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九月鹰飞》 - 小李飞刀之《九月鹰飞》全文阅读——第六章 七岁美人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叶开倒在地上。
  这个大家认为江湖中最难对付的一个人,忽然就已倒下,动也动不了。
  忽然间,这件事就已结束。
  杨天在旁边看着,也显得很吃惊,他好像也想不到这件事竟结束得如此容易。
  看来大家以前根本就不必那么紧张的。
  丁麟垂首看着地上的叶开,脸上带着种迷惘的表情。
  就在这时,一个人从屋里冲出来,一个非常美的人,手里抱着个泥娃娃。
  她看到了地上的叶开,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和惊讶,忽然大叫:"你们打死了他,他是个好人,你们为什么要打死他?"杨天忍不住问道:"你就是上官小仙?"
  上官小仙点点头:"你打死了他,你一定是个坏人。"丁麟忽然大叫:"你才是坏女人……"
  他大叫着扑过去,仿佛要去掐断这女人的咽喉。
  可是他的手却被拉住……被铁姑拉住。
  "你的事已做完了,现在一定很累,为什么不去躺下睡一觉?"声音还是那么神秘而优雅。
  丁麟眼睛又发直,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我累了,我要睡了。"他竟真的躺了下去,就躺在门外的雪地上,就好像躺在张最舒服的床上一样。
  上官小仙又吃惊地看着他,忽又大叫:"我不是坏女人,我是个乖孩子,你才是坏女人,所以你现在死了。"铁姑柔声道:"不错,他才是个坏女人,叶开也是个坏男人。"上官小仙道:"叶开是好人。"
  铁姑道:"他不是好人,他一直不肯让你喂奶给宝宝吃,对不对?"上官小仙想了想,道:"对,他一直不肯让我喂奶给宝宝吃。"铁姑盯着她的眼睛道:"宝宝现在一定饿得要命。"上官小仙道:"对,宝宝早就饿了,宝宝不哭,妈妈喂奶给你吃。"她竟真的拉开了衣襟,露出了坚挺雪白的****。
  杨天呼吸立刻停止,心跳却加快了三倍。
  铁姑叹了口气,目中却有了笑意,道:"看来她简直连七岁部不到。"心姑冷笑道:"那得看你看的是什么地方了。"铁姑笑了"心姑道:"你看她对胸脯,我就不信她还没有碰过男人。"她咬着嘴唇,眼睛里充满了嫉妒。
  无论哪个女人,看见上官小仙的胸膛,都一定会嫉妒的。
  铁姑已走到上官小仙身旁,搂住了她的肩,道:"你的宝宝好漂亮。"上官小仙脸上立刻露出纯真甜美的笑容,道:"他本来就是个乖宝宝。"铁姑道:"你让我抱抱好不好?"
  上官小仙迟疑着,道:"可是你一定要小心点,不能抱得太紧,宝室怕疼。"铁姑笑道:"我知道,我也有个宝宝。"
  上官小仙又迟疑了半晌,终于将泥娃娃交给了她。
  铁姑接过泥娃娃,忽然转身就跑。
  上官小仙立刻大叫:"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宝宝……你是个坏女人。"铁姑在前面跑,她就在后面追。
  两个人一前一后,很快就跑出去了。杨天还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很惊奇,又好像很同情。
  心姑蹬了她一眼,冷冷道:"喂奶的大姑娘已走了,你还在发什么呆?"杨天勉强笑了笑,道:"我……我只不过觉得这件事好像太简单了。"心姑道:"无论多用难的事,你只要事先计划好,动手时都会很简单的。"杨天叹了口气,他不能不承认:"这件事计划得实在很好。"心姑看着他、忽又嫣然一笑,道:"我的胸脯比她还好看得多,你信不信?"杨天怔了怔,脸已涨红了,吃吃道:"我……我……"心姑媚笑道:"以后我会让你看看的,那时你就相信了。"杨天心跳得更快。
  心姑道:"现在你先把这姓叶的弄回去。"
  杨天道:"这丁……丁姑娘呢?"
  心姑道:"他会跟我走的。"
  她用力踢了丁麟一脚,又回头向杨天一笑,柔声道,"只要你肯做个乖孩子,妈妈以后也会喂奶给你吃。"铁姑跑进了佛堂。
  上官小仙也跟着追了进来:"把宝宝还给我,快还给我。"铁姑道:"你乖乖地地坐下来,我就还给你。"上官小仙立刻在蒲团上坐了下来。
  铁姑道:"我还有几句话问你,你也要乖乖跟我说。"上官小仙点点头。
  铁姑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官小仙。"
  铁姑道:"你爸爸是什么人?"
  上官小仙道:"我爸爸是个神仙,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他。"铁姑道:"你妈妈呢?"

  上官小仙道:"妈妈在睡觉。"
  铁姑道:"在什么地方睡觉?"
  上官小仙道:"在一个长长的木头盒子里睡觉,已睡了很久很久了。"她脸上露出了悲哀之色,又道:"她说她很快就会醒的,可是她一直都没有醒。"铁姑道:"你妈妈睡着了后,你就跟着谁了?"上官小仙道:"我就跟一个会飞的叔叔,妈妈要我叫他飞叔叔。"铁姑道:"然后呢?"
  上官小仙道:"后来飞叔叔就去找叶开,叫我跟着他。"铁姑目中露出满意之色,道:"那个飞叔叔一定对你很好。"上官小仙道:"他很喜欢我,他对我很好,很好。"铁姑道:"他是不是送了很多东西给你?"
  上官小仙道:"他替我买新衣服穿,又替我买好东西吃哩。"铁姑道:"还有一只手的叔叔呢,是不是也送了很多东西给你?"上官小仙皱眉道:"一只手的叔叔?"
  铁姑道:"你难道不记得他了?他身上穿着件黄衣服,样子看起来很凶的。"上官小仙突然拍手笑道:"我想起来了,有一天他去找飞叔叔,看见了我,还带我去捉蝴蝶。"铁姑道:"他没有送东西给你?"
  上官小仙道:"没有。"
  铁姑沉下了脸,道:"真的没有?"
  上官小仙道:"真的。"
  铁姑目光闪动,道:"他有没有告诉你什么话?"上官小仙道:"有。"
  铁姑立刻追问道:"他告诉你什么?"
  上官小仙道:"他说有个地方,有好多好多好玩的东西,要我长大了去拿。"铁姑的眼睛又亮了,道:"他有没有告诉你,那个地方在哪里?"上官小仙点点头。
  铁姑道:"你记住了么?"
  上官小仙道:"他跟我说了好多好多遍,一定要我记住。"铁姑笑了,柔声道:"我知道你是个又聪明、又听话的乖孩子,只要你把他说的话告诉我,我就把宝宝还给你。"上官小仙道:"可是那个叔叔说,叫我千万不能告诉别人的。"铁姑道:"你告诉我没关系,我是他很好很好的朋友,他不会怪你的。"上官小仙迟疑着道:"可是他说,只要我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我妈妈就永远不会醒了。"铁姑又沉下脸,道:"你若不告诉我,我就把宝宝摔死。"上官小仙的脸色变了,大叫道:"你不能摔死我的宝宝,他是个乖宝宝。"铁姑冷冷道:"我知道他又乖又听话,可是只要我往地上一摔,你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也没有人陪你玩了。"上官小仙已经快哭了出来,流着泪道:"求求你……求求你……"铁姑道:"求我也没有用的,除非你能把那地方告诉我。"上官小仙道:"只要我告诉你,你就把宝宝还给我?"铁姑道:"而且还帮你买好多好多新衣服穿,好多好多东西吃,"上官小仙道:"好,我告诉你,那地方就在……"她还没有说出来,铁姑突又大声道:"等一等再说。"上官小仙道:"为什么?"
  铁姑冷笑,道:"因为这件事你只能告诉我一个人,千万不能让别人听见。"只听门外有人轻轻咳嗽了一声,杨天已抱着叶开走进来。
  心姑也同时走了进来,丁麟跟在后面。
  铁姑沉着脸,厉声道:"谁叫你把他们带回来的?"心姑道:"不带回来怎么办?"
  铁姑道:"你难道不会杀了他们?"
  心姑道:"两个人都杀?"
  铁姑道:"你还想留下谁?"
  心姑道:"现在就杀?"
  铁姑道:"现在就杀!"
  叶开蜷曲在地上,看来已经像是个死人,丁麟虽然还能站着,可是两眼发直,别人说要杀他,他却好像听不见。
  心姑叹了口气,道:"这么好看的男人,我实在舍不得下手。"杨天冷冷道:"我舍得。"
  心姑瞟了他一眼,娇笑道:"你在吃醋。"
  心姑道:"好,我给你刀。"
  "当"的一声,一柄刀落在地上。
  杨天弯腰捡了起来,看着丁麟,冷笑道:"你杀了我一次,现在我也要杀你一次、这笔帐现在就可以结清了,用不着等到后来。"丁麟看着他手里的刀,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杨天目中露出杀机,一刀刺了过去。
  突听一人大喝道:"等一等。"
  杨天缩回手,皱着眉回过头,才发现叫他等一等的人是卫天鹏。
  卫天鹏不知什么时候已醒了,从软榻上慢慢地坐了起来。

  铁姑皱眉道:"你为什么要他等一等?"
  工天鹏道:"这两人你一定要杀?"
  铁姑道:"非杀不可。"
  卫夭鹏道:"就在这里杀?"
  铁姑道:"就在这里。"
  工天鹏道:"佛堂里也能杀人?"
  铁姑道:"我们供的佛,本就是杀人的佛。"
  卫天鹏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绝不会留下叶开的,可是这姓丁叭……"铁姑道:"你想留下他?"
  卫天鹏道:"现在他已无异是个废人,又何必还要他的命。"杨天冷冷道:"卫八太爷莫非动了怜香惜玉之心,想回去收房再养个儿子?"卫天鹏怒道:"你是什么人,怎敢在我面前如此无礼?"杨天道:"我只不过提醒你一声,也免得你失望。"卫天鹏道:"失望?"
  杨天道,"这位丁姑娘是不会养儿子的。"
  卫天鹏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杨天道:"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留下他的命?"卫天鹏道:"等你到了我这种年纪,你就会知道,能不杀的人,还是不杀的好。"他叹息着,慢慢道:"少年时杀人大多,等到老年时,就难免要后悔了。"杨天冷笑道:"卫八太爷的心,几时变得这么较的?"卫天鹏道:"刚才。"
  杨天道:"刚才?"
  卫天鹏叹道:"一个人知道自己有了儿女时,心情就会跟以前不同了。"铁姑突然冷笑,道:"你有了儿女,你以为我真是你的女儿?"卫天鹏愕然道:"你不是?"
  铁姑冷笑道:"南海娘子这一生中,男人也不知有过多少个,儿女却偏偏连半个也没有。"卫天鹏道:"你呢?"
  铁姑道:"我不是你的女儿,也不是她的女儿。"工天鹏道:"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铁姑道:"天魔无相,万妙无方,上天入地,唯我独尊。"卫天鹏突然变色,道:"你是魔教门下?"
  心姑悠然道:"好叫卫八爷得知,她就是四大公主中的三公主。"卫天鹏面上已无血色,连话都已说不出了。
  铁姑道:"南海娘子是本教的叛徒,自认为已可与本教教主分庭抗礼,所以我就故意入她门下,先学她的魔功,用她教给我的功夫杀了她。"心姑道:"这是本教中的'以牙还牙,神龙无相大法'。"卫天鹏脸如死灰,喃喃道:"原来你不是我的女儿……原来我没有女儿……"他反反复复他说着这两句话,竟似已变得痴呆了,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比砍他一刀还要令他痛苦。
  心姑却又道:"我们刚才故意救你,只不过因为那时杀了你,对我们并没有好处。"铁姑道:"但现在韩贞已知道我是你的女儿,父亲死了,家财自然是由女儿继承的。"铁姑又道:"本教近年来人材辈出,重振雄风、唯我独尊的时候,也又快到了,所缺少的只不过是一些财力而已。"心姑道:"但有了你和上官金虹的财富后,我们就已万事具备了。"卫天鹏嘴里还是在反反复复他说着那两句话,突然大喝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然后他就倒了下去。
  铁姑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冷冷道:"杨天,现在你还不动手??"杨天也已面无人色,魔教的可怕,他以前只不过听说而已,现在却已亲身体会到。
  他手里紧紧握着那柄碧绿碧绿的魔刀,第二次刺了出去。
  丁麟动也不动地站着,既不知道躲避,也不知道闪避。
  就在这时,突听外面一声惨呼,凄厉的叫声,竟似好几个人同时发出来的。又像是无数条饿狼同时被人割断了咽喉,凄厉的呼声突然响起,又突然停止。
  杨天的手一松,似已连刀都拿不稳了,心姑暮地转身,拉开了门。
  一个白衣人动也不动地站在门外,雪白的长袍上,溅满了梅花般的鲜血。背后背着卷草席,手里拿着根短棍。
  墨白来了。
  心姑非但面不改色,反而嫣然一笑,道:"你既然来了,为什么站在门口呢?快请进来坐。"墨白道:"站着就很好。"
  心姑道:"你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站在这里看门的?"墨白道:"我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上官小仙。"心姑道:"真的不是?"
  墨白道:"不是。"
  心姑道:"听说在青城山里那地方,开销也很大,也很缺钱用。"墨白道:"我们有来路。"

  心姑眨了眨眼,媚笑道:"那么,难道是为了我来的?"她本来一直冷如秋霜,仿佛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但现在却已变了,变成了任何男人都想侵犯一下的女人。
  谁知墨白却是无动于衷,冷冷道:"我不是为了女人来的。"心姑笑道:"不是为了女人,你……你喜欢男人?"墨白道:"我是为了叶开来的。"
  心姑道:"你喜欢他?"
  墨白道:"我喜欢杀了他。"
  心姑道:"你跟他有仇?"
  墨白道:"有。"
  心姑道,"他杀了你老子?还是抢了你老婆?"墨自沉下脸,道:"我只希望你们能把他交给我带回去。"心姑道:"我们本来就要杀了他的,你要动手,也无所谓,只不过……"墨白道:"只不过怎样?"
  心姑道:"我又怎知你是要杀他?说不定你是想救他呢?"墨白沉吟着,道:"我可以当你们的面杀了他。"铁姑道:"好,给他刀,让他下手。"
  杨天一挥手,抛出手里的刀,"叮"的一声,落在墨白脚下。
  墨白用脚尖勾起,伸手抄住,慢慢地走了进未,眼睛盯着地上的叶开,突然一刀刺出。
  他的出手好快。
  但这一刀却不是刺向叶开的,刀尖闪电般向铁姑刺了过去,铁站仿佛完全想不到他这一着,竞来不及闪避,墨白刀已刺上她心口,铁姑的脸色没有变,他的脸色反而变了。
  他已感觉到这柄刀锋竟是活的,一刀刺中,刀锋竟缩了回来。
  就在这时,只听"叮"的一响,刀柄里竟射出三点寒星,打在墨白自己胸膛上。
  他身子一震,眼珠子却似已凸了出来,冷冰冰的一张脸也已因惊讶恐惧而扭曲变形。
  铁姑冷冷地看着他,道:"这是柄魔刀,魔刀不杀主人。"原来刀丢在地上时,那"叮"的一声响,刀柄中的机簧已变了。
  墨白的脸由白变红,忽然又变成死灰色,咬着牙道:"你杀了我无妨,我主人不会放过你的。"铁姑皱眉道:"你还有主人……你的主人是谁?"墨白喉咙里格格发响,却已说不出话来,忽然狂吼一声,向铁姑扑了过去。
  铁姑动也不动。
  墨自的手已掐上了她的咽喉,可是他自己却已先倒了下去。
  铁姑叹了口气,道:"这里的人好像快要死光了吧?"心姑道:"只剩下叶开和丁灵琳两个。"
  杨天道:"我们为什么不让他们作一对同命鸳鸯?"心姑道:"你出手快些,他们现在也不能再活着受罪了。"杨天忽然从自己袖子里抽出柄刀,一刀向叶开刺出:"这次我先杀他。"突然间,又有一个人喝道:"等一等。"
  这次叫他等一等的人,竟是铁姑。
  杨天忍不住叫道:"为什么还要等一等?"
  铁姑道:"墨白是为了他而来的,而且不惜冒着生命之险,要带他回去。"心姑道:"他若真的跟叶开有仇,本来是可以在这里动手的。"铁姑道:"只不过,看来他好像一定要将叶开带回去。"心姑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铁姑道:"墨白不是呆子,他这样做当然有用意。"心姑眼珠子转动着,道:"莫非叶开身上有什么秘密?"铁姑道:"很可能。"
  心姑笑道:"好,我先来搜一搜他。"
  杨天道:"他是个男人,不如还是让我来动手的好。"心姑瞪眼道:"男人为什么我就搜不得?我就喜欢搜男人的身,尤其是漂亮的男人。"杨天咬了咬牙,闭上了嘴。
  心姑又笑了笑,道:"你若吃醋,等会儿我也可以搜一搜你。"她媚笑着,蹲下身,伸手去解叶开的衣襟。
  可是她的手刚伸出去,突然惊呼了一声,缩回了手,就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
  铁姑皱眉道:"什么事大惊小怪的,难道你从来没碰过男人?"心姑满面惊讶之色,道:"但他却是个女人。"铁姑动容道:"女人?你说叶开是个女人?"
  心姑道:"是个不折不扣、货真价实的女人,胸脯好像比上官小仙还大。"铁姑目光闪动,冷笑道:"丁灵琳是个男人,叶开反而是个女人,这件事情真有趣。"心姑道:"简直越来越有趣了。"
  铁姑沉着脸,道:"不管他是男是女先砍下他两只手再说。"心姑一把夺过杨天手里的刀,一刀砍下。
或许您还会喜欢:
剑客行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2
摘要:这条路笔直地伸到这里来,又形成一个弯曲,弯曲的地方是一片长得颇为浓密的树林子路,路就从这树林子里穿出去。虽然已近黄昏,但六月骄阳的余威仍在,热得叫人难耐。一丝风声也没有,穹苍就像是一块宝石,湛蓝的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路上,照在树梢,却照不进树林子。路上,本没有什么行人,但此刻远处突地尘头大起,奔雷似地驰来几匹健马,到了这树林子前面一打盘旋,竟然全都停住了。 [点击阅读]
财神与短刀
作者:古龙
章节:5 人气:10
摘要:相关链接:“大追击”杂志上刊登的古龙遗著《财神与短刀》:http://www.gulongbbs.com/kaogu/buyi/7485.htm(一)财神在我们这些故事发生的时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在这个非常特殊的时代里,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阶层。在这个特殊的阶层里,有一些非常特殊的人。这个时代,这个阶层,这些人,便造成了我们这个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中,有一个“财神”。 [点击阅读]
《长生剑》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7
摘要: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一)黄昏。石板大街忽然出现了九个怪人,黄麻短衫,多耳麻鞋,左耳上悬着个碗大的金环,满头乱发竟都是赤红色的,火焰般披散在肩上。这九个人有高有矮,有老有少,容貌虽不同,脸上却全都死人般木无表情,走起路来肩不动、膝不弯,也像是僵尸一样。他们慢慢的走过长街,只要是他们经过之处,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连孩子的哭声都被吓得突然停顿。 [点击阅读]
《鬼恋侠情》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4
摘要:江湖中关于楚留香的传说很多,有的传说简直已接近神话,有人说他:‘驻颜有术,已长生不老’,有人说他:‘化身千万,能飞天遁地’,有人喜欢他,佩服他,也有人恨他入骨。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当然更少了。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年纪不算小,但也绝不能算老。他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他喜欢酒,却很少喝醉。 [点击阅读]
飞狐外传
作者:金庸
章节:26 人气:3
摘要:“胡一刀,曲池,天枢!”“苗人凤,地仓,合谷!”一个嘶哑的嗓子低沉地叫着。叫声中充满着怨毒和愤怒,语声从牙齿缝中迸出来,似是千年万年、永恒的咒诅,每一个字音上涂着血和仇恨。突突突突四声响,四道金光闪动,四枝金镖连珠发出,射向两块木牌。 [点击阅读]
《剑神一笑》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3
摘要:剑,是一种武器,也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可是,它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不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说,它的地位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武器最大的功用只不过是杀人攻敌而已。剑却是一种身分和尊荣的象征,帝王将相贵族名士们,都常常把剑当作一种华丽的装饰。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明剑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更特殊的一点是,剑和儒和诗和文学也都有极密切的关系李白就是佩剑的。他是诗仙,也是剑侠。他的剑显然不如诗。 [点击阅读]
圆月弯刀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圆月月有圆有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圆月,因为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月圆的晚上。这天晚上的月比平时更美,美得神秘,美得凄凉,美得令人心碎。我们要说的这故事也一样,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吸引力,充满了美丽而神秘的幻想。在一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中,据说每当月亮升起时,就会有一些精灵随着月光出现,花木的精灵,玉石的精灵,甚至连地下幽魂和鬼狐,都会出来,向圆月膜拜,吸收圆月的精华。 [点击阅读]
《幽灵山庄》
作者:古龙
章节:18 人气:3
摘要: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点击阅读]
神君别传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4
摘要:海天无际,一片烟波浩瀚。朝霞虽过,但在那天水交相接之处,仍然留着那种多彩而绚丽的云彩,灿烂得这浩翰壮观的东海泛起片片金鳞。一艘制作得极其精巧的三桅帆船,风帆满引,由长江口以一种超越寻常的速度乘风而来。船身驶过,在这一片宛如金鳞的海面上,划开一道泛涌着青白色泡沫的巨大的痕迹。 [点击阅读]
《孔雀翎》
作者:古龙
章节:6 人气:6
摘要:(一)黄昏。高立站在夕阳下,后面"状元茶楼"金字招牌的阴影,恰巧盖住了他的脸。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阴影里。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蓝布道袍,非常宽大,因为他必须在道袍下藏着他那对沉重而又锋利的银枪。锋利的枪尖正顶着他的肋骨,那件白府绸的内衣早已被冷汗湿透。每次要杀人前,他总是觉得很紧张。这条街本是城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现在也正是这地方最热闹的时候。 [点击阅读]
雪山飞狐
作者:金庸
章节:13 人气:4
摘要:飕的一声,一枝羽箭从东边山坳后射了出来,呜呜声响,划过长空,穿入一头飞雁颈中。大雁带著羽箭在空中打了几个斤斗,落在雪地。西首数十丈外,四骑马踏著皑皑白雪,奔驰正急。马上乘客听得箭声,不约而同的一齐勒马。四匹马都是身高肥膘的良驹,一受羁勒,立时止步。乘者骑术既精,牲口也都久经训练,这一勒马,显得鞍上胯下,相得益彰。四人眼见大雁中箭跌下,心中都喝一生采,要瞧那发箭的是何等样人物。 [点击阅读]
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上的原则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要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