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小说 《大沙漠》电子书——第三十一章 复辟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胡铁花接着笑道:"这对一个少女说来,非但是轻视,简直可以说是种侮辱,於是那位珍珠姑娘一怒之下,就要给我们这位花花公子一点苦头吃了,是么?"琵琶公主道:"再加上那位珍珠姑娘生怕从此一别之后,就再也见不着这位花花公子,但这么样一做,就不怕他不乖乖地来找她。"胡铁花拊掌大笑道:"有趣有趣,简直有趣极了,楚公子,你难道不觉得有趣么?"楚留香板着脸道:"假如你舌头忽然断掉,那就更有趣了。"姬冰雁却叹了口气,道:"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永远也长不大的,大人们有什么心事,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琵琶公主冷笑道:"你们这些大人先生们有什么了不得的心事,说出来听听呀!"楚留香皱眉道:"我们本以为龟兹国的叛变,乃是黑珍珠在暗中主持,所以他才知道我和一点红的关系,才会将一点红找来。"姬冰雁道:"如今我们既已知道黑珍珠和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邯么在暗中主持的人,就必定是石观音了,但石观音又怎会……"琵琶公主不等也话说完,就抢着道:"这就是你们大人先生们的心事么?依我看来,这件事简直太简单了,连叁岁小孩子都能猜得到。"楚留香和姬冰雁都在等着她往下说,她就接着道:"黑珍珠将楚留香的叁位……叁位亲人请到这里来,她的属下只怕已全都知道了,人多口杂,石观音更是耳目众多,这件事自然很快就会传入她的耳朵里,所以她就小小使了个手法,让楚留香以为那叁位姑娘都已在她掌握中,这么样一来,我们多情公子还敢轻举妄动么?"姬冰雁瞧了楚留香一眼,苦笑道:"想不到有许多很复杂的事,被小孩子一说,倒变得简单起来了。"琵琶公主也不理也,接着又道:"但她还怕楚留香不相信,所以就故意将一点红找来,你们这些诡计多端的大人先生们左思右想,认定只有黑珍珠一个人知道楚留香和一点红的关系,所以也就认定这件事乃是黑珍珠在暗中主使,那么苏姑娘她们自然也就必定是在也们的掌握中,於是你们就乖乖地人了他们的圈套。"她瞧见楚留香和姬冰雁都听得怔住了,忍不住得意地一笑,道:"你们看,这件事岂非本来就很简单么?只不过你们这些人自己的恼筋太复杂,总喜欢胡思乱想,所以明明很简单的事,也被你们想得复杂起来了。"楚留香苦笑道:"照你这么说,必定远有另外一个人知道我和一点红的关系了,所以他才能利用一点红叫我上钩,是么?"琵琶公主道:"现在你总算明白了。"
  楚留香皱眉道:"但知道我和一点红关系的人,除了黑珍珠外,却已死了呀!"琵琶公主冷笑道:"遇见楚香帅,死人说不定也会复活的。"她说这句话,本来是故意要气气楚留香的,但楚留香听了,却像是忽然中了一箭似的,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就在来时,突听一阵急骤的蹄声响起,大漠上地质松软,他们听到蹄声时,奔马已到了近前,戛然而止。
  接着,帐篷便响起了一阵欢呼声,来的人身份似乎十分重要,是以这些沉静剽悍的沙漠健儿也起了骚动。
  胡铁花眼睛一亮,大喜道:"莫非是黑珍珠回来了?"一句话未说完,楚留香等人已抢出帐外。
  只见外面果然有叁匹马,鞍辔未解,满身风沙。
  这叁匹马虽都是千中选一的良驹,但此刻却已有两匹累得倒下,嘴里往外直冒白沫,几乎已快被活活累死。
  沙漠健儿,平日将这种好马看得简直比性命远重,但此刻竟没有一个人过来照顾这叁匹马。
  大家都围在东面第一座帐篷外,神情都兴奋得很,方才驰马而来的叁个人,显然已被他们拥进了帐篷。
  楚留香和胡铁花刚想赶过去瞧瞧,已有一个人瞧见了他们,赶紧迎了过来,躬身陪笑道:
  "公子的四位朋友,小人们已都分别安置好了,正都在休息着,因为另外有远客来到,所以将军不能来陪公子饮酒,请公子恕罪。"也说的"四个朋友",就是受了伤的曲无容、一点红,和柳飞烟师兄弟两人,至於"将军",自然就是青胡子了。

  胡铁花忍不住道:"原来你们有远客来了,却不知是什么人呢?"那人陪笑道:"公子只怕不会认得也们的。"
  胡铁花道:"哦!"
  那人又笑道:"其实,说起来他们并不能算是客人,而是小人们的雇主。"胡铁花道:"雇主。"
  那人叹了口气,道:"自从老王爷去世后,小人们简直连生活都成了问题,是以不得不找些零星的事来做,也好维持这个局面。"胡铁花不禁又动了好奇之心,笑道:"却不知他们雇各位是做什么事呢?"那人陪笑道:"咱们做的事,就和中原镖客们做的差不多,这次也是件不足道的小事,而且前两天已办妥了。"胡铁花还想再问下去,楚留香却已看出这人面有难色,於是他立刻拉过胡铁花,笑道:"既是加此,兄台也快去照顾客人吧,咱们自己会照顾自己的。"回到帐篷里,胡铁花嘴俚还是不停地在喃喃自语,道:"咱们还是他们小王爷的好朋友,但他们却将这叁个人瞧得比咱们还重要,这叁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楚留香笑了笑,道:"别人是什么来头,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他嘴里虽这么说,心里其实也觉得奇怪得很。
  无论在什么地方,像外面那么神骏的马却不多,但这叁人却并没有加以珍惜,竟不惜将它们活活累死。
  他们是有什么急事,竟要如此着急赶到这里?还有,要雇用青胡子这样的人,那必定要有非常的代价,所去做的也必定是非常之事。
  他们去做的是什么事呢?为何要如此秘密?这些话楚留香虽没有说出来,但姬冰雁却显然已猜出也心里在想什么,两人对望一眼,姬冰雁忽然道:"我去瞧瞧一点红去。"楚留香沉声道:"你最好小心些。"
  要去瞧一点红,又何必小心呢?胡铁花目光闪动,道:"我也想去瞧瞧他。"姬冰雁道:"用不着你费心,你还是在这里喝酒吧!"胡铁花忽然大笑道:"你们用不着瞒我,我跟你们两人交了二,叁十年的朋友,瞧见你们这种鬼鬼祟祟的样子,难道还猜不出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楚留香望了望姬冰雁,苦笑道:"大人们的事都可骗得过小孩子,但若想瞒住他们出去玩,一定会被他们发觉的,吵得你非将他们也带出去不可。"琵琶公主抿嘴笑道:"想不到你远没有做爸爸,就有带小孩的经验了。"就在这时,突听又是一阵蹄声响起。
  这一蹄声如雷,来的人至少也有五百骑以上,显然是因为发现前方有人,是以蹄声微微一停,但立刻又奔过来,分成左右两翼,成包抄之势,想将青胡子这批人包围起来。
  姬冰雁沉声道:"这些人莫非是追那叁个人来的?"楚留香道:"不错,他们不惜累死名马,原来为的是逃避官兵。"胡铁花不等他们说完,早已冲了出去。
  只见青胡子属下的战土们,已经是弓上弦,刀出鞘,戒备森严,四方黄尘漫天,蹄声已渐渐停止。
  胡铁花跺脚道:"有打架的事,那青胡子为什么不来找咱们?难道看不起咱们么?"姬冰雁冷冷道:"他怎么知道你如此喜欢管人家的闲事?"忽然间,一骑冲来,阵前勒马大叫道:"贵军是那一国的战士?可曾瞧见叁匹马逃来这里么?"这面立刻也有一人喝道:"你们又是那一国的?为何在我军阵前摆下阵式?"那人喝道:"我方乃是龟兹国兵马大总管,敏大将军髦下,逃的人乃是国王陛下的钦犯,贵军如果将他们交出来,必有重赏,若是隐匿不报,少时大军一到,玉石俱焚,你们再后悔也来不及了。"听到这里,琵琶公主已尖声道:"不好,他们追的莫非是我爹爹么?"她立刻向那帐篷奔了过去,大叫道:"爹爹……父王……是不是你来了?"帐篷里钻出一个人,果然是龟兹王陛下。
  楚留香等人骤然瞧见也,固然是又惊又喜,龟兹王看到他们,却更是喜出望外,拊掌大笑道:"想不到各位都在这里,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琵琶公主伏在她爹爹怀中,笑道:"但爹爹又怎会一人到这里来的?"龟兹王笑道:"你我父女不妨慢慢再驭家常,现在……"他目光转向楚留香,道:"小王正要到他们阵前答话不知叁位壮士愿护送小王一行么?"楚留香微笑躬身道:"在下等谨候差遣。"

  龟兹王大笑道:"好极了!真是好极了!"
  楚留香见到这昔日只知沉迷在酒色中,看来甚是懦弱无能的龟兹王,此刻竟是精神抖擞,红光满面,就像是忽然变了个人似的,他心里虽不免有些奇怪,但也知道此时此刻,不是问话的时候:
  他们叁个人,再加上青胡子,左右护卫着龟兹王,五匹马缓缓行出,那正在阵前耀武扬威,不住大呼的武士,立刻吃了一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龟兹王瞪着他,沉声道:"你还认得本王么?"那武士昔年也是他帐前旧部,如今骤然见到旧主,不免又惊又喜,涨红了脸,讷讷道:"王爷弃国已久,小人……"龟兹王微笑道:"你们虽弃本王,但本王却未弃你们。"那武士的脸更红,垂首道:"小人身为军士,只知服从军令,如有冒犯之处,也非小人本意。"龟兹王道:"好,我知道你们的为难之处,你也不必说了,去叫敏洪奎和洪学汉来和我答话吧!"那武士道:"是。"
  他一勒绳,纵骑而去,过了半晌,就见几匹马飞驰而来,先见面的正是敏将军、洪相公.和吴菊轩叁人。
  吴菊轩骤然见到楚留香又出现在这里,神色立刻变了,他再也想不到楚留香是怎会自石观音掌握中逃出来的。
  楚留香却瞧着他微微一笑,两人心里显然都有许多话要说,但在两军阵前,却不是他们的说话之处。
  龟兹王一张很和善的脸,忽然变得威严凝重,沉声道:"敏洪奎、洪学汉,本王素来待你两人不薄,你两人为什么要犯上作乱,岂不闻佞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敏将军的黑睑像是也红了红,洪相公却是神色不动,仰首大笑道:"王位并非天授,唯有德者居之,我等只不过替天行道而已,你若肯好生随我等回去,我等念在昔日的情份,非但绝不伤你性命,而且还必定在王爷面前进言,赐你一席之地,让你安度馀生。"龟兹王怒道:"天无二日,国无二君,除了本王之外,还有谁敢称王?"洪相公笑道:"不错,天无二日,国无二君,现在新王既已登基,你远不俯首称臣,岂非是不智之举。"龟兹王忽然大笑起来,道:"新王?你可知你们的新王现在那里?"洪相公胰色也变了变,瞬又笑道:"自然是在王宫静候佳音,等着我们等将你押解回去。"龟兹王大笑道:"你先瞧瞧这是什么?"
  也自青胡子手里接过个檀木匣子,用力抛了过去。
  洪相公接在手里,打开来一看,脸色立刻惨变,双手颤抖,再也拿不住那匣子,"砰"的掉在地上。
  匣子里立刻骨碌碌滚出了一颗人头,青胡子一跃下马,抢先几步,用长刀将人头高高挑起。
  龟兹王大喝道:"窃国叛贼安得山,已在两日前伏诛,他的头颅就在这里,昔日被胁从贼者,此刻若是快快投诚,罪减叁等,从轻发落。"喝声响过,叁军立刻鼓噪起来。
  吴菊轩忽然大喝道:"这是也危言耸听,乱军心,大家切莫中了他的奸计。"洪相公眼珠子一转,立刻也大叫道:"不错,也众叛亲离,逃命尚且不及,那有馀力行此等大事。"龟兹王大笑道:"你们以为本王真的只是逃命么?告诉你,本王早已在暗中发动五路大军,叁日前复国已成。"敏将军道:"五路大军,放屁,简直是放屁!"青胡子一跃上马,站在马鞍上,扬声大喝道:"五路大军,有四路乃是向西域各邻国借来的,还有一路,就是我青胡子的兄弟,各位难道还不信?"这青胡子在大漠想来必定名头颇响,敏将军的部下,也有不少人晓得他,也已有不少人已看出那颗头并不假。"因此人声骚动,军心更乱。
  敏将军厉声道:"铁甲军何在?快将这昏王拿下来?"他军令虽严,怎耐此刻竟没有人再听也的了,只有也几个贴身死士,扬刀大叫,纵骑而出。
  胡铁花大笑道:"看来是我们的买卖到了。"
  大笑声中,他已拍马迎上。
  双臂一张,已有两个人被他夹在协下,另两骑一惊,已被他以协下的人头撞下马去。

  青胡子也已扬刀而出。"
  他左手提着叛王的头颅,右手刀光如雷电,两骑前纵抗拒,他长刀一展,已有两颗头颅滚落在地上。
  敏将军还在大呼发令,洪相公见机不妙,已想溜了。
  忽听一人冷冷道:"阁下想到那里去?"
  洪相公大惊回头,姬冰雁不知何时,已到了他的马前,正在冷冷的瞧着他,洪相公嘶声道:
  "壮士先放我走,必以万金相酬。"
  姬冰雁冷冷道:"我的钱财已太多,正不知该如何才花得了,你再以万金相酬,岂非更令我烦恼。"洪相公强笑道:"壮士若嫌少,十万金如何?"他嘴里说着话,忽然抽出一柄镶金匕首,反手刺出。
  姬冰雁冷笑道:"你动口远可以,想动手就差得远了。"一句话未说完,已夺过匕首,将洪相公整个人自马鞍上提了过来,用手一抡,大喝道:"接住。"洪相公的人竟被他抛了出去,早有青胡子的弟兄将他接住,四马钻蹄困了起来,抬入帐中。
  那边敏将军究竟是武人,抽出腰刀,还想拚命,瞧见胡铁花纵马而来,大喝着一刀劈了过去。
  胡铁花瞧也不瞧他一眼,一伸手就将这柄刀夺了过来,反手一个大耳光,打在敏将军脸上。
  敏将军眼前金星乱冒,已晕了过去。
  龟兹王扬脸大叫道:"本王已复大位,弃刀者生,反叛者斩"只听"哗啦啦"一片响,几百柄刀都已抛在地上。
  要知敏将军髦下,也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要他们弃刀而降,本不是件容易事,但这些人都是龟兹王的旧部,虽然叛变,也都是被军令所迫,如今见到旧王已复位,将军已被擒,正是蛇无头不行,他们又怎会再拚命。
  纷乱终於渐渐过去,胡铁花忽然大呼道:"老臭虫呢?怎地不见了"一片平静的沙漠上,忽然卷起了两股黄麈,两匹马一先一后,亡命奔驰,前面逃的竟是吴菊轩。
  后面追的,自然就是楚留香了。
  原来吴菊轩见机不妙,便想乘乱逃走,怎奈楚留香早已在留意他了,他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楚留香的眼睛。
  此刻两人打马狂奔,都已尽了全力。
  但楚留香本未准备如此急驰,坐下的马只是方才别人随意给他的,并未经过挑选,吴菊轩的坐骑却是名种良驹。
  开始时,楚留香仗着优异的骑术,还能追个首尾相连,但到了后来,两匹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了。
  楚留香忽然长啸一声,跃下马来。
  他竟要以独步天下的轻功,来和奔马一较长短。
  只见他身形如流星,吴菊轩的名栖良驹,竟不及楚留香的两条腿,不出片刻,他已堪堪追及。
  吴菊轩打马更急,大呼道:"楚留香,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何苦逼十人太甚?"楚留香没有说话,他知道吴菊轩是要他开口,只因他只要一开口,真气便难免分散,身法也就难免要慢下来了。
  吴菊轩耳听身后衣袂带风声,越来越近,他头上已是汗出如雨,忽也自鞍上一跃而起,凌空一个翻身,竟掠过楚留香,朝相反的方向逃去。
  他算准楚留香现在正在全力往前冲,必定收势不及,等到楚留香转过身再来追时,他已可逃出很远了。
  谁知楚留香轻功之高,竟还远在他想像之外,也未奔出多远,便又听得身后裂帛般的风声。
  劲风扑面,有如刀刮,两人俱是迎风而行。
  吴菊轩忽然一甩手,只听"噗"的一声,一股紫烟在地上散开,顺着风势,迎面向楚留香卷了过去。
  现在,胡铁花已知道楚留香是追吴菊轩去了,也已知道青胡子的"秘密勾当"就是为龟兹王除去叛臣。
  他什么都已知道,只是不知道楚留香为同还未回来?龟兹王已摆下了庆功宴,频频劝酒。
  他见到胡铁花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就笑道:"你何必为令友担心,天下又有谁能挡得他一击?"胡铁花叹了口气,道:"在下就是为了这些才奇怪,他无论要去追什么人,本都该手到擒来才是,但现在,他却已去了很久。"龟兹王笑道:"本王可以向你保证,也绝不会出什么事的,你放心喝酒就是。"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6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6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7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