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剑花烟雨江南 - 《剑·花·烟雨·江南》——第五章 血与泪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纤纤垂着头,仿佛不敢去看对面坐着的小侯爷,却轻轻回答了他问的话:"我姓谢。"一个青衫白发的老人,独行在山道间,嘴角带着丝神秘而诡谲的微笑。
  天上乌云密布突然一声霹雳,闪电自云层击下,亮得就像是金龙样健马惊嘶,人立而起,镖车的队伍立刻续瘫停顿。
  龙四须发都已湿透,雨珠一滴滴落下,又溶入雨丝中。他的人似已被钉在马鞍上,动也不动,一双眼睛动也不动地盯着前面走过来的这青衫老人。
  老人却似根本没有看见道上有这一行人马,只是抬起头看了看天色,喃喃道"奇怪,谁说有飞龙在天的?我怎么看不见?难道那只不过是条死龙而已,"欧阳急大喝"这条龙还没有死'喝声中,他手里的乌捎鞭已向老人抽过去,果然就像是条毒龙。两人相隔还在两丈开外,乌捎鞭却有四丈,鞭梢恰巧能卷住老人的脖子。老人居然还在慢慢地往前走,眼见乌梢鞭眷过来,手里的油纸伞忽然收起,往下搭,已搭依了横卷过来的长鞭。刹那间,鞭捎已在伞上绕了三转。老人的伞突又撑起,只听"崩"的一声,柔软的鞭梢已断成七八截。欧阳急脸色变了,龙四也不禁动容。
  老人眯着眼睛笑,望着地上的断鞭,喃喃道:"这条龙现在总该死了吧。"欧阳急厉声喝道"你再看这个。"
  他身子一长,脚用蹬,人离鞍,斜斜窜一丈,凌空翻身,一个辰州死人提,数十点寒星分别由背、肋、袖、手、足五处暴射而出,这中原四大镊局的第一号镖师,人虽暴躁,武功却极深厚,而且居然还是暗器高手。
  无论谁要在一刹那间发出数十件暗器来,都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老人正眯着眼睛在看,从头到脚连动都没有动,但手里的油纸伞却突然风车般旋转起来,突然问已化成一道光圈。只听"叮、叮、叮"一连串急晌,数十点寒屋已在一瞬问被震飞。
  欧阳急发射暗器的手法有很多种,有的旋转,有的急飞,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后发先至,有的在空中相击。
  老人击落暗器的方法却只有一种,显然也正是最有效的一种。
  无论是用什么力虽射来的暗器,只要一触及他的油纸伞,就立刻被震得飞了回去。
  原路飞了回去,反打欧阳急当然也不会真的打着欧阳急。欧阳急已掠回马鞍,瞪着他,蹬着他手里的这炳伞,无论谁现在都已看出,这当然不是油纸伞。
  龙四沉着脸,忽然通"原来阁下竟是'阎罗伞'赵飞柳赵大先生。"老人又眯着眼睛笑了,道"究竟还是龙四爷有些眼力。"龙四冷笑了一声,道"赵大先生居然也入了血雨门。倒是件想不到的事。"阎罗伞道:"只怕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哩。'他忽然回手向道旁的山壁一指,道:"你再看看他是谁?"壁立如剑,寸草不生,哪有什么人?可是他的话刚说完,突听"挡"的一声。火星四溅。
  一样东西突然斜斜飞来,插入了坚如钢铁的山石,赫然竟是柄宣花大斧。
  接着,对面的山崖上,又飞来条长索,在斧头上一卷,拉得笔直,封住了这条路。
  黝黑的长索在雨中闪着光,竞看不出是用什么绞成的。
  四个人慢慢地从长索上走了过来,就好像走在平地上一样。
  第一人豹眼虬髯,敞开了衣搽,露出黑茸茸的胸膛,仿佛有意向人夸耀他身上野兽般的胸毛,夸耀他的男性气概。
  第二人长身玉立,白面无须腰恳柄长刨,走路一扭扭,竞带着三分娘娘腔。看来已有四十五岁,无论胡子刮得多干净。也掩不住自己的年纪。
  第三人是个瘦长的黄面大汉,背上斜插着柄鬼头刀。
  第四人又瘦又长,却像是个活鬼。
  这四人施施然从对面山崖上走下来,像貌虽不惊人,气派却都不小。
  欧阳急冷笑道"原来五殿阎罗已全都入了血雨门,倒真是可贺可喜。赵大先生眯着眼睛笑道:"看到阎罗伞,你就该知道阎罗斧、阎罗剑、阎罗刀、阎罗索,巳全都到了这里。"欧阳急道"这里也不是阴司鬼狱,这么多阎罗来干什么?"赵大先生道,"来要你们的镖车和镖旗。"
  欧阳急道:"不多不多,却不知你们还要什么?"赵大先生道:"只要将镖车和镖旗留下,每个人再留下一只手,一条腿,你们和血雨门这笔账就算清了。"欧阳急道"否则呢?"
  赵大先生沉下了脸,道:"否则你们这三十六个人的头颅,只怕就全都得留下来。"欧阳急忽然纵声狂笑,道:"好,我们的头颅全都在脖子上,你就来拿吧。"赵大先生冷冷道:"那倒也不太困难。"
  龙四一直纹丝不动。稳坐雕鞍,突然一伸手,厉声道"枪。"龙四长枪,枪头红缨如血。"夺",长枪又钉在地上,龙四厉声道"龙某久已想领教领教五殿阎罗的绝技,是哪一位先过来"赵大先生道"五位。"他又眯着眼睛一笑,道:"这不是较技比武,这是拦路打劫,倒用不着讲公平"最后一个字出口,长索上的阎罗剑突然轻飘飘飞起,只一闪,已掠入镖车队伍里。
  剑光一闪,一声惊呼,血光飞溅,已有个趟子手倒了下去。这人走起路来虽有些扭扭捏捏,但出手却是又狠,又准,又辣,黄面大汉身子腾空,一刀砍向欧阳急。阎罗索弯腰一提长索,插在山壁上的宣花大斧就已飞起。阎罗斧纵身接住,反手一斧头,砍在欧阳急的马头上。欧阳急刚避开一刀,座骑已惨嘶倒地。阎罗索的长索却已向当头一辆镖车上斜插着的镖旗卷了过去,那边赵大先生已接着了龙四爷的长枪。长枪虽如游龙,怎奈赵大先生的身形又轻又滑,专找空门,一时间龙四的枪法竟施展不开,何况他不但要照顾自己人,还要照顾他座下的爱驹。这时阎罗斧也已种入镇车队伍中,一剑-斧,刚一柔。惨呼声中,又有五个人倒下。长索卷向镖旗,一个镖师立刻迎上去,以身护旗,谁知长索一勾已卷住了他的咽喉。只听"格"的一响,他头颅已软软的歪到一边,人也软软的倒下"五殿阎罗"同出同进,身经百战联手攻击时本就配合得很好,何况这一战,时候、地方,都是他们自己选的,每一个步骤也许都已经过很周密的计划,所以一出手就已占了优势。这一战对龙四说来,实在不好打。小雷坐在马鞍上,看着。血战虽已开始,但也不知为了什么,竞没有一件兵刃往他身上招呼过来。这也许只因为他看来太落拓,太潦倒。所以别人认为他根本就不值得下手。他也只是坐着,看着,座下的马惊嘶跳跃,他却纹丝不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眨。'他身上的神经若不是铁铸的,就是已完全麻木。可是他既然不动,为什么要来呢?

  他是不是在等机会,阎罗剑剑光如匹练,纵横来去,忽然后退了三步,反手一剑刺向他肋下。
  达些人华竟还是不肯放过他-三十六条命,全都得留下。
  小雷皱了皱眉,还没有闪避,突见红缨阎,一柄长枪斜斜刺来,架住了长剑。
  龙四大喝道"他不是我们镖局的人,你们不能伤他……"声音突然停顿,左腿血流如注。他虽然为小雷架开了剑,自己的腿却已被阎罗伞锋利的边沿别了条七寸长的血口,若不是他座下的乌骓马久经战阵,这条腿只怕就要废了。
  小雷紧咬着牙,目中似已有热泪盈眶。
  这时阎罗斧已陷入重围,阎罗剑长袍一展,立刻冲了过去,摊开了一条血路。
  阎罗索手中的长索,却已终于卷住了镖旗,随手一抖,镖旗冲天飞起随着长索飞回。
  这杆镖旗若是落人他手里,镖局的招牌就算已砸了一半。
  赶来护旗的镖师眼睛都红了,大吼一声,整个人向镖旗扑了过去。
  谁知长索凌空又是一抖,已毒蛇般卷住了他的咽喉。阎罗索左手一换,已将镖旗接住,右手袖紧,长索勒入了这镖客的咽喉,他身子立刻重重地从半空中掉下来,舌头一寸寸伸出,看来说不出的怪异可怖。
  阎罗索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右手还在不停地将长索抽紧,眼睛盯在左手的镖旗上,嘴角已不禁露出得意的微笑。
  欧阳急的眼睛也红了,狂吼着扑过来,怎奈面前的一柄鬼头刀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瞬间又砍下了七八刀。
  就在这时,刀光剑影中突然有一条人影急箭般窜出,一伸手就已扣佐了阎罗索的脉门。
  阎罗索一只手拿住镖旗,一只手独紧了长索,正是志得意满,满心欢喜,哪里想得到凭空又会多出个这样的高手来。
  他甚至连这人的样子都没有看见,脉门已被扣住,大惊之下,左手回刺,以镖旗的旗杆作短矛,直刺这人的胸膛。
  只可惜这时他右半边身子发麻,左手的举动已不及平时灵便,-着刺出左手的腕子也被扣住身子,突然被人高举在半空中。
  小雷终于等到了他的机会,他一出手,就已将阎罗索制住双手高举大蝎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赵大先生回头看了眼,脸色立刻变了,凌空侧翻退出,两一刀、一刻、斧也全都住手,退出两丈,三个人脸上全都充满了惊讶怀疑之色。
  谁也想不到这么样子落拓潦倒的少年,竟有这样的武功。
  赵大先生沉着脸,厉声道"放下他,我们就放你走。"小雷淡淡道:"我若要走,早就走了。"
  赵大先生道:"你放不放"小雷道"你若是我,你放不放?"赵大先生道:"你想怎么样?你若放下他,我们就走,你看如何?"小雷道:"好,好字出口,他的人已向赵大先生冲了过去。
  赵大先生看着他手里高举着阎罗索,正不知是该迎上去,还是该退下。
  谁知小雷身子突然一转,竞将阎罗索当做武器,重重地向那黄面大汉抡了过去。
  黄面大汉一惊,不由自主抬刀招架,却忘了对方的武器是自己的兄弟。
  只听一声惨呼,阎罗索的右肩已被一刀削去了半边鲜血雨水般洒出,溅在黄面大汉脸上。
  黄面大汉狂吼一声,手里的刀也不要了,张臂接住了阎罗索的身子,嘎声道,"你…"阎罗索眼珠子已凸了出来,瞪着他,似哭非哭,似笑非笑。
  黄面大汉第一个宇说出,再也说不出第二个字来。
  惨呼发出时,小雷已将阎罗索脱手掷出,他自已的人却向阎罗斧扑了过去。
  这时黄面大汉的刀头刚飞出他兄弟的血雨,阎罗斧似已吓等他发现有人扑过来,探斧砍下时,小雷已欺身而入,左肘一个肘拳打在他肋下,右手拧住了他的左碗。
  阎罗剑变色轻叱:"放手"剑光一闪,刺入了小雷的肩头,自后面刺人前面穿出,小雷却还没放手,一声,阎罗斧左臂已断,整个身子也已被他抡起。阎罗剑脸如死灰,想拨剑再刺。
  谁知小雷竟以自已的血肉接住了剑锋,他身子向左转,阎罗剑也被带得左转,只听剑锋磨搽着小雷的骨头。如刀刮铁锈。
  若非自己亲耳听见,谁也想不到这种声音有多么可怕。
  阎罗剑只觉牙根发酸,手也有些发软,简直已不能相信自已这一剑刺着的是个活人。
  小雷是个活人。阎罗剑惊觉这事实时,已经迟了。
  小雷的身子突然向后一靠,将自已的人就剑锋送了过去。
  他肩头的剑锋本只穿出六七寸,现有柄三尺七寸长的青够剑竟完全从他肩头穿了出来,直没到柄。阎罗剑看着自已的剑没入别人的身子,他自己的眼睛里反而露出惊怖之色。
  然后,他就听见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两人身子一靠近,小雷的肘拳就已击上了他的胸膜。
  他的人,忽然间就像是个已被倒空了的麻袋,软软地倒了下去,恰巧倒在刚从半空落下的阎罗斧身上,两张脸恰巧贴在一起,一张白脸张黑股脸上同样是又惊讶、又恐怖的表情。
  他们不能相信世上有这种人,死也不信。
  所有的动作全都是在一刹那间发生的-忽然发生忽然就已结束。
  长剑还留在小雷身上,剑尖还在一滴滴的往下滴着血。
  小雷苍白的腿已因痛苦而扭曲变形。但身子却仍如标枪般站在地上。
  赵大先生看着他,似已吓呆了。连欧阳急都已吓呆了。
  他们惊骇的并不是他出手之快,而是他那种不顾死活的霸气,小雷瞳孔渐渐长钉,钉在赵大先生脸上。
  赵大先生瞪声道:"我们说好的,你放下他,我们就走。小雷道"我己放下了他。"他的确放下了阎罗索,血淋淋的放在那黄面大汉那里。
  赵大先生一双眼睛不停地在跳,道"可是你为什么要出手?"小雷冷冷道:"我几时答应过你不出手的?"
  赵大先生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红,咬着牙道"好,你好,很好……"小雷道"你观在是不是还不想走?"
  赵大先生看了看倒在血泊中的尸体,又看了看龙四,笑道:我能走?"龙四道:"他说你能走,你就能走,他无论说什么都算数。"他眼睛发红,热泪己将夺眶而出。
  赵大先生看着他,忽然跺了跺脚,道"好,我走。"小雷冷路道"最好走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赵大先生垂下头,道"我知道,越远越好……"他忽又抬起头,瞪着小雷,嘶声道:"只不过,你究竟是什么人?"小雷道"我……我也姓龙叫龙五。"
  赵大光生仰面长叹,道"龙五,好一个龙五,好一个龙五……早知有这样的龙五,又何苦来找龙四……,他声音越说越低忽又跺了跺脚,道"好,走,走远些也好,江南有这么样一个龙五,哪里还有我们走的路。"地上的血还未干透,血战却已结束。

  小雷看着赵先生他们远去,脚下突然一个踉跄,似再也支持不住。他毕竟是个人,毕竟不是铁打的。
  龙四抛下了长枪赶过来扶住他,满眶热泪,满心感激,颤声道"你"…"他喉头似也被塞住。
  小雷脸上已苍白无血色,满头冷汗比雨点更大,忽然道:"我欠你的,己还了多少?'龙四道"你……你从没有欠过我。'小雷咬着牙,道"欠。"
  龙四看着他痛苦之色,只有长叹道"就算欠,现在也已还清小雷道"还清了就好。"龙四道"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小雷道:"不是。"
  龙四面上也露出痛苦之色,道"我……。"
  小雷忽又打断了他的话,道"莫忘了你是龙四,我是龙五。"龙四看着他,热泪终于夺眶而出,忽然仰天大笑,道"对,我们不是朋友,是兄弟,好兄弟"好兄弟-"小雷充满痛苦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喃喃道"我从来没有兄弟,现在有了……"他的人忽然倒下,倒在龙四肩上。欧阳急看着他们,镖师和趟子手也在看着他们,每个人眼睛里都是潮湿的,也不知是雨水,还是热泪,地上的血已淡了,脸上的泪印未干。他们的友情,是从血泪中得来的,你是否也见过这样的朋友?这样的朋友,世上又有几个,三剑已拔出,已拔出了三天。小雷却仍在昏迷中。他的泪已流尽,血也已流尽。
  他已做了他应该做的事,还了他应该还的债。他是不是已不想再活下去?
  三天,整整三天,他的灵魂和肉体都像是在被火焰熬着,不停地在昏迷中狂吼,呓语;不停地在呼唤着两个人的名字纤纤,我对不起你。无论你怎么样对我,我都心甘情愿。""龙四,我也欠你的,也永远还不清。"
  这些话,他一直在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地说着,也不知说了多少遍龙四也不知听了多少遍。
  他一直守候在床前,每听一次,他热泪总是忍不住要夺眶而出。他脸上的皱纹更深、更多。眼睛已渐渐陷了下去,银丝般的白发也已稀落。三天整整三天,他没合过眼睛"欧阳急静静地坐在床边,他来劝龙四回屋歇歇,已不知劝过多少次。
  现在他已不再劝了,因为他已明白,世上是绝没有任何力量能将龙四从这张床旁边拉走的。
  你就算砍断他的腿,将他抬走,他爬也要爬回这里来。
  欧阳急看着他们,心里也不知是感动?是难受?还是欢喜?
  看到他终生敬佩的人能交到这么样一个朋友。一个已倒了下去,命若游丝,另一个又能支持到几时,刚安安静静睡了一下子的小雷,忽然又在挣扎翻滚,就像是在跟一个看不见的恶魔搏斗。苍白的脸己被高热烧得通红满头冷汗如面"……纤纤……纤纤……还有我的孩子,你们在哪里?在哪里?……"他像是要搀扎着跳起来,冲出去。
  龙四咬着牙,接住了他,用尽乎生力气;才能按住他。
  小雷突然张开眼睛,眼睛里布满血雨斑的红丝,狂吼道:"放开我,我要去找他们…"龙四咬着牙,道"你先躺下去,我…我替你去把他们找来,一定能找回来。"小雷瞪着他,道"你是谁?"
  龙四道:"我是龙四,你是龙五,你难道已忘记了吗?"小雷又瞪了他很久,好像终于认出了他,喃喃道"不错,你是龙四……我是龙五……。我欠你的,还也还不清。"他眼险渐渐合起,似又昏昏迷迷地睡着,龙四仰面长叹,倒突椅子上,又已泪痕满面。
  欧阳急忍不住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黯然道"你说的不错,他心里的确有很多说不出的苦衷,我只怕…只怕…。"龙四握紧双手道"只怕什么?"欧阳急道"他自己若已不愿活下去,就没有人能救得了他"龙四突然大吼,道"他一定会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他不能死…"欧阳急黯然道"你无论为他做了什么事,他连谢都不谢就走,但等你有了危险,你逼十着他走,他反而不走了-这样的朋友世上的确已不多,的确不能死,只不过……"龙四道"只不过您么样?"欧阳急道:"只不过他气血已衰,力已枯竭,能够救他的,恐怕只有一个人了。"龙四道"谁?"
  欧阳急道"纤纤。"
  龙四把抓起他的手,道:"你……你知道她是谁?你能找得到她?"欧阳急叹息着摇了摇头。
  龙四放开手,脸色更阴郁,黯然道:"若是找不到纤纤,难道他就……"声音忽然停顿,紧紧闭上了嘴,但嘴角还是有一丝丝血沁了出来。
  欧阳急骇然道"你……"
  龙四探手打断了他的话,指了指床上的小雷,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突听人冷冷道:"纤纤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名医,就算找不到她,也一样有人能治好这姓雷的。"龙四还没有看到说话的人已忍不住脱口问道"谁?"这人道"我。"
  这里是个客栈的跨院,房门本来是虚掩着的。
  现在门已开了,一个人站在门口,长裙曳地,白衣如雪,脸上还蒙着层轻纱,竟是今风华绝代潇洒出尘的少女。
  她究竟是人间的绝色?还是天上的仙女?龙四看着她,慢慢地站了起来。
  欧阳急抢着问道"你是什么人?"
  丁残艳淡淡道"一个想来救人的人。"
  欧阳急道"你真能治得好他?"丁残艳道"否则我又何必来"龙四喜动颜色,道:"姑娘若是真能治好他的伤,龙四"。"丁残艳道"你要怎么样?是不是也送我壹万两银子?"她冷冷接着道"救人一条命,和杀人一条命的代价,在你看来是不是差不多?"龙四脸色变了变,苦笑道"只要姑娘能治好他,龙四纵然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丁残艳道:"真的!"龙四道:"丝毫不假。"
  丁残艳淡淡地道"看来你龙四倒真不愧是他的好朋友,只可惜你那区区一点家财,我还未看在眼里。"龙四道"姑娘要什么?要龙四一条命?"
  丁残艳冷笑道"你条命又能值得了几文?"
  欧阳急额上青筋又暴起,道"姑娘要的是什么?"龙四道"姑娘请吩咐。"
  丁残艳道:"将这姓雷的交给我带走,我怎么治他,你不许过问。"龙四变色道"你。你要将他带到什么地方去?"

  丁残艳道:"那也是我的事。"
  龙四后退了几步,倒在椅子上,脸色更暗淡了。
  丁残艳冷冷地看着他,道:"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跟我都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我告诉你,这姓雷的气血将枯,已是命若游丝,你能找得到的名医大夫,绝没有一个人能治得好他。"龙四配吟着,道"姑娘贵姓?"
  丁残艳道"丁。"
  龙四逼十"大名?"
  丁残艳冷笑道"反正我不叫纤纤。"
  龙四始起头,凝视着她,缓缓道"丁姑娘对我这兄弟的事,好像知道得不少。"丁残艳道"你的事我也知道得不少。"
  龙四勉强笑了笑,又问道"姑娘是不是认得他?"丁残艳道:"我也认得你,你叫龙刚。"
  龙四跟随中忽然发出逼十人的光,沉声道"始娘是不是跟他有些……有些过节?"丁残艳也瞪起眼,道"你难道以为我跟他有仇?所以想将他骗走,好收拾他?"龙四道"我……"
  丁残艳冷笑道"我若想收拾他,随时随地都可以动手,用不着将他带走,何况,他的人本就快死了,也用不着我再动手。"龙四回过头,看着又陷入昏迷的小雷,突然咳嗽起来。
  丁残艳道"我只问你。你答不答应?若不答应,我立刻就救他。"龙四长长叹了口气,道:"姑娘请便吧。"丁残艳脸色似也变了变,道"你要我走?你宁可看着他在这里等死"龙四沉着脸,缓缓道:"姑娘与我素昧平生,他却是我的兄弟,我怎么能将他交给一个陌生人?"丁残艳冷笑道:"好,那么你就最好赶快替他准备后事"她果然再也不说一句话,扭头就走。
  龙四紧握着双拳,等她走出了六七步,突然大声道:"姑娘请……"丁残艳道:"我没功夫等你。"她嘴里虽这么说,脚步却已停。龙四道"妨娘一定要将他带走,才肯救他?"丁残艳也不回头,道"我刚才已说得很清楚。"龙四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向欧阳急打了个眼色,两人并肩作战三十年,心意已相通,突然同时冲了出去。欧阳急五指如鹰爪,闪电般抓向她的左肩。龙四出手如电,急点她后背"神堂"、"天宗"、"魂门"三处大穴。谁知她背后仿拂出生了双眼睛,长袖一拂,凌空翻身,竞从他们头顶上倒掠了过去,轻飘飘地落在小雷床头。
  龙四一着失手,霍然转身,冲进来,丁残艳的手已搭上了小雷咽喉上的"天突"穴,冷冷道:"我现在若要收拾他,是不是很容易?"龙四看着她的这只纤纤玉手,脸上已无人色。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丁残艳冷笑道:"就凭你们两个人,若想将我制住,逼十着我来治他,只怕是在做梦。"她说完,向门口掠去。
  龙四脸上阵育一阵白,突然大声道:姑娘请等一等。"这次丁残艳却连睬都不睬他。
  龙四也转身冲出了门,道:"始娘请回来,我让姑娘将他带走就是。"丁残艳这才回过身,冷冷一笑,道"你早就该答应的。"客栈门外,停着辆很华贵的马车。一个梳着条长辨的小姑娘为他打开了车门。
  龙四亲手将小雷抱入车厢,只觉得小雷火烫的身子突然已变得冰冷。
  他轻轻地放下这冰冷的身子,却还紧握着一双冰冷的手,久久不能放开。
  丁残艳道"你还是不放心我带他走?"
  龙四长长叹息,终于放下手,转过身。道"姑娘……丁姑娘…。"丁残艳道"有什么话快说。'龙四惨然道"我这兄弟就…。就全交托给始娘你了。"丁残艳看着他脸上的凄惨之色,藏在超纱里的一双眼睛,似乎也已有些潮湿,咬着瞒唇道"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他的,只要他的伤一好,你们还可相见。"龙四道"多谢姑娘……"
  他声音都已哽咽,长长吐了口气,才接着道"寒舍在京城里铁狮子胡同,但望姑娘能转告我这兄弟,叫他--。'丁残艳道"我会叫他去找你。"龙四通"我还有样东西,也想请姑娘等他伤势痊愈后,转交给他。"丁残艳道"什么东西?"
  龙四一挥手,就有人牵着匹黑里发光、神骏非见的骏马牵过来,丁残艳也忍不住脱口赞道"好马。龙四勉强笑了笑,道:"只有我兄弟这样的英维,才能配得上这样的好马。"丁残艳声音也柔和了起来,道"你送他这匹马,是不是叫他好骑着快去找你?"龙四道:"他比我更需要这匹马因为他还要去找……"他语声突然停顿,因为他己隐约感觉到,这位丁姑娘仿佛很不喜欢听到别人说起"纤纤"这名字。
  丁残艳的声音果然又冷淡了下来,冷冷道"我替他治伤是为了我自己高兴,只要他的伤一好,随便去找谁都没关系。"龙四慢慢地点了点头,躬身长揖,道"那么……。我这兄弟,就全交给姑娘你了。"他将这句话又说了一遍,每个字都说得好像有千斤般重。然后他就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乌骓马突然引颈长嘶,嘶声悲凉,似也已知道自己要离别主人。
  龙四没有回头,没有再看,但面上都已有两行泪珠滚滚流下,小雷蜷伏在车厢里,连呼吸都已微弱。
  那垂着长辫的小姑娘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忽然笑了笑,道:"这人本来是不是长得很好看?"丁残艳懒洋洋地斜倚在角落里,痴痴地看着窗外,也不知在想什么。
  过了很久,她才点了点头,道"他本来的确好看得很。"小姑娘又皱起了眉尖,道"可是他受的伤可真不轻,我从来也没有看见过身上受了这么多伤的人。"丁残艳冷冷道"那是因为他总是喜欢因别人拼命。"小姑娘眨着眼,道"为什么?拼命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他为什么喜欢拼命?"丁残艳轻轻叹了口气,通"鬼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7'小姑娘眼殊子转动,忽又问道"小姐你真有把握能治好他的伤?"丁残艳道"没有。"
  小姑娘又张大了眼睛,道:"他的伤是不是有希望能治得好呢?"丁残艳道"没有。"
  小姑娘脸色已发白,忍不住问道:"既然治不好,小姐为什么要带他回去"丁残艳面上的轻纱阵阵拂动,过了很久很久,才平静下来。
  又过了很久很久,她才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道:"因为我要看着他死。小姑娘骇然道"看着他死?丁残艳一只手紧握着自已的衣襟,指节已发白,却还是在颤抖。
  她说话的声音也在颤动:"因为我不能让他死在别人怀里,他要死,也得死在我面前。"
或许您还会喜欢:
《剑神一笑》
作者:古龙
章节:22 人气:2
摘要:剑,是一种武器,也是十八般兵器之一。可是,它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不一样,我们甚至可以说,它的地位和其他任何一种武器,都有一段很大的距离。武器最大的功用只不过是杀人攻敌而已。剑却是一种身分和尊荣的象征,帝王将相贵族名士们,都常常把剑当作一种华丽的装饰。这一点已经可以说明剑在人们心目中的特殊地位。更特殊的一点是,剑和儒和诗和文学也都有极密切的关系李白就是佩剑的。他是诗仙,也是剑侠。他的剑显然不如诗。 [点击阅读]
剑毒梅香
作者:古龙
章节:50 人气:2
摘要:梅占春先,凌寒早放,与松竹为三友,傲冰雪而独艳。时当早春,昆明城外,五华山里,雪深梅开,浑苔缀玉,霏雪霭霭,虽仍严飙如故,但梅香沁心,令人心脾神骨皆清。后山深处,直壁连云,皑皑白雪之上,缀以老梅多本,皆似百年之物,虬枝如铁,暗香浮影,真不知天地间何来此仙境。暮色四合,朦胧中景物更见胜绝,忽地梅阴深处,长长传来一声叹息,缓缓踱出一位儒服方巾的文士,亦不知从何处来。 [点击阅读]
边城刀声
作者:古龙
章节:41 人气:2
摘要:“边城在哪里?”“在天涯。”“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呢?” [点击阅读]
《血海飘香》
作者:古龙
章节:27 人气:2
摘要:闻君有白玉美人,妙手雕成,极尽妍态,不胜心向往之。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这张短笺此刻就平铺在光亮的大理石桌面上,自粉红纱罩里透出来的烛光,将淡蓝的纸笺映成一种奇妙的浅紫色,也使那挺秀的字迹看来更飘逸潇洒,信上没有具名,却带郁金香的香气,这缥缈而富有诗意的香气,已足够说明这封短笺是谁写的。 [点击阅读]
剑花烟雨江南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2
摘要:纤纤垂着头路过门槛,走上红毡,乌黑的发髻上横插着金钗。钗头的珠凤纹丝不动,她的脚步永远那么轻盈又那么稳重。她们是八个人同时走进来的,但大厅中所有的目光,却全都集中在她一个人身上。她知道,可是她的姿态却和她平时独自定在无人处时,完全没什么不同。纤纤的美丽和庄重,都同样被人赞赏和羡慕。案上红烛高燃,将一个全金寿字映得更灿烂辉煌,就像雷奇峰雷老太爷这一生一样。 [点击阅读]
三剑楼随笔
作者:金庸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国家不论大小,主权一律平等,这个概念是近代国际法的基础。然而在国际关系中,还是承认大国与小国之间是有区别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五大国一致的原则,就是在法理上承认大国权利的一个例子。近几个月来,这问题又讨论得热烈起来,我们最近见到一篇份量很重的长文,其中特别提到了反对大国沙文主义与小国民族主义的偏向。 [点击阅读]
剑气书香
作者:古龙
章节:10 人气:2
摘要:已经是三月了。但是在北京,你仍然丝毫也闻不出一些春天的气息,刚刚解冻的泥土,被昨夜迟来的风雪一盖,使你走上去的时候,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再加上些断落在地下的枯枝,更变成行路者的一种痛苦了。这是一座并不算太小的院子,绕过上面盖满了的青苔,而青苔上又盖着些积雪的假山,有一道朱红的门,虽然门上那曾经是灿耀的油漆,已不再灿耀,甚至还有些剥落了,但是这院子、这门,仍然给人们一种富丽的印象。 [点击阅读]
圆月弯刀
作者:古龙
章节:33 人气:2
摘要:圆月月有圆有缺,我们现在要说的是圆月,因为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一个月圆的晚上。这天晚上的月比平时更美,美得神秘,美得凄凉,美得令人心碎。我们要说的这故事也一样,充满了神秘而美丽的吸引力,充满了美丽而神秘的幻想。在一些古老而神秘的传说中,据说每当月亮升起时,就会有一些精灵随着月光出现,花木的精灵,玉石的精灵,甚至连地下幽魂和鬼狐,都会出来,向圆月膜拜,吸收圆月的精华。 [点击阅读]
剑客行
作者:古龙
章节:60 人气:2
摘要:这条路笔直地伸到这里来,又形成一个弯曲,弯曲的地方是一片长得颇为浓密的树林子路,路就从这树林子里穿出去。虽然已近黄昏,但六月骄阳的余威仍在,热得叫人难耐。一丝风声也没有,穹苍就像是一块宝石,湛蓝的没有丝毫杂色,阳光从西边射下来,照在路上,照在树梢,却照不进树林子。路上,本没有什么行人,但此刻远处突地尘头大起,奔雷似地驰来几匹健马,到了这树林子前面一打盘旋,竟然全都停住了。 [点击阅读]
情人箭
作者:古龙
章节:53 人气:2
摘要:朔风怒吼,冰雪严寒,天地间一片灰黯。大雪纷飞中,一匹快马,急驰而入保定城,狂奔的马蹄,在静寂的街道上踏碎一串冰雪,冰雪溅飞,一声长嘶,快马骤停,道旁是一栋庭院深沉的屋宇,黑漆的大门上,滴水的飞檐下,斜插着一面黑缎为底,当中绣着一只红狮的镖旗,猎猎迎风招展。 [点击阅读]
月异星邪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2
摘要:月华清美,碧空澄霁。皖南黄山,始信峰下的山崖巨石,被月色所洗,远远望去,直如青玉。草色如花,花色如琼,正是造物者灵秀的胜境。秋意虽已侵人,但晚风中仍无凛冽的寒气。山坡下陡然踱上一条人影,羽衣星冠,丰神冲夷,目光四周一转,忽地回首笑道:“孩子们,江南水秀山青,现在你们可知道了吧?若不是为师带你们离开捆柱一样的家,恐怕你们一辈子也无法领略这些仙境。”话声虽清朗,但细细听来,其中却有一种令人悚栗的寒意。 [点击阅读]
鸳鸯刀
作者:金庸
章节:7 人气:2
摘要:一四个劲装结束的汉子并肩而立,拦在当路!若是黑道上山寨的强人,不会只有四个,莫非在这黑沉沉的松林之中,暗中还埋伏下大批人手?如是剪径的小贼,见了这么声势浩大的镖队,远避之唯恐不及,哪敢这般大模大样的拦路挡道?难到竟是武林高手,冲著自己而来?凝神打量四人:最左一人短小精悍,下巴尖削,手中拿著一对峨眉钢刺。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