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买夫 - 第十章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第十章
  从一开始,她就打算买个夫婿,观察过后知他是能够托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付终身、一世护着她的人,性情也处得来,于是便顺水推舟到了今天,可心底,他仍是盼望着能有一些些什么、更加不同的事物,不仅仅是夫妻情分那般纯粹。
  或许是他贪求了,他真的希望不只是自己的性情,她还能喜欢更多、更多属于他的部分,声音、相貌、身子……甚至是他整个人。
  “喜欢啊。”她打了个呵欠,靠上他肩窝漫应一声。
  分明就是一副随意的口气,鬼才信她。
  她晓不晓得,有人极喜爱她,喜欢她性情,也喜欢她的爱找麻烦,喜欢她为他做的每一件事,喜欢她的人、她的身子,甚至喜爱到她说话的样子、微笑的样子、戏弄人时眸光灵灿溜转的模样,连睡着时的样子,任何一记不经意的眉睫颤动,都好爱、好爱……
  可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敷衍。
  如果是她问他,他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
  被三两下打发掉的男人心里不平,小人地公报私仇,伸手摇晃她,“别睡,有事跟你商量。”
  “我累了嘛,改天再说。”
  “不行。”他坚决要报复到底,“把眼睁开。”
  “好啦……你要说什么?”
  “东大街宁心堂要收起来了,你有听说吗?”
  “好像吧!听说是赵老爷过世了,子孙家产分一分,只想致力于赚钱的铺子,没人想要经营那间没什么赚头的小小店铺,就决定顶让出来了。”不过那又关他们什么事?
  “我前两日去问过了,开的价还算合理,若是你不反对的话,我想顶下来自己做,汤圆摊子就收了。卖那些汤汤水水的,赚不了什么钱。”最重要的是,他不愿看她老是又累又伤的,冬天还要打着哆嗦蹲在那儿泡冷水洗碗,看着都心疼。
  “咱们手头有这闲钱吗?”而且宁心堂是卖胭脂水粉的。
  “这你不必担心,我会处理。你的意思呢?”这大半年省吃俭用的,苦不是吃假的,手头自然攒了点现银,原就是打算日后做个小生意当本钱用的。
  宁心堂生意最多持平,顶让了月余,垂询之人却是寥寥可数,他想,反正原东家也不恋栈,若是拿出诚意来谈,或可让他们分个几回摊还。
  “好啊。”他一个大男人若不怕一身粉味被笑,她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这么好说话?”
  “嫁鳮随鳮嘛。”
  如此有妇德的话由她口中说来,听得怪诡异的。
  “那我说什么你都听了?”
  “是……”
  “店顶下来,生意若还顺遂的话,生活稳定下来,咱们来生个孩子可好?”
  “好。”
  “唔,我想想,生两个好了,一男一女。”
  “喔。”
  “三个?”他尝试地再问。
  “嗯。”
  不对劲。他低头细瞧,怀中佳人垂眸昏昏倦倦,一半神魂早已投奔周公,压根儿没听清楚他问什么。

  放柔了嗓,在她耳畔悄声再问:“喜欢我吗?”
  “喜欢……”
  “……与我一般,很爱吗?”
  “爱……”
  他心满意足地笑了,抱牢了她,带着终于盼来的答案安然入眠。
  即便是拐来的。
  浥尘后来与赵家少爷接洽过,谈了又谈,最后说定盘下铺子里的货。至于店铺子,则是暂时以承租方式让对方赚点租银,产权仍归属于赵家,两方约定他日后手头宽裕了,再以合同上他们议定的价金买卖。
  收了汤圆摊子,全心经营他们的新店铺,由她更名为尘香居。
  最初那一个月其实很苦。
  在赵家手中经营只能持平,不可能换到他们手中就突然赚大钱,扣除店铺的租银及必要开销,手头几乎就没什么钱了,还是靠他谨慎计算着每一分钱财的运用才能勉强撑过来。
  穆朝雨说了全听他的,就真的一句话也不问,默默支持着他做的每一个决定。
  眼前的情况他一定料想得到,没人比她更了解他的,那颗慎谋远虑的脑袋若没再三盘算过,是不会冲动行事的,他心里一定有他的盘算。
  别人可以捅他一刀,但绝对休想要他做赔钱生意,浥尘“钱精”的封号可不是叫着玩的。
  白日除了看店招揽生意外,他几乎都泡在那一柜子她爹留下的医书里,斟酌再三后与她商议,有几个方子若是将其调配出来,转而售出,她可同意?
  毕竟那是她爹半生行医所留下的成果,还得要问问她。
  此际,她才真正领悟过来。“你打的就是这个算盘?”
  “是。”这几个方子他切身实验过,确实是有其功效的。
  可这世上,如他一般颜面几已半毁的人毕竟不多,后来他耐着性子,去抹那些淡疤生肌的凝膏,一瓶瓶测试,就是为了这个。
  “才说你转性了,突然变得爱美呢。”原来还是为了钱。
  几个熟悉的老客人,都问他是吃了什么仙丹,怎那张脸越发细皮嫩肉,伤疤一日日淡浅,活生生一个俊美俏儿郎。
  让那些大婶们口头调戏,原来是将自己当成了活招牌啊……
  他都牺牲色相成这样了,她怎好不尽点心力?
  这几日,他们讨论再讨论,将他挑出来的几张方子做了些调整,制成更适合一般人搽用的嫩肌、活肤两款膏药。
  他拟的价银,她只看了一眼便陷入长长沉默。
  这有人买得下手才有鬼。
  奸商!牟取暴利的奸商!毫无良知的奸商!
  “做生意眼光要放得远,不能贪一时蝇头小利,一开始就打坏行情,否则往后就别想做得起来了。”
  他说的很有道理,可若一开始就乏人问津,也是落入曲高和寡的窘境呀!
  “你不懂人的心态,价钱便宜未必就能得到青睐,反而容易被当成坊间俗物,不屑一顾,这是人性痛病,最贵的永远最好。”只要能证明其功效,愿意一掷千金的人超乎她所能想象,卖得便宜了反而是坏了自个儿货品的价值。

  每个店家都要有自己的招牌,生意才做得起来,先前的宁心堂之所以生意平平,便是因为没有特色,在这儿买得到的,它处也有,那么又为何非来这儿不可呢?
  老大夫的独门药方、厨娘的拿手招牌菜、武夫的独门武学……他们有的,别人仿不来、独一无二,这才是能够生存下来的不二法门。
  虽然一开始,架上的货连动都没有动过,可他不急,也急不来。
  穆朝雨瞧他不疾不徐,步调沉稳,也不说什么,餐餐陪他吃酱瓜稀饭,一同熬着。
  到了第三个月,一开店门做生竟,架上的凝肌玉骨——什么膏的,娘啦,那是随口诓他的,她说完就忘了。
  “还我冰冰肌玉骨欺霜赛雪沉鱼落雁桂香膏。”他凉凉提醒她,“如果你不介意,我已将它简化为凝香玉肤霜。”
  “……随意啦,它是发生何事了?”全被一扫而空,好可怕、好可怕!
  看着眼前的银两,半日营收就远远超出他们一个月累积下来的成果,大普洱茶惊吓的神魂至今回不来。
  他到底是干了什么好事?
  “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送了几瓶给梧桐巷的刘家,请他们试试看。”
  那个麻子脸姑娘?
  “喔,还有绿水堂的沉姑娘。”
  痘子姑娘?
  “还有一个——”
  “……你不用说了。”她完全了解。
  尘香居的生意算是稳定下来了——那其实是谦虚的说法,人与人之间,口耳相传之力可是很惊人的。
  最初,来的客人虽然多是冲着他们家的镇店之宝而来,可名气打响了,想要胭脂水粉的也会往这儿来。
  有了本钱,能进的货也就多了。京城里高档的胭脂水粉、样式独特的珠玉饰口,他也能设法打点接洽,有了独特之物,贪鲜的大户人家更爱往这里撒钱。
  赚的钱多了,日子也就愈来愈好。
  接着,他买下店铺子的产权,也在城里置宅,鳮羊送了邻里,说是每日开店做生意,往返村子不便。
  原来的老宅,他请人翻修过了,偶尔偷了闲,会与她一同回去看看老邻居。叔婶们连连夸她好眼光,女人这辈子只要聪明一件事就够了——便是挑对男人。
  这几日,天候逐渐凉了,她翻出柜子里预先为他裁好的冬衣。这些……该怎么办才好呢?
  现在出门谈生意的事都落在他头上,一方面是不舍得她在外头奔波,另一方面也是太懂个中技巧,他天生就是那块做生意的料,因此总不好教他穿得太随便。
  这些冬衣是不至于寒酸,只是一针针缝得扎实,没啥技巧花样,朴实素净了些,又是过了季的布料……
  浥尘抱着青青回房,就见她对着一床冬衣发愁。“怎么了?”
  虽然请了奶娘,可青青还是爱腻着他,除了白天忙着店里的生意,将娃儿交给奶娘看顾外,夜里还是抱回房,一家三口亲近亲近。

  她回眸,问他:“这些……你还穿吗?”
  “穿呀,你为我裁的衣,为何不穿?”他放青青在床上爬,再一件件收好冬衣,放回柜子里。
  他穿得可招摇了,旁人问起,就说是内人亲手缝制的。她不是老夸口自己是好贤妻吗?他可是替他广为宣传了。
  回到床边,他张臂搂她,依偎着温存半晌,暖声道:“往后,还要你为我裁衣,裁一辈子。”
  她笑睨他一眼,“城里多得是有名师傅,裁的都是当季最流行的衣裳样式,你还愁没衣裳穿吗?”“我又没娶他们。”他低哝,埋进她发间吻了吻,索讨些许温存。
  再美的衣裳,他永远只记得最初收到她为他裁的那件新衣,那种万般珍视的心情,放在柜上不舍得穿,几次摊开来摸摸瞧瞧,又小心翼翼放回去。
  她看了,嘴里虽然笑话他,后来却卯起来为他做衣裳,要他放心大胆地穿,别心疼脏了破了,还有好多好多呢……
  还有,当时大牛二牛宝宝地吓他,心里想的却是要将他与自己兜在一块——渭城朝雨浥轻尘,与君同一家。
  老是打翻一篮豆子要他捡,是知他性子,心急着想回报她些什么,揽下太多事情在自己身上,索性赶他去挑挑豆子,不让他再碰粗活,以免还在养伤的身子负荷不了。
  他懂的,他懂他娘子的软心肠,疼惜他不会放在嘴上说,那要有心人才能感受、意会得到。
  她推开他,在他身上嗅了嗅。
  以往会觉得这种想搜他身上甜食的表情极可爱,至于现在这个——摆明要寻他晦气的醋妻姿态,还是让他无可救药地觉得可爱。
  摊摊手,他自己招了,“刚刚上青楼,喝了一杯。”真的只有一怀。
  有没有人这种人?连进勾栏院都坦承不讳。
  “摸了花娘哪里?脂粉味重的!”
  他是卖胭脂水粉的,没脂粉味才奇呢。
  “一根手指都没让他们碰着。”他是谈生意,又不是去寻欢作乐的。“我直接跟鸨母在内院谈,往后明月楼姑娘们所用的胭脂,全由我们提供。”
  这是一笔不小的生意,谈成后鸨娘敬他一杯,他也就喝了。
  “我累了,你还不睡吗?”
  哼,以前日子苦成那样,他从早忙到晚,也没见他喊过一声累,现在装虚弱是要讨谁的怜啊!
  腰际被人一揽,拖着滚入床内,霸道地困锁在怀里,凑上前唇与唇厮磨了会儿,再啄个两口,放肆点会再多舔两下——但,最多也就这样了。
  她若愿意,就会给他一点响应,顺势亲热上一回,若是没有进一步的表示,他也会就此打住,安安分安地盖着被子纯睡觉。
  这人乖得跟什么似的,她没允他,就不会乱来。
  纤掌往下探抚,触着他下身的紧绷火热。
或许您还会喜欢:
蔡康永的说话之道
作者:佚名
章节:41 人气:2
摘要:序:说话干吗要“之道”啦!把说话练好,是最划算的事。有人天天上健身房,练出漂亮肌肉,可惜课堂报告或公司开会,未必能让你脱衣展示成果;有人唱歌非常?听,可惜想向男友道歉,或想提醒老板加薪时,用唱的会显得你很古怪,说不定加薪不成,反遭遣散。 [点击阅读]
货币战争2
作者:佚名
章节:136 人气:2
摘要:2009年6月11日凌晨2时41分,《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终于完稿了。从2006年夏完成《货币战争》以来,就开始着手收集资料酝酿《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近三年以来,仔细梳理了德、英、法、美两百多年来的所有重要银行家族之间的人脉关系,以及他们与各国的战争、革命、政变、危机之间的联动关系,从1723年开始到2024年结束,中间涉及欧洲、美国的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及其背后的金融运作, [点击阅读]
遇险自救全攻略
作者:佚名
章节:134 人气:2
摘要:第1章前言人生在世,几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谁都希望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得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相信这也是每个人的美好愿望。但是,人生之路多坎坷,在现实生活当中,随时都会有意外事情的发生,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着人类的安全。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随时都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同时也承受着各种各样的痛苦与险境。关于人生,尼采曾这样说道:人生就是一场苦难。 [点击阅读]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作者:佚名
章节:68 人气:2
摘要: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学习一件事情,就是不回头,只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后悔,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人生每一步行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些,失去了我不想失去的一些。可这世上的芸芸众生,谁又不是这样呢?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里氏8.0级大地震,陕西、甘肃发生了里氏6.5级到7.0级的余震。 [点击阅读]
镜·龙战
作者:佚名
章节:17 人气:2
摘要:沧流历九十一年六月初三的晚上,一道雪亮的光芒划过了天空。那是一颗白色的流星,大而无芒,仿佛一团飘忽柔和的影子,从西方的广漠上空坠落。一路拖出了长长的轨迹,悄然划过闪着渺茫光芒的宽阔的镜湖,掠过伽蓝白塔顶端的神殿,最后坠落在北方尽头的九嶷山背后。观星台上玑衡下,烛光如海,其中有一支忽然无风自灭。伽蓝白塔神殿的八重门背后,一双眼睛闪烁了一下,旋即黯淡。 [点击阅读]
少有人走的路
作者:佚名
章节:57 人气:2
摘要:少有人走的路作者:(美)派克著或许在我们这一代,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像《少有人走的路》这样,给我们的心灵和精神带来如此巨大的冲击。仅在北美,其销售量就超过七百万册;被翻译成二十三种以上的语言;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上,它停驻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是出版史上的一大奇迹。毫无疑问,本书创造了空前的销售记录,而且,至今长盛不衰。 [点击阅读]
悠情似雨浓
作者:佚名
章节:10 人气:2
摘要:第一章大清年间傲风堡偏厅。内首席端坐着一名老者,由外观看来,约已年届七旬,虽两鬓斑白,威严肃穆的神情却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犀利睿智的眼眸不但并无垂老之色,精锐中反而带着一股天生的权威气势,令人不由得心生敬畏。一旁卓然而立的男子抿紧了薄唇,英挺卓众的容颜散发着与老者相同的慑魄气势,轻拢的眉宇间有着凝然与苦恼。 [点击阅读]
柳林风声
作者:佚名
章节:19 人气:2
摘要:肯尼斯·格雷厄姆(1859~1932)生于英国苏格兰的爱丁堡,他的童年很不幸,5岁丧母,随后丧父,几兄弟都由亲戚收养。中学毕业后,他没有钱继续读大学,20岁进英格兰银行工作,直到1908年,因在银行里被一疯汉用枪击伤而退休。他喜欢自然和文学,业余研究动物和写作,很早就是一位很有名气的作家。 [点击阅读]
激荡三十年
作者:佚名
章节:172 人气:2
摘要: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2006年1月29日,中国春节。写于38000英尺高空,自华盛顿返回上海。说来新鲜,我苦于没有英雄可写,尽管当今之世,英雄是迭出不穷,年年有,月月有,报刊上连篇累牍,而后才又发现,他算不得真英雄。 [点击阅读]
燃烧的卡利姆多
作者:佚名
章节:21 人气:2
摘要:传说,全身披着金属盔甲的创世神泰坦创造了美丽而富饶的艾泽拉斯世界。整个世界,是由与其同名的艾泽拉斯大陆以及卡利姆多、诺森德、奎尔萨拉斯、洛丹伦、卡兹莫丹这几块大陆和位于世界正中的大漩涡附近的安德麦尔群岛构成,各式各样的生物分散其间,除了人类以外,世界上还分布着不少的智慧生物。其中,既有以神奇魔法能力见长的高等精灵与娜迦族,还有擅长机械科技的矮人与地精一族,更有体能超群的巨魔与牛头人部落。 [点击阅读]
石油战争
作者:佚名
章节:92 人气:2
摘要:当我坐在桌前,铺开笔墨,准备为本书中文版撰写序言的时候,既感到自豪,也感到惶惑。中国读者智慧而敏锐,要在这样一篇短序中将一个纷乱嘈杂的世界简洁明了地呈现出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以一种不同于美国的方式,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是当今中国的历史使命。 [点击阅读]
苏肉难寻
作者:佚名
章节:170 人气:2
摘要:第一章来,介绍一下,我叫苏栩,大家都喊我苏苏,孤儿一个,一个很冷很冷专业的稍微大龄的女硕士生,近来有点花痴倾向。不能怨我,孤儿院的老院长成天在电话中苦口婆心的教导我说:“苏苏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老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会背锄禾日当午了,你要抓紧时间,在学校里找一个男朋友,将来一起在北京工作……”老爹的训话都是从我背锄禾日当午开始,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