张烙得两面发黄的油饼。
  他真想说:“你要谢我们容易极了,只要一只鸡、两张饼。”
  但看到郭大路对人家那种深情款款的样子,他怎么能丢自己朋友的人?
  何况,郭大路早已抢着道:“这是小事,没关系,没关系。”
  少女忽然抬头瞧了他一眼,又一笑,道:“你们真是好人。”
  她说的虽是“你们”,但眼睛却只盯着郭大路一个人。
  郭大路心也酥了,人也酥了,吃吃的道:“姑娘你……你……你用……用不着客……客气。”
  少女已接过篮子,忽又回头嫣然一笑,才低下头往前走。
  若说郭大路的魂还在,这一笑可真把他的魂也笑飞了。
  他的人虽然像钉子般钉在那里,但他的魂却似已被人装在篮子里带走。
  燕七道:“有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还不快追过去?”
  郭大路叹道:“你难道认为我真是个色鬼?”
  燕七淡淡道:“就算不是,也差不多了。”
  那少女本已走出很远,此刻忽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笑道:“我买了很多菜,两位肯不肯赏光跟我回去喝一杯?”
  这种要求从一个美女嘴里说出来,听在两个又冷又饿的人耳朵里,只怕比世上最好听的音乐都要好听十倍。
  若有人拒绝这种要求,不是呆子才怪。
  燕七不是呆子,郭大路更不是。
  他嘴里虽然还在说:“这怎么好意思呢?”但他的一双脚却早已迈开大步,跟了过去。
  唉,为什么英雄总是难过美人关呢?
  为什么郭大路也不问问这女孩子要将他们带到哪里去?
  看来就算她要将他们带去卖了,郭大路也会跟着去的。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5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4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6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