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大沙漠》——第十五章 飞来艳福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夜色渐重,烤肉美酒的味道虽香,人们的欢笑声虽然热闹,但还是冲不淡大漠夜来时的肃杀之意。
  姬冰雁身上裹着条毯子,坐在水池旁的树影下,望着满天星群惭惭繁密,又渐渐稀落。
  他就这样动也不动地坐着,像是一直可以坐到天地的未日,他这人就像是永远也不会觉得寂寞厌倦的。
  突然一只酒瓶抛过来,眼见就要打中也的头,他像是根本没有动,酒瓶却已到了他手里。
  楚留香已走过来,仰视着苍穹,叹道:"这里真冷得邪气……"他忽然发觉姬冰雁头发上已结了冰屑,皱眉又道:"你既喝酒又不站起来走动走动,就这样坐着,不怕被冷死。"姬冰雁淡淡一笑,道:"冷不死我的。"
  他终於还是拔开瓶塞,喝了口酒,缓缓接着道:"我只有在这里坐着不动,才能瞧得清有没有外人过来,我若是四下乱走,就顾不周全了。"楚留香瞧着他叹了口气,道:"普天之下,又有谁能瞧得出你也会为朋友挨饿受冻?"姬冰雁沉下脸,冷冷道:"我只做我愿意做的事,别人对我如何看法,与我又有何关系?"楚留香笑了笑,不说话了,他知道姬冰雁板起脸的时候,你无论对他说什么,都难免要碰钉子。
  过了半晌,姬冰雁却又道:"小胡呢?"
  楚留香道:"进洞房了。"
  姬冰雁道:"抬进去的?"
  楚留香笑道:"活像只烤骆驼一样,只差没在肚子里塞只羊。"姬冰雁也不觉笑了,喃喃道:"随时能醉得人事不知的人,倒也有些福气。"楚留香接过酒瓶喝了一口,道:"外面可有动静?"姬冰雁道:"留条子的人只怕早已走了——这人能在大庭广众之间,把纸条插上烤骆驼,本事真不小,连我都想会会他了。"楚留香笑道:"你什么时候也会动意气了?这倒难得。"姬冰雁抬起眼道:"你以为我是死人?"
  楚留香道:"无论如何,这人总是我的,你们不能和他交手。"姬冰雁冷笑道:"你难道怕我被他宰了?"
  楚留香笑了笑,道:"我也怕你宰了他,这种人若是死了,总有些可惜。"姬冰雁道:"哼!"
  他抢过酒瓶,喝了两口,忽又问道:"蛋呢?"楚留香甩了甩袖子,蛋就到了他手心,被冷风一吹,立刻就冻得像石头似的,楚留香道:
  "那银刀已插入这蛋里半寸多,但只有刀尖米粒般一点地力发黑,由此看来,蛋白只怕没有毒,毒只是在蛋黄里。"姬冰雁接着蛋仔仔细耙瞧了瞧,又取出柄发簪般的小银刀,将蛋一层层剖开,就赫然发现蛋黄里有根须丝般的小针。
  他用刀尖轻轻一挑,整只银刀立刻全都发黑。
  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笑笑道:"骆驼肚子里是只羊,羊肚子里是只鸡,鸡肚子里才是这蛋,蛋白里才是蛋黄,他居然将毒下到蛋黄里来了,真厉害!"姬冰雁微笑道:"他将毒下到这种地方,都被你发觉,你岂非比他更厉害!"他脸色忽又阴沉下来,道:"这蛋是龟兹王亲自挑起给你的,是么?"楚留香道:"不错。"
  姬冰雁道:"除了他自己之外,事前只怕谁也不知道他要将这蛋给什么人,下毒的……难道就是龟兹王?"楚留香道:"若是龟兹王自己下的毒,他挑蛋时何必用银刀。"他沉吟着又道:"若论在蛋里下毒的机会,只有厨子比较多。"姬冰雁道:"不是那厨子。"

  楚留香道:"你已去问过?"
  姬冰雁道:"嗯!"
  楚留香道:"你怎知道他未说谎?"
  姬冰雁简简单单的同答,道:"我知道。"
  楚留香不再问下去了,他知道姬冰雁既能如此肯定,就一定不会再有问题,他现在回答虽简单,问的时候却一定很详细,而且一定用了些教人不得不说实话的法子有些人无论出了多少力,都不会挂在嘴上的。
  楚留香自然很了解姬冰雁的脾气。
  过了半晌,姬冰雁又道:"要在这蛋里下毒,也不一定是厨子才有机会,任何人都可以趁人不备,将毒针射进蛋里去的,只不过这人一定是龟兹王左右很亲近的人,而且早已算准了他会将蛋挑给你。"他瞪着楚留香,道:"你想这人会是谁?"
  楚留香默然半晌,笑道:"反正现在是想不出的,你还是去睡一会儿的好。"姬冰雁道:"你……"
  楚留香道:"你守过上半夜,下半夜自然要轮到我了。"下半夜却比上半夜要冷得多。
  楚留香也坐了很久,动也没有动,姬冰雁这样坐着还不算稀奇,楚留香也能坐着不动,倒实令人有些想不到。
  这里倨暗,帐篷里的灯火像是距离得很遥远,没有人瞧得见他,他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瞧见每个人。
  现在,帐篷里人声也已渐渐静了下来,叁叁两两的人,互相扶着走出来,有的还在唱着歌。
  歌声终於也静下去,吹在大漠上的风声,却变成一阕最凄凉雄壮的怨曲,令人意兴黯然萧索。
  无边无际的苍穹里,群星已沉落,无边无际的大沙漠上,也像是只剩下楚留香一个人:
  他心里渐渐想起了很多人,很多事。
  苏蓉蓉.李红袖、宋甜儿,她们在那里?直到现在,楚留香竟还是得不到她们丝毫消息。
  但他的敌人却已越来越多,那诡秘而又可怕的石观音,那行踪飘忽,武功却深不可测的刺客他难道真要葬身在这无情的大沙漠里?楚留香喝了一大口酒,想起胡铁花,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这小子,福气倒实不错。"他忽然发现有个人向他走过来,身上裹着条又厚又大的鹅毛被,看上去就好像个小帐篷在移动。
  楚留香道:"谁?"
  这人没有说话,却"噗哧"一笑。
  这人竟是琵琶公主,"新娘子"竟溜出洞房来了。
  楚留香脸上最后一丝笑容也冻结住,失声道:"你来这里干什么?"琵琶公主带着那床鹅毛被,拖拖拉拉地走过来,吃吃笑道:"你能来这里,我就不能来?"楚留香道:"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琵琶公主眨着眼,道:"为什么?"
  楚留香板着脸,一字字道:"你若不立刻回到洞房去,我就……"话未说完,已被琵琶公主银铃般笑声打断了。
  她格格娇笑道:"你……你要我到……到洞房去干什么?"楚留香大声道:"到洞房去自然是……自然是……"下面的话他实在说不下去了,只有用力去揉鼻子。

  琵琶公主瞟着他笑道:"说呀,自然是去干什么?"楚留香简直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平生简直没有遇见过这样的女孩子,琵琶公主却娇笑着接道:"我若真的到洞房去,不被新娘子打出来才怪哩!"这次楚留香真的怔住了,吃吃道:"新娘子?你……难道你不是?"琵琶公主笑道:"谁说我是新娘子?"
  楚留香道:"但,但明明……"
  琵琶公主道:"龟兹国的公主,又不止我一个,要嫁给胡铁花的,是我的姊姊呀!呆子……"楚留香失声道:"你姊姊……你为什么不早说?"琵琶公主眼睛亮得像星星,咬着嘴唇笑道:"我为什么要早说,我就是要你生气,要你着急……"她银铃般娇笑着,被子也在"叮叮当当"的响,从被子伸出手来,原来她手里竟拿着两个酒瓶。
  她晃着酒瓶,笑道:"呆子,还不来接我的酒瓶,再揉鼻子,鼻子就要被你揉破了。"楚留香瞧着她,缓缓道:"你真是个又顽皮,又滑头的小坏蛋。"他一面说话,一面已站了起来,伸出了手。
  琵琶公主吃吃笑道:"你……你想怎么样?"
  楚留香瞪着眼睛,道:"你猜猜看。"
  琵琶公主笑道:"我不怕你,我不怕你,我不……"她像是要往后退,又没有退,忽然"嘤拧"一声,手已被楚留香抓住,身子也扑入楚留香怀里。
  鲜红色的鹅毛被,像是要往下滑,滑下了她肩头,露出了她光滑的,像缎子般的皮肤。
  被又往下滑,又露出了她鲜嫩的,柔软的胸膛。
  她身子竟是赤裸的。
  被,还是往下滑………
  楚留香却又怔住了,手也不敢再动。
  琵琶公主颤声道:"呆子,你想冷死我吗?"
  她双手分开,张开了棉被。
  楚留香只瞧见一个完美的胴体,完美的胸膛,完美的腰肢,完美的腿,然后就什么也瞧不见了。
  他整个人也被包进这床鹅毛被里。
  两个人都倒了下去,倒在他方才坐着的毯子上,鲜红的鹅毛被,又变成了个小帐篷,世上最小的帐篷。
  帐篷里在动,又不动了。
  琵琶公主的娇笑声却又传了出来:"我不怕你,你反而怕我么?"楚留香像是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小坏蛋。"琵琶公主道:"你可曾瞧见过世上有我这么美丽的小坏蛋?"楚留香又叹了口气,道:"没有。"
  琵琶公主吃吃笑道:"我也没有瞧见过世上有比你更可爱的呆子……呆子……呆子……"她声音越说越小,终於听不见了。
  过了半晌,被里抛出个空了的酒瓶。
  接着,又抛出个酒瓶,却还有半瓶酒。
  又过了半晌,一只纤美而玲珑,像是白玉雕成的脚,颤抖着从被里伸了出来,却又很快就缩了回去。
  他们是不是很冷,怎么在发抖?
  阳光终於渐渐升起。
  初生的阳光,温柔得如何婴儿的呼吸。被里又有了声音。
  楚留香道:"天好像已亮了。"
  琵琶公主道:"没有,没有……就算天亮了也没关系,这里的人昨晚一个个都喝得躺了下去,现在怎会起得来?"她说话的声音,简直有些像呻吟。

  楚留香不说话了,像是也不反对她留下来。
  琵琶公主忽然又道:"我这样对你,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楚留香笑笑道:"我虽然不是个自我陶醉的男人,但我实在猜不出一个女孩子这么做,除了喜欢那男人外,还有什么别的原因?"琵琶公主幽幽道:"我自然是喜欢你,但若没为别的原因,我也不会……不会这样子。"楚留香道:"你还为了什么?"
  琵琶公主默然半晌,缓缓道:"因为我绝不能嫁给你。"楚留香道:"哦?"
  琵琶公主道:"我非但不能嫁给你,而且以后……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只怕不多了。"楚留香道:"哦……"
  琵琶公主忽然叫了起来,道:"哦,哦,哦……你难道只会说"哦",你难道没有别的话说?"楚留香道:"你叫我说什么?"
  琵琶公主道:"你……你……你至少也该问我,我为何不能嫁给你?"楚留香道:"我问你,你会说么?"
  琵琶公主像是怔了怔,过了很久,才叹了口气,道:"我不能说。"楚留香道:"我就知道你不能说,所以我也不问。"琵琶公主道:"你……你难道一点也不难受,你就算心里不难受,也该说几句。"楚留香笑了笑,截口道:"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会说谎的。"琵琶公主颤声说道:"你……你这恶棍,你真的不觉难受?"楚留香也叹了口气,道:"老实说,你就算一定要嫁给我,我会不会娶你,还是个问题哩!"突听"叭"的一记掌声。
  一个人从被里窜了出来,好像是楚留香……咦!楚留香怎会有这么长的头发?这难道是琵琶公主?琵琶公主又怎会穿着楚留香的衣服。
  她飞也似的奔了出去,不住大骂道:"你这混蛋,你这恶棍,你……你这老臭虫,就算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你……"四下静悄悄,果然还没人起来。
  楚留香身上裹着床鲜红的鹅毛被,像做贼似的溜回了自己的帐篷,幸好,姬冰雁还睡得很熟。
  他从头到脚都缩在棉被里,连呼吸都好像困难得很,楚留香找到衣服穿上,他还是睡得跟死人一样,动也不动。
  楚留香忽然一笑,道:"我知道你早就醒了,你也用不着装睡,反正我做的事也不准备瞒你,这反正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姬冰雁蒙着头,响也不响。
  楚留香苦笑道:"一个很正常的男人,和一个很正常的女人,在一个又冷又寂寞的晚上……
  你说,这又有什么不对?"
  他这也不知是在向别人解释,还是在向自己解释。
  姬冰雁还是不理他。
  楚留香扣上扣子,又叹了口气,道:"算来算去,这次又苦了小胡……这简直像是在骗婚,也那新娘子,竟从头到尾都不敢露面,不是个丑八怪才怪。"突见一个人走了进来,竟然正是胡铁花。
  楚留香本来以为他纵不气得要命,也必定面色如土,谁知胡铁花竟是满面春风,非但没有生气,而且开心得很。
  楚留香反而怔住了。
  只见胡铁花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笑嘻嘻瞧着他,就好像刚在地上拾着只大元宝似的。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6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6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7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