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大沙漠》——第十八章 英雄相惜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好个"中原一点红",他方才必已见过姬冰雁使出这一招,心里早已有了对付的法子,此刻才诱他再便这一招。
  楚留香旁观者清,又深知一点红的剑路,自然瞧得清楚,心里虽然大骇,但却已无力可施。
  一点红剑出如风,天下又有谁能拦阻得住。
  谁知就在这时,一点红长剑忽然划了个圆弧,竟自姬冰雁判官笔间绕过,"刷"的一声,反向姬冰雁左股上削去。
  他一剑明明已可得手,为何忽又变招?楚留香虽然心里一喜,却又不免吃了一惊。一点红剑法素来无孔不入,此番怎会变得如此笨?姬冰雁一心只在制敌伤人,心无二用,却未觉得这有什么奇怪,对方使出笨招来,正是他的大好真机。
  他双笔一分,"毒蛇出穴",只听"噗,噗"两声,一点红左右双肩的"肩井"穴俱已被点中,仰天而倒。
  姬冰雁苦斗半日,终於得手,终於忍不住大笑起来。
  但对方一双灰白的眼睛,却在冷冷瞧着他,眼色中并无丝毫认输气馁之色,还是充满了傲气。
  姬冰雁笑道:"你剑法虽是天下少有,但这一招却使得糟透了,无论谁使出这样的招式来,都该认输,你……"他语声忽然顿住,脸色也变了。
  他忽然发觉对方剑尖上,竟挑着只蝎子。
  大漠之上,气候乾燥,蝎子又大又毒,无论谁被噬上一口,当时只怕就无救,方才一点红竟是发现他股上有只蝎子,才变招相救,一点红这一着"笨剑",竟是为了要救他性命才使出来的。
  姬冰雁面色惨变,再也说不出话来。
  楚留香自然也瞧见了,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这中原一点红,当真不愧是好男儿,但姬冰雁又如何呢?他是不是会因此将一点红杀了灭口?楚留香忍不住想瞧瞧姬冰雁究竟如何做法,但掌中却已扣了块石头,姬冰雁若是向一点红出手,他也不会坐视。
  只见姬冰雁呆了半晌,缓缓道:"你为何要如此做,难道你不想杀我?"一点红身子虽不能动,口中却还可说话,冷冷道:"我要杀你,就不能让你死在蝎子嘴里。"姬冰雁仰天大笑,道:"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七.八个"好"字,突然用脚尖挑起了那柄长剑,接在手里,反手一剑向自己左腿砍了下去。
  他竟硬是不肯领这个情,竟要将自己这条左腿还给一点红,就连一点红冷漠的目光中,都不禁露出骇异之色,失声道:"你疯了么?"喝声中,突听"嗖"的一声,一道强劲之极的风声袭来,"当",打中了姬冰雁掌中的剑。
  火星四激处,他掌中剑竟被震得飞了出去。
  姬冰雁变色退步,一退八尺,将方才交到左手的判官双笔,又分持左右,口中厉声道:"什么人?"只听一人缓缓笑道:"你们两人的火气,倒都不小。"笑声中,一人飞掠而来,拾起了地上的长剑,顺手又拍开一点红的穴道,姬冰雁跺了跺脚,恨恨道:"你到底还是来了。"一点红竟也大声道:"你到底还是来了。"
  两人说的话竟一模一样,只不过姬冰雁说这话本是应该的,他早已算准楚留香会来找他,又恨楚留香来得太不巧。
  但一点红却又怎会说出这句话呢?也难道也知道楚留香就在附近?难道也算准楚留香会来找他?楚留香正觉奇怪,姬冰雁已讶然失声,道:"你认得此人?"一点红也失声道:"你认得此人?"

  楚留香笑道:"你们两人,我全都认得的,而且都是老朋友,所以你也不必觉得欠了他的情很难受,反正他以后要被人宰的机会很多,你想法子救他一次也就是了。"这句话是向姬冰雁说的。
  姬冰雁楞了半晌,道:"哼!"
  楚留香道:"但你却又怎会到这里来的呢?"
  这一句是向一点红说的了。
  谁知一点红竟更惊讶,道:"我怎会来的?不是你找我来的么?"这句话说出,楚留香和姬冰雁又大吃了一惊。
  楚留香摸了摸鼻子,苦笑道:"我找你来的?我找你来干什么?"一点红道:"你自然是找我来杀那龟兹王的。"听了这句话,楚留香反而沉住气了,只因他已看出这并不是件误会,这其中必定又有阴谋。
  也索性找了块岩石坐下来,道:"这件事其中还有曲折,你不如也坐下来,慢慢说。"他一笑又道:"我知道你不喜欢说话,还是我来问你!"一点红冷漠的脸已变了颜色,道:"曲折?问我?………难道你……"楚留香笑了笑,道:"你先沉住气,我问你,是谁去找你,说我要你来杀龟兹王的?"一点红道:"那日我与你分别之后,只觉中原已没什么值得留恋之处,又久慕关外天野辽阔,是以就决定出关一行。"楚留香知道这人心高气傲,两次斗剑落败之后,不免心灰意冷,竟想出关来过被放逐一般的流浪生活。
  他心里虽这么想,嘴里却笑道:"如此说来,你出关只怕还在我之前了?"一点红道:"但我走了几日后,就发觉有个人在暗中留意着我,无论我走到那里,他都在后面悄悄跟着。"楚留香笑道:"这人若是打主意打到你身上来,他倒真是瞎了眠了,却不知这人长得是什么模样?"要知楚留香最大的长处,就是无论遇着多么困难危险的事,都能保持冷静和轻松,但他也知道别人末必能如此。
  他见到一点红已有些紧张起来,前面说的两句话,正是要令一点红精神松弛,后面问的一句才是正题。
  一点红果然不觉笑了笑,道:"那人甚是寻常,丝毫没有特异之处,你就算见过他许多次,也末必能记得住他的,只因这种人你到处都可遇着。"楚留香暗中叹了气,苦笑道:"面貌越是普通的人,做坏事越是方便,我若要找个人去从事阴谋,也必定会找这种人的。"一点红道:"那时我本不愿多事,但他跟了我两日后,我终於忍不住了,正想去找他问个究竟,谁知他却先来找我了"楚留香道:"哦!"
  一点红道:"他竟来问我:"阁下便是中原一点红么?"我一时猜不透他的来意,只有点了点头,他便说是你的朋友,是专程来找我的。"楚留香微笑道:"他就说我要你来行刺龟兹王?"一点红道:"不错,他说:"龟兹王祸国殃民,楚香帅早就想将他除去,但他一时却又抽不出身,是以想来劳动大驾走一趟。"。"楚留香道:"你就立刻相信了么?"
  一点红道:"我本来没有立刻相信,但他说了句话,却令我不得不信。"楚留香道:"他说了什么?"
  一点红默然半晌,缓缓道:"他说:"楚香帅将阁下视为好友,否则他也不会前来相求了,何况,大丈夫恩怨分明,阁下难道忘了他的不杀之恩么?"楚留香苦笑,道:"你想我真的会说这样的话?"一点红道:"我就因为你绝不会将这种事四处宣扬,所以才认为这句话必定是你说出来的,否则这人又怎会知道?"楚留香动容,道:"不错,普天之下,简直没有几人个知道此事,也没有人知道你我不打不相识,已成了好朋友。"姬冰雁冷冷道:"连我都不知道。"

  一点红道:"何况,我的职业本就是杀人,他若要我杀人,本可以金银来收买我,又何必来骗我,除非他已知道我改行了,但……"楚留香截口道:"但普天之下,知道你洗手改行的人,也没有几个。"一点红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叹了口气,道:"若换了我是你,只怕也难免要相信那人的话了。"姬冰雁忽然又道:"知道你们关系的人,究竟有几个?"楚留香沉吟,道:"算来只有南宫灵.无花.蓉儿,和黑珍珠。"姬冰雁道:"但南宫灵和无花都已死了,蓉儿也不会做这件事,所以……"他戛然顿住语声,目光凝注着楚留香。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算来只有黑珍珠,在幕后主使龟兹国叛国阴谋的人,莫非就是他?就是他?"姬冰雁缓缓道:"你我都已知道龟兹国叛国的阴谋中,有汉人参与其间,但一个汉人要想在异域发动这等大事,谈何容易,除非这人在那里已有很大的势力,否则他纵能令叛国行动成功,万万无法在那里立足。"说到这里,他又顿住语声,只因这人是谁,已呼之欲出,他不必再说下去,别人也知道了。
  只有"大漠之王"的儿子,才能在这里发动此等大事,此点实是显而易见,连一点红都已猜出。
  楚留香默然半晌,缓缓道"那人此刻在那里?"一点红道:"那人陪我出关之后,就与我告别,说是去找你去了,但自此一路上都有龟兹王的使者迎接护送,直到这里。"楚留香道:"在这里你又见着了些什么人?"
  一点红道:"我见着了两个龟兹国的大臣,据说地位都极高,龟兹王被放逐后,就由他们两人辅佐新王主持朝政。"楚留香道:"但还有个汉人,是么?"
  一点红道:"不错,但那人却绝不是黑珍珠。"楚留香道:"这人是谁,长得又是什么模样了,"一点红道:"这人叫吴菊轩,据说乃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大名士,而且智计无双,但在我眼中看来,却只觉他獐头鼠目,满脸讨厌相。"楚留香叹了口气,道:"他正是要人不愿和他亲近,免得被人瞧破他的行藏,他这副讨厌相,也就成了他最好的掩护。"姬冰雁道:"不错,别人若是根本懒得去瞧他,自也瞧不出他是否经过易容改扮的了。"楚留香道:"他们的帐篷昨夜已迁移了,是么?"一点红.姬冰雁同时道:"不错。"
  楚留香道:"他们迁往那里去了?"
  一点红道:"据说离此不远处,有个沙漠客栈,乃是此间大盗"半天风"所开的黑店,他们和这"半天风"似乎也有勾结,此刻正是到那里去了。"楚留香沉思着道:"这一两天里,他们只怕还不会离开的,是么?"一点红道"不错,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宰了他们。"姬冰雁冷冷道:"杀了他们倒容易,但这叁人若非主脑,杀了他们岂非反而打草惊蛇。"楚留香道:"何况,他们明知你一见到我后,事情就会揭穿,但他们还能放心让你来,这只因他们宾是有恃无恐。"一点红皱眉道:"有恃无恐?"
  楚留香道:"不错,只因我还有叁个朋友,落在他们的手里。"他苦笑接道:"我此番本是为找这叁个朋友来的,不想竟误打正着,在这里知道了她们的消息,但我不知道此事还好,知道了此事,行动就不能不分外小心了。"姬冰雁冷冷道:"说不定那些人找这位仁兄来,就是要从侧面告诉你这件事,藉此警告你,这样你做事就不能不有所顾忌,他们也就更可以放手干了。"楚留香道:"他们要警告我,为何不叫蓉儿她们写封信来,为何还要多费这许多心力?"姬冰雁默然半晌,缓缓道:"这话也不错,但我却更想不到他们为何要如此做了,他们既明知你们两人一见面后,谎话就会拆穿的,这样做岂非白费力气。"楚留香沉吟着道:"这只怕是因为他们并未想到我会来保护龟兹王,就在两叁天前,我们岂非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来保护龟兹王么?"姬冰雁想了想,不再说话了。

  楚留香又道:"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对方既得了天时地利之便,本占了很大的便宜,但我们却也有一点优势,那就是……"姬冰雁忍不住接着道:"那就是他们不认得我们,我们却可认得出他。"楚留香道:"不错,对方就因为不认得我们,所以才会走错这一步,现在我们正可利用此点,若是等黑珍珠一到,那就迟了。"姬冰雁道:"你是想乘黑珍珠远未来时,到那沙漠客栈去探一探消息?"楚留香道:"正是如此。"
  一点红目光闪动,道:"现在就去?"
  楚留香道:"时机稍纵即逝,要去自然要快,只不过……"他叹了口气,接道:"现在我们不但要对付这些人,还得要对付石观音,正是两面受敌,若是稍有不慎,被人背腹夹攻,那就要一败涂地,不可收拾了。"姬冰雁与他多年相交,心意相通,听了这话,只不过点了点头,一点红却忍不住问:"你的意思是……"楚留香道:"对方虽不认得咱们,但骤然见到两个陌生人去到他们盘据之处,也不免要分外留意,说不定还要将咱们当肥羊对付,但这两人若是你的……"一点红又忍不住截口道:"这两人若是我的朋友,他们怎敢动手?"楚留香一笑道:"但中原一点红独来独往,人人皆知,又怎会在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忽然遇见两个朋友?"一点红默然半晌,缓缓道:"纵然在到处挤满人的地方,我也遇不着半个朋友的。"这话说得虽冷淡,语气中还是不免有一种寂寞萧索之意流露出来。
  姬冰雁瞧了他一眼,忽然道:"朋友越少越好,就算没有朋友,也没什么可惜。"一点红也瞧了他一眼,眼里竟露出一丝笑意。
  楚留香拍掌笑道:"但你们两人一样的怪脾气,迟早非交上朋友不可,那是跑也跑不了的。"他攀着这两人的肩头,沉声又道:"现在咱们既不能贸然前去,也不能冒充他的朋友,两全之计,只有……"语声渐渐低沉,渐渐听不见了。
  正午,骄阳万里。
  在这热得死人的烈日下,却有几匹骆驼缓缓行来。
  就连这号称"沙漠之舟"的骆驼,中午亦是举步艰难,骆驼上的人,更是奄奄一息,只剩下半口气了。
  只见这些人嘴唇都已龟裂,眼睛里满布血丝,整个人都似已麻木无知,心里只想着一个字……"水……水……水……"突见远处一缕炊烟升起,这些人脸上立刻现出狂喜之色有炊烟的地方,还会没有水么?
或许您还会喜欢:
名剑风流
作者:古龙
章节:40 人气:8
摘要:庭院深沉,浓荫如盖,古树下一个青袍老者,须眉都已映成碧绿,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安详悠闲,正负手而立,静静地瞧着面前的少年写字。这少年盘膝端坐在张矮几前,手里拿着的笔,粗如儿臂,长达两丈,笔端几已触及木叶,赫然竟似生铁所铸,黝黑的笔杆上,刻着“千钧笔”三个字,但他写的却是一笔不苟的蝇头小楷,这时他已将一篇南华经写完,写到最后一字,最后一笔,仍是诚心正意,笔法丝毫不乱。 [点击阅读]
《碧玉传奇外传》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5
摘要:楔子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不知道楚留香的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江湖人。在经过了血海飘香、大沙漠、画眉鸟、借尸还魂这些事情之后,楚留香之名便已震动天下,他的英雄事迹更已在江湖中广为留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留香是侠盗。当然也有人骂他是小偷,他的确偷,可是你不能不承认,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样如此受人崇拜敬仰、又如此可爱的小偷了。还有两件事,你也不能不承认--楚留香的轻功独步武林,天下无双。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
作者:古龙
章节:96 人气:4
摘要:茅店鸡声方鸣──在严冬清晨凛冽的寒风里,一个长身玉立,英姿飒爽的少年俊彦,悄然推开了在这荒村里唯一的小蓖栈那扇白杨木板的店门,牵出他那视若性命般火红似的名驹,仰天长长吸了口气,寒风,很快地就冲进他火热的胸膛里。 [点击阅读]
浣花洗剑录
作者:古龙
章节:62 人气:5
摘要: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双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 [点击阅读]
苍穹神剑
作者:古龙
章节:99 人气:4
摘要:江南春早,草长莺飞,斜阳三月,夜间仍有萧索之意,秣陵城郊,由四百横街到太平门的大路上,行人早渺,树梢摇曳,微风飕然,寂静已极。蛰雁惊起,远处忽然隐隐传来车辚马嘶,片刻间,走来一车一马,车马蹿行甚急,牲口的嘴角,已喷出浓浓的白沫子,一望而知,是赶过远路的,马上人穿着银白色的长衫,后背长剑,面孔瘦削,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间,宛如利剪,只是眉心紧皱,满脸俱是肃杀之气。 [点击阅读]
三少爷的剑
作者:古龙
章节:56 人气:5
摘要:现代的社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现实。现代人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各式各样的约束。可是以前不同。过去的日子都是好日子",这句话我并不赞成。可是过去的确有过好日子。在现代的西方,你就算明知一个人是杀人犯,明知他杀了你的兄弟妻子,假如没有确实的证据,你也只有眼看着他逍遥法外。因为你若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去杀了他,那么你也变成一个杀人犯。"报复"并不是种很好的法子,只不遇那至少总比让恶人逍遥法外好。 [点击阅读]
英雄无泪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1
摘要: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位老人,一个少年。“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问老人:“是不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以前也许是,现在却不是了。”“为什么?”“因为自从小李探花仙去后,这种武器已成绝响。”老人黯然叹息:“从今以后,世上再也不会有小李探花这种人;也不会再有小李飞刀这种武器了。”少年仰望高山,山巅白云悠悠。 [点击阅读]
碧血剑
作者:金庸
章节:28 人气:8
摘要: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浡泥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来朝,进贡龙脑、鹤顶、玳瑁、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久,赐宴奉天门。那浡泥国即今婆罗洲北部的婆罗乃,又称文莱(浡泥、婆罗乃、文莱以及英语Brunei均系同一地名之音译,虽和中土相隔海程万里,但向来仰慕中华。 [点击阅读]
《画眉鸟》
作者:古龙
章节:36 人气:6
摘要:现在,是黄昏。这里是个很热闹的城市,街道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扶着老人的,抱着婴儿的………大多数人看来都很愉快,因为他们经过一天工作的辛劳,现在正穿着乾净的衣服,舒服的鞋子,囊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自节俭的生活中省下来的钱,所以他们已经可以尽情来享受闲暇的乐趣。 [点击阅读]
武林外史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5
摘要:怒雪威寒,天地肃杀,千里内一片银白,几无杂色。开封城外,漫天雪花中,两骑前后奔来。当先一匹马上之人,身穿敝裘,双手都缩在衣袖中,将马缰系在辔头上。马虽极是神骏,人却十分落泊,头戴一顶破旧的貂皮风帽,风压着眼帘,瞧不清他的面目。 [点击阅读]
侠客行
作者:金庸
章节:27 人气:7
摘要:“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兀自虎虎有威。 [点击阅读]
《大沙漠》
作者:古龙
章节:35 人气:5
摘要:一堆黄沙上,有一粒乌黑的珍珠,这本是单纯而美丽的,又有谁能想到,竟因此而引起一连串复杂而诡秘的事……楚留香回到他的船,就好像游子回到了家,海上的风是潮湿而温暖,暖得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样。海天深处,有一朵白云悠悠飞来,船,在碧波中荡漾,光滑的甲板,在灿烂的阳光下,比镜子还亮。他脱下衣服,脱下鞋袜,发烫的甲板,烫着他的赤脚,烫得他心里懒洋洋的,整个人都仿佛要飘起来。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