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51。。。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剑花烟雨江南 - 古龙小说《剑·花·烟雨·江南》txt——第三章 美人如玉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纤纤垂着头听着自己心跳的声音。
  金川的心也在跳,跳得比她还快。
  她知道他心跳得为什么如此快,也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
  这里是个很僻静的小客栈,虽然小,却很精致,很干净。
  从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远山的边缘,也可以闻到风中的花香,尤其是在黄昏时,青山在红霞里,碧天在青山外,你坐在窗口,等着夜色渐渐降临,等着星星渐渐升起。
  那时你才会明白,这世界是多么美丽。
  一个孤独的男人,将一个孤独的女孩子带到这里来,他心里是在打什么主意呢?
  "这地方很静,你可以好好休息。"
  "我就留在这里,也好随时照顾你。'金川说的话,永远是温柔而体贴的。纤纤垂着头,听着,眼波中充满了感激,可是心里却觉得很好笑。她已不再是一个孩子了,男人心里在想着什么,她也许比大多数女人都清楚得多。夜已来临,灯已燃起。金川在灯下看着书,仿佛已看得入神。但却可以打赌,书上写的是什么,他也许连一个字都没有看,他故意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只不过是想借故留在这屋里不走而已,只要还能留在她身旁,迟早总会有机会来的。她既没有揭穿他,也没有要赶他走的意思。因为她现在正需要他,正想利用他,利用他对小雷报复,利用他作生存的工具。"唉,一个孤单的女孩子,要想在这世上话下去,是多么不容易。"纤纤垂着头,又开始继续补手上的衣裳。
  这衣裳不是她的,是他的。
  这衣裳本来并没有破,她在为他收拾行装时,故意偷偷撕破。一个女人若要表示她对一个男人的情意,还有什么事能比为他补件衣裳更简单,更容易的呢?
  金川正在用眼角偷偷地膘着她。
  她知道。她本就在想替他找个机会,给他点勇气,现在机会好像已来了。
  灯光照着她的脸,她脸上泛起了红晕。
  她故意要让他知道,她已发觉他在偷看她,所以她的脸才会红,不但脸红,心也乱了所以一个不小心,针尖就扎在手上。
  金川果然立刻抛下书本,赶了过来,显得又着急,又关心。
  就因为太着急,太关心,所以才忍不住一把握住了她的手道:"你看你,怎么这样子不小心,疼不疼?"纤纤摇摇头,脸更红了,红得就像是指尖的这滴血。
  金川咬着嘴唇,仿佛恨不得也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来:"怎么会不疼?血都流出来了。""一点点血,没关系的。"
  她轻轻挣扎,像是想挣扎像是想挣脱他的手,但挣扎得并不太用力。
  金川的手却强得更紧更用力"你为我受了伤,我……我怎么能安心?"他忽然垂下头轻吮她指尖的血珠。
  她整个人都似已软了,低低地呻吟,忽然间,两粒晶莹泪珠沿着面颊流落,落在手背上。
  金川楞然抬头"你…"你在流泪?为什么"纤纤却低下头;"我…我在想…。""想什么?"
  "我在想,我就算为他被砍断一只手,他也不会放在心上的。"金川黯然叹息,仿拂想找话替"他"解释,却又找不出。
  纤纤也在咬着嘴唇,泪又流下:"你知不知道,他只要有你对我这么样一半好,我就算为他砍断两只手,也是心甘情愿的。""我知道……。我知道……"
  金川,突然提高声音"可是,你知不知道,你对我只要有对他一半好,我……我就情愿……情愿为你死。"他似乎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突然在她面前跪下,紧紧拥抱住她的双膝。
  她身子立刻颤抖起来,喘息着:"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金川却抱得更紧,连声音都已因激动而嘶哑"为什么?难道你还在想着他……。我们为什么不能把他忘记?为什么要为他痛苦一辈子?"她本来是想推开他的。但忽然间,她已伏在他身上。轻轻的啜泣。
  金川轻抚着她的秀发,声音比吹乱她发丝的春风更温柔'只要你愿意,我们还是可以快快乐乐地活下去,把以前所有的痛苦全都忘记。"纤纤合起眼睛:"我愿意……我愿意……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她似也情不自禁,用双臂拥抱住他。
  金川的眼睛里发出了光捧起了她的脸,吻去了她眼瞳上的泪殊"我发誓,这辈子都要好好地对待你,永远不让你再悼一滴眼泪。"纤纤的脸火一般的发烫。
  金川的嘴开始移动,慢慢地寻找她的嘴唇。
  她的嘴唇更烫,可是她的人却忽然站了起来,用力推开他。
  金川几乎跌倒,勉强站稳,吃惊地看着她"你……"你又改变了主意。"纤纤垂下头"我没有,可是今天。"今天晚上不行。'为什么?"
  "我们以后还要在一起过一辈子,我……我不愿让你把我看成个随随便便的女人。"她的泪似乎又将流下,"你若是真的……。真的对我好,就应该明白我的意思。金川看着她,过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勉强笑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怪我?"
  "你这本就是为了我们以后着想,我怎么会怪你。"纤纤展颜而笑,嫣然道:"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我的人"……我迟早总是你的。"她似又情不自禁,俯下身,亲了亲他的头发。但立刻又控制住自己柔声道:"我要睡了,你回房去好不好,明天早上,我一早就去找你。"金川慢慢地点点头,捧起她的手,轻轻拍了拍,然后就悄悄地走出去,悄悄地带上了门。
  他并没有勉强她。
  因为他知道,你若要完全得到一个女人,有时是需要忍耐。
  否则你就算能勉强她得到她的人,也会失去她的心。
  今天的收获虽然不太大,但己足够了,只要照这样发展下去,她迟早总是他的。
  星光灿烂,夜凉如水。
  他第一次发觉春天的晚上是如此美丽。
  他笑了,洁白的牙齿,在夜色中闪着光就像是狼一样。
  纤纤垂着头,看着他走出去,看着他掩起门。
  她知道这男人已一步步走进了她的网--当他以为她已被捕获时,他自已却在她的网里。
  这就是男人的心。
  你只要懂得男人的心理,就会发觉他们并不是很难对付的。

  她心里想笑,胃里却想呕吐。
  因为她实在看不起他,看不起这种出卖朋友的男人。
  可是她要活下去。
  要好好的活下去,活给小雷看。
  她确信自已有这种能力,"总有一天,我会让他后悔的。"她也笑了。
  她笑的时候,眼泪也同时流了下来。
  一个女人要想在这世上单独奋斗,可真不容易。
  二
  "这人倒真是条硬汉。"
  但又有谁知道,一个人要做硬汉就得讨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小雷张开眼,阳光满窗。
  黑暗终于消逝,光明己来临。
  龙四爷的满头白发,在阳光下看来亮如银丝。
  虽然他眼角的皱纹已很深,看来已显得有些憔悴,有些疲倦。
  可是当他坐在阳光下的时候,他整个人看来还是充满了生气充满了活力,就像是永远不会老的。
  他的眼睛也不老,正在凝视着小雷,忽然道:"现在你能不能说话"小雷道"能。"龙刚道"你姓雷?"
  小雷道:"是。"
  龙四道:"你知不知道金川本来叫什么名字。"小雷道"不知道。"龙四道:"但你却是他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你连他本来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却将他当做朋友。"小雷道:"是。"
  龙四道:"为什么?"
  小雷道:"我交的是他这个人并不是他的身份,也不是他的名字。"龙四道:"也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事?"
  小雷道:"以前的事已过去。"
  龙四道:"现在呢?他还是你的朋友?"
  小雷道:"是。"
  龙四道:"就算他对不起你,你还是将他当做朋友?"小雷道:"是。"
  龙四道:"为什么?"
  小雷道:"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龙四道:"所以他无论做了什么事,你都原谅他?"小雷道:"也许他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每个人都有他不得已的苦衷。"龙四道:"就算他出卖了你,骗走了你最心爱的东西,你也不在乎?"他问的话,就像他的枪,锋利,尖锐绝不留情。
  小雷的瞳孔在收缩,心也在收缩。过了很久才一字字道:"你问我的这些话,我本来连一句都不必回答你的。"龙四爷点点头,道:"我知道。"
  小雷道:"我回答你这些话,既不是因为怕你,也不是因为感激你救了我的命。"龙四爷道:"你为的是什么?"
  小雷道:"那只不过因为我觉得你总算还是个人。'龙四爷目光闪动,道:"现在你是不是不愿再回答我的话。"小雷道"你问的实在太多。"龙四爷道:"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问你这么多?"小雷道:"不知道。"
  龙四爷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我也同样被他出卖过。小雷道"哦?"龙四爷道:"所以我能了解,被一个自已最信任的朋友出卖,是何等痛苦。"小雷道:"哦"龙四爷道"我问你这些话,只因我想知道,你是不是也同样痛苦"他凝视着小雷,长长叹息道"现在我才知道,我不如你,也不如他--他能交到你这样个朋友,实在是他的运气。"小雷也在凝视着他,窗外阳光还是同样灿烂。
  但他看来却似已苍老了些,眼角的皱纹也深了很多。
  桌上有酒,龙四爷举杯一饮而尽,叹息着又道"我自命心胸不窄却不曾想到,他或许也有他不得已的苦衷。"小雷道:"现在呢?"
  龙四爷道:"现在我已知道,只要你能原谅别人,自己的心胸也会变得开朗起来,所有的烦恼、痛苦,立刻全都会一扫而空。"小雷目光闪动,道:"你是不是觉得你以前错了?"龙四爷道:"是。"
  小雷道:"你并没有错。"
  龙四爷默然。
  小雷慢慢地接着道:"被朋友出卖,本就是种不可忘怀的痛苦,只不过有些人宁可将之埋藏在心里,死也不愿意说出来而已"龙四爷吃惊地看着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小雷接着道:"一个人能在别人面前承认自己的错误和痛苦,都不是容易事,那不但要胸襟开阔,还得要有过人的勇气。"龙四爷又沉默了很久,忽然道:这些话你本来也不必说的。"小雷慢慢地点了点头,叹道:"我本来的确不必。"龙四爷道:"若非有过人的胸襟和勇气,这些话也说不出。小雷淡淡道"你看错了我。"龙四爷霍然长身而起,大笑道:"我看错了你?我怎么会看错你……。我龙四爷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死亦无憾。"小雷冷冷道:"我们不是朋友。"
  龙四爷道:"现在也许还不是,但以后"。"
  小雷打断了他的话,冷冷道:"没有以后。"
  龙四爷道:"为什么?"
  小雷道:"只因为有些人根本就没有以后的。"龙四爷突然大步走过来,用力握住他的臂,道:"兄弟,你还年轻,为什么。"小雷道:"我也不是你的兄弟。"他的脸忽又变得全无表情挣扎着似乎立刻就要走了。
  龙四爷却接住了他的肩,勉强笑道"就算你不是我的兄弟,也不妨在这里多留些时候。"小雷道:"既然要走,又何必留?"
  龙四爷道:"我。……我还有些话要告诉你。"小雷沉吟着,终了又躺了下去淡淡道"好,你说,我听。"龙四爷也在沉吟着,仿佛想找个话题,让小雷可以听下去。
  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金川本不是他的真名,他真名叫金玉湖,是我金三哥的独生子,金三哥故去之后,我……。小雷突又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们的关系我全都知道。"龙四爷道:"哦?"
  小雷道"你是中原四大镖局的总镖头。他和欧阳急本是你的左右手。有一次他保了一批价值八十万的红货从京城到姑苏。半途上不但将镖丢了,跟着他的人,也全都遭了毒手,他自觉无颜见你,才会隐居到这里。"龙四爷在听着。
  小雷道:"但你却以为这批红货是被他吞没了,以为他出卖了你,所以扬言天下,绝不放过他。"龙四爷苦笑。
  小雷道:"这次想必是欧阳急在无意中发现了他,急着回去向你报讯又生怕他溜走,所以才不惜花壹万两银子的代价找到三个人来看住他那间房子,谁知道临时又有了意外,这三人来的时候,他早就走了。"他的声音很平静就像是在叙说一件和他俩无关系的事,但在说到"意外"两字时,他目中还是忍不住流露出痛苦之色。

  龙四爷目光闪动,道:"这件事是他告诉你的?"小雷道:"是。"
  龙四爷叹道:"他肯特这种秘密告诉你,也难怪你将他当做朋友了。"他不让小雷说话,抢着又道:"如此说来,那三个人来找你的时候,你已经知道他们找错了人?"小雷道:"是。"
  龙四爷道:"你为何不向他们解释?小雷冷笑道"他们还不配。"龙四爷道:"要什么样的人才配?"
  小雷冷冷道:"也许有些人天生就是骡子脾气,宁可被人错怪一万次,也不愿解释一句。"突听一人大声道:"那么这人就不是骡子,是头笨驴。"这句话还未说完,欧阳急已冲了进来。他来的时候总像是一阵急风,说出来的话,又像是一阵骤雨,就真有十个人想打断他的话,也插不进一句嘴。
  "他明明也出卖了你,你为什么还要相信他?"
  "跟着他的人既然全都死了,他怎么还会好好的活着?""龙四爷一向把他当做自己亲生的儿子,他就算真的出了差错,也应该回去说明,怎么可以一走了之。""你知不知道龙四爷这一头头发是怎么变白的?为了赔这八十万的镖银,镖局上上下下的人就算都急得上吊,也还是赔不出去。"他一连说了七八句,才总算喘了口气。
  小雷冷冷地看着他,直到他说完了,才冷冷道:"你怎知他出卖了我?你看见了么?"欧阳急又怔住。
  小雷道:"就算你亲眼看见,也未必就是真的,就算他这次真的出卖了我,也不能证明他吞没了那八十万两镖银。"欧阳急怔了半晌,忽地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看来有些人果然是天生的骡子脾气……。"这里是什么地方?""客栈。"
  "你故事里的人,为什么好像总是离不开客栈?""因为他们本就是流浪的人。"
  "他们没有家""有的没有家,有的家已毁了,有的却是有家归不得。"你若也浪迹在天涯,你也同样离不开酒楼、客栈、荒村、野店、尼庵、古刹。更离不开恩怨的纠缠,离不开空虚和寂寞。
  客栈的院子里,到处都停满了镖车,银鞘已卸下。堆置在东面三间防守严密的房里,三十三位经验丰富的镖师和趟子手,分成三班,不分昼夜地轮流守着。大门外斜插着柄四色彩缎镖旗,上面绣着条五爪金龙。镖旗迎风招展神龙欲腾云飞去。这正是昔日威镇黑自两道的风云金龙旗,然而风大,云二、金三都已相继故去,只剩下龙四还留在江湖里。龙四也老了,老去的英雄,雄风纵不减当年,但缅怀前尘,追念往事,又怎能不感慨万千。深夜。东面的厢房门窗严闭,灯火朦胧,除了偶而传出的刀环相击声外,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虽然是春夜,但这院子里却充满了萧杀之意。又有谁知道这些终日在刀头上舔血、大碗里喝酒的江湖豪杰们,过的日子是何等紧张,何等艰苦。一年中他们几乎难得有一天能放松自己,伴着妻子安安稳稳睡觉的。所以,他们大多数都没有家,也不能有家,聪明的女人,谁肯冒着随时随刻做寡妇的危险嫁给他们呢?但江湖中的生活有时也的确是多彩多姿,令人难以忘怀。所以还是有很多人,宁愿牺牲这一生的安定和幸福,来换取那一瞬间的光采。西面厢房,有间屋子的留户仍然开着,龙四爷和欧阳急正在窗下对坐饮酒,两个人酒都己喝了很多,心里仿佛都有着很多感慨。欧阳急望着堆置在院子里的镖车,忽然道:"我们在这里已耽误了整整四天。"龙四爷道:"嗯,四天。"
  欧阳急道"再这样耽下去,弟兄们只伯都要耽得发霉了。"龙四爷笑了笑,道"你以为别人都和你一样的火爆脾气?"欧阳急道:"但这趟镖一天不送到地头,弟兄们肩上的担子就一天放不下来,他们早就想痛痛快快地喝一顿,抱个粉头来乐一乐了。他们嘴里虽不敢说出来,心里一定比我还急得多。"他越说越急,举杯饮而尽,立刻又接着道"何况,人家早巳说明了,要在月底前把镖送到,迟一天,就得罚三千两若是迟了两三天,再加上冤枉送出的那一万两,这趟就等于白干了。"龙四爷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
  欧阳急道:"可是那姓雷的伤若还没有好,我们就得留下来陪着他。"龙四爷叹道:"莫忘记人家若非因为我们,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欧阳急也叹了口气,站起来兜了两个圈子,忍不住又道:"其实我看他的伤已好了一大半,要走也可以走了,为什么"…龙四爷打断了他的话,微笑道:"你放心,他绝不是赖着不走的人,他要走的时候,我们就算想留他,也留不住的。"欧阳急道"你看他什么时候才会走呢T"龙四爷慢慢地喝完了一杯溺,缓缓道"快了,也许就在今天晚上…-'也许就在此刻。"他目光凝视着窗外,脸上的表情很奇特,欧阳急猝然回身,就看到一个人从后面一闯屋里定出来,慢慢地穿过院子,他走得虽慢,但胸膛还是挺着的,仿佛无论什么情况下,都绝不肯弯腰。
  龙四爷凝视着他,叹息着,喃喃道"这人真是条硬汉。"欧阳急突然冷笑了一声,像是想冲出去。
  龙四爷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你想做什么?难道想留下他?"欧阳急道:"我要去问他几句话。"
  龙四爷道:"还问什么?"
  欧阳急道"你待他总算不错,好歹也算救了他一命,他却就这样走了,连招呼都不来打一个,这算是什么样的朋友?'龙四爷四了口气,苦笑道"他本就没有承认是我们的朋友"欧阳急道"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子对他?"龙四爷目光凝注着远方,缓缓道:"也许这只因为江湖中像他这样的人已不多了。"他不让欧阳急开口,接着又道"何况,他也绝不是真的不愿跟我们交朋友,他这样做,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愿连累了我。"欧阳急道,哦?"

  龙四爷黯然道:"他不但遭遇极悲惨,心情极痛苦,而且必定还有些不可告人的隐痛,所以才不愿再交任何朋友。"欧阳急道:"你说他不愿连累你,可是他早就连累了你,他自已难道一点也不知道?"龙四爷慢慢地摇了摇头,道:"有些事,我倒宁愿他不知道。"欧阳急道"你为了他,不惜伤了血雨门下刽子手,他难道没有看见?血雨门只要跟人结下了仇,就一定要纠缠到底,不死不休他难道没听说过?"龙四爷沉默了很久,才缓缓地道"莫说他只不过是个初出芽庐的少年,有些事,你也一样不知道的。"欧阳急道:"哪些事?"
  龙四爷目中忽然充满了悲愤怨毒之色,一宇宇道:"你知不知道风大哥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欧阳急看着他的眼色,忽然机伶伶打了个寒噤,道:"难道…"难道也是血雨门下的手?"龙四爷没有回答,手里的酒杯却"被"的一声捏得粉碎。
  欧阳急一步窜过来,嘎声道"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龙四爷紧握双拳,道"因为我怕你们去报仇。"欧阳急道"为什么不能报仇?"
  龙四爷突然重重一拳,击在桌上,厉声道:"恩还未报,怎么能报仇?"欧阳急一震,踉跄后退,跌坐到椅子上,满头汗出如雨。龙四爷慢慢地摊开手,掌心鲜血琳漓,嵌满了酒杯的碎片。
  他凝视着掌心的血迹,一字字道"血渍固然要以血来还,欠人的大恩,更非报不可。我们纵然不惜与血雨门玉石俱焚,同归于尽,但我们欠人的恩情,却要谁去报答?"欧阳急霍然长身而起,大声道,"我明白了,我们要先报恩,再报仇。"龙四爷突又一拍桌子,仰天长笑,道:"不错,这样才是真正的男儿本色。"四
  没有告别,没有道谢,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小雷就这样走出了客栈。
  在他前面的,又是一片黑暗。但等他走到山脚时,光明又来乳白色的晨雾,弥漫了大地,山岭却已有金黄色的阳光照下米。
  他慢慢地走上山,还是跟他走出客栈时一样,挺着胸膛。
  刀口还在隐隐发痛,若是弯着腰往上走,当然会觉得轻松可是他偏要挺着胸。沿着清溪走入挑林。满林桃花依旧,人呢?
  那株开得最艳的杨花树下,仿佛还依稀可闻到她的余香,但她的人呢?
  落花被溪水送到山脚,送到远方,但花落还会再开。她的人一去,只怕已永不复返了。
  小雷的胸膛挺得更直,更用力,创口似又将崩裂。他不在他不怕流血,只怕流泪。他踏着大步,头也不回地走出桃林,前面就是她的家园,那本是个充满了温暖幸福的地方,如今却已变成了一堆瓦砾。
  他不忍回来,不敢回来。可是他非回来不可。
  无论你多么怕面对现实,总还是有要你面对它的时候。
  逃避是永远没有用的,也是永远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伺况,他真正耍逃避的,并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没有人能逃避自己。他咬着牙,走上归途,故园的道路依可是他父母的尸身,却必已被烧焦了,必定无法辨认。他回来,只不过是为了尽人子的孝心而已。
  也许他父亲昔日做错过很多事,也许他听了后觉得悲怨苦痛。但现在,一切都已过去……
  一切都已过去,火场己清理,犹存青绿的山坡上,多了几堆新坟。
  一个白发苍苍的驼背老人。正在坟前洒酒相祭。小雷怔住。
  是谁替他料理了这些事,这恩情却叫他如何才能报答?
  老人慢慢地回过头,满布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凄苦的笑容。杏花翁,这仗义的人,竟是酤酒的杏花翁。小雷看着他只觉得喉头哽咽,连句话、一个字都说不出。
  杏花翁慢慢地走过来,目中也不禁热泪盈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勉强笑道"你来了,很好,你毕竟来了。"小雷咬紧牙,道:"我。"杏花翁道"我知道你的心情,你什么都不必说,也不必感激我,这些事井不是我为你做的。"小雷忍不住问道"不是你?是谁?"
  杏花翁道:"他本不愿我告诉你,也不愿你对他感激,可是我……"他长长叹息了一声,接着道"像这种够义气、有血性的江湖好汉,我已有数十年未见过,我若不告诉你,不让你去交他这朋友,我也实在难以安心。小雷一把强拉他的肩。道:这人究竟是谁?'杏花翁道:"龙四爷。"小雷忽然松手,道:"是他?"
  杏花翁叹道"他就是从我这里,打听出你来历的,但我若不告诉你,你也许永远不知道他对你是多么关心。"小雷仰头向天,喃喃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杏花翁道"因为他觉得你也是个好男儿,他想交你这个朋友,小雷双拳紧握,也不知他是用什么法子控制自已的,他目中的热泪,竟还没有流下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地走到那一排新坟前跪下。青灰色的石碑上,宇是新刻的,可是他看不清,他眼已模糊。杏花翁直在凝视着他,忽然道:"哭吧,要哭就哭吧,世上本就只有真正的血性男儿,才敢放声哭的。"小雷的拳握得更紧,指甲己刺入肉里,胸前的伤口也已崩裂。
  他胸膛起伏着,鲜血已染红了他的衣襟,可是他的眼泪,还留在眼睛里留在心里,留在没人能看得见的地方。他宁可流血,也绝不流泪。
  但世上又有什么能比这看不见的眼泪更悲惨的呢?
  风吹过,风还很冷。杏花翁悄悄抹干了眼泪,转过头,望着那一片瓦砾焦土。
  风带来远山的芳香,也带来了远方的种子。
  杏花翁沉思着,喃喃自语"用不了多久的,到了明年春天,这一片焦土,必定又会开满了花朵…。世上只要还有风还有土地,人类就永远都还存有希望。那也正是无论多可怕的力量,都无法消灭的。五夜,山中已无人。晚风中却传来一阵阵悲恸的哭声,如冰原狼嗥,如巫峡猿啼。杏花翁支着拐杖,独立在山脚下的苍茫夜色中,满面老泪纵横。他实在不能了解这个倔强孤独的年轻人。哭声犹未绝,这少年似乎想将满腔悲愤,在一夕间哭尽。杏花翁绍然低语,喃喃道"傻孩子你为什么一定要等到无人时才肯哭呢?你为什么要如此折磨自己!……"
或许您还会喜欢:
《决战前后》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5
摘要:秋。西山的枫叶已红,大街的玉露已白。秋已渐深了。九月十三。凌晨。李燕北从他三十个公馆中的第十二个公馆里走出来,沿着晨雾弥漫的街道大步前行,昨夜的一坛竹叶青,半个时辰的爱嘻,并没有使得他看来有丝毫疲倦之色,他身高八尺一寸,魁伟强壮,精力充沛,浓眉、锐眼、鹰鼻、严肃的脸上,总是带着种接近残酷的表情,看来就像是条刚从原始山林中窜出来的豹子。 [点击阅读]
狼牙
作者:古龙
章节:8 人气:7
摘要:某些消息特别灵通的人都知道,江湖中有一个神秘的赌局,不但接受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赌局,而且接受各种赌注。在传说中,主持这赌局的,是两位老先生和一位老太太,行踪诡秘,实力雄厚,而且还有一种顽童般好奇与冒险的特性。现在大家才知道,其中有一位老先生并不如人们想像中那么老,不但能够时常做出一些别人做不到的事,甚至还能够时常得到少女的欢心。这个人的精力充沛,活动的力量更大得令人吃惊。 [点击阅读]
《多情环》
作者:古龙
章节:9 人气:6
摘要:(一)夜.夜已深。双环在灯下闪动着银光。葛停香轻抚着环上的刻痕,嘴角不禁露出了微笑。他已是个老人,手指却仍和少年时同样灵敏有力,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拿得到的。他想要这双环已有多年,现在总算已到了他手里,他付出的代价虽然极大,可是这收获却已足够补偿一切。因为这双银环本是属于盛天霸的。 [点击阅读]
连城诀
作者:金庸
章节:19 人气:4
摘要:托!托托托!托!托托!两柄木剑挥舞交斗,相互撞击,发出托托之声。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连绵不绝。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三间小屋之前,晒谷场上,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正在比试。屋前矮凳上坐着一个老头儿,嘴里咬着一根短短的旱烟管,手中正在打草鞋,偶而抬起头来,向这对青年男女瞧上一眼,嘴角边微微含笑,意示嘉许。 [点击阅读]
飘香剑雨续
作者:古龙
章节:37 人气:3
摘要:时近中秋,淡淡的月光,如碎银似的洒照在嘉兴城郊。出嘉兴城数里,有一片苍茫林园,在林园深处,露出檐牙高啄、气象宏伟的屋宇。据说,此处曾住着当朝一位大臣,后来不知怎地,那大臣被满门抄斩,于是那风景优美的地方,虽有精致而又庞大的屋舍,却一直被荒废着。这夜,三更时分,月色清明,在这荒废的地方,突然出现两条灰黑的人影。 [点击阅读]
《拳头》
作者:古龙
章节:14 人气:4
摘要:(一)九月十一。重阳后二日。晴。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点击阅读]
《长生剑》
作者:古龙
章节:7 人气:7
摘要: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一)黄昏。石板大街忽然出现了九个怪人,黄麻短衫,多耳麻鞋,左耳上悬着个碗大的金环,满头乱发竟都是赤红色的,火焰般披散在肩上。这九个人有高有矮,有老有少,容貌虽不同,脸上却全都死人般木无表情,走起路来肩不动、膝不弯,也像是僵尸一样。他们慢慢的走过长街,只要是他们经过之处,所有的声音立刻全都停止,连孩子的哭声都被吓得突然停顿。 [点击阅读]
《鬼恋侠情》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4
摘要:江湖中关于楚留香的传说很多,有的传说简直已接近神话,有人说他:‘驻颜有术,已长生不老’,有人说他:‘化身千万,能飞天遁地’,有人喜欢他,佩服他,也有人恨他入骨。但真正见过他的人却并没有几个,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当然更少了。他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他年纪不算小,但也绝不能算老。他喜欢享受,也懂得享受。他喜欢酒,却很少喝醉。 [点击阅读]
《幽灵山庄》
作者:古龙
章节:18 人气:3
摘要:光泽柔润古铜镇纸下,垫着十二张白纸卡,形式高雅的八仙桌旁坐着七个人。七个名动天下,誉满江湖的人。古松居士、木道人、苦瓜和尚、唐二先生、潇湘剑客、司空摘星、花满楼。这七个人的身分都很奇特,来历更不同,其中有僧道、有隐士、有独行侠盗、有大内高手,有浪迹天涯的名门子弟、也有游戏风尘的武林前辈。他们相聚在这里,只因为他们有一点相同之处。他们都是陆小凤的朋友。 [点击阅读]
《孔雀翎》
作者:古龙
章节:6 人气:6
摘要:(一)黄昏。高立站在夕阳下,后面"状元茶楼"金字招牌的阴影,恰巧盖住了他的脸。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阴影里。他身上穿着件宽大的蓝布道袍,非常宽大,因为他必须在道袍下藏着他那对沉重而又锋利的银枪。锋利的枪尖正顶着他的肋骨,那件白府绸的内衣早已被冷汗湿透。每次要杀人前,他总是觉得很紧张。这条街本是城里最繁荣热闹的地方,现在也正是这地方最热闹的时候。 [点击阅读]
萧十一郎
作者:古龙
章节:26 人气:2
摘要:写剧本和写小说,在基本上的原则是相同的,但在技巧上却不一样,小说可以用文字来表达思想,剧本的表达却只能限于言语、动作和画面,一定要受到很多限制。一个具有相当水准的剧本,也应具有相当的“可读性”,所以萧伯纳、易卜生、莎士比亚这些名家的剧本,不但是“名剧”也是“名著”。 [点击阅读]
陆小凤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7 人气:3
摘要:陆小凤是一个人。是一个绝对能令你永难忘怀的人。在他充满传奇性的一生中,也不知遇见过多少怪人和怪事。也许比你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所听说过的都奇怪。现在我想先介绍几个人给你,然后再开始说他们的故事。(一)熊姥姥的糖炒栗子月圆.雾浓。圆月在浓雾中,月色凄凉膝陇,变得令人的心都碎了。但张放和他的伙伴们却并没有欣赏的意思,他们只是想无拘无束的随便走走。 [点击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