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九月鹰飞》 - 古龙小说 《九月鹰飞》电子书——第三十四章 双重身份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叶开怔住,上官小仙更吃惊。死的怎么会是韩贞?叶开想不到,上官小仙更觉得意外。韩贞既然已死在这里,丁灵琳呢?
  上官小仙轻轻地放下床,慢慢地转过身,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窗外一片黑暗,夜色无情,忽然又已来临。
  她面对着这无情的夜色,沉默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道:"原来她先杀了韩贞才走的。"叶开道:"你认为是她杀了韩贞?"
  上官小仙道:"你认为不是?"
  叶开道:"绝不是。"
  上官小仙道:"你能确定?"
  叶开道:"武功也有很多种,最可怕、最有效的却只有一种。"上官小仙道:"哪一种?"
  叶开道:"只有杀人的武功,才是真正有效的武功。"上官小仙同意。她也知道有很多人的武功虽高,却不能杀人,也不敢杀人。
  叶开道:"杀人的武功,丁灵琳绝对比不上韩贞。"上官小仙道:"所以你断定韩贞绝不是死在她手里的?"叶开道:"绝不是。"
  上官小仙道:"可是现在丁灵琳已走了,韩贞却已死在这里。"这是事实,事实是谁都不能反驳的。
  上官小仙道:"若不是丁灵琳杀了他?是谁杀了他?"能杀韩贞的人也不多,何况,这屋子里除了他和丁灵琳外,并没有第三人。
  上官小仙道:"他若不死,绝不会让丁灵琳走,难道有人先杀了他,再绑走了丁灵琳?"这些问题有谁能回答?叶开也走过来,推开了另一扇窗子。窗子虽不同,窗外的夜色却是相同的,同样寒冷,同样无情。他痴痴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的眼晴就如同窗外的夜色般深沉黑暗。
  上官小仙垂着头,终于轻轻道:"我刚才不该问那些话。"叶开沉默,上官小仙道:"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赶紧想法子去找丁灵琳,她……"叶开忽然打断了她的话,道:"不必找了。"
  上官小仙很意外,她从未想到叶开会说出这种话,忍不住转过头,吃惊地看着他,道:"你是说,不必去找了?"叶开道:"嗯。"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既然已有人知道她的下落,又何必再去找?"上官小仙道:"谁知道她的下落?"
  叶开道:"你。"
  上官小仙更吃惊,道:"你是说我知道她的下落?"叶开淡淡道:"我已说得很清楚,你也听得很清楚。"上官小仙看着他,没有动,没有开口,像是已完全怔住。
  叶开道:"魔教中的四大天王,的确已死了三个,可是孤峰并没有死。"上官小仙道:"杨天还没有死?"
  叶开道:"杨天不是孤峰,吕迪也不是。"
  上官小仙道:"杨天没有受伤?"
  叶开道:"他受了伤,伤得很重,可是受伤的人并不一定就是孤峰。"——球是圆的,圆的东西并不一定就是球。
  上官小仙道:"他若不是孤峰,为什么不敢让人知道他受了伤?为什么要瞒着你?"叶开道:"因为他以为我是你的奴才,以为我也入了金钱帮。"上官小仙忽然叹了口气,道:"你说的话,我连一句也不懂。"叶开道:"你应该懂的,也只有你才懂。"
  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出手伤他的人就是你。"
  上官小仙在苦笑,道:"我若不是很了解你,一定以为你已醉了。"叶开道:"我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清醒过。"上官小仙道:"杨天本是我的好帮手,我为什么要出手伤他?"叶开道:"因为他先要杀你。"
  上官小仙笑了。她的笑,就跟叶开在无可奈何时那种笑完全一样。
  叶开却没有笑。事实上,他脸上的表情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严肃过。他沉着脸道:"他久已想杀了你,却一直没有机会,只有冒险行刺。"上官小仙道:"行刺?"
  叶开点点头,道:"也许他低估了你的武功,也许他在无意间发现你已受了伤,所以决定乘此机会,冒险试一试。"上官小仙在听着,她不再辩驳,好像觉得这件事根本不值得辩驳。
  叶开道:"他决定动手的时候,想必就在初一的晚上。"上官小仙居然笑了笑,道:"假如要暗中去刺杀一个人,大年初一的晚上的确是好时候。"叶开道:"他去行刺时,当然是蒙着脸的。"
  上官小仙道:"当然。"
  无论谁要做刺客时,都绝不会以真面目示人。
  叶开道:"他本来以为自己这一击必定十拿九稳,谁知你的武功竟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得多,所以他非但没有得手,反而伤在你手下。"上官小仙又笑了笑,道:"要杀我的确不是件容易事。"叶开道:"可是你也低估了他。"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他的轻功极高,虽然没有得手,却还是逃走了。"上官小仙道:"想要捉住一条会飞的狐狸,当然也不是件容易事。"叶开道:"你以为他既然中了你的毒针,就算能逃走,也逃不远的,但是他还有种专解百毒的灵药,居然能暂时保住了他的性命。"上官小仙道:"可是我只要查出是谁受了伤,就知道刺客是谁了。"叶开道:"所以他才会瞒着我,不敢让我看见他的伤口。"上官小仙道:"他一定以为是我派你去调查刺客的。"叶开叹了口气,道:"他当然想不到你早已知道刺客就是他了。"上官小仙道:"我怎么会知道。"
  叶开道:"他以为王寡妇已死心塌地跟着他,以为王寡妇会替他保守秘密,想不到……"上官小仙道:"想不到王寡妇却将这秘密告诉了我。"叶开叹道:"无论多精明的男人,都难免会被女人出卖的。"上官小仙又叹了口气,道:"这也许只因为男人总认为女人都是弱者,都是傻瓜。"叶开同意这句话。
  上官小仙道:"我既然已知道他就是刺客,为什么不杀了他?"叶开道:"因为你杀人时总喜欢借别人的刀。"上官小仙道:"能借别人的刀,去杀自己想杀的人,倒的确是件很愉快的事。"叶开道:"你愉快,我就不愉快了。"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叶开道:"因为这次你想借的,是我的刀。"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孤峰受了伤,我在找孤峰,杨天又恰巧受了伤,而且不敢把受伤的事说出来,这件事就好像一加一,再加一,必定是三。…上官小仙道:"所以我认为你只要找到杨天,就一定会以为他就是孤峰。"叶开苦笑道:"我本来几乎以为他是的。"
  上官小仙道:"你的解释听来好像很合理,只可惜你又忘了一点。"叶开道:"哦?"
  上官小仙道:"杀人都有动机,要杀我,更一定要有很好的理由,因为无论谁都应该知道那绝不是件容易事。"叶开承认。
  上官小仙道:"杨天很了解我,我对他并不坏,他为什么要冒险杀我?"叶开道:"我也很了解他,他是个野心很大的人,所以才会入金钱帮。"这点上官小仙也同意。
  叶开道:"他越深入,越了解金钱帮势力的庞大,野心就越大。"上官小仙道:"难道他还想做金钱帮的帮主?"叶开道:"他一定想得要命,只可惜……"上官小仙道:"可惜只要我活着,他就永远没有这一天。"叶开道:"所以他无论冒多大的险,也要杀了你。"野心就像是洪水,一旦发作起来,就没有人能控制,连他自己都不能。所以野心不但能毁灭别人,也同样能毁自己,而且往往在毁灭别人之前,就已先毁了自己。可是一个人假如完全没有野心,活着岂非也很乏味?这岂非也是人类的悲哀之一?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现在你的推测好像已渐渐变得完整些了。"叶开道:"还不算完整。"
  上官小仙笑道:"你自己也知道?"
  叶开道:"我知道的事,也许比你想象中要多些。"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杨天一直不敢对你下手,为什么忽然有了勇气?"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一点。"
  叶开道:"我等的本是孤峰,他为什么也恰巧在那时入城?"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二点。"
  叶开道:"杨天若不是孤峰?谁才是孤峰?"
  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三点。"
  叶开道:"孤峰若没有和多尔甲约好在延平门相见,多尔甲身上怎么会有那张血书?"上官小仙道:"这是第四点。"
  叶开道:"墨九星本是个隐士,为什么一到长安,就能找出多尔甲的下落?"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五点。"
  叶开道:"墨九星既然终年常食五毒,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毒死?"上官小仙道:"这是第六点,"叶开道:"苦竹本是个局外人,为什么也会忽然惨死?"上官小仙笑道:"现在你的推测好像已有了六点漏洞。"叶开道:"只有六点。"
  上官小仙道:"无论谁的推测,若是有了六点漏洞,这推测根本不能成立。"叶开道:"可是我这推测一定能成立。"

  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因为这六点漏洞,我都能解释。"
  上官小仙道:"你说。"
  叶开道:"漏洞虽然有六点,解释却只有一个,只要用两句话就能说出来。"上官小仙道:"我在听。"
  叶开道:"孤峰就是你,墨九星也是你!"
  上官小仙又笑了。
  ——你若很喜欢一个人,常常和这个人见面,他的毛病,你也一定会传染上的,上官小仙显然己学会了叶开的毛病,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遇着了困难危险的事,她也会笑,只不过她笑得比叶开更甜。
  叶开道:"就因为你是孤峰,所以杨天才敢下手,因为他发现你己受了伤。"上官小仙道:"这是第一个解释,好像还很合理。"叶开道:"就因为你是孤峰,所以才要杨天做你的替罪羔羊。"上官小仙道:"这也有理。"
  叶开道:"只有你才知道吕迪是多尔甲,也只有你才能约他到十方竹林寺去。"上官小仙道:"所以墨九星也是我?"
  叶开道:"你故意在脸上嵌起九颗寒星,始终不肯摘下那顶草帽,只因为你的易容术虽精妙,还是怕我认出你来。"上官小仙道:"可是我为什么要扮成墨九星呢?"叶开道:"因为你要杀多尔甲。"
  上官小仙道:"我要杀他?为什么要你去?"
  叶开道:"因为你要让我亲眼看见多尔甲的死,是死在墨九星手里的。"他接着又道:"多尔甲很可能也知道墨九星是你,所以他那最后一着杀手并没有真的使出来,想不到你却乘机杀了他。"上官小仙在听着。
  叶开道:"那本是故意演给我看的一出戏,多尔甲也是串通好了演戏的,就连你们说的那些话,也像是出戏。"上官小仙道:"他为什么要来演这出戏?"
  叶开道:"因为你们演这出戏本是为了要杀我,所以他再三跟我约定,不许我的飞刀出手,好让你有机会杀我。"上官小仙道:"我并没有杀你。"
  叶开道:"你没有,因为你真正要杀的并不是我,而是多尔甲,他至死也想不到那出戏最后的结局竟会忽然变了。"想到多尔甲临死时眼睛里的惊讶和痛苦,叶开也不禁叹了口气,道:"他死得实在很冤枉。"上官小仙道:"你同情他?"
  叶开道:"我只同情他的死。"
  上官小仙淡淡道:"每个人都要死的,他死得冤枉,只因为他本就是个愚蠢的人。"叶开道:"他愚蠢?"
  上官小仙道:"愚蠢也有很多种,傲慢自大岂非也是其中的一种。"叶开无法辩驳。傲慢自大的确是种愚蠢,而且很可能就是最严重的一一种。
  上官小仙道:"但是我并不愚蠢,现在我总算已明白你的意思了。"叶开道:"你应该明白。"
  上官小仙道:"你说我扮成了墨九星,再将吕迪找去,计划杀你,到最后却反而杀了他。"叶开道:"听起来这的确是件很荒谬的事,可是这计划却绝对有效。"上官小仙道:"也许就因为它不可思议,所以才有效。"叶开道:"那封血书当然也是这计划的一部分。"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杨天自己当然也知道他的秘密迟早会被你发现,已决定逃走。"上官小仙道:"金钱帮的势力遍布天下,他能逃到哪里去?"叶开道:"他已受过这一次教训,这次的行动,当然特别小心,所以他选来选去,才选了个你料想不到的地方。"上官小仙道:"什么地方?"
  叶开道:"长安城。"
  上官小仙道:"这里就是长安。"
  叶开道:"他算准你一定会认为他已逃到了很远的地方去,所以就偏偏选了个最近的地方。"上官小仙也承认这地方的确选得不错。
  叶开道:"只可惜他又将这计划告诉了王寡妇。"上官小仙道:"他不能不告诉她,一个受了重伤的人要脱逃,一定要人帮忙的。"叶开道:"他告诉了王寡妇,就等于告诉了你。"上官小仙道:"我知道他逃亡的计划后,就伪造了那封血书?"叶开道:。'你算准我看到那封血书后,就一定会在延平门等着的。"上官小仙道:"这封血书又怎么会到了吕迪身上?"叶开道:"血书本不在吕迪身上,是苦竹特地送来的。"上官小仙道:"苦竹也是这件事的同谋?"
  叶开道:"所以他才会被你杀了灭口,所有跟这件事有关的人,都已被你杀了灭口。"上官小仙道:"宋老板和那巨人呢?"
  叶开道:"他们是杨天的朋友,看见我在延平门,也故意演了出戏,好掩护杨天人城,杨天是怎么受了伤,他们当然知道。"上官小仙道:"这秘密当然不能让你知道,所以我就将他们也杀了灭口?"叶开道:"我早已算准你有这一着,所以他死了,我并不意外。"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么样一来,我杀的人倒真不少。"叶开疲乏他说:"的确不少。"

  上官小仙道:"我甚至还会自己杀自己。"
  她又叹了口气,道:"假如我就是墨九星,岂非自己杀了自己?"叶开道:"死的墨九星并不是你。"
  上官小仙道:"不是?"
  叶开道:"你知道我一定不会有那么好的胃口陪你吃那粗饭,所以早已准备了替死鬼,等我一走,你就毒杀了他。"上官小仙道:"因为墨九星一死,这件事就死无对证了。这本就是个极周密的计划,也是个很好听的故事。"叶开道:"我也希望这只不过是个故事。"
  上官小仙仿佛很吃惊,道:"难道这不是故事?"叶开道:"这件事的巧合太多,只有真实的事才会有这么多巧合。"上官小仙道:"难道真实的事比故事还离奇?"叶开道:"通常都是这样的。"
  上官小仙嫣然道:"听你这么说,连我自己都有点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了。"她笑得还是那么纯真甜美:"可是,我的计划既然极周密,怎么会被你看破的?"叶开道:"无论多周密的计划,都难免有漏洞。"上官小仙道:"这计划也有?"
  叶开道:"我推测中的那些漏洞,也正是你计划的漏洞。"上官小仙道:"哦?"
  叶开道:"因为你若不是孤峰,就绝不能有这么多巧合。"上官小仙道:"现在你已完全确定了?"
  叶开道:"直等到我看到他们的伤口后,才完全确定的。"上官小仙道:"他们是些什么人?"
  叶开道:"杨天、宋老板、巨人和苦竹,他们本是备不相关的人,本不可能死在同一个人手里,可是他们致命的伤口却完全一样。"上官小仙叹了口气,道:"这实在巧得很。"
  叶开道:"巧合也就是漏洞。"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不但是金钱帮的帮主,也是魔教中的四大天王之一。"叶开道:"是孤峰。"
  上官小仙道:"莫忘记金钱帮和魔教本是势不两立的对头。"叶开道:"我没有忘记。"
  叶开接着道:"那么金钱帮的帮主是聪明人,他知道将敌人消灭并不是最好的法子。"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才是最好的法子?"
  叶开道:"收服他,利用他,将敌人的力量,变成自己的武器。"上官小仙道:"这法子的确不错。"
  叶开道:"可是魔教的组织太秘密,力量太庞大,要想收服他,也只有一个法子。"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
  叶开道:"做魔教的教主。"
  上官小仙道:"要想做魔教的教主,就一定要入魔教。"叶开道:"所以你入了魔教。"
  上官小仙道:"魔教自从老教主去世后,权力就被四大天王分走了,谁也不愿再选新的教主,把自己已得到的权力再交回去。"叶开道:"四大无王若是已死了三个呢?"
  上宫小仙嫣然道:"那么剩下的一个,就算想不做教主,只怕都困难得很。"叶开道:"只可惜像多尔甲他们那种人,是绝不会死得太快的。"上官小仙道:"当然不会。"
  叶开道:"你当然也不能亲自出面对付他们。"上官小仙道:"我做事一向不愿太冒险。"
  叶开道:"他们也许至死都不知道金钱帮的帮主就是你。"上官小仙道:"他们连做梦都没有想到。"
  叶开道:"所以你只有用一种法子才能杀得了他们。"上官小仙道:"你说用什么法子最好?"
  叶开道:"借别人的刀。"
  上官小仙抚掌道:"对了,要杀他们那样的人,一定要借别人的刀,而且还要借一把特别的刀。"叶开道:"可是你也知道,我的刀虽快,却很少杀人。"上官小仙道:"所以我才费了那么多的心思,绕了那么多圈子。"叶开道:"你一定也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还是有个人看穿了你的秘密。"上官小仙盯着他,过了很久,叹道:"你既然什么事都能看得穿,为什么看不穿我的心?"叶开道:"我……"
  上官小仙道:"我对你是真是假,你难道一点也看不出?"她美丽的眼睛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幽怨和悲伤,这究竟是真是假?
或许您还会喜欢:
流星蝴蝶剑
作者:古龙
章节:32 人气:4
摘要:流星的光芒虽短促,但天上还有什么星能比它更灿烂,辉煌。当流星出现的时候,就算是永恒不变的星座,也夺不去它的光。蝴蝶的生命是脆弱的甚至比鲜艳的花还脆弱。可是它永远是活在春天里。它美丽,它自由,它飞翔。它的生命虽短促却芬芳。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一个剑客的光芒与生命,往往就在他手里握着的剑上,但剑若也有情,它的光芒是否也就会变得和流星一样短促。流星划过夜空的时候,他就躺在这块青石上。他狂赌、酗酒。 [点击阅读]
七杀手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10
摘要:(一)杜七的手放在桌上,却被一顶马连坡大草帽盖住。是左手。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帽子盖住自己的手。×××杜七当然不止一只手,他的右手里拿着块硬馍,他的身子就和这块硬馍一样,又干、又冷、又硬!这里是酒楼,天香楼。桌上有菜,也有酒。可是他却动也没有动,连茶水都没有喝,只是在慢慢地啃着这块他自己带来的硬馍。杜七是个很谨慎的人,他不愿别人发现他被毒死在酒楼上。 [点击阅读]
铁胆大侠魂
作者:古龙
章节:65 人气:3
摘要:秋,木叶萧萧。街上的尽头,有座巨大的宅院,看来也正和枝头的黄叶一样,已到了将近凋落的时候。那两扇朱漆大门,几乎已有一年多未曾打开过了,门上的朱漆早已剥落,铜环也已生了锈。高墙内久已听不到人声,只有在秋初夏末,才偶然会传出秋虫低诉,鸟语啾啁,却更衬出了这宅院的寂寞与萧素。但这宅院也有过辉煌的时候,因为就在这里,已诞生过七位进士,三位探花,其中还有位惊才绝艳,盖世无双的武林名侠。 [点击阅读]
《离别钩》
作者:古龙
章节:11 人气:7
摘要:少年十五二十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人,有的人喜欢追忆往事,有的人喜欢憧憬未来,但也有些人认为,老时光并不一定就是好时光,未来的事也不是任何人所能预测的,只有「现在」最真实,所以一定要好好把握。这种人并不是没有事值得回忆,只不过通常都不太愿意去想它而已。 [点击阅读]
《血海飘香》
作者:古龙
章节:27 人气:4
摘要: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郁金香的香气,这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谁写的。 [点击阅读]
剑毒梅香
作者:古龙
章节:50 人气:3
摘要: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霭霭,虽仍严飙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本,皆似百年之物,虬枝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间何来此仙境。暮色四合,朦胧中景物更见胜绝,忽地梅阴深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踱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点击阅读]
大地飞鹰
作者:古龙
章节:70 人气:2
摘要:(一)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点击阅读]
《飞刀又见飞刀》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刀不仅是一种武器,而且在俗传的十八般武器中排名第一。可是在某一方面来说,刀是比不上剑的,它没有剑那种高雅神秘浪漫的气质,也没有剑的尊贵。剑有时候是一种华丽的装饰,有时候是一种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刀不是。剑是优雅的,是属于贵族的,刀却是普遍化的,平民化的。有关剑的联想,往往是在宫廷里,在深山里,在白云间。刀却是和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点击阅读]
狼牙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9
摘要: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赌局,而且接受各种赌注。在传说中,主持这赌局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实力雄厚,而且还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现在大家才知道,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并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老,不但能够时常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够时常得到少女的欢心。这个人的精力充沛,活动的力量更大得令人吃惊。 [点击阅读]
《决战前后》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6
摘要: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色,他身高八尺一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点击阅读]
血鹦鹉
作者:古龙
章节:31 人气:3
摘要:想写“惊魂六记”,是一种冲动,一种很莫名其妙的冲动。一种很惊魂的冲动──惊的也许并不是别人的魂,而是自己的。因为这又是一种新的尝试。尝试是不是能成功?天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尝试过太多次。有些成功,有些失败。幸好还有些不能算太失败。写武侠小说,本来就是该要让人惊魂的。荒山,深夜,黑暗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除了一双炯炯发光的眸子,全身都是黑的,就像是黑夜的精灵,又像是来自地狱的鬼魂。 [点击阅读]
《多情环》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7
摘要:(一)夜.夜已深。双环在灯下闪动着银光。葛停香轻抚着环上的刻痕,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已是个老人,手指却仍和少年时同样灵敏有力,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拿得到的。他想要这双环已有多年,现在总算已到了他手里,他付出的代价虽然极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补偿一切。因为这双银环本是属于盛天霸的。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