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倚天屠龙记 - 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读后感——江湖记:淫僧和师太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水浒》里引苏轼小段子“一个字便是僧,两个字是和尚,三个字鬼乐官,四字色中饿鬼。”而且说来有理有据:和尚最闲,专一思量女施主们。按,苏轼这人既能和佛印对论牛粪,又有所谓“一屁打过江”的传闻,与和尚们最是亲密,大概不假?回说《水浒》,五台山诸家和尚不茹荤酒,见了狗腿大喊“苦也”,都是些乖和尚,只是那智真长老端的是个伪君子,很值得人思量。到《西游记》末尾,如来拈着经书,亲口代徒子徒孙们要赏钱,纯属调戏人了。冯梦龙更也与和尚有仇,《三言》里头,和尚沾色,所在多有。不一一细表。
  按说佛门中人,理想来说,该都和三藏似的,持斋守戒,把修禅当人生目标。可是《儒林外史》《水浒》这些道尽世情的,和尚们就显得像个特殊机构。寺院供施主们赏花,吃斋,偶尔出去营些做道场业务。穷寺破庙,和尚也懂得奉茶请吃豆腐。“湖上虚堂开对岸,水边团塔映中流,留客烂猪头。”基本就是特色餐厅营业了。
  所以也不能责问为啥如今少林寺释方丈永信大人满面油光了,盖自古以来,僧这东西就分三六九等。冯梦龙为啥爱把和尚写婬僧?因为出掉男女勾当,本是寻常;唯僧人犯了色戒,格外矛盾。李碧华《诱僧》,不是僧人身份,电影里陈冲按倒了男主角,也没那种禁忌诱惑。
  《飞狐外传》是清朝,少林早被招了安。掌门人大会上来了个端方中正的方丈,没啥说头。大概类似于如今少林释方丈,听说中央有将军评选最佳单位,就赶着上北京出席。袁紫衣虽是尼姑,言笑不禁的,还紫衣纤腰,大大的不守清规。你若一身缁衣芒鞋,兼带三口一个阿弥陀佛,任你怎么紫罗衫动红烛移,胡大哥哪里会看得中你?《红楼梦》里智能儿再不规矩,大白日不敢和秦钟如何,而且躲在庵里。偏你袁姑娘事儿多,入了江湖不算,还带趁洗澡偷男人衣服。“芳心可可,只记着那小胡斐”。心口不一,前后矛盾。设若不是女主角,或者被灭绝师太见了,说她是个“婬尼”,大致不假了。
  《雪山飞狐》,宝树大师出场,拿来吓人的是满口“他奶奶的”,很给人感官刺激。诸位大爷听了惊讶,大概是平日里所遇和尚,都是善哉善哉吧?天龙们和饮马川争风吃醋打架,死了个和尚。好和尚,不辞万里来辽东,任光头挨冻,也不是安分和尚。无非入了社团学了点武艺,表示不忘本罢了。也是个假和尚。
  《连城诀》里,血刀门是个极邪恶的组织。说他们是和尚,简直只是单为了做暴力美学的对比效果?宝象随口一句“人肉又不难吃”,让人浮想联翩。此大师吃肉,比常人大有过之,人肉鼠肉皆不避,天生奇懒,满口粗话,真是和尚的极端反面。有其徒必有其师,血刀老祖简直是和尚所有特性的反面集大成者:动辄恫吓吹牛,妄语戒是犯了;杀戒不必多说;至于色戒,金书里若他不婬,便没一人称得上婬了。看他老人家披僧袍出阵,真让人疑惑他是不是玩无间来的。
  《天龙八部》,婬僧惊现父子党,暂且搁下,先说旁人。黄眉僧金刚指厉害,算大理民间高手,等保定帝去谈条件,免了盐税,才去救人。此僧大概算是热情参政、上通国家领袖的民主人士,又有些类似日本太原雪斋类“外交僧”。当然,此僧除了参政和武功,别的方面还算规矩。
  大理天龙寺,是个神奇寺庙。早有人分析过,此寺等于大理真正内政核心集团,保定帝虽是皇帝,等于家庙里养了群半太上皇,凡事谨小慎微,也属寻常。段延庆残废了,一门心思连滚带爬,到天龙寺来求公道,可见天龙寺还类似于国会仲裁法庭。当然天龙寺的好处还是菩提树多,由得段大恶人和刀王妃成了好事,生了个孽障,回头泡尽了段王爷的诸家女儿,也算为刀王妃报一小仇。回头说,天龙寺诸大和尚参政议政不说,对武功还是格外上心。看明王表演少林指法风回雪舞的,都心生馋意。可见修禅是假,隐居是真。大隐隐于寺,无非继续参研武功而已——实质无非是个大理武学皇家研究院。

  又说少林寺。二、三、四代僧人都出息不大。慧字辈出了冰蚕主人这个大败类,活活一个猥琐版鲁智深。其他慧字辈平庸,也就罢了。玄难大师是达摩院首座,但酷爱犯嗔戒。听薛神医说句乔峰如何,就红起小脸儿急了,上去“袖里乾坤”。玄寂大师和乔峰一起误杀了祁六,还强词夺理“都怪你杀了”,可称无耻。这二位和尚无非是学了身武艺,属于专业技能高超的少林寺干部,但思想境界相当不高。偏玄难对逍遥派一众人都还存轻视之意,经常胡思乱想,自创结论,只能说是个打架尚可的寻常老僧了。比起虽然嗔戒奇大,但死时大彻大悟的玄痛,大大的不如。
  玄苦大师是个热心肠,教出萧峰,被方丈逼十问还不愿说谁杀了自己,是个好和尚;玄生聪明强干,行事果决,也是玄字辈里年少有成的一位。
  让人头大的是婬僧父子党。先说儿子。虚竹初上江湖,真是唐僧再世。喝水念咒,见打就躲。大慈大悲,是个模范无比的和尚。吃了片肉喝了口鸡汤,都存心想呕,虽然有些拘泥小节不算通达,至少强过伪君子们。可是遇到心理变态的童姥,越是倔强,便越适得其反。于是搂梦姑、修武功、掌山头,一一亲历。简直是小说版的“小哥哥,你掉在河里的是金斧头、银斧头还是铁斧头?”
  虚竹算被动的婬僧,而且直到最后,依然不脱一个小和尚的赤子。但他爹却大大不同。做带头大哥去杀契丹人,姑且算他是爱国热情高涨,参与民间抵制辽国超市保护国货,可是跟叶二娘那事,就大大不对了。先是“紫云洞”“乔婆婆接生”。都做了和尚还能私下安排这么多事却瞒过少林群僧,真是精明赛过凤姐。领导除了佛祖外,还出去找一外遇。当然,若你是个员外郎,养个把外宅,只要没有母老虎打上门去,外人管不着;但当了方丈,白日坐坛说法,晚上窃玉偷香,只得说是婬僧了。最妙的是,叶二娘丢了孩子,在江湖上杀无数孩子取乐,他老人家不去阻止,却自顾在寺里练“袈裟降魔功”,而且还沾沾自喜“虽然颇误禅修,但这一拂如何如何精纯”。任着自家情妇在外头杀人时还琢磨禅修,这也实在太领导太无耻了一点。
  大轮明王虽是和尚,但无非拿个和尚的身份蹭个吐蕃国师的名头,然后走到哪国zheng府,人都不敢怠慢。这样,至少他不必琢磨钱的来源,也永远不会如其他豪侠,遭受通缉、zheng府冷漠、没有靠山之苦。这和郭靖的好处类似:蒙古人见了宋朝人士,便扯刀来剁,见了郭大侠,连忙拜倒,大呼金刀驸马……方便得很。
  《射雕》,枯木和焦木都是典型的宋小说和尚。和江南七怪有来有往,有官僚亲戚。自己还开班授徒,教陆冠英武艺。其实也就是个合法经营的工作室。一灯大师的话,刘贵妃说得好:“躲在深山里做皇帝。”当然,南帝至少比天龙寺那些先辈们像和尚。慈悲为怀,而且还和师弟交流中外佛经理论,兼习武功,治病救人,而且戾气尽消。着实是个极好的和尚。
  灵智上人剃光头的唯一用处是凸显他后脑的那块肉,然后让东邪西毒们抓着玩。
  《白马啸西风》貌似没和尚。通《可兰经》那位姑且算长老。罢。
  《鹿鼎记》里,皇帝和尚、公爵和尚们纷纷出台。清朝皇帝信佛者多,顺治和玉林琇、溪森这些和尚有一腿,确是有的。于是有了顺治这皇帝和尚。不过此人为情出家,又脾气暴躁,满口“早该废了她(太后)”,其做和尚也不快活可知矣。行癫是个李逵型和尚,不提。玉林和尚很有些黄眉僧的意思:上通帝皇的身份,处事冷静,这样的和尚不适合钻研佛法或出世修道,还是进内务府吧。
  韦爵爷去少林寺做和尚,享尽特殊待遇,看遍诸生百态。晦明方丈简直就是《水浒》里五台山真长老,油滑世故,还故做高僧状。澄观却是个呆和尚。虚竹若不出山门,练个几十年,到老来就是他这模样。韦爵爷做和尚,至于闷到去嫖院,被一众满口葱蒜的姑娘们围,可见那时少林寺大概算得清规严明。

  十八罗汉随爵爷出门,爵爷妥帖安置了食宿,诸和尚大为欢喜。可见和尚终究人之常情,爱吃好的爱睡软的。真到目空声色地步看山不是山的,估计爵爷见了就怕。五台山其他和尚,被爵爷一把银票,就打得屁滚尿流。无非是普通法事机构而已。
  似乎金庸不爱头陀,或是头陀名声都被武二郎绘得苍莽了。金书里头陀一个都不是好人,火工头陀、聋哑头陀,都是旁门左道之辈。胖瘦二位头陀倒很好玩。虽然入了邪教组织被小将们批斗、被教主整容,本性不改。瘦头陀色心炽糜,和年纪不小的假太后宫中厮混,被韦爵爷问起时还脸有得色,婬僧是也。胖头陀倒是极好的人。对师兄有情有意,对爵爷有礼有节,为人淳朴。虽然没念一句佛,比许多假和尚正经得多。
  阿九是个尼姑,大概是因为断了左臂,又离了情人,心死如灰吧。至于其守斋戒,倒真是清心寡欲的表现了,反正也没人有本事有资格管她。然而爵爷给她安排些吃的,终究会小挑剔一下。对吴三桂、李自成,恨意始终不息是正常表现。设若她真是目下无尘,那与行尸走肉也无异了,更不会江湖上走动。遇不上韦爵爷,戏也没了。回得宫里,还能挂念袁承志。三千烦恼丝断了不过是头清凉些,心有所系魂有所牵,那是没法子了的——《白马》里,《古兰经》也没法子。
  《笑傲江湖》里,僧不如尼多。少林那几位,方生大师是个朴实和尚,方证却是个极厉害的政治家。联冲虚,勾令狐,孤立岳、左,悬空寺一番话,厉害得很。本身武功也煞是了得。但他老人家像武学大师,像政治家,像一派之长,就是不像和尚。
  不戒和尚有些鲁达样,但又格外霸道些,在《笑》这寓言里,纯是个一切反其道而行的人。自己是个和尚却不戒,生个女儿当尼姑了,又到处找姑爷,让女儿也不得守戒。简直就是来破坏和尚尼姑整体队伍素质的。至于把田大人伯光阉了逼十他做和尚,简直无法无天,不讲道理。
  恒山派那些姑娘,小母鸡似的咯咯达达,一个个没修成道,帮腔都很拿手。和桃谷六仙们玩联口相声甚欢。仪琳则是缺法力的幼女版观世音。纯净温柔,是虚竹的少女版。金庸后记说仪琳之爱纯真,是他少见的一次对非女主角的评论——另一位是“最可爱的”小昭。仪琳很可以拿去做个佛学院广告。和小龙女放一起,然后对大家说:“来来请看,同样是不与外人打交道,一个念佛经一个不念,差别就是这么回事。”
  定逸师太是一点也不逸,定闲师太倒是慈祥可人,通《笑傲》里难得的完人之一。人既通佛法,又通达善良,宽和慈悲,智慧武艺也不缺,真是百世一逢的好尼姑。善哉善哉。
  《书剑》,很有趣的一点。红花会道士女子秀才商人都有,独缺和尚一味。少林俗家弟子倒有几位,可见那时少林已经远不是个修行之地,纯成了武术学院。好容易出现了一次少林寺,陈家洛单人闯关,但几位和尚都甚是脸谱。莽和尚、笑和尚、冷和尚都有。末了方丈天虹是个打机锋和尚,倒真的像个高僧。然而他老人家殉了寺,其他和尚闹嚷嚷就杀奔紫禁城去了。真有些邪派意思,甚不和谐。
  《神雕》,又一位“西藏圣僧”出场。且看《鹿》里的桑结,外加灵智上人、血刀老祖、吐蕃明王,咱只好说,金老爷子对西藏僧人甚不以为然,来的都是些除了光头没点和尚模样的。金轮法王和明王一样“文武全才”、“武功绝高”。但比起明王明辩妙悟,他那些造型摆得甚差。抢牛肉喝荤酒咱就不提,西藏佛教与中土佛教不同,何况“荤”本就是葱姜等植物他不避也就罢了,主要是脑子不大好使。自始至终,此反派的目的都很奇怪。明王是好武成痴,终成孽障,一切无非追求天下无双。而他老人家?入中原先抢武林盟主,一会儿跟忽必烈做狗腿子,被打败了又回去练猪蛇不若功打算报仇。做啥事都半途而废,脑子昏天黑地。按这样的愤怒青年,只好说脑子不甚灵光了。

  他弟子达尔巴也是,除了被杨过骗得拜地呼师兄外,一点都不佛家弟子——原来佛家给他的影响也就是信了转世?其他类似于行癜。
  《倚天》,从没看过哪本书有这样恶劣的少林派。先开头吧,一群少林僧围郭二小姐,哪像出家人?山大王看见美人转山,都会上前搭讪探问肯不肯做压寨夫人,少林和尚偏出了手。等何足道一到,色厉内荏,人家画一棋盘就全寺抖似筛糠。等觉远退敌,又开始反攻倒算,急于除内奸,连海沙派都不如。
  不讲道理,百年之后仍如是。龙门镖局里见了张五侠,不等问清先动了手,个个都是道德警察。组织大队人马上山给张三丰拜寿,亟亟的问谢逊,真是一团无耻嘴脸。除了空见外,另三大圣僧都不是啥好货。空智阴险奸诈,空性狭隘呆蠢,空闻城府似乎深,可惜没见啥内涵。到哪里一群秃瓢排得密密麻麻,仗少林二字吓人罢了。活该被殷素素死前一骗。
  至于后山三渡,更是脸皮厚过嵩山。被成昆骗也就罢了,枉为圣僧,念念不忘盲目之仇。听说阳顶天死,立刻转身把气撒在张无忌身上。不讲道理爱迁怒如黄老邪,误以为女儿死于是打算去杀江南七怪,大概和他们差不太多。妙的是,原委已说清,张无忌从河间双煞手下救了三个秃驴,居然大言不惭,死撑在树下不走,言明“我们发了誓如何如何,必须打败才能如何如何。”如此大败亏输承了人情面还死鸭子嘴硬的,无非和韦爵爷手下赵齐贤类差不多而已。当然,赵齐贤脸皮厚度终究有限,而且是个直性子,赌输撒泼,不敌还去请韦大人出面,不脱“咱御前侍卫就是吃拿卡要”的本色。三个老和尚放走谢逊,居然还好意思大讲佛法,收谢逊为徒,张无忌居然还看得感动,只让人恨不能揪他耳朵问:你那口口声声喊得甜蜜的外公都念到狗身上去了?
  彭莹玉、朱重八、说不得,明教里率多和尚,当然都还是风尘假和尚,身份拿来避祸而已。彭和尚对丁敏君一句“大丈夫做人的道理”,《倚天》最佳语录。
  峨眉派,静玄丁敏君这班人和恒山派那帮比相去不远,只是恒山被令狐冲带成了活泼女生班,峨眉被灭绝带成了恶女特攻队罢了。灭绝师太之与杨逍是否有小九九,诸家有传说在先,不提。只说这师太此时的动静:法号灭绝,带头的不慈悲;容貌甚美,身材高大,双眉下垂,又简直不让须眉到走极端。每日里驱逐蒙古、广大本门,典型的事业型女性。自己居然还知道身份是女尼,真是极大的反讽。看她老人家爱好公益事业又疾恶如仇,连带重女轻男,真不知道峨眉怎么广大——难道都受些清教徒?
  关于师太的故事,诸家八卦在先了。按说她恨杨逍,则你可以推测:或者和孤鸿子有情,抑或对杨逍有意,经了死劫,从此成了心理变态老师太。于是每日里光大本门,驱逐蛮夷,事业型女性到了极点,观者不由且敬且怕。然而偶尔一想,她恨纪晓芙恋上杨逍,又恼周姑娘看中张教主,哪来得及对杨、张一一由爱生恨?回思她为人刚正不阿,动辄摆大义凛然的造型,比男人还男人,又对纪、周二位姑娘钟爱得很,只得微微疑心她除却性格偏执外,怕或者与海明威最敬畏的那位斯泰因阿姨类似,有些须女同之癖?
  《鸳鸯刀》里有个小细节。林玉龙任飞燕二位活宝每日打架,捎带误伤劝架的,比裘家千尺强过百万倍。但教他们俩“夫妻刀法”的,却是一位老和尚。按此刀法风格酷似玉女素心剑法,又似《雪山飞狐》里二童所使的剑法。不知这老僧何处修来?只能唯一确定的是,他老和尚不是古墓派传人。要不然,他老人家出场,免不得如黄衣女般“琴长箫短衣流黄”“八女随驾乐未央”。
或许您还会喜欢:
书剑恩仇录
作者:金庸
章节:27 人气:7
摘要:清乾隆十八年六月,陕西扶风延绥镇总兵衙门内院,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儿跳跳蹦蹦的走向教书先生书房。上午老师讲完了《资治通鉴》上“赤壁之战”的一段书,随口讲了些诸葛亮、周瑜的故事。午后本来没功课,那女孩儿却兴犹未尽,要老师再讲三国故事。这日炎阳盛暑,四下里静悄悄地,更没一丝凉风。 [点击阅读]
三少爷的剑
作者:古龙
章节:56 人气:4
摘要:现代的社会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现实。现代人随时随地都会遭受到各式各样的约束。可是以前不同。过去的日子都是好日子",这句话我并不赞成。可是过去的确有过好日子。在现代的西方,你就算明知一个人是杀人犯,明知他杀了你的兄弟妻子,假如没有确实的证据,你也只有眼看着他逍遥法外。因为你若想"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你去杀了他,那么你也变成一个杀人犯。"报复"并不是种很好的法子,只不遇那至少总比让恶人逍遥法外好。 [点击阅读]
天龙八部
作者:金庸
章节:58 人气:4
摘要:“天龙八部”这名词出于佛经。许多大乘佛经叙述佛向诸菩萨、比丘等说法时,常有天龙八部参与听法。如《法华经·提婆达多品》:“天龙八部、人与非人,皆遥见彼龙女成佛”。“非人”是形容似人而实际不是人的众生。“天龙八部”都是“非人”,包括八种神道怪物,因为以“天”及“龙”为首,所以称为《天龙八部》。八部者,一天,二龙,三夜叉,四亁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天”是指天神。 [点击阅读]
《天涯明月刀》
作者:古龙
章节:28 人气:6
摘要:——写在《天涯·明月·刀》之前一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对一个写武侠小说的人来说,这实在是件很悲哀的事,幸好还有一点事实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一样东西如果能存在,就一定有它存在的价值。 [点击阅读]
侠客行
作者:金庸
章节:27 人气:5
摘要:“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疯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李白这一首“侠客行”古风,写的是战国时魏国信陵君门客侯嬴和朱亥的故事,千载之下读来,英锐之气,兀自虎虎有威。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苍穹神剑
作者:古龙
章节:99 人气:3
摘要:江南春早,草长莺飞,斜阳三月,夜间仍有萧索之意,秣陵城郊,由四百横街到太平门的大路上,行人早渺,树梢摇曳,微风飕然,寂静已极。蛰雁惊起,远处忽然隐隐传来车辚马嘶,片刻间,走来一车一马,车马蹿行甚急,牲口的嘴角,已喷出浓浓的白沫子,一望而知,是赶过远路的,马上人穿着银白色的长衫,后背长剑,面孔瘦削,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间,宛如利剪,只是眉心紧皱,满脸俱是肃杀之气。 [点击阅读]
射雕英雄传
作者:金庸
章节:49 人气:3
摘要: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休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江畔一排数十株乌柏树,叶子似火烧般红,正是八月天时。村前村后的野草刚起始变黄,一抹斜阳映照之下,更增了几分萧索。两株大松树下围着一堆村民,男男女女和十几个小孩,正自聚精会神的听着一个瘦削的老者说话。那说话人五十来岁年纪,一件青布长袍早洗得褪成了蓝灰色。只听他两片梨花木板碰了几下,左手中竹棒在一面小羯鼓上敲起得得连声。 [点击阅读]
浣花洗剑录
作者:古龙
章节:62 人气:3
摘要:冷风如刀,云层厚重,渤海之滨,更是风涛险恶,远远望去,但见天水相连,黑压压一片,浪涛卷上岩石,有如泼墨一般。忽然间,一根船桅被浪头打上了岩石:"啪"的立刻折为数段,浪头落下时,海水中骇然竟似有对锐利之眼神闪了一闪,等到第二个浪头卷起、落下,这双眼神已离岸近了两尺,已可隐约看到他的面容。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3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