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萧十一郎 - 第09章倾国绝色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车厢的门开了,一个人走了出来。在这一刹那间,所有的人不但都停止了动作,几乎连呼吸都已停顿,他们这一生中从来也未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她穿的并不是什么特别华丽的衣服,但无论什么样的衣服,只要穿在她身上,都会变得分外出色。她并没有戴任何首饰,脸上更没有擦脂粉,因为在她来说,珠宝和脂粉已都是多余的。无论多珍贵的珠宝都不能分去她本身的光采,无论多高贵的脂粉也不能再增加她一分美丽。她的美丽是任何人也无法形容的。有人用花来比拟美人,但花哪有她这样动人,有人会说她像“图画中人”,但又有哪枝画笔能画出她的风神。就算是天上的仙子,也绝没有她这般温柔,无论任何人,只要瞧了她一眼,就永远也无法忘记。但她却又不像是真的活在这世上的,世上怎会有她这样的美人?她仿佛随时随刻都会突然自地面消失,乘风而去。这就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沉璧君。在这一瞬间,那位阔少爷的呼吸也已停顿。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奇特,他自然有些惊奇,有些羡慕,有些目眩神迷,这是任何男人都难免会生出的反应。奇怪的是,他的目光看来竟似有些嫉妒。但过了这一瞬间,他又笑了,笑得仍是那么天真,那么可爱;他的眼睛盯着沉璧君,微笑着道:“有人说:聪明的女人都不美丽,美丽的女人都不聪明,因为她们忙着修饰自己的脸,已没功夫去修饰自己的心了。”他轻轻叹了口气,才接着道:“我现在才知道这句话并不是完全对的……”沉璧君已走出了车厢,走到他面前。她眼睛中虽已有了愤怒之意,但却显然在尽量控制着自己。她这一生所受到的教育,几乎都是在教她控制自己,因为要做一个真正的淑女,就得将愤怒、悲哀、欢喜,所有激动的情绪全都隐藏在心里,就算忍不住要流泪时,也得先将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她静静的站在那里,听着那位阔少爷说话。她这一生中从未打断过任何人的谈话;因为这也是件很无礼的事,她早已学会了尽量少说,尽量多听。直到那位阔少爷说完了,她才缓缓道:“公子尊姓?”阔少爷道:“在下只是个默默无闻的人,怎及得沉姑娘的大名,这名姓实在羞于在沉姑娘面前提及,不提也罢。”沉璧君居然也不再问了。别人不愿说的事,她绝不追问。她瞧了地上的尸身一眼,道:“这两人不知是否公子杀的?”阔少爷道:“沉姑娘可曾见到在下杀人么?”沉璧君点了点头。阔少爷又笑了,道:“姑娘既然已见到,又何必再问?”沉璧君道:“只因公子并不像是个残暴凶狠的人。”阔少爷笑道:“多谢姑娘夸奖,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姑娘千万要特别留意。”沉璧君道:“公子既然杀了他们,想必是因为他们与公子有仇?”阔少爷道:“那倒也没有。”沉璧君道:“那么,想必是他们对公子有什么无礼之处?”阔少爷道:“就算是他们对在下有些无礼,在下又怎会和他们一般见识?”沉璧君道:“如此说来,公子是为了什么要杀他们,就令人不解了。”阔少爷笑了笑,道:“姑娘难道定要求解么?”沉璧君皱了皱眉,不再开口。两人说话都是斯斯文文,彬彬有礼,全没有半分火气,别的人却瞧得全都怔住了,只有萧十一郎还是一直躺在那里不动,似已烂醉如泥。过了半晌,沉璧君突然道:“请。”阔少爷也怔了怔,道:“请什么?”沉璧君仍是不动声色,毫无表情的道:“请出手。”阔少爷红红的脸一下子忽然变白了,道:“出……出手?你难道要我向你出手?”沉璧君道:“公子毫无理由杀了他们,必有用心,我既然问不出,也只有以武相见了。”阔少爷道:“不过……不过……姑娘是江湖有名的剑客,我只是个小孩子,怎么打得过你?”沉璧君道:“公子也不必太谦,请!”阔少爷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是想杀……杀了我,替他们偿命。”他竟似怕得要命,连声音都发起抖来。沉璧君道:“杀人偿命,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阔少爷苦着脸道:“我只不过杀了你两个奴才而已,你就要我偿命,你……你未免也太狠了吧!”沉壁君道:“奴才也是一条命,不是吗?”阔少爷眼圈儿也红了,突然跪了下来,流着泪道:“我一时失手杀了他们,姐姐你就饶了我吧,我知道姐姐人又美,心又好,一定不忍心杀我这样一个小孩子的。”他说话本来非但有条有理,而且老气横秋,此刻忽然间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调皮撒赖的小孩子。沉璧君倒怔住了。江湖中的事,她本来就不善应付,遇着这样的人,她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阔少爷连眼泪都已流了下来,颤声道:“姐姐你若觉得还没有出气,就把我带来的人随便挑两个杀了吧,姐姐你说好不好?好不好?……”无论谁对这么样一个小孩子都无法下得了手的,何况沉璧君;谁知就在这时,这可怜兮兮的小孩子突然在地上一滚,左腿扫向沉璧君的足踝,右腿踢向沉璧君的下腹,左右双手中,闪电般射出了七八件暗器,有的强劲如矢,有的盘旋飞舞。他两只手方才明明还是空空如也,此刻突然间竟有七八种不同的暗器同时射了出来,简直令人做梦也想不到这些暗器是哪里来的。沉璧君居然还是不动声色,只皱了皱眉,长袖已流云般卷出,那七八种暗器被袖风一卷,竟立刻无影无踪。要知沉家的祖传“金针”号称天下第一暗器,会发暗器的人,自然也会收,沉璧君心肠柔弱,出手虽够快,够准,却不够狠,沉太君总认为她发暗器的手法还未练到家,如临大敌,难免要吃亏。所以沉太君就要她在收暗器的手法上多下苦功,这一手“云卷流星”,使出来不带一点烟火气,的确已是武林中一等一的功夫。她脚下踩的步法更灵动优美,而且极有效,只见她脚步微错,已将阔少爷踢出来的鸳鸯腿恰巧避过。谁知这位阔少爷身上的花样之多,简直多得令人无法想像,他两腿虽是踢空,靴子里即又“铮”的一声,弹出了两柄尖刀。他七八件暗器虽打空,袖子里却又“啵”的射出了两股轻烟。沉璧君只觉足踝上微微一麻,就好像被蚊子叮了一口,接着,又嗅到一阵淡淡的桃花香……以后的事,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阔少爷这才笑嘻嘻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望着已倒在地上的沉璧君,笑嘻嘻道:“我的好姐姐,你功夫可真不错,只可惜你这种功夫只能给别人看看,并没有什么用。”突听一阵掌声响了起来。阔少爷立刻转过身,就看到了一双发亮的眼睛。鼓掌的人正是萧十一郎。方才明明已烂醉如泥的萧十一郎,此刻眼睛里竟连一点醉意都没有,望着阔少爷笑道:“老弟呀老弟,你可真有两下子,佩服佩服。”阔少爷眨了眨眼睛,也笑了,道:“多谢捧场,实在不敢当。”萧十一郎道:“听人说昔年‘千手如来’全身上下都是暗器,就像是个刺猬似的,碰都碰不得,想不到你老弟也是个小刺猬。”阔少爷笑道:“不瞒你说,我也只有这两下子,再也玩不出花样来了。”跟着沉璧君来的两骑士本已吓呆了,此刻突又怒喝一声,挥刀直扑过来,存心想拼命了。阔少爷嘴里还在说着话,脸上还带着笑,连头都没有回,只不过轻轻弯了弯腰,好像在向萧十一郎行礼。他腰上束着根玉带,此刻刚一弯腰,只听“蓬”的一声,玉带上已有一蓬银芒暴雨般射了出来。那两人刚冲出两步,眼前一花,再想闪避已来不及了,暴雨般的银芒已射上了他们的脸。两人狂吼一声,倒在地上,只觉脸上一阵阵奇痒钻心,再也忍耐不住,竟反手一刀,砍在自己脸上。萧十一郎的脸色也变了,长叹道:“原来你的话一个字也信不得。”阔少爷拍了拍手,笑道:“这真的已是我最后一样法宝了,不骗你,我一直将你当朋友,来……你既然还没有醉,我们再喝两杯吧。”萧十一郎道:“我已经没胃口了。”阔少爷道:“酒里真的没有毒,真的不骗你。”萧十一郎叹道:“我虽然很喜欢喝不花钱的酒,但却还不想做个酒鬼,酒里若是有毒,你想我还会喝吗?”阔少爷目光闪动,笑道:“我看酒里就算有毒,你也未必知道。”萧十一郎笑道:“那你就错了,我若不知道,还有谁知道?”阔少爷笑道:“难道你对我早已有了防备之心了?我看来难道像是个坏人?”萧十一郎道:“非但你看来又天真、又可爱,就连这位红鼻子老先生看来也不大像坏人,我本来也想不到他是跟你串通好了的。”阔少爷道:“后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萧十一郎道:“卖了几十年酒的老头子,舀酒一定又快又稳,但他舀酒时却常常将酒泼出来,这样子卖酒,岂非要蚀老本?”阔少爷瞪了那红鼻子老头一眼,又笑道:“你既然知道我们不是好人,为什么还不快走呢?”萧十一郎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到这里来的?”阔少爷道:“不知道。”萧十一郎道:“我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要等你。”阔少爷也不禁怔了怔,道:“等我?你怎知道我会来?”萧十一郎道:“因为沉璧君一定会经过这里。”阔少爷眼睛盯着他,道:“看来你知道的事倒真不少。”萧十一郎道:“我还知道你会写文章。”阔少爷又怔了怔,道:“写文章?”萧十一郎笑了笑,道:“刈鹿不如割头,能以此刀割尽天下人之头,岂不快哉……这几句话,除了你之外,还有谁写得出来?”阔少爷的脸色已发白了。萧十一郎悠然道:“你虽未见过我,我却已见过你,还知道你有个很有趣的名字,叫小公子。”这一次过了很久之后,小公子才笑得出来。他笑得还是很可爱,柔声道:“你知道的确实不少,只可惜还有件事你不知道!”萧十一郎道:“哦?”小公子道:“酒虽无毒,蛋却是有毒的。”萧十一郎道:“哦?”小公子道:“你不信?”萧十一郎道:“蛋中若是有毒,我吃了一个蛋,为何还未被毒死呢?”小公子笑了笑,道:“酒若喝得太多,毒性就会发作得慢些。”萧十一郎大笑道:“原来喝酒也有好处的。”小公子道:“何况我用的毒药发作得都不快,因为我不喜欢看人死得太快,看着人慢慢的死,不但是种学问,也有趣得很。”萧十一郎长叹了一声,喃喃道:“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就有这么狠的心肠,我真不知他是怎么生出来的。”小公子道:“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生出来,但我却知道你要怎么样死。”萧十一郎忽又笑了,道:“被卤蛋噎死,是吗?那么我就索性再吃一个吧。”他慢慢的摊开了手,手里不知怎地居然真有个卤蛋。只见他轻轻一抬手,将这卤蛋高高抛了上去,再仰起头张大嘴,将卤蛋用嘴接住,三口两口,一个卤蛋就下了肚。萧十一郎道:“滋味还真不错,再来一个吧!”他又摊开手,手里不知从哪里又来了个卤蛋。他抬手、抛蛋,用嘴接住,吞了下去。但等他再摊开手,蛋还是在他手里。每个人的眼睛都看直了,谁也看不出他用的是什么手法。萧十一郎笑道:“我既不是鸡,也不是母的,却会生蛋,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小公子默然半晌,叹了口气,道:“我这次倒真看错了你,你既已看出红鼻子是我的属下,怎么会吃这卤蛋?”萧十一郎大笑道:“你总算明白了。”小公子叹道:“常言道:一醉解千愁,你既醉了,就不该醒的。”萧十一郎道:“哦?”小公子道:“酒醉了的人,一醒烦恼就来了。”萧十一郎道:“我好像倒并没有什么烦恼。”小公子道:“只有死人才没有烦恼。”萧十一郎道:“我难道是死人?”小公子道:“虽还不是死人,也差不多了。”萧十一郎道:“你难道想杀我?”小公子道:“这只怪你知道得太多。”萧十一郎道:“你方才还说拿我当朋友,现在能下得了手?”小公子笑了笑,道:“到了必要的时候,连老婆都能下得了手,何况朋友?”萧十一郎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朋友’这两个字已越来越不值钱了。”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悠然道:“但你既然曾经说过我是朋友,我也不想骗你,你要杀我并不容易,我的武功虽不好看,却有用得很。”小公子笑道:“我好歹总要瞧瞧。”只听弓弦机簧声响,弩箭暴雨射出。这些人都已久经训练,出手都快得很,但方才还明明站在树下的萧十一郎,等他们弩箭发出时,他的人已不见了!小公子刚掠上树梢,就看到了萧十一郎笑眯眯的眼睛。萧十一郎竟是早已在树上等着他了。小公子一惊,勉强笑道:“原来你的轻功也不错。”萧十一郎道:“倒还马马虎虎过得去。”小公子道:“却不知你别的武功怎样。”他嘴里说着话,已出手攻出七招。他的掌法灵变、迅速、毒辣,而且虚虚实实,变化莫测,谁也看不出他哪一招是虚,哪一招是实。但萧十一郎却看出来了。他身形也不知怎么样一闪,小公子的七招便已全落空。他的手虽已落空,只听“铮”的一声,五指手指上的指甲竟全都飞射出来,闪电般击向萧十一郎胸肋间五处穴道。他的手柔灵而纤细,就像是女人的手,谁也看不出他指甲上竟还套着一层薄薄的钢套。萧十一郎竟也未看出来。只听一声惊呼,萧十一郎手抚着胸膛,人已掉下了树梢。小公子笑了,喃喃道:“你若以为那真是我身上最后一样法宝,你就错了。”他话还未说完,已有人接着道:“你还有什么法宝,我都想瞧瞧。”方才明明已掉了下去的萧十一郎,此刻不知怎地又上来了。他笑嘻嘻的摊开手,手上赫然有五个薄薄的钢指甲。小公子脸色变了,嘎声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也不是什么人,只不过是个鱼饵而已。”小公子“哎唷”一声,人也从树上掉了下去。小公子的人虽然掉了下去,裤管里却“蓬”的喷出了一股淡青色的火焰,卷向萧十一郎。树梢上的木叶一沾着这股火焰,立刻燃烧了起来。但萧十一郎却又已在地上等着了。小公子咬着牙,大声道:“萧十一郎,我虽不是好人,你也不是好人,你为何要跟我作对?”萧十一郎笑了笑,道:“我不喜欢钓鱼,更不喜欢被别人当鱼饵。”小公子跺脚道:“好,我跟你拼了。”他的手一探,自腰上的玉带中抽出了一柄软剑。薄而细的剑,迎风一抖,便伸得笔直,毒蛇般向萧十一郎刺出了七八剑,剑法快而辛辣,有些像是海南剑派的家数。但仔细一看,却又和海南的剑法完全不同。萧十一郎倒也未见过如此诡秘怪异的剑法,身形展动,避开了几招,两只手突然一拍。小公子的剑竟已被他手掌夹住,动也动不了。萧十一郎的两只手往前面一送,小公子只觉一股大力撞了过来,身子再也站不住,已仰天跌倒。但他的身形刚跌倒,人已滚出了十几步,也不知从哪里射出了一股浓浓的黑烟,将他的人整个隐没。只听小公子的声音在浓烟中道:“萧十一郎,你的武功果然有用,我斗不过你……”说到最后一句,人已在很远的地方。但萧十一郎已在前面等着他。小公子一抬头,瞧见了萧十一郎,脸都吓青了,就好像见了鬼似的──萧十一郎的轻功身法,实在也快如鬼魅。萧十一郎微笑道:“你的法宝还没有全使出来,怎么能走?”小公子哭丧着脸,道:“这次真的全用完了,我绝不骗你。”萧十一郎淡淡道:“法宝若是真的已用完,你就更休想走了。”小公子道:“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跟我作对?若是为了那位大美人,我就让给你好了。”萧十一郎道:“多谢。”小公子道:“那么你总该放我走了吧!”萧十一郎道:“不可以。”小公子道:“你……你还要什么。难道是刈鹿刀?”萧十一郎道:“刀并不在你身上,否则你早已使出来了。”小公子道:“你若想要,我就去拿来给你。”萧十一郎道:“那也不够。”小公子道:“你……你究竟想怎样?”萧十一郎叹了口气,道:“你认为我能眼看你杀了四个人就算了么?”小公子冷笑道:“你若真的如此好心,我杀他们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救他们?”萧十一郎叹道:“你出手若是没有那么快、那么狠,我还能救得了他们,现在我也许就不会想要你的命了。”小公子道:“你……你真想杀我?”萧十一郎道:“我虽不喜欢杀人,但留着你这种人在世上,我怎么睡得着觉?你现在还不过只是个孩子,再过几年,那还得了?”小公子忽然笑了。他虽然常常都在笑,笑得都很甜,但这一次笑得却特别不同。他的脸似忽然随着这一笑而改变了,变得不再是孩子,他的眼睛也突然变了,变得说不出的妖娆而妩媚。他媚笑着道:“你以为我真的是个孩子么?”他的手落下,慢慢的解开了腰边的玉带。萧十一郎笑道:“这次无论你再玩什么花样,我都不上你的当了。”这句话还未说完,他已出手。他既已出手,就很少有人能闪避得开。其实他招式很平凡,并没有什么诡秘奇谲的变化,只不过实在很快,快得令人不可思议。他的手一伸,便已搭上了小公子的肩头。若是换了别人,只要被他的手搭上,就很难再逃出他的掌握,但小公子的身子却比鱼还滑,腰一扭,就从萧十一郎掌下滑走。只听“嘶”的一声,他身上一件织锦长袍已被萧十一郎撕了开来,露出了他丰满、坚挺,白玉般的双峰。原来小公子竟是个女人,成熟的女人!她的人虽然矮些,但骨肉匀称,线条柔和,完美得连一丝瑕疵都没有,只要是个男人,无论谁看到这样的胴体都无法不心动。萧十一郎骤然怔住了。小公子的脸红得就像是晚春的桃花,突然“嘤咛”一声,整个人都投入了萧十一郎的怀里。萧十一郎只觉满怀软玉温香,如兰如馨,令人神魂俱醉,他想推,但触手却是一片滑腻。怀抱中有这样一个女人,还有谁的心能硬得起来?这时小公子的手已探向萧十一郎脑后。她的指甲薄而利,她吃吃的笑着,轻轻的喘着气,但她的指甲,已划破了萧十一郎颈子上的皮肤。萧十一郎脸色立刻变了,大怒出手,但小公子已鱼一般自他怀抱中滑了出去,吃吃的笑道:“萧十一郎,你还是上当了!我指甲里藏着的是七巧化骨散,不到半个时辰,你就要全身溃烂,现在你还不快走,难道还想要我看你临死前的丑态么?”萧十一郎跺了跺脚,突然凌空掠起,倒飞三丈。他的身形再一闪,就瞧不见了。小公子轻抚自己的胸膛,银铃般笑道:“告诉你,这才是我最后一样法宝,虽然每个女人都有这种法宝,但要对付男人,还是没有比它更管用的了。”
或许您还会喜欢:
《幽灵山庄》
作者:古龙
章节:18 人气:3
摘要: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点击阅读]
七杀手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5
摘要:(一)杜七的手放在桌上,却被一顶马连坡大草帽盖住。是左手。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帽子盖住自己的手。×××杜七当然不止一只手,他的右手里拿着块硬馍,他的身子就和这块硬馍一样,又干、又冷、又硬!这里是酒楼,天香楼。桌上有菜,也有酒。可是他却动也没有动,连茶水都没有喝,只是在慢慢地啃着这块他自己带来的硬馍。杜七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愿别人发现他被毒死在酒楼上。 [点击阅读]
雪山飞狐
作者:金庸
章节:13 人气:3
摘要:飕的一声,一枝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大雁带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几个斤斗,落在雪地。西首数十丈外,四骑马踏著皑皑白雪,奔驰正急。马上乘客听得箭声,不约而同的一齐勒马。四匹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羁勒,立时止步。乘者骑术既精,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四人眼见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采,要瞧那发箭的是何等样人物。 [点击阅读]
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章节:26 人气:2
摘要:“胡一刀,曲池,天枢!”“苗人凤,地仓,合谷!”一个嘶哑的嗓子低沉地叫着。叫声中充满着怨毒和愤怒,语声从牙齿缝中迸出来,似是千年万年、永恒的咒诅,每一个字音上涂着血和仇恨。突突突突四声响,四道金光闪动,四枝金镖连珠发出,射向两块木牌。 [点击阅读]
《绣花大盗》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酷热。娇阳如刀火,晒在黄尘滚滚的大路上。常漫天脸上的刀疤,也被晒得发出了红光。二条刀疤,再加上七八处内伤,换来了他今天的声名地位,每到阴雨天气,内伤发作骨节酸痛时,想到当年的艰辛血战,他就会觉得感慨万千能活到现在真不容易,能够做每个月有五百两银子薪俸的副总镖头,更不容易,那实在是用血汗换来的。 [点击阅读]
白玉老虎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夺命更夫(一)三月二十七日,大吉。诸事皆宜。×××赵无忌倒在床上。他快马轻骑,奔驰了三百里,一下马就冲了进来,进来就倒在这张床上。又香又软的床。这是香香的床,香香是个女人,又香又软的女人,每次看到赵无忌的时候,总会笑得像糖一样甜蜜。窗外阳光灿烂,天气晴朗,风中带着花香。赵无忌看看窗外的一角蓝天,终于缓缓吐出口气,喃喃道:“今天真是个好的日子。 [点击阅读]
游侠录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4
摘要:夕阳西坠,古道苍茫──黄土高原被这深秋的晚风吹得几乎变成了一片混沌,你眼力若不是特别的敏锐,你甚至很难看见由对面走来的人影。风吹过时,发出一阵阵呼啸的声音,这一切,却带给人们一种凄清和肃索之意,尤其当夜色更浓的时候,这种凄清和肃索的感觉,也随着这夜色而越发浓厚了,使人禁不住要想尽快的逃离这种地方。然而四野寂然,根本连避风的地方都没有。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3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银钩赌坊》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3
摘要:夜。秋夜。残秋。黑暗的长巷里静寂无人,只有一盏灯。残旧的白色灯笼几乎已变成了死灰色,斜挂在长巷尽头的窄门上,灯笼下却接着个发亮的银钩,就像是渔翁用的钓钩一样。银钩不停的在秋风中摇晃,秋风仿佛在叹息,叹息着世上为何会有那么多人愿意被钓上这银钩?方玉飞从阴暗潮湿的冷雾中,走进了灯火辉煌的银钩赌坊,脱下了深色的斗篷,露出了他那件剪裁极合身,手工极精致的银缎子衣裳。 [点击阅读]
狼牙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3
摘要: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赌局,而且接受各种赌注。在传说中,主持这赌局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实力雄厚,而且还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现在大家才知道,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并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老,不但能够时常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够时常得到少女的欢心。这个人的精力充沛,活动的力量更大得令人吃惊。 [点击阅读]
《凤舞九天》
作者:古龙
章节:21 人气:2
摘要:一百零三个精明干练的武林好手,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这件事影响所及,不但关系着中原十二家最大镖局的存亡荣辱,江湖中至少还有七八十位知名之士,眼看着就要因此而家破人亡,身败名裂。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秘密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崔诚若知道自己现在已变得如此重要,一定会觉得自己此生已非虚度。可是他并不知道。他已整整昏迷了三天。 [点击阅读]
血鹦鹉
作者:古龙
章节:31 人气:2
摘要:想写“惊魂六记”,是一种冲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很惊魂的冲动──惊的也许并不是别人的魂,而是自己的。因为这又是一种新的尝试。尝试是不是能成功?天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尝试过太多次。有些成功,有些失败。幸好还有些不能算太失败。写武侠小说,本来就是该要让人惊魂的。荒山,深夜,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除了一双炯炯发光的眸子,全身都是黑的,就像是黑夜的精灵,又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