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大沙漠》——第十一章 喜从天降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姬冰雁道:"这其中只有那王冲,较为可疑。"胡铁花道:"对了!我看王冲这两个字,绝不会是他的真名实姓。"姬冰雁道:"此人不但行踪有些诡秘,而且武功也深藏不露,他如此掩饰自己的行藏,必定有所固谋。"楚留香忽,笑道:"你看这些人中,武功最高的就是此人么?"姬冰雁目光闪动,道:"难道不是?"楚留香道:"我看并不是他。"姬冰雁道:"你。是谁?"楚留香笑了笑,一字字道:"琵琶公主。"胡铁花又一拍大腿,道:"不错"她若不会武功,就绝不会有那么高的眼力。
  楚留香道:"而且她比那王冲更深除不露,外表看来,竟好像是弱不禁风的样子,内功若非已有了很深的火候,又怎能将劲气收得丝毫不露?"胡铁花眼望着帐篷的圆顶,忽然笑了。喃喃道:"倾国倾城的塞外公主,竟是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这倒的确有趣得很,有趣得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忽然帐篷外乾咳一声,有人带着笑声道:"叁位还没有睡么?在下特来拜候。"来的竟是以『八八六十四手龙游剑』扬名江湖的『吴氏双侠』中之大侠『青天剑客』吴青天。
  他满脸陪笑,再叁致歉,着意寒暄,楚留香叁人正猜不透他的来意,这位剑法名家已笑着道:"至於在下的来意,叁位只怕是再也不会想得到的。"胡铁花莞尔道:"不瞒你说,我们现在正在猜哩!"吴青天笑道:"其实在下也是受人所托而来。"胡铁花道:"受人所托?谁托了你?托你来做什么?"吴青天故作神秘地一笑,道:"在下是受龟兹王之托,来向叁位求亲的。"这句话说出,连姬冰雁都怔了怔,失声道:"求亲?"胡铁花已笑得前仰后合,大笑着道:"这位王爷倒实的妙不可言,他难道想将我们叁人都招为驸马不成?"吴青天笑道:"求亲的对象,自然只不过是叁位中的一位,而且这也并不是王爷的意想,而是大公主自己一见之下,芳心便已暗许。"这句话说出来,姬冰雁又已坐到一边去了,他知道这位公主绝不会看上他的,胡铁花却立刻有些紧张起来。
  楚留香面上虽不动声色,但眼睛里却发出了光,显然也有些紧张了,姬冰雁冷眼旁观,心里暗暗好笑。
  到后来,还是胡铁花忍不住问道:"却不知这位公主究竟……咳咳……究竟看上了谁?"他说话时嗓子居然有些发乾,这倒并不是说他一心想做驸马,而是他觉得这位公主看上的若不是自己,那实在有些丢人。
  只见吴青天含笑瞧着他,笑道:"公主亲眼瞧上的,正是阁下。"楚留香微笑道:"妙极!妙极!这位公主倒实有赏识英雄的慧眼。"他话虽说得愉快,其实却有些酸酸的,他脸上虽带着笑,其实心里却不是滋味,这也并不是说他在吃醋。
  他只是觉得有些失望,有些意外,也有些丢人,他再也想不到这公主看上的竟不是自己。
  只见胡铁花连手里的酒杯都倒翻了,酒了他一身,他却连一点也未觉察,他心里开心得要命,面上却做出生气之态,大声道:"荒唐!荒唐!她怎么会看上我的?你弄错了吧?"吴青天微笑道:"如此大事,在下怎会弄错。"胡铁花瞟了楚留香一眼,好像在示威,嘴里却还是大声道:"你一定弄错了,再回去问问吧!"吴青天道:"用不着再问,只要阁下答应,在下便可回去覆命了。"胡铁花举起杯子喝酒,这才发现杯子已空了。
  姬冰雁忍不住一笑,道:"如此大事,怎能在仓卒间决定,阁下也该容他考虑考虑才是。"吴青天微一沉吟,道:"既是如此,在下等半个时辰再来……叁位有所不知,这倒不是在下着急,而是那位公主……哈哈……"他嘴里一面打着哈哈,一面已退了出去。
  楚留香瞧着胡铁花笑道:"恭喜!抱喜!你打了这么多年的光棍,想不到竟是等着来做驸马的。"胡铁花大笑道:"死公鸡,你听听,难得有一次女人看上我而没看上他,他就要拈酸吃醋。"他笑倒在短榻上,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次连楚留香都被他压倒了,他怎么能不开心。
  楚留香摸着鼻子,道:"我吃醋?"
  姬冰雁也忍不住道:"我知道你并不是吃醋,你只不过心里有些不舒服而已。
  楚留香大笑了起来,叁个人笑成了一团,这件事实在荒唐已极,简直妙不可言,却又偏偏是真的。
  胡铁花喘息着笑道:"一个连酒里小老板娘都瞧不上的人,忽然会被个公主瞧上了,这岂非好像天上忽然掉下个大馅饼么?"楚留香笑道:"你看他得意成什么样子,咱们不如现在就把吴青天找进来吧,免得他们两人都等得着急。"胡铁花却忽然跳起来,道:"不行!"
  楚留香怔了怔,道:"怎么不行?你难道不答应?"胡铁花笑也不笑了,瞪着眼道:"我当然不答应。"楚留香奇道:"看你如此开心,又早已对那位公主倾倒得五体投地,人家替你倒酒时,你几乎连骨头都酥了,现在你又为何不答应?"胡铁花道:"老实说,我对那位公主的确有点喜欢,她瞧上的若不是我,我或许会比老臭虫更伤心失望,但她若真要嫁我,那却万万不可以。"楚留香道:"为什么不可以?"
  胡铁花着急道:"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姬冰雁悠悠道:"我看他只怕是老毛病又犯了,别人不喜欢他,他却像苍蝇见了血似的钉住人家,别人喜欢他,他反而要摆架子了。"胡铁花着急道:"孙子才有这意思,我只不过……只不过……"他越急越说不出话来。
  姬冰雁道:"只不过怎样?"
  胡铁花满头大汗,道:"你们想想,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娶个公主做老婆?我养得活她么?若要我乖乖地跟着她做驸马,那更是死也办不到。"楚留香失笑道:"你想得未免太远了,而咱们的问题却是现在。"姬冰雁道:"不错,人家如此盛意,你若不答应,我们的计划便要落空,我看你无论如何,这次都非答应不可。"胡铁花大吼道:"你们若逼十我,我可要逃了。"姬冰雁微笑道:"有我和楚留香在这里,你逃得了么?"胡铁花跳了起来,道:"这是我的终身大事,你们为何要逼十我?你们还算是我的老朋友么!你们……你们简直卖友求荣。"楚留香和姬冰雁对望了一眼,楚留香忽然站起来,道:"既是如此,我就去回绝他吧!"姬冰雁叹道:"这本是我们叁个人的事,他既不肯替朋友设想,我们又有什么法子,明天被人家一齐赶走也就算了。"楚留香叹道:"我只是有些替他可惜………倾国倾城的美丽公主,又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这样的妻子他不要,不后悔一辈子才怪?"两人一搭一档,一吹一唱,胡铁花不觉听呆了。
  楚留香已摇着头往外走,嘴里还不住喃喃道:"只可怜那多情的公主,她听了这话,又不知该多伤心?"胡铁花忽又大声道:"慢走。"
  楚留香道:"为何慢走,让她早些死了心不好么?"胡铁花挺胸道:"我考虑很久,已决定为朋友牺牲了,谁让咱们有这么多年的交情呢?"楚留香向姬冰雁挤了挤眼,却也大声道:"不行!不行!婚事乃终身大事,我们做朋友的怎能让你牺牲自己,我还是去回绝了他们吧!"说着话,他又往外走。
  胡铁花却已拉住了他,陪笑道:"除此之外,远有……"楚留香故意装不懂,道:"你还有什么?"
  胡铁花摸着脑袋,吃吃道:"我想,娶个公主虽麻烦,但总比在沙漠里兜圈子麻烦少得多,何况,我……我也实在不忍令人家伤心。"他说的一本正经,别人却已笑破了肚子。
  姬冰雁笑道:"我早就知道你这毛病了,敬酒是不吃的,偏偏总要去吃罚酒。
  只听一人在帐篷外笑着接道:"什么敬酒罚酒?在下只是在等着吃喜酒哩!"夜虽已深,但每个帐篷里却还亮着灯火。

  石驼仍和他的骆驼在一起,他细心地照顾着它们,似乎他只有在照料别人时,才能忘记自己心里的痛苦。
  而世上又有谁愿意接受这丑陋、古怪、又残废的人的照料呢?他只有将这双温情的手,加在野兽身上了。
  现在,骆驼们都已入睡,但他却还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满天星斗下,坐着个如此孤独,如此寂寞的人。
  这景象又是何等凄凉?但其实他此刻并非完全孤独,就在不远处,竟有个人在出神地瞧着他,而且已注意了许久。
  石驼自然没有察觉,但楚留香却瞧见了——他刚走出帐篷,就发觉王冲在凝注着石驼。
  王冲实在也是个神秘的人物。
  他为何会对一个残废的牧人如此留意?楚留香皱了皱眉头,想走过去,王冲却也发现了他,立刻逡巡着走开了,楚留香还是想追过去问个究竟。
  他刚追出数步,突听银铃般一声娇笑。
  一个黄莺般的语声带笑道:"你不是早就想睡觉了么?怎地却又变成了夜游神?"楚留香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琵琶公主。
  他勉强笑了笑,道:"这里的夜游神,只怕也不止在下一个吧?"琵琶公主吃吃笑道:"别人我不管,你半夜叁更不睡觉,是不是又想偷看人家洗澡?"楚留香乾咳了一声,道:"我本来也许真有这意思,但现在夜游神实在太多了,我还是去睡吧?"他始终没有回头,一面说,一面走。
  却听琵琶公主叹道:"喂……你回来。"
  楚留香叹了口气,只得停住脚,缓缓回过头。
  星光下,只见她眼波明亮得有如银河,美丽的脸上却带着娇嗔,嘟着嘴瞪着楚留香,道:"我问你,你为什么不理我?"楚留香嘴里好像有些发苦,苦笑道:"在下怎会不理公主?只不过,既然没什么事,在下还是想去睡了。"琵琶公主眼睛瞪得更大,道:"谁说我没有事找你?"她纱衣在星光下白得像是已透明了,她的面靥,她的手,她的头……在星光下也像是白得透明了。
  巴连这无情的风,到了这里,都像变得分外温柔,温柔地吹动着她的衣袂。
  她整个人都像是变成了水晶塑成的仙子。
  楚留香的心忽然跳了起来,他虽然在拚命遏制着自己,但还是无法不联想到黄昏时,夕阳下,水池中,那有如一朵盛开的芙蓉般美丽的胴体,那一连串流过她晶莹胸膛的晶莹水珠。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在犯罪,只有拚命咳嗽,特别大声道:"公主有什么事找在下?"琵琶公主咬着嘴唇,忽然展颜一笑。
  满天的星光,在这一刹那中,都像是更灿烂辉煌了。
  琵琶公主嫣然笑道:"我只是想问你,为什么别人叫你老臭虫?"星光如此温柔,夜风如此温柔,她的眼波更温柔如水,而楚留香既不是圣人,也不是呆子。
  但就在片刻前,这多情的美丽公主,已和他最好的朋友订下了亲事,为什么现在却又偏偏来找他。
  楚留香只有拚命揉鼻子,他实在无话可说。
  琵琶公主的眼波却还是不肯放松他。
  楚留香只有垂下头,却又偏偏瞧见了被微风吹起的衣角下,那一双赤裸着的,纤白玲珑的足踝。
  琵琶公主柔声道:"我问你的话,你为何不说?"楚留香无可奈何地一笑,道:"这话你本不该问我的,是么?是谁叫了我这名字,就该问谁去,是么?"琵琶公主歪头想了想,似乎还未猜出他话中的深意,就在这时,那位大媒人吴青天匆匆走过来了。
  楚留香这才松了口气,大声笑道:"吴兄大功告成了么?"吴青天笑道:"在下已回覆过王爷,王爷实在开心得很,他虽然知道叁位旅途劳顿,但却又实在开心得非和叁位聊聊不可。"楚留香笑道:"这也无妨,如此大喜之日,反正我们也是睡不着的。"他有意无意间瞧了琵琶公主一眼,这意思实在已很明显,谁知琵琶公主却还是不懂,竟向他撇了撇嘴,娇笑道:"不管你说什么,这句话我非得问出来不可,你逃也逃不了的。"轻盈地转过身,飞也似的走了。

  楚留香却怔在那里,实在不懂她是什么意思?只听吴青天笑道:"既是如此,王爷已在他帐篷里备好了消夜的酒,就请叁位过去吧,做媒的两条腿已快跑断了,这杯酒少不得也是要喝的。"帐篷里,明烛高照。
  琵琶公主正依在他爹身旁,替他倒酒,她瞧见楚留香。姬冰雁和胡铁花进来,就抿嘴一笑。
  胡铁花的脸却红了。
  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准新娘子居然还敢在人前露面,更想不到他这未来的妻子居然比他还要大方十倍。
  龟兹王已大笑道:"你们来了,好!好!菜是热的,快坐下来喝一杯"吴青天笑道:"且慢坐下来,未来的女婿,总该先拜见岳父才是。"琵琶公主居然也娇笑道:"是呀!膘跪下来磕头。"胡铁花简直做梦也想不到她也会开自己的玩笑,他本来自命脸皮比城墙还厚,现在却红得像是块红布。
  楚留香和姬冰雁使了个眼色,在后面轻轻一推。
  胡铁花就『噗咚』跪了下去,脸却已红到脖子上了。
  龟兹王大笑道:"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七八个好字,自怀中取出了块大如鸽卵,碧光流动的宝石,向胡铁花送了过去,又笑道:"天方之石,佩之吉祥,你收下吧!"灯光下,只见这宝石光芒流转不息,胡铁花纵不十分识货,也看得出这宝石乃是价值连城之物,红着脸讷讷道:"如此厚赐,怎敢拜领?"楚留香微笑道:"老泰山所赐的见面之礼,若不拜领,便是不敬,你还是收下吧!"他却是识货的,一眼便看出这宝石竟是中土极为罕见的猫儿眼,价值之珍贵,绝不在那『极乐之星』之下。
  这龟兹王随随便便地就将如此珍贵之物送给别人,为何偏偏又对那『极乐之星』的下落,看得那般严重?楚留香面上虽仍带着微笑,心里可又添了几分疑虑。
  突见一个明眸善睐,巧笑嫣然的少女,从后面盈盈走出,拜倒在地,黄莺儿般嘀嘀咕咕说了几句话。龟兹异语,别人也听不懂。
  只听龟兹王捋须笑道:"王妃的病体已有了起色,就让她出来坐坐也好。"『吴氏双侠』中的二侠『白云剑客』吴白云笑道:"莫非是王妃也想出来瞧瞧女婿么?"龟兹王笑道:"正是如此,她缠绵病榻已有许久,不想今日有了喜事,她竟能出来走动了,莫非这就是中土人士所谓的冲喜所致?"笑声中,已有几个锦衣少女,扶着个长裙曳地,云鬓微乱,仪态高贵,不可方物的丽人,缓缓走了出来。
  她星眸微晕,面上还带着叁分病容,却更平添几分娇艳,她年纪虽已不小,但看来却仍是艳光照人,天姿国色。
  众人都不禁垂下了头,不敢平视。
  只有楚留香,他认为上天既造出了这样的绝色,你若不能欣赏,这不但辜负了上天的好意,而且简直是在虐待自己。
  琵琶公主已巧笑着迎了过去,龟兹王也站了起来,一迭声道:"还不快扶王妃坐下,快快……外面的子为何还不拉起?"这位风流自赏的龟兹王,对他的王妃,却显然爱之已极,就像是生怕她忽又凌风而去。
  龟兹王妃盈盈坐了下来,她虽然坐着不动,但眼波一瞬间,已是风情万种,令人几乎不能呼吸。
  琵琶公主竟指着胡铁花笑道『就是他!』胡铁花只觉全身的血都『轰』的冲到头上来了。
  龟兹王妃嫣然道:"好!很好!"
  她伸出白玉般的纤纤王手一挥,后面的少女已托着个玉盘过来,玉盘上宝光灿拦,也不知道有多少宝物。
  琵琶公主笑道:"这是我母亲给你的,收下吧!"这次胡铁花非但不敢推辞,连客气话都说不出来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名剑风流
作者:古龙
章节:40 人气:8
摘要:庭院深沉,浓荫如盖,古树下一个青袍老者,须眉都已映成碧绿,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安详悠闲,正负手而立,静静地瞧着面前的少年写字。这少年盘膝端坐在张矮几前,手里拿着的笔,粗如儿臂,长达两丈,笔端几已触及木叶,赫然竟似生铁所铸,黝黑的笔杆上,刻着“千钧笔”三个字,但他写的却是一笔不苟的蝇头小楷,这时他已将一篇南华经写完,写到最后一字,最后一笔,仍是诚心正意,笔法丝毫不乱。 [点击阅读]
《碧玉传奇外传》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5
摘要:楔子江湖中人都知道楚留香,不知道楚留香的就不能算是一个真正的江湖人。在经过了血海飘香、大沙漠、画眉鸟、借尸还魂这些事情之后,楚留香之名便已震动天下,他的英雄事迹更已在江湖中广为留传,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留香是侠盗。当然也有人骂他是小偷,他的确偷,可是你不能不承认,普天之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他这样如此受人崇拜敬仰、又如此可爱的小偷了。还有两件事,你也不能不承认--楚留香的轻功独步武林,天下无双。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
作者:古龙
章节:96 人气:4
摘要:茅店鸡声方鸣──在严冬清晨凛冽的寒风里,一个长身玉立,英姿飒爽的少年俊彦,悄然推开了在这荒村里唯一的小蓖栈那扇白杨木板的店门,牵出他那视若性命般火红似的名驹,仰天长长吸了口气,寒风,很快地就冲进他火热的胸膛里。 [点击阅读]
浣花洗剑录
作者:古龙
章节:62 人气:5
摘要: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双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 [点击阅读]
苍穹神剑
作者:古龙
章节:99 人气:4
摘要:江南春早,草长莺飞,斜阳三月,夜间仍有萧索之意,秣陵城郊,由四百横街到太平门的大路上,行人早渺,树梢摇曳,微风飕然,寂静已极。蛰雁惊起,远处忽然隐隐传来车辚马嘶,片刻间,走来一车一马,车马蹿行甚急,牲口的嘴角,已喷出浓浓的白沫子,一望而知,是赶过远路的,马上人穿着银白色的长衫,后背长剑,面孔瘦削,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间,宛如利剪,只是眉心紧皱,满脸俱是肃杀之气。 [点击阅读]
三少爷的剑
作者:古龙
章节:56 人气:5
摘要:现代的社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现实。现代人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各式各样的约束。可是以前不同。过去的日子都是好日子",这句话我并不赞成。可是过去的确有过好日子。在现代的西方,你就算明知一个人是杀人犯,明知他杀了你的兄弟妻子,假如没有确实的证据,你也只有眼看着他逍遥法外。因为你若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去杀了他,那么你也变成一个杀人犯。"报复"并不是种很好的法子,只不遇那至少总比让恶人逍遥法外好。 [点击阅读]
英雄无泪
作者:古龙
章节:19 人气:11
摘要:一座高山,一处低岩,一道新泉,一株古松,一炉红火,一壶绿茶,一位老人,一个少年。“天下最可怕的武器是什么?”少年问老人:“是不是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以前也许是,现在却不是了。”“为什么?”“因为自从小李探花仙去后,这种武器已成绝响。”老人黯然叹息:“从今以后,世上再也不会有小李探花这种人;也不会再有小李飞刀这种武器了。”少年仰望高山,山巅白云悠悠。 [点击阅读]
碧血剑
作者:金庸
章节:28 人气:8
摘要:大明成祖皇帝永乐六年八月乙未,西南海外浡泥国国王麻那惹加那乃,率同妃子、弟、妹、世子及陪臣来朝,进贡龙脑、鹤顶、玳瑁、犀角、金银宝器等诸般物事。成祖皇帝大悦,嘉劳良久,赐宴奉天门。那浡泥国即今婆罗洲北部的婆罗乃,又称文莱(浡泥、婆罗乃、文莱以及英语Brunei均系同一地名之音译,虽和中土相隔海程万里,但向来仰慕中华。 [点击阅读]
《画眉鸟》
作者:古龙
章节:36 人气:6
摘要:现在,是黄昏。这里是个很热闹的城市,街道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扶着老人的,抱着婴儿的………大多数人看来都很愉快,因为他们经过一天工作的辛劳,现在正穿着乾净的衣服,舒服的鞋子,囊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自节俭的生活中省下来的钱,所以他们已经可以尽情来享受闲暇的乐趣。 [点击阅读]
武林外史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5
摘要:怒雪威寒,天地肃杀,千里内一片银白,几无杂色。开封城外,漫天雪花中,两骑前后奔来。当先一匹马上之人,身穿敝裘,双手都缩在衣袖中,将马缰系在辔头上。马虽极是神骏,人却十分落泊,头戴一顶破旧的貂皮风帽,风压着眼帘,瞧不清他的面目。 [点击阅读]
侠客行
作者:金庸
章节:27 人气:7
摘要:“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兀自虎虎有威。 [点击阅读]
《大沙漠》
作者:古龙
章节:35 人气:5
摘要:一堆黄沙上,有一粒乌黑的珍珠,这本是单纯而美丽的,又有谁能想到,竟因此而引起一连串复杂而诡秘的事……楚留香回到他的船,就好像游子回到了家,海上的风是潮湿而温暖,暖得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样。海天深处,有一朵白云悠悠飞来,船,在碧波中荡漾,光滑的甲板,在灿烂的阳光下,比镜子还亮。他脱下衣服,脱下鞋袜,发烫的甲板,烫着他的赤脚,烫得他心里懒洋洋的,整个人都仿佛要飘起来。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