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九月鹰飞》 - 古龙小说 《九月鹰飞》电子书——第三十章 久别重逢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风很冷。
  叶开迎着风走出去,身上的冷汗被凤一吹,就像是一粒粒冰珠一样。
  他实在也不敢在那大殿中呆下去。
  他不怕鬼。
  可是那大殿里却像是隐藏着一些比鬼更可怕的事。
  远处传来更鼓。
  三更已过。
  这古老的城市里,灯火已寥落。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片黑暗。
  若是在夏天,也许还可以找到一两处喝酒吃宵夜的地方。
  只可惜现在还是春天。
  也许就因为现在绝对找不到酒喝,所以叶开忽然觉得很想喝两杯。
  他叹了口气,走出横巷,实在不知道该到哪里去,今天晚上他甚至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这时候,突听有人带着笑道:"我知这一个地方还有酒喝,你跟不跟我走?"虽然有星光,巷子里却还是黑暗的,一个人大袖飘飘,在前面走。
  叶开在后面跟着。
  前面的人一直没有回头,叶开也一直没有问,更没有赶上去。
  前面的人走得并不快,但是对这里的街道巷弄却很熟悉。
  叶开跟着他六转八转,连方向都已几乎无法分辨,只见前面一道高墙,里面的庭院仿佛很深,这人长袖一拂,居然轻松地越过高墙。
  这人轻功极高,身法也极美妙,连叶开都很少见到轻功这么高的人。
  高墙内也是一片黑暗,冷风中浮动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暗香。
  星光下疏枝横影:尽是梅花。
  叶开跟着越墙而入,才发现这地方就是他初到长安时来过的冷香园。
  经过了那次诡秘惨厉的恶战后,这昔日的长安第一名园中,竟已荒无人迹。
  连灯光都没有,只有寒风吹着花枝,发出一阵阵仿佛叹息一般的声音。
  是谁在叹息,在为谁叹息?
  是不是为了那些屈死在这里的鬼魂?
  冷香园,曲径通幽。
  前面的人对这里的地势竟似也很熟悉,叶开又跟着他七转八转,穿过一道门,来到一重小院。
  院子里也没有人,没有灯光,没有声音。
  门是开着的,这人走过去推开了门,自己却闪到旁边,道:"请进。"叶开没有进去。
  这人道:"你不进去?"
  叶开道:"我为什么要进去?"
  这人道:"里面有人在等你。"
  叶开道:"谁?"
  这人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叶开道:"你不进去?"
  这人道:"人家等的是你,不是我。"
  他的声音很奇怪,脸上蒙着块和衣服同样颜色的丝中。
  叶开盯着他,忽然笑了,微笑着道:"你明明知道我能认得出来,为什么偏偏不肯见我?"这人仿佛吃了一惊,失声道:"你……你认得出我?"叶开叹了口气,道:"我若认不出,就不仅是个瞎子,而且还是个呆子。"这人垂下头,轻轻地问:"为什么?"
  叶开道:"你不知道?"
  这人声音更轻,道:"是不是因为你心里已有了我?"叶开没有口答,眼睛里的表情忽然又变得很奇怪。
  无论这种表情是什么意思,至少不是在否认。
  这人终于抬起头,掀开了脸上的丝中,星光就照在她脸上。
  如此静夜,如此星光,她的脸看来美丽得就像是梅花的精灵,天上的仙子。
  她的眼睛更美,却又仿佛带着种无法向人叙说的幽怨和感伤。
  她凝视着叶开,轻轻道:"我的确应该知道你能认得出我来的,因为,你就算化成了灰,我也认得出你。"她的声音也美,美得就像是春天傍晚吹过大地的柔风。
  如此美丽的眼晴,如此美丽的声音,除了上官小仙还有谁?

  叶开也在凝视着她,道:"但是你却希望我认不出你?"上官小仙点点头。
  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迟疑着,道:"你进去看看,就知道是为什么了。"叶开道:"你不进去?"
  上官小仙道:"我可以外面等着。"
  叶开道:"为什么要在外面等?"
  上官小仙笑了笑道:"因为你进去了之后,一定也希望我在外面等着。"她笑得不但很凄凉,而且很神秘。
  她实在是个神秘的女人,总是会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叶开没有再问。
  因为他了解她,她不肯说的事,无论谁也问不出来的。
  门开着,被风吹得"吱吱"的响。
  叶开终于走了进去,走人了黑暗中……
  外面还有星光,屋子里更黑暗。
  叶开什么也看不见,却听到一阵阵很轻很轻的呼吸声。
  屋子里果然有人。
  "是谁?"
  没有人回应,连呼吸声都似已停止。
  这个人既然是在屋子里等叶开,为什么又不肯回答叶开的话?
  上官小仙带叶开来的时候,为什么不肯以真面目跟他相见?
  假如是别人,说不定早已退了出去。
  可是叶开没有。
  他心里忽然有了种连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奇异感觉。
  一阵风吹过,"砰"的一声,门忽然关了起来。
  现在他就算想走,也没法子走了。
  屋子里更暗,的确已伸手不见五指,但那呼吸声却又响了起来。
  呼吸声本来是在前面的,现在已退入了屋角。
  他为什么要退?
  是不是因为他也在害怕?
  叶开沉住了气,道:"不管你是谁,你既然在等我,就该知道我是谁。"没有回答。
  叶开道:"我并不是个凶恶的人,所以你根本不必怕我。"他一面在说话,一面已走过去。
  他走得很但。
  突然间,一阵冷风迎面向他吹过来。
  他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他可以感觉到,只有刀风才会这么冷。
  这柄刀他却也看不见。
  ——看不见的刀,才是杀人的刀。
  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刀风不但冷,而且急。
  叶开身形一闪,突然闪电般出手,扣住了这人的手,手冰冷。
  这只手他当然也看不见,可是他却能感觉得到,所以能抓住。真正的武林高手都有种奇异的、无法解释的感觉,就像是野兽的卒能一样。
  这人的手在发抖,却还是不肯开口。
  叶开的手也突然发抖,因为他已隐约猜出了这个人是谁。
  他嗅到了这人身上的气息。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特殊的气息,这个人的气息他永辽也不会忘记。
  死也不会忘记。
  就在这一瞬间,这个人已摆脱了他的手,又退人了屋角。
  这次叶开并没有再逼十过去,事实上,他整个人都已僵硬,就像是块木头般怔住。
  他想不到这个人会在这里,更想不到这个人会杀他。
  冷汗已开始从他额上流下。
  "我是小叶。"他尽力控制自己:"难道你听不出我的声音?"还是没有回应,呼吸声却很急促,仿佛充满恐惧。
  叶开咬了咬牙,非但没有再往前走,反而一步步向后退,退到门口,突然转身,用力拉门。
  门居然一拉就开了。
  他冲出去,上官小仙居然真的还是在院子里等着。
  看到了他的表情,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关切,迎上来问道:"你已知道屋子里的人是谁?"叶开点点头,握紧双拳,道:"你为什么不点起灯来?"上官小仙道:"我又不在屋子里。"

  叶开道:"你没有火熠于?"
  上官小仙道:"我有。"
  叶开道:"既然有,为什么刚才不给我?"
  上官小仙没有回答这句话,只是默默的将火熠子交给了他。
  叶开立刻又冲进去,打亮了火熠于。
  一个人痴痴地站在屋角,赫然竟是丁灵琳。
  叶开终于看见了她,终于找到了她。
  没有人能形容他此刻的感觉,也没有人能想象。
  可是丁灵琳却突然疯狂般大叫了起来,指着他手里的火熠子,大叫道:"火……火……"看见了火光,她就像是突然变成了一只受惊负伤的野兽,她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不停地发抖,美丽的脸也已因惊骇而变了形,一直不停地大叫:"火……火……"她只看见了火,却没有看见叶开。她竟似已不认得叶开。火光立刻熄灭,屋子里又是一片黑暗。
  叶开的心也沉入了黑暗里,无边无际的黑暗。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又悄俏地退了出去,无言的将火熠子还给了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苦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已明白,刚才我为什么不肯给你火熠子?"叶开无语。
  上官小仙叹道:"她是从火窟中逃出来的,她受的惊骇太大,可是…可是我实在想不到,她竟已连你都不认得。"叶开黯然,过了很久才问道:"你是在哪里找到她的?"上官小仙道:"就在这里。"
  叶开道:"几时找到的?"
  上官小仙道:"她逃出火窟后,想必就已躲到这里来。可是我直到今天晚上才找到她。"她垂下头,又道:"我知道你看见她这样子,一定会很难受,可是我又不能不带你来。"叶开道:"你……"
  上官小仙打断了他的话,道:"我本不想让你知道是我带你来的,因为……因为……"叶开道:"因为什么?"
  上官小仙垂着头,沉默良久,才凄然道:"我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也许是因为我不愿让你为了这件事而感激我,也许是因为我害怕。"叶开道:"害怕?"
  上官小仙神情更悲伤,道:"她变成这样子,我也有责任,我怕你怪我,恨我……我更怕你见了她之后,会从此不理我。"叶开道:"但你还是带我来了。"
  上官小仙道:"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做什么?"星光照在她脸上,她泪已流下,无论谁都应该能看得出,她心里是多么矛盾,多么痛苦。
  叶开却好像看不见,忽然走到院子中央,翻了三个跟斗,站起来,站得笔直,长长吸了口气,拉平了身上的衣服,地上的积雪未溶,一枝梅花也不知被谁折断,落在积雪上。
  他拾起来,摘下一朵,插在衣襟上,然后再走回来,忽然对上官小仙笑了笑,道:"你猜我现在想干什么?"上官小仙吃惊地看着他,似已看得发怔。
  叶开道:"我想去找个地方睡一觉。"
  上官小仙更吃惊,道:"现在你想去睡觉?"
  叶开点点头,道:"明天中午我还有事,我一定要养足精神。"上官小仙道:"你……你睡得着?"
  叶开道:"我为什么睡不着?"
  上官小仙道:"可是了灵琳……"
  叶开道:"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总算已找到了她,别的事可以等到以后再说。"上官小仙道:"她这样子你能放心得下?"
  叶开微笑道:"有金钱帮的帮主在这里保护她,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上官小仙看着他,就好像从来没有看见过像他这种人,这种人实在少见得很。无论谁遇见这种事,都一定会很懊恼忧虑,可是他翻了三个跟斗,就忽然将一切优虑全部远远地抛开了。

  上官小仙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就算有天大的烦恼,你也能一下子就抛开。"叶开道:"这世上本没有什么值得烦恼的事。"上官小仙叹道:"你实在是个很有福气的人。"叶开居然没有否认。
  上官小仙忍不住又问道:"明天中午,你有什么事要做?"叶开道:"我有个约会。"
  上官小仙道:"什么约会?"
  叶开道:"孤峰和多尔甲约好了明天中午在延平门相见。"上官小仙皱眉道:"这是他们的约会,你……"叶开打断了她的话,道:"现在多尔甲既然已死了,这约会就变成我的。"上官小仙道:"你想乘此机会,找孤峰来?"
  叶开道:"嗯。"
  上官小仙道:"每天正午,出入延平门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你怎么知道谁是孤峰?"叶开道:"我总有法子找到的。"
  上官小仙道,"什么法子?"
  叶开又笑了笑,道:"现在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可是到时候我就能想出来。"他微笑着,又道:"这世上本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对不对?"上官小仙只有苦笑。
  冷香园里可以睡觉的地方当然很多,叶开居然真的说走就走。
  上官小仙看着他走出去,又忍不住大声问道:"你自己去睡觉,却要我替你在这里保护她?"叶开微笑着挥了挥手,已走得人影不见。
  上官小仙不禁叹了口气,苦笑着道:"现在我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没有烦恼了,因为他总是能将他自己的烦恼送给别人的。"这的确是叶开的本事,他若没有这种本事,现在只怕早已一头撞死。
  初三上午。
  叶开大步走迸了院子,他身上穿的衣服又脏又皱,至少已有好几天没洗澡,他的发髻蓬乱,衣襟上的花也已枯了。
  最近他遇见的事,若换了别人早已活不下去。可是他走进院子来的时候,却显得容光焕发,精神抖擞,就像是刚发了财,又中了状元,要想再找个比他神气的人却很难。
  上官小仙正倚着窗户,看着他脸上的表情也下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叶开大步走过去,微笑道:"早!"
  上官小仙咬着嘴唇道:"现在好像已不早了。"叶开道:"虽然不早,也不太晚。"
  上官小仙道:"看来你一定睡得很熟。"
  叶开笑道:"睡得简直就像死人一样。"
  上官小仙苦笑道:"我实在想不到你居然真的能睡着。"叶开道:"我想睡时,就算天塌下来,我也照睡不误。"丁灵琳也睡着了,也睡得很沉,手里却还是握着把刀。
  叶开道:"她什么时候睡的?"
  上官小仙道:"天亮了才睡。"
  桌上有个汤碗,是空的。
  叶开道:"看来她好像也吃了点东西。"
  上官小仙道:"吃了一碗炖鸡面,吃完了才肯睡。"她苦笑着,又道:"幸好她总算睡了,否则我们连门都进不来。"叶开道:"为什么?"
  上官小仙道:"无论谁一走进来,她就拿着刀要杀人。"叶开笑道:"不管怎么样,能吃得下,睡得着,总是好事。"上官小仙叹道:"只可惜我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着,我实在没有你们这么好的福气。"她眼珠子转了转,忽又问道:"你想出法子来没有?"叶开道:"我还没有开始想。"
  上官小仙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始想?"
  叶开道:"到了城门再想。"
  上官小仙苦笑道:"你倒是一点也不着急。"
  叶开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这句话我一直都很相信。'上官小仙道:"现在你想干什么?"叶开道:"想吃一大碗滚烫的炖鸡面。"
或许您还会喜欢:
《凤舞九天》
作者:古龙
章节:21 人气:2
摘要:一百零三个精明干练的武林好手,价值三千五百万两的金珠珍宝,竟在一夜之间全部神秘失踪。这件事影响所及,不但关系着中原十二家最大镖局的存亡荣辱,江湖中至少还有七八十位知名之士,眼看着就要因此而家破人亡,身败名裂。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这秘密的,普天之下,只有一个人!崔诚若知道自己现在已变得如此重要,一定会觉得自己此生已非虚度。可是他并不知道。他已整整昏迷了三天。 [点击阅读]
《碧玉刀》
作者:古龙
章节:3 人气:6
摘要:(一)春天,江南。段玉正少年。马是名种的玉面青花骢,配着鲜明的、崭新的全副鞍辔。马鞍旁悬着柄白银吞口、黑鳖皮鞘、镶着七颗翡翠的刀,刀鞘轻敲着黄铜马蹬,发出一连串叮咚声响,就像是音乐。衣衫也是彩色鲜明的,很轻、很薄,剪裁得很合身.再配上特地从关外带来的小牛皮软马靴,温州"皮硝李"精制的乌梢马鞭,把手上还镶着粒比龙眼还大两分的明珠。现在正是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的时候。 [点击阅读]
铁血大旗
作者:古龙
章节:43 人气:2
摘要:((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这一点大概也可以算是作家们共有的悲哀之一。 [点击阅读]
情人箭
作者:古龙
章节:53 人气:2
摘要: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冰雪溅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猎猎迎风招展。 [点击阅读]
边城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2
摘要:“边城在哪里?”“在天涯。”“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点击阅读]
剑气书香
作者:古龙
章节:10 人气:2
摘要:已经是三月了。但是在北京,你仍然丝毫也闻不出一些春天的气息,刚刚解冻的泥土,被昨夜迟来的风雪一盖,使你走上去的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加上些断落在地下的枯枝,更变成行路者的一种痛苦了。这是一座并不算太小的院子,绕过上面盖满了的青苔,而青苔上又盖着些积雪的假山,有一道朱红的门,虽然门上那曾经是灿耀的油漆,已不再灿耀,甚至还有些剥落了,但是这院子、这门,仍然给人们一种富丽的印象。 [点击阅读]
《桃花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2
摘要:"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是句俗话,也是句老话,但又俗又老的话,通常都是很有道理的话。否则这些活也就不会留传得这么老,这么俗了。尤其是在几乎从未有过一日平静的江湖中,更是英雄辈出。动乱的时势是最容易造就英雄。各式各样的英雄,有好的英雄,有恶的英雄,有成名的英雄,也有无名的英雄,有成功的英雄,也有失败的英雄。 [点击阅读]
鸳鸯刀
作者:金庸
章节:7 人气:2
摘要:一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若是黑道上山寨的强人,不会只有四个,莫非在这黑沉沉的松林之中,暗中还埋伏下大批人手?如是剪径的小贼,见了这么声势浩大的镖队,远避之唯恐不及,哪敢这般大模大样的拦路挡道?难到竟是武林高手,冲著自己而来?凝神打量四人:最左一人短小精悍,下巴尖削,手中拿著一对峨眉钢刺。 [点击阅读]
《蝙蝠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23 人气:2
摘要:武林七大剑派,唯有华山的掌门人是女子,华山自“南阳”徐淑真接掌华山以来,门户便为女子所掌持。此后山门下人材虽渐凋落,但却绝无败类,因为这些女掌门人都谨奉着徐淑真的遗训,择徒极严,宁缺毋滥。华山派最盛时门下弟子曾多达七百余人,但传至饮雨大师时,弟子只有七个了,饮雨大师择徒之严,自此天下皆知。 [点击阅读]
大旗英雄传
作者:古龙
章节:47 人气:2
摘要:——我为何改写《铁血大旗》一人都是会变的,随着环境和年龄而改变,不但情绪、思想、情感会变,甚至连容貌、形态、身材都会变。作家也是人,作家也会变,作家写出来的作品当然更会变。每一位作家在他漫长艰苦的写作过程中,都会在几段时期中有显著的改变。在这段过程中,早期的作品通常都比较富于幻想和冲劲,等到他思虑渐渐缜密成熟,下笔渐渐小心慎重时,他早期那股幻想和冲动也许已渐渐消失了。 [点击阅读]
月异星邪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2
摘要:月华清美,碧空澄霁。皖南黄山,始信峰下的山崖巨石,被月色所洗,远远望去,直如青玉。草色如花,花色如琼,正是造物者灵秀的胜境。秋意虽已侵人,但晚风中仍无凛冽的寒气。山坡下陡然踱上一条人影,羽衣星冠,丰神冲夷,目光四周一转,忽地回首笑道:“孩子们,江南水秀山青,现在你们可知道了吧?若不是为师带你们离开捆柱一样的家,恐怕你们一辈子也无法领略这些仙境。”话声虽清朗,但细细听来,其中却有一种令人悚栗的寒意。 [点击阅读]
残金缺玉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2
摘要:还没到戌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北京城里,大雪纷飞,家家户户的房顶,都堆着厚厚的一层雪,放眼望去,只见天地相连,迷迷蒙蒙的一片灰色。风很大,刮得枯枝上的积雪片片飞落,寒蛰惊起,群鸦乱飞,大地寂然。西皇城根沿着紫禁城的一条碎石子路上,此刻也静静的没有一条人影,惟有紫禁城上巡弋的卫士,甲声锵然,点缀着这寒夜的静寂。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