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我要。。。
轻松的小说阅读环境
《大沙漠》 - 古龙《大沙漠》txt——第二十六章 丽质天生
繁体
恢复默认
返回目录【键盘操作】左右光标键:上下章节;回车键:目录;双击鼠标:停止/启动自动滚动;滚动时上下光标键调节滚动速度。
  黄衣少女道:"你可知道那是什么花?"
  楚留香摇头道:"这种花我从来也未曾见过?"黄衣少女得意地一笑,道:"告诉你,那花叫罂粟花那些草叶叫大麻草,是我师傅自天竺移植过来的,也只有在这炙热的地方才能生长。"楚留香暗中吃了一惊,口中却道:"罂栗大麻?这名字倒奇怪得很。"黄衣少女道:"你中的****,就是从罂粟花和大麻叶中提炼出来的,这种药吃得多固然要发疯,但若吃得恰到好处,简直可以令人飘飘欲仙,比什么都舒服。"楚留香故意骇然道:"吃得多会发疯么?"
  黄衣少女道:"若是吃得多了,不但会发狂,而且眼睛里还会生出许多幻觉,会看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绛衣少女也发觉锋头已被别人抢走,立刻也抢着道:"再加上他们这时心神已极为迷乱兴奋,所以常常会跳起来和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人打架,直打到自己筋疲力竭为止。"她一笑接道:"根本不存在的人,是谁也打不倒的,所以纵是天下第一高手,若是中了这****,也不过只能多支持片刻而已,迟早还是要倒下去。"黄衣少女也抢着道:"所以你只要会用这种****,自己就等於也已变成谁也无法打倒的人,你说这是不是比世上任同武功都厉害得多?"姬冰雁听得心下骇然,楚留香却笑道:"但在下此刻眼睛里,却只瞧见两位美丽而甜蜜的姑娘,并没有瞧见什么可怕的敌人……只望两位姑娘莫要是在下的幻觉才好。"绛衣少女吃吃笑道:"这只因你中的****并不多,所以现在只不过是身子发软而已。"黄衣少女道:"这种药最神奇之处,就是它的效果,竟是随着所用份量之轻重而改变的,份量用得多,它就是致命的毒药,份量用得少,就是快乐的仙丹。"楚留香长长叹了口气,道:"两位姑娘当真是博学多才……"突听一人淡淡接着道:"只可惜她们的话却说得太多了。"这语声虽然十分淡漠,却是无比的优美,这种清雅的魅力,远比那种甜蜜娇媚的语声都要大得多。
  听惯了女人撒娇声音的楚留香,听见这声音,精神顿觉为之一爽,但两位少女听了这声音,面上却立刻变得全无丝毫血色。
  只见一个修长的白衣人影,随着语声缓缓走了进来。
  她走路的姿态也没有什么特别,但却令人觉得她风神之美,世上简直没有任何言语所能形容。
  她身上穿的是纯白色的,一尘不染的轻纱,屋子里虽然没有风,但却也令人觉得她随时都会乘风而去。
  她面上也蒙着轻纱,虽然没有人能瞧得见她的脸,却又令人觉得她必定是天香国色,绝代无双。
  曲无容的风姿也十分优美,身材也和她差不多,但若令曲无容也穿着她这样的纱衣,面上也蒙起轻纱,别人还是一眼就可分辨得出。
  只因她那种风姿是没有人能学得像的,那是上天特别的恩宠,也是无数年经验所结成的精粹。
  没有人能有她那么多奇妙的经验,所以她看上去永还是高高在上,没有人能企及,没有事能比拟。
  楚留香在暗中长长叹了口气,道:"石观音,我终於见着你了!一个男人能见到这样的女人,实在是眼福不浅,但我却宁愿世上没有你这个人才好。"那两个少女已伏地拜倒,道:"叩见师博。"
  石观音淡淡道:"我对你们素来是一视同仁的,你们自己方才也说过,是么?"少女们以首伏地,颤声道:"这是你老人家的慈悲。"石观音道:"很好。"
  她忽然向曲无容招了招手,淡淡道:"你若不能杀了她们,就让她们杀死你吧!"她竟用如此淡漠的语声,来决定别人的生死,别人的生命在她心目中的价值,简直连犬狗都不如。
  曲无容缓缓走出来,面上竟也是毫无表情,冷冷道:"你们还不站起来动手?"楚留香忍不住道:"她们只不过说了两句话,夫人就要她们的命,不觉太狠心了么?"石观音淡淡道:"我对她们一视同仁,这就是场公平的搏斗,怎么能算是狠心呢?"她说的话还是那么平淡,却又令人永远不能辩驳。

  楚留香揉了揉鼻子,苦笑道:"无论如何,还是求夫人饶了她们吧!"石观音道:"你可知她们自己为何不来求我?"那两个少女果然已站了起来,果然没有再说一句话,身子虽在发抖,但已在准备动手了。
  楚留香叹了口气,远未说话。
  石观音已缓缓接着道:"这只因她们知道我说出的话,是永无更改的。"楚留香叹道:"如此说来,她们岂非为我而死?"石观音淡淡道:"这你倒用不着难受,我要她们死,并非因为她们说出了那秘密。我若不愿你听到这秘密,早就可封住她们的嘴了。"楚留香叹道:"不错,一个反正快要死了的人,无论听到什么秘密,都没有关系的。"石观音道:"正是如此。"
  楚留香道:"既是如此,夫人为同又要她们死?"石观音冷冷道:"并不是我要她们死,而是她们自己找死。"楚留香愕然道:"她们自己找死?"
  石观音再不答话,姬冰雁却暗暗忖道:"你怎的忽然变呆了?她既已看上了你,这些傻丫头却要先来打你的主意,不是自己在找死么?"这时黄衣女和绛衣女已双双猝然一着击出。
  她们的功力并不深厚,所以楚留香早已看出她们入门未久,但这一招击出,却是奇诡迅急,出人意外。
  要知道她们这场搏斗,既非为了钱财,也非为了名誉,乃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她们又怎会不拚命。
  只见绛衣少女十指尖尖,竟好像已变成一双饿狼的爪子,咬牙切齿,向曲无容咽喉攫了过去。
  黄衣女更是连眼睛都红了,右拳如刀,拚命切向曲无容的胸协,左拳紧握得指节都发了白,一拳击向曲无容的丹田下腹。
  这一拳一掌看来虽没有什么变化但出手的部位,却奇诡已极,简直令人猜不透她拳掌是从那里打出来的。
  楚留香暗暗叹道:"石观音的武功,果然是奇诡神妙,在这种人手里使出来,却有这般威力,她自己使出,那还得了。"只见曲无容身形闪动,堪堪避开了这两人叁招。
  她武功虽比对方高出很多,但似也不愿和这种拚命的招式硬拆硬拚,是以避而不迎,守而不攻:
  那两个少女的招式却是一招比一招紧,一招比一招怪,连楚留香这样的人,都未瞧出她们的招式来历。
  这种招式竟和天下各门各派的招式完全不相同,绛衣女所使的招式,看来有些似鹰爪功,却又有些似擒拿手,再仔细一看,却又彷佛是蒙古的摔跤手法,但却又没有那么强横霸道。
  黄衣女所使的掌法,看来用的有些像内家掌法中"截、切、劈"叁字诀,但出手后却又完全不同了。
  那手法竟是在"斩",但中土武林中,无论那一门那一派的掌法,也没有用这"斩"字一诀只有用刀时,才有"斩"字诀。
  楚留香暗惊忖道:"瞧她们的手法,石观音的武功莫非传自异邦不成?"这时双方已拆了数十沼,曲无容竟仍未着力进击。
  石观音突然冷冷道:"无容,你的心几时开始变软了的:,难道还舍不得下手么?"话未说完,曲无容已反手一掌击出。
  这一招击出,和那两个少女已大是不同了:
  黄衣少女那敢硬接她这一掌,腰肢一拧,翻身错步,自她左肩外滑过,滑到她身后,掌缘直斩背脊。
  这一着她脚步轻灵,身法自然,两人身形交错时所踏的步法,又快又准,一踏到曲无容身后,掌缘已反斩而出,有如水到渠成,丝毫也没有生硬勉强之处,单以这一着而论,实已隐然有名家风范。
  要知武功出手,最难得的便是"妙造自然"四字,否则招式奇诡,使出时却带了叁分勉强,也算不了高手。
  这面容平庸,言语乏味的少女,竟突然使出这一着高招来,楚留香见了,却不禁在暗中喝采。
  石观音也在微微点头,道:"能使出这一招来,你二年武功,总算还没有白学。"但等她这句话说完时,黄衣少女却已倒在地上。

  原来黄衣少女一掌切出时,曲无容左掌依旧划向绛衣少女的脉门,逼十她撤招后退,右掌却突然自膀下穿过,到了背后,五指微曲,变掌为抓,黄衣一掌斩下,正好被她一把扣住,倒像是自己送上门被她抓住似的。
  只听"喀嚓"一声,她手臂已被摔断,惨呼倒地。
  楚留香竟也忍不住大声喝采,道:"高!妙极了……"廷坷舌仁守"旺曲无容反手这一抓,天下武林中无论是谁见了,都要忍不住喝采的,这一着手掌要从协下穿出,本是极困难,极勉强的手法,但曲无容轻描淡写的使出来,一条手臂竟像是没有骨头似的,转折自如,丝毫也不带斧凿痕迹,一点红目光闪动,冷漠的面上竟现出了光采。
  那绛衣少女面上却变了颜色,忽然狂呼一声,掠了过去,出手虽不精妙,但其势却足慑人。
  曲无容微一纵身,轻轻跃过,一掌直斩而下:
  头顶上本是绛衣少女防护最严密之处,谁知曲无容一掌斩下,还是斩上了她头顶,原来曲无容看准了她撤招变式的那一刹那,双掌交错的那一隙间,运掌斩下,时间部位拿捏得之准,竟准确得不差毫厘。
  她竟以绛衣少女所用的手法杀了黄衣女,又以黄衣少女所用的手法杀了绛衣女,而且在举手投足间,便已奏功,看来她若是愿意,黄衣女和绛衣女一着还没有出手时,她已可毁了她们的.一点红和姬冰雁相顾之下,却不禁为之动容,只有楚留香微微皱起了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他只觉曲无容用的这一着实在熟悉得很,但想遍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也想不起这么一着来。
  只见曲无容神情冷淡,面上毫无表情,就像是什么也没有做过,缓缓走到石观音前,躬身道:"您老人家还有何吩咐?"石观音却沉默了许久许久,忽然格格一笑,道:"许久未见你出手,想不到你武功已精进如此,倒也难得。"曲无容俯首道:"这并非弟子武功有何精进,只不过是她两人平时太不用功了。"石观音淡淡笑道:"连名满天下的楚香帅都为你喝采了,你还客气什么?"曲无容道:"这也是您老人家教诲有方。"
  石观音又沉默了许久,忽又一笑,道:"你口口声声称我为!老人家",难道我已很老了么?"曲无容垂下头,不敢说话.石观音叹了口气,道:"不错,我真的已很老了,已经该死了,用不着再过几年,你就可以来杀我,是么?"曲无容道:"弟子不敢。"
  石观音道:"你有什么不敢的,以你现在的武功而论,就连长系红也接不了你叁百招,再过几年,你要杀我还不是举手之劳么?"曲无容沉默了许久,突然自袖中抽出一柄和长孙红同样的银刀,一刀切下了自己的右腕。
  鲜血,箭一般射了出来。
  曲无容却仍是面无表情,缓缓道:"现在师博您……您总该相信……相信弟子了吧?"话未说完,眼泪已流下面颊,面颊却已苍白得全无丝毫血色,终於缓缓倒了下去,晕倒在地上。
  楚留香、姬冰雁叹了口气,闭起眼睛,不忍再瞧,一点红却睁大了眼睛,瞪着石观音。
  石观音悠然道:"这傻丫头自己砍下了手,你为什么瞪着我!难道是认为我在逼十她?"一点红道:"哼!"
  石观音笑道:"想不到杀人如麻的中原一点红,今日竟也动了恻隐之心,难道是对我这傻丫头有了意么?"一点红一字字道:"我只对你有意,有意杀你。"石观音笑道:"只可惜你永远无法完成这愿望了。"她再也不理一点红,转过头道:"楚香帅,你还走得么?"楚留香微微一笑,道:"夫人若要我走,我就算走不动,也能走得动了。"石观音道:"既是如此,就请香帅移驾随我来吧!"她盈盈走出门,忽又回首向一点红笑道:"你身上可带得有刀伤药么?"一点红瞪着她不说话。

  石观音道:"杀人的人,总该提防被人杀,身上想必带得有刀伤药的,你既对我这傻丫头有意,为何不为她敷敷药,照顾照顾她?"楚留香微笑道:"不错,她现在既已永远强不过你了,你留着她总还有用的。"石观音笑道:"楚香帅果然是善体人意,这也就难怪有那么多女子为你倾倒不已了。"一点红真的为曲无容敷了药,平时他杀人也不费力,如今却连做这么点事,也觉得吃力得很。
  姬冰雁长叹道:"罂栗花……罂栗花……想不到如此美丽的鲜花,竟是穿肠蚀骨的毒药,竟能在人不知不觉间,将骨髓都吸了去。"一点红冷冷道:"我却想不到他竟真的跟着石观音走了。"姬冰雁道:"你认为他很没有骨气?"
  一点红道:"哼!"
  姬冰雁道:"如果是你,就算杀了你也不会跟石观音走的,是么?"一点红道:"哼!"
  姬冰雁叹了口气,道:"像你这种人,永远也不会了解楚留香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世上水远没有一个人能强迫他做他不愿做的事。"一点红不说话了。
  姬冰雁又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也看来虽像是很随便,但这一生却也从未做过一件令朋友觉得丢人的事,你能交着这样的朋友,实在是天大的运气。"突听曲无容呻吟一声,已悠悠醒了过来。
  她在昏迷时虽是满面痛苦之色,但一醒过来,面上立刻又变得冷冷淡淡,全无任何表情。
  一点红道:"你……你还疼不疼?"
  对一个重伤的人,这句话说得虽然还是嫌太冷太硬了些,但已是一点红平生所说的最温柔的一句话了。
  谁知曲无容却比他更冷,道:"我疼不疼与你何干?走远些!"一点红默然半晌,果然远远走开。
  曲无容挣扎着要站起来,忽然瞧见自己臂下扎着的白布,厉声道:"这是你包扎的?"一点红道:"是。"
  曲无容道:"谁叫你来多事?"
  一点红道:"没有人。"
  曲无容忽然将扎着的白布全部扯了下来,又将断腕上的药全擦乾净,这时她伤口未合,鲜血又涌出。
  她虽然疼得满头冷汗,但面上仍是冷冷淡淡,将白布重重抛在地上,瞪着一点红道:"我的事,从来用不着别人管的。"说完了话,再也不望一点红一眼,挣扎着奔了出去。
  姬冰雁叹道:"如此倔强的女人,倒也少见得很。"一点红默然半晌,冷冷道:"她很好。"
  姬冰雁道:"很好?有什么地方好?"
  一点红还是冷冷道:"她很好。"
  姬冰唯道:"无论如何,你对她总是一番好意,她就是不领情,也不该加此凶狠的。"一点红闭起眼睛,再也不开腔了。
  姬冰雁瞧了也半晌,终於笑了笑,暗道:"这两人若能配在一起,倒真是天生的一对。"没有台,没有绣被,没有锦帐流苏,也没有任何华贵的陈设,庸俗的珍玩,眩目的珠宝。
  这屋子的精雅,正加天生丽质,若添脂粉,反而污了颜色。
  楚留香坐在这里,只觉说不出的舒服,简直平生也没有到过这么舒服的屋宇,他心里不禁暗暗叹息。
  无论如何,石观音这个人真是不俗。
  楚留香现在只想瞧瞧石观音的容貌,现在他还想像不出这奇女子的容貌究竟有多么美丽。
  但等到他瞧见她时,他还是想像不出。
  石观音的美丽,竟已是令人不能想像的,因为她的美丽,已全部占据了人们的想像力。
  有很多人都常用"星眸"来形容女子的美目,但星光又怎及她这双眼睛的明亮与温柔。
  有很多人都常用"春山"来形容美女的眉,但纵是雾里蒙胧的春山,也不及她秀眉的婉约。
  楚留香忍不住长长叹息起来。
  石观音微笑道:"香帅岂非总是要见我一面?如今既然见着,为何叹息?"她语声本就优美动人,如今见了她的面,再听到她如此柔美的语声,更令人心神俱醉。
或许您还会喜欢:
湘妃剑
作者:古龙
章节:44 人气:2
摘要:万流归宗暮色苍茫──落日的余晖,将天边映影得多彩而绚丽,无人的山道上,潇洒而挺秀的骑士,也被这秋日的晚霞,映影得更潇洒而挺秀了。没有炊烟,因为这里并没有依着山麓而结庐的人家,大地是寂静的,甚至还有些沉重的意味。 [点击阅读]
《新月传奇》
作者:古龙
章节:13 人气:2
摘要:夜,春夜,江南的春雨密如离愁。春仍早,夜色却已很深了,远在异乡的离人也许还在残更中怀念着这千条万缕永远剪不断的雨丝,城里的人都已梦入了异乡,只有一条泥泞满途的窄巷里,居然还有一盏昏灯未灭。一盏已经被烟火熏黄了的风灯,挑在一个简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个小小的面摊,几张歪斜的桌椅和两个愁苦的人。这么样一个凄凉的雨夜,这么样一条幽僻的小巷,还有谁会来照顾他们的生意?卖面的夫妇两个人脸上的皱纹更深了。 [点击阅读]
彩环曲
作者:古龙
章节:12 人气:2
摘要:浓云如墨,蛰雷鸣然。暴雨前的狂风,吹得漫山遍野的草木,簌簌作响,虽不是盛夏,但这沂山山麓的郊野,此刻却有如晚秋般萧索。一声霹雳打下,倾盆大雨立刻滂沱而落,豆大的雨点,击在林木上,但闻遍野俱是雷鸣鼓击之声,雷光再次一闪,一群健马,冒雨奔来,暴雨落下虽才片刻,但马上的骑士,却已衣履尽湿了。当头驰来的两骑,在这种暴雨下,马上的骑士,仍然端坐如山,胯下的马,也是关内并不多见的良驹,四蹄翻飞处,其疾如箭。 [点击阅读]