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大沙漠》txt——第二十四章 料事如神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胡铁花惨然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这……这又何苦?"白衣人悠然道"你害怕了?"
  胡铁花瞪眼道"我怕什么?"
  白衣人道:"然是怕我杀你?"
  胡铁花大笑道"你看我像个怕死的人么?"
  白衣人道:"看你面上虽在充英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她再也不听胡铁花回答,转过身拍了拍手,那"鬼船"上立刻跃下几条大汉,将骆驼上的金珠都搬了上去。
  胡铁花大声道:"喂!你莫忘了,这些东西是拿来和你们交换那"极乐之星"的。"白衣人转身道:"你想将极乐之星带回去?"
  胡铁花道:"自然想带回去。"
  白衣人冷笑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不会杀你?"胡铁花大声道:"我死也得将极乐之星带回去。"白衣人冷冷道:"这倒怪了,一个死人又怎能将东西带得回去?"胡铁花瞪大了眼睛,再也说不出话来。.
  胡铁花在等死时,做梦也不会想到楚留香和姬冰雁竟会在这附近瞧着他——楚留香和姬泳雁竟然就在十馀丈外那艘鬼船上。
  他们是从另一艘船上被搬到这艘船上来的,只因为石观音要"好好地照顾们",但他们并没有瞧见石观音。
  胡铁花以为这白衣人就是石观音,其实她只不过是石观音的门下弟子,石观音早已走了。
  她行踪真是十分诡秘,非但总是来去匆匆,而且永远没有人知道她从何处,要往何处去。
  现在,楚留香和姬冰雁就在这船舱中,而且就坐在舱口,从子里瞧出去,就可以瞧见胡铁花。
  但他们自然不能动,也不敢大声呼唤,又因他们知道胡铁花没法子救他们,而且那白衣人也对他们说过:"你们若是大声呼唤,一点用也没有,只不过是胡铁花死得快些而已,所以你们还是闭着嘴的好。"其实这点她根本不必说,楚留香也很清楚的。
  但他们并没有闭着嘴。
  他们瞧见胡铁花这副样子,实在觉得有些气。
  楚留香忍不住叹道:"看情况,他只怕又是被酒害的。"姬冰雁道:"他若不死在酒上,那才是怪事。"一点红道:"但也很好,他不怕死。"
  姬冰雁冷笑道:"不怕死就很好么!呆子和白痴都是不怕死的。"一点红冷冷道:"不怕死的,总比怕死的好。"楚留香微笑道:"你两人争论什么,这次他一定死不了。"姬冰雁道:"你凭什么以为别人不敢杀地?"
  他这句话,几乎是和白衣人同时说出来的,两人非但所说的句子一样,而且语气也差不多。
  楚留香道:"她若将小胡杀了,又叫谁将那极乐之星带回去?"他听到外面白衣人说的话,又笑道:"你可听见了!死人是没法子将东西带回来的。"姬冰雁道:"你怎知她要小胡将东西带回去?"楚留香微微一笑,道:"若没有人将极乐之星带回去,又怎能骗那位糊涂王爷说出秘密。"姬冰雁纵然还有些不信楚留香的话,也不得不信了,只因这时他已瞧见白衣人走了回来。
  胡铁花还是活着的。
  楚留香叹了口气,喃喃道:"但愿那位糊涂王爷莫要真糊涂得将秘密说出来,否则他非但自己要送命,小胡只怕也要陪他送命了。"姬冰雁忍不住道:"为什么?"
  楚留香道:"现在石观音只怕也知道自己没法子令龟兹王说出那秘密了,但他认为龟兹王说不定会对小胡说的,因为龟兹王说不定会要求小胡帮忙,她现在既然觉得小胡很有用,自然就舍不得杀死他了。"姬冰雁不说话了,但心里也在默祷:"但愿那龟兹王莫要说出密才好。"白衣人走了,船也走了。

  胡铁花这才开始害怕起来。
  他实在连自己也不相信自己能活下来的。
  "石观音"实在没有理由不杀他。
  但石观音却偏偏没有杀他,非但没杀他,反而真的将极乐之星留了下来——石观音竟是如此守信的人么?胡铁花实在不信,又不能不信。
  夜更深,寒意更重,胡铁花冷得全身发抖。
  现在药力虽已渐渐消失,他虽已渐渐能走动了,但身子还是软软的,骆驼也早已被惊走。
  胡铁花知道自己万万无法穿越这五十里的沙漠走回去。
  在白天,在他有力气时,他能不能走回去还是个问题,何况此刻夜如此深,他功力又几乎完全消失。
  "极乐之星"就在他怀里,他不能冒险。
  到后来他冷得实在受不了,就四下寻了些荆棘灌木,在石间寻了个隐的避风所在,生起了一堆火。
  沙漠里也有个好处,那就是生火非常容易,只因生长在沙漠中的植物,必定是十分乾燥。
  胡铁花喃喃自语道:"这只怕也就是唯一的好处了……"他语声忽然顿住,缓缓站起来,又蹲下去,直着眼睛对面前的一个石块瞧着,就算他面对着赤裸的美人,也不会瞧得如此有趣。
  但这只不过是块已风化了的石而已。
  火光闪动,他眼睛里也发了光。
  原来这块石块上竟染着些黑色和黄色的颜料,还有几滴已凝固了的胶质,像是上好的牛皮胶。
  这些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但在这荒僻的沙漠中,最荒僻隐秘的角落里会发现这些东西,那就奇怪了。
  何况,他终究也是个老江湖,他自已虽不会易容术,也瞧得出这些东西是为了易容而用的。
  是什么人会到这种地方来易容呢?楚留香身上永远带着这些东西的。
  胡铁花长长吐了口气,喃喃道:"原来老臭虫到这里来过,却怎知他为何又要易容改扮?瞧他用的颜色又黄又黑,他莫非是被女人追怕了,所以改扮成个丑八怪?"想到这里,他自己又不禁笑了出来。
  但事情却一点也不可笑,楚留香必然有了危险,否则他就用不着改扮,何况他改扮之后,就没了消息。
  胡铁花皱着眉,将这石头搬了家,这块石头是死的,他搬不动,但他并不死心,又去搬另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竟被他搬开了,下面的沙很松,他用手去挖,没多久就挖出一大包令也又惊又喜的东西来。
  包袱里有条丝巾,角上绣着个"曲"字,有个小木瓶,拔开瓶塞,就发出一股淡淡的郁金香的香气。
  "盗帅夜留香",楚留香原来随时都带着这香气的。
  除此之外,远有一粒黑色的珍珠,一对判官笔,一包金珠,一大串钥匙,一个翡翠鼻烟壶,一柄小银刀。
  最奇怪的是,这包东西里居然远有只鲜红的,绣着并蒂莲的女人睡鞋,一个粉红色的,绣着牡丹的女人肚兜。
  胡铁花微笑道:"小木瓶,黑珍珠和丝巾自然是老臭虫的,但巾上绣着的这"曲"字又是谁呢?莫非……莫非……是那位多情公主的闺名么?……哈!老臭虫真有一手,叁下两下,就让人家女孩子将定情物都送给他了。"判官笔在闪着光,这对判官笔不但比武林中通常所见的沉重,而且打造得分外精致。
  胡铁花又道:"判官笔、鼻烟壶.钥匙、银刀和金珠却必定是那死公鸡的了,他这人真婆婆妈妈得和女人一样,连镐匙都带在身上,难道远怕别人等他走了后,就开他的房门,偷他的东西么——嘿嘿!贝来他倒该改个名字,叫小器鬼了。"他自己从来没带过钥匙,所以见了别人带钥匙,就觉得可笑得很,想到楚留香终於找到姬冰雁,他更开心了。

  他拍了拍手,笑道:"这两人既已聚在一起,天塌下来还能接得住,我还为也们担心什但红睡鞋和绣花肚兜又是谁的呢?胡铁花皱眉道:"难道老臭虫又找到了新人?但纵然如此,他也不会要人家肚兜呀!老臭虫他拉起肚兜闻了闻,吐了吐舌头,失笑道:"好香。"他忽然觉得这香气熟悉得很,立刻就想到那天晚上,从姬冰雁家里将两个艳姬骗出来的光景。
  原来姬冰雁竟将他爱姬的贴身物一直藏在自已身上,聊以慰情——胡铁花忍不住大笑起来,道:"原来我们这位道貌岸然的姬先生,还是位多情种子呢!"突听一人道:"多情总比无情的好,是么?"
  "多情总比无情的好",这又是何等优美多情的话,这句话被黄莺般清脆婉转的声音说出来,岂非更是令人销魂。
  但胡铁花此时此地听了这句话,却大吃了一惊,失声道:"谁?"方才那白衣人语声也娇媚得很,但杀起人来却一点也不娇媚了,胡铁花只觉这样的语声,比破锣还难听可怕。
  那娇滴滴的语声笑道:"堂堂的胡大英雄,怎地也变得如此胆小了?"随着语声自严石后走出个人来,竟是琵琶公主。
  胡铁花松了口气,苦笑道:"原来是你,你不在家弹琵琶,跑到这里来干什么?"琵琶公主幽幽道:"琵琶若无知音欣赏,还是不弹的好。"胡铁花道:"不弹琵琶,你就没有别的事可做了么?"琵琶公主瞪着他,道:"你莫以为我是没事做出来玩的,这种时候我难道不想在家睡觉?但王妃却对我说:"那位胡壮士本事虽大,却可惜是个草包,说不定会上人当的,你还是跟着去照应照应吧!"所以我只好来了。"胡铁花若是没有上别人的当,也许还不会太生气,但他真上了当,听了这话简直好像被人揭了疮疤。
  琵琶公主话未说完,他脸已气红了,粗着脖子道:"我是草包,你又是什么?绣花忱头么?"琵琶公主淡淡道:"你用不着对我发威,这话又不是我说的,你若不服气,不会去找说这话的人算帐么?"她一笑又道:"只怕你见着她时,连话都说不出了。"胡铁花气得直喘气,真的连话也说不出了。
  琵琶公主又道:"但我向西面走,一直没找着你们,冒着夜兜了好多圈子,才瞧见这里有火光,我又怕是别的人,所以叫别人远远等着,一个人悄悄走过来。"胡铁花大声道:"你用不着解释,反正我知道你有这毛病,每次都要偷偷摸摸的来见人。"琵琶公主也大声道:"你也用不着总是对我发威,难道我有什么地方惹着了你么?"胡铁花道:"嗯!"
  琵琶公主瞪了他半晌,忽然一笑,柔声道:"我就算没有嫁给你,你也不必一见我面就生气呀!"胡铁花脸又红了,脖子又粗了。
  琵琶公主嫣然道:"你若总是对我这样,就证明你还是偷偷爱着我的,所以你才会因为我不嫁给你而生气,你才会吃那老臭虫的醋。"胡铁花瞪着她,忽也大笑起来,道:"像你这样的女子,若真嫁给我了,我不被活活气死才怪。"琵琶公主撇了撇嘴,道:"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真没出息。""酸葡萄"的故事,本是他们西域诸国的寓言,胡铁花根本不太懂,所以也不生气,只不过他本想将"极乐之星"换回的径过说出来的,此刻也不说了,本想立刻走的,此刻也不走了"琵琶公主也不问,也不走,却在岩石上坐了下来,自怀中掏出个银酒瓶,以瓶盖作酒杯,自斟自饮,喃喃道:"这么冷的天,若不喝杯酒挡挡寒气,只怕就要冻成死鱼了。"胡铁花嘴里也要叽叽咕咕,喃喃道:"若有人想以酒来气我,那才大错而特错,我刚刚上了喝酒的当,现在简直一看见酒就头疼。"也嘴里虽这么说,其实他的头一点也不疼,心反而痒得厉害,满肚子酒虫又爬了起来。

  但刚和人吵过架,又怎么好意思问人要酒喝呢?胡铁花只有忍住,故意不去瞧她。
  琵琶公主非但喝得啧啧有声,而且嘴里还不住喃喃道:"这酒可当真不错,一喝下去全身都暖和了。"胡铁花忍不住大声道:"女孩子家喝酒居然喝得啧啧发响,真没规矩。"琵琶公主嫣然道:"我就是要没规矩,这样才能让有规矩的人气死。"胡铁花快气死了,眼珠子一转,忽然瞧见那丝巾,他眼睛立刻亮了,拾起丝巾,在火光前展开,喃喃道:"这块破布拿来擤鼻涕倒不错。"话未说完,琵琶公主已跳起来冲了过去,大喝道:"你……你这手巾是那里来的?"胡铁花悠然笑道:"捡来的。"
  琵琶公主颤声道:"快……快还给我。"
  胡铁花道:"还给你?为何要还给你?难道是你的么?"这次是琵琶公主的脸红了,道:"是……是我的又怎样?"胡铁花道:"这倒奇怪了。"
  琵琶公主道:"有什么奇怪?"
  胡铁花道:"我明明听见那老臭虫说:"那母夜叉自作多情,还以为我会将这破布好好保存哩!"你难道就是那母夜叉不成?"琵琶公主连眼圈都红了,跺脚道:"放屁!你……你简直不是人。"胡铁花悠然道:"你又何必对我发威,这话又不是我说的,你要是不服气,难道不会去找说这话的人么?"他哈哈笑道:"只怕你真的见着那人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琵琶公主忽然扑倒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胡铁花反而怔住了,他本来只不过是想气气她的,见她竟真的如此伤心,胡铁花只有走过去,陪笑道:"你千万莫伤心,我只不过是骗你的。"琵琶公主只是捧着面痛哭,也不理他。
  胡铁花道:"这是我不好,我该死,那老臭虫根本没有说你是"母夜叉",更没有说你自作多情,这全是我这大混蛋胡说八道。"琵琶公主痛哭着道:"但也……他为何要将我送他的东西随便乱抛?"胡铁花道:"这只因……"
  胡铁花几乎连舌头都快说断,才总算将这件事情说清。
  他叹了口气,又道:"现在,随便你怎么骂我都没关系,只求你莫要再哭了好么?"琵琶公主揉着眼睛,道:"你若承认你是个特级混帐,我就不哭了。"胡铁花苦笑道:"我岂非早已承认了……唉!"琵琶公主咬着嘴唇,道:"既然承认,为何还叹气?难道不甘愿么?"胡铁花揉了揉鼻子,喃喃道:"我心甘情愿,承认我是个大混蛋,这样好了么……哈!错就错在我是个男人,男人骂女人就是混蛋,女人就算骂男人是大草包也没关系,因为女人会哭,这本事男人可不大容易学会的。"琵琶公主瞪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胡铁花苦笑道:"我……我说男人都是混蛋,女人都是好蛋……都是好人。"琵琶公主展颜一笑,道:"这话还差不多。"
  她笑着将酒瓶塞入胡铁花手里,但目光转到那一堆东西上时,笑容立刻又不见,脸色也沉重起来。
或许您还会喜欢:
剑客行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2
摘要:这条路笔直地伸到这里来,又形成一个弯曲,弯曲的地方是一片长得颇为浓密的树林子路,路就从这树林子里穿出去。虽然已近黄昏,但六月骄阳的余威仍在,热得叫人难耐。一丝风声也没有,穹苍就像是一块宝石,湛蓝的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路上,照在树梢,却照不进树林子。路上,本没有什么行人,但此刻远处突地尘头大起,奔雷似地驰来几匹健马,到了这树林子前面一打盘旋,竟然全都停住了。 [点击阅读]
《长生剑》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7
摘要: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一)黄昏。石板大街忽然出现了九个怪人,黄麻短衫,多耳麻鞋,左耳上悬着个碗大的金环,满头乱发竟都是赤红色的,火焰般披散在肩上。这九个人有高有矮,有老有少,容貌虽不同,脸上却全都死人般木无表情,走起路来肩不动、膝不弯,也像是僵尸一样。他们慢慢的走过长街,只要是他们经过之处,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连孩子的哭声都被吓得突然停顿。 [点击阅读]
《鬼恋侠情》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4
摘要:江湖中关于楚留香的传说很多,有的传说简直已接近神话,有人说他:‘驻颜有术,已长生不老’,有人说他:‘化身千万,能飞天遁地’,有人喜欢他,佩服他,也有人恨他入骨。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当然更少了。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年纪不算小,但也绝不能算老。他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他喜欢酒,却很少喝醉。 [点击阅读]
财神与短刀
作者:古龙
章节:5 人气:8
摘要:相关链接:“大追击”杂志上刊登的古龙遗著《财神与短刀》:http://www.gulongbbs.com/kaogu/buyi/7485.htm(一)财神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人。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成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中,有一个“财神”。 [点击阅读]
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章节:26 人气:3
摘要:“胡一刀,曲池,天枢!”“苗人凤,地仓,合谷!”一个嘶哑的嗓子低沉地叫着。叫声中充满着怨毒和愤怒,语声从牙齿缝中迸出来,似是千年万年、永恒的咒诅,每一个字音上涂着血和仇恨。突突突突四声响,四道金光闪动,四枝金镖连珠发出,射向两块木牌。 [点击阅读]
《剑神一笑》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3
摘要:剑,是一种武器,也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可是,它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不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说,它的地位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武器最大的功用只不过是杀人攻敌而已。剑却是一种身分和尊荣的象征,帝王将相贵族名士们,都常常把剑当作一种华丽的装饰。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明剑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更特殊的一点是,剑和儒和诗和文学也都有极密切的关系李白就是佩剑的。他是诗仙,也是剑侠。他的剑显然不如诗。 [点击阅读]
圆月弯刀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圆月月有圆有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圆月,因为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月圆的晚上。这天晚上的月比平时更美,美得神秘,美得凄凉,美得令人心碎。我们要说的这故事也一样,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吸引力,充满了美丽而神秘的幻想。在一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中,据说每当月亮升起时,就会有一些精灵随着月光出现,花木的精灵,玉石的精灵,甚至连地下幽魂和鬼狐,都会出来,向圆月膜拜,吸收圆月的精华。 [点击阅读]
《幽灵山庄》
作者:古龙
章节:18 人气:3
摘要: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点击阅读]
神君别传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4
摘要:海天无际,一片烟波浩瀚。朝霞虽过,但在那天水交相接之处,仍然留着那种多彩而绚丽的云彩,灿烂得这浩翰壮观的东海泛起片片金鳞。一艘制作得极其精巧的三桅帆船,风帆满引,由长江口以一种超越寻常的速度乘风而来。船身驶过,在这一片宛如金鳞的海面上,划开一道泛涌着青白色泡沫的巨大的痕迹。 [点击阅读]
《孔雀翎》
作者:古龙
章节:6 人气:6
摘要:(一)黄昏。高立站在夕阳下,后面"状元茶楼"金字招牌的阴影,恰巧盖住了他的脸。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阴影里。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蓝布道袍,非常宽大,因为他必须在道袍下藏着他那对沉重而又锋利的银枪。锋利的枪尖正顶着他的肋骨,那件白府绸的内衣早已被冷汗湿透。每次要杀人前,他总是觉得很紧张。这条街本是城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现在也正是这地方最热闹的时候。 [点击阅读]
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上的原则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要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点击阅读]
《绣花大盗》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4
摘要:酷热。娇阳如刀火,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二条刀疤,再加上七八处内伤,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每到阴雨天气,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更不容易,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