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买夫 - 第四章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第四章
  这一刻他突然又觉得没啥好气了,一肚子闷恼尽消。
  无论如何,她回家总还记得带上他,不曾落下。想贴掌心渡来的温热,暖暖包覆而来,让他觉得就算一生为她操劳致死都甘愿。
  他缓下脸色。“家里头面粉用完了,先到杂货街上备点用料。”
  他后来换了一间老字号店家买面粉,豆子则到街尾买,是麻烦了些,但可以省下一点开支。
  以往,她只在乎质量好不好,买贵了些也无所谓,而他不只要质量,也要开价公道,与店家约定长期供货,商议的价码再往下砍个一成五,薄利多销,长期下来店家也不吃亏。这些她不懂得计较,可他懂,他只会全心为她,砍得对方血流成河,他也不会有一丝心软。
  备妥了家里头所需杂货,她一脸馋样地望着隔壁的糕饼铺子问:“可以买几个枣泥糕吃吗?”
  丫头嗜吃甜,爱到没人性的地步了。
  稍早的事,他犹有余愠,报复性地回她。“不行,今个儿没钱了。”
  “喔。”她失望地应了声,也没跟他缠闹啰嗦,乖乖迈步离开。
  行经布庄,她又停下脚步,朝里头望了望,挣扎半响,好生犹豫地问:“真的不能再花一点点了吗?”纤指比出一些些距离。“真的一点点就好,明日再补回来?”
  他一向比她要理性自持,每日能花用的钱财度相当严格地控管着,她也知道他是对的,以往一句也不会跟他罗嗦,可这回……
  哪个女孩不爱美,她能穿的衣裳不算多,做一袭漂亮的新衣让她开心开心也不为过。
  他想起,翎儿轻抚白狼时那心酸不舍的神情,好像也有一点懂了……有些事,理智是一回事,可快乐与满足是钱财买不回来的。
  叹了口气,他还是给了她七文钱。“还有刚刚翎儿的那个铜钱。”要买疋不差的布料,够了,饶是她再不会杀价,能被敲的竹杠也只有这点空间。
  她咬牙。“你这钱鬼!”算的真精。
  女人的喜好没他插嘴表示意见的余地,他在布庄外头等她,让她去挑选布疋花色,可想起她方才失望的神色,他还是绕回糕饼铺子去买枣泥糕。
  回过头来想想,她虽从未在嘴上表示什么,可她放心将一切都交给由他来打点,钱财之事从不曾过问一句,全然听从他安排,这何尝不是对他的信赖与肯定?
  买完枣泥糕回来,她也刚好抱着一疋靛青色的素面布料出来。
  他摸摸布料,质感还不错。“花了多少?”
  “刚刚好七文钱,我说我就折磨多了,再不行我割肉抵账吧!他就卖了。”
  她拎出那枚铜钱,上缴国库。
  不错,长进多了,他原本已经做好打算,连这枚铜钱都得慷慨捐躯。
  “喏,奖赏你的。”少当几次冤大头,够她吃多少枣泥糕了。
  她怕脏了布,双手宝贝地抱在怀里头护着,很大爷地张嘴等人服侍。
  “……”得寸进尺了她!

  “快呀,我嘴酸。”
  “……是。”如今连喂食都得由他来,真的只差陪浴侍寝了。
  哎,借问这世上还有谁能比他更深刻体认到——忠仆难为?
  一脸心虚。
  他在灶边包着鲜肉汤圆,一边看顾灶上熬煮的红豆,适时拌个两下,而后,穆朝雨由灶边的小窗子冒出头来。“在忙呀?”
  这不是明知顾问吗?
  他回头瞥她,由那张脸读出的,就是极致鲜明的心虚味。
  “桌上有盘腌梅,李大婶家拿回来的。”以为她又嘴馋,想讨甜点吃了。
  李大婶家孤儿寡母的,许多事情不大方便,他偶尔会去帮些忙。方才去修完屋瓦回来,对方想答谢他,李大婶腌梅子的手艺极好,于是他便要了这盘蜜梅回来。
  有时,村子里哪户人家有些苦力活,他也会去协助,家境好的会给点酬金,若是家徒四壁,送盘腌梅他也会笑笑接纳,回来给她解解馋也很好。
  “不是啦!”
  “不是?”他以为,她只有讨甜食吃时才会出现那副结巴样。
  “呃……也没有不要,梅子可以等等再吃……我的意思是……我是说……我有事跟你商量……可以吗?”
  居然问他可不可以?
  他几乎要受宠若惊了。“什么事?”
  “那个……嗯……我刚刚去阿满姨那儿蹓跶,回来的路上……就是……”
  “小姐不妨直言。”
  “……我们可以养狗吗?”
  “狗?”对了,他想起“英年早逝”的宝宝,她挺念念不忘的,会想再养只狗也能理解。
  “这并不为难。”不过就是一碗剩饭,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困扰。
  “所以你是答应了?”平日一个铜钱都要绑上十来二十个结,没想到他会同意得如此干脆,她不禁有些意外。
  “对。”如果这能填补她失去宝宝的缺憾,他没有理由反对。
  “太好了,宝宝,快谢谢你的大恩人!”始终藏在身后的手移向前,她捧高掌上的小东西。
  他似乎……过于嘴快了……
  浥尘愣愣地与黑狗四目相对,思考这般心情到底算不算后悔。
  那绝对不是一方小角落、一碗小饭菜那么简单的事。他稍后绕到前院,帮忙安置家中新成员,也更加看清狗儿身上的灾情。
  它被削去了半边耳朵,一身的伤痕累累,简直就是饱受凌虐,一般人就算想养,也不会捡这样一只既残缺、状况又糟的狗。
  可,这不就是穆朝雨吗?从过去的癞痢狗、到他、再到眼前这只……总爱捡些伤伤残残、遭世人遗弃的人与畜,一颗心比谁都软。
  他叹上一口气,认了。
  在前院里替他们的新家人搭好小屋,再回头去帮她。
  她先替狗洗净一身脏污,再剃除伤处部分的毛发。可伤处着实不少,东一撮西一撮看了滑稽,索性全剃了。光溜溜的小肉球在她手中颤抖,看起来既可怜又无辜。

  他好笑地上前,正欲说些什么,抬眸瞧见她的摸样,呼吸一窒。
  方才替狗儿洗沐,碰疼了伤口的狗儿万般挣扎,数度从她手中逃脱,溅的她半身湿,薄透的衣装由微乱的襟口隐约勾勒出里头兜衣的摸样……这要教外人瞧见还得了!
  “我来,你进去换身衣裳。”
  “你会吗?”
  哪里不会?眼前这瓶瓶罐罐没人比他用得更上手了。
  于是,小肉球被包成了小白球。
  瞧见有个同伴走过与他以往相同的来时路,他顿时觉得——人生圆满了。
  原来这世上,他并不寂寞。
  浥尘破欣慰地如是想。
  于是,缺耳狗在他俩的照顾下,逐渐伤愈,能跑能跳,白天他俩去市集做生意,便把狗也带着,久了,倒也习惯那成日跟前跟后的狗影。
  她很宝,那只狗更宝,很能配合她的一堆蠢把戏,一人一狗对味儿,完全就是一对哥俩好。
  原以为她只是说说,没想到她似乎当真要把它训练成第二个宝宝,一会儿缩起四肢伪装成小球,一会儿摊平装死晒肚皮,常把来的客人逗得好乐,无心之举倒意外招揽了不少生意。
  在那过后没几日——
  “我——有事跟你商量。”
  “何事?”
  “我在后头林子里,捡了只白兔……”
  要养是吧?
  也还好,都养只狗了,再收留只兔子也没什么。
  小兔子应是误触了猎户陷阱,后足受了伤,他们暂时收留兔子,替它包扎伤口,伤好后想放回林子里,但这段时日吃好住好的兔子竟然赖着不走,只好也养了下来。
  又过几日——
  “有只小雀鸟掉在我们家窗口耶!”
  “……”
  养只小雀鸟浪费不了什么粮食,但——
  问题就出在它早也啾、晚也啾,吵得人无法成眠啊!
  想扔到院子里去,偏偏她又说初生的小雀鸟先天不足……那么,她要后天调养就是了?
  她不但在房里铺了温暖的小鸟巢时时看顾,还走到哪儿带到哪儿,他快被耳边不绝于耳的啾啾声给搞疯了。
  再然后——
  “我……我捡了只母羊回来……”
  他仰头无语问苍天。
  怎么……愈捡愈大只,愈捡愈夸张?
  “你不要太过分!”简直得寸进尺,他再也没办法洒脱应诺。
  但……或许是以为养不活了,产后奄奄一息的母羊被丢弃在山坡边,只剩一口气,他想不妥协都不行。
  也不晓得是她医术绝佳,还是那些小动物天生与她有缘,硬是教她给养活了,于是也就是继续养在后院。
  所幸母羊也不算没贡献,他至少还能挤点羊奶出来,给单薄的她补补身。反正无论她如何捡,他总能在绝望谷底找曙光,这一切全是环境所逼啊……要养这一大家子,不精打细算些成吗?唉,忠仆难为!

  可在母羊之后,他也正式对她严格告诫,这是最后一次,不许再捡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回来,他们家都快客满了。
  时隔两日,穆朝雨去祝家嫂子那儿串个门子回来,发现院子里多了几只小鳮仔,啾啾啾地绕着院子熟悉地盘。
  浥尘正开门出来,目光才刚与她对上,她旋即弹开一大步,摇头摆手地连声表明自个儿清白。
  “不是我、不是我!我回来它们就在那儿了。”
  “我知道,是我。”他将手上的半杯白米撒去,喂养小鳮仔。
  她“咦”了一声,在他身边绕着圈圈,上下打量他,一副“你也有今天”的神情。
  他没好气地回道:“鳮养大可以宰来吃,你的兔子要让我宰吗?”
  “你好残忍!”
  一旁蹦蹦跳的白兔仿佛听懂看他的话,抗议地扑上去咬他裤脚。
  “畜牲,再不松口我晚上就吃兔肉。”他沉声威胁。
  “兔兔,快松口,这家如今他是大爷,他要宰兔我可保不了你。唉,没法儿,时势比人强呀,咱们都还得靠他吃饭,他大爷要是一个不高兴,饿咱们老老小小个十顿八顿的可怎生是好……”
  说得好似他谋财夺位、恶奴欺主似的。
  他侧眸瞥她,倒想瞧瞧她这“天涯飘零一孤女”的戏码能演到几时。
  她揩揩眼角压根儿不存在的泪花,正演到兴头上,突然凑近他,鼻尖嗅了嗅。“你怀里什么东西?”
  心房狂跳了下,他因她突来的靠近而微红了耳根。
  他伸掌将她推回适当位置,这才故作镇定地掏出袖内那袋绿豆糕。
  还真一点甜食都瞒不过,她这究竟是什么鼻?
  “薛大娘给的,回头记得谢谢人家。”全村大概没人不晓得他家有个嗜甜食成痴的姑娘。
  她也老实不客气地接来,一手捏了就往嘴里送。“你人缘都比我好了。”
  才住上半年,前前后后的邻舍都教他给打点得妥妥帖帖,原是抱着观望心态的众人,这会儿人人老是在她面前夸他,也不晓得他究竟是怎么收买人心的。
  喂完围在竹篱笆里的鳮,接着他来到前院,挖出几颗成熟的地瓜及白菜,晚上好下锅。
  一块糕点忽然递到他嘴边,他摇头。“你吃就好。”
  这些小点心对他而言太奢侈,会时时备上糕点,全是为了她。
  “喔。”身旁那人三两下吃完绿豆糕,捏起他一片衣角擦手。
  他盯着衣裳那一小块污渍,极力认真地思考——这世上哪来如此嚣张的孤女、如此歹命顺受的恶仆?
  眼看“家眷”口数一再增加,以前只有小黑狗倒还好办,带着一块儿摆摊便是,如今这“一大家子”,总不好还携家带眷、浩浩荡荡出门吧?
  于是思考过后,便连宝宝——也就是那只小黑狗也一道留下来看家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蔡康永的说话之道
作者:佚名
章节:41 人气:2
摘要:序:说话干吗要“之道”啦!把说话练好,是最划算的事。有人天天上健身房,练出漂亮肌肉,可惜课堂报告或公司开会,未必能让你脱衣展示成果;有人唱歌非常?听,可惜想向男友道歉,或想提醒老板加薪时,用唱的会显得你很古怪,说不定加薪不成,反遭遣散。 [点击阅读]
货币战争2
作者:佚名
章节:136 人气:2
摘要:2009年6月11日凌晨2时41分,《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终于完稿了。从2006年夏完成《货币战争》以来,就开始着手收集资料酝酿《货币战争2——金权天下》。近三年以来,仔细梳理了德、英、法、美两百多年来的所有重要银行家族之间的人脉关系,以及他们与各国的战争、革命、政变、危机之间的联动关系,从1723年开始到2024年结束,中间涉及欧洲、美国的许多重要历史事件及其背后的金融运作, [点击阅读]
遇险自救全攻略
作者:佚名
章节:134 人气:2
摘要:第1章前言人生在世,几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谁都希望在有限的生命中活得平平安安、幸福快乐。相信这也是每个人的美好愿望。但是,人生之路多坎坷,在现实生活当中,随时都会有意外事情的发生,各种各样的天灾人祸时时刻刻都在威胁着人类的安全。上至达官显贵,下至黎民百姓,随时都在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同时也承受着各种各样的痛苦与险境。关于人生,尼采曾这样说道:人生就是一场苦难。 [点击阅读]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作者:佚名
章节:68 人气:2
摘要: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学习一件事情,就是不回头,只为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后悔,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人生每一步行来,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我得到了我想要的一些,失去了我不想失去的一些。可这世上的芸芸众生,谁又不是这样呢?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了里氏8.0级大地震,陕西、甘肃发生了里氏6.5级到7.0级的余震。 [点击阅读]
镜·龙战
作者:佚名
章节:17 人气:2
摘要:沧流历九十一年六月初三的晚上,一道雪亮的光芒划过了天空。那是一颗白色的流星,大而无芒,仿佛一团飘忽柔和的影子,从西方的广漠上空坠落。一路拖出了长长的轨迹,悄然划过闪着渺茫光芒的宽阔的镜湖,掠过伽蓝白塔顶端的神殿,最后坠落在北方尽头的九嶷山背后。观星台上玑衡下,烛光如海,其中有一支忽然无风自灭。伽蓝白塔神殿的八重门背后,一双眼睛闪烁了一下,旋即黯淡。 [点击阅读]
少有人走的路
作者:佚名
章节:57 人气:2
摘要:少有人走的路作者:(美)派克著或许在我们这一代,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像《少有人走的路》这样,给我们的心灵和精神带来如此巨大的冲击。仅在北美,其销售量就超过七百万册;被翻译成二十三种以上的语言;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上,它停驻了近二十年的时间。这是出版史上的一大奇迹。毫无疑问,本书创造了空前的销售记录,而且,至今长盛不衰。 [点击阅读]
悠情似雨浓
作者:佚名
章节:10 人气:2
摘要:第一章大清年间傲风堡偏厅。内首席端坐着一名老者,由外观看来,约已年届七旬,虽两鬓斑白,威严肃穆的神情却在无形中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感,犀利睿智的眼眸不但并无垂老之色,精锐中反而带着一股天生的权威气势,令人不由得心生敬畏。一旁卓然而立的男子抿紧了薄唇,英挺卓众的容颜散发着与老者相同的慑魄气势,轻拢的眉宇间有着凝然与苦恼。 [点击阅读]
柳林风声
作者:佚名
章节:19 人气:2
摘要:肯尼斯·格雷厄姆(1859~1932)生于英国苏格兰的爱丁堡,他的童年很不幸,5岁丧母,随后丧父,几兄弟都由亲戚收养。中学毕业后,他没有钱继续读大学,20岁进英格兰银行工作,直到1908年,因在银行里被一疯汉用枪击伤而退休。他喜欢自然和文学,业余研究动物和写作,很早就是一位很有名气的作家。 [点击阅读]
激荡三十年
作者:佚名
章节:172 人气:2
摘要: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2006年1月29日,中国春节。写于38000英尺高空,自华盛顿返回上海。说来新鲜,我苦于没有英雄可写,尽管当今之世,英雄是迭出不穷,年年有,月月有,报刊上连篇累牍,而后才又发现,他算不得真英雄。 [点击阅读]
燃烧的卡利姆多
作者:佚名
章节:21 人气:2
摘要:传说,全身披着金属盔甲的创世神泰坦创造了美丽而富饶的艾泽拉斯世界。整个世界,是由与其同名的艾泽拉斯大陆以及卡利姆多、诺森德、奎尔萨拉斯、洛丹伦、卡兹莫丹这几块大陆和位于世界正中的大漩涡附近的安德麦尔群岛构成,各式各样的生物分散其间,除了人类以外,世界上还分布着不少的智慧生物。其中,既有以神奇魔法能力见长的高等精灵与娜迦族,还有擅长机械科技的矮人与地精一族,更有体能超群的巨魔与牛头人部落。 [点击阅读]
石油战争
作者:佚名
章节:92 人气:2
摘要:当我坐在桌前,铺开笔墨,准备为本书中文版撰写序言的时候,既感到自豪,也感到惶惑。中国读者智慧而敏锐,要在这样一篇短序中将一个纷乱嘈杂的世界简洁明了地呈现出来,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以一种不同于美国的方式,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是当今中国的历史使命。 [点击阅读]
苏肉难寻
作者:佚名
章节:170 人气:2
摘要:第一章来,介绍一下,我叫苏栩,大家都喊我苏苏,孤儿一个,一个很冷很冷专业的稍微大龄的女硕士生,近来有点花痴倾向。不能怨我,孤儿院的老院长成天在电话中苦口婆心的教导我说:“苏苏啊,你年纪也不小了,老爹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会背锄禾日当午了,你要抓紧时间,在学校里找一个男朋友,将来一起在北京工作……”老爹的训话都是从我背锄禾日当午开始,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