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湘妃剑 - 第33章棋逢敌手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一语动心
  烛火飘摇,众人的面容也显得阴晴不定,那铜盆中飘散出的一阵阵血腥之气,更使得这地室中满布阴森之气。
  空幻大师目光一扫,确定了人人俱在凝神静听着自己的言语,方自轻轻咳嗽一声,缓缓道:“那第一句话么,贫僧早已说过,此刻不过要说得更详细一些,毛施主切莫遗漏了一字。”
  灵蛇毛皋冷冷道:“翻来覆去的言语,毛某却无暇来听。”
  空幻大师只作未闻,沉声道:“方才贫僧早已说过,贫僧与施主两人,合则两利,分则两败,但利在哪里,害在哪里,贫僧却还未及说出。”
  他语声微顿,悠然道:“贫僧身怀芒鞋,足可号召群雄,此一利也。”
  灵蛇毛皋冷冷道:“不错,可算一利。”
  空幻大师微微一笑,突地闪电般转过身子,双掌急伸。
  刹那间,只听“咯”地两声轻响,银刀使者欧阳明、夺命使者铁平齐地惊呼了一声。
  空幻大师双掌之中,已多了两柄银刀。
  他转身之间,便将欧阳明、铁平两人腰边的银刀拔出,出手之快,部位之准,使得众人耸然动容。
  铁平、欧阳明,双掌护胸,齐地后退一步。
  灵蛇毛皋手扶桌沿,长身而起,厉声道:“大师此乃何意?”
  只见空幻大师缓缓将银刀放到桌上,微微笑道:“贫僧来自昆仑,自信武功不弱,就凭贫僧这一身武功,已足以为毛施主臂助,此二利也。”
  灵蛇毛皋呆了一呆,缓缓坐下,颔首道:“不错,也可算做一利。”
  他面上的冷漠之色,此刻显已改变了不少。
  空幻大师目光一转,接着道:“毛施主养精蓄锐,为的虽然是重振霸业,但主要还是为了要除去那心腹之患,仇独之子,是么?”
  灵蛇毛皋手掌一紧,切齿道:“不错!”
  空幻大师微笑道:“但那仇独之子此刻在哪里,毛施主可知道么?”
  毛皋呆了一呆,空幻大师悠然接口道:“他此刻或者在江南,或者在中原,或者在塞外,也或许便在这间荒凉祠堂之外,阴暗的树丛中!”
  灵蛇毛皋面容大变,突地长身而起,闪烁的烛火中,他森寒的面容突地变得毫无血色。他似乎已成了惊弓之鸟,只要一听到“仇独之子”四字,便立刻心惊胆颤,再也无法镇静。
  空幻大师凝注着他的面色,缓缓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毛施主若想战胜这一仗,就必须先寻出那仇独之子的踪迹,是么?”
  灵蛇毛皋木然道:“不错!”
  空幻大师微笑道:“敝友梁施主,眼线遍于天下,除了他之外,只怕谁也找不到那姓仇的踪迹,贫僧若与毛施主们联手,梁施主看在贫僧面上,必定会设法查探出那‘仇独之子’的去处,此三利也!”
  灵蛇毛皋噗地坐到椅上,点首道:“不错,此三利也!”
  空幻大师说了五句话,他连说四声“不错。”
  这四声“不错”,一声比一声轻微,一声比一声和缓,他面上的神色,也越来越是动容。
  空幻大师知道他已动心,接口笑道:“但贫僧若是与施主分而不合,害却更多。”
  灵蛇毛皋动容道:“害在哪里?”
  空幻大师道:“施主若不肯与贫僧联手,则贫僧便要去寻那姓仇的联手,后果如何,贫僧不说,施主也必然知道。”
  灵蛇毛皋身子一震,厉声道:“若是如此,在下还会放你出去么?”
  空幻大师仰天一笑,道:“贫僧纵然闯不出去,不出三日,毛施主的所作所为便会传到姓仇的耳里,日后无论毛施主在哪里落足,姓仇的都会知道,何况……嘿嘿,毛施主今日想将贫僧留在这里,也并非那般简单之事。”
  他语声微顿,含笑转向梁上人,道:“梁施主,你说是么?”
  梁上人面上不动声色,沉声道:“不错。”
  空幻大师转目望去,只见灵蛇毛皋木然端坐在椅上,两腮的肌肉不住牵动,显已大是动心。他心头暗喜,悠然接口道:“是以贫僧便要以‘合则两成,分则两败’,这短短一句话,来换取毛施主你的……”
  灵蛇毛皋厉声道:“我的什么?”
  空幻大师微笑道:“事未成之前,贫僧要施主的一半人力、物力,还要看一看毛施主你的‘血指之盟’,究竟有些什么人物?”
  灵蛇毛皋面寒如水,道:“事成之后,又当如何?”
  空幻大师道:“事成之后,贫僧便要长江以北,黑、白两道的领袖之权,与毛施主两相呼应,各为援手!”
  灵蛇毛皋啪地一拍桌子,怒道:“好狠的和尚!”

  空幻大师冷笑道:“江南之利,重于江北,贫僧将江南让给施主,已是极为客气的了,难道施主你还不领情么?”
  灵蛇毛皋牙齿咬得吱吱作响,面上气得忽青忽白,紧握着双拳,呆了牛晌,厉声道:“那第二句话是什么?”
  昆仑铁手
  空幻大师面上露出一丝诡谲的微笑,道:“贫僧先要请问施主,这第一个条件,施主可是已答应了么?”
  灵蛇毛皋冷哼一声,道:“你看我可答应了么?”
  空幻大师笑道:“两利之事,施主自然会答应的。”
  他语声微顿,接道:“这第二句话么,就比较简单多了,贫僧既已与施主共同联盟,自然将生平来历说出,是么?”
  灵蛇毛皋冷冷道:“难道你说出生平来历,也要换取一物?”
  空幻大师笑道:“不错。”
  灵蛇毛皋怒道:“换什么?”
  空幻大师悠悠道:“换一颗人头!”
  灵蛇毛皋拍案而起,目光四射,厉声道:“谁的人头?”
  空幻大师微微一笑,缓缓站了起来,走到垂帘前,当门而立,目光四扫一眼,眉宇间突地现出了杀气。
  灵蛇毛皋满面怒容,扶案而立。
  毛文琪紧紧站在他身后,苍白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冷冷地望着空幻大师。
  欧阳明、铁平面面相觑,心中都有些胆寒。
  淮阴三杰并肩站在一起,铁掌尉迟文面沉如水,雷电剑彭钧手掌紧握着剑柄。
  那玉面判谢东风,目光间却在闪动着一种惊疑之色,此刻人人心中都在暗暗猜忖:“这和尚究竟要谁的人头?”
  只见空幻大师笑容俱敛,沉声道:“贫僧未出家前,在江湖中也小有名声,只恨娶了个婬妇,偷人养汉,她不但使得我无颜立足,还使得我受侮于仇独之手!”
  灵蛇毛皋心念一动,截口道:“阁下莫非是没羽箭赵国明?”
  空幻大师仰天狂笑道:“不错!”
  灵蛇毛皋道:“莫非你的仇人,今日……”
  话声未了,空幻大师已自飞身而起。
  就在这刹那间,玉面判谢东风突地面容惨变,拧身错步,嗖地,飞掠到另一重门户。
  空幻大师厉叱一声:“哪里去?”身形凌空,双掌一沉,闪电般拍向谢东风后背。
  玉面判谢东风武功不弱,一招“抬头望月”,仰面翻掌,疾点空幻大师腹下三处大穴。他本是打穴名家,此刻虽未及拔出判官双笔,但认穴之准,手法之重,仍可令人一招毙命。
  哪知空幻大师突地长啸一声,身形凌空一转,有如神龙般矢矫多姿,双掌一错,变掌为抓。
  这一招“云龙探爪”,本是江湖常见招式,但被昆仑派参入“神龙六式”之后,威力妙用,便大是不同。
  只听“喀”地一响,玉面判谢东风一声凄厉绝伦的惨呼。
  他一双手掌,竟已生生被空幻折断,一声惨呼出口,立刻晕厥,空幻大师轻轻一足,踢中了他的下颔。
  烛火一阵飘摇,空幻大师已安然落在地上。
  他俩人自过招换掌,直到谢东风双手被折,也不过只是刹那间事,在这刹那间,人人俱都木然立在地上。
  只因此刻人人心中,俱是又惊又疑,不知道这空幻大师与玉面判谢东风之间,突竟有何仇恨。
  直到空幻大师身形落地,铁掌尉迟文、雷电剑彭钧方自双双厉叱一声,抢步而出!
  彭钧反手拔出了长剑,厉声道:“我兄弟与你素无冤仇,你竟敢骤下煞手?”
  铁掌尉迟文怒叱道:“还我二弟的命来!”
  铁掌一扬,怒击空幻大师。
  突听灵蛇毛皋厉叱一声:“住手!待老夫问他。”
  尉迟文、彭钧果然不敢再动,只有各以一双满含怨毒愤怒的眼睛,狠狠地望着空幻大师。
  只听空幻大师冷冷道:“你要问我什么?”
  灵蛇毛皋怒道:“淮阴三杰都已效忠于我,你骤下毒手,将谢东风杀死,难道是要给毛某看看你的威风么?”
  空幻大师道:“你我共领‘血指之盟’,你的部下,也就是我的部下,部下与盟主之间有仇,盟主为何不能将他杀死?”
  灵蛇毛皋厉声道:“有何仇恨?”
  空幻大师恨声道:“这玉面判谢东风,便是十七年前与我那婬荡的妻子通奸之人,我为何不能杀他?”
  众人齐地一愣,尉迟文、彭钧再也不能出手,只因与人妻子通奸,实是武林中之大忌,无论他有任何理由,都不能宽恕。
  灵蛇毛皋呆了半晌,缓缓坐了下来,道:“你那第三句话呢?”
  剑如雷电
  空幻大师沉声道:“在贫僧说出第三句话前,还有一事未了……”

  他突地伸手指向尉迟文、彭钧两人,厉声道:“请施主即刻将这两人拿下!”
  铁掌尉迟文、雷电剑彭钧齐地后退一步。
  灵蛇毛皋道:“为什么?”
  空幻大师道:“自有原因,拿下再说。”
  灵蛇毛皋微一迟疑,突见眼前剑光一闪,烛火全灭。雷电剑彭钧剑如雷电,竟一剑削灭了烛火。
  铁掌尉迟文厉叱道:“姓毛的,你用人而不信,大爷们走了!”
  空幻大师冷冷道:“你走得了么?”
  黑暗中只听砰的一声,已有两人接了一掌。
  突地,火光一闪,只见九足神蛛梁上人一手持着火折,一手拿着半截蜡烛,含笑立在地室的角落里。
  那里掌影剑飞,铁掌尉迟文已和空幻大师拆了数招,他掌力沉猛,果然不愧为“铁掌”之名。
  空幻大师冷笑一声,道:“再接一掌试试。”
  只听又是砰地一响,空幻大师与尉迟文四掌相交,各各又硬拼了一掌,震得空幻大师身后帘幕齐飞。
  铁掌尉迟文倒退数步,身子轻摇,突地大喝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翻身跌在祭桌上。“当”地,桌上铜盘落地,血指淋漓满地。
  雷电剑彭钧手持利剑,立在一角,有如负伤之虎一般,四下扫动的目光中,满含恐惧之色。
  灵蛇毛皋厉声道:“叛徒,还不抛剑受死!”
  雷电剑彭钧身子不住颤抖,几乎持剑不稳。
  他武功纵高,在室中这许多武林高手的环伺之下,也无一丝一毫活路,自是骇得心惊胆颤。
  空幻大师沉声道:“玉面判谢东风受了仇独大恩,自不会效忠于毛皋,尔两人与谢东风乃是拜盟弟兄,自也与他一路。”
  他面色一沉,杀机毕露,沉声道:“叛盟违誓,本是死罪,但只要你说出是受了何人指使前来,贫僧便劝毛施主饶你们一命。”
  雷电剑彭钧抗声道:“我三人本是要效忠毛大哥而来,只因你杀了我的二哥,是以我才要叛变,哪有什么人指使!”
  空幻大师冷冷道:“真的么?”语声中他缓缓移动脚步,一步步走向彭钧。
  雷电剑彭钧面色惨白,颤声道:“自是真的,我二哥与仇独之间有何恩怨,我兄弟根本不知道,你杀死了我,我也只有这一句话。”
  铁掌尉迟文已悠悠醒来,喘息道:“毛大哥,你……此刻正值用人之际,若被天下英雄知道你对我兄弟如此,还有谁敢来为你效力?”
  银刀使者欧阳明、夺命使者铁平一直木然而立,面色亦自难看已极,此刻铁平突地朗声道:“师傅,他兄弟三人对你老人家的忠诚,以弟子看来,实在没有什么问题,师傅你千万不要听别人的话。”
  银刀使者欧阳明躬身道:“弟子亦是此意。”
  灵蛇毛皋心念闪动,面色亦随之转变,显见是心中正自猜疑不定,过了半晌,方自沉声道:“知道了,退下去。”
  空幻大师冷笑道:“贫僧良言相劝,听不听全在施主你了。”
  雷电剑彭钧大声道:“什么良言相劝,只不过因为你杀了我二哥,怕我弟兄复仇,是以想斩草除根,永除后患而已!”
  空幻大师怒道:“你说什么?”
  他方待一步掠上前去,突听毛皋沉声道:“大师且慢动手。”
  空幻大师霍然转身,道:“宁可冤枉十个好人,也不能放走一个内奸,施主你此刻正值重创基业之时,这句话更是不可忘记。”
  灵蛇毛皋沉吟道:“话虽如此,但在下此刻也正值用人之际,岂可因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随意杀死盟下兄弟?”
  空幻大师呆了半晌,愤然坐到椅上,厉声道:“不听良言相劝,施主你迟早总有后悔之日。”
  夺命使者铁平冷冷道:“你分了师傅一半天下,难道还不满足,难道还要使师傅众叛亲离,让你独尊,你才称心么?”
  空幻大师怒道:“你再说一句!”
  夺命使者铁平抗声道:“为了师傅,你纵然……”
  灵蛇毛皋轻叱一声:“住口。”
  转过头来,面向空幻大师,缓缓道:“我门下之事,暂且缓议,大师何不妨将那第三句话先说出来,在下正洗耳恭听。”
  空即是色
  空幻大师怒道:“我本当你为一代枭雄,是以才有话说,哪知你竟有妇人之仁,哪里还能成大事,此话不说也罢!”
  梁上人点起烛光,缓步走来,笑道:“大师毋庸动怒,毛大侠也暂请听我一言。”
  灵蛇毛皋目光闪动,道:“无论什么话,梁大侠只管说出来便是。”
  九足神蛛梁上人轻轻放下蜡烛,含笑道:“两位方才的争论,双方都有道理,但大师你这第三句话不肯说出来,就变得没有道理了。”

  灵蛇毛皋道:“梁兄所言,正是持平之论。”
  空幻大师道:“他如此做法,显见是已对我怀恨在心,只是惧我三分,是以不敢说出,却借着别的题目发挥出来。”
  他冷笑一声,仰天道:“既是如此,我这第三句话不说也罢。”
  灵蛇毛皋勉强压制着心中怒火,面上装出笑容,道:“大师只管说出,在下必定答应。”
  他究竟是枭雄之才,知道这空幻大师对自己的事业成败实有举足轻重之势,是以心中虽恼怒,却不发作。
  梁上人眉梢一扬,道:“真的么?”
  灵蛇毛皋笑道:“自是真的。”
  梁上人笑道:“若是真的,空幻大师不说,在下便代他说了。”
  他语声微顿,缓缓接道:“大师他想尊毛大侠你为长辈,以坚彼此信心。”
  灵蛇毛皋再也想不出他这第三句竟是这样一句话,心中不禁有些欢喜,口中却沉声道:“真的么?”
  空幻大师冷冷道:“梁兄的话,便是贫僧的话。”
  灵蛇毛皋暗喜忖道:“他若能尊我为长辈,拜在我的门下,我便让他领袖两河武林,又有何妨?此事不但无害,反倒有利。”
  心念闪动,口中却谦谢道:“大师一代高僧,在下实不敢当。”
  九足神蛛梁上人腹中暗笑,口中正色道:“大师既有此意,阁下也不可太过谦逊。”
  灵蛇毛皋面露微笑,道:“既是如此,不知大师这一句话要换什么?”
  他心中暗暗忖道:“有了这一句话,便将尉迟文、彭钧两人头颅换来,我也立刻答应。”目光一转,望了他两人一眼。
  彭钧已扶起了尉迟文,此刻两人对望一眼,心中果然担了心事,铁平、欧阳明亦是面色大变。
  只听九足神蛛梁上人朗声大笑,道:“大师这句话要换的,只是毛大侠两个字。”
  灵蛇毛皋大笑道:“什么字?”
  梁上人笑道:“只要毛大侠称他一声……”
  他目光四下缓缓一扫,缓缓望了木然站在那里的毛文琪一眼,悄悄后退了两步,仰面大笑道:“称他一声女婿!”
  “女婿”这两字说将出来,众人都不禁为之一惊,也不知是好气抑是好笑,一时间却怔住了。
  只见毛皋呆了半晌,突地跳了起来,幸好梁上人早已退了两步,否则他这一跳便要将梁上人撞倒。
  他跳起后大喝一声:“你说什么?”
  梁上人神色不变,微微笑道:“两位大侠结成亲家,在下权充媒人,亦有荣焉,这一段武林佳话,此后必将留传千古。”
  灵蛇毛皋压下怒气,冷笑道:“空幻大师乃是出家人,梁兄只怕是说笑的吧?”
  梁上人微微笑道:“寡妇可以再醮,鳏夫可以重娶,空幻大师虽然出家人,但只要还俗留发,立刻便是个相貌堂堂的英雄汉子了!”
  灵蛇毛皋目光转向空幻大师,怒道:“他说的话可是真的?”
  空幻大师端坐不动,冷冷道:“这件事你若不肯,第一件事亦作罢论。”
  灵蛇毛皋双拳紧握,目光森寒,卓立当地。
  欧阳明、铁平,悄然移动身形,堵住了退路。
  地室中的情势,立又变得紧张起来,只见灵蛇毛皋长长吐出了一口气,一字字沉声说道:“你若要我女儿嫁给你,除非江水倒流,太阳西出。”
  空幻大师霍然站起身子,冷冷道:“你再说一遍。”
  灵蛇毛皋怒叱道:“你听清楚,你要……”
  语声未了,突听毛文琪缓缓道:“我愿嫁给他。”
  她语声缓慢而冰冷,全不带任何情感,但说出来的,却是这样一句使人大出意外,令人心冷震动的话。
  众人这一惊之下,更是非同小可。
  连九足神蛛梁上人,亦不禁面色一变,笑容顿敛,欧阳明、铁平,更早已变得面色如土。
  他两人想了毛文琪多年,始终得不到毛文琪的青睐,哪知这孤傲的少女,此刻竟愿意嫁给个和尚!
  灵蛇毛皋身子一阵颤抖,霍然转身道:“琪儿,后面去!”
  毛文琪苍白的面色,仿佛刚刚自坟墓中走出,明亮的双目中,却闪动着一种奇异的光采。
  她动也不动地站在那里,缓缓道:“我心甘情愿嫁给他。”
  灵蛇毛皋倒退三步,几乎要跌倒地上。
  只听他一字字沉声道:“琪儿,你不要为爹爹,爹爹宁可功败垂成,永远遁迹边荒,却也不能让你嫁给这和尚。”
  他目光四下一扫,厉声大喝道:“把守门户,准备动手!”
或许您还会喜欢:
《大沙漠》
作者:古龙
章节:35 人气:5
摘要:一堆黄沙上,有一粒乌黑的珍珠,这本是单纯而美丽的,又有谁能想到,竟因此而引起一连串复杂而诡秘的事……楚留香回到他的船,就好像游子回到了家,海上的风是潮湿而温暖,暖得就好像他的心情一样。海天深处,有一朵白云悠悠飞来,船,在碧波中荡漾,光滑的甲板,在灿烂的阳光下,比镜子还亮。他脱下衣服,脱下鞋袜,发烫的甲板,烫着他的赤脚,烫得他心里懒洋洋的,整个人都仿佛要飘起来。 [点击阅读]
《九月鹰飞》
作者:古龙
章节:39 人气:4
摘要:晨。久雪初晴,酷寒却使得长街上的积雪都结成冰,屋檐下的冰柱如狼牙交错,仿佛正等待着择人而噬。可是街上却没有人,家家户户的门窗都紧紧地关着,密云低压,天地间竟似充满了一种足以冻结一切生命的杀气。没有风,连风都似被冻死。童铜山拥着貂裘,坐在长街近头处的一张虎皮交椅上,面对着这条死寂的长街,心里觉得很满意。因为他的命令早已被彻底执行。 [点击阅读]
欢乐英雄
作者:古龙
章节:48 人气:4
摘要:又是个新的尝试,因为武侠小说实在已经到了应该变的时候。在很多人心目中,武侠小说非但不是文学,不是文艺,甚至也不能算是小说。正如蚯蚓,虽然也会动,却很少人将它当做动物。造成这种看法的固然是因为某些人的偏见,但我们自己也不能完全推卸责任。武侠小说有时的确写得太荒唐太无稽,太鲜血淋漓,却忘了只有“人性”才是每本小说中都不可缺少的。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4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7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6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七星龙王
作者:古龙
章节:25 人气:5
摘要:(一)四月十五。晴。这一天开始的时候也和平常一样,孙济城起床时,由昔日在大内负责整理御衣的宫娥柳金娘统领的一组十六个丫头,已经为他准备好他当天要穿的衣裳。在他的卧房外那间精雅华美的起居室里喝过一碗来自福建武夷的乌龙茶之后,孙济城就坐上他的专用马车,开始巡视他在济南城里的七十九家商号。 [点击阅读]
孤星传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3
摘要:彤云四合,朔风怒吼!是岁末,保定城出奇的冷,连城外那一道护城河,都结了层厚厚的冰,厚得你甚至可以毫不费事地赶着大车从上面驶过去。雪停了,但是暮色却为大地带来了更大的寒冷,天上当然没有星,更不会有月了。是以,大地显得格外的黑暗,就连雪,你看上去都是迷蒙的灰黑色。 [点击阅读]
碧血洗银枪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3
摘要:(一)据说近三百年来,江湖中运气最好的人,就是金坛段家的大公子段玉。在金坛,段家是望族,在江湖,段家也是个声名很显赫的武林世家。他们家传的刀法,虽然温良平和,绝没有毒辣诡秘的招式,也绝不走偏锋,但是劲力内蕴,博大精深,自有一种不凡的威力。他们的刀法,就像段玉的为人一样,虽不可怕,却受人尊敬。他们家传的武器“碧玉刀”,也是柄宝刀,也曾有段辉煌的历史。但是我们现在要说的这故事,并不是“碧玉刀”的故事。 [点击阅读]
《午夜兰花》
作者:古龙
章节:15 人气:6
摘要:我想楚留香应该是一个相当有名的人,虽然他是虚假的,是一个虚构的小说中的人物,可是他的名字,却“上”过台湾各大报纸的新闻版,而且是在极明显的地位。他的名字,也在其他一些国家造成相当大的震荡。对于一个虚构的武侠小说人物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算是相当特殊的了。一般来说,只有一真实存在于这个社会中的人,而且造成过相当轰动的新闻人物,才能上得了一家权威报纸的第三版。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7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白马啸西风
作者:金庸
章节:14 人气:6
摘要: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得……在黄沙莽莽的回疆大漠之上,尘沙飞起两丈来高,两骑马一前一后的急驰而来。前面是匹高腿长身的白马,马上骑著个少妇,怀中搂著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后面是匹枣红马,马背上伏著的是个高瘦的汉子。那汉子左边背心上却插著一枝长箭。鲜血从他背心流到马背上,又流到地下,滴入了黄沙之中。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