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人心鬼《全本》 - 人心鬼《全本》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眼睛就好像盯着猎物一样,他张开手,牢牢地握住美帆那丰厚圆润的大屁股,然后腰部用力一挺,顿时眼前的美帆阴道一缩,龟头立刻就被牢牢包住,给他带来了无上的快感。
  「啊,啊……啊……好爽……「美帆似乎已经被插了失了神,表情淫乱地享受着上官飞胯下的不断进攻,从衣服里露出的乳房随着身体动作的晃动而摆动,看起来诱人之极。
  「没错,就要你这个叫声,来吧,为我生下女儿吧,只属于神代家家主的女儿!」上官飞边说着,一边兴奋地伸出双手紧抓着美帆晃动不停的豪乳,肆意玩弄起来,揉成一个肉团,任意享用。
  上官飞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被男根抽插的无比欢愉的美帆也失了神,就像发狂的母兽一样,紧紧地缠住对方的身体,一只手不断抓扯地板,两条美丽的长腿牢牢缠在上官飞的腰际。
  「我,我不快要来了,再,再加把劲。」已经被欲性迷得神魂颠倒的美帆不住呻吟,上官飞不仅技术高超,更严重的是强壮用力,每一次她收缩起穴肉夹紧蜜穴的时候,都会被一根粗长的肉棒强行顶开,直掏快感的源头,强烈的兴奋感让她身体发颤。
  上官飞似乎也快到了高潮的绝顶,他兴奋地站起身子,将美帆丰满成熟的肉体抱起来夹在身上,更飞快的抽插。
  「啊,来了,来了,啊!!!!」伴随着美帆疯狂地颤抖,被强壮男人推上快感巅峰的她终于在浪叫之中达到了性的高潮,同时,上官飞也将自已的精子射入了美帆的体内。
  「哈,哈,哈……「美帆喘息地被放下来,已经褪去的衣襟下那雪白丰满的下体还流有男人的痕迹,这时候,房间的门被拉开一个小缝。
  一个身穿樱花色和服的女孩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赤松昭光将酒一饮而尽,即使不去听,他也知道妻子的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一旦想到自已的妻子如今正张开双腿,卖弄风骚地迎合那个异国的男人时,这个中年商人就感到心中有如蚁啃。
  他并非没有自知之明,昭光很清楚地知道,代代作为守护巫女的神代家是看不起自已一介商人的,而美帆当初选择自已,也无非是神代家族想利用他的商才,为家族增添财富罢了。但是为了美貌的妻子,这个中年男人还是接受了对方的利用,甘愿成为一个家族的齿轮,他满心希望自已能够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直至终年,面对妻子的刁难,他一直在妥协,希望能够软化妻子的内心。
  然而!赤松昭光忿怒地将碗扔在地上,击得粉碎。他作梦也没有想到,自已的妻子竟然会如此的淫荡无耻,竟然在家里和外来的男人偷情。如果可以的话,昭光非常愿意冲过去,扒开妻子那雪白的胸膛,然后将刀刃刺进她的乳房,让她为自已的背叛而后悔!
  不过现在必须忍耐,长期的商旅生活让他学习了忍耐的意义,所谓的忍耐就是保持冷静,不断分析对方的行动,为了在反击的时候达到一击必胜的效果。
  「不去阻止他们行吗?」昭光抬起头,异国的女客人东方燕正交叉着双手倚在墙边,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自已。
  「你什么意思?」「你的妻子和我的丈夫正在神社的另一边作爱。」东方燕冷哼一声,「而我们两个被剩下的可怜人却在赌气喝闷酒,你甘心吗?」赤松昭光看着眼前女人,曾经被称为侠女的东方燕不仅身材美艳,同时眼神中也施发出不凡的光芒,现在这个女人已经摊了牌,她同样也不甘心男人的背叛行为。
  「你想怎么做?」昭光抬起头的时候,东方燕已经走到他的面前。
  「八咫镜,在我手里。」女人阴冷地一笑,「在你们打开黄泉鬼门的时候,引出神代家族的本家,让我们潜入偷取你们家族祖传的八咫镜,这样一来即使失败了也可以把责任归到我们上官家来,是这样吧?」面对东方燕的挑衅,昭光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天龙八部色情版《1--3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3 人气:589
摘要:天龙八部色情版大学四年出来工作才知道读书无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烦心的日子,宛如度日如年。我,杨宇皓,24岁,身高178cm,体重156斤,在读书的时候,一直都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工作两年,女友是大学就认识的,恋爱了5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对我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悲哀。现从事房地产策划工作,月薪只有可怜的1500块,除了房租水电,吃喝拉撒,标准的月光族。 [点击阅读]
贫困山区的老师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764
摘要:大学毕业后,我脑子秀逗了,竟然不听家人劝告父母反对,硬是背着个行囊冲进一做大山,做一名山村教师去了,也因此相恋了两年的女友也和我拜拜了。由于交通不便,颠簸了好几天才到山村。刚进山,哇,山明水秀,翠绿的树林,带有泥土芳香的空气。正是我向往的地方。山下几十户人家,现在是中午,正冒着缕缕的炊烟。进村时,村民们都出来迎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村长走过来,帮我那过行李,握着我的手激动地说:“欢迎,欢迎啊。 [点击阅读]
脱衣麻将《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806
摘要:上学时我和当时的女友同居,两人一起在外面合租,因为房间空间够大,后来莫名奇妙的变成同学间打麻将的场地。故事是发生在大三的一个寒假里。那时女友已经先回去老家了,所以宿舍只剩下我一个人。某一天晚上,固定的牌咖--小卉来到我的住处。 [点击阅读]
混世小术士
作者:水冷酒家
章节:765 人气:4
摘要:王宝玉到底还是留下来喝酒了,酒过三巡之后,他这一桌就热闹了起来,不时有官员和企业家过来敬酒,纷纷夸赞他年轻有为,前途不可限量,开始王宝玉还能谦虚几句,但是听得多了,竟然觉得大家说的都是真的,只要是有人来,便是仰脖饮尽杯中酒,在这种轮番轰炸之下,王宝玉根本不清楚喝了多少杯,很快就眼光迷离、舌头打结了,沉文成也是心里高兴,不知不觉的还是谈到了王宝玉当初是如何的帮自己,还夸张的说,没有王宝玉指点迷津, [点击阅读]
淫荡妇人姜焕杏《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629
摘要:(一)姜焕杏,芳龄四十三岁,身裁丰满,作为一个中学的教师,平日行为端庄,在学生面前装出一副严肃但亲切的模样,但又有谁知道她每晚夜夜春宵,而且曾与她有过一腿的男性多不胜数呢!究竟是谁令她懂得享受性爱的欢愉呢?说起来应从姜焕杏十七岁时说起。 [点击阅读]
捡来的老女人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241
摘要:我生长在一个略带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伴着棍棒教育成长起来,因此养成了一种孤僻的离经叛道的性格。十岁看了第一本黄书《少女日记》,不久后第一次遗精,开始了苦涩的青春期。当时大陆难得见到几本像样的性书,以至我一度缺乏性想像,竟未养成打手枪的好习惯。大量接触性是在上大学后,学校的BBS上流传着许多来自台湾的性文章,图片,影像。也许是天性使然,广泛吸纳后,渐渐只有乱伦的文章才能带给我莫大的兴奋。 [点击阅读]
我当伴娘的遭遇《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174
摘要:我叫雅琪,22岁,刚刚大学毕业进入一家外贸公司,是一名众人羡慕的女白领。大家羡慕我不光是我有一个好工作,更关键的是我自身的优势。我不穿高跟鞋身高也能达到170cm,三围是84、62、86,我的腿长能达到98cm.我是标准的OL,所以每次上班也是标准的职业女性打扮,上身职业衬衣加西装小外套,下身是一件紧身的窄裙,腿上当然是一双肉色或黑色的丝袜,脚上穿一双细跟的高跟鞋。 [点击阅读]
霸情冷少,勿靠近
作者:沐小乌
章节:573 人气:3
摘要:c省军区军委。舒骺豞匫“老首长心血管病很多年了一直没好,不能急不能气只得好好养着,对了,他右腿做过手术,有个支架……”喻参谋边走边说,看着身后的小姑娘。纤细,漂亮,眼睛亮亮的很是听话乖巧。这一路她都听着点头,还不时把一条条注意事项写在本子上。“说起来军医大又一批学生毕业了,不知怎么没派过来一个接替徐姐位置?对了,听说你是0328师一个旅长介绍来的?”喻参谋脚步一停,突然想起来般问她。 [点击阅读]
农村妇女容易上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113
摘要:我大学毕业已经有十个月了,在这十个月中,使我最不能忘怀的,是一位农村里的女人,她叫小娥,比我大八岁,是我毕业分配前下放劳动的房东,在我下放农村的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对我问寒嘘暖的,不时地关心照顾我的劳动和生活,在下放的几个月时间里,我与小娥后来发展成为一种体贴入微式的关系,这就使我对她更加思念。 [点击阅读]
难忘蕙姨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1112
摘要:我叫祁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是杭州一家大型外企的白领。从小我在北方的军营里长大,读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老师和父母的管教都很严格,自小我就酷爱踢足球,当地一个少体校的老师看我踢球后,几次三番地找到学校和家里,要招我进体校,但家父、家母都是大学毕业后才参军,虽然入伍多年,但对此都很不以为然,坚决不让我去,就让我好好读书,说的自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斗粟”、足球只能作为业余爱好之类的道理, [点击阅读]
猖狂的堂姐堂妹《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2 人气:536
摘要:当时在农村,堂姐妞妞比我大一岁,是13岁时的事情,那时农村里房子少,不少小孩子都或多或少的见过大人们干那事,估计堂姐也看得不少,小小年纪就想试一试透B的快乐。白天我和堂姐,堂妹在一起玩,堂妹叫二妞(农村人懒的起小名,性别一样的话,就随着大的叫,二某,三某)睡在草垛上,堂姐突然说:「要不玩个别的吧?」我说「玩什么呀?」堂姐看了看没别的人在,就悄悄的说:「你透二妞哇。 [点击阅读]
姐夫不在家《全本》
作者:佚名
章节:1 人气:890
摘要:我有一个姐姐,长的真是美极了,乳房大大的,屁股浑圆的,一双玉腿又很修长真是迷死人了。我总是把她当成我和性幻想对像来手淫的。这天我来到姐姐家,姐结婚才一年多,正好姐夫出差去了,就只有姐一个人在家。天气很热,姐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在家,丰满的乳房高挺着,两个乳头清晰可见。下面的三角地带隐约可见黑黑的阴毛。因为我是她弟弟,所以姐也没有觉得不自在的。可是这样却要了我的命。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