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白玉老虎 - 第12章大逆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大小姐的威风
  老孔又开始在喝酒,一回来就开始喝,今天他回来得比平时早得多。经过双喜那次事之后,大家赌钱的兴趣好像都没有了。唯一的一副骰子,也已被劈开,每个人都想看骰子里是灌了水银?还是灌了铅?里面什么都没有,这副骰子根本连一点假都没有。大家都想问问无忌,怎么会一连掷出十把“四五六”来的!可是无忌已经悄悄的走了,他急着要赶回来等双喜和那位大小姐。他相信现在她们一定也急着想见他。无忌也在喝酒,坐在老孔对面,陪老孔喝。今天他忽然想喝点酒。他不能算是个酒鬼,虽然他从十来岁的时候就开始喝酒,虽然他的酒量很不错,跟别人拼起酒来,很少输过。可是他真正想喝酒的时候并不多。今天他忽然想喝酒,并不完全是因为喝了酒之后胆子比较大,有很多平时不敢做,也做不出来的事,喝了酒之后就可以做得出了。今天他忽然想喝酒,只因为他真的想喝。一个并不是酒鬼的人忽然想到要喝酒,通常是因为他想到了很多别的事。他想到了他所经历过的种种痛苦和灾难、危险和挫折。现在他总算已来到唐家堡,进入了“花园”,看到了上官刃。他的计划进行得好像还不错。至少直到现在还不错。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法子真正接近上官刃。他可以看得见上官刃,可以跟上官刃面对面的说话,但却始终没法子接近这个人。上官刃实在是个了不起的人,不但机智敏捷,思虑深沉,做事更谨慎小心,绝不给任何人一点可以暗算他的机会。要接近他,一定要有个桥梁,他的女儿无疑是最好的桥梁。要占据一座桥梁,就得先了解有关这座桥梁的种种一切。无忌对这位大小姐了解的有多少?这位大小姐叫怜怜,上官怜怜。今年她最多只有二十岁。她是华山派的弟子,练剑已有多年,可是她从小就体弱多病,以她的体质和体力,她的武功剑法绝不会太高。她从小很聪明,长大了也不会太笨。小时候她是个很可爱的小姑娘,长大了当然也不会太难看。她一定很寂寞。上官刃一向跟她很疏远,到了唐家堡,她更不会有什么朋友。就因为她的寂寞,所以连她的丫头“双喜”都成了她的好朋友。如果听见有人欺负了她的朋友,一定会来找这个人算账的。连上官刃都已认不出无忌,她当然更不会认出来,他们已有十多年未曾见面。要对付这样一个女孩子并不难,因为她有个最大的弱点──她寂寞。对一个十八九岁,又聪明又漂亮的女孩子来说,“寂寞”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无忌又喝了口酒,忽然觉得自己这种想法简直像是个恶棍。老孔一面喝酒,一面叹气,喝一口酒,叹一口气,不停的喝酒,不停的叹气。能喝这么多酒的人已经不多,这么喜欢叹气的人更少。无忌忍不住笑道:“我见过喝酒比你喝得还多的人。”老孔道:“哦?”无忌道:“可是像你这么样会叹气的人,我实在从来都没有见过。”老孔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不是天生就喜欢叹气的。”无忌道:“你不是?”老孔道:“我是在为你担心。”无忌道:“可是我一点都不担心。”老孔道:“那只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那位大小姐有多大的威风。”无忌道:“难道她的威风比她的老子还大?”老孔道:“大得多了。”他又喝了口酒道:“她的老子出来时,最多也只不过带三四个随从,可是她无论走哪里,至少也有七八个人在暗中做她的保镖。”无忌道:“这些人都是她老子派出来的?”老孔道:“都不是。”无忌道:“是她自己找来的?”老孔道:“也不是。”无忌道:“那我就不懂了。”老孔道:“什么事你不懂?”无忌道:“她只不过是个小姑娘而已,身份既不特别,地位也不重要,难道唐家堡还会特地派出七八个人来保护她?”老孔道:“她的身份虽然不特别,可是她这个人却很特别。”无忌道:“哦?”老孔道:“在你看来,她虽不重要,可是在别人眼里看来,她却重要得很。”无忌道:“她这个人有什么特别?”老孔道:“她长得特别漂亮,心地特别好,脾气却特别坏。”他又叹了口气:“不但特别坏,而且特别怪!”无忌道:“怎么坏法?怎么怪法?”老孔道:“她好起来的时候,简直好得要命,不管你是什么人,就算是个像我这样没用的老废物,只要你开口求她,什么东西她都会送给你,什么事她都会替你做。”无忌笑道:“小姐脾气本来就是这样子的。”老孔道:“可是如果她的脾气真的发了起来,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在什么地方,如果她说要打你三个耳光,绝不会只打两个!”他苦笑,又道:“就算她明知打完了之后就要倒大霉,她也要打的,先打了再说。”无忌道:“她打过谁?”老孔道:“谁惹了她,她就打谁,六亲不认,绝不会客气。”无忌道:“可是这地方却有些人好像是绝对打不得的。”老孔道:“你说的是些什么人?”无忌道:“譬如那两位姑娘如何?”老孔道:“别人的确惹不起她们,可是这位大小姐却不在乎。”他又在叹气:“她到这里来的第二天,就跟那位小姑奶奶干起来了。”无忌道:“她倒有种。”老孔道:“她到这里来的第三天,就把一碗滚烫的鸡汤,往唐大倌脸上泼了过去。”无忌道:“你说的这位唐大倌就是唐缺?”老孔道:“这里只有他这位唐大倌,除了他还有谁?”无忌笑了:“像他这么大的一张脸,想泼不中的确很困难。”老孔也忍不住笑:“实在很困难。”无忌道:“可是得罪了他们兄妹之后,麻烦绝不会少的。”老孔道:“所以大少爷才担心。”无忌道:“你说的这位大少爷,就是唐傲?”老孔道:“这里也只有一位大少爷,除了他还有谁?”无忌道:“做她保镖的这七八个人,就是他派来的?”老孔道:“不错。”无忌笑了笑,道:“看来她在这位大少爷眼里,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老孔道:“重要极了。”无忌道:“可惜唐大倌和那位姑奶奶真要找她麻烦,这些人还是只有看着。”老孔道:“为什么?”无忌道:“大少爷派出来的,当然也是唐家的子弟,唐家的人又怎么敢跟唐大棺和那位姑奶奶过不去?”老孔道:“你错了。”无忌道:“这些人不是唐家子弟?”老孔道:“都不是。”无忌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老孔道:“这位大少爷的眼睛虽然一向长在头顶上,可是出手却大方极了,对人不但特别慷慨,而且非常讲义气。”无忌笑道:“少爷脾气本来就是这样子的。”老孔道:“所以他行走江湖的时候,很交了一些朋友。”无忌道:“哦!”老孔道:“他交的这些朋友,每个人武功都很高,看起来好像有点邪门外道的样子,可是大家全都对他很服气。”无忌道:“他叫这些人干什么,这些人就会干什么?”老孔道:“那是绝对没有话说的。”无忌道:“现在替这位大小姐做保镖的人,就是大少爷的这些朋友?”老孔道:“现在经常跟在大小姐身边的人,就算没有七八个,也有五六个,不管她走到哪里,这些人都一定会在她附近三丈之内,只要她一声招呼,他们立刻会出现。”他又叹了口气,所以无论谁得罪了这位大小姐,都一定非倒霉不可。无忌居然也在叹气。老孔道:“现在你也知道担心了?”无忌道:“我倒不是为自己叹气。”老孔道:“你是为了谁?”无忌道:“为了那位大小姐。”他叹着气道:“一个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一天到晚被这些邪门外道的大男人盯着,这种日子一定很不好过。”老孔歪着头想了想,道:“你说的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他压低声音道,“我想她最近也许连澡都不敢洗了。”无忌道:“她怕什么?”老孔道:“怕人偷看。”“看”字是开口音。他刚说到“看”宇,外面忽然有样东西飞过来,塞住了他的嘴。无忌笑了。老孔做梦也想不到外面忽然飞进块泥巴来,飞进他的嘴里。无忌却早已想到。窗外的院子里,已经来了三四个天,他们的脚步声虽然轻,却瞒不过无忌。动作最轻的一个人,现在已到了窗外,无忌连他从地上挖块泥巴起来的声音都听得很清楚。可是第一个走进来的却不是这个人。第一个走进来的,是个很高很高的女人,穿着一身鲜红的衣裳,无忌已经不能算矮了,可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好像比他还要高一个头,这么高的一个女人,身材居然还很好,应该凸起来的地方绝不平坦,应该平坦的地方也绝没有凸起来,只要把她整个缩小一号,她实在可以算是很有诱惑力的女人。她的年纪已经不能算很小了,笑起来的时候,眼角已有了皱纹,可是她笑得还是很媚,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更叫人受不了!她吃吃笑着,扭动着腰肢,走到老孔面前道:“我佩服你,我真的佩服你!”老孔满嘴是泥,吐都吐不出,实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让别人佩服的地方。这女人笑道:“我实在没有法子不佩服你,你怎么知道胡矮子专门喜欢偷看大姑娘洗澡的,难道你是个诸葛亮?”她的话还没说完,窗外已有人大吼:“放你的屁。”吼声就像是半空中忽然打下个霹雳,震得人耳朵“嗡嗡”的响。接着又是“砰”的一声,只支起一半的窗户也被震开了,一个人就像是一阵风般扑了进来,瞪着这个女人。他一定要仰着头才能瞪着她!因为他站在这个女人旁边时,还没有她一半高。谁也想不到那么响亮的一声大吼,竟是从这么样一个矮子嘴里发出来的。这女人吃吃地笑道:“你是说谁在放屁,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的屁能从嘴里放出来!”她笑得就像是个小姑娘:“你的屁不但放得特别臭,而且特别响。”胡矮子气得脖子都粗了,红着脸道:“一丈红,你说话最好说清楚些!”这个女人原来叫“一丈红”。无忌不能不承认这名字实在起得不错,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过这名字。如果他常在西南一带走动,只要听见过这名字,就会吓一跳。胡矮子又道:“别人怕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王,我胡大鼎可不怕你。”一丈红道:“我本来就不要男人怕我,我只要男人喜欢我。”她向胡矮子抛了个媚眼:“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不算是个男人呀。”胡矮子道:“你刚才说谁偷看女人洗澡?”一丈红道:“当然是说你。”胡矮子道:“我几时偷看过别人洗澡,我偷看过谁洗澡?”一丈红道:“你常常都在偷看,只要一有机会你就会看。”她格格地笑着道:“你不但偷看过别人,连我洗澡你都偷看。”胡矮子又跳起来:“放你的屁。”他跳起来总算比一丈红高了些:“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也绝不会去看你。”一丈红道:“我就算让你看,也没有用。”她笑得全身都在动:“因为你最多也只不过看到我的肚脐眼而已。”无忌实在很想笑,这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个人,简直好像是天生的对头克星,无论谁看见他们,都会忍不住要笑的。可是看到了胡矮子脸上的表情,就没有人能笑得出了!胡矮子的脸已经涨成紫红色,头发也好像要一根根竖起来,本来最多只有三尺多高的身子,现在好像忽然长高了一尺。这个人长得虽然貌不惊人,一身气功却实在练得很惊人。现在他显然已运足了气,准备要找一丈红拼命了。这一击出手,必定非同小可,连无忌都不禁有点替一丈红担心。胡矮子忽然大吼一声,一拳打了出去。他打的居然不是一丈红。他打的是老孔。无忌怔住。这矮子明明是被一丈红气成这样子的,他打的却是别人。这是不是因为他惹不起一丈红,所以只好拿别人来出气?不管怎么样,老孔是绝对挨不住这一拳的。这一拳就算不把他活活打死,至少也得打掉他半条命。无忌已经不能不出手了。但是他还没有出手,忽然间人影一闪,已经有个人挡在老孔面前。
  大小姐的随从
  胡矮子这一拳气力已放尽,已经没法子再收回去,只听“卜”的一声响,这一拳已着着实实打在这个人肚子上,听声响却好像打到了一块硝过的牛皮。这个人硬碰硬挨了一拳,居然还是面不变色,连眼睛都没有眨。可是他的脸色本来就已经很可怕,就好像他身上穿着一件蓝布长衫一样,已经洗得发白,白中透蓝,蓝中透青。他的肩极宽,臂极长,可是全身都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这件又长又大的蓝布衫穿在他身上,就好像空空荡荡的挂在一个衣架上。像这么样一个人,怎么能挨得住胡矮子那一拳?不是亲眼看见的人,实在很难相信。胡矮子一拳击出,倒退了三步,抬起头,才看见这个人的脸。这个人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胡矮子的表情却很绝,好像很想对他笑—笑,却又笑不出,明明笑不出,却又偏偏想拼命挤出一点笑容来。一丈红却已笑得弯下了腰。无论谁都看出她笑得有点幸灾乐祸,不怀好意。胡矮子总算也笑出来了,干笑道:“幸好我这一拳打的是你。”这人冷冷道:“是不是因为我比较好欺负?”胡矮子立刻拼命摇头,道:“我发誓,绝没有这种意思。”这人道:“你是什么意思?”胡矮子陪笑道:“江湖中有谁不知道,金老大你是打不死的铁金刚,我这一拳打在金老大身上,简直就好像在替金老大捶背。”他长得虽然比谁都矮,可是性如烈火,脾气比谁都大。想不到他一看见这个人就变了,居然变得很会拍马屁。金老大却还是板着脸,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胡矮子松了口气,道:“只要金老大明白就好了!”金老大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只会挨揍,不会揍人?”胡矮子立刻又拼命摇头,道:“不是,我绝不是这意思。”一丈红忽然格格笑道:“他的意思是说,金老大已经是金刚不坏之身,就算挨了他一拳,也不会在乎的,更不会跟他一般见识。”胡矮子又松了一口气,道:“想不到今天你总算说了句人话。”金老大冷笑道:“现在你总该明白,她究竟还是帮着你的。”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咳嗽声,一个人叹着气道:“夜深露重,风又这么大,你们明明知道我受不了的,为什么偏偏还要在里面吵架,是不是想要我大病一场,病死为止。”这人说话尖声细气,说两句,咳嗽几声,一口气好像随时都可以接不上来似的,显然是个病人,而且病得很不轻。可是一听见这人说话,连金老大的态度都变了,变得很谦和有礼,道:“这屋子里还算暖和,你快请进来。”外面的病人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像我这种身份的淳淳君子,有人吵架的地方,我是绝不进去的。”胡矮子抢着道:“我们的架已经吵完了。”这病人道:“还有没有别的人准备要吵架?”胡矮子道:“没有了。”这病人终于唉声叹气的走了进来。现在,已经是四月底,天气已经很暖,他身上居然还穿着件皮袍子,居然还是冷得脸色发青,一面咳嗽,一面还在流鼻涕。其实他年纪还不太大,却已老病侵身,像是个行将就木的人。他看起来简直全身都是毛病,别人只要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把他摆平。但是别人却偏偏对他很尊敬。金老大居然搬了张椅请他坐下,等他的咳嗽喘息停下来的时候,才陪着笑问道:“现在你是不是好一点了?”这病人板着脸道:“我总算还活着,总算还没有被你们气死。”金老大道:“现在你是不是可以看看,这地方大小姐是不是能来?”这病人叹了口气,从狐皮袍子的管袖里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无忌,道:“这个人是谁?”一丈红道:“他就是大小姐要来找的人。”这病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无忌,忽然道:“你过来。”无忌就走了过去。他觉得这些人都很有趣。这病人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很久,忽然说出句很绝的话。他居然命令无忌:“把你的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无忌从小就不是个难看的人,常常都有人喜欢看他。可是从来也没有人要看他的舌头的,他的舌头也没有被人看过。他不想惹麻烦,可是也不想被人当做笑话。他没有伸出舌头来。一丈红又在吃吃地笑,道:“你一定从来都没有想到有人要看你的舌头。”无忌承认。一丈红道:“他第一次要我把舌头伸出来让他看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无忌道:“哦?”一丈红道:“常常都有人要我让他们看看,有人要看我的脸,有人要看我的腿,也有人要求我,要我让他们看看我的屁股。”无忌也不能不承认,她说的这些部份,确实都值得一看。一丈红笑道:“那时候我也跟你一样,实在想不通他为什么要看我的舌头。”无忌道:“现在你想通了?”一丈红道:“那时候我想不通,只因为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可是现在……”她媚笑着,又道:“现在随便他要看我什么地方,我都给他看。”无忌注意到胡矮子又在那里瞪眼,忍住笑问道:“他是谁?”一丈红道:“他就是当今江湖中的四大神医之一‘泥菩萨’病大夫。”无忌笑了。他实在想不到这个全身都是病的人,居然是位名满天下的神医。他觉得“泥菩萨”这个外号起得实在不错。一丈红笑道:“泥菩萨过江,自身虽然难保,可是别人不管有什么病,他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金老大冷冷道:“平日别人就算跪下去求他,他也懒得看的。”一丈红道:“可是今天大小姐一定要到这里来。”金老大道:“大小姐的千金之体,绝不能冒一点风险。”一丈红道:“所以我们要先来看看,这地方是不是有危险的人,是不是有人生病?”金老大道:“因为这里若是有人生病,很可能会传给大小姐。”一丈红道:“所以他要你伸出舌头来,看看你是不是有病?”无忌叹了口气,道:“看来这位大小姐的派头实在不小。”病大夫也叹了口气,道:“她的派头若是小了,像我这么有身份的人怎么会替她做事?”无忌道:“有理!”病大夫道:“可是现在你已经用不着把舌头伸出来给我看了。”无忌道:“为什么?”病大夫道:“因为你的病我已经看出来了。”无忌道:“我的病?”病大夫道:“病得还不轻。”无忌道:“什么病?”病大夫道:“心病。”无忌笑了,脸上虽然在笑,心里却在暗暗地吃惊。他的心里确实有病,病得确实不轻,可是从来也没有人看出来过。病大夫说道:“你的脸上已有病象,显见得心火郁红,肝火也很盛,想必是因为心里有件事不能解决,只不过你一直都在勉强抑制,所以,别人是绝对看不出来的。”这位自身难保的泥菩萨,居然真的有点道行,连无忌都不能不佩服。病大夫道:“幸好你这种病是绝不会传给别人的。”老孔忽然站起来,道:“我呢?你为什么不替我看看?我是不是也有病?”病大夫道:“你的病用不着看,我也知道。”老孔道:“哦?”病大夫说道:“酒鬼通常都只有两种病。”老孔道:“哪两种?”病大夫道:“穷病与懒病。”他接着道:“这两种病虽然无药可治,幸好也不会传给别人。”老孔道:“那么大小姐现在是不是已经可以来了?”病大夫道:“现在还不行。”老孔道:“为什么?”病大夫道:“因为我还在这里。”他又叹了口气:“我全身都是病,每一种都会传给别人的。”老孔也轻叹了口气,说道:“你既然会替别人治病,为什么不把你自己的病治好?”病大夫道:“我的病绝不能治。”老孔道:“为什么?”病大夫道:“因为我的病一治好,我这个人就要死了。”这是什么道理?老孔不懂,无忌也不懂,也忍不住要问:“为什么?”病大夫不回答,却反问道:“你刚才看我是不是有点不顺眼?”无忌不否认。病大夫道:“可是不管你怎么讨厌我,却绝不会对我无礼的。”他自己解释:“因为我全身都是病,随便谁只要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把我打倒,你打了我非但没有光彩,而且很丢人。”病大夫道:“可是我的病如果治好了,别人对我就不会这么客气了,以前我得罪过的人,一定也会来找我的麻烦,我怎么受得了?”他摇着头,叹着气,慢慢地走出去。“所以我的病是千万不能治好的。”无忌忽然发觉这位全身是病的泥菩萨其实也很有趣。这些人好像都不是恶人,好像都很有趣。最有趣的当然是那位大小姐。无忌道:“现在她是不是已经可以来了?”金老大道:“现在还不行。”无忌道:“为什么?”金老大道:“因为我还要让你明白一件事。”无忌道:“什么事?”金老大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无忌道:“我只知道你姓金,好像有很多人都叫你金老大。”金老大道:“你看看我的脸。”无忌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他这张脸上有什么值得让人看的地方。金老大道:“你看我的脸色是不是跟别人有点不同?”这一点无忌也不能不承认,他的脸色确实很奇怪。他的脸看来好像是蓝的,就像是块已经快洗得发白的蓝布。金老大道:“其实我的脸色本来跟别人也没什么不同。”无忌问道:“现在,怎么变成这样子的?”金老大道:“是被别人打出来的。”无忌道:“你常挨别人打?”金老大道:“这十年来,差不多每隔一两个月就要挨一两次。”无忌道:“别人打你的时候,你没有闪避?”金老大道:“没有。”无忌道:“别人打你,你为什么不躲开?”金老大道:“因为我不想躲。”无忌道:“难道你情愿挨打?”金老大冷笑道:“我本来就是心甘情愿的,否则又有谁能打得到我?”别人要打他,他居然情愿挨打,连躲都不躲。这是什么道理?无忌又不懂了,忍不住又要问:“为什么?”金老大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出手打我的是些什么人?”无忌道:“不知道。”金老大道:“我让你看看。”金老大道:“是被别人打出来的。”无忌道:“你常挨别人打?”金老大道:“这十年来,差不多每隔一两个月就要挨一两次。”无忌道:“别,你没有闪避?”金老大道:“没有。”无忌道:“别人打你,你为什么不躲开?”金老大道:“因为我不想躲。”无忌道:“难道你情愿挨打?”金老大冷笑道:“我本来就是心甘情愿的,否则又有谁能打得到我?”别人要打他,他居然情愿挨打,连躲都不躲。这是什么道理?无忌又不懂了,忍不住又要问:“为什么?”金老大忽然问道:“你知不知道出手打我的是些什么人?”无忌道:“不知道。”金老大道:“我让你看看。”他身上穿的是件已经洗得发白的蓝布长衫,就好像他的脸色一样。他忽然将这件蓝布长衫脱了下来。他这人长得本来就不好看,脱了衣服之后更难看。他的肩特别宽,骨架特别大,衣服一脱下,只剩下一张皮包着骨头。可是无忌却不能不承认,他这张皮上确实有很多值得让人看的地方,他全身上下,前后左右,到处都是伤痕。各式各样的伤痕,刀伤、剑伤、枪伤、拳伤、掌伤、外伤、内伤、青肿、瘀血、暗器伤……只要是你能想得出的伤疤,他身上差不多都有了。最奇怪的是,每个伤痕旁边,都用刺青刺出了一行很小的字。幸好无忌的眼力一向不错,每个字都能看得相当清楚。在一个暗赤色的掌印旁边,刺着的字是:甲辰年,三月十三,崔天运。今年是乙巳,这个掌印已经是一年前留下来的,可是瘀血仍未消。金老大指着这掌印,问无忌:“你知道这是什么掌力?”“这是朱砂掌。”“你也知道这个崔天运是谁?”“我知道。”无忌回答:“除了‘一掌翻天’崔天运外,好像已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将‘朱砂掌’练得这么好。”金老大冷笑,道:“那也许只因为近年练朱砂掌的人已不多。”无忌承认。这种掌力练起来十分艰苦,用起来却没有太大的实效。江湖中的后起之秀们已将之归纳为“笨功夫”一类,所以近年来已渐渐落伍。因为这种掌力打在人身上虽然可以致命,但是谁也不会像木头人一样站在那里,等着对方运气作势,一掌拍过来的。只有金老大却好像是例外。无忌道:“能够挨得起这一掌而不死的人,世上大概也没有几个”金老大道:“我挨了他这一掌后,也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无忌道:“你明知他用的是朱砂掌,还是没有闪避?”金老大道:“没有。”无忌道:“为什么?”金老大道:“因为我挨了他这一掌,他也要挨我一招。”他又解释:“崔天运的武功不弱,我若以招式的变化跟他交手,至少要三五百招之后才能分得出高下胜负。”无忌道:“也许三五百招都未必能分得胜负。”金老大道:“我哪有这么大的闲工夫跟他缠斗!”无忌道:“所以你就拼着挨了他一掌,一招就分出了胜负。”金老大道:“我挨了他这一掌,虽然也很不好受,他挨了我那一招,却足足在床上躺了半年。”他淡淡地接着道:“从那次之后,无论他在什么地方看见我,都会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地过来跟打一声招呼。”一丈红笑道:“我早就说过,金老大揍人的功夫虽然不算太高,挨揍的本事却绝对可以算是天下无双,武林第一。”无忌道:“要学揍人,先学挨揍,只可惜要练成这种功夫并不容易。”金老大道:“所以近年来能练成这种功夫的人也已不多。”这当然也是种笨功夫,很可能就是天下最笨的一种功夫。可是谁也不能说这种功夫没有用。金老大道:“铁砂掌、朱砂掌、金丝锦掌、开碑手、内家小天星,什么样的掌力我都挨过,可是对方吃的苦头也绝不比我小。”无忌笑了笑,道:“我想近年来还敢跟你交手的人恐怕也不多了。”金老大道:“确实不多!”一丈红笑道:“无论谁跟他交手,最多也只不过能落得个两败惧伤,这种架你愿不愿打?”无忌立刻摇头,忽然道:“我想起一个人来了。”一丈红道:“谁?”无忌道:“二十年前,关外出了个‘大力金刚神’,一身十三太保横练童子功,已经刀枪不入了。”一丈红道:“你也知道这个人?”无忌道:“我听别人形容过他。”一丈红道:“别人是怎么说的?”无忌道:“别人都说他长得样子和庙里的金刚差不多。”一丈红道:“所以你想不到这位大力金刚神,就是金老大。”她吃咆地笑,又道:“本来,我也想不到的,这十年来,他最少已经瘦了一两百斤。”无忌道:“我已计算过,他受到的内伤外伤加起来至少有五十次,每次受的伤都不轻。”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像这样的揍我只要挨上一次,现在恐怕就已是个死人了,他怎么会不瘦?”金老大道:“但是这十年来也从来没有人能在我手上占得了一点便宜。”他忽然也叹了口气:“只有一个人是例外。”无忌道:“谁?”金老大指着胸膛上一道剑痕,道:“你看。”这剑痕就在他的心口旁,距离他的心脉要害还不到一寸。剑痕旁也用刺青刺着一行字。乙未年,十月初三,唐傲。金老大道:“你知道这个人是谁?”无忌道:“我知道。”金老大道:“你当然也听说过,他的剑法相当不错。”无忌承认。金老大道:“但是他的剑法究竟有多高,你还是想不到的。”一丈红忽然也叹了口气,道:“没有亲眼看见过的人,实在很难想得到。”金老大道:“当代的剑客名家,我会过的也不少,海南、点苍、昆仑、崆峒、巴山、武当,这几大剑派中的高手,我也都领教过。”无忌道:“他们的剑法,都比不上唐傲?”金老大冷笑,道:“他们的剑法和唐大公子比起来,就好像皓月下的秋萤,阳光下的烛光。”他指着心上的剑痕:“他刺了我这一剑,我根本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他这一剑本来可以取我的性命,我死在他剑下也无话可说。”无忌道:“我也知道他的剑下—向无情,这次为什么放过了你。”金老大道:“因为他的无情,对付的都是无情的人。”一丈红道:“金老大面冷心热,出手从未致人于死。”金老大道:“但是为了唐大公子,我却随时都会破例的。”他冷冷地看着无忌,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一丈红道:“他的意思就是说,你若不想跟他交手,最好就对大小姐客气些,千万不能有一点粗暴无礼的样子。”无忌笑了笑,道:“你看我像不像个粗暴无礼的人?”一丈红嫣然道:“你不像!”她笑得媚极了:“你外表看来虽然冷冷冰冰,其实却是个很温柔体贴的人,我相信一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无忌道:“你看得出?”一丈红媚笑道:“我当然看得出,我又不是没见过男人的小姑娘。”无忌没有再搭腔。他注意到胡矮子又瞪起了眼,握紧了拳,好像已准备一拳往他肚子打过来。他不是金老大,也没有练过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那一类功夫。这一拳他不想挨,也挨不起,看样子金老大这次也绝不会抢在他面前,替他挨这一拳的。幸好就在这时候,外面已有人在低呼:“大小姐来了。”无忌一直在盼望着她来,一直都很想看看,十多年前那个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小女孩。现在,已经变成了个什么样的人。他相信现在她一定已出落得很美,所以连那么骄傲的唐大公子都会为她倾倒。一个真正的美人,本来就是男人们全都想看看的,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都不例外。现在这位大小姐终于来了。现在无忌终于看见了她。可是现在无忌希望自己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见到她。他宁愿去砍三百担柴,挑六百担水,甚至宁愿去陪一个比唐缺还胖十倍的大母猪躺在烂泥里睡一觉,也不愿见到她。如果有人能让他不要见到这位大小姐,不管叫他做什么事,他都愿意。可是他并没有疯,也没有毛病。他是为了什么呢?

  要命的大小姐
  屋子里充满了一种淡淡的香气,仿佛是莲花,却比莲花更甜美。大小姐一来,就带来了一屋子香气。她的人也比莲花更甜美。在这些人心目中,她不仅是个大小姐,简直就是位公主。虽然每个人都很喜欢她,可是从来也没有人敢亵渎她。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她年轻、美丽、尊贵、她的生命正如花似锦。也不知有多少个像她这么大年纪的女孩子,在偷偷地妒忌她,羡慕她。她应该很快乐。可是,谁也不知道为了什么,这些日子,她眉目间仿佛总是带着种说不出的忧郁。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忧郁,是因为她心里有个解不开的结。她心里还有个忘不了的人。这个人偏偏又距离她那么遥远,他们之间总是隔着干山万水。现在夜已很深,一个像她这样的大小姐,本来已经应该睡了。可是她偏偏睡不着。她太寂寞,总希望能找点事做。到了这里来之后,除了双喜外,她几乎连一个可以聊聊天的朋友都没有。她从来都没有把双喜当做一个丫环。双喜是她的朋友。她的朋友,是绝不能被人欺负的。所以她来了。双喜用一只手拉着她的衣角,用另外一只手指着无忌!“就是他!”这里的人明明都知道双喜是大小姐身旁最亲近的人,想不到居然还有人敢欺负她。“我知道他为什么要我到这里来,他想要我陪他……陪他……”下面的话,双喜虽然没法子说出口来,可是每个人心里都明白。连大小姐心里都很明白。所以她来的时候,已经准备好好的给这个人一个教训。可是等她看见了这个人之后,她却好像呆住了。无忌也呆住了。因为他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位大小姐就是那个随时随地都在找他的麻烦,随时随地都会突然晕过去的连一莲。连一莲居然就是上官怜怜。连一莲居然就是上官刃的女儿!她当然知道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一心要杀她父亲的赵无忌。她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追到和风山庄去。那天晚上,唐玉放过了他,就因为已经发现她是上官刃的女儿,所以他才会叫人连夜把她送回唐家堡。这些事无忌现在当然想通了。他还没有逃出去,是因为他知道就算能逃出这屋子,也休想逃得出唐家堡。他也知道现在只要她说一句话,他就会死在唐家堡,必死无疑。怜怜什么话都没有说。无忌能说什么?怜怜一直都在用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瞪着他,她的眼睛好像比以前更大。这是不是因为她又瘦了?她是为什么瘦的?又是为了谁消瘦?无忌还在看着她。他不能不看她,他想从她眼睛里的表情中,看出她准备怎么对付他。他看不出。她眼睛里的表情太复杂,非但无忌看不出,连她自己都不了解。双喜也没有再说话了。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她已经有十八九岁,懂得的事已经不少。她已经看出她的大小姐和这个男人之间,好像有点不对。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她也说不出来,──就算她知道,也不敢说出来。所以她也只有闭上嘴。每个人都闭上了嘴,这屋子里的人绝没有一个是笨蛋。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小姐忽然转过身,慢慢地走了出去。她为什么连一句话都不说就走了?无忌正在奇怪,每个人都正在觉得奇怪的时候,她忽然说出了一句话。走到门口,她忽然回过头,看着无忌,轻轻地说出了四个字。她说:“你跟我来。”她要无忌跟她到哪里去?去干什么?无忌没有问,也不能问。就算他明知她要带他上绞架,下油锅,他也只有跟她去。他已别无选择。花园里黑暗而安静。怜怜走在前面,走得很慢很慢,仿佛心里也有个不能解决的问题,她一直都没有回头。无忌也走得很慢,跟她总是保持着一段相当的距离。她的背影看来苗条而纤柔,只要他一出手,她立刻就会倒下去,永远倒下去,这里就再也没有人会说出他的秘密。有几次他都已忍不住要出手。但是他一定要勉强控制住自己,因为他绝不能出手。黑暗中到处都可能有埋伏,金老大和一丈红那些人一定也都在暗中监视着他。胡矮子的硬功和掌力,已经不是容易对付的。一丈红无疑也是个极可怕的对手,只看她那柔软而灵活的眼睛,修长结实的手和腿,就可以看出她的身手必定极灵敏。女人的出手通常都比男人更毒辣,因为她们如果想在江湖中混下去,就一定要比男人更坚强,而且一定要有几招特别厉害的功夫。那位病大夫虽然全身都是病,但是眼睛里,神光内蕴,想必有一身极精深的内功。金老大当然更可怕。他身经百战,也不知会过多少武林高手,不说别的,就只这种从无数次出生入死的艰苦战役中得到的经验,已经没有人能比得上。要对付这四个人已经很不容易,何况除了他们之外,还不知有多少更可怕的高手在暗中跟着她,保护她。如果她死在无忌手里,无忌还能活多久?他怎么能轻举妄动?可是就算他不出手,又能活多久?无忌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我是她,我明明知道她是来杀我父亲的,我会把她带到哪里去?这答案无论谁都可以想象得到,因为现在她也别无选择的余地。她只有带着他去死。他明明知道自己只要跟她往前走一步,距离死亡就近了一步,但是他却偏偏不能停下来。怜怜忽然停了下来,停在一个小小的月门外,门里有个幽雅而安静的小院。她终于回过头。但是她并没有看无忌一眼,只是面对着黑暗,轻轻地说:“这个人是我以前就认识的老朋友,我想跟他安安静静的聊聊天,不管有谁来打扰我们,我都会非常非常不高兴的。”谁也不敢让大小姐不高兴,谁也不会闯进去打扰他们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跟无忌单独相处?她究竟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她准备用什么法子对付他?如果一个人已经走上绝路,不管别人要用什么法子对付他,都没什么分别了。院子里有个小小的莲池。荷花虽然还没有开,风中却充满了莲叶的清香。风从窗外吹进来,烛火在摇曳。窗子是开着的。窗下有张精巧而舒服的椅子,她想必常常坐在这张椅子上,看着窗外的莲池发呆。现在她却没有在这张椅子上坐下来,反而招呼无忌:“坐。”无忌坐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是站着也好,是坐下也好,都已没什么分别。对面还有扇窗子,怜怜站在窗子下,背对着他,过了很久,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四月已经过去了,荷花又要开了。”无忌没有开口,也没法子开口,他只有等。又不知过了多久,怜怜终于回过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他忽然道:“我知道你是谁。”无忌也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知道。”怜怜道:“我也知道,你是为什么来的。”无忌道:“你应该知道。”他不再否认,“我是来杀上官刃的。”怜怜道:“我想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你要杀的人,就是我的父亲。”无忌道:“我也知道世上绝没有任何人会让别人来杀自己的父亲。”怜怜道:“绝没有。”无忌道:“现在,你准备怎么样对付我?”怜怜沉默着,忽然又轻轻地叹了口气,道:“我不知道。”无忌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怜怜道:“因为,你这么样做并没有错。”无忌道:“哦?”怜怜道:“如果我是你,有人杀了我父亲,我也会杀了他的。”无忌道:“只可惜你不是我。”怜怜道:“如果你要杀的是别人,我一定会用尽所有的力量帮助你!”无忌道:“只可惜我要杀的人,就是你的父亲。”他淡淡地接着道:“所以不管你准备怎么对付我,我都不会恨你,因为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同样做的。”怜怜又沉默了很久,才慢慢地说道:“就因为我是他的女儿,所以我一直都不相信他真的杀死了你的父亲。”无忌道:“哦?”怜怜道:“他一向是个非常正直的人,有时虽然冷酷无情,却绝对正直,我实在没法子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无忌道:“哦!”怜怜道:“所以我一定要亲自到和风山庄去看看,其中是不是别有隐情。”无忌道:“现在你已经去过了。”怜怜黯然道:“我甚至还偷偷地到你父亲的书房里去过,站在你父亲被害的地方。”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痛苦和悲伤,“那时候夜已很深了,四下寂无人声,就跟现在一样,我一个人站在那里,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有一天你要来杀我的父亲报仇,我应该怎么办?”这是个死结。无忌道:“为什么?”怜怜黯然叹息,道:“因为现在我忽然觉得自己还不如早点死了的好!”她幽幽地接着道:“如果我已经死了,哪里还会有现在这种烦恼痛苦?”无忌道:“现在你还是不该有什么烦恼,这件事并不难解决。”怜怜道:“哦!”无忌道:“现在我如果能杀你,还是一定会杀了你的。”怜怜道:“我相信。”无忌道:“刚才在花园里,我至少已有三次会杀了你的。”怜怜道:“你为什么不动手?”无忌道:“因为我虽杀了你,我也绝对没法子活着离开这里。”怜怜承认。无忌道:“我既然要杀你,你当然也可以杀我,这本来就是天公地道的事。”怜怜说道:“你至少可以跟我同归于尽。”无忌笑了笑:“我跟你之间并没有仇恨,上一代的仇恨,跟下一代完全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你陪我死?”他的笑容看来还是很镇静:“我这次来,本来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决心,现在我已尽了力,虽然没有成功,我死而无怨。”怜怜看着他,过了很久很久,才问道:“你说的是真心话?”无忌道:“是。”怜怜又轻轻叹息道:“—个人只要能死而无怨,死得问心无愧,死又何妨?”无忌忽然大笑,道:“想不到你居然也明白我的意思!”怜怜道:“我常常听人说,千古艰难唯一死,所以我一直认为,死是件很困难的事。”无忌道:“那的确不太容易。”怜怜道:“可是我现在已经明白,有时候活着反而比死更困难得多。”无忌也不禁长叹,道:“有时的确如此。”怜怜道:“所以一个人若是真心想死的时候,就不如还是让他死了的好。”无忌道:“是的。”墙上挂着一柄剑,一柄三尺七寸长的乌鞘剑。怜怜摘下了这柄剑“呛”的一声,拔剑出鞘,剑锋寒如秋水。她忽然将这柄剑交给了无忌,她的态度冷静而镇定。她忽然说:“你杀了我吧!”

  别无选择
  剑是真实的。当你的手握住了冰冷的剑柄时,那种感觉也是真实的。对一个学剑的人来说,世上几乎已没有任何事能比这种感觉更真实。无忌是学剑的人。现在他手里已经握住了这柄剑,但是这次他心里却没有这种真实的感觉。他几乎不能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怜怜凝视着他,一个宇一个字慢慢地说:“这是真的,我真的要你杀了我。”无忌忍不住要问:“为什么?”怜怜道:“因为我父亲已经杀了你父亲,我绝不能再伤害你。”她又补充:“我父亲已经错了,我绝不能再错。”无忌还是不能了解。怜怜道:“我若不死,你就难免要死在我手里,因为我绝不会让你去伤害我父亲。”无忌苦笑,道:“你死了又怎么样?又能解决什么事?”怜怜道:“我死了之后,你和我父亲才能活下去。”无忌又问:“为什么?”怜怜道:“因为我死了之后,就没有别人能揭穿你的秘密。”她又道:“金老大他们绝对想不到你会杀我的,所以你杀了我之后就赶快走,他们绝不会阻拦你,现在你的秘密既然还没有被揭穿,要离开唐家堡还不难!”无忌承认。如果现在他立刻就走,的确还有机会逃出去。怜怜道:“可是你杀了我之后就一定要赶快走,绝不能再停留片刻,所以你就没法子再去找我父亲了。”她又笑了笑:“何况,你杀了我之后,心里多少总难免有点难受,我们两家的仇恨,说不定也会因此而渐渐冲淡。我自己当然也死得问心无愧,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用这法子解决。”这件事本来就是个死结,只有用“死”才能解得开。无忌如果死了,这个结,也同样能解开。她为什么不让无忌死?她宁可牺牲自己,也不愿伤害无忌?为的是什么?无忌就算是个不折不扣,无可救药的呆子,也应该明了她这种情感。无忌就算真的是个冷酷无情,心肠如铁的人,对这种情感也应该感激。只可惜现在他根本没有资格被别人感动,根本没有资格拥有情感。因为他这个人根本已不属他自己。自从他父亲惨死之后,他就已经将自己出卖给一个恶魔──一个名字叫“仇恨”的恶魔。这个恶魔在人间已横行多年,已不知奴役过多少人的心。窗外有风。闪动的灯光,照着怜怜苍白的脸,她已不再是以前那个任性活泼的女孩子。无忌忽然道:“你是个笨蛋。”他绝不让自己脸上露出任何情感:“只有笨蛋,才会想得出这种笨法子!”怜怜自己也承认。这法子的确很笨,但却是她唯一能想得出的一种法子。无忌道:“笨蛋都该死,我的确应该杀了你的。”怜怜道:“你为什么还不出手?”杀人的剑已经在手里,应该杀的人已经在面前。无忌为什么还不出手?只有一种理由解释,但是这个理由他既不愿承认,也不愿说出来。有人替他说了出来。他忽然听见一个人冷冷道:“他还不出手,只因为他也是个笨蛋。”这个人赫然竟是上官刃!无忌回过头时上官刃已经在他眼前。无忌的脸色没有变。上官刃的脸上也同样没有任何表情。他们虽然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可是他们至少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不配拥有情感。不共戴天的仇人已在面前。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却无疑是最后一次。无忌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上苍对他总算不薄,又给了他最后一次机会,他一定要把握住。他绝不能再有任何顾忌,绝不能为了任何人、任何事把这次机会放过。同情,怜悯,仁怨……这些高贵的情感,他都得远远抛开。为了复仇,他只有不择手段。剑光一闪,剑尖已到了上官怜怜的咽喉。上官刃冷冷地看着他,冷冷的看着他手里的剑,连眼睛都没有眨。无忌冷笑,道:“你真的以为我不敢杀她?”上官刃道:“你当然不敢!”无忌道:“为什么?”上官刃道:“因为你要杀的是我,不是她,你若杀了她,就再也不会有机会杀我!”赵无忌也不能不承认,他看得的确很准。上官刃道:“所以,你根本没法子用她来要挟我,我也绝不是个会受人要挟的人。”无忌道:“我看得出。”上官刃道:“我也看得出你绝不会轻易放了她的。”无忌道:“我绝不会。”上官刃道:“所以我只有让你用她来跟我做个交易。”无忌道:“你也知道我要跟你做什么交易?”上官刃道:“你放了她,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无忌道:“什么样的机会?”上官刃道:“公平交手的机会。”无忌道:“这交易听来倒不坏。”上官刃道:“我保证你绝对再也找不到更好的主顾了。”无忌道:“但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算数?”上官刃道:“你不知道。”无忌道:“只可惜现在我好像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上官刃道:“一点也不错。”无忌盯着他,心里在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已别无选择?”答案几乎是绝对肯定的。是!他的父亲就因为信任这个人,所以才会死在这个人手里。只要他还有一点选择的余地,他绝不会信任这个人。可惜他没有。窗外有风,闪动的灯光,照着怜怜的脸,森寒的剑光也照着她的脸。她的脸色忽然变成一种仿佛透明般的惨白色。她不能眼看着无忌再受他父亲欺骗,她不能让无忌死。她更不能眼看着他的父亲死在别人剑下。可惜她偏偏无能为力。无忌手里的剑锋,距离她的咽喉仿佛渐渐远了,她忽然大喊:“求求你,放了他吧。”她忽然把自己的咽喉送上了剑锋。鲜血涌出,她倒了下去。──这是个死结,只有“死”才能解得开!她也已别无选择的余地。
  宝剑双锋
  别无选择!无可奈何!人生中最悲惨的境界不是生离,不是死别,不是失望,不是挫败。绝不是。人生中最悲惨的境界,就是到了这种无可奈何,别无选择的时候。只有身历其境的人,才知道那是种多么可怕的痛苦。无忌了解。看到怜怜自己将咽喉送上他手里的剑锋,看到鲜血从怜怜咽喉里涌出。他也同样觉得一阵刺痛,仿佛也同样被人刺了一剑。这一剑没有刺在他的咽喉上,这一剑刺到了他心底深处。──求求你,放了他吧。她是在求她的父亲放了赵无忌?还是在求无忌放了她的父亲?谁也不知道。但是这句话的力量,却远比世上任何一柄宝剑的力量都大。她只希望能以自己的死,换回这两人心里的仁爱与宽恕。对她来说,死,根本算不了什么。她只希望能让他们知道,生死之间,并不如他们想象中那么严重。在这一瞬间,无忌整个人都已被她这种伟大的情感所震慑。在这一瞬间,他几乎已忘记了一切,甚至连那种深入骨髓的仇恨都已忘记。在这一瞬间上官刃举手间就可以杀了他。奇怪的是,上官刃偏偏还要再给他一次机会。等他从这阵震慑中惊醒时,他忽然发现自己梦想中的机会赫然就在眼前。怜怜已倒了下去,倒在地上。上官刃已冲过来,伏下身子去看她。他的背对无忌。他的背宽阔,无论谁一剑刺过去,都绝对不会错过。年轻人都喜欢做梦,各式各样的美梦。无忌还年轻。在他做过的最美好的一个美梦里,就看见过这样的情况。──他的手里有剑,他的仇人正好背对着他,等着他一剑刺下去。可是这个梦境实在太荒唐──美丽的梦总难免有些荒唐。他从来也没有期望这梦境有实现的时候,想不到现在梦竞已成真。他的仇人正好背对着他!他的手里正好有剑,这种机会他怎么能错过?怎么会错过?他所受过的苦难,他心里的悲痛仇恨,都绝不容他将这机会错过。剑光一闪,剑已出手。奇怪的是,这一剑并没有刺下去。幸好这一剑没有刺下去。幸好上苍对他总算不薄,没有让他将这一剑真的刺下去。怜怜咽喉上的血渍仍未干。他这一剑没有刺下去,并不完全是因为这原因。司空晓风曾经交给他一只白玉老虎,要他在杀上官刃之前,将这只老虎还给上官刃。他这一剑没有刺下去,也并不完全是为了这原因。他一向是个很守信的人,他已答应过司空晓风,可是在这一瞬间,他根本已忘了这件事。他这一剑没有刺下去,只因为他是赵无忌。也不知有多少种原因,才使得赵无忌变成了现在这么样一个人。同样的,也不知有多少种原因,才使得他这一剑刺不下去。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因果循环,报应不爽。这虽然是佛堂的禅理,但是世上有很多别的事也都是这样子的。这一剑虽然没有刺下去,剑锋距离上官刃左颈的大血管却已不及一寸。上官刃当然可以感觉到这种贬人肌肤的森寒剑气。但是他完全没有反应。无忌握紧剑柄,每一根青筋都已因用力而凸起。他尽量不去看倒在地上的怜怜,一字字道:“上官刃,你回过头来,看着我,我要让你看清楚我是谁。”上官刃没有回答,冷冷道:“我早已看清了你,从你十岁时我就已把你看得清清楚楚,现在又何必再看。”无忌动容道:“你已知道我是谁?”上官刃道:“从你第一步踏入唐家堡,我就已知道你是谁。”他忽然长叹息了一声:“赵无忌,你根本不该来的。”无忌脸色变了。如果上官刃那时就已知道他是谁,为什么不将他的身份揭穿?他拒绝去想这个问题。他根本拒绝相信这件事。上官刃道:“你若以为你真的能骗过我们,你就错了,你不但低估了我,也低估了唐家的人。”他的声音冰冷:“现在你本该已经死过四次。”无忌在冷笑。他还是拒绝相信,上官刃无论说什么,他都拒绝相信。上官刃道:“你说你叫李玉堂,是绩溪溪头村的人,那一次,你本来已经死定了。”无忌道:“哦?”上官刃道:“你还没有死,只因为派去调查你身份的人早已被人收买,替你隐瞒了实情。”无忌忍不住问:“是谁收买了他?”上官刃道:“是一个还不想让你死的人。”这件事正是无忌想不通的,他不能不承认,这一次的确是死里逃生。上官刃道:“你第一天晚上到这里来,居然就敢孤身涉险,夜探唐家堡。”他的声音里似乎有了怒意:“你将唐家堡看成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无忌也不能不承认,那一次他本来也已经死定了。他没有死,只因为有人替他引开了埋伏──一个还不想让他死的人。上官刃道:“若不是有人替你杀了小宝,你也死定了。”无忌又忍不住问:“为什么?”上官刃道:“因为你绝不会杀他的,你一定会想法让他脱身,因为你已经知道他是大风堂潜伏在这里的人。”他冷冷地接着道:“但是你不杀他;你就必死无疑。”无忌道:“难道唐缺也已查出他的身份?”上官刃道:“他要你去杀小宝,就是在试探你,他远比你想象中厉害得多。”他忽又冷笑:“雷震天也比你想象中厉害得多。”无忌道:“雷震天?”上官刃道:“你以为他会跟你同仇敌忾,对付唐家堡,其实他已经准备把你出卖给另一个人,因为对他来说,那个人远比你有用。”无忌道:“幸好有人知道了这件事,又替我杀了雷震天?”上官刃道:“不错。”无忌问道:“小宝也是被这个人杀了的?”上官刃道:“是。”无忌道:“那个不想让我死的人就是他?如果不是他,我已死过四次?”上官刃道:“是的。”无忌忽然闭上了嘴。他本来还有很多话要问的,至少他应该问。──这个人究竟是谁?—上官刃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他没有问。其实他根本不必问,就已应该知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他拒绝相信,拒绝承认。不管怎样,他都一定要杀了上官刃!他付出的代价已太大!他绝不能因任何理由改变他的决心!只可惜他毕竟是个人,是个有思想的人,有很多事,他可以不问,却不能不去想。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手在抖,手中的剑也在抖,因为他毕竟还是想到了那可怕的问题。──难道那个救过他四次的人就是上官刃?可是上官刃为什么要救他?他想不出一点理由。剑光闪动,他不能不在心里问自己。──剑有双锋,这件事是不是也有正反两面?

  白玉老虎的秘密
  宝剑有双锋,一枚铜钱也有正有反,很多事都有正反两面的。除了“正义”外,几乎每件事都有。这件事无忌所看到的一面是;上官刃谋杀了他的父亲,背叛了大风堂,不忠不义,罪无可恕。这都是事实,铁证如山,没有人能推翻,他实在想不出这件事怎么还会有另外一面。不管上官刃是不是救过他?不管上官刃是为了什么救他都一样。他还是要杀这个人!但是就在他已决心下手的时候,他忽然想到了那只白玉老虎!司空晓风为什么一定要他出手前将这只白玉老虎交给上官刃!──这只白玉老虎中有什么秘密?白玉老虎仍在。他随时随地都将这只白玉老虎带在身边,一伸手就可以拿出来。现在他已将这只白玉老虎捏在手里。他的另一只手里握着剑。──不管怎样,先杀了上官刃再说。──不管怎么样,都得先将这只白玉老虎交给上官刃!他心里充满了冲突和矛盾,他的两只手都已因用力而凸起了青筋。忽然间“波”的一声响,他竟将这只白玉老虎捏碎了。这只外表看来坚实细密的白玉老虎,竞像是一些外表看来温良如玉的君子一样,竟是空心的。唯一不同的是,它心里藏着的不是伪善和罪恶,而是一卷纸,一个秘密。一个惊人的秘密。一个足以改变很多很多人命运的秘密,也改变了赵无忌的一生。宝剑有双锋,一枚铜钱也有正有反,很多事都有正面反面的。现在无忌终于看到了这件事的另外一面,这一面才是真正的事实。白玉老虎中藏着的这张纸,是他父亲的手笔,是赵简临死前亲手写出来的。他写出的绝对是个令人做梦都想不到的秘密。他写的当然绝对是事实。这件事发生时,就是在一年前那个诸事皆宜的黄道吉日。那时霹雳堂已经和蜀中唐家联盟,势力倍增,已经不是大风堂所能抗拒的。那时,大风堂的情况已日渐衰败,大风堂门下弟子的情绪也都很低落。如果没有奇迹出现,霹雷堂和庸家只要一发动攻击,不出三个月,大风堂就要彻底被毁灭。那时大风堂的堂主云飞扬云老爷子正在坐关,要怎么才能拯救大风堂,这责任就落在赵简,司空晓风,和上官刃三个人身上。他们不能坐在那里等着奇迹出现。他们更不能眼看着大风堂被毁灭。奇迹既然不会出现,他们只有用“奇计”。他们想起了春秋战国时,那些英雄志士为了保全自己的家国所作的壮烈牺牲。他们想起了聂政、荆坷、高渐离,和勾践的故事。这些人这中,有的为了刺杀暴君,不惜血溅五步,和对方同归于尽,有的为了复国复仇,只能忍辱负重,卧薪尝胆。这些人所用的方式虽然不同,所作的牺牲却同样惨烈。为了大风堂,他们也同样不惜牺牲自己。计划就是这样决定的。要挽救大风堂的危机,必须先做到几件事。──阻延对方发动攻势的日期,争取时间加强自己的力量。──隔离霹雷堂和唐家的联结,收买对方的部下,造成对方内部的冲突。──刺探对方内部的机密,找出对付唐家独门毒药暗器的方法,和唐家独门解药的配方。──查出大风堂自己内部的奸细。要做到这几件事,就一定要潜入对方的内部,获得对方的信任。大风堂门下,有谁能做到这一点?唐门和天下所有别的帮派都不同。因为他们并不是一个因为利害关系而组成的帮派,而是一个巨大的家族,不但先天就有血亲作为维系的力量,而且还有多年的历史基础。要打进他们的内部绝不是件容易事,除非这个人能使他们绝对信任。要获得他们信任,最好的法子,就是先替他们做几件久已想去做,却做不到的事,把一样他们久已想得到,却没法子得到的东西带去给他们。──唐家最想得到的是什么?于是司空晓风、上官刃、赵简又想到另一个故事。他们想到了樊于期樊将军的头。赵简和唐家有宿仇。如果有个人能把赵简的头颅送去,唐家也一定会很感激。为了要让聂政能有行刺的机会,樊将军不惜牺牲自己的大好头颅。为了同样的理由,赵简也不惜把自己的头颅割下来。最重要的问题是:谁把赵简的头颅送到唐家去?这个人所作的牺牲,所付出的代价,远比赵简的死更大。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一个自己誓死效忠的组织,引刀成一快,赵简的死已经有了代价。这种事并不痛苦。可是这个人却要忍受天下的骂名,被天下英雄所不耻。在真象还不能公开的时候,他一定要自认为叛徒。这还不够。这个人不但要能忍辱负重,忍受各种试探和侮辱,还要沉着冷静,机敏过人,才能获得唐家的信任,深入他们的内部,绝不能被人看出一点破绽来,绝不能被任何人怀疑。这个人所作的牺牲实在太大,所负担的任务实在太重。大风堂门下,有谁能做得到?只有上官刃!就在那个喜气洋洋的黄道吉日,他们决定了这计划。──赵简壮烈牺牲。──上官刃潜入敌后。──司空晓风坐镇留守。为了大风堂,二个人都同样要有牺牲,只不过牺牲的方式不同而已。他们选择在这个黄道吉日开始行动,只因为这一天是赵简的独生子赵无忌的吉期。又有谁能想到,一个人竟会在自己儿子成婚的那一天做这种事?为了要获取唐家的信任,他们实在已经把每一件能做到的事都做“绝”了。他们还替这次行动计划取了一个秘密的代号。白玉老虎!这计划当然是绝对机密。参与这计划的,只有他们三个人,他们决定连无忌都要瞒住。上官刃杀了赵简,赵简的儿子如果不去找他复仇,是不是会引人怀疑?所以他们绝不能让无忌知道这秘密。他们要无忌去找上官刃复仇。到必要时,甚至连无忌都可以牺牲。但是上官刃却绝不能死!至少在任务还未完成之前,绝不能死!所以他们又考虑到一点。万—无忌真的能排除万难,潜入了唐家堡,有了刺杀上官刃的机会,那怎么办?唯一的办法是,让无忌知道这种事的真象,可是不到最后的关头,还是不能让他知道。所以赵简临死前,就将这秘密留在这只白玉老虎里。所以无忌临行前,司空晓风就把这只白玉老虎交给了他。现在无忌才明白,司空晓风为什么会将这只白玉老虎看得比他生命还重。活下去现在这只白玉老虎已经粉身碎骨。可是它的任务已完成,它的牺牲已经得到了代价。无忌得到的是什么?他的父亲已经死了,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已不能复生。他的家也被毁了,兄妹亲人离散,生离随时都可能变为死别。他未来的妻子现在很可能已在别人的怀抱中。以前这一切他还可以忍受,因为他觉得他的牺牲是有代价的。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秘密,他的一切牺牲却反而变得很可笑。他几乎真的忍不住要笑出来,把心肝五脏全都笑出来,再用双脚踏烂,用剑割碎,用火烧成灰,再洒到阴沟里去喂狗,让赵无忌这个人彻底被消灭,生生世世永远不再存在。只有这么样,他的痛苦才会消失。可惜他做不到,因为他已经存在了,他的痛苦也已经存在了。这事实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方法能改变!他的手里还握着剑。他要杀人的还在他剑下。可要杀的这个人,却是曾经救过他四次性命的人。这个人明明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是这个人偏偏又是他的恩人。这个人明明是个不仁不义的无耻叛徒,却偏偏又是个忍辱负重,一身肩负着大风堂子弟安危的英雄壮士。他要杀这个人,本来是为了替他父亲报仇,可是现在他若杀了这个人,他父亲死在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他本来不惜一切牺牲,不择任何手段,都要杀了这个人。但是他现在他就算被千刀万剐,也绝不能伤害这个人的毫发。这是多么痛苦的矛盾?这种痛苦和矛盾,有谁曾经历过?有谁能想象得到?剑仍在无忌手里,但剑上已无杀气!一柄剑上若是没有杀气,就已不能再威胁任何人。上官刃虽仍在剑下,但是已转过身。他知道这柄剑已不能伤人。“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无忌道:“哦?”上官刃道:“如果你是别人,也许你已经杀了我。”无忌道:“哦?”上官刃道:你不杀我,只因为你是赵无忌,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有理智,因为你已受过太多苦难,太多折磨,你已经跟别人不同了。无忌道:“哦!”上官刃道:“所以你知道,你绝不能杀我,我绝不能死。”无忌道:“我绝不能杀你?你绝不能死?”他虽然在回应着上官刃的话,可是他自己在说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虽然发出了声音,可是他的声音连他自己听来都很遥远,就像是另一个人说出来的。上官刃道:“既然我不能死,你就只有希望自己死了。”无忌道:“哦!”上官刃道:“因为你认为你的痛苦只有死才能解脱,因为你以为你可以死。”无忌道:“我不能死?”上官刃道:“你不能!你绝不能!”无忌道:“哦。”上官刃道:“你不能死,因为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无忌道:“什么事?”上官刃道:“你要保护我,要用尽所有的力量保护我。”无忌笑了。他的仇人居然要他用所有的力量保护他,这实在是件很可笑的事。至少他自己觉得自已仿佛是在笑,别人却觉得他仿佛是在哭。上官刃道:“你以前要杀我,是为了要替你父亲复仇,是为了要尽到一个做人子的责任,为了要让你父亲死能暝目。”无忌道:“哦!”上官刃道:“可是我若死了,你父亲的死就变成全无代价了。”无忌道:“所以我不能杀你。”上官刃道:“你非但不能杀我,也不能让我死在别人手里。”无忌道:“哦。”上官刃道:“如你要尽到一个做人子的责任,你就要保护我,像你以前要杀我那样尽力保护我,让你父亲死能暝目。”无忌没有再开口。因为他已忽然清醒,被这种来自极强烈的矛盾中所产生的刺激所惊醒。上官刃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个人也要你保护。”他在看着他的女儿:“你也不能让她因你而死,否则你也将遗恨终生。”怜怜还没有死,她伤口上的血已凝结,她的父亲已在她伤口上抹了药。每个江湖中的大行家,都有一种从无数次痛苦经验中得来的救伤止血金创药,而且一定都会时常带在身边。上官刃也不例外。无忌转过头,看着她,仿佛同时也看到了风娘和千千的影子。她们也同样随时都可能因他而死,为他而死。她们都不能死,因为她们都是无辜的。现在白玉老虎虽然已粉碎,可是“白玉老虎”这计划却一定要完成。无忌忽然回头,面对上官刃,一字字道:“我绝不会死的。”上官刃并没有觉得意外,他对无忌本来就有信心。无忌道:“我一定要活下去。”他的声音充满决心,“不管怎么样要活下去,我都一定会活下。”上官刃道:“我相信。”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大旗英雄传
作者:古龙
章节:47 人气:2
摘要:——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 [点击阅读]
彩环曲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2
摘要:浓云如墨,蛰雷鸣然。暴雨前的狂风,吹得漫山遍野的草木,簌簌作响,虽不是盛夏,但这沂山山麓的郊野,此刻却有如晚秋般萧索。一声霹雳打下,倾盆大雨立刻滂沱而落,豆大的雨点,击在林木上,但闻遍野俱是雷鸣鼓击之声,雷光再次一闪,一群健马,冒雨奔来,暴雨落下虽才片刻,但马上的骑士,却已衣履尽湿了。当头驰来的两骑,在这种暴雨下,马上的骑士,仍然端坐如山,胯下的马,也是关内并不多见的良驹,四蹄翻飞处,其疾如箭。 [点击阅读]
残金缺玉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2
摘要: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西皇城根沿着紫禁城的一条碎石子路上,此刻也静静的没有一条人影,惟有紫禁城上巡弋的卫士,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